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頂頂

薩頂頂《天地合》

 專輯:天地合
 公司:環球唱片
 年份:2010
 樂風:Oriental Electronica

天地合則萬物生。薩頂頂倒過來,《萬物生》替她生了萬物,連BBC的世界音樂大獎都掙到手,成為全球矚目world music新星,大大小小獎項、訪問、宣傳和演出夠忙一陣子。過程中在各地取經,歐遊時找到合心意製作人,歸來中國自遠北回到南方向雲南原住民找尋靈感,折騰兩年半,完成《天地合》追尋內心和諧。棄在中國相當敏感的西藏改取雲南、漢語比重也大幅提高、就連專輯英文名字都是「河蟹」,不經意地政治正確起來,相信作者自己也始料不及。

能預期得到的,是在西方電音之都浸淫多時,兩作間成長和轉變定會很大,巡演間最重大事件,應數遇上並說得了Marius de Vries出任唱片監製。需花好些時間才能詳列出這位名製作人的代表作和共事名單,諸多名字中最值得注意其實是Bjork,相信他和薩頂頂在錄音室的經驗,應該跟與她工作時差不多,薩頂頂根本就是中國的Bjork嘛。知道這兩樣,也就不會對新作新方向太過意外了。

單一開始,新舊之別已呼之欲出,《天地記》開門見山節奏部步伐與聲浪變激烈,一連幾首下去,旋律和氣氛高興了,容易猜到主題正好與上作的相對,是愉快和喜悅。聽過全張,「出事」的想法壓制不住,成因非開心的主題,而出於方向。可能是客觀因素使然?《萬物生》的製作時間遠早於獲環球賞識,那時候名氣不高又沒多少創作人願意冒險,主要製作全憑自己,獨一無二之聲得以成全。現在彷似資源緊絀景況不再,歐洲遊歷久人力物力也鼎盛,就放任讓外國監製帶領自己,難免會變得太西洋化,聽聽《天地記》再看那個動畫化MV,還有薩頂頂首次英語獻唱的《幸運日》,除了一些語言和聲線的分別,可說跟Bjork不差兩樣。大多數歌曲也有著或多或少舞曲意識,上作唯一真正快歌《萬物生》拿來這婺聸H便一首比也立時變慢,還有些不多地道的成份,例如《綠衣女孩》背景男聲與rap無異...不知雲南音樂的採樣到底有多深入廣闊,節奏密集之餘混音又過了火搗亂平衡,大部份時間本應做重點的民族樂被合成器和電子節拍淹沒,當電氣成了骨架中樂只是其上皮肉,便覺浪費了一番搜奇功夫,就算是兩作步伐差不多的作品並排,新曲靈氣都大比不上,氣質不復見。

凡事總有兩面,改變了編曲取向,也就帶來另一種聆聽體驗。新意思是歐洲常用的多層次空間建構,靜態開始慢慢增加聲部,自第五首《藍色駿馬》起這種手法用得廣泛,不能不提是《幸運日》,連英文都唱了Marius的參與必不少,是她個人色彩最不著眼一作,不過高低起伏連綿不斷的編曲法實具新意,薩頂頂音樂堣]難找得到這類歌曲。嫌初幾首欠驚喜,乾脆直接由《藍色駿馬》開始直接進入專輯下半吧,懷念《萬物生》,可從《小樹和大樹》的小品格調懷緬《神香》和《飛鳥和花》,但這也是唯一一首民謠色彩如前作般突出的。《云云南南》跟《希然寧泊》都有相當潛質,特別後者非常立體,但也同樣到後半攀升的時候節奏壞了氣氛,《希然寧泊》嘗試營造前作的宗教感卻不足,就是被這累事。獨立來說各曲皆是水準之作,偏差出在不樂於看到如此西式過頭失去靈性的頂迷們,只有怪《萬物生》的成功為她立下了無形規限。

唱功則直接令人覺得新作弱化。喜歡薩頂頂不單音樂,還有異常獨特的山區嗓音和運用多種語言,只是音樂變質時,演唱也一起褪色。上作國語可是相當稀有,現在 地域主題回南,方言反變成少數, 就算是念經都用漢語 ,對外國人來說,語言來自中國那處,都是聽不懂、都是神秘的,影響不大,但梵文、藏文這些方言對國語為主的其他中國地區仍存相當吸引力,如今大量使用國語就顯特色不足。聲線也夠聽得氣餒,用聲咬字都放輕了,如是怕口音過重很多人會聽不慣而選擇將演唱通俗化,落得犧牲了難得個性下場,而且在音樂比之前更有力時放輕演唱,使編曲和混音導致的失衡更一面倒。

其實兩張專輯的封面,可比喻成這三年間的進程:《萬物生》以偏離主流與成熟神秘作賣點,加上實在內涵平步青雲,現在不需故弄玄虛,如《天地合》般可以脫下華服面紗,跳著年青的、活潑開朗的舞步。雖說新方向「騙老外」居多,這種中西結合電音始於具一定市場潛力,宣傳規模倒沒《萬物生》大,可能有見當時多番宣傳加上豪華版,在打進本地市場方面都不是十分成功,今次免了吧?反正這是世界音樂,也就是朝向世界的音樂,來自歐美的迴響可是正面得多,又手握老外喜愛的兩大元素,相信仍可在海外很好地混多一段長時間,特別是走《天地合》路線的話。

獲邀演唱《錦衣衛》電影主題曲,新專輯也面世,盛大世界巡迴演出緊接開始,第一站是香港,也是首場在港的正式演唱會。巧合地,經歷與多年前同樣以中式世界音樂在香港樂壇打滾的丁菲飛有些相像:《情陷紅磨坊》香港區宣傳,就找了丁菲飛唱作粵語主題曲《夢蕾》,而這電影其中一位音樂總監正是Marius de Vries;2003年《樂源》後,她與妹妹丁薇還有莫華倫和Secret Garden獲邀同台擔任香港藝術節表演嘉賓,薩頂頂這次來港表演也是藝術節重頭節目。第三張專輯可能又要待兩三年,且看這次遊歷會為她帶來甚麼合作伙伴和靈感題材?只寄望可以做到《萬物生》般恰到好處,電子的部份千萬不要再喧賓奪主,可以 迷離一點、trip-hop一點更好,總之千萬別迎合西方的「remix-friendly」。



Sir個網
lau-sir.com

Sir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lausirisu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