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MAN ARMY AND THE UNDEAD QUARTET

ONE MAN ARMY AND THE UNDEAD QUARTET - 21st Century Killing Machine

 專輯:21st Century Killing Machine
 公司:Nuclear Blast
 年份:2006
 樂風:Thrash Death Metal

THE CROWN的解散可說是2005年金屬界其中一宗重要事件,只是鑑於廠牌與音樂性質,如此重大事件對樂界與樂迷之衝擊似乎沒想像中大。解散原因一半是財務問題,唱片與演出的微薄收入不夠應付生活,加上廠牌在這方面投放不足只得作罷;另一半又是老調的「音樂取向分歧」。最後一張"Possessed 13"已聽得出有點問題,分開後這分歧更為明顯:結他手Marko Tervonen的新團ANGEL BLAKE是暗黑歌德派重金屬,低音結他手Magnus Olsfelt則走了去玩punk,而這堛漸D角是歌手Johan Lindstrand,THE CROWN之後沒有動搖他死金之心,迅即再組ONE MAN ARMY AND THE UNDEAD QUARTET,在當地另一thrash death團IMPIOUS低音結他手Valle Adzic之助完成首張demo "When Hatred Comes To Life"。他心中那團死金之火並沒有因THE CROWN休止而熄滅,只有燒得更熾烈,烙出"21st Century Killing Machine"。

很多人會預期在他(們)身上可以繼續找到THE CROWN,有這種盼望的相信會有點失望,他與樂團從頭到尾散發著另一種感覺,一種古老的感覺,未聽歌已能感受得到。有一點是必須知道的,便是Johan Lindstrand公開承認是一個標準Elvis Presley fan,得知貓王迷的身份便不會奇怪那累贅的團名,ONE MAN ARMY AND THE UNDEAD QUARTET不就正是那時候流行的「(歌手名)and the(伴奏樂團名)」的格式嗎?就連團徽也單以那種舊式恐怖片常用字體平實簡約地寫出,明顯是對熱忱的五六十年代致敬。

相信很多人會分類為旋律死亡,但不像聽慣的那些,更不像預期中的哥登堡派,和THE CROWN的共通之處是邪惡的riff與氣氛中的暗湧,旋律不太顯性但已較高(與「真正」的melodic death相比當然還有段距離),加上中板的步伐更具舊式thrash/death感覺,其他旋律死亡偏向這曲種名稱的前半,他們則傾向後半;另一與THE CROWN不同之處是Johan Lindstrand的參與度:在舊團的十多年中,真正由他寫的歌只有一首,甚至身為歌手亦無參加詞作,但這新團光看名字都知道是以他為中心。雖然哥登堡之聲曾令瑞典金屬紅極一時,但發展至今加上美國新浪潮的入侵,即使老將也失望地軟化或商業化,就像當年ENTOMBED轉型death n' roll應對當年瑞典死金的發展,Johan Lindstrand便在這個充滿身份問題的年代中做出相同的決定,將他對老搖滾和老金屬的熱愛注入自己的死亡金屬當中,透過復古對已變得太商業的旋律死金進行反動,所以找不到時下流行的超技術、超旋律和蕊派節奏,只感受到瑞典死金/旋律死金被重新注入八十年代thrash metal和heavy metal的迫力,就連錄音也是這種音樂當中久違了的沒多少數碼痕跡。因應這心態,演奏與結構被簡化,大致速度也減緩了間接令歌曲延長,描述得像很易沉悶的金屬,所幸這團不屬於此類別,就算中慢板時間居多,雖少但有效的轉折已足夠令簡單的東西變得吸引力十足,聽過這專輯會問為何Johan Lindstrand在THE CROWN不寫多一點,他絕對不止是一個歌手那麼簡單。沒有多少奇形怪相的東西,全部都是很簡單很直接的古老玩意,特別是喜歡以前隨著四拍四節奏一拳一拳揮向天和唱的氣勢的更能投入,但吸引地方是那不祥的陰霾,氛圍有點像TESTAMENT7和後"Reign in Blood"的SLAYER,那拖緩的速度正是為了這份表達也達到了目標,Johan Lindstrand的嗓子非現在類似樂團常用的黑腔式尖嗓或core式嘶叫,而是種低沉而沙啞的唱法,比起來似乎很正常,但在這「不正常」例子過多的時代中,他的聲音反顯得有點個性,再者找不到現在旋律死金流行的美麗清嗓,即使一些和聲或特殊段落較不具侵略性的「清腔」仍是相當醜陋,實在是他自己的創作,只有這把聲音可以和樂團天衣無縫的配合。快歌雖然相對較少但仍精彩,像拍了支MV的"So Grim So True So Real"(對這歌名沒反應的一定不是METALLICA迷),既是最快也是結他手發揮得最淋漓盡致的一首,他棄流行的新古典重拾二十年前的五聲音階,那些獨奏都是懷舊得令人興奮,還有最後但最短的"Bulldozer Frenzy",是愛thrash的沒可能不感到雀躍吧?當然可以再多一點這類快歌便更好了。

因為刻意疏遠那很多變質樂團的決定,聽慣了現代歐洲與美國團的相信難以接受,光一開始專輯主題曲那速度和長度已經悶透。這是給老手聽的melodic death/thrash death,再度帶回那份「經典」的感覺要人慢慢品嚐,初聽未必會即時喜愛,但慢慢地便會浸淫其中。要懷舊一下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的thrash與death,SLAYER、TESTAMENT、JUDAS PRIEST和BOLT THROWER的綜合成的ONE MAN ARMY AND THE UNDEAD QUARTET會是個不錯選擇,始終老一輩彈的調總是別有風味的。

歌曲試聽:"Devil on the Red Carpet"

http://www.trinityrecords.com.hk
The TRHK Webzine - 極端金屬中文資料庫兼討論區


Sir個網
lau-si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