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樂團呈獻:
俠骨柔情.顧嘉煇名曲精選II





早排「鋼琴飛指王羽佳」,提到係行得番路之後第二次到文化中心,第一次,而家先重溫番。上回提到半年前2009聖誕節,香港中樂團搞左個動畫歌cover音樂會。當時已經覺得,兒歌動畫歌局限多,玩煇黃作品發揮空間先至廣闊。半年後,果然有,原來仲已經第二集,錯過左Part 1,今次初公佈立即買飛。通常我會選擇睇尾場,不過表演日子係星期五至星期日,六月起超熱禮拜六日唔多想出街,加上幾個月前黎文化中心睇《大都會》之後隻腳就癱左,三個月仲未跟晒手尾隻腳要繼續抖抖,只好選擇睇星期五頭場。因為八點入座,走去信和掃左幾隻碟先過尖咀仲有大把時間食飯,買左盒麥樂雞坐鐘樓慢慢嘆(新果隻法式芝士醬,被昆,原來唔好食),見到兩個龍友同一個姐姐係度影相,我去到已經影緊,有團自由行經過都圍埋去睇成為本土特色景點,到我食完雞入場,都仲未影完。其實好有興趣坐低繼續睇,兩男一女一個鐘樓景可以影幾耐。


可想而知今場觀眾年齡高得多,大量阿叔阿伯,同著晒旗袍的嬸嬸同婆婆,都有鬼不過少過上次兒歌(呢樣先過癮,外國人睇中樂團表演,仲要睇兒歌cover,到而家都唔明,莫非同我一樣俾首《Eyes on Me》昆左入場?),唯一不變的是劉Sir,都係長頭髮著住件FEAR FACTORY黎睇,叫做好少少上次連辮都廢事紮就噉入場。亦預期之內非常多人,我坐上層四面台差唔多全部爆晒,樓下貴飛都大半,睇連我呢d路人甲都會捧場,就知顧嘉煇個名始終有大市場。同樣地官網一早公佈晒玩乜歌,打頭陣是《電視主題曲組曲》,你都知七八十年代武俠劇主題曲幾熱血架啦,而家多首經典駁埋一齊更加興奮,《世間始終你好》因為有gang chrous(...)《動畫世界》encore玩過,今次乾脆叫《射鵰英雄傳》,上場俾細路睇可以全場一齊玩,今場當然唔會叫觀眾「唱」啦由冇野做的管樂手負責gang chrous。全個組曲編曲非常滿意,優勝在各樂器聲部都有自己表演同獨奏時間,做到每一首曲每一節都有自己感情風格,特別鍾意快位落笙重低音,原來中樂都可以好metal;同嗩吶獨奏超強,文化中心免費show我睇過位師傅solo已經覺得好勁,而家音樂本身咁激昂,好鬼epic。


「認住呢位高音嗩吶大師呀。」


「我成日覺得抱住咁大碌笙,好似Terminator。」


轉頭玩首慢歌《親情》,即係金象米其中一首廣告歌(題外話:金象米搵親d歌廣告)(不過,金象米好似好耐冇拍廣告了),因為歌本身旋律靚非常適合改編,都未夠跟住《今晚夜》搶,非常舞廳的一首,用中樂團玩big band好過癮。《2010獅子山下》賣點是顧嘉煇全新編曲,老實講《獅子山下》近幾年已經俾人提同玩得太多達到娘甚至cliche地步,初頭冇乜大期望,好在,因為相當大驚喜,好在乜都多:變奏多,唔同樂器獨奏多,高潮多,起伏多,冇諗過全場最佳之一會係已玩到濫的呢首,新編曲實在太強,同證明經典經得起時間考驗,同已經冇人搵佢創作一回事煇哥有料到是事實。鑑於太多勁歌集合,中間仲有首《倆忘煙水裡》,已經冇乜深刻印象了。


就同聽碟一樣,當開頭咁強咁有氣勢,跟住要維持水準難度高。好坦白你問我顧家煇有乜快歌爆歌好易數大堆俾你,慢歌真係冇乜留意,所以快歌過晒、最出名慢歌玩埋,中段開始擔心。一連兩個慢歌medley,《浪漫組曲》接到《親情》柔情靚旋律,就算唔多熟悉原曲都會享受,不過跟住以電視主題曲做賣點的《黃金旋律》,編曲有點平淡。好在戲肉到:《明日天涯》同《他的一生/抉擇》,有小提琴家姚王玉(點解近排好似突然多左好多人個名有「王玉」字?),獨奏部份非常精彩,協奏曲式編曲留白好多位俾佢solo,大量凌厲弓法帶起《他的一生/抉擇》十分澎湃。可惜太少。初頭以為佢會由頭拉到尾,原來佢出場只得呢兩/三首,同「鋼琴飛指」一樣,又覺得俾人昆左。


