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12/7/2008 SAT

鑑於係「上一代」的「老坑野」,BlackWine我覺得好出名,或者都需要簡單介紹一下:


「BlackWine係香港罕見progressive metal(前衛金屬)樂隊,走DREAM THEATER式技術路線,2002第一隻碟《追夢》,係2000年後繼HYPONIC《Black Sun》第二張本地metal band自資唱片 - 當時電腦、上網同軟件錄音冇而家咁普及、唔似而家幾千蚊夠出一隻碟,香港band出碟支出係半年/一年人工起計。六年後2008亦值樂隊十週年,除更換歌手,原陣容完成第二隻碟《影子》,成為香港唯一出過碟之progressive metal band,同'00末全港碩果僅存prog-metal band中最成功者。」


六年前《追夢》出碟之後到上環文娛搞左場視聽演唱會,拍埋影片全隻碟台上玩一次,係本地metal創舉。跟住一停就停左六年,歌手都換埋 - 維持到十年,同咁耐只換一個成員,兩樣都係香港band中難得。《影子》歷史重演。問題係現今香港人特別metal友、band友,聽音樂心態可以用「一日千里」去形容(好明顯,我唔係用得正面),大眾對音樂追求日益簡單,一班「老餅」在這世代仲堅持玩又長又煩之progressive metal:


「仲有幾多人聽、會黎睇?」




都可謂六年一閏(現在新一代的香港band,唔會想像到僅僅幾年前的「上一代」錄一首歌、整一隻碟有幾難),香港metal唯一一隊會做/做得到完整概念性現場演出只有BlackWine,即係如果想香港睇一場「有意思」的metal gig,敢講只有BlackWine上次《追夢》同今次《影子》,因為progressive metal先天特質,正如你唔會見多少death metal band上台會選擇玩晒自己成隻碟(請勿捉字蚤,我知道有death metal band噉玩過,如NILE)、black metal出live會播concept video;甚至唔會搵到搞手開metal gig、band show可以光明正大坐場搞,而入場觀眾唔會鬧。單為其香港metal界中難得藝術價值,我覺得已經值得入場。眼利或心水清者,會睇到今隻碟最特別,係出碟果間:上隻碟《追夢》,出碟公司係撚化催化行動(我發誓,第時我搞label,一定叫間野做撚化行動!),六年後新碟《影子》,出碟果間叫Trinity Music Hong Kong。同這個Trinity Records Hong Kong有乜關係?


「Trinity Records Hong Kong/TRHK做全世界metal,子公司Trinity Music Hong Kong/TMHK,則集中簽香港樂隊,風格無限制。」


亦即BlackWine今隻碟係TRHK出,自己出品隊band搞show,身為label點可以唔支持呀?今日12/7係禮拜六,都有充分理由名正言順唔開舖去睇show了。唔係好多機會架咋星期六日睇show,要睇舖嘛大佬。又慘在冇幾多indie show唔係禮拜六日搞。


「所以你見TRHK死剩劉Sir一個之後,indie show、band show佢冇睇過幾多場,但係噉走去睇一至五搞的pop show好似陳慧琳噉囉。仲敢大大聲話自己係metal友添,呵呵呵。」




好早收到隻碟,上一場LiveHouse Chili Band Show(而家仲好想知:「個show名,邊個改?」),全場只玩一首歌,就係六年來唯一未公開新歌《循環不息》,廿二分鐘長,所以出show玩一首搞掂,結果係玩得到亦玩得好,唯獨歌手頗大問題,但作為一個teaser/trailer已經夠晒吸引力(or冇晒吸引力,假如你只因歌佬唱得唔好就當全首歌唔好聽)。LiveHouse一個月之後就到城大重頭戲正場。話係TRHK/TMHK出品,但初時好肴底,因為今年日頭份工公司參加好多展覽,咁蹺七月中今個禮拜我要過青島參展,禮拜頭上機、聽日十三號星期日落機,即係黎唔到場show!好在最後成唔到團。因為近排多單跟緊,月底已經兩張單交貨,呢個時間我走左去實死肯定冇人工廠同公司跟得掂,加上老細兩個月前美國拉斯維加斯一役見識到劉Sir的頹,佢都頂唔順,就特赦左我留係香港,佢自己飛過青島搞掂了。好野。就可以繼續留低office發癲食野玩野上網了。同,最重要,唔怕睇唔到場show了。


「老細!袋你份糧咁耐,這是第一個令我對你肅然起敬的決定!」


只不過,唔返上青島做野,唔代表香港唔使,今個禮拜六係我公司長週,早極都要晏晝先去得,好在今次場show唔係自己搞只係幫手,唔係放工先去得就十分大鑊。而家噉反而仲好,我去到都只係路人甲乙丙,朝早到除左睇砌場試聲就係等食飯等開場,返公司收集各式所需工具文具紙張材料更實際,反而今日長週仲開心添!一點放工先上舖頭,拎碟拎錢拎乜拎物過會場,同幫個門口裝飾一下貼定大量通告提醒各位朋友今日唔開舖,搞左大半個鐘抽住兩三袋車仔自由行式出發。火車去到九龍塘,擺低d野先兩點鐘,台上仲砌緊野大家得個等字,呢個時候梗係去食個飯先啦。





難得有機會再享受大專院校飯堂,今餐咖哩豬柳飯唔包野飲先$12,香港地點搵呀而家乜叉都咁貴,買個罐頭都唔止十二蚊啦!只係食就唔多好食,而且當初我買係以為豬柳=漢堡豬柳,叫左先知被昆,頹飯就係頹d冇計!雖然我教院出身,而教院都算八間大專院校之一,不過個名冇大學兩個字,間學校立即同大學冇乜關係,人地大學搵得到的教院全部搵唔到,好似大學飯堂出名夠平,十蚊一餐稱之為頹飯,教院飯堂調番轉,因為位於山上附近冇食肆,唔食佢就得七記你揀,有得玩獨市開價唔係平過人而係貴過人,教院食餐普通飯,仲貴過你出面茶餐廳叫同一樣野,又要唔好食喎。


「所以除學歷資格,我不嬲唔認同教院等於大學:教院讀書,你完全唔會感受得到自己正在活大學之生活,只似讀緊一間唔需要著校服冇固定上堂時間表的中學。知唔知在教院折騰四年的所謂『大專生活』幾難捱?」


食完個飯,先至多野玩,又要走番出旺角拎野。


「既然要出入旺角咁多次,點解唔旺角食完飯再一次過出九龍塘?」
「計番數,就算專登入城大食完飯再搭車出番旺角,都抵過你旺角食個飯喎!」


大半個晏晝就係噉樣來來回回浪費晒,齋遊車河都遊左個幾鐘。在這漫長的無聊時光中,唔少得的,係漫畫。唔係實悶死。





相信X-Men冇乜人唔識,而上面第Sex141期係獨立故事《Days of Future Past》第一期,亦係X-Men四十幾年歷史中最經典之一,故事講美國被機械人統治,變種人成為階下囚,反對勢力回到過去,同「現在」之X-Men合力改變歷史。美國佬諗野有時好灰好極端,但極端得黎又保留得到娛樂性,正正係使我選擇美漫而非日漫之長處。

「而最好睇,係咁正一本野,只售港紙七蚊,仲平過港產漫畫。」





《Wanted》電影睇左,套漫畫仍然得閒拎出黎重溫,因為劇情畫功都好睇,對白精警加萬幾句粗口更精彩,同唔算太長。要比,漫畫同電影兩個版本內容全不一致,但各有各精彩,只係變得做電影,一定唔會有漫畫咁無限制,粗口已經少幾倍,同唔可以咁多廢話,亦即冇左好多精警時刻。所以要睇漫畫。




坐下走下睇下,安頓好唔使再郁黎郁去已經四點。好在未錯過最期待的試聲,坐低剛剛好係PURPLE EXPRESS然後三隊jam,最精彩兩part睇晒。按照band show永恆定律,無論事先安排有幾周詳、各單位做足幾多準備,一定冇可能跟得足時間表做野永遠超時,所以睇完台上開心一輪,差唔多時候砌定個檔口賣野。真係黎睇show咁簡單咩。要做野架。主要當然係賣CD、BlackWine全線《追夢》&《影子》兩隻碟啦,另外亦有最新《影子》theme的BlakeWine tee,同傳說中的螢光手帶。


「但我最想要,其實係BlackWine CREW件tee,話晒我今日都算crew member乙件x0.5!可惜主辦單位說絕版了,嗚嗚嗚。」


買band野衫呀帽呀襟章呀之類見得多,手帶呢家野仲要螢光咁型,恕我孤陋寡聞第一次見,而家樂隊商品真係層出不窮。一條手帶賣十而一張飛賣八十,如果我係主辦單位,做法會係九十五蚊一張飛包一條手帶,到場時先到櫃檯飛尾換手帶,之後手帶記認有戴方入得場,唔使old-school地入場時手背吸印慳水慳力又有新意,又可以懶多花臣地當作十周年紀念品,最重要能藉賣飛為名高速散貨加硬趙番筆。


