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hawk Metal Fest
First Strike is Deadly



TRHK好耐冇正式搞過show喇。BlackWine《影子》唔計啦,雖然BlackWine係TMHK第一隊band,但主要相助唱片方面,場show隊band自己搞,TRHK/TMHK只負責做工作人員。對上一次,已經兩年前ANGRA、METHOD,同香港metal界兩大創舉:首次歐洲death metal黎香港之DISAVOWED、香港史上首次免費extreme metal show六陸6。無獨有偶,再對上一次,係兩年前King Eternal Live。事實證明你睇,在香港辦label兼要辦秀,比你想像中要艱辛得多,唔係TRHK搞show都唔會兩年先一閏啦。同,搞左咁多場、有咁多史上創舉,仍然會冇人理冇人提啦。


而提醒你千祈唔好在香港metal/core scene搞label的第二個案例,在這一天出現。




11/10/2008 SAT

場show叫Tomahawk Metal Fest,有個fest字就知唔少野啦,表演嘉賓包括三隊香港band加兩隊日本仔,其中一隊BASSAIUM琴晚十一點幾落機,本來收左舖都想出機場接佢地機,不過出show前砌左架戰車,拉住大篋野返到屋企就懶再出門口,加上今朝仲要一早起身去酒店接佢地,早訓早著啦。


十二點幾出到YWCA湊仔,時間尚早,先帶佢地食個飯先。第一次黎香港 - 鼓佬第二次,唔知有幾多人認到,其實佢就係KING'S-EVIL個鼓佬 - 班友對乜都好奇,見d高樓大廈可以咁密覺得好古怪(因為日本有地震),連棚架都可以企定定睇一餐,話晒棚架係香港揚名世界之都市特色黎架!既然一場黎到香港,食飯就梗係要食同樣是香港特色的茶樓啦!不過班友想買野,就先帶團到女人街逛逛。結他佬本身好鍾意踩單車,知香港買野平就想買番對單車眼鏡返日本,沿途唔少得大量啤酒。

「一起身就飲咁多啤酒!」

上到茶樓,開始後悔。又會咁好彩餐牌有日文,班友識睇果d係噉剔,唔識果d見到個樣好似好好食照叫,車仔經過望到順眼,通通有殺錯冇放過整番碟先,擺親上檯面就食得加食得晒,趙一大輪點心再每人黎碗擔擔麵,埋單每人食左百幾銀。頂。早知帶佢地去打邊爐好過。個歌佬因為敏感唔食得蝦,其他人相反非常鍾意,我好日唔飲茶飲都只攻蘿蔔糕一味(...),今日認認真真飲茶,先發現原來茶樓咁多菜式有蝦,叫番黎兩味有一味有,搞到人人食得好開心,歌佬就得個望字。


食時吹水,雖然係日本人,班友英文好到你估唔到,雖然間中複雜野同深字都要用手語或者象形文字溝通,大部份時間可以同任何一位成員完全英語會話交流冇問題。bass佬廿八歲,已經係全隊最後生果個,佢日頭做火車維修技工夠晒metal,都唔夠三十頭的歌佬真係工場做重金屬焊接咁metal。兩個結他佬最老,肥果個三十中,據聞賣電子零件,應該係全隊最富貴果位。不過講到老,另外矮矮瘦瘦枝結他先勁:成三十八歲(!),做木匠(!),最愛歌曲係《Yesterday Once More》(...)

"My wife loves metal. She loves MOTORHEAD and MORBID ANGEL. My son is three years old. He plays guitar. He shreds. We are a metal family."

澳雪!點解香港冇這樣的metal妹???


經過非常恐怖的「自助酒樓」一役(強力要求酒樓開設午市火鍋!),點幾鐘食飽飽加飲夠啤酒,大家行路返酒店,兩點上房抖抖,搭半正式出發。今場show移師YO Park搞。有冇發覺TRHK搞show有個特色,就係搞冇定場?除左最初King Eternal Live蒲窩,之後未試過「正常」場搞show,同好少同一個場重覆搞show,因為想在香港發掘新場地,能夠好玩好聲同時裝得多人非常難搵,之前DISAVOWEDMETHOD間Philippine Islands係最完美選擇,場夠大又有得坐音響唔差,要mosh有大片空地,想睇又有閣樓唔怕遮住睇唔到,同埋有野飲有野食嘛,呢d場搞band show特別開心,可惜METHOD玩完就執左了,唉。素聞YO Park係類似酒吧式表演場地,亦係暫時同類場中地點較便利而地方較大一個,今場決定試試呢度,希望可以開發到一個新場做metal。出名還出名,冇乜機會睇show的我今日先首次見識,果然超大夾好景,不過聽好多人不論玩定睇都話YO Park聲唔太得,係咪真係咁唔掂?噉就唔知喇,因為TRHK搞大場一定自己做聲,而今晚專登由C-Room搬黎套野肯定夠炸。


我都知次次講親show都係長篇大論,你唔悶我都寫到支力啦。所以今次出多d相寫少d字,大家開心。





幫HYDROPHOBIA整理裝霸成隻篋的商品中



試完音,各樂隊等食飯中



其他人等食飯時,劉Sir準備counter中



有請全港最大HYDROPHOBIA fans長沙灣市長二寶樂硬推銷一番



表演前,今晚晚餐是YO Park自助餐。
樂隊休息室幾寬敞?其實呢間房本身有班人包左開生日會,
不過試音時我地完全妄顧其他唱K同生日朋友係噉炸,
單單《Highway to Hell》再加多首《Slave to the Grind》,
已經令果位小朋友/果家人渡過一生人最難忘生日。



因為係卡拉OK餐,篤篤魚蛋食食薯條,係噉架喇...



二寶樂懶理,睇佢一個霸張檯食幾Q多野?果不脫佢本色。



亞視《慧珊時尚坊》導演係超級metal友加TRHK常客,而家轉左做《潮流文化》,
四年前04六翼天使King Eternal Live拉左隊黎拍,今年梗唔少得佢啦!
雖然佢俾人調左部門,都有叫班靚黎拍低場show出《潮流文化》,
主題「中樂vs.金屬」。詳情記得留意08年12月7日8:30am《潮流文化》第九集。
「除左劉Sir,仲有亞姐冠軍做主持架,騎騎∼」



BASSAIUM+HYDROPHOBIA+ZoundZ+TRHK大counter,
我搞過咁多場show,場面最墟陷都算今次。
(註:這是TRHK只搞魚蛋show及劉Sir見識少的關係)



唔係呃你架,睇呢兩位仁兄入場眼都定,就知幾多野買!



開始入場喇!請留意排頭位的這幾位小妹妹,
場show開始賣飛,第一個買飛就係佢地!



