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F.A.M.E.

Fotolog After Musical Event Vol. 4
Last to Live Day 2@樂人地帶



Project F.A.M.E. (Fotolog After Musical Event)是香港資深五金業工作者劉Sir個人音樂專欄,以圖片為主配精簡文字感想回顧演出活動。




居於九龍,一直不太情願遠赴葵芳,車費不菲之餘也要考慮完場後是否有車回家,再者趕車也是辛勞。上一次也是第一次來樂人地帶Musician Area,已是兩年前2009的「炒粉II」。跟著一直沒多少留意這媞t出的風聲,也就遺忘了這地方,直至今場聲勢十足的Last to Live。




一連三個星期六晚舉行的音樂節,選擇了19/3的Day 2,因為metal。為了BlackWine、Weepin' Rose和古幽靈,是個非常難得的組合,只有為今場放棄趙增熹在九展的「分子音樂盛宴」。(看的不是趙增熹,是謝安琪)




香港獨立音樂界的慈善團體We Rock We Mosh We Care為這個音樂節給了很多力,主要為到外地交流時重傷癱瘓的陳利鋒義賣籌集醫療和生活經費,有意支持或了解可見:

http://sites.google.com/site/werockwemoshwecare

http://zh-tw.facebook.com/group.php?gid=263797472691




雖只來第二次,對樂人地帶印象深刻,因為兩個跟其他表演場地不同的地方。多數本地獨立演出就是只有演出,樂隊上台,表演,演完下台換第二隊,重覆。樂人地帶則會善用演出前後和換場期間的空檔時間,由美女司儀(左一)跟觀眾分享時事點滴、呼籲募捐,和訪問表演樂隊介紹背景和音樂,不會來看的由始至終都不知道樂隊是誰是做甚麼。十分值得欣賞和學習,但這麼多年來,仍沒有多少其他人會做。

至於第二個跟人不同之處...容後再談。




第一隊樂隊:碧螺春
http://www.myspace.com/biluochunchinatea

「故事誕生於2007年2月的一次機緣;成立後開始堆砌回憶,風格以流行搖滾為主。我們信仰音樂 歌曲題材大多源自 生活 與 幻想 ,希望藉著音樂單純的表達屬於我們的喜、怒、哀、樂!更希望以我們有限的青春,享受組團所獲得的無限快樂!貫徹『及時行樂』的理念!」




是我見過最不樂隊歌手的樂隊歌手。女主音一身OL打扮,就像剛下班趕來表演沒時間換裝。不過嗓與唱都是好的。




玩著簡單的pop rock,cover Eric Clapton《Wonderful Tonight》開場,結他手唱跟彈一樣好,只是全場唱得很少有點可惜。歌曲都很精簡,其實keyboard並沒有補助很多不加亦沒問題,但台上多個美女看是好事。




玩pop rock也要出動六線bass誇張了一點罷




重頭戲是打爆鼓。在演唱會這種意外常令全場歡呼,但今晚如此情景卻不屬意外而頗常見。




第二隊樂隊:ParaoniD
http://paranoid.hk
http://www.myspace.com/hkparanoid

「組成於2005年,2009年首次兩度遠征Visual Rock的發源地日本 ,參與當地的Visual Rock Live Event 如Tokyo Vize,及在著名的日本livehouse如池袋Cyber、新宿Holiday等演出,亦接受當地網上電視台Tokyo Borderless TV訪問,而在香港亦接受TVB、南華早報、Respect、Milk、青年協會Channel等的演出及訪問,亦經常在各學校、Livehouse等演出。現在ParanoiD 正活躍於香港和日本。」




這是序曲奏起的一刻。自己帶備舞台道具,還有一身視覺系裝束扮相,不需多介紹也可知道他們的音樂是怎樣。




一開始,台前已被人海/妹妹淹沒。沒看過很多本地J-Rock/Visual Rock樂隊,但「曾兩次到日本演出」的ParanoiD,應該是把視覺表演精萃融會貫通得最透徹的一隊,舉手投足J味十足,還有設計和排練多時的團隊動作、舞台走位,不難理解台下女性觀眾的人數和反應。




