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F.A.M.E.

Fotolog After Musical Event Vol. 19
謝安琪你們的幸福演唱會2012



Project F.A.M.E. (Fotolog After Musical Event)是香港資深五金業工作者劉Sir個人音樂專欄,以圖片為主配精簡文字感想回顧演出活動。




眾所周知,劉Sir身份雖是資深五金業工作者,對謝安琪的熱情卻絕不下於metal。第一次上紅館未能出席,今次再上比看其他歌手更關注更投入,因為謝安琪從藉藉無名商場歌手開始,在當今已屬超齡的年紀押上一切後拚搏到紅館,出身經歷比同道的 「香港最成功獨立歌手」G.E.M.更堪坷,最少G.E.M.還有年輕這本錢,而已過談婚論嫁的謝安琪不好運的話,有機會最後一次踏上這舞台並無以為繼。

本想用多年多張唱片替這演唱會拼出序章,可是要在數以千計碟海找尋年前舊作實在艱辛,僅以文字一表心意:


劉Sir's Kay Tse Reviewography:

《Kay One》(2005):http://lau-sir.com/music/sirsays/kay_one.html

《K sus2》(2006):http://lau-sir.com/music/sirsays/k_sus2.html

《The First Day》(2007):http://lau-sir.com/music/sirsays/the_first_day.html

《Binary》(2008):http://lau-sir.com/music/sirsays/binary.html

《Yelling》(2009):http://lau-sir.com/music/sirsays/yelling.html

《Slowness》(2009):http://lau-sir.com/music/sirsays/slowness.html

《第二個家》(2010):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491828774733

《你們的幸福》(2011):https://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150395414454734


等了整整一年,似乎該回顧這場百感交集的紅館演唱會。




百感交集在,時值與唱片公司關係最惡劣、割席已成公開秘密的階段,其實本來連這流傳多時的演唱會是否開得成,也只敢抱觀望態度。後來開是開了,但理應是2+2的檔期,等到最後也沒有確實下來,是公司,還是票房?有見前夕報章紛紛在寫快將解約的事可見端倪。很唏噓,因為兩年半前的「吶喊演唱會」,未多加四晚已開三場,這也才是她這種級數的歌手之排場。

正因一直(空)等待,沒有立即買票,到買的時候已經錯過了上佳位置 - 本來有機會坐到台前。過後仍在等,等演唱會專輯一同回顧,可是完結一刻已基本上宣告離別,在公司無大利可圖時,演唱會專輯這回事已註守是個妄想。一年已過,繼續等待再沒多少意思,就開始著筆。




今次演唱會宣傳不多(其實唱片公司仍肯投資在黃金時段電視廣告,可算仁至義盡了),場也沒得加欠了聲勢,觀眾人數不見有甚麼影響仍然萬人空巷,場外精品部長期可見人龍。




想不到會有配合專輯和演唱會主題的商品。沒有親身試過這「幸福味」香薰,但相信和謝安琪一樣咁索。




最吸引的是這為演唱會特別推出的紀錄郵票。雖然用不了也不會用,比起很多不夠實用又不夠花俏的紀念品,這套郵票簡潔之餘美觀貼題,很得人心。




餘下的是些購物袋和衣服,但像拿其他品牌的東西來充撐場面,跟謝安琪和這場演唱會的主題沒甚麼大關係...




當然少不了唱碟影碟。雖然比較粗糙,還是喜歡「拉闊變奏廳」多於「吶喊演唱會」,後者即使是首次紅館演出,選曲和表演都有點平淡。所以兩年半前去不了,到今日仍不覺很可惜。




《你們的幸福》必定是2011年最佳大碟暨單曲,進入大公司後迷失了、妥協了那麼久,到此作方再遇見真正的謝安琪和周博賢,可惜也是與公司不和拆夥形勢下迴光反照之作,或正因已被放棄才能有此自由度回到想做就做的創作境界。

遺憾地《Yelling》之後再次中伏,一出即買,過不久就推出加送DVD的新版,可不想像《The First Day》那樣兩個版本都買,但《你們的幸福》送的「Moov Live 2011」又真的很吸引,掙扎一番還是放棄,因為不滿這種短期再版的銷售手法,實在心有不甘不欲再上當。若果加送簽名會較值得,可是來到的時候簽名版已經售罄了(好似係)。




早已打算看兩場,加上喜歡看尾場,所以等官方宣佈加開15&16/1兩晚,最完美的計劃是本身17/1是上機外遊日子,看完謝安琪的演唱會第二天就出發是個圓滿結局。誰知等無止境,知道加場無望後再購票,同樣是看兩場,只是遲了。第一晚坐$280位置,若早個多星期買票,可以再坐前幾行至近山腳。幸好總算是正面。