睇見呢個情況,亞視一行人亦唔執輸,立即出動搵人訪問。



中招喇!係邊位仁兄成為《潮流文化》第一位訪問幸福兒呢?



原來獲08年亞姐冠軍張嘉瑩邀請的,係Daimon兄!



「想問你點解會聽metal既呢?」



「有日訓醒見到奧丁,佢話我係雷神轉生,
令我決定今世人要聽metal!維京野是我至愛!」



「...導演,佢答得咁戇居,唔出街得唔得呀?」
老實講,在旁的我,都好頂唔順Daimon兄九唔搭八的回答...



觀眾入場時順道購買各式紀念品。



HYDROPHOBIA歌手都棟出櫃檯做生招牌,
谷谷生意之餘接待前來捧場的觀眾。



魚貫而入的觀眾,話咁快企滿台前。



有請THE HAUNTED擔任我地今晚開場嘉賓。
大家都等緊開始,包括眾樂隊。



二十世紀少年



叫你睇的唔係HYDROPHOBIA歌佬,而係佢後面個姐姐。
唔好睇少佢呀,佢同另一位姊妹,metal足全場架。
「點睇,個姐姐都覺得攝影師影緊佢喎!」



開場前,先講講個小插曲。相中的是亞姐張嘉瑩。
前面成面灰晒的,是剛剛食左檸檬的107。



好在我地攝影師醒水,拍低晒全個「社長親近亞姐不遂」過程,
12月7日《潮流文化》第九集,全程無刪剪為大家奉上。




第一隊樂隊出場喇!
「大家好!我地係ELYSIUM!今晚第一首歌...」



「......」
...唔記得左。



好多人對ELYSIUM印象較陌生。簡單介紹一下。
全隊只得三人,包括兼彈結他的主音Ice;



勁人的鼓佬阿...肥仔(好明顯唔記得人地叫乜名);



仲有六線bass阿Johnson(希望冇記錯名,呵呵)。



「我記番起今晚玩咩歌喇!開始啦!」



就算在香港都未聽過佢地都唔出奇,因為之前只靠MySpace宣傳,
今場係佢地第一場live,別具歷史意義。



未出過show單MySpace已經吸引到好多人,因為歌手。
Ice係香港唯一一個完全純熟運用grindcore豬叫之death metal歌手。



有幾勁?連HYDROPHOBIA同BASSAIUM兩個歌佬,聽完都話佢把聲非常堅!



樂隊玩grind death,除左歌手唱得,仲有鼓佬衝得到,
以香港人體能黎講,能夠打到grindcore死爆難爆之鼓手非常難得。



bass佬玩六線。以前講六線覺得好勁,但聯想到nu-metal多過death metal,
近幾年extreme metal band數目增加,七線結他、六線bass已變碎料。
BlackWine已經玩到九線喇。會唔會有人玩chapman stick?」



「打到我好支力!抖陣先得唔得呀?」



「停乜呀你!玩緊live架!快手d啦!」



「打咪打囉!使唔使咁惡呀!」



「咪嘈啦!搞到我又唔記得左跟住玩乜!」



Ice同時彈同唱,玩grind death黎講相當吃力,
今場首次演出尚算應付到,但長遠計,搵多支結他更有利。



鼓佬維持得到全場,當然ELYSIUM玩grind death一首歌分幾兩分長係好處。
不過將來要寫長歌的話,而家係時候加緊練習,首先要夠準夠穩。



加埋中規中矩的bass,技術上足夠現時所需。不過自己歌要再加專注創作。
今場三首自己歌,夾埋唔夠兩個字,撞得開心卻太短,
顧及多方面,應開始多寫長歌。一場show玩十幾首歌都唔夠四個字,好怪的。



「所以,我地再黎多兩首cover歌當encore!」



「先黎BLOODBATH《Mass Strangulation》!」



「唔夠?仲有!SEPULTURA《Refuse/Resist》!」



兩首cover算係佢地最長歌。玩冇問題,差在只得一枝結他聲唔夠厚,
同唱cover唔豬叫而用死腔,但死腔運氣同力都未夠水準,又要多努力。



打得快得滯,套鼓打到著晒火出晒煙添!



勁鍾意呢個look,揩晒野成個邪教教主feel,超級black metal。



不過未夠呢張咁正,夠晒輕佻。



「多謝晒大家!估唔到我地第一場live,
四個字唔夠就玩完!最感謝大家冇掟蕃茄!多謝晒!」



對我黎講,今場三隊香港band甚至全五隊中,最想睇就係ELYSIUM,
因為係第一場,加上難得有及水準之新晉香港extreme metal band,絕對支持!





「兄弟,準備好未?」



「你地好!我地係MEGADETH!」



「唔好意思!我地係SIXXPOUNDER!」
第二隊表演,是此本地MEGADETH cover band。



虎背熊腰的歌佬個樣相當朝陽,呵呵∼



有請lead guitar阿Wayne哥出場



另一個結他佬都唔弱架!



bass佬個look,相當懷舊...



...不過,同鼓佬仲差一截。真正七八十呀。



隊band叫SIXXPOUNDER,不過請勿誤會,
佢地唔玩CHILDREN OF BODOM的。



反而,清一色全部MEGADETH歌。如果你係MEGADETH fans,
睇SIXXPOUNDER live會相當開心,因為好多歌連MEGADETH自己而家都唔玩。



美國thrash四大中,MEGADETH算技術較複雜之一,
lead彈到,但未算好穩定。



rhythm同bass唔係非常突出,但玩到晒要玩d野。



結他方面,整體夠應付所需,只可惜另外兩位差少少...



鼓佬唔太穩,同冇乜突出表現,
不過MEGADETH本身非極花巧神奇,又好難怪。



歌手有點強差人意,除台風相當拘謹,
唱功未如理想,及未能掌握配合歌曲之唱功。
當每首歌都用唔同唱法,同普遍唱到好沉,會聽得好吃力。



「喂!我型唔型仔先?」



「同我鬥型?睇野啦!
多謝107社長部靚機,影到我咁型!」



「玩左半場,開始支力添!」



「點呀!你地夠high未呀?」



「冇乜反應喎!等我地變身再黎過!」



「...變身?變左乜?」
「變晒d結他囉!係時候出絕招喇!」



「收到!等我踩pedal開turbo...」



「開恆turbo,衝呀!」



「我地玩metal玩到進入zero領域!」



「睇我點樣一秒鐘唱77個屌字!」



「Wow, ban yau holland gain ar!」



「去到盡!BPM666!」



「唔夠!再衝!BPM777!」



「Master of puppets I'm pulling your strings~」
已經失控了。



玩完,班友濕到好似瀑布入面行出黎。



挑戰一秒鐘唱77個屌字的歌佬已經上晒身了



「玩左九個字,歌佬唱到眼到反白,再玩會死!
都係早走早著!而家MEGADETH開演唱會,
都冇我地玩咁多MEGADETH歌、
都冇我地玩得咁激呀!係咪要拍多幾下手掌先?」





SIXXPOUNDER玩完,點解反而仲多人過頭先?



