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O MORTIS

IMAGO MORTIS - Vida: The Play of Change

 專輯:Vida: The Play of Change
 公司:Mausoleum Records
 年份:2003
 樂風:Dark Progressive Metal

接觸過不少巴西樂隊,IMAGO MORTIS是除REQUIEM AETERNAM外,來自南美的最大驚喜。不是ANGRA、SHAAMAN一類的epic power,不是SEPULTURA一類的thrash,不是KRISIUN、REBAELLIUN一類的brutal death,他們玩的是前衛金屬,還要是很特別、很特別的一種。在1995年2月成立後,在第一年便自資發行了demo tape "Requiem",三年後再完成大碟"Images from the Shady Gallery",被當地樂迷與媒體推舉為該年巴西最佳金屬專輯,亦獲Die Hard Records賞識,邀請參與以重金屬重玩音樂劇名作"Hamlet"的莎士比亞致敬專輯。其後再等幾年,第二作"Vida: The Play of Change"終於在03年發行了。或者因為地區的問題,這張唱片甚至樂隊本身就是沒有多少人聽聞過,這確是十分可惜,因為03年堣Q大最佳前衛金屬唱片,一定有"Vida"的份兒。

先看看樂團的成員:鼓手Andre Delacroix出道於巴西第一浪金屬樂團、也是當地傳奇的METALMORPHOSE一份子,是巴西最早期金屬樂手之一,到九十年代則在neo thrash團DUST FROM MISERY中待過一會,沒甚麼成就,但遇上了極端音樂背境豐富的的主音Alex Voorhees;鍵琴手Barbara Lyrae在死金和黑金界中打滾過十年,餘下兩名成員則相對地較靜,結他手Rafael Bianzeno是doom metal團MIDGARD的結他手,低音結他手Pedro Santos卻是個爵士和古典樂手。整群都是老手,在他們的音樂之中,就能聽到這一切一切的閱歷知識。單從樂隊的意識概念,已可感受到那一份死亡的氣息:"imago mortis"即拉丁文「死亡之影像」之意,團徽取了冥王星的標誌,代表神話故事中的虛無之神,而冥王星在天文學亦有毀滅與死亡的含意。封面就是簡簡單單的在骷髏輪廓上畫上這個標記,再加一個把玩頭骨的孩童淺影,也就夠了,不用多麼煽情的美術,光那深層的意思,已完全配合到這張概念專輯的故事。前作"Images from the Shady Gallery"題材圍繞人性的黑暗面,探討愛恨生死,"Vida"則以一個臨終病人的最後一段路,再深入人性面對死亡的處境。故事依主人翁不同的心理階段,將故事分開五個部份,從他被抬上救護車送院開始,診治後知悉不幸患上了"Vida"這不治之症命不久矣的事實(《否定》),後受盡身心的痛苦把精神推至極端(《憤恨》),並與上帝與魔鬼交涉(《交易》),但如何反抗與求饒都改變不到人之將死的事實而絕望(《消沈》),最後只有迎接死亡降臨在他身上(《接受》)。一個非常灰暗的故事,最初的意念源自德國心理學家Elizabeth Klubber Ross一份研究臨終病人心理的報告,當中提及過的五個階段,就是"Vida"的五章,但樂隊還加入序幕章與結幕章《超然》,分別由描寫送院過程的"Long River"和專輯附送的多媒體程式"The Play of Change"之配樂、將巴哈"Toccata & Fugue in D Minor"改編成重金屬版本的"Black Tocatta"組成,建構出一個完整的音樂劇概念。為了更深入的描寫出臨終前的絕望與苦楚,除了埋首書籍文獻,樂隊成員特地造訪醫院與醫生和患者面談,也就在樂隊寫這一個故事時,鼓手的父親被發現是癌病患者,遭遇就和"Vida"的主角一樣,也令他們對罹患絕症的無助和無奈有更深切的體會,而這一切經歷,正正反映在他們的音樂中。

