弔劉Sir七年三尺長髮誌





自從今年勞動節老細送左份大禮俾我,知我做左咁多年辛苦喇即日起唔需要再勞動鍾意幾時開始放大假就放啦,開心梗係開心,但亦預左呢一日總會來臨,就係終於要剪頭髮。舊公司有樣好就係老細容忍度非常高,例子一係我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著黑色tee同涼鞋返工,例子二就係男人老狗做寫字樓但有一頭及腰長髮,即係返office工可以返到踢晒拖頭髮長過女人夫復何求丫。當然我都經歷過老細日小夜小的日子,但劉Sir再次向大家證明人不要面天下無敵,老細哦足半年都係唔理吹咩最後放棄,從此free到朝早刷完牙就可以返工換衫換鞋梳頭即係咩,一起身係著咩衫著咩鞋咩髮型咪就係返到公司個樣囉(噉我當然會執返好少少先返工啦)。


只係,俱往矣。如果想做返寫字樓,可以維持咁長實在太難,所以想搵到份最少可以留長頭髮,又邊有咁容易丫,雖然我去見第一份工面試條友同我一樣長頭髮而且傾一陣已經請,人工唔掂呢可惜,掂的話間公司又有幾可俾你噉玩法?只係實在唔想放棄,一直唔剪(因為一直冇工返...),見工照去(睇返我去過幾間公司環境都幾開明,相信唔係因為長頭髮搞到做唔到),直到今次要去見份康文署外判工,實在好想做,加上頭髮真係太亂早就想修修,就作為一個藉口正式落髮。只係始終唔會捨得,雙目,不禁淚眼惺忪。





1/6/2013 SAT


順手借個位,同Leanne姐補返句恭喜恭喜,好在你趕得切,大日子先仲可以見到我長頭髮個碌。雖然我都要投訴,三十幾度著晒西裝出到中大咁遠,去到仲要行路上山先搵到間教堂,再曬住企成個鐘等新娘子出場,真係好辛苦呀呀呀呀呀呀。





9/6/2013 SUN


好多人話,劉Sir你都好長頭髮喎,其實身邊大把人唔係音樂人就係band仔,有邊個唔係長頭髮丫我仲要算短添啦。落髮倒數七日,呢個尾二的禮拜日就有三條長髮metal肥西一齊去第尾牛扒送劉Sir...頭髮最後一程。




剛剛食完第尾立即趕下半場,出深水土步食添好運。多謝阿Poli同學同埋溶溶同學(定應該叫秋蓉同學)請劉Sir食飯,五點幾坐到八點幾,兩個半鐘由下午茶食到晚餐,如果早餐 + 晏晝飯 = brunch,我地今餐可以叫做食 teanner。



「一睇劉Sir個款就知佢毒不可耐。同,乜而家的o靚妹影相鍾意玩到咁重口味。」


「所以,我鍾意。」





10/6/2013 MON


禮拜一各位有工返的朋友繼續做奴隸,我咁得閒,就梗係走返上包伙食的公司黐飲黐食呃返餐lunch先啦。



真係食得好飽,自從開始放長假之後,好耐未試過好似舊時返工一餐lunch等於食兩餐咁合皮。只係上得黎黐餐就預左要還啦,點可以唔俾人搞。




拿劉Sir變身劉如心,仲有製作特輯架。



各位同事非常明白,今日唔玩劉Sir個頭,第日就冇得玩架喇,正所謂「今朝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呀騎騎。




身為一條毒撚當然少朋友,畢業之後仲會facebook以外啦成日見面的教院同學唔多,即係唔係人人都似劉Sir咁得閒日日準時六點鬆人同一枝公想點玩都得的。呢一晚就有八三三,呢個月差唔多個個禮拜都見到歐陽伉儷同Sam少。識左歐陽Sir十幾年都未見過佢有頭髮個樣,話晒一場兄弟,就等我臨落髮之前借少少俾佢型下啦。


其實冇特別約定,又會咁巧合正正我打算剪頭髮時就話食飯。咦兩個月後今日係我生日喎,按照之前咁多年傳統,各位朋友都會襯我生日時借D倚約我出黎請我食飯,記得過多兩個月又唔覺意叫我出黎開餐喎,騎騎。