談表演,第一秒到最後一秒都是亮點,太多,所以集中談音樂。他們的J-Rock較新派,即混合近代盛行宗派像metalcore,連blastbeat都有就如圖中示範。可是有著兩大缺憾:鼓手缺乏力度,對比同場其他任何一隊更顯不足,但力度正是ParanoiD必需。編曲也有個通病,很多時最重的放在頭,跟著常用靜和清的音色,和一些跟主旋律不大咬弦的節奏,越後越無氣勢找不著高潮,表達不到如意的起承轉合。

全隊最好的是歌手,除了台風充滿風采,嗓子具張力也可輕鬆應付高音,而他們最佳的幾首都是能充分運用這兩點。我想之後ParanoiD的創作方向應該抓住這點,盡量利用廣闊音域,給歌手更大的發揮空間。




場外還有樂隊專屬商品攤,長期充斥大量女fans。身為宅男的劉Sir當然沒有過去跟美少女們打交道的勇氣了。




第三隊樂隊:Speaka
http://www.speakatheband.com
http://www.myspace.com/speakatheband
http://soundcloud.com/speakatheband/tracks

"Formed in 25th Aug, 2009. Speaka has variety of music styles, from typical UK styles (at least what I think it is) to college punk. Speaka just want to show that, music has no boundary."




就如樂隊自己所言,音樂沒有甚麼界限,Green Day《American Idiot》開場,跟著來首有點grunge,然後玩些英倫的。各隊員功夫足之餘很有默契,歌手不同類型也能唱贏得不少分數。




然後歌手由彈結他轉為彈琴表演了兩首英倫調子,其中一首「會唱得比較metal」,也就是chrous最後要嚎叫一番,但其實不加這刻意一著效果會更好。




具自己風格而路向不狹窄,現場水準亦高,現在是主力創作,為樂隊充實不同類型歌曲的時候。




第四隊上台是BlackWine。他們是我見過第一隊 - 也是直到現時仍罕見 - 演出有自己crew的香港地下樂隊。




早說過今晚爆鼓意外已成平常事,單試音已經再發生。也不是最後一次。




第四隊樂隊:BlackWine
http://www.blackwine.org
http://wwwcn.myspace.cn/blackwinehk

"BlackWine is a HK progressive metal band active in the Hong Kong underground scene for 13 years. The band released their debut album 《追夢》 in 2002 and sophomore album 《影子》 in 2008."




近年國外樂隊盛行在演唱會把最新或最出名大碟全張重演,素來不多演出的BlackWine作為香港progressive metal首席,特借這個機會將第二張專輯《影子》從頭到尾再表演,是繼三年前2008專輯發佈音樂會後第二次。

BlackWine在我開始聽音樂不久完成第一作《追夢》,已差不多十年之前,是個人音樂生涯裡一路跟隨的樂隊,所以這部份會比較詳細嚴謹。




首先需關注新歌手阿蟹。progressive metal作為技術派音樂從來不易唱,而香港組樂隊最難找到就是一個好歌手,十三年悠長歷史,一張專輯一個歌手,如今已到第三任。加入樂隊後第二場演出,已要面對一次過唱整張專輯挑戰,但倒過來成了給他表現強項的場合:比其他歌手優勝的是狀態和穩定。整個小時內沒多少失誤,大部份高音都能應付也不吃力,長時間演唱沒有疲態或怯場,亦跟得上複雜多變的歌曲。

可是,問題亦出於過於穩定,反聽得出本身不是唱這種音樂,聲線有點薄弱,聲音沒有搖滾的味道也不夠張力,能準確唱出所需卻偏向平舖直敘。BlackWine的音樂對歌手要求戲劇性,唱功與耐力已有,現是配合得到樂隊和歌詞的感情和演譯需琢磨。




