TWINS和Evergrey

Twins比Evergrey好?

那日回到家中,心情非常不爽,還記得當時的我是充滿怒火的:
「天殺的Evergrey,這是什麼來?」
「這個riff不是"Recreation Day"奡N用過嗎?」
「怎麼聽起來那麼似曾相識?」
「找個人講幾分鐘東西就當一首歌?」

Evergrey上一隻專輯"Recreation Day"實在太好,令這隻"The Inner Circle"給比下去,加上CD播放時間太短,全碟十首歌加上三首bonus track也只有不到一小時的播放時間,加上月尾又來了,我的怒火絕對是非常合理地大,好像曾經有人非正式研究過,月尾的自殺率是比月中及月頭低,研究的過程我不太清楚,結論大概是:

「月尾人人都非常缺錢,花錢每每都掙扎甚久,從此可得知人更加重視月尾時的生命。」

什麼鬼道理?我初聽到時都覺得十分危言聳聽,但這一刻,我相信,我知道我這隻Evergrey的專輯是用我寶貴的「月尾生命」在TRHK換回來,一百三十元對一個受著生命危險(至少我覺得缺錢是會死的)的香港市民來說是多麼重要!

越想我越憤怒,令我每次聽這隻"The Inner Circle"也覺得這專輯十分差劣,我知道是我太主觀,但我只能夠說:

「音樂是主觀的。」

所以我冷落了它。


數日前,我在工作時聽到一首歌的前奏:
「這個前奏...彷彿在輕快中帶點悲傷,為炎炎夏日加上一點悲涼憂鬱...」
聽到什麼歌曲也會作出評價,這是我們一眾自認為音樂先驅的一個習慣。

「真是一個美麗的前奏...」

在我陶醉在那接近完美的前奏的同時,想不到前奏完結時接下去郤響起了阿Sa的聲音,這是Twins的歌嗎?在同事的確認下,知道這是Twins的新歌,我繼續聽下去:

「確實是不錯...」

自負的我從前萬萬想不今天我會讚賞Twins,我內心充滿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因為你們要知道在我們一眾自認為「音樂先驅」的眼中,Twins這個字有著多種含意,大概和邪惡、垃圾、廢物、騙財、低能等等各式各樣負面的形容詞同義,這天我帶著不情願的心態讚賞Twins,因為我知道我一定被其他「音樂先驅」恥笑,在聽過幾遍後,我真的覺得還不錯,難道是我水平太低嗎?

那天我內心掙扎了很久,究竟我當一切也沒發生過,繼續嘲笑Twins,繼續我的金屬生命,還是被後世千千萬萬的metalhead所唾罵?

「Twins比Evergrey好!」
這是我的定論。

最終我敵不過自己良心的責罵,我決定對別人說:
「我覺得Twins的新歌不錯...」
大部份的人也笑得嘴巴合不攏,還有人說他的下巴笑脫臼了向我訶索醫藥費,當中有一部分人知道我是認真的時候,他們態度都轉變了,有些人對我說髒話,有些人要求我還錢,也有些人將我放在invisible list,連我的女朋友和家人也對我不啾不采,但是郤有一個人的回應和他們不同,她一直都有聽Twins的歌。

「你不是很討厭她們嗎?幹嗎會這樣說?」

「你不是說過你是香港金屬界最後一個希望嗎?」

我慚愧得說不出話來,當初我對她說Twins是垃圾、是廢物、是渣滓...她一直叫我用一個開放的心態聽音樂,不要對任何音樂有成見,我在這刻感覺到從前的我是多麼膚淺,我才發現聽音樂和愛一個人其實是很相似,雖然音樂是主觀,但都要抱著開放的心態去聽,不要有成見,否則我們可能忽略了一些事物的好處。她是我前度女友,我們當初是因為我不喜歡她的音樂喜好而成為分手的導火線,對,我不配聽音樂,不配被她愛,在這刻我深深體會到她才是真正懂聽音樂的人,真正懂得愛的人,可惜她已經移民了英國嫁了一戶好人家,我知道什麼也不能回頭,不知不覺眼裡已充滿淚水,因為我有點明白什麼是愛,朋友,我在這裡向你們叮囑一句,
「用開放的心態,去面對所有事。」

「開放的心態嗎...?」
我自言自語說著。

我拿起Evergrey的"The Inner Circle",放入我的CD player,按下了播放制...