12/6/2013 WED


呢日除左係端午節,亦係慶祝劉Sir削髮為尼盛典「世紀band霸Bad Attitude「光榮復出一個鐘立即再度收皮」演唱會」大日子。嘩我地Bad Attitude上一次夾我好似仲未畢業,真係十鳩幾年冇夾過,可惜bass佬阿威要返工(「個個似你唔使做,端唔端午節都係假期咁得閒咩!」),三缺一照去都玩到好high。我發覺次次上親band房實有野遭殃。踩爆bass濕碎啦。打爆cymbal都試過啦。鼓棍更加唔使講,我以前最出名就係上一次band房斷一對鼓棍。今日玩到連副眼鏡都唔知飛左去邊,band房老細立即開心晒,起碼今舖唔係佢套架生出事先,你知啦租band房俾劉Sir玩真係蝕本生意黎架。


睇個名都知,場show話咁快就圓滿結束,Bad Attitude重組一晝唔夠又試收皮。各位fans,我地2023端午節再會。





14/6/2013 FRI


最後一個星期五走幾檯,第一轉去紅磡榆豐探探也哥。而家香港島開左間分店,一個人要走晒兩頭睇兩邊,要撞到大老細真係唔容易。即將消失的除了劉Sir的長髮,還有也哥上闊下窄鋼條身型,因為The Rock都出返黎潮流興返粗線條,下次大家再見到也哥,就會見到《轟天猛將》式澎湃肌肉。




紅磡拜會之後過海(當中有好多故仔講),去到銅鑼灣地鐵站激撞同樣入伍量地軍團當緊兵的Jonath。希望我可以同大佬你一樣下星期就有得退役。




夜場去到中環搵叻姐食黃枝記。其實本來尾場會係今日第五場,因為約左三個港島區靚女,本身亦諗住著套老西過海黎同晒三位靚女影相,話晒人地教港島區名校架嘛要我黎到中環我幾驚唔執到好鬼四正襯唔起叻姐,點知最後又係著到咁頹,因為俾另外兩位靚女放飛機。(Poli我會嬲你成世)(Oli呢就有好多故仔講)


我地都好耐冇見,最近好似已經係三年前Queenie結婚。不過要搵埋Queenie姐齊兩位靚女出黎真係好難。



本來今晚非常開心,直到俾我發現叻姐部電話入面有個app叫「自拍王」,仲要用黎幫我地兩個自拍。我一直覺得你好成熟好有性格,從來唔相信你會用埋晒呢D港女app,你在我心中的形象,已經徹底幻滅蕩然無存了。





16/6/2013 SUN


終於黎到行刑之日,本應留守屋企靜候落髮一刻,點知出左中環。呢樣就大把故仔講喇。起初約左中環返工的Oli姐星期五晏晝過海黎搵佢,點知撞著佢射波,就星期六出旺角重遊皆旺順便食餐飯,跟住部iPad影左大堆相,神奇地返到屋企之後冇晒,所以今日飛髮之前專誠飛多轉出黎中環食飯影相。去左北海道牛奶,正正前日黃枝記隔籬街。




因為生活苦悶,黎緊我地會搞返個Project: Metalababy!,等大家可以同我地一齊大嗌「Metal啦,baby!」而家誠邀緊Angelababy加盟做節目主持,並歡迎各位band界美女加入成為Heavy Metal Baby負責俾劉Sir私影。



「一個字:厹」



食埋呢餐飯,就再見唔到劉Sir長頭髮個樣喇,口烏口烏∼




七年,三尺,襯落髮前,為這人生最後的長髮留倩影。對上一次幫抽水草度幾長係兩尺,不過都好耐之前,加上本身捲髮,襯剪前再認真度度,原來已經有差唔多90cm。係好唔捨得架,所以諗住臨別秋波表演多次成名絕技「屎忽夾頭髮」,不過廢事嚇親街坊,如果張相呃到7777個正評先拍片擺上RedTube益街坊啦。(雖然去到7777時,都剪鬼左啦已經,超∼)




