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F.A.M.E.

Fotolog After Musical Event Vol. 7
魏如萱 裸 音樂會@九展演講廳



Project F.A.M.E. (Fotolog After Musical Event)是香港資深五金業工作者劉Sir個人音樂專欄,以圖片為主配精簡文字感想回顧演出活動。




自然捲或者更多人認識,但歌手魏如萱單飛後的音樂要玩味得多,像個可愛系台灣流行女歌手加一點椎名林琴的神經質和Bjork的前衛。《優雅的刺蝟》是張主流另類包羅萬有的奇碟,和上年2010最佳台灣唱片,這已經是充裕的捧場理由,再者上次《優雅的刺蝟》巡迴香港站錯過了,難得相隔半年再來香港,並選擇九龍灣展貿演講廳這中型場地開音樂會,也就更加不看不可。




但今次會來也只是幸運,上一場事後才知道,今場也僅在不記得那堿搢鴟灡圻茧L重蹈覆轍。所以對這場音樂會詳情一無所知,到了會場方第一次見到海報。




入口前的商品攤位看來有很多東西賣,但全晚一直堆滿人,沒有靠近的機會。




九展演講廳的環境其實不太適合分開不同票價區,不過今場以後方走道作分界,後面平時基本上只有遲到人士會坐的音響台地段是$280低價票座位,前面的平常座位價錢是$330。因為網上買票時信用卡認證出了問題,折騰了個多星期門票才獲確認,要坐中間已經只餘最後一行,多付五十元的分別只是坐前四五步的距離。唯一安慰是最少能爭到一個頗正中的位置。




Opening Act:椰子樂團
http://tw.streetvoice.com/users/coconuts

「一把大音量的吉他負責所有高頻與低頻,律動感與爆發力十足的鼓點,最後加上主唱獨特嗓音,這就是椰子樂團。椰子樂團成立於2010年9月,由前阿霈樂團主音季欣霈發起,找來合作多年目前活躍於流行音樂幕後的鼓手王昱人與吉他手韓立康,目標成為一個成功的獨立樂團。椰子雖然團齡很短,加上彼此工作忙碌,但憑著旺盛的創作力與多年培養的默契已累積多首創作,並於2011年4月製作完畢首張單曲。」




因為甚麼都沒關注,開場才知道有暖場嘉賓。最初看到椰子樂團的造型,以為是惡搞懷舊的樂隊,原來玩清新女聲配重型伴奏的另類搖滾。




樂隊只有三人,沒有低音結他,結他手利用現場sampling,營造雙結他、多音部效果。




到後來女主音也拿起木結他,他們的樂器不比人多、調音不比人重,但有著一份台式樂隊獨有的清新搖滾氣質,跟常看的本地樂團很不同,簡單卻具特色。




可是,太少了。八時二十分開場,到三十五分只三首歌就結束,難得四處巡演,千里迢迢地來到香港,只得剛剛好的表演十五分鐘,實在可惜。和,怎麼台灣人會講這麼多的廣東話?全晚基本上一半時間台上說的都是廣東話。




值得一讚的是不如其他演唱會過場往往花費很長時間,椰子離台後十分鐘不到便進入正場。也想不到主角會從後方而來。




台上奏著《優雅的刺蝟》主題曲,邊唱著邊穿過觀眾走到舞台,沒看過這樣的進場方式。




眾所周知九展演講廳不算大亦沒有甚麼機關,但利用簡單新意突破局限,在這場地應該沒有更有型的演唱會開場了。




Headliner:魏如萱
http://www.facebook.com/waawei

「娃娃是自然捲樂團前主唱,2006年因喉嚨受傷前往香港發展,2007年重新出發發行第一張個人專輯《La Dolce Vita 甜蜜生活》大受市場好評,2008年參與電影《花吃了那女孩》演出,兩年後發個人專輯《優雅的刺蝟》,十二月於香港舉行《優雅的刺蝟香港音樂會》,不久後發行新EP《在哪裡》並再度來港。」




因為一直以本對她的印象是走可愛路線,看見一身型格造型,十分意外。




來多幀。這搖滾look使她看起來很像胡蓓蔚。




上台已一連幾首不同風格歌曲盡顯唱功和聲線的高度可塑性。很後搖滾的《一顆灰塵》是《優雅的刺蝟》結幕曲,本已非常喜愛,現變了開場曲之一,很難不給這音樂會打個高分。




飄渺的《我不是數學家》,其實是想影鼓手,很少能遇到用槌的鼓手,可知音樂的多樣性和意境化。




嗓子很吸引也很能唱,但坦白高音不算是強項,就算CD內的也不是很完美,現場亦很多時候徘徊高音時作出一點保留,轉而集中抒發爵士式的磁性情感,尤幸仍然討好。另一遺憾是不太多走動,動作和姿勢也顯生硬,因為「衣服太緊」。