除了座向不錯,也對控制台的情況一目了然。原來周老闆有在看表演時不住fing頭的好習慣。




始終遠了點,所以很多時候都需要看電視。而這個位置也可看清楚一點:報紙寫台兩邊的座坐全排丟空所以「入座率不佳」,實際上三面台演唱會正正舞台兩邊的幾列一向不會發售,這理應是基本的專業知識。不知是否為免再引起誤會,第二晚會場把本來沒有蓋上的不公開座位都遮住了。




第二晚尾場當然要看$480,老實說,近是近,但買到的位置真的不很理想。看三面台演唱會最忌就是要差不多正九十度角觀賞,除了有時辛苦了脖子也有旁觀的感覺,因為歌手絕大多數時間都只會照顧正面的觀眾,這個方位像在側邊看人看演唱會多過像自己一同看。




而本來第二晚應該坐的位置...先帶大家觀觀星。每次大演唱會,臨開場台前最常見就是星光和閃光,有請陳柏宇和符曉薇Leanne Fu。




在演唱會公佈一段時間後,第一次去問,還能買到美女被龍友包圍那個位置,甚至能爭到再前一點,聞說最前可以買到台前第五行近台中間。可是一廂情願地守候(其實心底都早打輸數不會有的)加場,就這樣錯失了幾個好座位,如果一早死心,或者就能坐到符美人的左近。

而家唯有睇相懷緬了,口桀口桀。」




看香港流行演唱會,最怕有二:尖叫妹妹仔,和尖叫妹妹仔高舉的燈牌。好在這場前者不見,後者不多,集中在應是內部認購fans區。畢竟現在還會聽謝安琪的,大部份跟她一樣「超齡」,尖叫妹妹仔和小學雞早就不放她在耳內。




還有從廣東地區遠道而來捧場的國內同胞。其實《第二個家》之後發展重心已北移國內,畢竟現實是《囍帖街》暫時是她在香港的最後一個高峰,就所看到要再創下一個很難,亦不見得可以超過《囍帖街》時的(商業)成就,反而廣東樂迷向來比香港的有深度,更懂得欣賞她的音樂和內涵。可是進了大陸,文字創作還可如現在這般消遙自在嗎?加上《第二個家》已印證了假如連音樂也背棄香港這個家的話,謝安琪便窮得只餘一把好聲音。




說來羞家,雖稱「香港metal界最大謝安琪fans」,實際上七年來只看過她兩次現場演出,還要是商場活動,兩個半月前的「朗豪坊Live Stage同學會音樂會」之外,已經是《K sus2》時新世紀的半遊戲節目了。其他時間都有緣無份,上次紅館去不到,漫畫節去了誰知台上人人有歌唱唯獨她沒有,《Slowness》的校園巡迴有造訪母校但事後才知道。可想而知今次終於沒有錯過,期望是如何地高。

過往寫演唱會,都是字多於圖。這次應該會相反,除了兩天加起來照片數量可觀,也聽得太多人投訴,說劉Sir的專題文章就是「TL;DR」。但還有一個原因:就算是忠心fans都不得不驚嘆,這次演唱會的表現和狀態,簡直是喜出望外的幾近完美難以挑剔。








第一首挑《活著》,有點意外會選這兩張專輯之前的主題曲。是彌補《Slowness》只能做校園巡演,開不成大型演唱會之憾嗎?其實一直不是很喜歡這首舊專輯主題曲,對我而言第四首才是《Slowness》的真正開始,而雷聲很大的《活著》曲編詞都未如理想。不過現場版經樂隊手,感覺截然不同。









然後到《跟我走》。其實一開始就用較upbeat的這首,效果或會更好?