通勝話六月十六宜削髮,終於呢個星期日晏晝,走左去九龍城廣場間十分鐘髮型屋受刑。會揀呢間因為其實去邊度剪冇乜大分別都係一刀搞掂架啦,以前樓下仲有阿伯搵街喉電箱偷水偷電開檔種冷巷飛髮舖,但好多都老喇冇做連上海飛髮舖都冇乜,髮型屋又貴,呢間講到明任你點玩五十蚊全包,最平係佢梗揀佢啦。不過試過覺得有點取巧,因為所謂十分鐘剪完但佢唔會幫你洗頭坐低就剪,如果齋剪的話要兩個字內起貨其實唔難,同埋我黎剪應該俾返個折我添啦,其他人快極都要剪個幾字,我一刀再剪幾剪修修半個字唔使搞掂,可能係佢地開舖歷來最好賺客人。


不過有點遺憾,就係試唔到拎咁大抽頭髮俾人洗會點。上一次飛髮係六年前(...),果陣先掂到膊頭有幾難洗丫,本來我都有點擔心,而家就黎成米長喎,飛髮舖水盤永遠細細個,點樣幫我洗呢?要洗咁長頭髮,會唔會齋洗頭一瓣已經要收我一次錢?同洗親就一定甩頭髮我仲要甩得幾多,一洗就搞塞人地個盤到時點算?點知冇事發生,因為間舖一直大排長龍,兩個字要剪好一個頭條友連同你傾句偈都唔得閒啦仲邊度會有閒情逸致幫你洗頭呢。搞到蘊釀左七年,點知冇左個機會搞事。





17/6/2013 MON


忍痛落髮,就係為左今日,到紅館見工。回眸一笑(定一哭),正面係咪冇乜分別呢,依然肥到成個波噉...(睇黎又跑街又游水都係打救唔到劉Sir架喇)



慘在背面,一刀斷盡煩惱絲,三尺只剩一尺,剛剛好到膊紮得到一小條辮仔。



本來好想一野剃光佢唔使煩,一來未試過光頭既然最長玩完跟住咪玩最短夠晒extreme,二來換季喇長頭髮真係好熱架,三來呢...其實長頭髮仲有個大問題,就係甩頭髮甩得好嚴重,一直唔(敢)剪短就係驚剪完先發現嘩原來頭頂中間空晒得返一個圈噉就大鑊,剃晒就唔使再煩這男性的苦惱(其實同留長遮醜一樣係掩耳盜鈴)。不過好多人都話見工始終正正經經好,留返頭髮似返個平常人見面試官較保險,尤其我係見康文署喎雖則外判。


同,講到尾都係唔捨得剪晒嗟,如果紅館份工真係冇著落咪又留長過囉,反正做唔到紅館的話一係繼續放長假,一係去讀機電牌轉行做工地,到頭來三尺亂草再現,只是時間問題。





18/6/2013 TUE


歡迎大家收睇置富都會商場榆豐餐廳特約《劉太生活廣場》,今日教大家整既菜式係清蒸沙嗲牛肉粥




「Rest in pieces,我留了七年的三尺長髮。」




從小到大都是個不修邊幅毒男,也會有關於外表的煩惱:頭髮該怎麼弄?髮質粗糙而且長得很快,常被父母帶去髮型屋修剪到很短,但半個月不夠又會復萌凌亂蓬鬆之態,因為太厚頂部的短髮貼服不了,又整輩子都不用gel之類的東西,頭頂那堆亂絲便分成上下兩層形成一個水平的大夾縫。這在小時候倒不是大問題,最多只會被人取笑那夾縫像高達的散熱槽,毒男不會媾女嘛怕甚麼,但到進了大學、出了社會,先敬羅衣風氣下儀容開始變得重要,最少也要為事業前途著想吧?再者短髮造型怎樣弄都充滿幼稚傻氣,終於達到自己都忍受不了的地步決心改變,方法很簡單:短髮不成,便留長髮吧。


