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WISH

NIGHTWISH - Angels Fall First

 專輯:Angels Fall First
 公司:Spinefarm
 年份:1997
 樂風:Symphonic Metal

1997年,芬蘭出現了一隊萬人擁護的力量金屬新貴:NIGHTWISH。鍵琴手Tuomas Holopainen某次營火會興起了NIGHTWISH這念頭,並找來了結他手Emppu Vuorinen與女主音Tarja Turunen,起初只是玩些營火會式的民歌,「就像ULVER的"Kveldssanger"那樣。」後來發現Tarja Turunen的聲線與音域相當驚人,便嘗試將樂隊元素加入以配合回她有力的演唱,鼓手Jukka Nevalainen便成為NIGHTWISH一員,Emppu Vuorinen也拿起了電結他。其後與Spinefarm簽下合約推出第一張大碟"Angels Fall First",這專輯甚至是第一張單曲甫推出已經打進了芬蘭排行榜,往後每一作更無不在當地甚至其他歐洲國家排行榜上找不到名字,同時在全世界贏盡無數歌迷,令他們成為芬蘭史上最成功金屬樂團。

很多朋友接觸NIGHTWISH都不是從這張開始,較"causal"的甚至不知道他們原來有這張專輯,而當聽過他們其他的作品才找回這張,會以為自己買錯了專輯,因為"Angels Fall First"聽起來不像現在的NIGHTISH:沒有力量金屬的感覺,亦不很重交響性,編曲、結構與riff都比較簡單,但不同民族音樂不時出現於曲調間,專輯同名曲亦加入了長笛,還有描寫童話故事式仙境的歌詞,大體上成了NIGHTWISH的雛型,其中最為人注目是長九分鐘半的四部曲"Lappi (Lapland)",第一部曲在木結他、弦樂與長笛伴奏的是屬於他們原居地的芬蘭語歌詞。始終是第一張,要和後作比較是不公平的,獨立來說雖然仍未盡善,起碼已勝過一些後繼團的東西。除了音樂,他們還有一記足以扭轉任何乾坤的殺著:Tarja Turunen。她在加入NIGHTWISH前已在當地的音樂學院修讀聲樂,直到現在仍不時參與古典演唱會,同時將這種演唱方法帶入金屬音樂,唱功實力高超是肯定的了,她的聲線雄厚有力,高音亦來得自然,不如很多男性主音要強攀高音或很多令人毛骨悚然的假音,要在力量金屬的男人堆中勝出實在易如反掌,這令她從來都是NIGHTWISH的最亮點,甚至可以說沒有了她,NIGHTWISH便只餘一個軀殼。到了這個年頭,金屬樂團起用女性主音不再是甚麼稀奇事,即使是在他們以前也有人試過在金屬音樂中加入歌劇女聲,但將主唱一職全權交給古典女高音,在力量金屬領域堻o確是頭一遭,在他們之後力量金屬多了一條新出口,無數模仿團應運而生這些更不用提了。另一不可不提的NIGHTWISH重要人物便是領隊Tuomas Holopainen,雖然現在聽來"Angels Fall First"不怎麼樣,已能見到他的鍵琴功架與編曲和創作才能,已有著很多後來被他們完善發展的構思,但他在這作中得以聞名的卻不是這才氣,而是他的歌聲。第二首"Beauty and the Beast"首先入耳的,是一把頗為平庸的男聲,聲音的主人就是Tuomas Holopainen,聽起來還好,就是有點太平淡罷了,但再過幾首,唱功的不足完全展現,有時和Tarja對唱或合唱時甚至成為了負累,好像"The Carpenter"二人合唱的副歌,不知道是否為了遷就他,連Tarja的嗓子亦軟弱了,變得沒勁無神。可能當時實在找不到適合的人選唯有親身上陣,但很不幸,直到今天仍未有見過任何一人是對他的演唱有好感的,被嚇跑就有不少,就連他也相當不滿意自己的聲音。以後他沒有再開金口了,始終他的才華應該放在琴鍵上和樂譜上才對,咪高峰還是交給其他人好了。

因為歌劇女主音、男女對唱和民謠色彩等因素,NIGHTWISH常被視作更常見這些手法的歌德金屬而非重金屬或力量金屬,特別是這一張,因為不如後來的那麼力量金屬,還有歌曲的氛圍亦的確有點像一些歌德金屬。雖然沒有太大所謂,但這一張似乎沒之後的易接受,資深樂迷會對此作有更大興趣,新接觸他們還是從往後的專輯入手好。

歌曲試聽:"Elevenpath", "Beauty and the Beast", "Angels Falls First", "Tutankhamen"

評分:7.5/10 (risual)

http://www.trinityrecords.com.hk
The TRHK Webzine - 極端金屬中文資料庫兼討論區


Sir個網
lau-si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