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飛兒樂團

F.I.R.飛兒樂團 《無限》

 專輯:無限
 公司:華納唱片
 年份:2005
 樂風:Pop

要數04年華語流行音樂最大宗意外,非F.I.R.的成功莫屬。剛出道已經成為全球華語音樂界最矚目單位、首張同名專輯銷量已經在全亞洲排名第二僅次於周杰倫、以往都是華人歌手翻唱日韓歌手的作品,但F.I.R.的情況卻是相反是被這兩地的歌手翻唱他們的作品...樂隊式組合一向不為中港台音樂主流所接受,但這二男一女居然在這樣的樂壇中創此佳績的確出乎很多人意料。他們並沒有因而歇下來,反而開始新的創作,並得到唱片公司大力支持投入更多人力物力、找尋更優秀的音樂精英,追求心目中的《無限》。樂隊飛出台灣遠赴英國尋找最好的樂手相助,請來曾為Sade和日本組合DREAMS COME TRUE製作的資深製作人Mike Pela在倫敦著名錄音室Sarm West Studio錄製,伴奏單位亦相當具看頭,包括同為《魔戒》演奏配樂的倫敦交響樂團成員和錫笛手Mike Tylor,和曾參與不少個人專輯和電影配樂的風笛手Robert A. White,製作費更達七位數字。華語流行音樂中,都少有這樣的大製作了。

上張同名專輯最後的《待續》一句"see you in winter 2004",但真正再see you已是2005了。一開始的《無限》便是以《待續》為創作藍本,是他們擅長的電音搖滾,還聽不到這次倫敦之行的成果,但過後第二曲《千年之戀》 - 可以說是這張專輯的單曲 - 以峇理島傳統樂器岡美榔結合弦樂,將東方和西方音樂完美結合,其外同樣以弦樂團、錫笛和風笛營造磅礡氣勢的還有《應許之地》、《剌鳥》、《把愛放開》和《死心的理由》,前兩者別出心裁地加入了前奏部份,歌詞亦不是一般的題材,《應許之地》寫戰火之傷害,特別加入古歐洲戰場先鋒樂器風笛,《刺鳥》則取自英國一個有關一種以犧牲自己生命以發出最悅耳叫聲的鳥之傳說,以歌頌生命的崇高意義,樂團還特地找來英國駐台領事作開場獨白;在《把愛放開》一開始可聽到Real以脆弱聲線唱著上張專輯的《我們的愛》,因為這曲便是《我們的愛》之延續,而《死心的理由》是憑弔車禍喪生的英國黛安娜王妃。可以看出這一次倫敦之行,除了音樂外歌詞也很受當地影響,但F.I.R.並沒有因為得到當地專業樂手相助便一味古典而遺忘他們擅長的包羅萬有樂風,好像有點似《光芒》那種活潑搖滾的《Neverland》和《愛的力量》、有點big band的《Love*3》和老搖滾的《I Can't Go On》,只是或許投入在英國單位的成本實在太高所以多用了他們 ,以令聽時不時出現「又是古典/弦樂」的感覺。他們的音樂除了黃皮膚與華人臉孔和唱著國語,的確不多覺得是港台地區的音樂,現在的他們可說是變得更國際性,只是反引來更多的比較:剛出道已被人視作模仿某些日本組合,如同為二男一女風格亦相近的DO AS INFINITY(看過他們的MV的會更強烈感覺到),台灣替他們起的中文名稱是大無限樂團,恰巧F.I.R.的第二張正稱《無限》,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了。只是這一作「日本化」的感覺的而且確是來得更重,多首歌曲樂風與手法很難不令人想到一些日本組合,如《I Can't Go On》便帶點LOVE PSYCHEDELICO了,但這是無可避免的,差不多歐美流行的樂風日本人都用過了,這個年頭才起步實在很難擺脫前人的影子。

如要和上作比較,《F.I.R.》比較富年青活力和充滿新嘗試,感覺上簡潔可親;《無限》卻顯出樂隊成熟內歛的一面,渴望在流行音樂中追求高層次的藝術性,感覺上也沒有上張多元化,同時高檔次的東西往往不會十分平易近人。依然是十分優秀的一張,同樣為05年傑出中文唱片之一,但別要求會像《F.I.R.》般一聽便會立即愛不釋手就是了。這一次的「預告」《What's Next?》沒有說下張專輯推出日子為何,只提示下個目的地是紐約,還要是一首和他們一貫風格截然不同的funk jazz。且看下回一路十分日本的他們是否真的會改到美國取經了。

Sir個網
lau-si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