「成日同大家講,TRHK同劉Sir係奸商黎架啦。」


接待處方面原來花左好多心思,有免費演唱會海報派,同原來有場刊《黑酒日報》,同埋,好無奈:


「點解人地接待處有咁多囡囡?我地商品銷售部得麻甩佬兩個?主辦單位請出黎交代!調番兩三個囡囡過黎我地呢邊幫幫手,都算合情合理卦?」






在TRHK檔口隔籬,其實仲有位靚仔擺檔,唔知大家有冇留意。個檔有傳單拎,話說佢在加拿大遇到個台灣人,大家搞左隊band叫RICEMAGNET,音樂風格呢,主人公這樣介紹:


「rock rock地果d囉!扭大聲d就變metal!」


你問我,我會話SOLER,不過冇咁pop而近fusion。上面位靚仔主要彈bass,不過人丁單薄,所以有需要時乜都有佢份,包括鼓、結他甚至彈solo,唔係怒啡果種,係玩旋律玩feel的fusion式。2004年飛去台灣錄音(當事人形容係「當過去放假」),不過錄完「因為懶」搞左三年,成07年底先出到隻碟(...),亦因為兩個主要成員一港一台,咁耐以黎佢地冇幾多次機會可以同台演出,變左大家各有各表演、一個海兩邊每邊一隊RICEMAGNET。聽佢講隻碟印左二千隻,銷情如何?


「每次出show都擺出黎賣,不過次次都冇反應...台灣The Wall都有擺賣,一樣冇人買...夾夾埋埋賣左四十幾隻,派就派左四百幾隻...隻碟放到成屋企都係...」


同佢吹水真係一面吹一面笑好有娛樂性,不過聽完笑完諗深一層,就會發覺而家獨立band尤其唔係玩潮流野真係好灰,你睇今次BlackWine現場銷情就知,原價$60一隻,買BlackWine隻碟就平廿蚊,後來索性全面劈價係唔係都賣四十蚊一隻,都賣唔多幾多。或者市場唔同卦,即係入得場睇BlackWine果班你都預左係聽metal野聽嘈野,你俾隻清新野佢仲要完全唔出名唔知乜水?搵鬼買。所以檔口側邊,大大個牌戙係度整左張Beats雜誌碟評,讚得好勁果隻,值得一提係Beats係以外國人為主要對象之免費英文音樂雜誌,就知真係要搵鬼買,黎今場show的香港人係唔會理的。個人覺得音樂唔係非常好,叫做中規中矩夜晚聽好舒服,因為我鍾意SOLERd慢歌卦。如果有興趣買番隻、有心支持本地音樂,不妨到下面睇睇:


樂隊RICEMAGNET
網頁:http://www.ricemagnet.com email:ricemagnet@gmail.com

Bassist David Ma
網頁:http://www.davidmabass.com email:davidmabass@hotmail.com



這位靚仔叫做David。見到有朋友開始估估下。唔使估喇,係真架:


「佢就係傳說中最多女fans的前DSC成員。」


唔係第一個David,係搞DSC個David走左之後先入隊的另一個David(想入DSC,除左技術要得,你叫咩名對於入唔入得成隊有更大影響),已經係好多好多年前之事,我未睇過佢時期的DSC live,不過素聞次次佢出show,台下都會出現極奇多的妹妹仔&大量尖叫聲。噉又係,有樣之餘仲幾有米喎,睇睇樓上米磁合唱團的成立及錄音經過都知道...呵呵。好可惜,


「各位女fans,要你們失望了,這位David已經名草有主。」


場show幫手睇檔果位靚姐姐就係馬太。唔好睇佢個樣咁賢良淑德,反而兩公婆調番轉,阿David哥粒聲唔出,明明係賣自己隻碟但谷都唔谷郁又唔郁,佢老婆仲踴躍過佢,係噉嗌「支持本地音樂」叫人買RICEMAGNET隻碟,即係點睇你都覺得馬太先至係RICEMAGNET成員or係佢地經理人,馬生唔多關事純粹好奇路過停低望望果隻。呢兩公婆真係笑到你爆咀。




因為入場前好早就要佈定陣坐係度,要睇實d野唔走得開,都幾冇癮。好在城大都知道我地辛苦,表演劇院外全日有城大DanSo(卦)拉闊表演,我兩點黎到已經大班囡囡跳緊舞,到六七點大家等入場時出面仲有佢地娛賓。就收集到的意見,大家好似對場外表演更感興趣。



涉以目光非禮城大舞蹈學會全體女團員
香港metal界敗類遭警方遞解時被熱心市民拍下容貌



至於真係要睇果一場,因為自己部相機奇廢(過來人分享:買數碼相機,千祈唔好買Panasonic!),攝影技術更廢,影左幾張相就收左皮唔敢獻醜。想睇相的朋友可以到此:

TRHK御用唔專業攝影師沙包瘋相集
(提醒定各位好奇的朋友,全個相集睇bandshow部份就夠,千祈唔好睇model section,會喊!)







近八點鐘是晚節目正式開始,第一隊係DSC。作為一個盡責的售貨員,表演開始左兩個字先至入得場睇,所以miss左頭一兩首歌。上場show大哥丞透露,今場show寫得切會有新歌出,相信就係我入場時聽到、頗為neo-classical同「講環保」的一首,坐定玩多三首,包括一首ELP(其中一首DSC歷史最悠久歌)、RUSH《YYZ》、同冇《YYZ》就唔會有佢之DREAM THEATER《YTSE Jam》,最後兩首progressive hard rock/metal經典演奏曲、「上一代」玩band必修練習曲之二,敢講係睇過DSC表演咁多年水準最高兩首。


另一方面,試音同正場聽到之半首新歌所見,cover超強,但自己歌方面唔算達標。樂隊三人中鼓同bass狀態一向穩定 - 除阿超手鼓音量波幅可以好大,而普遍較其他成員突出,上次LiveHouse就係佢手鼓激爆至有點遮過其他成員。大哥丞技術絕對足夠,但多年黎就係缺左穩定性,演出好可以好得離晒譜(今場大量例子),相對有時出live顯拖泥帶水又可以間唔中撻下Q,現場水準波動都幾大下,又遺憾地我睇佢咁多年係後者居多。同埋,有趣地,大哥丞永遠係玩人地歌較易散發出應有風采。你睇《YYZ》同《YTSE Jam》就知。兩回事。


至於音樂,有樣野較失望:唔係玩問題,係我好想睇的《西域》冇玩到。上場show第一次聽到呢首歌,驚為天曲。DSC成名時,媒體吹捧為「中樂加搖滾」,事實上係改編中樂名曲,但先入為主加上個人期望,對於DSC我就係要求「用rock玩中樂」。一路改編歌同原創歌各半,原創作品反而好少涉足中樂方面,玩係玩得好(可惜以現在標準評論係過於簡單),好似同樂隊大方向不太相符,所以《西域》玩敦煌沙漠,一首歌帶回當初發現《龍變》之興奮。即使睇左DSC咁多年,相信我仲未聽過晒佢地全部歌,而《西域》係我最滿意DSC作品。發展落去,希望會有《西域》第二集、第三集。


「作為香港唯一一隊被稱為『中樂搖滾』的progressive rock樂隊,擔子非輕,但香港正是需要這種特色樂隊。請努力。」







「PURPLE EXPRESS係香港band壇 隱藏廿年的驚喜!」


DSC退場前,大哥丞如是說。但當BlackWine同DSC都可能已經冇幾多新一代知道,相信PURPLE EXPRESS更甚:之前我都只係聞過其名,但音樂來頭完全不明,問身邊所有資深樂迷,要問到最老即係用得個叔字去稱呼果班,先講得出佢地少少資料。我更加未夠班啦。最簡單,搵番當事人同我地解話。


以下內容由BlackWine Michael特約提供(呵呵)

「PURPLE EXPRESS其實係以前麗的『未來偶像爭霸戰』冠軍,其中結他手George(台上右者),就係我同大哥丞師傅。」


麗的係亞視前身,而「正名」發生於廿幾年前。都想像唔到有幾老?據結他手所講「黃貫中夾BEYOND之前係同我夾band」,而BEYOND 1983年成立,篤篤部計數機,知PURPLE EXPRESS最短幾耐歷史啦。咁多年黎當然有唔少人事變動,出出入入加多減少,黎到廿幾三十年後今天,難得一班老野仲肯繼續玩,不過除固定每星期最少上band房夾一次,只酒吧或會撞到佢地,今場BlackWine演唱會,係佢地多年黎第一場大show。