「...唔係影你呀傻仔!」



連亞姐張嘉瑩都企埋起身,發生咩事?



主角出場喇!佢地就係...



「我地係ZoundZ!」



「fing呀fing呀fing呀fing呀∼」
今晚第三隊香港band、最後一隊開場樂隊,
就係已加盟TMHK之香港最佳nu-metal樂隊ZoundZ。



主音Ivan



低音結他Wil



結他Frankie



(lead)結他Davy,來自NOTHING NONE之最新成員



鼓手吳卓羲Ray



現在是metalcore同extreme metal年代,仲話自己玩nu-metal,
會俾人笑同鄙視。ZoundZ係難得玩左近十年,仲可以大大聲
「我地玩nu-metal!」
而勁多人讚佢地話好、大把人想睇佢地live之本地band。



畢竟全隊夾左七年,實力同默契自然勝過好多樂隊。
Ivan把聲夠力同多唱法,今年錄音前夕ZoundZ與TMHK一齊討論,
研究出新唱功即時更上一層樓,連其他indie band聽完都話勁過以前!



另一吸引係鼓手。鼓對現場氣氛影響力非常大,
我睇第一場ZoundZ live,已經覺得Ray非常夠力水,
每次ZoundZ演出都充滿爆炸力,十分好睇。



自己十分欣賞、將nu-metal歐洲化之NOTHING NONE散左後,
結他手Davy黎到ZoundZ,風格完全適合佢發揮,
而佢為ZoundZ帶來之新元素係solo,nu-metal中相當罕見。



歷史悠久又係好live band,ZoundZ已經有好多靚仔靚妹fans∼



你睇,連阿Wil玩玩下都忍唔住目及目及!



「我彈得咁鬼辛苦,你班妹妹仔都唔過黎,
淨係跟實阿Wil!搞X錯!」



「我枝結他冇聲呀!你地靜d俾我整好佢啦!」



外國人一向鍾意rock同metal野,而ZoundZ音樂鮮明簡單直接,
話咁快已經玩到場內鬼仔high晒。



全晚台下反應最好之一,就係ZoundZ表演時。



而當玩得high又有鬼仔時,指定動作自然係撞了∼



「大家玩得好開心喎!準備好未呀?」



「準備好就黎喇喎!大家跪低!」



「SLIPKNOT tribute」已是ZoundZ演出指定環節之一;



去到歌中間全場跪低,入番chrous時,一齊彈起身!



「黎喇!預備...」



「Jump the fuck up!」



壯觀場面後,少不免又係怒mosh一番



「唔夠激喎!同我再激d!」



圍圈跳舞的洋人們



全場玩得最癲的兩隻鬼



外國人看演出時的投入,是香港人遠不及的



「多謝大家!今晚我地同你地一樣,玩得好開心!」



"ZoundZ holland yeah arrr!!!"(設計對白)



「阿Wil,你搶晒我d妹妹仔,返入後台先同你算帳!」



「ZZZZZZZZZZZ」



雖然而家香港人未必有以前咁鍾意nu-metal,外國人唔同,
佢唔會理你玩乜,只要覺得有力、覺得有feel,
就會投入就會玩埋一份,冇「點解唔係XXX」之計較。
這是外國人同香港人聽/欣賞/享受音樂之別。



「阿Davy哥你好似想隊隻中指出黎送俾劉Sir喎!」



《別怪他》MV都冇得睇的吳卓羲閨房照





撞左半個幾鐘,大家都支力了,等下一隊出場時,出黎坐坐飲番杯先。



咦?metal姐姐又出現喇!仲twins地蒲頭添!
唔好睇少兩位姐姐呀!全場女性郁得最勁就係佢兩個!



仲有呢位姐姐,勁呀!原來全場最metal果個係佢!下回自有分曉!







休息後,第一隊日本樂隊出場喇!佢地係...



"Hello Hong Kong! We are MOTLEY CRUE!"
這是真的。笑到爆。



成班阿叔黎,睇佢幾發福!三十中喇結他佬話晒!



都未夠另一個,傳說中之三十八歲結他木匠!



bass佬廿八,算最後生一個...



來自KING'S-EVIL的鼓佬同佢一樣後生,亦應該係團齡最淺一位。



歌路走DARK ANGEL、PESTILENCE種thrash/death thrash,
歌佬用嘔泥聲唱已非thrash中傳統,加上有d位完全是old-school death,
BASSAIUM速度、技術、音樂性通通高據。超精彩。
「thrash metal長存不滅,就係好聽在灰色。」



頭先ZoundZ已經慶晒,BASSAIUM仲要炸到飛起係噉衝,
台下話咁快又進入瘋狂狀態,班鬼撞到九彩。





2008剛好係BASSAIUM十周年,再加之前每人各自修為,
全隊技術無比紮實,兩枝結他都係lead,講睇絕對精彩。



右邊呢位自稱「metal uncle」,另我諗番起METHOD個「金屬禪師」Hag。



歌佬表演有大量動作表情,加勁多無聊搞笑台詞,
睇過亞洲indie metal band中,最識搞氣氛都算呢個歌佬。



鬥得贏佢係全隊band最唔正經的鼓佬,AV男外型加東洋趣劇演技,
四年前有睇KING'S-EVIL場show者,都見識過佢有幾玩野了。
KING'S-EVIL班人正經左少少,BASSAIUM更夾佢爛玩性格。



bass佬叫全隊最正常果位。或因其他人太喪比唔上。



台上係噉fing,台下陪歌佬一齊癲



歌佬把聲超嘔,鍾意在嘔得靚之餘,就連death band都冇乜人唱呢隻聲。
可惜在沉得滯入唔到咪,試音時已有相同問題,聲底唔夾咪都冇辦法。



metal uncle隻右手其實爆晒花,試音時將個袖捲起,
成臂紋身曬出黎型到爆!表演時又唔噉玩喎!灰!



歌夠衝隊band台風夠癲表演夠多動作,非常好睇



難怪台下一致好評,反應超正面



鼓佬都玩到開心晒,睇佢表情同佢件KING CRIMSON tee一樣



"Hai ar! Yau hi or ar!"