「唔知係咪出show化妝時裝髮型都花功夫,現場睇後生d。」


慢左一輪,《快板組曲》個名都話你知係時候郁番下,有《萬水千山縱橫》實唔會衰,正但始終《電視主題曲組曲》在前難免失色。帶番起個氣氛,是為好物沉甕底的舖排:壓軸有顧嘉煇親自指揮特別原創作品《狂擊》,弦樂管樂主要做開頭同結尾,中間主角敲擊部玩晒,無論睇乜野音樂會,band好中樂好西樂好,現場最開心一定係睇敲擊solo部份,呢度有定音鼓同排鼓對決,一個theme兩邊輪流發揮,精彩是精彩但嫌未夠狂,始終睇開extreme metal友BPM200去blastbeat、讓你單手單腳都快你幾倍種突破臨界衝擊,正宗敲擊玩調性變奏而非速度或力量,就要重新適應。呢種敲擊作中心歌曲,古典音樂以外曾幾何時jazz同rock樂隊間非常流行,好似DEEP PURPLE 1971年《Fireball》,入面首《The Mule》是典型例子,全團主題合奏>drum solo>回到主題結束,弊處在於有時太集中戲肉即敲擊表演部份,今次我就覺得整體結構唔夠嚴謹,合奏環節方向有點鬆散。不過場刊話只係個實驗,再者迴響十分正面。按照流程,《狂擊》是結幕曲,但成隊中樂團俾晒你、煇哥出埋場做指揮,點止咁少野?encore多兩野,唔少得當然是《上海灘》,作為顧家煇作品回顧,唔玩呢首全世界唔俾你落台。《上海灘》可能係《秦始皇》之外香港史上最epic電視劇主題曲,仲要全中樂團演奏,全場音樂會在高潮中結束。


唔難估,今場《俠骨柔情》,一定睇得開心過滿足過上次《動畫世界》,除左歌曲始終較成熟匠氣,周凡夫都提到,如歌曲本身編排還是演奏過於西化,改編後可能會欠缺中國色彩,動畫歌本屬西式產物,夾硬變成中樂版好易搞到唔中唔西,聽《Eyes on Me》就知,又或單純將西方交響樂版本轉由中樂團演奏而平淡冇特色。顧家煇作品除具豐富層次同深度,中式歌為數不少,要改編成適合中樂團演出唔難。但兩場都有樣野唔太鍾意:仍未太接受到中樂團用爵士鼓。year 1時修過音樂,都知道中樂團編制源於古典音樂,同敲擊部借用好多西方樂器,定音鼓已經係,同鐵片琴、木片琴。可能改編歌性質,好多時一到副歌,就會加爵士鼓打個簡單四拍四,實際上改用其他敲擊、其他樂器帶出節奏甚至直頭唔加一樣可以,影響未必明顯,除左本身西化的《今晚夜》適合,其他中國化歌曲都要加西洋爵士鼓做節奏,總聽唔慣嫌太古怪。有大進步架喇,上場對象年齡層低要求更簡單,原曲又西化,差唔多乜歌都打鼓,今場已經用少左好多。用番流行曲最常聽到種鼓聲同節奏,可遷就聽歌冇beat唔得的香港普羅大眾,真係好緊要架,好似有節慢歌,我隔籬果條友睇到訓著打鼻鼾,響到四周圍全部人啤佢果隻。就證明玩乜音樂都好,想多人聽你,鼓、beat呢家野確實不可或缺。


作為正式藝術表演,公關方向自不然國際化、面向全世界,中樂同香港音樂其中一個難處係型神兼備地翻譯中文歌名,而譯出黎唔會搞笑。今場是個成功個案,有落過一番心機,有d太白不過最少唔會笑先,亦見神來之筆,《網中人》夠膽死叫《The Good, the Bad, the Ugly》,唔知邊個咁好文采咁懂得捕捉潮流?搞到立即想睇番套劇,到底同套戲有乜關係。《倆忘煙水裡》譯《Elusive Memories on the Misty Lake》,十分AMORPHIS、INSOMNIUM之類芬蘭千湖金屬樂隊風情。最抵死《萬水千山縱橫》,英文名《Roving the Vast Land of Mountains and Rivers》,第時搞black metal band寫歌一定要借用。齋睇名,都覺得夠晒epic、夠晒metal。點解而家d電視劇主題曲變晒emo?


 

「革胡係乜野我唔識,只覺得呢兩位革胡手好似北歐folk metal友,即係油晒面披晒獸皮抬座胡上台fing住頭拉果種。幾時搞番隊中國TURISAS?」


冇錯,其中一個啟示,是中樂原來都好metal,柳琴同琵琶根本就係結他啦,吹管樂器如笙做低音節奏夠厚夠質感,旋律唔用正路弦樂器仲有簫笛嗩吶,排鼓編鐘等亦提供另類地方特色,要整一隊中國APOCALYPTICA,其實絕對唔難。可惜非不能也,實不為也,香港地乜都咁保守特別學院派,加上入唔到屋就唔會做,想搵到正規大型樂團或樂手較實驗性或前衛性演出實在唔容易。雖少,亦未至於灰到冇的,最接近「中國APOCALYPTICA」者有我叫做「港產progressive rock」的SIU2,中文名笙得起,搞手伍卓賢聽聞是位pop友,今場《俠骨柔情》都有份,另類的《今晚夜》就係出自佢手,但算全晚最普通個《黃金旋律》都係。做咁多pop野叫半個身離開規範,《今晚夜》可見創作能有箱外意念,而SIU2就係一個中西樂器合璧之...fusion project(職業病實在好難忍住唔叫progressive rock)。


正野來的真係。如果SIU2 crossover中樂團搞番場symphonic progressive rock就好。」


雖則,已經遲晒,大陸好多好多年前,已經玩過大量呢類crossover、誇界實驗演出。所以黎緊,可能一段時間同香港中樂團無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