「在此要特別多謝BlackWine,全靠佢地請得郁班老人家出身,大家先能夠見識到這『香港band壇 隱藏廿年的驚喜』。」


玩乜,就梗係玩老坑rock啦,七八十年代果隻,你唔係諗住一班四五張野阿叔玩首SLIPKNOT你睇卦?(不過佢地兩枝結他反而三隊中睇落最metal,吹脹!)要形容,如果LED ZEPPELIN而家仲有玩,新歌應該同PURPLE EXPRESS差唔多。之前只聞其名,首次登場,大件事。


「死。好似俾佢地搶左主場。」


成日話玩rock越老越有味道,請睇睇今場。正常黎講,睇PURPLE EXPRESS的確係去酒吧睇最有feel,把沙聲只有呢種阿叔級人馬先至有,唱得勁滄桑。加上成隊超勁,鼓佬力水已經殺晒,兩個結他手都啡得,歌有大量old-school式唱一句solo一段同兩枝結他輪流鬥彈(這些都是old-school metal好聽好睇之處),而且唔止齋彈得咁少野仲有台型,尤其走出黎solo,臨尾收式果野完全大師風範,正正係好多香港band所欠缺,同點解會覺得PURPLE EXPRESS好睇:唔止係聽音樂,而真係有表演成份俾觀眾欣賞。


另一樣尊敬佢地,係堅持全部原創歌加全部唱中文歌詞,而且d歌唔簡單,聽落唔pop加rock味十足,仲要大量技術位變化位而加埋成首歌順,《咪理我》係噉玩五拍七拍,已經冇幾多後生band會諗會做會做得到,音樂同表演甚至態度,都係遇過咁多香港樂隊中最專業。始終玩左廿幾三十年。更因事前對佢地一無所知,驚喜之程度更大,甚至大得有點出乎意料。


「大師傅即係大師傅。今晚冇黎的朋友,對你地深感遺憾,因為損失的唔係單單八十蚊可以買得到。乘二都唔得。」


當初見到演唱會流程,已得有點陰謀論:主角出場前先黎兩隊開場,DSC好正路啦,PURPLE EXPRESS未聽過歌齋睇樣都諗到係玩老餅野,擺佢地BlackWine之前絕對係打算悶場多過暖場,事後證實陰謀果然是真的。只係大家估唔到PURPLE EXPRESS水準可以過於專業,導致有機會為主角帶來更大壓力。不過,會唔會係過慮?非常老實,我覺得今場睇PURPLE EXPRESS已經抵晒值晒,同全晚整體表現最好確係佢地,(其實唔多公平,畢竟另外兩隊都係「徒弟」,同佢地相差廿幾年功力),不過會擔心或有同感的相信場內冇幾多人,睇睇表演時台下反應(同DSC相比觀眾反應已冇咁雀躍),加上表演者同觀眾年齡差距...


「可能真係表演果班同埋老鬼,先感受得到當中驚喜、威脅性囉,呵呵。」







雖然PURPLE EXPRESS真係好強好震撼,提醒各位,佢地之後的BlackWine先至係是晚大家入場目的呀。BlackWine風格係progressive metal,一種玩技術同玩概念的metal,出左兩隻碟都係概念大碟,即係全碟圍繞一個共通主題、故事(其實,有冇需要解話,這些十分簡單的基本知識?都係簡單講講好,我真係驚有人問...)。《追夢》係抗日戰爭間諜故事,新碟《影子》講連環殺手,故事帶出一點寓意。可想而知metal屬於較為藝術的一種metal,因為全隻碟係一個故事,開live亦係香港metal中最大陣仗,全隻碟搬上台加拍埋片成音樂電影。


既然今隻碟都係一個完整故事,玩法同樣係音樂電影。我會將呢套「戲」拆到好散好散逐個部份講(又係職業病,呵呵)。




知唔知香港搵人夾band,最難係搵乜?好多人話係識彈solo結他手,有d話keyboard,但個人認為係歌手。樂器可以練可以學,要練到一朝可以彈到天花龍鳳唔係難,但係歌手首先要靠把聲,聲夠靚或夠格仲要識唱歌有唱功,天生因素已經重要,再有幾可見過香港undergroud band歌手會特登走去學聲學學唱歌?而且咁多個位之中,最容易俾人聽得出得定唔得錯定冇錯就係唱歌,加上好多時歌手要兼顧埋帶動台下反應之重任,聽到都知難。要生得把聲靚又識唱歌仲要音域夠廣,仲要台風好加有感情唱得準,唔簡單。


「不過在『唱』已經唔再係唱的極端金屬世代、metalcore年代,這個問題或已成過去。」


而唱方面,一向係BlackWine受到多方抨擊一環。舊歌手Marty係靚聲路線唱功派,老實講佢把聲靚加唱得好好,問題好多香港人唔接受男人唱高音,所以《追夢》好多歌歌手「technical」位,例如主題曲second verse「戰」、「痛」,令好多人第一首歌聽左一分鐘唔夠已經立即熄機話「唔好聽」。跟住到新歌手阿興風格非常唔同。典型metal中歌手唱法主要分兩種,一係圓滑高音之歌劇唱法(我知,在香港應該被貶為「基佬聲」先政治正確,但其實係源自歌劇),一係粗獷派沙喉拆聲,Marty明顯屬前者,阿興唔使講,一聽把咁拆就知係後。其中一個我最鍾意heavy metal歌手係Dio。知道呢樣,你就會知道單論聲我鍾意阿興多過Marty,我一向覺得metal係粗豪音樂沙聲比靚聲更夾,靚聲唱「太rock」。只係香港人呢,「基佬聲」唔鍾意聽,但唔靚聲的沙喉,更加唔鍾意,拆到盡聽唔清楚唱乜另計。


「香港人聽metal查實想聽男歌手唱 - 真正的唱歌 - 咩聲?明點解extreme metal同metalcore當道未?知道為何『extreme power metal』的CHILDREN OF BODOM在香港永垂不朽未?」


好多人上場第一次聽到阿興唱歌,回應相當負面,因為上面講左的香港人歌唱口味,同細場而唱得太用力。所以到BlackWine上台感到一份壓力,在於等阿興開口,好在初步印象比LiveHouse後思索過、明顯改善左。只係失左幾次準,理論上發生意外機會最細之慢歌《別》唱同入反而都多事故,又有人話佢幾首歌入錯拍,係人事定台mon事台上先知。歌唱技巧方面,今場演唱會好多人點出阿興技術同運聲都要繼續磨練,好努力果隻。


另覺得阿興仲要達成一項,就係搵到適合BlackWine之唱腔。唱'80 hard rock/heavy metal cover出身,把聲完全係果類野亦肯定唱得好,問題在於《影子》大部份歌多年寫落,以可以唱到好高音之Marty為中心,雖然阿興把聲較恆,調番轉佢高音又未能夠去到Marty咁高或咁靚,有時一到高音位就出現好多香港人唔鍾意的「夾硬」、「扯」。慢歌聽得出把聲冇Marty咁圓唔等於唱唔到慢歌同感情,不過論唱得最好,係隻碟中間兩首《轉捩點》、《傳聞》,因為較直線同低沉,尤其《傳聞》比較heavy metal格局,就係俾阿興發揮到佢把聲同唱功最佳時機。因為歌曲已定,假如唔會因應阿興把聲修改旋律,以避開以往同非阿興強項的高音位,將來新歌或要再沉再重,先可以充分運用阿興長處。


「同,有樣野我幾有興趣玩:《別》首歌第一身係主角未婚妻。點解唔索性玩盡佢,玩個guest女主音?俾我編,我實會囉,CD同live都。」




結他一向係BlackWine叫座之處,個個睇實Michael等solo,不過今晚最大驚喜反而係Jovi。Jovi其實《追夢》之後先正式入隊,當時定位係rhythm guitar,就睇過之演出確係彈rhythm多,同台上冇乜大動作,雖然叫正式成員,好多人覺得佢似session多。點知今場睇見以為換左人,同以前Jovi比兩個人黎,表演時會行會郁,而且原來識啡solo,以前只見過佢同Michael一齊double lead,新歌好多位佢彈,啡得好鬼勁。Michael出晒面想試新野,當事人表示「想嘗試撈jazz」,《循環不息》廿二分鐘更加係「乜scale乜mode都玩晒」,大部份歌solo顯得「唔多平常」。只係每每試新野玩實驗都好大危機,大家聽慣聽熟一樣野突然變左樣,十個有八個先小為快,而且實驗結果好難一試成功。《影子》之中好壞參半,有時聽得出有野,但可惜都有唔太明瞭的時候,如《循環不息》十分半至十一分半、「雷響起」之前段「jazz solo」(與其話jazz,稱為fusion可能更貼切)。要比較的話,Michael前衛性重,而Jovi手野偏番old-school,今場中鍾意後者多於前者,唔係Michael手結他唔得或Jovi勁過Michael之類,只係Jovi個風格近我喜好,同顯得比Michael得心應手,及台風較佳,唔止表演得,仲幫左阿興好多。


