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頂頂

薩頂頂《恍如來者》


 專輯:恍如來者
 公司:環球唱片
 年份:2012
 樂風:Oriental Electronica


看到《恍如來者》的封面,才驚覺已經兩年。雖然之前也是兩三年出張唱片,2010的《天地合》把薩頂頂推到全球世界音樂頂峰,其後甚麼新聞都沒有未免太靜,新專輯也推出得無聲無息,可能是向來喜歡甚麼都獨力完成,新作嘗試經自己工作室發行,所以宣傳聲勢沒以往浩大。不過按下播放鍵不久,心中念頭卻是,她自己和代理的唱片公司也對這第三張專輯不抱大信心罷?


《萬物生》和重金禮聘Marius De Vries監製的《天地合》,在國際間正面迴響遠超理想,卻同時自設了個難再跨越的極高門檻,作為後續之作水準有一定回落是幾近肯定的、難以避免的現實,奈何幅度意外地大。《來者摩羯》有輕快電音節奏配風土民情歌聲,再導入愉快大合唱,直接延續《天地合》套路,但音樂硬是空洞了點唱亦無神,僅開場已見跟上兩作之間的落差。而真正的問題隨之而來。


《萬物生》主打西藏,中樂為本西樂為用;《天地合》則在雲南根基上大舉西化;兩者創作方針清晰明確,是成功的主因。《恍如來者》所缺不(單)是台前幕後陣容沒之前強大,或錄音製作質素不及以往,而是找不著一面鮮明旗幟。能理解為求突破求變之心熾烈,但當主題就是空泛的古今中外通通包容,東拉西扯之下只見迷惘,幾首下去像混了點民謠東西的典型抒情電音流行曲,除了熟悉的嗓子已沒太多個人標誌。不知去向的心境在《如影隨形》表露無遺,改編貝多芬的《快樂頌》做過渡和副歌遺憾地不淪不類,這種初階式手法只應山寨有,而不應在她這檔次的創作中找到。《愛在2012》更成鋼琴搭弦樂chamber pop,但跟性質相若的《琴傷》那脫俗氣質相距很遠 - 《琴傷》還要只是《天地合》一首附贈性質的小品,而非正式專輯曲目。不過也非一無是處,像朱哲琴般的《塵埃在歌唱》不算極出色起碼動聽,《致尚愛》旋律跳躍的低音亦不錯,只是前半張專輯的好也只限於此,偶有吸引章節卻無實質佳作,讓人疑惑唱片的出發點和去向到底為何。再者歌聲失去了舊時動人的情感,聽得很不舒暢。


或只得過後三首可滿足老fans。某些樂迷會對《秋香月》感覺親切,其實是中國著名另類搖滾歌手左小祖咒的《恩惠》,二人素有交情,今次特意翻唱這七年前名曲,相比左小祖咒的奇特演譯,改編而成的《秋香月》正經的好好地唱出這歌美麗一面。《轉山》和《真之言》分別回頭走《天地合》電氣和《萬物生》民族風,尤以改編《六字大明咒》的《真之言》最為精彩,褪去電音重拾古老根源,與僧人對誦如第一作讓人不住回味的《神香》,其後歇斯底里地叫喊未必人人接受,但絕對是她的一個突破。這是唱片最用心的部份,音樂明顯較優演唱靈性再現,跟其他歌曲比屬兩個層次 - 該說在這堬蚸饇策^應做的。


可惜辛苦建立難得高潮,很快又被自己用最後兩首親手破壞掉,《行者無疆》居然doo-wop起來開心到不行,然後《天籟之愛》正能量再加倍,並非不能高興,但這種情緒的改變跟前面舖排完全不合,而且不是《快樂節》那種喜慶氣氛,只有普羅流行曲的糖衣味。可能一直主力面向國際,2010年《錦衣衛》和《自由行走的花》兩首電影主題曲成為回流中國市場的助力,食髓知味便繼續循這更合本土大眾口味的方程式下去。只要是正面的改變和突破如《真之言》大家都是無任歡迎,但今次的變化可是比上作的《幸運日》更尷尬,《幸運日》首次嘗試英文詞唱得很難聽,最少後搖滾編曲玩得有格,新專輯則聽得人無所適從。


熟悉薩頂頂都會知道她通俗舞曲歌手周鵬出身的過去,由決定拋棄媚俗包裝以新身份找回鄉土真我那天開始,已注定要踏上不斷破格重生的旅途,最終憑毅力和高人相助日逐步近成為「中國Enigma」的目標。聽完《恍如來者》卻只得「編曲保守」、「節奏單調」、「唱功生硬」等評語幾近一切回歸庸俗,只覺她苦行數年頓悟是命苦呀所以甘於重墜塵世,想由薩頂頂變回周鵬,為遷就更龐大的市場「降貴」。某程度上她已成功重塑自己,從一種不喜歡的西式流行音樂跳到另一種想做的,但同時犧牲了花費多年建立的一切,往後的路絕對不好走。前兩張有不少驚奇亮點,會為中西合璧歡呼,會為方言自語喝采,今次卻甚麼都沒有,成品只像出自在模仿她的二三線創作人的東西,想挽回頹勢,下張專輯製作班底和錄音方面的投資似乎不能省了,或者她個人之才華造詣未如大家預期般高,現階段仍需倚靠技術層面補足,才能夠繼續前進,走到能憑一己之力站得住腳的一天。



Sir個網
lau-sir.com

Sir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lausirisu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