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飛指王羽佳


"The Art of Shredding"


今場係《大都會》之後第二次黎文化中心睇演出。到文化中心睇鋼琴演奏會似好有文化,事實剛好相反,正因唔識古典、正因膚淺。

  1. 劉Sir係metal友。
  2. 劉Sir音樂生涯,由瑞典Yngwie Malmsteen派電結他harmonic minor加無限appregio加超高速sweeping加勁大交響配曲的neo-classical開始。佢第一隻「metal」碟,係Yngwie Malmsteen同捷克愛樂合作之《電結他協奏曲》。
  3. symphonic/operatic/(neo-)classical metal,就係佢的古典音樂全部。
  4. 換言之,夠快、技術夠高、演奏夠複雜,佢就會鍾意,內涵多少不重要,因為佢都唔會聽得出聽得明。
  5. 古典音樂中,有兩個樂章係rock/metal結他手挑戰曲。
  6. 其一,是Paganini《24隨想曲》第五曲。
  7. 其二,是《Flight of the Bumblebee》。
  8. 好耐以前某日,無聊重溫經典片段,已癱瘓結他神Jason Becker殘廢前cover《第五隨想曲》
  9. 跟住link上link,睇埋唔同版《Flight of the Bumblebee》,連用對腳solo都有真係吹X脹
  10. 然後,睇到王羽佳版《Flight of the Bumblebee》。作為old-school metal派速彈加新古典fans,立即記得佢了。
  11. 當然,彈到咁出神入化先廿頭咁後生,係另一個原因記得佢。
  12. 事隔多時,知道佢黎香港開show,旋買飛啦。



就係呢條片,令我迷上王羽佳,同決定捧佢香港演奏會場。其實佢手琴好朗朗,都係玩大上大落、玩高技巧,但可能佢玩d歌比較技術性、表演性,吸引力大得多。《Flight of the Bumblebee》可能係全世界最多人識速彈曲,亦已成為任何樂器演奏家必修必玩表演曲,你諗得出的調性樂器都有人玩過,唔止電結他手,成班jazz佬乜號乜管乜喇叭一樣吹得不亦樂乎。不過王羽佳版肯定係最精彩之一,睇完佢個版,其他鋼琴cover e.g.香港地潮過一排的Maksim,立即冇癮晒無謂睇。唔使同我講佢個《Flight of the Bumblebee》版本都係cover、同其他大師級比仲差幾多皮之類。1) 一早講左,我係個唔識古典音樂的metal友,你夠快夠技術我就會覺得你勁。2) 一個比膚淺更膚淺的理由:


「如果你同劉Sir一樣,根本唔識古典音樂,俾三個鋼琴勁人你揀,朗朗、李雲迪、王羽佳,你睇邊個?唔使用腦喇卦!」


十分欣賞公關宣傳。演奏唱英文名係"The Next Sensation",三個英文字加埋得個悶字,中文先正,「鋼琴飛指」,十分武俠十分metal,更加要睇啦。如果俾我起名,諗都唔使諗就會叫「The Art of Shredding」,shred = 速彈嘛。係我都知PANTERA首《The Art of Shredding》係講社會此shred不同彼shred,不過,香港地宣傳興玩食字嘛...


...前面咁多廢話,但其實,場show已經差唔多講完了。(...)冇計,講到我都唔想再提:本身我都唔聽/唔識聽古典音樂。連場show有乜歌玩乜歌都唔知甚至冇理過。入場只為睇佢手鋼琴飛指。所以想扮專家只有靠睇熟本場刊,大家放心,就算冇去到,官網一樣有場刊download,請大家同劉Sir齊齊做專家。開場個《古典交響曲》,話作者Prokofiev係當年十分progressive的古典創作人,唔違反常規唔作咁堅。正喎聽落,點知揀最受歡迎作品《古典交響曲》,因為最正常冇玩野。唔係點最受歡迎?當堂冇晒野講。再者,係香港管弦樂團solo,冇王羽佳份。唯一講得到,係指揮好勁全團高低對比突出。同我冇訓著。(...)連我咁唔聽古典都聽足留意足全場,即係唔錯啦。


第二節《第三鋼琴協奏曲》,都係Prokofiev,都係唔識(...),不過重點是王羽佳終於出場了。

「BTW,條紅裙好靚。」

呢個協奏曲,就符合我要求。一向鍾意呢種幾個主題分佈幾個樂章一路發展一路變化編排,同擺明大把位寫俾鋼琴表演,可惜我坐樓下個位正正琴後面,即係俾座琴遮晒見唔到個人只聽到聲,灰不止此:我個位價錢係$140,黎過文化中心咁多次第一次坐樓下,以為好著數點知乜都睇唔到,反而更平的$100坐樓上睇得清清楚楚。噉我今次特登買貴飛落樓下坐為乜???


「...冇錯,又講完了。」

「係唔關表演事的,不過,吹咩?」


想講多d,咪講囉。唔知係咪我個位問題,覺得琴聲乾左少少,同一到協奏曲,管弦樂團同指揮收左,大聲位對比未至於《古典》咁強烈,鋼琴表演亦可以去得再盡,不過可能我聽太多嘈野先覺得有不足。表演完,當然要N次走左又出番黎鞠躬又返後台的門面禮儀(睇過咁多次正規音樂會,仍然覺得呢種謝幕式非常戇居),出入三四次終於encore多兩首練習曲,一快一慢,我當然答唔到你係咩來頭,只有話第一首會覺得好熟耳,因為著重單音連彈,如果聽開芬蘭metal特別melodic death一定認得出。不過玩埋兩首練習曲就走了。原來全場只得中間一節有王羽佳。但擺咁大個嘜頭咁大個名做宣傳。有點覺得俾人昆左。


