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力機構

余力機構 《快活》

 專輯:快活
 公司:人山人海
 年份:2000
 樂風:Indie Pop

自九十年代初,憑著他的古典造詣和新奇觸覺,為不少歌手創作過無數上榜歌曲的陳輝揚,早已成為香港主流音樂一個響亮的幕後名字,但相信聽過那一大堆「金曲」的歌迷,沒有多少個會知道陳輝揚自己的音樂單位:余力機構。他與女主音余力姬和填詞人因葵組成的余力機構,1997年第一張同名專輯已令他們被視為香港音樂的奇葩,而陳輝揚在為歌手寫歌賺了幾個錢後,將整副家產拿了去做第二張也就是《快活》,只是這種「沒商業價值」的音樂只會嚇怕唱片公司,即使早已完成,都折騰了很久才找到黃耀明的人山人海支持,在同名專輯的三年後方能發行。

取名《快活》,已告訴了這一作的主旨:「最緊要開心。」製作陣容非常鼎盛,鼓手是恭碩良、結他手是BEYOND演唱會的御用樂手阿賢,還找來一些香港管弦樂團的成員和一些其他樂手;填詞除了余力姬外,其他名字有著更多驚喜;監製的工作則由唐樓Studio的袁家揚與余力機構共同合作。一開始的《快活在可樂天》本身是陳輝揚寫給盧巧音,但因為不合而留了給自己,在余力姬跳脫的歌詞和聲線下,成為《快活》的開場曲,一聽便能感受到這唱片的愉快情懷,最後的「跳線」是刻意的,也展示了陳輝揚的錄音技術,在各歌曲久不久都會出現這一些天馬行空的效果;之後值禽流感之潮而創作描寫鋼琴也感冒的《琴流感》,充滿童話色彩的詞曲好像QUEEN早期的東西。再跟著的兩首是最為人津津樂道,《我和巴哈在米埔野餐》是一首優雅chamber pop曲式的序曲,但進入賦格(Fugue)部份的《余力姬、巴哈、郊野管理員和地盤工人》卻搖滾味十足,以電結他和余力姬以四聲部分飾四角演譯這巴哈名曲實在十分有趣,但更有趣的還要數因葵填的詞。自太極時代已屢創佳詞的他在這堣S留下了一神來之筆,看到那歌名都知道這會是有關四個角色的故事:當余力姬和巴哈來到米埔,發現自然景觀沒了,只有污染、建築地盤、豪宅、偷渡客,和訴說經濟低潮生活艱難的地盤工人,還要被嚴厲監管的管理員趕走,失望的巴哈覺得甚麼都要政府批准才可做寧願甚麼也不做。神奇的音樂配上趣怪的歌詞,這「巴哈野餐二部曲」可說是2000年最有創意中文歌曲。

之後的《哀悼乳房》,名字古怪卻是余力機構甚至陳輝揚最成功的作品,甚至有一個動畫MV。由名舞台劇導演林奕華所填,勉勵乳癌患者勇敢面對的歌詞,題材嚴肅而勵志,經清新的結他、余力姬的歌聲還有美麗的弦樂編排,帶出了當中的生氣,讓人一聽再聽。《拍拍午餐肉》卻突然沉重起來,變得像黃秋生那種爛仔搖滾,但由《麥嘜》編劇謝立文化名午餐肉填寫的歌詞,卻相反的充滿稚氣,余力姬的聲線或許不適合這種punk rock音樂,但她以自己一套唱出那份天真感覺,在最後更有一群小孩子的可愛合唱。

嬉哈了那麼久,跟著三首卻是不快活的,《單人跨國漫遊》是一首輕音樂,再沒有比余力姬放輕的聲線,更配合叱吒903總監黃仲凱充滿思念的歌詞,後半的演奏部份亦給人「漫遊」之感。跟著《高尚靈魂》是一首drum n' bass式歌曲,當中更有日本笛子獨奏,歌詞是叫年輕人不要盲目追求虛名虛榮自嗚高尚,驚喜是這是余力姬的處女作,作曲、編曲和填詞都由她包辦,風格和陳輝揚很不同,期待將來可聽到更多她的作品。《三分鐘宇宙論》是《快活》堻怉S別的一首,歌詞/劇本的意念出自曾為多套電視紀錄片任旁白的顏聯武,但這「此刻是由前三分鐘所做成」之「三分鐘宇宙論」只是故弄玄虛,信奉這三分鐘宇宙論的主角阿軒之悲劇人生才是中心,而余力姬也棄唱而以讀白方式演譯這常在報章中看得到的故事。內頁道出了這迷你話劇的意念來源,好像1967年VELVET UNDERGROUND的"The Gift"、THE DOORS等,如對這類歌曲感興趣,可以嘗試尋找這些樂隊的東西聽聽。

最後陳輝揚寫回一首高高興興的《精神分裂》讓大家笑著聽完這張唱片。改篇自馬勒(Gustav Mahler) 1888年的第一交響樂第三樂章,也就是大家都懂得亨幾句的《打開蚊帳》原曲,那時快時慢的編曲和商台DJ森美小儀瘋狂的歌詞,真的聽得人精神分裂,連DJ Tommy也贈慶來幾下刮碟,是很胡鬧,但正如《快活》的主旨,「最緊要開心。」此曲過後並不代表這張唱片完了,因為還有88 tracks餘下 - 是八十八首,但11-97都是一些無意義的單音(當中有些會多點人聲,有興趣可以找找),第九十八首是陳輝揚新編曲的巴洛克名作Kanon,可說是他對古典名家的一個致敬。

余力機構的《快活》是一個繽紛燦爛的半小時旅程,每一曲不是震撼也是驚喜,作編詞彈唱各方面都精彩異常,創新得來不會過份另類,胡鬧得來不會惹人反感,還要有著金牌陣容,是其中一張最優秀的"Made in HK"唱片,絕對值得給予一個完美的滿分。相信主流唱片中沒有多少機會可以給這班幕前幕後這麼大的發揮,特別要嘉許余力姬,每一曲都會嘗試改變自己的唱法配合歌曲和歌詞,有時都不相信兩首歌曲是同一個人所唱,而且聲線堨R滿感情,遠遠拋離那一大群性格實力都沒有的烏合之眾。陳輝揚的才華從來沒有人否定過,如果光聽他為主流歌手所寫的便說他千篇一律、不是弦樂便是鋼琴,相信是沒有聽過余力機構,如果你就是這樣子,快快買張《快活》來聽聽吧。只是遺憾余力機構音訊全無,希望他不是真的江郎才盡,在多寫幾首歌找多兩個錢後,願意再投資進新的余力機構專輯回饋給我們樂迷。

感觸的,是《快活》多年後仍無以為繼,現在聽來依然新穎無比並超越現在的本地音樂很多很多,卻未能得到廣泛的發行或更多人的認識,都咪話唔灰。

評分:10/10

Sir個網
lau-si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