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F.A.M.E.

Fotolog After Musical Event Vol. 10
G.E.M. Get Everybody Moving 2011紅館演唱會



Project F.A.M.E. (Fotolog After Musical Event)是香港資深五金業工作者劉Sir個人音樂專欄,以圖片為主配精簡文字感想回顧演出活動。




雖然劉Sir從事五金業,曾幾何時是名紅館常客,上紅館比上各大indie livehouse更加頻密,很大原因跟當年週末假日都要鎮守皆旺有關,流行演唱會可是沒有這些日子才舉辦的客觀限制。到近年抽身終於有空閒時間就少上紅館,對上兩次已經是一年前五月的夏韶聲(紅館難得將結他聲推到最大的演唱會,還有很多值回票價的經典嘉賓)和F.I.R.(有點失望而無心回顧,需知08年聖誕除夕機博那場可是近年最佳演唱會之一)。


正正《Danny Summer & Friends Band Evolution Live》一年後的2011/5/13,鄧紫棋G.E.M.開始一連三晚再多加一場的首次紅館演唱會,在加場當晚5月16再度踏足紅館除為音樂,也是來見證三個香港流行音樂的紀錄。




在紅館開演唱會的最年青流行歌手是台灣的林志穎,1993年踏上紅館舞台才十八歲,若只包括香港歌手,Twins在2002年開紅館個唱時蔡卓妍僅十九歲。但再嚴謹計算,真正憑個人歌手身份上台的是鄧紫棋,開完演唱會還差幾個月方二十歲,同時打破香港流行歌手和女歌手在紅館開演唱會的最年青紀錄。


至於第三個創舉,只屬對個人而言:我想現在可稱鄧紫棋為香港最成功的獨立歌手。雖說所屬唱片公司蜂鳥音樂Hummingbird Music跟Soler的官司涉及百萬計的金額,論其確實規模與知名度遠不及四大或任何一家本地大唱片公司亦未獲這些公司支持,加上音樂走非本地普及路線,本質跟獨立無異。其實她的音樂生涯跟謝安琪很相似:大家都是簽約小公司以非主流音樂出道,沒得到媒體多少正面宣傳和協助,只憑自己唱功與個性就贏盡人心,但謝安琪要到出了幾張唱片再簽約進環球新藝寶才有機會到這媔}演唱會,鄧紫棋僅一EP兩大碟不用轉會已能做到,已超前了謝安琪,而且某程度上更欣賞她,畢竟沒傳媒沒大財團支持,在香港已差不多等於不可能成功。蔡卓妍得以十九歲到紅館演出,是因為音樂和歌唱質素,還是因為英皇的雄厚財力?你知道鄧紫棋,是因為她的音樂她的實力,還是因為無線電視?




獨立歌手/樂團往往比主流的更注重周邊商品,G.E.M.非大歌手,但之前九展與今次紅館都有自己專屬特色的演唱會主題商品,非常花心機,反而很多知名歌手不會做同樣的事,演唱會就是唱,開多少場都不會有甚麼產品。或者因為設計和製作演唱會需花不少人力物力但回報不太大,出名的歌手和公司寧可觀望廣告代言等回報豐厚得多的商機吧?




商品設計偏女性化而沒太大興趣,但客路不絕,即使下雨仍持續有人參與排隊行列。




上一場九展匯星18 Live實在非常精彩,她聲線中的感情和迫力,還有聲樂式高音唱腔,再者差不多全部歌曲都是自己創作或有份創作,在香港樂壇根本找不到對手。事隔年半更移師紅館,表演規模與娛樂性大不同自然要來支持,當然也是為見證這升級進步的象徵。




很可惜不同單面台的匯星,紅館開三面台,原來13-15的正場根本不會買到票,這晚16日加場,但正式售票當日早上網上售票一開始立即登入,也要嘗試三次才能買到台左這個幾近到山頂還要差不多跟舞台成九十度的位置,是來紅館看演唱會最差的一次。可想而知搶票情況多麼激烈。叫座是必然的,但沒預期過會爭到這個地步。




就連原來給未能面對或靠近舞台的觀眾看的大電視,都似十分遙遠加看不清楚。真悲哀。




開場前燈光調暗後,每當台下閃光閃個不停,就知道有明星進場了。就所見這尾場有相當多名人光臨,一大群攝影朋友圍繞明星不斷拍照之景見之不絕。據聞謝安琪都有來。如早知道就多付二百元。




八時半開場,只比原定時間遲三個字,跟其他演唱會不同,沒有任何無謂溫馨提示、宣傳語句、商戶名單,一關燈就直截了當播片頭入演出。因為,小公司,掙不到贊助嘛...