BASSAIUM玩時全場實在太high,有鬼佬直頭衝埋上台玩,非常好笑。



「熱夠身喇!好!到我出招!」



玩到興起,歌佬都衝埋落台同大家mosh埋一份



「而家玩首cover!知唔知咩歌?」
之後拎轉面,請大家睇睇件tee背面。邊隊band將五角星發揚光大?



「喂!唔係應該叫佢地望我心口咩?」



「嘩!VENOM?」
鼓佬嚇到鼓棍都跌埋。



「你地仲掛住玩!開波啦!」



「阿叔你好型呀!」



KISS



全場玩到high晒



又令我諗番起METHOD。大家都係亞洲band、都係玩thrash。
同兩個歌佬都平易近人到「唔metal」。因為metal要惡嘛。
「大家都被《D.M.C.》誤導了。」



BASSAIUM日本同過無數外國樂隊表演,講你聽包括邊幾隊會嚇死你,
能夠咁多人捧咁受歡迎,皆因樂手唔係得個企字會有動作夠晒氣氛,
歌手台風亦非常'80西式,勁多無謂台詞同小動作,觀眾特別外國人十分受落,
同香港樂隊「我要認真我要冇彈錯我要惡」普遍演出心態,
成好大對比。乜metal本身唔係一種娛樂黎咩?



隊band話場地容許,佢地一場live一般玩足成個鐘先收手,
而呢一個鐘,已經抵晒張飛價錢。



「講玩live睇live,thrash系同punk系始終是首選。」





「咦?靚女喎!」
上得TRHK多的朋友,都知道TRHK因為劉Sir命格問題,從來唔會有女出現。
何解今場show居然會有靚女撐場、會有promotor出現?梗係關劉Sir事啦!



不過,唔係好事。話說劉Sir無能,個counter冇乜賣過野,
搞到各位ZoundZ嫂都頂佢唔順,決定親自出馬幫老公們出面。
即時引到大量外國朋友幫襯,BASSAIUM HYDROPHOBIA ZoundZ係噉買。



事實證明,有女,確實唔同d。同劉Sir是個數一數二的無能用者。
多一位囡囡,生意額增加一倍以上。TRHK係時候請過個新sales了。





初時諗住十一點完場,結果十一點先到HYDROPHOBIA上台,
勁在咁夜仲有人黎,有一身西裝明顯遲放工,
十一點照過YO Park搏未完show睇尾場。好野。



「死開啦!阻住晒,搞到開唔到場遲收工!」



「一,二,三...弊,漏左件係日本唔記得帶黎香港添!」



「冇計!照玩啦我地!We are HYDROPHOBIA from Tokyo!」



結他佬個款夠晒metal,仲要較到枝咪咁低,台型一流。



bass佬唱埋玩雙主音,不過特別在兩個都係沉聲,而非常見之一高一低。



鼓佬個樣非常後生。覺唔覺得佢好似一個人?
完全睇唔出佢係metal鼓佬。但的確係。仲要爆到爆果隻。



三個人加埋,係CANNIBAL CORPSE、DISGORGE式grind death,
所以全場仲爆過BASSAIUM玩果陣。



因為grind death,結他佬畫符由頭畫到尾。勁在畫住符嘔泥都冇問題嘛。



全隊最過癮係個鼓佬。第一次見人打鼓會除剩條底褲(正式演出加番條運動褲),
再換多對「鼓鞋」先落場。都唔使搽油,打一首歌個人已經閃過吳剛師傅。



「bass佬,你個look真係好DRAGON ASH!」



「頂你!我明明係AGNOSTIC FRONT!噉都認錯!」



唔知有冇留意,表演時BASSAIUM個鼓佬圍住個台走黎走去?
因為對於HYDROPHOBIA歌佬,佢話有樣野好唔明,想睇清楚d:



這是正面



這也是正面



「睇左成晚,仲未分得清佢邊面打邊面!」



「你借d倚睇我打鼓偷師咋卦衰仔!」



fing足全場,台上台下都係



不過HYDROPHOBIA有樣好:似SUFFOCATION,佢地d歌唔係得個快字,
間中會轉中慢板,甚至doom death位。而且快慢位兩者都寫得好。



在香港,始終要外國(人)band在台上同鬼仔在台下,先真正有「gig」的氣氛



全場最鎮定果位仁兄,梗係HYDROPHOBIA個鼓佬啦。
每時每刻表情都咁唔志在心不在焉,而且打鼓打到耍太極噉,
睇過先會感受得到有幾笑爆。「Tai Chi Death Metal」喎。
又諗番起METHOD,佢地鼓佬Jung Ho又係噉樣成日傻更更,好過癮。
通常一隊band最靜最吽都係玩bass果個。佢地調番轉,係鼓手。



衝足九個字,雖然去到咁夜,各位觀眾之前兩隊已經撞到散晒,
對於HYDROPHOBIA,台下依然熱情未卻。



「釘橋!釘蹺康江!」



"HYDROPHOBIA mo duck ding ar!!!!!!!"
玩到差唔多十二點、幾乎YO Park、管理處cut show,
今晚metal fest終於圓滿結束。夠喉?唔夠架!
今晚做工作人員,好多野都睇唔到聽唔真!





...我始終覺得,bass佬似hip-hop友、hardcore友,都唔似metal友。



睇左咁耐,唔知你覺唔覺得,HYDROPHOBIA歌佬好鬼死似Manson?
當然唔係美國果個啦,係香港extreme metal界名人果位。
你可以話佢係肥+陽光+Theresa版Manson。第一次見到真係笑爆咀。



鼓佬先勁。完全係後生版蔡一智。
「原來HYDROPHOBIA都係all-star band黎。」



鼓佬除衫搶晒鏡,bass佬都不甘示弱曬曬命先。焦點在後。



「HYDROPHOBIA!!!」
將自己隊band個名紋埋上身仲要大大隻,型到爆。這就是metal。



臨尾兩隊日本band全場最大fans的一班外國朋友



HYDROPHOBIA玩完,立即一擁而上吹水影相,和善加英文流利的歌佬自然無任歡迎



拿,出招喇這位姐姐!話說今場show令佢成為HYDROPHOBIA大fans,
情不自禁下,要求歌佬簽個名俾佢。不過唔係簡簡單單簽左就算。



而係要簽正心口,仲立即拉低件衫俾佢簽。阿歌佬梗係非常樂意啦。



"I love HYDROPHOBIA!!"
只有外國人會噉玩,皆因香港人太正經同太「型」了,唔會/唔敢做呢種事。



場show完左,亞視仲未放得工,因為要再搵人做訪問交貨,
皆因開show前訪問Daimon兄,條友唔知做乜春九唔搭八,
為免張大導事後小九我,唯有搵番幾件黎做做媒。



其實搵我做訪問就最好,不過身為工作人員身份唔太適合,
結果推左七刀同學出去,貪佢d答案夠晒行貨膚淺。



再黎兩件媒就正喇,就係chok晒un晒全場的metal姊妹花!
「點解你地會鍾意metal?」「因為heavy metal好嘈好激!」
「今場show好唔好睇!」「好好睇!我地睇到好high呀!」

簡直出稿做媒都冇咁強呀。仲perfect過打街霸連拎兩round perfect。
兩位姐姐真係超級識做。不過聽聞張大導嫌「假過頭」、「太媒feel」,
條片最後出唔到街,佢決定留番自己珍藏了。





完左show執埋手尾之後,梗係要擦番餐大啦。
熟悉劉Sir的朋友一睇見,就知道我地黎到...