好在,最後一節,Nikolai Rimsky-Korsakov唔識,《天方夜譚 Scheherazade》 就知喇,呢個係我冇幾多個識得(加好鍾意)的交響組曲,故事係細個時無記做過的卡通《仙巴歷險記》(如果你睇過,即係同劉Sir一樣咁老了,我替你難過),四個樂章乜都玩晒,整個組曲特別第一非常epic,第三四章玩好多管樂同敲擊合晒我意,而且冇王羽佳仲有小提琴首席,好多時間佢solo,做得首席當然唔野少touching一流。


「死,一心諗住睇王羽佳,點知《Scheherazade》 反而睇得更開心。」


或者因為曲目唔屬於技術表演空間最大果類,好老實YouTube上面佢表演d片要震撼得多,見佢一直都冇乜喪彈,encore果陣好想大嗌「快d玩《Flight of the Bumblebee》」的。全靠《Scheherazade》,兩個幾鐘演出讓我滿意而回。雖過後對古典音樂知識增長不多 - 始終藝術需日積月累努力研修無法一步登天 - 我仍然好鍾意間唔中到文化中心睇愛樂團同中樂團演出。對於一個band友、一個indie音樂迷黎講,文化中心除左學習,仲係一個尋根之地,正如《大都會》,冇錯我根本未到層次去理解同欣賞,但睇完可以摻透其歷史地位同影響,知道點解一套戲令之後幾十年科幻電影朝同一個方向前進,劇本、意念甚至構圖點樣被後世電影參考、學習,就算未能對一個新範疇有更進一步認識,都可以令你對正在沉迷同追求之藝術了解更深入。


唔好覺得古典音樂同rock同metal唔關事,實際上前者對後者發展影響好大,雖然heavy metal唔係當代古典音樂,兩者性質大不同亦根本唔應該視為同一樂種,唔能夠否認自progressive rock時代,古典樂理同演奏技巧為rock同後來metal帶來高速發展。最出名例子一定係METALLICA,你就噉聽未必感受得到,但《Kill'em All》未算突出,跟住《Ride the Lightning》同《Master of Puppets》兩部曠世經典好似變左另一隊band噉,全因Cliff Burton將古典理論帶入thrash metal,冇左佢根本唔會有METALLICA。同一言論可用於CHILDREN OF BODOM。《Kowloon Metal City》其中幾章同《音樂人生》都提過,歐洲特別北歐好多樂隊中人都係學院派出身,讀完古典或者爵士之後夾band玩metal,加上民族歷史薰陶(呢樣野,唔愛國亦唔愛港的香港人永遠唔會學到),難怪每逢樂隊是歐洲出身,差唔多一定聽得出與別不同。之前提及過王羽佳其中一首表演曲,其中手法正是CHILDREN OF BODOM keyboard手Warman享負盛名之單鍵十六連音。《K.M.C.9 Jennifer Batten》後記提及過冇佢就冇CHILDREN OF BODOM,正是全因佢將古典訓練之思維同技巧帶到樂隊當中,第二隻碟《Hatebreeder》第三隻碟《Follow the Reaper》先會比《Something Wild》更完整,古典氣息更重,先能夠成就結他keyboard同步鬥彈之奪目表演。所以CoB能夠出人頭地,我會話Warman比Alexi Laiho佔更大功勞,但當然今時今日之CoB就甭提了。偏一點的例子有奧地利交響加民謠加blackened death加band HOLLENTHON,一隊我非常鍾意的奇band,1999年第一隻碟《Domus Mundi》第二首《Homage - Magni Nominis Umbra》,就係直接引用《Scheherazade》開場做intro,根本就係metal玩opera的THERION更加唔使講。亦見progressive metal前身progressive rock就係直接將古典融入搖滾而成,幾乎所有progressive metal樂隊都可以作為例子,前衛金屬/搖滾系著名之長篇、技術化、變速變拍、瞬間改變編曲同氣氛,全是向古典音樂/交響樂借鏡,既從《Scheherazade》而起,就搵睇見個名都知同古典音樂分唔開的SYMPHONY X討論:第六隻碟《The Odyssey》入面廿四分鐘長首主題曲,甚至整張第五隻碟《V: The New Mythology Suite》,直頭係用古典思維創作,只係用樂隊型式演譯。聽完之後,你敢講樂隊冇受《Scheherazade》影響過?尤其同樣講航海歷險故事之《The Odyssey》?


「當大家特別夾band果班,成日問外國metal友點解技術同寫歌都咁造極,有冇諗過因為佢地一直從古典音樂、本土音樂、民族音樂中學習,而非只向今期媒體播放果堆歌曲學習?」

「換言之,要真正成功,必先打好基礎。否則你點成功,冇自己性格風格,都只係一個成功的抄襲者。」

「正如,彈結他齋玩技術好易俾人話冇靈魂冇性格,但領悟得到一樣可成長處。你只求shred,定還是the art of shredding?」


發覺而家我蒲文化中心,仲多過去gig場live house。而黎緊另一場我都好有興趣睇。星期五六2&3/7晚,文化中心有合唱團演出《失樂園》 同《布蘭詩歌》,三號晚星期六大家都冇時間架喇要去捧閃靈場,2/7星期五晚可以諗諗。我唔知呢個《失樂園》係咪即係影響metal界音樂與歌詞創作深遠個《Paradise Lost》,但《布蘭詩歌》肯定唔會認錯,就算唔係新古典、唔係歌劇派交響派金屬,好多樂隊都有借用過甚至sample過《布蘭詩歌》。呢一場,又係一個尋根思考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