這隊band,認真勁,難得的超實力班底,低音結他手太強。香港的session界一向臥虎藏龍。




很快就到重頭作《我歌故我在》出場。可以說我多心,在謝安琪知名之處由高超唱功變成時常失準,有認為過將這放在頭,是以最佳狀態先應付高難度曲目的策略。








幸好過慮了,雖然氣胸後很多時連簡單的現場演出都會失準,唯獨聽過這首歌很多不同現場版都未試過走音。畢竟是自己的首本名曲,總會練到無懈可擊的任何狀態都能順利唱出罷。




這次演唱會的初幾位嘉賓應該出乎很多人意料,因為都不是本地流行演唱會常見的「我的朋友」,而是專業藝術家。第一個間場有琵琶大師孫穎的獨奏。




見到客串獻技的嘉賓已知道是中國風環節。在琵琶伴奏下,一連唱出《祝英台》和《蘭花指》。







她那堆「很K」的曲目中,《祝英台》屬於較優一首,如今加上琵琶更加動聽。《蘭花指》更不說了,本來就是《第二個家》中數一數二之作,也很喜歡伴隨的舞蹈。





不過《藝妓回憶錄》才是前段第一個高潮。在創作和演唱低谷時,這首歌充分顯現了唱作組合應有的想像力和可塑性,加上這身裝扮和妖豔舞步,再把歌中精韻真切地表達出來。



「頂帽浮下浮下幾過癮」





第二位嘉賓同樣是藝術界翹楚,來自克羅地亞的古典結他大師Ana Vidovic。





很多人包括我一開始都不知道,原來結他伴奏的舞蹈表演,其中一位舞者是謝安琪本人。










《替你高興》本來就是一首編曲磅礡的悲歌,再經由香港舞蹈團首席舞蹈員蘇淑相助的歌舞化表演,倍加悲壯。最後「升天」是神來之筆。



「呢個look好聖鬥士」




將Ana的木結他加在本就抒情的《菲情歌》,是個十分巧妙的編排。






除了木結他,女和音也很悅耳。一直覺得謝安琪的歌現場要演得好聽的話,和音很重要,而這二人和音組做足了本份。



「唱到口乾,飲啖水先,幫我整整條裙同對高爭鞋。」





《臨岸勒馬》接《愁人節》,一連兩首新碟舊碟主打,而且唱得動人。《愁人節》的力度和音高難關都輕鬆闖過,聽得回味無窮。也要感謝樂隊的出色演奏。




主角回到後台,之前兩位嘉賓再度出場,共演了一段不算短的中西對彈。可是香港觀眾似乎對這種藝術表演不太受落,一次可以、兩次止境,還要再看第三次,便成了一些人的廁所位。






素來不很懂欣賞流行演唱會那些浮誇的時裝,但《潔淨皇后》這身搖滾裝不得不說很型。



「呢個pose型爆,可惜俾人遮住左」




突然出現一個巨型雙喜火柴盒。不愧是代表香港的草根歌后,連舞台道具也這樣一絲不拘的滲透著本土文化氣息。





火柴竟然是RubberBand。會有他們出任嘉賓,相信很多人想不到,因為若是請樂隊,請同屬環球/新藝寶的Mr.似乎更合情合理...










先一同表演了《直角等於三角形》,全場反應相當雀躍,RubberBand本就有著過人的大將之風,就算本身不是很喜歡他們的音樂,也每每非常享受RubberBand的演出。









之後唱RubberBand的《Hero》,再唱回主角的《吶喊》,先唱一首你的再唱一首我的這安排很有趣,而《吶喊》這個搖滾味重得多的版本比偏低調的電音原版精彩。既然rock得這麼high,為何不多加首《字裡行奸》再下一城呢?




RubberBand做主的環節,兩天都不同,第一晚唱《Dedicated to...》,第二晚則是《Simple Love Song》,就算兩晚都來了也會有驚喜。




「發覺歌佬好鍾意右手伸/指向天同成日揮手」





雖然RubberBand不算喜歡的樂隊,也不是很愛他們的音樂,但在本地幾支名樂隊中,我覺得他們的鼓手(還有低音結他手)是最好之一。


「結他佬表情好似講『好野,搞掂,收工!』」




倒沒預料過選曲會包括《浮雲》,即使編曲和意境超凡屬個人所好,也太意境化了不是很多人喜歡那類。而為這特別的歌,用到了個很特別的方法將之視覺化。




歌手站在半空的洞堙A再將幾何圖案投射在身前幕上,看來便像站在全息影像之中演唱。




可是這投影效果,坐在側邊看就不太美觀、看得出「破綻」。四十五度角已有點看得不太清楚時,坐在更接近舞台的側面座位,相信連人影都看不到。




這彩虹色投像很美麗。




《浮雲》是另一在和音團的協助下,受益很多的曲目。







靜過後再吵起來,有新碟中最爆的《借過》。只是一直覺得這種較重力度的歌曲,不算謝安琪很擅長的類型。







始終慢歌才是她的長處所在。有《十二月二十二》,反而沒有《十二月二十》,不過本身不是很喜歡那首,所以不唱倒沒所謂。







再來的嘉賓,不是一個或幾位,而是一群,集合了很多業餘音樂愛好者,再加上廿四味大堆頭地唱出英文歌曲《Joyful, Joyful》。只能說,這種表演和音樂不太對我口味。