「有時腳踏實地同保守一點都有好處的,呵呵呵∼」


Michael哥真係要繼續努力。我都好希望有朝一日,香港可以出到一個jazz metal結他手呀。




真正rhythm方面,有bass阿Sam同鼓阿占。bass唔使講啦,睇過BlackWine都知根本係拎枝bass當結他速彈,而慢歌一定玩double bass(Sam哥係咪為左BlackWine兩三首慢歌專登買枝double bass返黎?),《循環不息》仲由六線玩到九線(我第一次見到香港有人玩超過六條線的bass),不過九線之優勢似乎未完全發揮盡,如果低音可以玩多dsolo晒多d命會更加開心。

「Sam哥仔,幾時索性買枝chapman stick算數?」


至於鼓,係歌手以外BlackWine多年黎最多人議論。有人話阿占手鼓唔夠專業。另一班話佢手鼓勁到爆。某程度上兩個講法都冇錯。有時聽CD尤其《追夢》,好多鼓顯得頗為生外甚至唔夾,《影子》改善左好多,不過要聽真,應該睇現場。同METALLICA一樣,阿占手鼓CD入面好簡單甚至唔多對辦,到live先真正黎料,佢勁在無論拍子點複雜點變,佢點爆點拆拍都打得穩跟得準唔會亂,所以live睇阿占打鼓好正,歌同CD一樣,但鼓大半係即興出黎加勁多幾倍好精彩,首歌立即比聽碟時有力得多。只係此優點有時亦係缺點,間中興奮過頭,一個段落開頭爆得太勁,去到後來個勢應該繼續去甚至去得更盡時,因為乜都爆晒,結果承唔到個勢回落番。不過夠餵飽我。可能因為我本身都打鼓,所以呢方面較包容。況且,今場相信係成團十年黎阿占打得最勁一場。




我諗唔使再多講,睇過的朋友都知道,BlackWine技術方面已經係香港band中最勁果群,大大話話玩左十年、玩技術行先之progressive metal,點都有番幾度板斧。需要留意係創作方面。《追夢》非常突出旋律,明顯係偏主流走,你唔鍾意pop,都不得不承認佢地寫旋律確有一手,《追夢》加《心醉》加《一切結終》三首無敵,就算唔係慢歌都拎得上電台播,況且pop一回事技術以當時黎講屬中上。《追夢》之後新作品,我到出碟兩年後2004六翼天使先第一次聽,就算首次入耳、完全唔熟,都立即聽得到新舊風格完全兩樣,當時已經覺得如果出碟肯定勁過同紅過《追夢》。只係估唔到一等要等六年咁耐。


「一年寫一首歌,今年剛剛好湊夠數,到吉時出碟卦?呵呵∼」(無論點,都睇到香港band幾難出碟)


可以一聽立即感受到「掂硬」,係《影子》「回頭是岸」,冇咁pop之餘再技術過以前,氣氛亦較《追夢》沉重,亦即聽metal的我們真正期待的。工作關係隻碟五月底收到,跟住每日最少聽幾次,連錄音都聽過三個唔同版本,日頭返工食完飯訓晏覺都要聽住訓,出左碟到演唱會中間個禮拜TRHK更加係晚晚怒播,試過上到舖頭連播四次先收舖,播到同層各大玩具舖都識唱。個幾月黎直到場show之前聽左二百次以上,加上英文歌詞翻譯由我負責,敢講除左隊band全香港最熟隻碟就係TRHK劉Sir。經過聽歌聽到好似食藥噉聽法,我敢下結論:


「BlackWine《影子》,係香港metal甚至香港band壇經典作。」


有人話《影子》d歌冇《追夢》咁似progressive metal,原因在於《追夢》編曲變化同奇數拍比較明顯,氣氛變化亦大,甚至有「光明」時間。《影子》之前衛式冇咁突顯而集中於細節上,加上氣氛一直灰暗,除左《循環不息》長篇之擺到明,其他歌唔似《追夢》就算普通心態聽都好易聽得出當中的progressive成份。另一個講法,《影子》係要花更多時間欣賞當中奧妙,歌曲比上隻碟通順精密得多,《循環不息》更加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之大成就,要知點解係香港metal界最成功作品,先要反覆聆聽無數次。而最大考驗係歌手,同樣需要時間接受同投入,不過我諗對於一般香港人黎講,真係好難,阿興把聲同唱法實在唔係香港大眾所能容易接受。我自己成隻碟最鍾意...唔好意思,你都知劉Sir比較膚淺,總之夠爆夠激佢就鍾意,所以我的最愛,係《循環不息》四分鐘開始全隊band突然加快果段Kirk Hammet。成日開隻碟就係為聽呢段solo。聽到幾乎想cut出黎做電話鈴聲。


「Michael哥,不如諗諗搞番個instrumental side project,玩到好似CACOPHONY噉成班人一味死彈死去啦!一定好正!」


都係講個笑嗟,認真的說,全隻碟水準真係好高冇幾多悶場,唔係我唔會一連個半月每日聽最少兩次,聽到場show甚至完埋show仲日日拎隻碟出黎聽,相比《追夢》頭先提過三首,其餘有幾首覺得唔多成熟,聽《追夢》好多時飛歌聽,一開波《追夢》之後飛去中間《心醉》再跳到最後一首《一切結終》(我專聽pop歌同single的,呵呵),但《影子》全隻碟我聽咁耐未試過飛歌。長歌係好多progressive metal band的成也敗也,《循環不息》除左「此世難忘」全隊停晒轉入solo似玩完成首歌,同結局氣勢唔夠澎湃,一路覺得好正。這是一個成功嘗試,更成功在係被睇死的香港人寫得出一首通順廿二分鐘長曲。


「DREAM THEATER廿三分鐘《A Change of Seasons》同SYMPHONY X廿一分鐘《The Divine Wings of Tragedy》,係咪真係如你所想中咁順呢?歌寫得好唔好,同隊band叫咩名、係咩地方band,冇關係的。」




另一樣同現場唔太大關係,不過講開就順便講埋:錄音。對於香港band的興趣,除左音樂同歌詞,仲有錄音,個個都知香港根本冇場地錄band sound錄得好,成果都係一個研究題材。《追夢》大大話話六年前,音樂同錄音而家聽番自然覺得好多不足,最多人彈太薄聲,六年前電腦錄音冇而家咁簡單,真係要上錄音室搞掂,但香港又冇相關器材同人才,而progressive metal屬於典型音樂,聽者追求高音質,唔似extreme metal聽眾對音質要求唔高甚至有製作時必要下調(聽同年HYPONIC《Black Sun》及後來《Irresistible Hearts》),在軟件硬件皆缺乏、根本冇可能在當其時香港錄得到一隻靚聲metal碟。我聽過最好聲本地band碟係DSC《龍變》,但因真係有大公司提供財務支持入到專業錄音室當正hi-fi噉錄,而且佢地只得三/四樣樂器,冇人唱之餘取向係rock非metal,要控制音質自然簡單得多。再者,BlackWine如果真係如DSC噉用靚聲出碟,靚聲好多時導致薄聲,反而唔適合佢地progressive metal,可能真係可以當pop rock碟噉聽。


但過三四年,年代已經唔同晒,而家樂隊想錄音,錄得恆聲靚聲容乜易?一部電腦使得鬼推磨。正如KING LY CHEE,賣點係Polar Bear「專業studio錄音」之《硬蕊》,同幾年後自家製作《Under One Flag》及免費EP《亞洲起義》相比,你唔會覺所謂「錄音室製作」勁得過自己band房拎部電腦搞掂幾多,甚至電腦錄band sound仲好過真係入studio。今隻碟唔知電腦製作比重多少,但最少冇人聽完會似上隻碟一開已經話聲唔得、會投訴製作先,樂器聲清之餘聲底厚,低音又夠(對個人黎講甚至突出左少少),最緊要係鼓聲冇上次咁薄,我會話《影子》就係《追夢》想達到果種錄音質素。




但有樣野,上隻碟會玩,今次反而冇。《追夢》每首歌之前甚至部份歌入面加配合「劇情」的sample,而且歌曲本身氣氛變化相當大,唔睇歌詞都容易投入到故事意境。但《影子》全個故事本身負面,全隻碟一路暗落去冇「開心」過,意境全靠歌詞,反而覺得故事建構唔夠《追夢》完善,單兩隻碟的開場已經差得多啦:《追夢》有個舊式heavy metal常見的超靚開場,未入正題已經勾得起人地舖癮,但《影子》開場係《別》主題變奏之後兩三分鐘技術野先唱,就太靜同唔夠突出,搶唔到頭威了。唔聽真聽熟隻碟同唔睇歌詞,單單《幻覺》頭三分鐘可能已經悶親。(幾時都話pop是皇道,yeah∼)