可視之為《優雅的刺蝟》bonus track的《我爸的筆》,想不到亦排在很早演出。




本來已是整支樂隊胡鬧的惡搞作,現場版添加森巴風情玩得更加瘋狂,是高潮之一。




現場充滿不少娛樂性豐富的過場節目,除了魏如萱大量不純正廣東話和笑話還有自製短片,找來時興的「煩人下巴」做記者訪問,讓大家對她的成名路有深一層認識。




這自編自導環節成了個概念演出,利用翻唱曲分享音樂生涯一些特別時刻,突出有楊乃文《Monster》和王菲《MV》,後者固然是重點,縱使本身廣東話不差,歌詞咬字和曲中感情都不太唱到,有些遺憾。




四首cover過去走到後台,留下樂隊自己表演,jam著《優雅的刺蝟》唱片風格的post-rock。




樂隊四人當中,低音結他手未能擺脫同類樂手發揮空間不足的規範,結他手相反運用大量效果音相當搶耳,而且玩木的要比電的厲害得多。




畢竟不是技術派音樂,鼓手沒甚麼很高超的技巧表現,聽他是聽touching。




全樂隊最強那個是keyboard,甚麼風格都行又多即興亮點,單是一手爵士鋼琴已搶盡風頭。




「最勁當然係同佢隔幾十米都知我影佢相,我影佢幾耐,佢就望足鏡頭幾耐。」




很可惜,在流行音樂會中,這些介紹樂隊或樂隊表演的環節從來不為觀眾重視,尤其歌手不在台上只餘樂隊的時候,永遠只會淪為觀眾的廁所位,台下場面比力有不逮的嘉賓演出時更不堪。




魏如萱再出場,換了一身非常隨便的便服,十分「娘」很師奶。不過她本身就是這樣不修邊幅,穿成這樣純粹真情流露。




本已動聽的《麋人》加入手風琴,立即再加昇華。




然後有很爵士的《問號》,唱法不會很正宗但有自己的味道。當然像在家一般隨便的坐姿更引人入勝(笑)。




《買你》又是一個高潮,有多少場演唱會會邀請觀眾上台同樂?還要真有人有勇氣上台?




而且上台那位烈士還要懂得唱才最過癮。




叫唱就唱,叫跳舞就跳舞,交足戲份,這位粉絲鐵定上位了。(...)




從《If》的鋼琴與結他,進入下一個迷幻部份,《局部的人》太美了。




《門》時手風琴再次出動,很可惜始終沒有《你是不會當樹嗎》。




不經不覺來到尾聲,少不免要朗讀長長的嗚謝名單,順道加一些笑話。最後一曲是《牧羊人》。




當然不會簡單結束,播了一段想感性卻落得搞笑收場的錄像就到encore時段,唱了兩首。




新EP的重頭曲《香格里拉》本身已很感動,更要下台走到觀眾裡,坐在大家旁邊一同唱。




「從那堥荂A就回到那堙v,對於她這種由十幾人捧場到幾百人一場的音樂人來說,這樣回歸大眾的舉動就是感性,勝過千言萬語。




也會邀請觀眾一起唱。差不多全部都懂得唱。(也許全場只得劉Sir一個未懂得唱罷)




全首歌走遍大半場,差不多每個位置每個角落的朋友都有機會跟她近距離接觸。只有她這種歌手才會跟樂迷如此親近,也只有這種場地才能成就這種親密互動。




本來《香格里拉》應該係最後,但來到香港專誠多唱一首廣東歌完結,選了盧巧音的《垃圾》,來到encore完結一刻,蘊釀的感情加上全場音樂會的熱身,跟之前翻唱王菲時完全兩樣。來到他鄉演出,特別選一首地道的歌用心演唱,怎能不欣賞?




「裸」的成功在於完全反映出歌手的性格與風格,可愛得來玩味又帶神經質,還有利用精心設計的節目和交談跟大家分享音樂歷程和音樂心態,是一場非常完整、非常個人化的音樂會。規模大無數倍但來來去去都是唱再唱再跳舞再唱再來一段爛笑話再跳舞再唱的普通演唱會,根本沒得比,因為這晚不是只有單純的聽覺和官能娛樂。

能作曲作詞,live表演概念多又面面俱全,如果會和陳姍妮合作玩一場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