在意識與概念而言,毫無疑問IMAGO MORTIS屬於前衛金屬,只是相信聽(典型)前衛金屬的不會認同:技術不高、結構不複雜、速度不快,重氛圍的特質或者會拉一些歐洲的前衛團來比較,但似乎找些厄運金屬團會更貼切,實在很慢、很頹,不DREAM THEATER、SYMPHONY X,很CANDLEMASS、SOLITUDE AETERNUS。真的很慢,再加上悲壯的結他、交響和古典樂器,還有Alex Vorhees盡得classic doom精髓的唱功,整體戲劇性十足,只是沒聽開這類金屬或心中早已為前衛金屬定型的,相信要聽很多很多次才會理解得到。如果說其他前衛金屬樂隊的基礎建於'80重金屬,IMAGO MORTIS便再前一點的以'70為基礎,沒有其他人的高速solo或高深拍子,卻極盡煽情之事。也因為整張專輯就是臨死前的思緒,徘徊於生死之間的情形,不期然會從最平靜的極端走至最反動的極端,所以整體步伐沉重,卻也有快的時候,如《憤恨》的兩首"Pain"和"Envy"便是,滲進一點極端金屬的成份,再加上非常粗糙的扭曲唱腔,和其他歌曲成很大對比,又是一般前衛金屬迷接受不了的,但編曲卻是優秀,好像"Envy"中間一段改編古典樂章後轉接南美拉丁便十分有心思;和魔鬼打交道的"The Silent King"更出奇地是首DEEP PURPLE式硬搖滾。全張唱片便只有這三首較快,但又不算是正式的快歌,嗜慢的他們硬要在這些歌曲中加插回緩慢的段落,快了一會便大幅減速,也因為如此,這作的正確對象應該是doom迷而非prog迷。技術他們不是沒有,在幾首快歌中已表露無遺了,特別是主音,他那自然而不會太尖的歌劇性清腔還有南美式的吟唱在大多歌曲已可聽到,豐富而多元化的金屬音樂知識與背境,也讓他把死腔和巴西thrash唱法駕馭得宜,亦利用不同唱法聲演故事中的不同角色,但他們的真正實力不在炫耀性的演奏,而在編寫極具感染力的旋律和氛圍。他們得以把八十年代厄運金屬中最好的抽出來,帶出的感情非常具說服力,鍵琴手盡顯其功架,在這類音樂中,弦樂是少不了的一種重要輔助元素,這當然沒有被忽略,但更多時間他花心機在鋼琴上,所以更具空洞感和傷感,畢竟弦樂相比下就是太「吵」了,在《接受》之中還有一首淒美的鋼琴獨奏曲"Unchained Prometheus",帶出主角平靜接受死亡的安詳,之後的最後一首"Saudade"靜得來是一個完美的句號,木結他、鋼琴、原聲樂器,還有和歌名一樣同是葡萄牙語的歌詞,意境是喪禮後的追思,主演的角色是"You",也就是聽者您,只不過是由Alex Vorhees代為唱出這首輓歌。

過了整張專輯,樂隊還留下了一個思考的空間:"The Play of Change",可說是一個遊戲,也可說是一個指引。再讚賞唱片的美工,除了簡潔有力而具深意的封面,內頁亦是一樣,每一頁都以一張塔羅牌為題,一幕幕的把聽者從故事的開始帶到結尾,"The Play of Change"亦延伸這一個概念,玩家先輸入想詢問的問題,再抽出六張塔羅牌,電腦便會按牌面與次序組合成故事再行解讀,為最初所問的問題帶來答案,也因為每人每次抽取的塔羅牌與次序都不同,每次占卜結果都會是一個獨特的故事與答案。會在金屬音樂唱片中加進這樣的問卦程式已是異類,更有趣是這個塔羅占卜的運算基礎是建基於中國的《易經》。這可真是意想不到。是否準確、你相不相信已不是怎樣重要了,但樂隊投放在其中的那份認真與嚴謹可真是不可輕視,可見他們為了"Vida"真是豁出去,連改編巴哈的配樂"Black Tocatta"亦相當頂尖,是非常優秀的一曲,可是並沒有收錄於唱片之中,只曾在可於樂隊網頁免費下載"Pain"的網上單曲找到,實在可惜。也不得不多提,說起他們的網上單曲,雖說只是在網上下載,但每一張也有獨立而美輪美奐的封面,那一份灰暗感與筆觸與瑞典的名家同類,整體性與美術性更甚於很多一線樂團。再次向樂隊的認真付出致敬。

非常遺憾,又是因為地理、廠牌和風格這些因素,便和REQUIEM AETERNAM一樣,這樣的俊傑便白白被狹窄的思想與短淺的目光埋沒遺忘了。極難得的,是他們有屬於自己的前衛金屬,甚至已經超越前衛金屬的典型規範。當然亦因這樣,「典型」前金迷是很難接受這一張的了。但這樣的寶藏,總會有知音人懂得去發掘、去欣賞。特別是喜歡doom的。

歌曲試聽:"Long River", "Me And God"

http://www.trinityrecords.com.hk
The TRHK Webzine - 極端金屬中文資料庫兼討論區


Sir個網
lau-si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