亦因意境,兩者現場表演都用到影片交代故事發展,概念嘛。有上次經驗,今次製作大陣仗得多,首先演出有卡士先(呵),影片都由黑白昇級到VGA全彩了(呵呵呵)。因為全隻碟成個鐘長,要拍到足差唔多長冇乜可能(真係拍戲咩),所以只係每首歌拍一個段落,但《追夢》時條片係全首歌內不斷重播,而《影子》播完就冇貨得黑畫面一個,而且拍攝手法似電視劇多於MV,但後者先至適合今場表演。其實兩個做法都死,不斷重播睇落有點戇居甚至幾好笑,但播一次完左就冇好似跳線又係怪。其實正場播完之後,螢幕繼續播住其他或多或少有點關連的風景或其他景物道具都好丫,又或加多少字幕交代一下人物故事,點都好過個幕突然黑晒乜都冇,大家見畫面定左咁多都知係時候望番隊band,就唔怕影像上有冷場。再者,有條片對於樂隊黎講係利多於弊的,就成員自白曰:


「播片其中一個好處,就係個個顧住睇條片,就唔得閒睇台上我地彈緊乜,彈錯左都冇咁易俾人發現!」


而歌詞故事呢,唔知幾多人睇show前買左隻碟,又或買左隻碟會留意歌詞。《影子》故事講隨機殺人的連環殺手「影子」殺左做差佬的主角條女,主角決心報仇,欲知去因後事,請聽聽《循環不息》。(...)歌詞中故事其實頗為簡單,但演唱會電影中交代到更多,較深入剖析「影子」殺人之理據,同時對現實進行批判,最後「成魔之路」亦比歌詞中仔細同別出心裁得多。全個故事到今場演唱會先完整完成。


另外,一樣野,好緊要:今隻碟可能開香港metal界先河,唱係中文,但歌詞全部有英文對照。我地TMHK唔係望香港咁簡單嘛。噉,知唔知英文歌詞,出自邊個手筆先?


「係我。俾個位我虛榮下啦,冇幾可咁威水架劉Sir,騎騎騎∼」


除左音樂,歌詞亦比以前大幅進步。《追夢》歌詞用字嫌未夠靚同間中太「港式中文」,但睇番好似填詞係出自唔同人手筆。《影子》全碟統一阿Sam填詞,文筆同用字好左好多,阿Sam外表睇唔出原來寫作都咁厲害呵呵呵,不過《循環不息》有個污點:「話之你」。全隻碟都係書面語填詞,唯獨《循環不息》出現呢個廣東口語詞,就顯得格格不入。


至於英文歌詞,其實當初阿Sam寫左中文詞之後仲有英文版,我只係照住黎改執番正執番靚,不過後來先發現成個故事「譯錯」左。收到歌詞時仲未見過CD封面,演唱會段片就更加冇機會睇過啦,睇晒歌詞之後,自己印象《影子》係發生於類似《LXG》之維多利亞時代,係個福爾摩斯探案式故事,大佬個殺手叫「影子」咁老土(你睇而家d報紙幫人改名幾有創意就知),又用到「小鎮」黎形容而有個鎮字就令諗起古時,又寫到「影子」係「披上灰暗黑衣」(拿!歌詞的而確噉寫架!係live條片入面唔係咋!),我就當正係個十九世紀故事黎譯,所以你見我用字懶係文雅。查實譯果陣都幾辛苦架,要夾硬寫到靚一靚。


「早知世界觀咁摩登就唔使煩咁多啦。我d用字會...cyberd囉,呵呵。」


不過有樣野對唔住隊band,因為懶的關係,譯完之後篇歌詞冇乜仔細proof read過,到印左出黎自己睇番,死原來有好鬼多錯文法又或覺得可以再寫靚d/懶靚d,不過隊band話冇問題又收左貨兼印到出街,我這個無責任翻譯就乜都唔理側側膊架喇∼翻譯之中一如劉Sir以往實會玩玩野,文字當中有好多crossover,玩其他banddband名、碟名、歌名甚至歌詞,同電影漫畫,有興趣的朋友不妨睇睇玩玩。


「我幾時都話學英文的最好方法,就係從metal及其周邊文化玩住黎學。」


讀中學時冇機會修英國文學係一個遺憾。我英文絕對唔係勁,老實講,自問英文好屎,因為我見過更高境界。不過相信搵勻全香港,冇幾多人會寫得出這種「Metal English」 - 聽落好勁,但其實勁在,睇完都唔知佢寫乜,睇極唔明,咪好似好深好勁囉,呵呵。


「順便賣賣廣告先:如果有朋友做功課或寫文需要請槍,窮途末路時搵劉Sir都得架!我以前其中一個主要外快途徑就係freelance翻譯。當然果d英文正常好多冇咁metal啦。你要求寫得metald都可以,收番貴少少噉嗟!請大家多多幫襯,俾我賺多幾十蚊買碟都好丫!謝安琪就出新碟喇!」




《循環不息》之後,全個《影子》故事結束,返入後台抖一輪就到第一次encore。當然係一輪致謝啦,然後到《影子》全碟最後一首歌:《不捨不棄》。《影子》故事其實只有六章,第七首歌《不捨不棄》可視為bonus track,據樂隊所講係佢地第一首單元曲,歌詞獻俾各位歌迷,即係謝安琪《跟我走》的progressive metal版(噉都拉得埋吹咩)。雖然同故事無關,但放在《影子》最後反而非常配合,《循環不息》都講過作為故事結幕氣勢不足(請對照《一切結終》),跟住擺首慢歌「chill out」,夠晒pop rock演唱會果份完場後唔捨得走繼續嗌晒叫隊band再上台份感情。This is the '80s spirit。


「有冇聽DRAGONFORCE《Inhuman Rampage》?」


CD版首歌有INFINITY keyboard手彈鋼琴,唔知係咪主角始終係隊band,我覺得鋼琴編得太低調同片面,應彈多時都唔彈。live版直頭改少少編曲冇鋼琴照去,主要改動係intro唔同左由鋼琴變成rock solo,個新intro仲正過原版,冇左鋼琴首歌又唔覺失色,可能因為原來鋼琴編曲已經被壓低重要性。全首歌音樂同歌詞充滿八十年代glam metal味道,亦即pop metal精華所在,可能隊band都係「果個年代」d人,八十年代精髓完全掌握及運用得宜,《追夢》已經聽出晒功力,而BlackWine慢歌首首都係聽極唔厭,就連結他solo,我都覺得Michael彈慢歌玩feel玩抒情較在行。


「既然係噉,不如又搞多個side project專玩pop歌啦!單聽《心醉》、《別》同《不捨不棄》三首已知必紅!等入左屋再谷番BlackWinedmetal歌囉。band名先同接受力日低的現世代,是要這樣做宣傳的了。」




完埋《不捨不棄》,正場表演正式結束。不過未完。記得六年前嘛?第一部份兩隊band同大家warm up,之後BlackWine玩晒成隻碟,額外娛慶係幾隊band結他手出晒黎一齊jam。在香港冇幾可見到呢d場面,而家dband solo都少彈啦,仲點每隊band拉個結他手一齊輪流鬥solo?同有乜野band show會無端端專登整個環節俾你地噉玩法?此情此景只屬十幾二十年前八幾年代,而如你年紀拍得住台上或同劉Sir一樣與時代脫節,呢個環節甚至比之前兩part更吸引,因歷史意義同娛樂性。《追夢》開場兩隊係DSC同CIRCLE,CIRCLE強加大哥丞加Michael三個鬥,後兩個風格有睇今場都知,CIRCLE強係hard rock速彈派快到飛起,可惜在選曲都係慢歌如《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未如意,感覺玩得唔夠盡喎。今次三首歌未聽之前選手方面已有驚喜,就係由三枝結他變成四枝:PURPLE EXPRESS代表係George、DSC派出大哥丞(仲可以有第二個咩?)、BlackWine除左Michael連Jovi都出埋黎玩。既然PURPLE EXPRESS兩枝結他都咁勁,點解歌佬羅大佑唔出埋黎一齊癲?