「花園金閣!」
識貨的唔止劉Sir,執完野一話「出旺角打邊爐」,
兩位姐姐已經立即醒水知道劉Sir講緊邊間了。大家都識食也。



忙左成日,晚飯都冇時間食,終於有啖好食了。
「唉,早知班友食咁多,晏晝就唔食留番今晚一次過啦!」



TRHK御用攝影師之一沙包瘋同Wayne@SIXXPOUNDER分享閃卡



睇Wayne哥睇得幾興奮,睇相都睇到fing晒頭!



兩位姐姐跟大隊玩足成晚,係band memberdfriend(dfriend)黎,
睇show時投入過好多本地人架會郁會跳架,英文又得成日同人/鬼傾偈,
接受外國人同外國文化,生活態度係唔同d。



打完邊爐,大家黎個大合照先。呢張好明顯大家未知發生緊咩事。



「噉就似d樣了。」



呢兩張又好明顯大家都唔知道應該望邊個鏡頭影相



日本人黎到香港有樣好,就係你講幾句日文,自然會有囡囡主動逗你。
「即係唔係話埋身的一定會係好野,如上圖;
不過話自己係日本人易引到囡囡埋身,是事實。
你唔會話BASSAIUM同HYDROPHOBIA係靚仔卦?」



打完邊爐,班友賴死係街唔肯走,係噉劈酒玩到黐晒線。





事後邊爐開足兩圍,算是碎料了,六翼場慶功宴開足五圍!晏晝BASSAIUM上茶樓嗌點心嗌到食自助餐噉,打邊爐真正任食,唔使擔心要包幾多底了今次。好在咋。你在場睇見佢地點樣食法、食量有幾恐怖就明白,應付佢地,請佢地食飯唔任食的話,舊錢可能夠你搞一場細show。


「...乜日本冇任食打邊爐咩?」


好可惜係花園金閣今晚唔知乜事兩點半打烊咁早,我地點幾鐘先齊人入場,得個幾鐘時間,邊度夠班日本仔食呀?加上劈酒越劈越精神,啤飲晒,BASSAIUM鼓佬連路過靚妹都玩埋,成群仲意猶未盡,落樓死玩爛左幾個字仲未願走。點算?


「...再食囉!」


冇錯。三點幾、打埋邊爐,佢地的心水節目係食第二餐,呢個鐘數,都算食早餐了。不過唔係人人咁癲,第二日要返工同支力的朋友已各自回歸了,得番我地班東道主帶領兩隊日本band加唔識死的朋友再戰茶餐廳。戰績係各位團友(樂團的團,非鴨仔團的畹),每人獨戰茶餐兩個,齋叫茶餐廳又幾舊水,仲要班友食完都未夠喉。早知去搵第二間打邊爐算。不過唔夠喉都要收了,非因冇錢,而係HYDROPHOBIA要趕飛機,第二朝六點幾出到機場,食完茶餐四點幾,返到酒店執埋野差唔多架喇。


因為HYDROPHOBIA即日黎即日走,自己一到場就做野搞完show就食,好難得有機會同佢地歌佬傾傾偈。今次tour,佢地三個人由十月二號到十二號日日有表演得兩三日假,真係出show 出到返工噉。黎香港之前幾日,係五號曼谷、七號北京、九號胡志明市、十號澳門,十一號今日香港玩完,十二號返到屋企東京仲有一場亞洲巡迴最終站演出。問問 Thresa Manson HYDROPHOBIA歌佬,佢地班友做乜,可以出show出到出國渡假噉款?佢生活相信係大家夢寐以求:平日做metal電台DJ,就係播metal歌、吹吹水、請人上黎做訪問,換言之活在自己興趣同理想之中,亦因為夜晚先返工,所以時間鬆動,較容易練習、表演同出國。但相對地,搵錢亦搵得少,不過對於三十一歲的佢黎講,音樂為上打死罷就(這就是真正的重金屬精神了)。bass佬做專業搬屋,而太極鼓佬蔡一智超後生得廿三歲,正職做拉麵屋師傅,即係拎住碌野係噉打麵粉然後又搓又拉果隻。相信佢打出黎d麵,一定超級軟熟。


食完茶餐廳,四點幾HYDROPHOBIA返酒店執行李沖個涼就出發去機場, 本身係想送埋佢地去機場,不過實在支力頂唔順,同第二日仲有野玩,唯有作罷。好可惜今日見面機會實在太少。返到屋企五點都黎緊,沖埋涼睇埋報紙六點幾上床,訓得好舒服,直到...




12/10/2008 SUN

「大鑊!」


HYDROPHOBIA因為東京表演尾場唔走唔得,今日得番BASSAIUM,雖然日本本土表演過無數場、同勁多外國勁band好似瑞典death metal最出名幾隊加NAPALM DEATH、DARK FUNERAL之類玩過,反而冇幾多次去過日本以外,今次難得出到國,加上第一次黎香港,反正係禮拜日又完晒show,決定留低香港觀光多一日。今日首要任務係幫佢地轉酒店。國慶黃金週過左,照計黎到十月中酒店應該冇咁旺啦?點知幫兩隊band搵酒店搵足成日,女青年會好難得有吉房點知只得一日,BASSAIUM想玩多日就要轉去第二間酒店。本身約佢地十二點女青年會等幫手搬野,點知十二點先至起身,飛到出去都十二點半,抵步見班友自己幾個麻甩佬酒店大堂玩一餐玩到幾乎唔想走,吹佢地唔脹。第二間酒店係荃灣如心酒店,就算未黎過,見到如心兩個字已經預計到猛料,果然唔野少,勁高勁大靚到爆,上到房仲有全海景,慌死你睇唔清楚,浴室勁大個浴缸之餘落晒座地玻璃俾你浸住慢慢睇。


「次次TRHK搞show,dband都有帝皇式享受。你睇過DISAVOWED黎香港住邊間酒店會嚇親你。自己都未試過住咁豪呀!」


放低行李訓番陣爆個石(bass佬爆石時,成班人衝入廁所影佢相,佢仲可以笑笑口任佢地影,都咪話日本仔唔黐線),係時間出去玩下了。基於荃灣唔係我地頭,所以帶大家出番劉Sir主場旺角,多野行之餘多野食。唔知係咪日本人特別鍾意搭地鐵呢?歌佬同兩個結他佬一上到車已經唔見左影。去邊?


