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北者》:中伏!


不得不說今次中伏了。全因《野狼與瑪莉》重拾《海虎.武神》後已丟淡的讀港漫興致,並開始認真留意鄭建和,繼而對他同樣採另類題材、同樣三期完、同樣標榜重口味的新作《脫北者》充滿期待,尤其新政府上台不足百日香港已被同化得跟大陸無大異,香港漫畫本就罕有探討社會政治,在二十三條快將來臨之時,這可能是最後一部港產政治漫畫,沒有不支持的理由。可惜成品只見眼高手低。


其實見到名字已能猜想書中大概,好的是港難當前港人自有共鳴,未發行已引來無數議論,弊者亦是見其名知其實,欲成佳作必先「扭橋」,可是三期下來幾乎沒有任何創新或避舊橋段,主線不離典型「不惜一切挾單程證闖關逃離極權國度」,再將大量新舊國情穿插其中,出版前夕大熱的洗腦教育自當少不了,像跟隨貪腐警官在車站內狐假虎威的少年組織「國民前鋒隊」,那種「家人親不及國家親」的激進思維與行為,還有響起國歌時立即立定合唱並需感動流淚,事後再檢討是否感動夠深,通通近貼當期時事。但似乎花得太多篇幅去放大這些部份,尤其不少屬大家早就耳熟能詳的國情,結果反被此賣點所誤,拖垮了全體的步伐和張力。


遺憾地《脫北者》第一期有可能成為個人印象最差的漫畫序章:故事一開始已經來到關口中央車站,走到出口月台就是結局,是個發生在很短時間內的小插曲,正好適合短篇小品格局,但看過第一期留下的記憶,除了很多美輪美奐的插畫與細緻分鏡,還有些看得人會心微笑(該說苦笑)的細節,大體卻甚麼都沒有。就是太集中在某幾個點子再用大量畫面補足,假使一頁紙等同一分鐘,每「分鐘」的平均劇情含量,可能比出名十五分鐘戲五十分鐘做的無線膠劇更低 - 值得一提當中加了紙十數頁。過度執迷在個別部份,再有點賣弄畫功與分流,結果幾乎完全犧牲了劇力和敘事性。


首兩期著筆甚多於人物描述,兩位主角之外第一期寫大小國民先鋒,第二寫講站中人如何為財為色自甘泯滅人性,真正有戲可做是第三期大結局,宣傳提到的重口味,應該是指悲劇結局吧。唯一值得細味,其實是上到特區火車後,坐在主角對座的富家女一席話:「對我們來說,任何地方都是自由國度...階段不同,是無法明白的。」確實在現實世界,能享受多或少的自由度只關乎窮人,上流社會到那堻ㄔi以用金錢去疏通去買特權,對這階級的人而言世上根本沒有所謂不自由之地,從她的說話和地位,也可假設為何見到一身血瀕死的主角會毫不驚奇,只因經常坐特區火車遊歷各地的她見得太多同類事情早已麻木不仁。當劇力張力不足、創意橋段欠奉,結局富家女一段,反而是全作最有意思。


或者對鄭建和這「港漫Modern Age」代表人物要求過高,《野狼與瑪莉》就算後半回到俗套最少第一期達難敵神級,拉上補下之餘做到真正創新,僅得三期都嫌說得太少的《脫北者》卻真的失望,畫是好但場景與篇幅局限世界觀未夠宏觀立體,故事只平舖直敘而平淡,忠於時局贏在共鳴但代價是找不到新意,讀過不覺得是受到啟發而寫,更像用一堆時事焦點堆砌出黎的趕潮流之作,若改為中篇為各方面填補,發揮會更大更完整。最失望可能是「重口味」三個字,自己看海洋出品長大,《海虎.武神》和肥良其他大作一向是港漫的重口味指標,如今路線比較嚴肅、題材比較寫實、場面渲染得比較露骨,但遠不及多年前的肥良仍會稱為「重口味」,就有點中伏之感 - 或者這是發行商的宣傳技倆跟作者無關,但鄭建和成名作之一《武神鳳凰》,正好是《海虎.武神》全傳當中故事、風格與尺度都最不武神、最不海洋一章,看往後肥良回頭接手武神系列已幾乎不視「鳳凰曆」為正史一部份,或者和仔的重口味該以另一尺度去量度。


平心而論,《脫北者》是部有好構思但寫不出好故事的憾作,主要為支持作者的勇氣和誠意。其實更有興趣看,是本地幾個早遭完全赤化的主要論壇,會如何批鬥《脫北者》和鄭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