「...唔夠amp卦?」


玩的時候螢幕播住Michael「剪左三晚通宵」的幕後花絮,重點梗係六年前演唱會片段,當時Jovi仲係長頭髮,型好多喎!至於玩,第一首歌好特別,係首medley。自問未夠班,都係搵隊band同你講講玩左乜歌:


BlackWine Michael再次特約同各位樂迷分享以下資訊

「《A Medley from 80's》係出名disco歌串燒,堶惘蛇onna Summer《Hot Stuff》、QUEEN《Bohemien Rhapsody》、Irene Cara《Fame》、KISS《I Was Made for Loving You》、LIPS, INC.《Funky Town》、Barry Manilow《Could It Be Magic》同Michael Jackson《Smooth Criminal》。不過首歌solo冇鬥的成份,因為入面係每人負責一段solo。」


相當有心思的一首,不過當初睇見個名,我以為係'80 hard rock/hair metal串燒雜錦,係噉就真係正喇。首歌似乎台上班老鬼玩俾自己聽多,睇睇觀眾年齡都係靚仔靚妹範圍,可能大半首歌佢地唔知玩緊乜。第二首係RUSH《Working Man》,有趣地搵左阿超打鼓。RUSH名曲之一是《Working Man》,而RUSH係progressive metal教父級人馬,雖然你可以話盡晒只算progressive hard rock,但對於progressive metal成型影響深遠,不妨搵DREAM THEATER作對比,你會發現兩隊尤其是鼓根本一模一樣,只不過DT現代感較重同solo多好多,而對於部份香港人solo同技術比其他好多野重要,DT先成為最經典progressive metal band,但論音樂同歌詞意識RUSH絕對更值得細味,可惜已成文物級,「太舊」了,我諗唔到聽progressive metal的一代中,有幾多人會追番RUSH甚至DREAM THEATER以外的舊progressive metal樂隊。最後一首同樣有趣:ABBA《Gimme Gimme Gimme》,似乎係「上一代」金曲,雖然係pop野disco野,估佢唔到地多metal band cover過,唱除左阿興仲有PURPLE EXPRESS歌佬Anthony,不過最好睇/聽係Michael的solo和音


「Gimme Gimme Gimme a man after midnight
呀∼∼∼∼∼∼∼」


大哥丞同Michael一如以往,Jovi代替阿強傳統速彈,老師傅先係最突出一個。全晚咁多枝結他,不論彈、台風還是音色,都係PURPLE EXPRESS最鍾意。不過選曲上偏舊(《Gimme Gimme Gimme》因為好多metal band cover過可能較多人識),同除RUSH外唔太接近大家本來風格(相信只係相對上較多人識,而唔係真正好多人識),四位結他手魅力外,我反而覺得係每首歌中間令全個環節好睇。因為阿超打鼓的《Working Man》係第二首,亦即之前同之後都要set過套鼓(點解唔放第三算,煩少d?),而轉鼓時間比想像中長好多,如此空檔,少不免有阿Sam出黎同大家講講幾句,同大哥丞從旁窒番幾野贈慶,加埋成班人一齊即興玩六合彩,而大哥丞彈彈下接唔到落去,先最好笑。大哥丞永遠係要佢夾硬講野唔多講得到,但呢種場合不經意側邊攝一兩句或玩幾野,爆出黎完全笑到仆街。今場show主角正正係差呢樣野。


好多時樂隊過場甚至歌之間,台上全無表示、欠缺同台下交流,好似BlackWine玩完《影子》,之後到三隊big jam相信大部份人知,但唔確保係100%觀眾都知道,玩完一句都冇就走左,而到big jam之間係空左好好好長時間,台上又冇人講黎緊係咩節目叫觀眾等等,我見到有人等極見冇野睇走左。加上今次演唱會每每過場準備同砌樂器非一般地長,樂手及發言人i.e.阿Sam交際口才搞氣氛需要再作鍛鍊,


「唔係次次有大哥丞同台無聊幾句幫大家解圍架。」


正如頭先講過,大家見set鼓時無聊,即興吹吹水爆幾句,台下已經睇得好開心,其實噉樣簡簡單單「IQ題」、「六合彩」、三師徒互玩對話已經整到個「棟rock笑」出黎,用本身無意思空檔時間自成一個環節,再者對於「新一代」黎講(大家音樂上唔係差好多年,但已經講到代溝深得過份,有點可悲),BlackWine同DSC已經屬於陌生,更加唔使講「十幾廿年未出過大show」之PURPLE EXPRESS,反正呢d時間都係冇野做,不如同大家講講師徒間淵源、介紹幾隊樂隊、講講一d幕後笑料,大家會睇得更開心,全場演唱會更加完整,同令大家感受到真係投入享受緊一場演出。而我覺得其中一樣有點浪費,就係個幕。而家好多觀眾只覺得個幕擋住左套鼓,又表演時MV大幅縮短黑幕時間居多已經講過,但點點手法已經可以充分利用改善流程,如樂隊出場前寫段字簡單介紹樂隊歷史、成員等,間場時播幾隻字提醒大家黎緊仲有節目唔好走,又或一d花絮片段娛樂大家,已經唔會令大家覺得悶或不知所措。如果編排係我負責,一定會善用晒每樣資源同每分每秒。




big jam都jam完已經十點半,仲有一個環節。雖然宣傳係「三隊band、三部份、三個鐘」,其實仲有第四部份、「神秘驚喜」,就係BlackWine再encore,唱出《追夢》最出名主題曲。相信黎到呢個時間場show已經超硬時,唔知會唔會cut左呢個環節,好在唱埋先完場,因為首歌對BlackWine黎講意義深長。而我亦係時候出去擺定個檔口。同等食飯。係呀仲未食晚飯,就係為等完show後黐飲黐食慶功宴。十一點幾收檔走人時,外面跳舞仲未跳完。


「今場過渡方面有點不足,或者主辦單位可考慮下次再黎城大搞show,順道邀請城大舞蹈團作為opening act,又或者好似打籃球噉間場出黎跳幾跳俾大家睇,票房肯定直線上升!」


飛的返皆旺放低d碟,下半場係太子打邊爐,四十幾人。今晚最大娛樂係研究肥牛。間野肥牛有正價同半價兩種,正價聽落都覺高級d,一分錢一分貨的道理,但兩者間係唔係真係咁大差別?每樣叫一碟比較比較,食落,好似差唔多咋喎,係正價牛咬落爽口d好趙d。噉叫半價肥牛都得啦!


「不過,半價牛肉半價之前的正價,係幾錢先?」


大家吹吹水,原來PURPLE EXPRESS好過癮,係一班熱血阿叔,深山隱居多咁多年,係時候出番黎玩同出碟喇。又見咁齊人,有樣野相信大家會好有興趣,就順便問埋:


「《影子》video入面,班演員咩料?」


從演唱會後的溝通與大家回應,入場的冇幾多個睇過《追夢》,畢竟六年對現代人黎講已經非常漫漫長,唔好話六年,我已經遇過好多人聽metal連聽六個月都唔夠已經放棄轉聽其他,對部份觀眾黎講網上傳歌同講metal皆未瘋行之六年前,可能連metal甚至音樂都未開始接觸。想知道當年條片係點,全場最後《追夢》時已播出一個剪輯精華版,全部演員係靚仔靚妹樣相貌平庸果隻,而且黑白製作,雖然六年前已經覺得有d鏡頭好...柒(唔好意思),但拍攝手法我鍾意多過《影子》,之前提過的電視劇與MV之別。《影子》因為故事發生於現代,影像彩色化(重申一次:我真係出左碟開左live先知架呢樣野...),演員都唔係求祈搵個朋友大家拍膊頭圍威喂幫幫手搞掂,而有點來頭的,隊band話:


「男主角Kelvin係有線《線動真音樂》主持同港台《Teen Power》個DJ,影子八神係『男版COOKIES』AUNTIES其中一個成員。」
「我地對女角方面興趣大d喎!」
「而家果個係TVB演員張雪芹,主持過《事必關己》同做《更上一層樓》。原本條片係搵吳幸美做女主角,佢主持緊《娛樂直播》,早排《事必關己》都有佢,可惜佢唔得閒。」
「灰喎!吳幸美正好多!又會搵到無線藝員幫手演出咁把炮?」
「我地大家好friend架!女角方面除左佢兩個,仲有十幾個選擇架!」
「正喎!Michael哥幾時再搞多次BlackWine音樂電影試鏡大會?我要出席!」


想知多d或想睇拍攝花絮,記得上BlackWine個xanga睇睇。另《影子》賣點《循環不息》,經Michael哥講番,先知道點解會有呢一回事。話說《追夢》出左之後,一次ICQ對話(冇錯係ICQ,你知幾耐之前啦?),Michael哥問覺得隻碟點?當時表示progressive metal本身概念意識強,歌曲普遍需要加長以包含更多內容及變化。只係戲言一句,點知Michael哥信以為真,就開始著手寫《循環不息》,本來長三十分鐘,後來「鼓手投訴」(呵呵),改下改下減到而家廿二分鐘長,不過只係短,都唔係短呀大佬。來龍去脈我都係六年後的今日先知,雖然好多人話劉Sir係「香港metal界學者」,但《循環不息》係我第一次聽過有香港band會於創作過程聽取這個「本地metal學者」意見之首個個案。


「唔怪得BlackWine...啦!同劉Sir呢個世紀黑仔王拉上關係,從來冇人有好結果!」


所以你見冇乜人會話識劉Sir、話同劉Sir有咩關係,同TRHK而家咁生意興隆囉。會俾人笑的,呵呵。



一直食到三點先走人,有幾位朋友已經醉到訓低左,所以我永遠唔飲酒,保持清醒之餘仲可以笑番其他人。飛的返到屋企沖埋個涼,四五點鐘訓覺,今晚節目圓滿結束,好耐未搞過show,十分支力,雖然今場show唔算關TRHK/TMHK事,黎到只係幫手,同show外主要工作先至關事;上一次真正以TRHK名義搞之show,已經係兩年前。今場之後,無論係咪以TRHK/TMHK名義,下一場有份之show係幾時,真係唔敢講。而家搞band show,非圍內幾隊band純為自己可以出show、純搞場細show等樂隊可以表演同拉fans入場,真係從音樂出發實在太難,金錢同製作都係。