我座位的景觀就是如此。




這是200mm鏡頭的極限了。有點後悔買最便宜的$280票。




開場那班dancer很Tron。這次演唱會舞蹈佔很大高比重,不論歌曲當中還是過場獨立表演。




如果想看舞台正面,要把頭左轉九十度看大螢幕...要這樣看演唱會真無奈。




「個籮柚會唔會凸得誇張左少少」




我坐在舞台的左邊。但很多時候都只照顧右邊舞台,會走過去近距離演唱又會走來走去會揮手,但台左這一邊只過來遠距離揮一揮手就走開。大家都是付$280,為甚麼...




第一部份唱了《想講你知 》、《我不懂愛》、《等一個他》、《The Voice Within》和《Get Over You》,都不是很考高音或氣量的歌曲,熱身之餘也為留力。




《Get Over You》最後加插一段長篇結他solo,唱片監製兼任演唱會結他手和樂隊領班,唱片走R&B風結他不突出,現場多了發揮機會,十分不錯,但也只有場現才有機會見識到。




但,同樣,想看正面想看得清楚,在這個位置,唯有看大螢幕...




在這樂手表演歌手回後台的時間,可以看看樂隊的功架。典型流行音樂會的雙keyboard組合,但只得一枝結他,但因為原曲都是R&B和電音,現場經樂隊搖滾化,立即重型不少,細節亦生色得多。


重點當然是左邊紮穩馬步那位攝影師。




另一邊才有看頭。鼓佬可容後再談,但低音結他手...




女性樂手多數不離和音和彈琴,彈結他都不多而且多數是彈木,女低音結他手第一次遇到。除了穿和彈得有型,在這細小平台邊彈邊走邊跳的玩盡每寸空間,要fing的chok的甚麼都有,全樂隊最狂放反而是她。




樂隊solo後又是跳舞,找了個MJ加個女的,跳得不錯。但看的不是他們,是bass。


「音樂唔係點激,噉都有得chok...」




一身老上海裝扮,自然是回到《美好的舊時光》,還要用原來的懷舊sampling intro。剛才可看到,樂隊中沒包括和音而依靠錄音,所以不相信三位女和音是真唱。




跟著到《睡公主》。現在就唱早了一點。和這個造型唱始終覺得很怪。




很多人開始喜歡G.E.M.是因為《Where Did U Go》,但自己是《睡公主》這最具張力最戲劇性也是最特別的一首,因為她是R&B型格歌手,很難找到這種搖滾類型歌曲。很可惜兩場演唱會同樣,當其他歌被樂隊現場演譯而獲強化時,本就最適合樂隊表演的《睡公主》反而被削弱,編曲原來的強處全部不見整體靜態下來,高長音也明顯收歛(但其他歌又不會甚至即興得更激烈?)。大失所望之餘大惑不解。




值得一提的是,《睡公主》是她十三歲時所作,當時是英文歌,名《Sleeping Beauty》。


「細個係Kelly Clarkson,大個係Christina Aguilera,我寧願佢永遠十三歲。」




「拿,都話照顧另一邊多架啦,次次都唔理我地左邊。」




終於到第一個吹水環節。說的就是十三歲寫《睡公主》的故事。敢說自己是場內沒多少個入場前已經知道個故事的人。




故事帶出的是另一首歌,Beyond的《情人》。一個相當意外但無任歡迎的選擇,但很遺憾身邊很多人對這歌一無所知感到好奇,雖說後生一代未聽過實屬正常,但見Beyond這香港樂壇瑰寶未得傳承,心中總有一份抹不去的哀傷。




Beyond的音樂永垂不朽,在於八十年代把音樂創作精神悅耳旋律、細膩編曲、豐富層次和感人氣氛發揮到極致,在九十年代末開始K歌提倡速食濫製的風氣後再聽,更顯其難能可貴。任何一場香港演唱會,前提是歌手本身具一定唱功,加插一首Beyond翻唱能令全場演出昇華,而《情人》是當中表表曲。G.E.M.也唱得實在出色。




最新大碟《My Secret》太R&B太電音非個人所好,喜歡的沒多少首,主題曲《我的秘密》是難得之一,或者因為走台式清新搖滾路線,很像本已喜愛的F.I.R.吧。現場變成鋼琴獨奏導入的power ballad,是一個高潮。




「bass妹又有得chok...快歌慢歌都chok到,冇野講...」




《Game Over》要除褲性感,我麻麻,我入來是聽歌的。也覺得她太嫩,穿得性感也沒有應有的氣質,只是奇怪。




回到後台後,有個細佬女嗌:


「你去左邊呀?」




響起一個beatbox intro做過場。正面台看到是這樣。




而我看到的是這樣...