"We go to see man wife."


就開心愉快地走去目及女了。班友隨時隨地都可以玩一餐。歌佬行行下,隔籬有條女講緊電話,立即除左隻鞋扮電話,如此周星馳電影橋段在佢地身上不斷發生。玩一大餐,終到去到旺角落得車,好在唔使坐到過海,唔係我怕一向保守的香港人/港女會叫實Q趕佢地落車。去到旺角,剛剛好兩點半。


「係喎!今日兩點半,謝安琪上朗豪坊開簽名會喎!」


我真係好想借d倚話「不如去朗豪坊食飯」拉晒佢地上去,等我可以「順便」睇埋謝安琪架!話說回頭,食又是另一個問題:外國人黎香港,有三樣野最想試:飲茶、茶餐廳、打邊爐。三樣野琴日一日過試晒。今日點算呢?唔係帶佢地去食日本菜咁戇居卦?大家諗左一輪,結論係「不如食麥當奴」。唔係大家食開果間麥當奴。而係日本麥當奴,即係吉野家。就係咁無聊。好在佢地唔太計較,吉野家一樣食得好開心,仲要食完一碗唔夠飽再擦多個。


「...好在吉野家夠平。」


食完飯又在旺角,節目梗係上朗豪坊搵謝安琪上香港唯一重金屬景點、唯一heavy metal集中地TRHK啦。鼓佬第二次黎,因為04年KING'S-EVIL香港live就係佢打鼓,而多數band黎香港有時間都會上TRHK觀光。班友上黎讚嘆一輪之後,全部唔見晒人,因為TRHK外面勁多玩具舖同樓上賣同人誌d舖頭比metal更吸引,實超超級爛玩,三十幾歲人仔都生埋仲砌緊高達玩緊矇面超人,冇計。幾經辛苦先搵得齊人傾下個節目。原先大家諗住上山頂,外國人黎到香港個個都想上去睇睇,不過晏晝天色好暗,大家擔心會落雨,同埋懶(...),決定返酒店訓個覺算。回程又係坐地鐵,目及女環節當然唔少得啦,一上到地鐵佢三隻野又出動,見到邊度有靚女立即走過去,都相當的明目張膽。我、鼓佬同bass佬決定走過隔籬車卡免受牽連。


"Man wife is good!"


返到荃灣行去酒店中途有奇遇:唔知乜野事,有班荷槍實彈藍帽子包圍左座大廈,點睇都有大鑊野發生啦!不過差人又冇趕人封場,加上叫佢地行開都扮聽唔明照企,睇到鬼死咁興奮差在未嗌埋「開槍啦快d!」噉就消磨左半個鐘。唔上山頂是明智的,點睇,佢地噉樣行街發癲四圍目及,肯定開心過攀山涉水。返到酒店先四五點又未肚餓,班友見酒店房咁豪,決定玩盡佢沖個靚涼先,不過唔係輪流沖,係一齊沖:一個大浴缸加一個企缸,係要兩個麻甩佬一齊訓落個浴缸齊齊浸,浸到悶又走過隔籬企缸沖幾沖第二個人跳入去,成班麻甩佬唔著衫係間房度走黎走去,再拎相機出黎你幫我影完我幫你影。在場的我立即扮訓著左覺乜都唔知,廢事俾人玩埋一份。


六點半訓醒覺,開始肚餓,又遇到二寶樂市長出巡踩場踩到黎荃灣,夠鐘落街食飯了。食乜好呢?荃灣都有吉野家,不過唔係又食日本麥記咁戇居卦?就係。由日本一場黎到香港,都係食日本野,完全理解唔到班友思維,只係相比起吉野家,選擇食壽司,應該叫做正常好多了。不過再冇機會理解了,同佢地食埋呢餐最後的晚餐,佢地繼續周圍搵酒劈過埋在香港最後一夜,自己要返屋企抖抖,因為唔知點解,次次搞show一定撞正公司最忙時段之前,唔係果排要見客就要一完show又出show,今場玩完跟住兩個禮拜,十月底大陸灣仔連擺兩個展覽。最好彩今場show時間夾到。遲一個禮拜開我都冇得睇/搞。


「臨別時,BASSAIUM問下年佢地出新碟,會唔會再幫佢地搞場香港live,因為今次觀眾非常鍾意佢地,而佢地黎到香港玩得極開心?我都希望可以好肯定噉答佢『會』。只可惜這堿O香港也。」




21/12/2008 SUN

完show後兩個月,一次出黃埔偶然經過YO Park,門口幾部電視剛剛好播番BASSAIUM同HYDROPHOBIA表演片段,過左今次能夠再撞到機會率相信微乎其微,有緣至此,立即影低幾張相紀念一番:




「俱往矣。只不知以後,是否還能有緣。」




************************************************




一如以往,場show完左,又到時候同大家講講所見所聞,分享點滴。亦即,


「劉Sir,夠鐘打飛機喇!」


今場show感動至深一樣,係體驗到日本樂隊有禮同團結一面。好似HYDROPHOBIA同BASSAIUM事前應該係唔太識對方,大家第一次見面,互相打晒招呼鞠晒躬敬晒禮,超級客氣。開場前,HYDROPHOBIA歌佬亦特登企出黎counter招呼客人,對住各位觀眾成日笑成日打招呼成日行禮。表演時,樂隊會走到台下欣賞以表對他人支持。表演完,兩隊band成員分別對方出show前買件tee著上身睇佢地出以示支持,又或show後睇完買番件衫買番隻碟,而且買時往往係另一隊band成員不在場時,而非刻意地「喂!我買你件衫你隻碟呀我支持你地呀!」演出後返到休息室,兩隊樂隊再交換CD同tee。呢種情景、呢份感情,我睇過之香港band、香港band show冇出現過多少次。相信我講香港band壇最出名係是非而非成就,未必冇人唔認同,我非band壇中人,但接觸到香港band成員之機會唔係冇亦唔係少,而每每在TRHK以內遇到,或TRHK以外相見,香港band成員講得最多者,往往係其他band是非、「邊個乜乜乜」、「果個唔妥果個」之類,而絕少真正對自己band壇正面、有幫助的「分享」。所以在香港樂隊間,我絕少見過如BASSAIUM對台上台下之尊重、禮貌,或HYDROPHOBIA對樂隊觀眾之禮儀。最少,冇見過幾多香港band唔會自己friend自己band出show就睇,其他人唔識band上台就場外煲煙或坐埋一二邊吹水唔理。遺憾在香港band壇不團結大家講左廿年以上,但到而家仲講緊加未能大改善,局內人又似「習以為常」。