「BlackWine,希望下次唔需要2014年先再見。」




BlackWine演唱會及專輯討論專區

「有睇《影子》的朋友,演出後有任何意見,方便到以上專區分享。」




************************************************




《影子》一個禮拜之後,Mind Your Head城大又搞左場大band show。對比兩場band show,都係顯赫單位舉辦、都係大規模,文化層面睇得出好多野。好多唔需要再多寫,因為Mind Your Head週年秀已講左好多,甚至之前陳慧琳演唱會都點出左部份(諷刺也)。感受最深,係《影子》序之「新歌發佈會」中,DSC提出之一項:


「中年危機」
先此聲明:跟住討論非針對任何樂隊或主辦單位,
只係用短期內兩場地下演唱會及部份事例,
討論現時典型rock/metal於extreme年代之生存空間。

(在香港,有關indie,就係講句野都要咁小心,因為就算你講無心,聽者有意,係非常普遍之事。我經驗豐富。)
(雖然可以預左,無論聲明重申幾多次幾大聲,最後一樣大把人「有意」。係要自己對號入座,我都冇計。)



套用BlackWine一句:循環不息。不止宿命人世,音樂亦是一樣。當年progressive/art rock被punk/hardcore打倒,之後heavy metal吸收hardcore punk,NWOBHM令八十年代成為重金屬黃金盛世,八尾九頭progressive metal出現,幾年後nu-metal直程將整盤metal打散,九幾中progressive藉歐洲起義稍有起息,但後來美國metalcore橫行,progressive metal再如三十年前,孤芳自賞惜大眾追求簡約,又因punk/hardcore而亡。progressive從來不如其他類型般大受歡迎,係其向藝術靠攏之特性:progressive之初,就係向jazz同classical進發,將當時簡單之rock (& roll)從俗進化至雅。只係做得藝術,冇幾多能夠做到雅俗共賞,事實係冇太多人肯為一首歌、一張唱片花長時間細味,對比punk同hardcore簡簡單單三個chord,第一次聽已經知道晒聽得晒加上夠爽夠快,正常人會點選擇唔使畫出腸啦,唔難發現每次技術派去到最盡頭時,下一棒都係punk系core系此另一極端。雖每次去到最簡都會反彈回技術派、複雜化,今次循環相信唔會咁快迴轉,因為上網世代之音樂感知,已隨著電腦普及而退化。



BlackWine復出,在「老鬼」群中(註:「老鬼」,可能只係三四年前)可大可小,想當年(六年前...)《追夢》出時係香港metal界大新聞。而家當然唔係啦,BlackWine出碟?就如所述,早已被洋洋metalcore與deathcore與emocore淹蓋。

「BlackWine?乜水?progressive metal?乜黎?」

又或,最直接,聽到「progressive metal」兩個字已經唔會聽,甚至未聽已經話定「唔好聽」,因為而家你玩metal,如果類型入面冇以下任何一隻字:extreme、brutal、death、black、sludge、gothic、doom、core,你都唔好大大聲話自己係玩metal,加分分鐘俾人笑番轉頭 - 我唔係講笑,坐在TRHK,已經見過好多人取/恥笑BlackWine「唔係卦仲玩progressive metal」;又有好多數年前聽metal同BlackWine的朋友,一段時日後已經唔聽metal、「聽完metal」,而轉向當下最潮如emo/core/punk,有d甚至屬於以上笑的一份子。曾幾可時,extreme metal係你同人講你聽甚至你玩,只會俾人笑你懶係野、扮型扮勁、標奇立異、跟風追潮流;現已變成聽者唔聽玩者唔掂會俾人笑的皇道(or潮流?),反而話玩同聽典型野先係恥笑對象,但在現今世界氣候,extreme metal先至係大潮流大趨勢,換言之而家extreme metal甚至可以話比典型metal更pop,非音樂本質,而是市場上。如果因為progressive metal係「pop野」、「主流野」,同話extreme metal先至係underground係真正metal,而去笑典型metal一班唔夠真唔地下,講者笑者的論點似乎係與事實相反,但相信當中冇幾多個知道。

「以上定論,作於全球整個metal市場及發展之層面,非只本地。」


加上你覺得而家d靚仔肯唔肯用長時間鑽研一隻碟?BT世代、MySpace世代,每一日都要聽到新歌、識得新樂隊先至似樣。作為progressive就係要反覆聆聽好多次先能夠完全領會,正如《影子》我會叫你聽最少十次甚至二十次去投入音樂及歌詞。只係對一個靚仔黎講,二十個鐘可能夠佢發現二百隊新樂隊、聽到三四百首新歌MP3,即使聽完睇完未必知玩乜未必會記得,但可以同人講聽過睇過先至係最緊要,而且其他人個個噉做,你唔跟住做,做遲一個鐘已經慢人地好多、「識少左好多野」(讀:「上唔到網講野」)。噉樣,仲有幾多人會選擇要花時間浸的progressive metal,而唔係一聽就聽得晒,又可以同人講「我聽左XXX」的emo punk core melodeath?download左一隻碟返黎可能聽兩次都冇已經要趕住聽下一隊band,亦唔需要記住詳細聽過之內容記實歌名碟名band名就夠,仲叫人買隻碟返黎聽二十次記熟隻碟玩乜?香港人仲肯聽的progressive metal,我只諗到DREAM THEATER,因為出名;同OPETH,因為係progressive death metal,同已成為一個潮流指標了,當簽入Roadrunner。亦即,係多人講的外國band。而唔會係本地的BlackWine。

「在香港玩progressive metal,除非本住夾下開心玩下就算心態,真係諗住以progressive metal打響名堂,純粹吃力不討好甚至自取滅亡。」



除因為「係progressive metal」,聽到最多「唔鍾意/唔聽/唔睇」BlackWine的原因,係唱。有樣野好有趣:Marty唱時,話佢把聲好pop、唱得好高音;到阿興唱,又話佢把聲唔好聽、唱唔到高音。問用咩聲唱先好?

「如果用CHILDREN OF BODOM果種尖death metal聲唱法咪好聽囉。」

唔難明白。睇番Mind Your Head,全場除左意色樓用唱(但都要嗌,同請睇落去),其他你搵唔到任何一隊係唔嗌,直到吹波糖真係唱,心諗終於有一隊band唱歌,點知每首歌都係唱一輪之後高潮位大嗌,最後連意色樓歌手都上台嗌埋一份,台下全晚最high時段就係兩位歌手鬥嗌爆咪,台上越爆台下越興奮。此乃近幾年睇band show大趨勢,除左玩pop,冇幾多隊metal band仲肯唱清聲,一係男聲怒嗌間中夾emo/core清聲,一係「gothic女聲」(唔知點解,突然越來越多)。所以BlackWine仲用清聲唱,未聽歌聽到歌手已經大把人話「唔好聽」。想具體化講解唱方面之「代溝」,可以用以下例子,源於TRHK播放及售賣BlackWine《影子》多個個案綜合。如上述,買隻碟大部份都係較老一輩,甚至有唔少人本身唔係追香港野聽香港metal。不過佢地一聽到音樂,

「嘩!乜阿龍大出番黎玩咩?」

聽到唱廣東話再知道係香港band,即時磅水。但這只限於老一輩。後生仔的,聽到《影子》,「唔係卦仲玩progressive metal」以外最普遍反應係

「嘩!好難聽喎!熄左佢得唔得呀?」

唔好笑,這是曾發生在TRHK的真人真事,而且佔總數過半。這是十分有趣的一回事。因為單論heavy metal唱法,阿興把聲其實屬於夠恆夠力果種,當然確有不足如高音;但因好多人一開始就係聽(近)extreme metal或metalcore開始,亦即唔係唱的恆野,先入為主覺得band = 恆而恆 = 嗌,要佢地聽番正常唱的metal,等於叫一個CRYPTOPSY fans追番BLACK SABBATH,相信仲難過叫佢直頭唔好聽metal。現在在香港夾band metal底或恆底但用清聲而唔係emo/core清聲或女聲,俾人話你老土唔入流再笑你幾笑機會奇大。難怪咁多新band係唔係都要嗌番兩野先了。