因為音樂對技術的要求,Michael和Jovi的演奏是每場BlackWine演出焦點所在。




Michael包辦了主要的solo,是飛快準繩,但可能看得太多所以有點看膩(...)。唯獨看過那麼多年,有一點卻一直不變,就是太專注於彈,在solo的時候走幾步轉個頭揮個手娛賓一下,看的會更高興。



「這是給Michael哥fans的」



「這也是給Michael哥fans的」




當大眾早認定Michael是主將,加上後來加入,令很多人一直只當Jovi是個幫忙彈節奏的,但有部份solo是他來彈,而且很多時為音樂背景加進一些特別旋律和效果,其實也可獨當一面,只是大家都忽略了他的實力和貢獻。




就算不認識他們、不聽這種音樂,看見Sam的龐大身材和同樣具份量的低音結他,都不會低估他的實力。Sam的長處是在技術和旋律中取得平衡。不過好戲還在後頭。




Jim的鼓一向非常響亮,和充分掌握算式化的拍子,能在小節之中不住變化,可是有時興奮過頭而走失了的情況不是沒出現過,這場卻見收歛,過門與即興未及以往奔放。但間歇跟結他不配合的壞習慣未全戒掉,部份拍子過門落不著適當的輕重拍,便使riff與鼓獨立而非一致,對整體氣氛和力量有一定影響。




慢歌《不捨不棄》為上半場結幕,六首歌下來除唱之外,阿蟹作為樂隊的歌手和發言人非常稱職,擅長與觀眾交流帶動現場氣氛,但台風不足,唱的時候都是站直一個姿勢沒甚麼肢體動作。




為下半場準備期間又打破鼓皮,用膠紙都救不了,結果整個鼓更換。在下一場同樣重型的音樂會前,場地負責人似乎要為多災多難的器材徹底地保養一下。




「encore」的是樂隊的代表作,22分鐘長的《循環不息》。以現在他們的知名度和地位,若在現場不表演這首,那場演出並不能算完整。




相信 1) Sam是香港第一個九弦低音結他手 2) 《循環不息》是香港第一首以九線bass創作的歌曲 3) 兩者都是空前絕後。常聽到人問/說「九條弦怎會全部用得著」,聽CD未必聽得出,但在現場看過就知道,是用得盡的。



「這是給Sam哥fans的」



「這是給Jovi哥fans的」



「這是再給Michael哥fans的」




雖然每個人都只留意Michael和阿蟹,在舞台的另一邊,Sam和Jovi也有很多精彩動作,fing得很勁。




中間的十來分鐘是G3時間,也就是各位fans最期待的結他表演。



「這是繼續給Michael哥fans的」




一連十分鐘的solo,對經驗豐富的各人而言其實早就駕輕就熟沒甚麼難度,其實不需要每次都完美重視原版,改成幾個成員輪流比賽solo的環節,娛樂性會更豐富。而且兩張唱片十幾首歌,結他與bass都有solo時間,唯獨鼓沒試過,編曲上加回一些drum solo部份,樂隊在現場便能有更多即興發揮。




依唱片照彈的表演,對不熟悉原作和非技術迷來說會是個長篇悶局,新的處理方法是把這G3部份變成團員介紹,和拋手帶到台下送給觀眾的遊戲時間,樂隊在舖排現場表演方面又進一步了。倒是辛苦夾在中間認真solo的Michael。



「這是送給BlackWine fans的」



「再來送給BlackWine fans的」




若要挑剔也非無處可挑,不過要表演這種難度高的音樂如此長時間,當中還要應付一首廿分鐘長曲,能夠完全無失誤的話,已可達世界巡演的國際級數,在這場中最少不會有很礙眼礙耳的錯誤。

阿蟹能唱,但有要求的,會對其平淡表達不滿意,但始終是新隊員也沒登台過多少,能夠壓台和支持到全場演出已非常出色。

畢竟是班已玩樂隊十幾年的老手,演奏層面已達很高水平,近年則表現出對現場效果的追求,已過了同類樂隊常於台上鑽牛角尖地自娛的階段,達到表演與娛樂兩者並重。之前一兩年沉寂很久沒甚麼演出,所以要多出現場讓歌手磨練一下。也需要新歌。