會有這樣的心態,也可說是客觀環境使然。身處地下樂壇見盡樂隊中人,環顧四周長髮披肩者多不勝數,想轉換形象自然會往這方向進發;另一半原因是,因為可以 - 正確點說是面皮夠厚。要談源頭,需回到七年前:2006年中時在舊公司做了大半年,幸運地接到一張美金二百五十萬的大訂單,由那天開始便決定進行恃勢凌人的長髮大計。一年後頭髮已經過肩,在07年中過美國參加展覽會之前略為修剪一下,回來後年底一次上工廠之前,特意為見工廠老闆又修一修,這已是最後一次理髮,跟著六年髮型師都跟我緣慳一面。


這全賴進了家較開明的公司,遇著兩位容忍度頗高的老闆。其實那時已是個非一般上班族,不需要見客人的日子可以完全不顧全形象,每天早上出門前只需刷牙洗臉,起床時身上穿著甚麼、床邊是那對拖鞋、鏡中髮形怎樣,就是跟著回到公司的模樣,總之能做好所有工作就可以了,既自由度已高至如此,何妨得寸進尺的再多加長髮一項?不過始終家是香港,在這保守地方做寫字樓文職工作,身為男性想有過膊長髮談何容易?來自高層之微言當然不會輕微,幸好向來厚顏無恥,老闆高壓懷柔種種手段都試過,到頭來明白一切只會是徒然,自問工作能力亦算高能處理好所有職責,頭髮就在老闆們一開一閉的眼中,慢慢由耳邊爬行到腰間。


問十個人留長髮之苦,相信十個都會答是夏天,雖然自己是非常怕熱之人,對這方面體會倒不深,反覺得辛苦其實在開頭,有兩個階段很難適應。首先是開始不久過耳但未到肩膀時,不長不短未夠紮起看來又有點老土相當尷尬,都不及額前的頭髮麻煩,除了經常刺到眼睛也會被眼鏡的關節位夾到,因為平常根本不會意識到這種情況,當沒有檢查就脫眼鏡...隨之而來的慘叫聲每天響起無數次,眼鏡更成為髮線後移元兇之一。然後到頭髮長到差不多及肩時,因為捲髮還要是向內捲,不論紮起來還是放開,都會時常刺到刮到後頸和肩頭位置,直至大多數頭髮長至越過肩膀,才真正能夠感到舒適,和好看。要等到這一天需先忍受一年多,再過兩年就會長到近手肘長度,這時候便要面對另一番疑惑。


髮型應該如何?怎樣打理才是?這些對女性而言是常識吧,偏偏自己是個半途出家的麻甩佬,又怕被取笑不好意思問女性朋友這些常識(畢竟是個毒男嘛),一切全部胡亂摸索。前者倒易處理,跟女性相反男性短髮時才要思考髮型,留長髮初衷便正為逃避這煩惱,一條橡筋就能解決所有問題,可是長到兩尺長時,才記起自己不懂紮辮,所以最初三四年長到蓋住半個背脊了,多數日子出街甚至上班仍不會紮起任由飄蕩,因為不曉得。(...)難得老闆忍受得到,可是總會有些場合沒有藉口不紮好頭髮,見自己下手總是紮到一團團或總有些像風吹一樣突起四散,便唯有請女性代勞。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每次有需要如客人就到、下班後有宴會、披頭散髮地去到會場而展覽會快要開始,都是找女同事幫忙。當然這只是個治標之計,直到有天照鏡見凌亂得連自己都嚇壞,每次出門前都要先紮好一條長辮才敢起行,被迫不斷嘗試才勉強懂得,雖然紮了多年直到今天,其實也是很馬虎和醜陋,就是不知為何貼服不了總有些位置隆起撫不平,和幾年前相比仍無大進步。難免還很懷念有女性友人幫我紮辮的日子,因為那也是毒男難得能夠享受的浪漫時光。


