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d Your Head
3rd Anniversary Show




LLNR我知,不過Mind Your Head真係唔多熟,因為就見過有關人士,好似兩個單位人員都係同一班可以互換,理解得到的分別只有Mind Your Head專責搞show。個名聽下聽下原來已經聽左三年。香港band界大型單位 - 除左TRHK(呵呵呵(苦笑中)) - 每逢周年都會搞番個大型音樂節慶祝一番。

「或者這是一個TRHK在香港不是大單位的指標,呵呵(再苦笑)。」

噉又係,睇人地單位搞親節目閒閒地動員到最少二十幾人甚至乘二三倍仲得,但TRHK次次搞活動,來來去去都係阿動同阿員兩個,搵多一兩件都難,就知大家的距離在那堣F。越扯越遠添,都係講番場show...


唔知係通勝擇日還是檔期問題,今次週年演出雖然都係兩日,不過唔係尋常的禮拜六日週末show,係一晚禮拜五一晚禮拜六,而且怪在禮拜五夜晚開show好合理,但連星期六都係夜晚先開就有點兒唔多明。好在我只係睇禮拜五。兩晚對我黎講,分別在於今晚「metald」,俾到幾個理由我要黎睇。當然最重要係今晚係星期五,唔係點可以咁容易鼠到出黎?

「不過,黎呢場show都算返工,唔係可能都黎唔到。」

搞禮拜五晚對所有人非常之唔方便,搞手唔係人人讀書、觀眾唔係個個早放工、樂隊唔係隊隊唔使做,檔期就唔到卦?相信最煩係搞手。至於舉行地點多用途室,當年審判日到弦極聽典等好多大indie show皆在此舉行,只係次次黎都覺得好牙煙,個場好難做聲,冇幾多次音響做得好。如果係前年LLNR METHOD+FROM THIS DAY個場、多用途室隔籬個大場會開心好多,當然條數亦襟計得多,同有冇咁多人先,搞的日子同時間咁蹺蹊?

對我,影響就唔太大,因為我從來準時六點放工,大角咀地鐵出九龍塘半個鐘搞掂,點都趕得切,加上band show永世遲開。只係,我冇預過遲咁多。正常band show普遍遲半個鐘開,九個字甚至一個鐘已經算好長,今晚等左起碼一百分鐘先正式開始。而全晚總共有六隊band。禮拜五晚搞show仲要搞到咁大,相當濕滯。



THE SQUAWK

「THE SQUAWK,可能係香港唯一一隊crust band。」
「...即係乜?」
「我都唔知,想寫d野整到自己睇落識好多野嗟,呵呵。」

好欣賞MySpace一句: "Life is so short, keep your songs fast motherfucker!" 睇見都知係我最鍾意唔使用腦一味死去怒爆歌。相信十分出名,話晒係LLNR大佬,愛屋及烏地連帶多人識,睇我坐井觀天冇乜時間機留意本地band都會知道佢地就知(「井」=TRHK)。久聞其名但今日先第一次睇到佢地live,估唔到我的第一次亦係佢地的最後一次。黎緊阿Bob哥會飄揚過海逃離香港這片苦地。

「撞著世紀黑仔王劉Sir,真係唔好彩。」

即使我聽metal,一向承認睇live punk系同core系大吸引力得多,唔止有得睇仲有得玩,加上城大個場夠大,撞到hi hi。但我慣左睇show,所以只聽歌同睇表演。

「台風都...誇左少少喎。」

貪佢夠crust。我更期待黎緊隻碟。



ZOUNDZ

ZOUNDZ係今日唔睇TRHK走黎城大睇show第一個原因。表演時,樂隊宣佈:

「黎緊十月,ZOUNDZ將會同Trinity Music Hong Kong合作推出第一張大碟!」

繼Blackwine,TMHK002係ZOUNDZ。所以你今晚會見到我。皆因,公務也。


雖然已經係「自己label」,照以事論事。我成世人第一場metal gig就睇到ZOUNDZ,以前唔多識聽未算好懂欣賞,不過佢地表演同較聲確比一般本地metal band優勝,幾年間睇過多次普遍印象良好,後來換左結他請到MESSIAH/NOTHING NONE Davy(相信兩隊都冇人記得,甚至當年都冇人會留意,尤其前者),我今場先第一次睇到新班底演出。歌路係nu-metal。聽到nu,相信已經唔少人走人或柴台。ZOUNDZ出道於nu-metal在香港全盛時,但潮流上得快落得快,好快nu-metal被metalcore取代,曾是潮流指標都難逃淪為過時產物之命運,睇KORN同SLIPKNOT兩個名以前你唔識你唔講會俾人笑,但而家仲有幾多人提,你都睇到啦(相信SLIPKNOT將會多番人提,因為佢地應該差唔多時候出新碟),而nu-metal消失後仲堅持落去之nu-metal樂隊見唔到幾多,之前睇過一次人中好鍾意但好快唔見左,NOTHING NONE創新在將nu-metal歐陸化,但因種種原因及圈子問題,不復見。鐵樹蘭亦係人人睇過都話好的nu-metal band。仲有就係ZOUNDZ。隔左五六年仲繼續玩nu-metal,當然會隨時間吸收番現代元素,但唔會話完全變晒樣,果年興乜樣就係乜樣,個底依然係nu。你可以話呢份堅持值得尊敬。亦可以話佢地戇居。就所見到之香港人、對香港人之認識,我怕後者居多。

「身在香港有骨氣係冇用的,見好多J-Rock人士後來順潮投身metal後以踐踏J-Rock為豪,你鍾意/聽舊野但唔鍾意/聽新(潮)野會俾人笑你唔識聽音樂,就知在香港都係與時並進好,最少唔會俾人笑。幾年前大量『我聽black metal』、『我要玩black metal』人士去左邊?可能已經聽住metalcore或emo笑緊『仲聽CRADLE OF FILTH』的朋友了。」

相信今場都係舊歌為主。十分DISTURBED。唔算經過好長時間,只係從現今metal技術層面聽番ZOUNDZ難免覺得有點簡單,同節奏唔夠跳,多得metalcore教壞。不過演出把火先係重點,演唱會台風比音樂重要,試過有樂隊音樂興趣不大甚至覺得唔多掂,但睇完live立即上癮開始投入佢地音樂。現場玩得好可以彌補同贏得好多野,自己最常用例子係IN FLAMES。歌手台詞不少,一路維持住冇冷場,搞氣氛搞得好,最經典係tribute SLIPKNOT果野「jump the fuck up」,叫全場跪低之後一齊跳起,一般香港show平時隊band點嗌點激台下都唔多郁,仲敢叫觀眾噉樣玩法?又肯玩喎。今次唔係第一次玩,不過相信台下反應最好係今次,唔止係台前一兩行,係一路掃到場邊中間幾十人跪晒,觀眾咁肯玩我都係第一次見。

講技術又係一如以往地穩,鼓佬力水一流次次睇都覺得好鬼爆,不過能夠玩重d民族感更正,始終部落節奏係nu-metal特色。而Davy加入一個衝擊係開始加solo入歌。你見過有幾多nu-metal會玩solo?自己記憶中,去到2000年後metalcore當道、nu-metal band開始轉型至pop或alternative,先開始多樂隊實驗彈solo,之前當紅時結他撩段似solo的旋律都少見,真正中長篇演奏我完全諗唔到,而Davy手solo係ZOUNDZ算最「新派」、「近現代」之原素。表演方面一流,但音樂上唔知仲能唔能夠滿足現代香港人,畢竟從metalcore或extreme metal開始,nu-metal本身唔快又唔係超高技術,要節奏又唔及metalcore,玩得好一回事,靠唔靠到live贏得人心?又或,台下睇完話好睇開心完的朋友,真係出碟時,係咪仍然會咁熱心?拭目以待。