之後到廿四味客串,相信很多觀眾跟我一樣不是很喜歡這跟今次演出主風格相差甚遠的嘉賓,所以反應有點無奈。




等了很久,來到《脆弱》終於自彈自唱。既然謝安琪就是大庭廣眾彈唱出身,在她的演唱會總希望可以看到更多這樣的部份。




是當事人也明白《第二個家》的缺憾嗎?這張國語專輯,全場只選了兩首主打《脆弱》和《蘭花指》。是好事,因為其他的跟她本來的格調和今次演唱會主題都不很相配。不過如果可以多加一首《愛情預購》就好了。



「呀!弊!我唱到邊度?」




頂著浮誇的髮冠,告訴大家接著要唱幾首對她很重要、具特別意義的歌。即是大家都期待已久的金曲時間。可是,也代表演唱會快要進入尾聲了。




生涯中第一首派台歌《姿色份子》當然用來打頭陣。《Kay One》和《K sus2》時代的謝安琪聲音,太讓人懷緬了。




在聽《姿色份子》時,對比回當年尚未成名那個很娘的謝安琪,會覺得有時簡簡單單更好。簡單簡約,正是謝安琪一開始為人所愛之處啊,用不著甚麼都要豪華浮誇的。








在香港詞壇兩個偉文當中,黃偉文一向非個人所喜,但《節外生枝》的詞填得實在太好。這種唱人生唱際遇唱自我的歌,也不是很多香港歌手有那種感情和閱歷能唱得到。



「唱到支力,坐低抖抖先!」



《3/8》Multi-angle Mode 1-A


《3/8》Multi-angle Mode 1-B


《3/8》Multi-angle Mode 2-A


《3/8》Multi-angle Mode 2-B


《3/8》Multi-angle Mode 3-A


《3/8》Multi-angle Mode 3-B



再一首唱人生的歌《3/8》,為歌者度身訂造的歌詞,跟《節外生枝》一樣可屬經典級數。配上成長過程的照片和家庭相,又有那個單單為娛樂而唱的歌手能唱出這種人情世顧味?




既提到家庭和兒子,《第二天(快樂是...)》自不然不可少。還以為會精心炮製一個《第一天》+《第二天》的medley。




很快,就來到代表告一段落的《年度之歌》。其中歌手明白總有起跌,早已準備有日需讓座的心聲,由現在的謝安琪唱出,讓人不住嘆息。





憑藉四平八穩的演出,借歌向大家道個別。話說回來,倒沒有唱《我最喜愛的歌》。或者是好事,因為當中的高音很難唱得好聽。




要再一次讚賞樂隊。看過很多演唱會,他們是遇過最頂級一班。很喜歡低音結他手的技法。




當然沒有完。其實encore這回事已經很cliche,真正的encore應該是真的好到欲罷不能而詢眾要求再出舞台表演,但在流行演唱會,這只是一個長一點的換衣喝水過渡位置,和讓觀眾覺得完了還有值回票價。

這兩晚演唱會的encore確實沒有讓人失望。特別是第二晚。




既稱「你們的幸福演唱會」,連主題曲都未唱,又怎可完場?





第一次知道《你們的幸福》,先見Christopher Chak寶號再聽,感想是「又想來一首K歌嗎?」細味之後成為欲罷不能、地位可比昔日經典的金曲,除了那細膩的編曲和動人弦樂,還有看似情歌實則是批判著「First World Problem」的精妙歌詞,聽過就會明白為何兩個偉文當中,我會喜歡林夕多於Wyman。。

錯過的朋友,可以在這堣@同重溫謝安琪在第二晚的完美演譯。


http://youtu.be/MoYeHeFLUzs




這都算上次G.E.M.演唱會那件橫跨整個舞台的晚裝之後,另一見過最誇張的服飾了。看似很大陣仗,但原來...




原來可以走出來的。與其說是服裝,倒不如說是一件道具吧。大家看見都笑了。




《後窗知己》是個驚喜。應該是氣胸之後開始吧,謝安琪好像不再在現場唱這首歌,上一次紅館都沒有。本以為因為身體狀況不能像以往一樣對高音部份應付自如,從此堆沒了這首好歌。幸好在這次盛事終於再唱。




論到唱,其實全晚真的沒有地方可以抨擊,但《後窗知己》倒有點小瑕疵。除了海豚音有點太「真」 - 不知怎樣形容,或者說不夠自然吧 - 海豚音之後的「卻發覺照片中的你」,那個「你」也唱得有點太用力。可是,全晚真的已經很完美了。




有看第二晚/尾場的人有福了,第一晚最多人不滿是沒有唱《載我走》。不知為甚麼留了在第二晚,就是為營造壓軸的氣氛嗎?還是第一晚過後聽到太多人埋怨,順應民意而唱?