當頭髮長至要以尺作單位去計算時,亦很難逃避計較外觀。既罕有悉心打理,往往家中放著那一枝洗頭水就用牌子不重要,護髮素之類更不屑一顧,髮質早就很差,不擅保養之餘頭髮越長越缺營養日漸暗啞無光,再配破爛tee牛仔褲外加一對拖鞋/涼鞋,根本就是丐幫弟子之相,迫著要重視一下了。從來覺得為保養頭髮花盡心機很無謂和浪費時間,而現實的確如是,典型麻甩佬洗澡五分鐘就夠,長了之後單洗一次頭已不止,有時洗完覺得不夠便再洗多次,跟著塗護髮素,後來更嘗試用髮膜,隨便用個十五二十分鐘洗頭是等閒,而本有點潔癖,天氣炎熱和出過門的話一定會洗頭,即是除冷得澡都不想洗的冬天沒甚麼日子不用洗,令這幾年下來白白浪費了大量金錢在浴室 - 金不單是光陰,還有真正的金錢,洗髮護髮用品消耗速度驚人,有時大枝裝洗頭水都不夠用一個月,即使買時不看牌子只取決於那款減價之餘份量最多,也要頻密地添購成本很高。其實洗頭水和洗頭後也有話題,但這些就容後再談吧。


說到男性留長髮的好處,當然是在那堻ㄔi吸引身邊人的目光,不論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若沒有這束長髮,一個相貌平庸的毒男便甚麼都不是沒人會留意,極其量只得一個數目字。唯一會正評的地方,應該只得「副業」吧?接觸音樂的個個都想留長髮,可是悲慘現實是香港夾band那班沒幾個不是窮撚,只能進小公司做個受氣打工仔,平日已受盡欺壓,更惶論希望頭髮可以比一般人長一點,想長的話請轉行做藍領,總之就是不簡單,所以男性能夠在這領域擁有一把長長秀髮,可說是種身份象徵以至一份成就,往往招人羨慕,聽得最多就是「我也希望頭髮可以留得跟你一樣長。」至於平時,幸好不算長得太差,衣著得體時也騙得了人,甚至可以說有利於工作。


男人做寫字樓留長髮在香港一向是種禁忌,可現在是廿一世紀新世代流行lateral thinking嘛,這反倒成了一個好處,就是很多人不會把你當做本地人,你在香港見過多少頭髮比女人更長的男人?更何況會在一般寫字樓,或是商務展覽這種正規的、官式的活動中遇到?加上能操一口尚算流利的英語和國語,經常被先入為主假設是外國人或新加坡人,見客人時這有一定優勢。也經常要去展覽會,其中一份職責是做/扮買家去竊取其他廠商的產品資料,西裝骨骨配長髮加滿口英語的偽海歸派形象完全如虎添翼,只需要由頭走到尾,口都不用開眼色都不用打,很多廠家便會自動自覺把產品目錄奉上,面談時只要不說廣東話,就可跟在尖沙咀的自由行一樣被視作上賓招待。這頭長髮令這特殊工作無比輕鬆並帶來更高的效率和回報,某程度可說是「工作需要」,可能老闆正因這緣故而肯忍耐。


當男生長髮就易被誤點為女相,在舊公司大門關二哥側邊的接待員就是本人,便常被速遞員和送外賣的稱呼為「小姐」。不過誤認為美男引來豔福也有發生過,坦白留長髮之後分別只是一個頭髮長很多的毒男,但異性緣反比之前旺了,更因這新形象而結識到一些異性朋友和令大家關係更深,尤其是穿起一身西裝最易引來異性注意甚至搭訕,一向喜歡逛展覽會,正因在會場內可獲很多大陸妹妹、工作人員甚至是promo girl們投以好奇和豔羨目光,要主動以至被動攀談也容易,對我承認我經常濫用斯文裝束加流利兩文三語會話偽裝,可惜下文就不要提了,毒撚改變了樣子內裡仍是毒撚。


也有些人總愛按外表作各類形象標籤,像見到留長頭髮的便會自動跟藝術氣質掛勾。有時參加一些藝術活動,身邊人見頭髮長長便覺得是內行人,實際上很多時候會到場純粹好奇,底蘊呢對那些東西根本一曉不通,但見真正的內行人又會無緣無故認同自己,實在很難不感到飄飄然。又有一次到歐洲參加展會順道旅行,大風雪關係滯留倫敦,獲航空公司安排前往酒店時旁邊坐著個營商的香港太太,閒談間提到來歐洲目的是參展,對方開口便是「啊,是畫展嗎?」諸如此類的虛榮的確只有這個形象才能帶來,沒了長髮,這一切也絕不會有。