「如果ZOUNDZ唔係排第二,相信觀眾反應會更加熱烈。」



意色樓

身邊冇太多人鍾意意色樓,不過我眼中佢地係現今最成功香港樂隊之一。音樂好多人歸類emo,唔知乜黎可以當英倫野聽,最大問題係歌手把超「基」聲,一係超鍾意,一係超唔妥。正正係佢地最大特色同成功之道。上年(定前年?)出左隻碟,我叫做接受到,不過live又係今場先第一次睇。

「所以今場show幾開心!咁多band都係以前未睇過!」

一上到台,感覺超級嬉皮士,鼓佬同歌手根本就係。一開波,張國榮返生。可能我冇乜留神諗過佢地live會係點樣,見到歌佬台上演出完全張國榮二世,加台下觀眾瘋狂,意色樓環節係全晚最大驚喜,歌手點睇都係揩爆野先上台,假如唔揩野台風都可以咁妖,香港band壇無人能及,唔鍾意佢把聲,都有台風表演補救 - 又或再加反感。唔多受到佢把聲的話,黎睇佢地今場演出可能更開心,因為城大多用途室一向最多人批評聲,雖然佢地少樂器,歌手把聲又唔係好突出,平衡番音樂大聲過唱,頂唔順佢把聲的朋友或者會睇得開心過聽CD。因為隊band真係無敵 - 唱都可以話係,睇你接唔接受。

「鼓佬勁到黐Q線。」

力水節奏同感覺,點睇同聽都係打鼓搵食果隻,好堅。另外兩個結他&bass同樣超勁,聲整得好,音樂有格(鍾意唔鍾意另計)、歌佬唱得之餘有台風(妥唔妥另計)、live無敵,單以樂隊成就計,如講過,意色樓係最成功本地indie band之一。可能因為咁強,加上超勁多fans,場show睇落亦完全唔indie。一首歌好長,單單正場部份已經玩左九個字,之後再歡送阿Bob encore多野,完場玩左一個鐘都有,未計上台前set場最少三個字。玩到噉款,排場、流程同一場流行歌手小型演唱會無異。甚至做到今晚主角係意色樓、場show係為佢地舉辦。

「而最後三個字,好話唔好聽,俾人感覺搞到好似私人派對,多過一場公開演出。」

黎緊會出第二隻碟。音樂今場聽到,新歌比以前更飄、更「後」。興趣十分大。



門生

是晚出現城大第二個原因。門生好似係近期高速冒起一隊,經常聽到有人提佢地個名。終於有一隊band我唔係第一次睇:上次係HORSE THE BAND,印象唔算非常正面,因為第一次睇未熟d歌,同場地音響確實有待改善。城大雖然難整聲,點都易過開三面口碼頭卦?同埋今次大台高樓底,一開波踩上套鼓跳番落黎,未聽歌,睇已經贏左。表演計,煽動力如ZOUNDZ。

「聽metal都成日話metalcore live普遍比metal gig易投入,就因此。你叫HERMETIC SILENCE彈住CRYPTOPSY插水俾我睇睇?或者彈緊三十二分音solo時水髮亂舞?」

第二次睇加上音響大改善,覺得好正。最少覺得歌順左先,可能因為聲好同清過上場,post同core兩種部份結合感強左。越睇越正。等睇佢地第三次。場地同音響對佢地現場影響幾大。