「小妹妹,我去左邊?去左搭電梯囉!」




再一特別關注台右的例證:平時歌舞都常走到那邊,就連電梯都要蓋在那一邊。人家同樣付二百八十元,卻可以近距離接觸。我要消委會電話號碼。




高空獻唱第二張專輯《18...》派台主打《All About You》,難得不賣唱功和高音相反表現低音,不同她一貫作風但成品相當討好。現場當然唱得好,但大家已對音樂沒有留神多少了。




「成日話唔理你果邊,而家望鏡頭俾你影番張!不過你枝200mm鏡夠遠影咩!」




唱到訓低的《Good to Be Bad》,是全晚最多人談論的一節,因為有傳說中的鋼管舞。




但所謂排練多時的重頭戲pole dance,只係圍著鋼柱走幾個圈,再靠著抱著擺幾個pose...




然後由dancer們抬上去...




再來個一字馬。就是這麼多。角度所限拍不到正面,請自行想像一字馬之景...




老老實實,bass妹的台風,要比跳鋼管舞的狂放得多。




之後唱了《寂寞星球的小玫瑰》,《My Secret》另一首心頭好。但沒有唱《末日》,可能因為那音樂劇式的交響編曲吧。




留神看真,才知道氣球入面原來有對人腳。很有使徒的感覺。(...)




《塞納河》本身唔算沒有甚麼高音叫嗌的部份,但現場後半即興了很多這些技術性演唱,配合一身搖滾造型。




高音挑戰歌一不離二,怎可不唱最出名的《A.I.N.Y.》,這充滿諷刺意味的成名作?




方格金屬地板、從下而上的背光與吹風、連番超高音長號,造型環境意境都十分heavy metal。在想,不會唱到趟下罷?誰知...




「真係唱到訓低。除左\m/之外我唔知應該俾咩反應。」




最後是鼓手一段部落式solo結尾。說他幫過很多名歌手像Michael Jackson錄音,G.E.M.的歌本身電氣為主,來到現場由樂手即興演奏變化自然大得多,當中最不同必然是鼓。未看過一場流行演唱會玩這麼多ride和bell。但不是爆炸型或花巧派的鼓手,所以這簡短solo不太精彩。




芭蕾舞手出場。應該是剛才《寂寞星球的小玫瑰》的氣球使徒吧。




原來是《My Secret》甚至她出道以來最妖異最詭秘的《Twinkle II》,好像是自己創作,把《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邪惡化,全張專輯最欣賞就是這首,除了氣氛與編曲破格,也想不到她會寫這樣的歌曲 - 寫這些總比普通的R&B好啊,可惜相信很難有再多這樣的另類作,看唱片內都要放到尾二就知道。


現場表演同樣概念化,由一 男一女芭蕾舞手演戲,但比歌曲更妖更邪的是,那女芭蕾舞手,近看的話很難不相信不是男人,很恐怖...




這條裙是全演唱會最浮誇、最具大演唱會氣質的。留意G.E.M.身後那幫忙拿穩長裙的黑衣人。




唱了很麼久,當然又要跟大家風花雪月。這次是感性的,先講解《Twinkle II》原來是首導人入教的「white pop」,一直留意不到,看來跟耶教還是無緣,也疑問怎麼一首宗教意識的歌曲會這麼黑暗?




說明感性當然要哭一場,自彈自唱點題的《18》少不免。還有獻給仙遊外婆,已被人cover過無數次到不知道原唱是誰的《You Raise Me Up》。




《Mascara》唱片有兩個版本,原版低調唱得抑鬱,remix的《Glossy Version》相反最後叫到不行,不來幾記高音長號又怎稱得上G.E.M.?現場會唱那個版不用多說吧。




又一重頭戲:以a cappella翻唱廣東歌而備考讚賞的美國四人組合Metro出場。




先合唱了一首不認識的英文歌(歌名相信是《Just the Way You Are》),再表演了《愛是懷疑》和《我的驕傲》。




選曲非喜歡那類,但十分投入十分興奮,通常演唱會嘉賓時段(和樂隊solo)是廁所位,他們反而成了高潮之一。其實很可悲,四晚演唱會都是找他們出場,因為獨立、非四大的意思,就是根本不會有知名一點的歌手做嘉賓。


而獨立演出與大公司活動的分別是,獨立演出嘉賓選擇少卻往往從質素出發,名歌手則往往要考慮公司立場變成自娛或宣傳環節,結果寧願找來一些毫無吸引力的歌手做嘉賓淪為廁所位,都不會找/找不到真正有實力有號召力的登場。




「正的唔止Metro,bass妹除左褸,更正。」




新碟最反感的是第一首《One Button》,現在以這首作序連接數首英文翻唱歌,絕對是全晚悶場。




《One Button》那種舞曲R&B就是大方向,悶局不止因為本不喜歡這類,選曲也非出色,舞蹈又沒有興趣,所以...