談到展會和男生女相,也可以分享一些在外國和香港參展時的有趣經歷。有時外國人也不一定懂得分辨亞洲人面孔,特別只能看到背面時,幸好無知才能避免一些尷尬場面,像去洗手間不留神錯進女廁,外國人看不清樣貌便認髮不認人長頭髮就是女的,得以平安無事離開;跟著進男廁解決,洗手盤位置正對著門口,有鬼一推門見到長髮及腰的背面慌忙連聲「Oh sorry sorry」,但轉身後見到正面不禁衝口而出一句「WTF?」這招在香港當然行不通反應也截然不同。有次在會展又發生進錯廁所的醜事,好在當時女廁內只得清潔阿姐一個,阿姐一見立時尖叫(好在外面沒人聽到),便立即道歉脫門而逃,以為到男廁沒事了,但方便的時候清潔阿叔在牆角鬼祟的突出個頭來偷竊,像不相信我是男人一般。這些樂趣也是只有男性留長髮才能體會的難得經驗。


雖說留七年,其實三四年兩尺多過了手肘便差不多像停了一樣,要等一年才再長多一兩寸,到第七年才長至七尺及腰,不過不需等到最長,當有兩尺多時生活上已要面對一些不便。被車門夾著或勾著門柄與電器之類時有發生,特別是出國旅行時,既討厭亦不擅長紮辮,到外國最愛披頭散髮出門,因為每次旅行總挑著大風的季節,又不喜愛把頭髮收在大衣內,隨風飄揚時最容易纏在各類東西上,在大風街頭更時常襲擊到身邊其他人。另一煩當然是脫:頭髮生長減慢後,跟著的情況是長得少、脫的多,還要脫落得相當頻密,家中到處都很易拾到掉髮,這些掉髮又會附在其他東西上,電腦桌用的辦公室椅的滾輪內藏得最多,其中一個更被掉髮阻塞得壞掉修理不了。


還有一個地方也飽受掉髮困擾,一個有點尷尬的位置:全身有兩個地方頭髮最多,一是頭顱之上,二是內褲之中。每次洗頭都會洗掉不少頭髮,而毛髮特別如此長的,最愛糾纏於其他毛髮上或匿藏在罅隙內,像雙腿之間,很多時搔癢或進行其他娛樂活動期間抓了出來,實在影響心情。不明白的,請想像一下:你在打飛機,打著打著打出了一條三尺毛髮出來,當堂冇晒胃口嚇到鳩都縮啦。就連如廁也會杞人憂天,最長時頭髮有足足三尺,拉直可以用屁股夾著的長度,導致在坐廁上不知頭髮該怎樣放,硬是覺得會不小心被前面或後面的排泄物弄污頭髮,實在自尋煩惱。


醫生都會說脫髮是正常身陳代謝生理現象,可是這回事屬男人其中一痛,不顧對外表的影響也會帶來心理困擾。初時未太嚴重不多為意,到留得長了每次洗頭之後浴缸和浴室地上都是頭髮,排水口的部份更只會見一團黑色,情景令人心寒,所以每一晚洗完澡,還要特意拿些紙巾清理現場。雖說浴缸有排水隔篩,縱有阻隔也總有部份被沖進水管內,加上全家都是長頭髮 - 包括年老家父,因為已差不多掉光,餘下的白髮就讓自由生長一束一束的吊下來,反正早晚都會全部脫光的了還特別修葺幹甚麼 - 日積月累下每數個月浴缸便會出現排水遲緩甚至不能去水的問題,就要拿柄膠泵用水壓的方式把水管中的積髮抽出來,看著全家的頭髮像大群毛蟲一般從小小排水口湧出之景更是嚇人。事後還要再清理呢。