唱依舊完美無瑕,但覺得整體差了一點。《載我走》當中的和聲相當重要,樂隊雖然有兩位唱功一流的和音歌手,但加起來的和聲音牆不夠厚、不夠美。可惜。




encore都唱了兩三首,總要來到結束一刻。會唱那一首做落幕曲,就不用多說吧。





其實,我不很喜歡《囍帖街》,雖然好聽,和有《囍帖街》才有今天的謝安琪,但這首歌也是開始妥協的象徵,跟她往時的金曲比,那一種「好」亦很不同。

也因如此,會極度沉迷《你們的幸福》,因為這首歌讓人回味到從前引領大家思索社會和生活的謝安琪,也就是那份「好」。




在第二晚之前,從未試過聽這最後一句歌詞會這麼傷感,因為在這晚聽到這句,就代表真的是最後了。



悲傷而無奈的揮手告別。



雖然非最愛,也需認同《囍帖街》是無可代替的壓軸曲,副歌和和音的感染力很強,編曲也適合營造一個盛大的結局。




或者因為上一次紅館演唱會有點失望,和很久之前唱功與狀態已經不再,反而令這兩晚十二分滿足,當再次聽到她已回復差不多十成十的實力,以走音馳名這兩天每一晚要一直唱兩個半小時卻完全未有失過準,就連近幾張唱片中比以前明顯很多的換氣聲也收藏和迴避了,再次證明她才是現在香港樂壇最佳的女歌手。同時跳出了之前幾隻碟的低潮,新碟水準出奇地高,選曲又全選中了每張唱片的金曲,剛好不想聽的都未有加入(沒有《十七度》,實在太高興了),真的很完美。

當然人總是貪心的,其實想聽一次現場唱《十字架》,她「妥協」之後難得喜歡的慢歌;如果有《賴床》,和周博賢上台一同《入型入格》便更美滿了。嘉賓如果沒有了沒有更好的廿四味,和由Mr.代替RubberBand我會更加高興,但其實對於這種級數的實力歌手,最好的安排反而是不請嘉賓,看看王菀之「水.百合」就知道,當大家入場就是為欣賞一位歌手唱歌,全場沒有熱舞沒有握手位沒有任何嘉賓表演,是完全不會有影響的。




今次的紀念品有二。入場時會得到一個「噴有幸福香氣」的紙風車,以為是某些歌曲一起參與活動時使用,但原來跟表演全無關係。似乎是宣傳場外售賣的香薰之辦來吧。我到今天都還放在一旁未打開,或者有天想起謝安琪,才開來索她一索。




而紀錄郵票,當然要捧場買一套了,因為真的很有紀念價值啊。





又解釋了現在內地人比香港人更關心謝安琪。紀錄票是Ban Ban跟廣州郵政合作推出,可以成為內地省市郵政代言人,地位必不低吧?只是在自己的家香港,卻得不到這樣的關注。




如果大一點,這個封套可以當成A4檔案夾,一物兩用。




可以說唯一的遺憾,就是因為由中國郵政發行,雖然封套用繁體,郵票仍採用了簡體字。作為一位以將本土文化包括廣東話帶到其他地方為己任的香港歌手,卻得不到自己的家鄉垂青,要與內地機構合作製作演唱會紀念品銷回香港,真諷刺啊。




錯過了的朋友,如果有興趣的話,在一些商戶或者還有機會找到「幸福的氣味」。就看看你的運氣了。




從未試過看演唱會如此悲喜交集,因為真的很擔心這是謝安琪的絕響。可以說我過份敏感,但縱觀演唱會海報,就是找不著理應顯眼的環球或新藝寶標誌,在演唱會的鳴謝環節也沒有鳴謝到自己的唱片公司,加上身為環球一員,演唱會嘉賓卻要找金牌大風的RubberBand和自由身的廿四味,還有那電視以外規模很小的宣傳,本應順理成章的加場亦辦不到,就算不看八卦都知道雙方之間積怨已深得無可挽回。

所以這場「分手演唱會」早已注定不會推出CD/DVD - 說起來,兩晚都不見有甚麼大型的攝影器材和隊伍。可是香港的現實就是,流行歌手沒有大公司支持的話,就鐵定任你實力超人也不會流行得起來,尤其謝安琪這種主打另類路線的歌手。雖然落筆此際已簽了新的唱片公司,始終很擔心這場沒有紀錄的演出,就是最後一次機會在紅館看到謝安琪。希望下一張大碟,可以再創《你們的幸福》的好成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