「有冇人有門生結他佬阿Joe聯絡,
email or 電話?」


門生玩完已經過左十一點半。睇今場show直頭辛苦過返工。得番兩隊,而一向本地band show都係外來樂隊擺最後,心諗終於到期待已久的EVOCATION。點知。



吹波糖

仲有吹波糖,差唔多十二點先出場,有d似睇倒數演唱會。隊band台上似意色樓,都係十分簡約,經過一個頗為過癮的intro,粒聲唔出就開始玩。唔係得番兩隊band而佢地唔係EVOCATION、唔係場內突然出現咁多之前好似唔多覺的fans、唔係佢地出場時身邊突然出現一班言行舉止衣著皆大陸之阿叔阿嬸輩,都唔會立即知道佢地就係今晚特別內賓內地樂隊。對佢地完全冇認識,但聽左之前咁多隊,突然黎隊咁pop(or emo?)...完全超出我預期。或者係前幾隊都係恆多,同我一心想聽恆野 - 不過吹波糖都恆,雖然音樂唔激,歌手清唱之餘好多時最後要嗌,這些是最metal的時候,雖然我唔太知點解要嗌。對於這隊似乎係全晚重點之一的吹波糖,無論音樂定超級明星格的台風,我覺得自己似睇緊幾個月前亞視搞果個大中華冠軍樂隊大賽,當中有dband真係好似。我都唔知噉樣係好定唔好。就音樂,只有話非常melodic尤其結他,同歌佬夠晒中氣。最後一首歌,搵埋意色樓歌佬上台一齊鬥嗌,台上嗌得越勁,台下嗌得越勁。我企埋一邊,睇唔明。可能係我超左齡,靚仔聽得明睇得明,但我唔明。

「這塊吹波超,太甜。」

全晚觀眾反應最好,意色樓之後就到吹波糖。從觀眾人數及熱烈反應,同對樂隊咁熟悉(隊band講到佢地係黎香港表演),相信全場得我一個人唔識聽嗟。



EVOCATION

結果,EVOCATION被犧牲了。正式開始已經十二點七,全場吹波糖之後走左大部份人(國內同胞要趕車返大陸?),佢地表演時得番三分一觀眾唔夠,全部都係真正為睇EVOCATION。Tommy把聲超超超超超超超勁。只係玩左一首(定半首?),城大收場。好在跟住一晚蒲窩仲有一場,唔係就灰到爆。需知有唔少人係為睇佢地而黎,就如我,EVOCATION係第三個我會黎今場之原因。而家噉樣,對各方面都係掃興,尤其留到咁夜、分分鐘返屋企尾班車都走晒的觀眾。可惜我去唔到蒲窩。都唔知下次有得睇係幾時。實在難遇上機會。

「好想睇思竭呀。」




相比以前幾次黎呢個場睇,設施進步,但流程相反。band show出場次序往往係表演單位所關心,大家都知band show傳統總係越勁越出名擺越後(或想/要求出最後)。「fans未放工/放學」嘛。

「請睇睇兩年前獨立字頭城大獨樂秀。可以當成兩場show睇。metal,似用黎『祭旗』。」

THE SQUAWK我覺得作為last live同主辦單位,一定要出第一隊先至帶得起個氣氛(老實講,如果THE SQUAWK唔係一開始已經計劃排第一,先至奇怪...),至於之後編排,一如平常越出名者排越後。遲左個半鐘開show,據聞係因為有樂隊遲到,星期五晚搞已經多潛在問題,大家又係返工返學人士,呢樣確係好難避免,不過解決問題方法似乎唔係調其他band玩先,而係等齊人先至正式開始。可能我唔係主辦單位,細路仔唔識世界,只係調其他band玩唔係常理所能推理出的最直接應急方法嘛,尤其係星期五晚搞,好多人第二朝仲要返工返學?雖然睇完場show、見到頭兩隊之後幾隊的知名度同受歡迎程度、幾乎越後越「星級」,唔講都睇得出,好好好好好好難...

同,如獨樂秀一樣,fans輪更情況普遍,尤其吹波糖上台時,更加有來自北方樂迷們非常突然地出現。好多年前,已經好多人提出過呢樣問題,亦係好多band俾人話「唔係玩音樂」、只為出場台下有fans,事隔多年後,band壇明顯發達過以前,大家覺得「比以前識聽音樂」、「搞音樂搞得比以前好」時,樂迷聽眾又是否同步進步?睇完Mind Your Head,又睇左一場規模細得多之酒吧show。比較之下,其實而家「聽香港band」之樂迷當中,有幾多真係已經脫離如陳慧琳fans的追星心態,黎band show真係為視聽音樂、為enjoy?(或,對這些「樂迷」而言,睇明星,就係他們enjoy的方法?)



「最後,再問多次:
有冇人有門生結他佬阿Joe聯絡,
email or 電話?」




「 08年七月城大兩場band show、
《影子》同Mind Your Head,
睇晒就知而家band show『代溝』問題幾嚴重,
『老band』想出show甚至想出頭,奇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