從每次洗澡後看缸內地上掉髮的數量還有清理的時間,可見脫髮情況日益嚴重,有點可笑是這促成了受成龍唆擺試用霸王。其實會開始不用家中浴室常放著那堆東西,而會自己去買洗頭水和開始用護髮素,正是有感脫髮脫得太厲害使然,又遇著成龍的廣告大行其道,第一次自己付錢買的洗頭水就是霸王。利申非打手,霸王對治脫髮確有一著,使用第一天已經差不多沒有脫了,跟著半個月更罕見掉髮出現,只要能忍受洗頭後頭頂散發著一股草藥味就成,可是蜜月期亦只限於這短短的半個月,之後頭髮適應了問題又再依舊,霸王都打救不到。


護髮素也沒很大幫助,一向覺得頭髮捲曲不是自然,而是長年沒保養以致健康太差太乾旱而屈曲,髮尾分叉自然不能倖免,如此髮質加上如此長度,只會令頭髮時常打結,起床或洗頭後都會東一團西一團的。遇到打結一是細心解拆,二是暴力扯開,三是乾脆用剪刀整團剪走,但不輪用那個方法,最後往往弄至掉得更多頭髮。以前把手掌印在眉毛,中指可以覆蓋在最低的頭髮上,但跟著髮線以每年半隻手指的速度後退,第七年已退到食指都碰不到的高位,幸運是髮線仍是水平沒呈M字型,可是從前出名頭髮厚,一手從上按著也感覺不到頭頂,初留長髮拿著辮子就像拿著一棵菜一樣很實在很有質感,到這第七年卻落得只剩幾條蔥一樣,加上時勢所催,不捨得也決心要見見六年未碰過面的髮型師了。


有點諷刺,當年因為替公司接到張很大的訂單而立心留髮,今年卻因生意淡薄獲老闆餽贈「勞動節起不用再勞動」厚禮,跟當年接單的日子相隔差不多正正七年,可謂天意弄人。試問如想繼續做寫字樓文職的話,世上還有那家公司那個老闆接受得到男員工有這樣的髮型?終於來到要落髮的這一天,又始終不捨,所以一直不願剪,去面試也照樣拖著長髮的去,一直到迫不得己那日才去剪他一剪。真的是一剪。本來打算又轉個新形象,最長試過今次便試最短吧,加上進入夏季天氣炎熱,全部剃光便夠爽快,更可同時擺脫脫髮的困擾,可是思前想後找工作都是保留頭髮像回一個平凡人較保險,加上到頭來還是捨不得,便選擇餘下一尺,不太長之餘剛好可以紮辮繼續留長髮裝斯文。和,這樣的長度,應該較易被老闆接受吧。(一廂情願地盼望)


因為剪一刀已幾近完工,再隨便修整一下髮尾就可以,到那家都沒大不同,自然會選擇最便宜的,可惜在家樓下冷巷借水借電開店、小時候光顧開那位老伯退休了(又可能是被各種霸權迫走了),便到近年很盛行那種標榜「$50十分鐘內剪好」的小型連鎖理髮店受刑,其他人去最少也要五分鐘,我呢只需他們一半不到的時間,店家應該少收我錢才對。行刑前特意提及想保留剪下的長髮,一時間髮型師以為我有甚麼變態癖好,解釋過才明白是留來給家母做假髮的。男人老了脫光頭髮沒相干,女的則始終愛美,買假髮不難但製假髮的髮絲來源你不會知道(甚至不知道更好),我這頭秀髮便派得上用場了。聽她說在大陸沒染過的頭髮能賣到上千元,就算髮質欠理想加工過洗滌漂染一下就能用,如果有一天真的想造假髮,我的頭髮雖不是最好,起碼她知道是來自自己的兒子用得心安理得,就連幾位姨媽和舅母都在幾年前落訂,如家母不需或不要便留來孝敬她們。這七年長出來的,是一束長髮;在那天留下來的,是一份孝心。


這應該是人生難忘一章的正式落幕禮了,相信之後也不會有可能再這般放任放肆,畢竟人總需要生活,而香港生活壓力迫人啊。可是能如此體驗一回亦心滿意足了,能留七年之久、三尺之長,該夠讓我高聲吶喊:


「我!就是香港男性寫字樓文職長髮紀錄保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