這幾首歌,只在看bass妹。




跳舞歌自然節奏強勁,台上自己那小小空間都不夠,跟結他手一同走來走去,活躍度不輸台上各位dancer。




「是正的是正的是正的」




基本上整個跳舞歌環節,我沒有看過主舞台。




來到主題曲《Get Everybody Moving》,就知道是完場的時間了。




「見到呢個遞咪動作,令我諗起Mortal Kombat...」




始終自己作品拿捏就是不同,同樣是跳舞歌音樂跟舞蹈都編排得比之前幾首好,是好很多。




坐升降機到台下離開後,各舞師輪流花式跳離場,是他們自由表演的solo時間,反而這部份比好些歌曲的舞蹈可觀。




正場大約10:50結束,但可能不想超時太多,只等了一陣子就再出場encore。有神曲《忐忑》。




《忐忑》一早有過被無數人重玩過,內地亦有不少instrumental rock/metal cover,但這個是Deep Purple《Highway Star》式的speed metal版,而且駕馭得到,不是敷衍或搞笑地唱。




「到最後,終於肯過黎呢咩???」




全晚最high肯定是這首,始終搖滾總是最佳的現場音樂,而encore的首要把本已高漲的觀眾情緒再牽動並提至更高成全晚高潮所在,這一點完全辦到了。




之前的歌大多是慢板或節奏平穩,來到《忐忑》鼓手終於吐氣揚眉。




《Where Did You Go》還未唱。怎可以不唱?跟18 Live一樣,這首金曲理所當然留到最後。




先來鋼琴獨奏自彈自唱,少不免邀請大家和唱。




鋼琴版過後再來樂隊版本大合唱。




完場幾首終於多走過來台左這邊。遲來總比不來好。




經常說《Where Did You Go》是近年最成功香港流行曲,未必是最叫座那首,但其獨特風格和個性便跟之前和之後的大部份本地流行曲不同(皆因香港的創作與音樂風氣太迂腐了...)。上次九展全場合唱已十分震撼,現在紅館人數再多三倍,場面更加感人。




十一時十分,完了。再沒機會看到bass妹了。




作為尾場,對自己對觀眾一次encore一定不會夠,怎都要再出場。沒要大家等太久,很快隨著鋼琴再升上舞台。




連唱三晚,來到這最後一場的最後,仍然維持得到最佳狀態,鋼琴版《回憶的沙漏》沒有任何沙啞或走音的窘態,相比很多所謂一線但連換氣都未做得好、前半可以但後來明顯持續不了的歌手,更顯G.E.M.值得欣賞和尊敬之處。


聽罷這來自同名EP的好歌,十分懷念初出道的她,現在的音樂佐料太多。




最後,相信是為滿足現在的觀眾吧,再唱多了一次《A.I.N.Y.》。




前半是她彈大家唱的卡拉OK,後半轉入急促節奏盡顯唱功和音域,編曲十分別緻非單純按原版unplugged值得一讚,但坦白對這首歌真的無大興趣或好感,因為已被糟蹋至很低檔次。


很多現在的人知道G.E.M.,是因為無線《超級巨聲》冠軍翻唱了《A.I.N.Y.》,聽過無線冠軍的演譯,再聽原唱者的CD版和現場兩個版本,其實無記冠軍的各方面都根本沒得比。但是很多人知道G.E.M.卻全賴那個模仿失敗的失色冠軍版,亦即沒有無線電視,G.E.M.今天未必有那麼多人認識、未必多了現在這麼多多到坐滿紅館的觀眾。對這我是很灰的。也寧願她唱回昨晚的鋼琴版《All About You》。




最後11:25左右演唱會正式結束,若沒了最後「encore encore」那十分鐘其實這晚演出不算長,其他歌手來紅館開演唱會動輒再多半個小時才完結。意猶未盡,但畢竟她歌少,只2.5張唱片可求甚麼?和應該不會很快再見面。在小公司無大贊助的情況下可以在紅館連開四晚已是非凡成就,但猜想其後再出新唱片和開同樣規模的演唱會絕非易事。就算已來到紅館圓了一個很多香港歌手只能奢望的心願,就如18 Live時所言:一間超實力label,主管級會參與音樂創作,絕對是國際級水準加國際級視野,為何到頭來香港會沒有人認識沒有人理會?而很大程度上,G.E.M.的成功是建基於先天外表優勢,如非廿歲未足兼具可觀外型,她可能多年以來都只有數百張的唱片銷量,然後棄唱原創歌改唱cover晉身可能賣銷量更高但寂寂無聞的發燒天后之列。對她的星途,仍存相當擔憂。希望不會繼謝安琪之後,香港又再因無謂的理由或商業原因,損失了難得的真誠實力女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