同一路睇,你都睇到場內玩得最開心果班係外國人。呢樣野唔係單今場,睇左本地show咁多年,從來係外國人、國際學校人士玩得放,甚至只得佢地玩,不過呢股風氣近年開始蔓延到本地人身上,但發展有時非一定健康。對於一個band show搞手黎講,當然係越多人入場越好,始終現實就是講錢尤其香港(註:以絕大部份人都係俾錢入場計),但執著起黎,有時會覺得多d外國人好過多d香港人。好老實,搞過咁多場band show,我真係唔覺得有好多入場的鬼仔鬼妹事前對表演幾隊band,甚至表演之音樂類別有充份認識。但佢地好多時會照入場,因為對佢地黎講音樂係一種娛樂、臨場係一種享受,係邊個表演表演d乜出唔出名只係次要,只要夠high夠興奮就得。而音樂之大出發點,亦係一種抒發,為開心、為娛興、為享受。呢樣野,反而好多香港樂迷一開始已經遺忘左,就如多數外國人唔會純因為「呢隊都未聽過都唔識」而唔去睇一場show,亦唔會單單因為「咦呢隊band多人講喎」而去睇一場show,相反這是好多本地樂迷選擇band show之心態。你話外國人唔識聽?好多時本身冇聽開的外國人,個底可以打得比日日上網追的香港人更好,好似BASSAIUM今晚玩左首VENOM cover,佢一玩,隔籬個鬼仔立即衝過黎捉住我係噉嗌


「VENOM!VENOM!!!」


呢種反應,甚至會認得出樂隊玩乜cover,已經唔係多本地樂迷睇show時會做、會做得到;我記得睇過一篇外國band訪問,隊band係一隊好出名之主流metal band,佢地話玩自己歌時台下後應非常熱烈,演唱會中間玩左SLAYER《Seaons in the Abyss》,台下九成人立即企晒係度唔知做乜,玩完首SLAYER cover玩番自己歌,班觀眾先識得俾番反應。而香港觀眾正正有同一個問題 - 噉你又可以話因為BASSAIUM唔係cover LAMB OF GOD或者TRIVIUM累事,但你會覺得唔識一隊經典樂隊金曲,同唔識一隊現代(商業)樂隊一首歌,邊個基礎認知、基本知識較缺乏呢?而當一隊樂隊玩一首覺得理應大家都熟悉、都會聽過之金曲時,得到回應係「你玩乜呀」,你覺得佢地玩得有冇癮、覺得你地係咪真係明白佢地所玩之音樂呢?就算當完全冇底,單比較最直接臨場反應。就以出現過幾次的兩位姐姐做例,你覺得佢地聽開metal嘛、佢地入面會識今場表演d樂隊嘛?我唔相信係囉。真係由頭玩到尾非常投入喎,跳晒郁晒震晒喎,在於一個旁觀者,客觀定論一定係佢兩個開心過、「識睇」過任何一個企定定人士。


同過一d本地band show搞手傾過偈,不約而同指出而家band show感覺大不如前,即使睇show人數普遍比以前多,觀眾群中真正為欣賞表演、真係會投入者,比例反比以前低得多,就算反應比以往好如香港人都肯mosh,整體氣氛亦冇以前人數較少之band show咁令人感到大家真正在參與其中。其中一個長期問題 - 亦相信係香港band show永遠冇可能解決之問題 - 就係忽然fans,例子有音樂雜菜煲MYH3,就係缺左「享受音樂」呢份「神」。我會覺得對於一個真係為「搞好一場show」而唔係「多人入黎睇我搞場show就得」之band show搞手、對於一隊唔係有自己人為有朋友黎捧場令自己覺得拎晒彩威到盡就夠,而真正為表演音樂而上台之樂隊,台下多一個隊band叫乜名係乜料通通唔知,黎到似落P落D多過睇band show,但睇你玩聽到你首歌會俾到你「正確反應」,表演完仲有更多出奇舉動的外國人,多過「我識聽我識睇」但往往揀band捧場加唔郁唔瞅唔睬,又或睇時大動作但show後只俾人感覺追潮流而非睇表演聽音樂人士。


今場show係兩年黎 TRHK第一次搞,而且規模幾大,唔係一場show,而係一個fest,TRHK首個fest。睇見個名Tomahawk Metal Fest,都知道又係鍾意食字的劉Sir手筆,而這個metal fest的構思亦係本人拙想:三隊香港band做開場,一隊新band,俾機會有水準但冇乜機會出show的後生band表演,等多d人認識佢地;一隊外國band,俾好少機會接觸到外國band的香港人見識外國人水準,同吸引外國觀眾入場;再加一隊號召力高「明星band」作為香港band部份主打,然後請一至兩隊外國band。個構想係我參考其他經驗搞手如Mind Your Head同LLNR及外國音樂節綜合出,覺得會係最全面之metal fest,因為同時顧及到音樂、表演者及觀眾多方面。只不過自己覺得包容得到,唔代表入場人士都係,始終身為搞手總有點過高期望,就算睇化同客觀如我都會有妙想天開時候,如果真係100%睇化得晒,就直頭連場show都唔會搞啦(甚至,TRHK幾年前已經冇左啦)。