最後一點,卻是不吐不快:這場演出除是久休復出和介紹新歌手阿蟹給觀眾,還有把整張《影子》再帶上舞台的特殊意義。相信台下近全部人對BlackWine沒有甚麼認識,樂隊也太長時間未露面過,但難得上台卻完全沒有談到《追夢》與《影子》的過去、沒有解釋《影子》的故事和演出的理念。要把自己打入新一代聽眾群,hard sell一點也可以,甚至必須。




第五隊樂隊:古幽靈 Ancient Spirit
http://www.ancientspiritband.com

「古幽靈樂團成立於1997年,早期音樂風格偏向Grunge Rock,後來重組以嶄新姿態演譯哥德式金屬音樂,並在2010年以樂團名義在香港正式舉行首個音樂會。正積極錄製首張『遲來』的大碟。」




上次和第一次看古幽靈是「完美世界」音樂會,今晚的日子正好是一年減一個星期,不同的是女歌手。新任女主音Cecilia唱得如何先不關心...




除了配合樂隊主題的悉心裝扮,不用唱的時間都在跳舞,還有fing頭,在香港罕見那麼多動作的樂隊女歌手。




雖然舞蹈只是來去兩三個套路不斷重覆,

:-P

上面是古幽靈表演時,台下那姓劉的狗公的表情。




「講極都係講人地個look,你講夠未?」

其實未。(...)




51個星期前的《完美世界》single,主題曲以外另兩首都不太實在,如今除保留了《完美世界》,舊歌都經過重新編曲截然不同,基本上全部都是新歌。音樂更重型,編曲可帶出歌德金屬需要的氣氛,完全洗脫了grunge的過去。士別一年,刮目相看,好比一隊全新的樂團,進步幅度實在驚人。




因需求歌劇女高音,在本地要找到適合的歌手是難事。上任主音Fraise跟台灣六翼天使的第一個歌手Pay很相似厚實有力,Ceicilia則相反比較輕柔,最初太過柔弱(主要是音響的問題),後半熱身過音響修好,聽到很有質素的歌德金屬女聲,歌劇唱腔的運用後來亦自然得多。




男聲則如以往,有Lacrimosa式的低沉男聲,和hardcore式的叫法,但後者仍不夠力。




不脫下羽毛披肩比較好看。一直覺得加頂羅宋帽就很俄羅斯了。



「扭呀扭呀扭呀扭呀」




舊歌再編曲的多是慢歌,不熟悉原版無從比較,但新編曲都走慢和低調帶點gothic doom,有韻味得多,和比舊時的風格更切合他們的gothic metal style。



「繼續扭繼續扭」(...)




上場演出的印象,是結他做了大主導,鼓與低音的節奏部略嫌普通,keyboard也因當時風格局限被壓制。現在這些問題都不再存在,每位團員都見突破與成熟。




非常欣賞結他手的技術和調音,在場地音響質素欠佳下,是全晚難得能克服客觀因素帶出最佳效果的樂手。

如果拿這枝結他回內地表演,可能會犯上分裂祖國罪,或者要跟Circle阿強學習弄一枝「中華結他」。




一年前,《完美世界》是古幽靈最成功(也可能是難得)的貼題gothic metal作品,一年後這反而成了最不突出一首。如今還有唱演皆能的新女歌手坐鎮,一定要把握時機和大好型勢,及早完成等了又等的大碟。是否能做到,可能對樂隊的未來發展具關鍵性影響。




古幽靈後,演出就完了。Weepin' Rose因事缺席結果只得五隊,失望總有,因能看Weepin' Rose的機會不多,令這晚不夠盡興。

除外器材也讓人失望。之述過樂人地帶跟其他場地有二異,其二就是這一點。場內燈光一味深色暗色,又用到太多閃光,而且打燈的色與效果很多時都跟演出不合,另音響亦有不少毛病,結他聲時有時無時大時小,看和聽都辛苦。這在兩年前已提出,可惜事隔多時不見有多(或會)改良。倒不希望這是我last來這堿搌槌ive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