「確實是不錯...」
我自言自語說著。


註1:Evergrey是一支瑞典樂隊,官方網頁 http://www.evergrey.net
註2:Twins是一對香港二人女子組合
註3:註2純粹係玩野

後記:以上只有少於一成是事實,請大家不要太過認真對待,不過說真的,我真的覺得Twins的新歌不錯。

(Ranger East, 2004-07-18 03:00:15)


************************************************************************************************************


有次訓晏覺聽收音機聽到有個女仔唱歌,首歌好jazz帶點bossa nova感覺,個女仔唱得好佻皮好夾首歌,聽完覺得「真係好好聽!好鍾意!」之後收音機話,唱果個係梁洛施Isabella,首歌就唔記得叫咩名。雖然我聽過佢其他歌,在我耳中的確係唱得唔好聽,音樂亦冇乜突出特別,但係我的確係鍾意果首歌,真係好聽嘛...陳奕迅我鍾意(只限早期,搭上陳輝陽之後唔多對口味),關心妍我都鍾意,上年出果隊三人組合CHEERS隻碟我甚至有買忝,有時聽收音機聽到有d歌唔知邊個唱甚至唱得幾難聽下但係旋律或者編曲唔錯都會留意下,有時聽聽下仲會跟住唱/哼幾句忝,因為,真係好聽嘛...

如果你因為噉講而引黎「眾叛親離」,我相信我以TRHK劉Sir之身份講頭先果番說話,外界之反動回應會更大。但係我相信,不論你係純聽音樂(盲隨fans唔計)或者玩band/聽metal,如果唔可以抱住開放嘗新之心態去接觸/接受唔同音樂,都只係故步自封永遠唔會進步,因為每一種音樂、每一首歌,都應該有其可取之處同值得欣賞之地方,問題只係呢d「地方」係多定少,同埋聽者之背景心態(所以請唔好話欣賞價值係零)。聽開香港流行曲d人如果肯嘗試,肯花心機去尋找,自然可以發掘到更多獨立/另類/外國出色音樂單位,明白到音樂唔係只存在於收音機、電視同卡拉OK;對於band/metal友黎講,香港流行曲歌詞題材上可能真係好廢,除左可以唱得兩咀可能真係冇咩優點,亦唔會有metal咁爽咁恆咁高技術,但係當中簡單得黎足以令人一聽難忘之旋律編寫同編曲手法,其實都可以教曉你唔少野,最少你寫慢歌時一定可以用到當中唔少技倆。問題只係,你肯唔肯放低成見?

同時音樂係用黎聽唔係用黎講,正如書包係用黎揹唔係用黎拋一樣,人地聽果種音樂同你唔同,又或者人地聽d歌唔合你口味,都冇必要話人地聽果種音樂唔好丫,自己聽Metal但係走去踩其他人聽canto pop,同dMK Fans心態有咩唔同?我就唔信如果聽Twins果班踩場話「CANNIBAL CORPSE好難聽!」你地唔會好似果dfans維護偶像噉為Metal講說話,又或者以「見識少冇必要回應」之類居之呀...

題外話:睇到我logo,都知我係極鍾意EVERGREY,而我可以話你知,我剛開頭聽"The Inner Circle"都係好唔鍾意,覺得"Recreation Day"好得多,不過聽多左之後發現"The Inner Circle"係EVERGREY最有深度、最難明白之一隻,甚至可以話係EVERGREY最好之一隻,講技術就佢地都開始走回頭路架喇,但係從編排同意境角度聽,有d內涵的確係佢地從未達到過。單係從呢隻碟,已經可以明瞭到嘗試開放同從另一個角度觀察,足夠令自己獲益良多。

(risual, 2004-07-18 03:45:28)


************************************************************************************************************


後記完全版:

這篇大家請不要當這篇文章是100%事實,其實只少於一成是真,文章中「眾叛親離」及「前度女友」都是虛構的,請大家當一篇創作文章來看,如令大家不安,實屬不幸,請一笑設之。

我寫這篇文的靈感有三:
一,有次聽到Twins的一隻新歌覺得不錯,是新碟的歌曲,前奏是結他來的,知道的朋友請告訴我歌曲的名字。
二,自己初時很討厭Evergrey的"The Inner Circle",最後郤覺得不錯。
三,朋友對我說「TRHK劉Sir」十分討厭Twins。

寫此文的目的是因為看見太多金屬迷盲目批評主流音樂,相反郤不見主流音樂迷批評金屬,這是一個很可悲的事,我們自以為懂音樂,郤以「垃圾」、「廢物」批評一些主流音樂,評語十分盲目地針對這些主流音樂,我希望無論主流音樂迷也好非主流音樂迷也好甚至完全不聽音樂的人,可以拋下成見,以開放的心態對任何音樂/事。

我本想大膽地挑戰「TRHK劉Sir」對Twins的看法,想不到他那麼快便回文,而他也指出了不少我想講的東西。

(Ranger East, 2004-07-18 12:31:41)


(摘自迷你論壇音樂心得交流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