香港人聽band聽metal純粹潮流性,已是不爭之事實,就如MYH3中提過:當年死忠CRADLE OF FILTH一班,幾年前講到佢地天上有地下無、唔聽佢地唔識聽音樂,點解當中好多人單隔兩三年後今日已唔再堅持追隨CoF,甚至與時並進地「進步」向其他音樂如metalcore時,不忘調轉頭踩番CoF幾腳抬高自己聽緊之音樂?靠表演、靠實力樂隊去改變現狀,係一路以黎獨立音樂界提倡同行動,問題係最後真正推動到自己所屬種音樂,定令自己入到屋、令自己成為下一個潮流?後者個案肯定佔絕大多數,始終港人羊群心理太重,又或樂隊自知事實但唔去面對地享受偏離原旨之所得。呢個情況,我相信用BEYOND作為例子冇多少人會反對。BEYOND當年令香港人「開始聽rock」,但聽都只係聽BEYOND、聽佢地最流行幾首,又是否真正令到佢地種音樂進入大眾呢?而且BEYOND當年成功得到,大圍因素其實更勝音樂:唔係X-JAPAN香港紅得起,根本冇唱片公司會捧BEYOND,近年香港indie band抬頭,其實亦係同一道理。留意開全球四大唱片公司,你都睇到其實佢地冇放棄過metal之潛在商業價值,只不過時機未到,但年黎一直用收購、吞併等方法部署,直到近年nu-metal完左後,metalcore以更強大聲勢進入主流,連帶歐洲樂隊開始受重視,市場終於夠大,立即大舉出手力谷。四大就係高招在呢樣,佢未必好直接地宣傳、唔會高調地插手,令你覺得自己仲聽緊地下音樂,而家多左人聽因為終於「出頭」,但不知不覺間metal成為左主流音樂一部份,就好似以前你去CD舖見到有metal碟賣會驚奇,而家行賣開TWINS的舖頭連black metal都有得買,已經唔覺得有乜特別亦唔會質疑,仲覺得「進步左」。一切係唱片公司深謀遠慮之計。


扯到好遠,其實都冇偏離過討論同一點:包容性。上面個例子已經帶出,metalcore過去後,黎緊之新潮流係extreme metal,就同落D一樣,一個beat一個速度跳到悶,自然追求更加快,所以跳舞音樂一代比一代高速、一代比一代豐富,直到到頂進入向下周期。代入metal,nu-metal本身唔玩速度,跟住metalcore回到thrash及八十年代,都覺得唔夠恆,餘下選擇當然係extreme metal。TRHK同其他任何金屬界單位、任何商業唱片零售商唔同之處,係唔單只做extreme metal,而係推動metal整體,而metal本身非常宏大,不過當在香港「可以做」的metal,只能夠係十幾二十種metal入面某兩三個正在潮的類型,而現在潮的除尾水metalcore是extreme metal black death doom(另有女聲金屬開始冒起),見連一d以前非呢幾種類之樂隊都紛紛轉型投身,就知搞呢幾種metal以外危機相當大,此個案可用"Screamo Maiden" Hypothesis作印證。好多人反映SIXXPOUNDER同ZoundZ好悶,因為SIXXPOUNDER玩MEGADETH而MEGADETH本身唔玩快,ZoundZ玩開nu-metal,冇速度之餘編曲相對唔太複雜,聽慣現代金屬自會覺得佢地悶。如果搞一場雜錦show,攝一兩隊「非潮物」metal band,觀眾會覺得冇問題,甚至唔同種類對比下有可能覺得佢地玩得好,但當你話你搞metal show、重金屬音樂節,但非以extreme metal或metalcore作主線,會加d「pop野」入場show度,只會俾人笑你/串你「都唔識搞metal」。TRHK/TMHK今場show失敗之處,係場show唔係extreme metal fest,而係metal fest,而在香港人眼中,metal者只等同於潮流,而潮流、最多人追隨的潮流就是最正確、就是一切。可能上開網、被四大催眠的香港人們,仲未醒覺到自己視band名重要過音樂。


「之不過,話heavy metal、power metal、nu-metal之類pop的朋友,自己又有冇諗過,來到二十一世紀,會唔會pop同underground已經調轉左?當連OPETH都簽左Roadrunner、都可以舖頭仔賣到$88隻,而搵極唔見heavy power nu時?」


事實證明,在香港搞音樂,真係唔需要咁落力,為一場show諗咁多,「一新一鬼一大兩外」諗點樣覆蓋全面諗點樣包容最多,又何需有花咁多心機之必要?香港地,都係膚淺d好,同對於音樂完全唔需要以至唔應該有執著。因為,根本搞唔到。多年黎在香港地下界、metal界之經歷話我聽,就算去到多地下、多獨立,metal在香港都只會是一股潮流,一股而家潮到舖頭仔都有得買的潮流。今場show有個1字,意味住我唔係單諗做一場咁少咁短視,而係想Tomahawk能成為一個定期音樂活動。但如果有機會再搞,方針相信需要大改,例如只做香港人心目中的metal就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請聽番BEYOND《爸爸媽媽》參考。


最後入場人數有近百人,當然同預期差一段距離啦,同樣係大圍因素,聽聞同一晚有五場show,單講metal已經有兩場性質同時舉行。雖然香港地搞show日子地點選擇唔多撞show家常便飯,但有兩個唔同單位,會同一晚同一時間搞兩場一模一樣之metal show,又是否只因巧合咁簡單?要回應的話,10月13所寫所論,已足夠目前所需:


「我知好多人想我寫寫今次『撞show』事件。寫就一定會寫。不過未係時候。」

「如果要寫,會寫到好透徹,而且一寫就寫足晒全盤來龍去脈,而且唔係只講一晚,而係呢一晚於整個香港metal史之象徵、意義。」

「當然,寫之身份,唔會係TRHK,而會係『香港資深重金屬樂迷』劉Sir。因為半個身站在TRHK以內、半個身站在TRHK以外,全香港唯一同時屬於業內及業餘的特殊身份,今場show我係全香港完全知道全個故事唯一一人。」

「亦因為知道咁多,同時令我更加想,同更加唔想寫。就如所謂『撞show』事件的源頭...雖然一向TRHK所有演唱會,成事前我一概冇任何決策權,我只負責成事後執行,但全個洽談過程我都會知道。而當我知道今場演唱會事前係點,再聽到來風之所謂『撞show』事件原因...我好想笑。苦果隻。甚至笑到想喊。慘情果隻。唔係為TRHK。係為香港metal。」

「2008年10月11日,令我明白到自己好多野做錯左。唔係話搞今場show係做錯左、係對唔住人。而係話在香港有時唔做好人好過做。香港metal界並不需要好人。人善被人欺。」


「一切係出自『香港資深重金屬樂迷』劉Sir,而非『TRHK個sales』。識得劉Sir、熟劉Sir,自會知佢份人係點,講得出佢就係有承擔有理據,就算你同佢當面對質,佢都可以無懼無悔義無反顧地同你議論,有理會撐盡,冇理會批判,錯左會認錯。關注左香港metal六年的我,一定要就今次所謂『撞show』發表意見,目前會發表,只有經過左二十年,香港metal界仍未有多少進步過。香港metal正向一個自己曾經不屑、鄙視的方向前進。」




************************************************




最後,一番說話俾一位朋友:全無先兆,呢位朋友突然選擇遠走他方,一去不復還,直到今時今日,身邊所有人包括最親,都未明白點會佢會作如此抉擇。今晚辦Tomahawk Metal Fest時,朋友正式上路,未有機會為佢送行、見最後一面。


「Sunny兄,一路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