「我都唔知幾時開始同點解,彷彿男聲但唔嗌又唔唱得emo/core,就唔可以話係metal、唔算係underground。」



除左唱,歌詞亦係好多人唔妥一環。BlackWine係香港樂隊,而香港樂隊最尷尬,就係歌詞應該用邊種語言。我一向好支持本地樂隊填廣東話詞,因為係地方色彩一種,即使廣東話先天好難填得靚,折衷自然係填國語,填詞簡易度、旋律性同賣埠潛力要高得多。隨住年代同潮流,好多人在唱(真唱)反而計較左歌詞係唱咩文。延續上一個討論話題,新一代聽band sound,唱要唱得唔清唔楚先肯聽,聽得清歌手唱每隻字每粒音反而唔可以。試過幾次播《影子》俾客聽,一聽已經話唱廣東話唔鍾意所以唔買。唱國語(如閃靈、六翼天使)唔會有問題,但明顯地係廣東話,就會引黎好多香港人反感。填廣東詞唔係唔得,不過最好唱到觀眾聽唔清楚你唱緊乜(某程度上,意色樓係唱,都係用呢種方法含糊的(註:我唔係批評緊佢地,只係以此作實例,含糊係歌手演唱風格之一)),亦即你填左中文詞,聽果班都唔知,正如我試過舖頭內播意色樓隻碟,真係唔係個個一聽就聽得出佢唱緊廣東話;如果真係要用唱,最簡單解決方法,填英文。一個好多本地band講過的running gag:

「香港人英文有幾好丫?我唱乜佢都唔識聽,我填錯左,佢都聽唔出啦!我英文唔好都照填英文詞,好過唱廣東話一唱就話難聽!」

BlackWine《影子》整個故事,我敢講文筆水準同藝術性在本地metal中十分之高,花費左詞人幾年時間去填好,但係寫得好一回事,一半人聽到係唱唔係嗌已經走左,剩番再一半,見係廣東話,又唔肯聽。叫佢嘗試開放去聽,投入個故事?佢話入都入唔到耳,點去聽、點去欣賞歌詞?更何況,其實幾多香港人聽歌會睇歌詞?玩metal玩core,填廣東詞,唔可以俾觀眾聽得清楚;唱得清楚,又想避免填廣東詞;填英文詞,老實講文法錯誤唔係罕見,但香港人寧願聽錯漏百出英文歌詞,都唔想聽人唱廣東話。會唔會反智左少少?



既唱詞已淪落至此,單憑音樂更加冇乜可能挽回失地啦。資訊爆炸致量重於質,要浸的音樂早已唔馨香,被新一代視為十幾廿年前脫節玩意,撞完跳完high完爆完就落下一首先係主流,其中包括punk/core及其相關metal;遺憾地extreme metal現已可歸進此類。所以你見近幾年band show典型metal band已經買少見少,睇Mind Your Head就知,而家show中見到的metal band,絕大部份一係core系,一係extreme metal - 女聲除外,近來好多band show都見活躍(gothic)女聲metal band,可能會成下一個本地方向?而現在典型metal band發展空間非常細:後生band仲玩男主音heavy metal、power metal,我冇見過幾多隊出得多show,匿埋玩就聽過好多好多,而老一班玩metal甚至玩rock,更加係生存空間都所餘無幾,最大用途,可能係俾後生仔建立自信心。

「請睇番上一場Chili Band Show,DSC後記。」

仲三枝結他排排企一齊solo?老土到嘔啦佢地話。點為之技術?而家唔係歌曲複雜、技巧高為之有技術,而係夠blast夠快,或夠core夠chok。難怪你見到上場睇完BlackWine同DSC不屑離場的一班,今場已經唔見晒,因為佢地知道自己「玩得勁過香港所謂頂級progressive rock/metal樂隊」,就夠心滿意足了。冇計這是知名公認的香港人習性,識英雄重英雄已是故事全不復見,現在香港新一代係要數臭唱衰人地先覺得自己有料到。唔係串或講假,我坐TRHK對著咁多專家最清楚,加上上場show BlackWine同DSC玩完之後台下一些後生觀眾反應,我先敢講。歌仔都有得唱啦:

「放暗箭 出口術 踩住人地個頭上 做世界仔」(謝安琪《烏托邦》,寫現今香港人心態、社會風氣)


同有樣野好得意,無論你玩得點犀利點有料到,除左音樂入唔入流緊要過玩得好唔好,生成點著咩衫都係大問題。香港人就係咁睇重包裝,先敬羅衣後聽音樂,此乃地方特色band tee文化:著住一件band tee,比你買左聽住一隻CD,更顯得你識音樂。陳慧琳演唱會中都講過,TRHK遇到及招呼的客人,搵周邊商品如band tee同海報者,人數大比數拋離真係搵音樂搵唱片者,就因這道理。以下係其中一個唔聽/唔鍾意BlackWine的原因,絕對真人真事:

「佢地手野係勁,音樂都唔差,不過...柒左d囉!」

近年夾band同聽metal年齡大幅年青化,我地以前好多十尾廿頭先開始,而家係十頭已經上網聽左好多好多,更多band成員平均年齡唔過二十,換言之過左廿五已經算老,三字頭更加唔使講可以當成阿叔,而敬老這回事是不存在於本地band壇,除非係「圍內」。只因為音樂掛住「progressive metal」名號(「唔係卦!仲聽progressive metal?」)、因為隊band個名(「BlackWine?out啦!」)、因為成員個樣(「嘩!成班老野!」),我已經見過好多人踩BlackWine同DSC乜乜物物、聽到大量後生仔對呢d前輩級樂隊發表不敬說話,遺憾在唔少係extreme metal中人,聽同玩都有,做到好似新同後生同extreme先係好野,舊人玩舊野冇料到,不在當代圍內圈子入面請死開,先令我覺得最灰。我以為睇樣拜人係四大天王fans妹妹仔先會做,band友indie樂迷超過左流行層次,就應該係聽音樂而唔係睇樣或睇邊個圈邊一堆,但結果發現錯了。可能我對本地獨立樂迷期望太高。所以有d野,見慣見熟,我已經唔再驚奇。


本地band界中,最常聽到口號係「支持香港樂隊」、「支持香港metal」,樂迷聽歌睇show之餘會講,樂隊表演宣傳時會用。但講之餘,是否真係做得到呢?支持香港,就即係香港出品就會支持,不論類型語言人種。見過有人就算唔聽black metal,都會買EVOCATION,因為係香港band;見過有人就算唔聽doom metal,都會買HYPONIC,因為係香港band;就連DISCOMCOBULATION,幾近名不經傳sludge metal band,都可以有唔少人唔識佢地亦唔知乜野係sludge,單因為係香港band已經立即俾錢。但,有趣地,我暫時未見到任何一個唔聽progressive metal或heavy metal甚至典型metal的本地metal友,會因為BlackWine係香港band而買佢地隻碟,反而好多前述過之阿龍大年代老鬼,同完全唔聽metal甚至唔聽band野的普通香港人路人甲乙丙,行過聽到、聽見唱中文,又或見到隻碟係香港band出,立即俾錢買隻。呢類非聽metal客人,可能比聽metal客人佔更高比例。但我接近冇見過口講「支持香港樂隊」、「支持香港metal」人士有作出相同舉動,甚至同你講唔聽唔買之餘踩多幾腳。係extreme metal易聽過,易接受過progressive metal、典型metal?定還是潮過?既是支持,點解都要揀年代、對象支持,如非追星追潮流而單聽歌?

「所以睇完陳慧琳演唱會之後,我都唔識分點先為之『支持香港XX』喇。」


這就是DSC指出的中年危機。所以,而家除左「老餅」搞的band show,你唔會有機會見到DSC上台。有鬼人理佢地?歌已經老土、彈已經「唔掂」,仲要冇人唱?邊個睇/聽?PURPLE EXPRESS深藏香港二十年,現今全香港唯佢地最能玩出七十年代搖滾神髓,技術更加係本地頂級,我敢講如果佢地去到大陸、台灣甚至日本,唔係冇機會闖出名堂。只係俾而家d靚仔睇/聽佢地,相信佢地除左會話PURPLE EXPRESS老同老土,我唔覺得有多少其他(正面)評語。要再延伸,其實sludge、stoner同六七十年代metal有密切關係,但叫而家香港人聽ISIS、CULT OF LUNA、HIGH ON FIRE等等,佢地會聽,因為今期流行,但聽完後追番六七十年代metal?唔好意思係唔會的,除同樣「唱」的問題,仲因潮不在此:「叫你聽」的是sludge,不是classic metal。如果PURPLE EXPRESS a) 唔好唱,用嗌 b) 唔好唱中文,唱英文 c) tune down d) 將全部歌玩慢最少一倍 e) 搵班靚仔代佢地上台,自己幕後代彈 f) 話自己係一隊香港sludge band(記得要加香港兩個字),好大成數即時縱橫香港band show。但如憑現時自己頂級實力,係唔會有新一代欣賞。又一反智例子。


至於最近現代之BlackWine,同樣俾好多人話過時所以唔聽。噉而家所謂之新派、摩登metal,又比以前進步多少?另一個循環不息,metal風格眾多,但各支節發展皆不離新舊循環,當一個「新」去到頂點就會返轉頭追舊,正如而家好多power metal唔再高速double bass而玩番'80 heavy metal,metalcore亦係以前要幾core有幾core,core到盡頭即過於簡約俾人話得多,就靠番去metal果邊,睇睇TRIVIUM《The Crusade》同以前差別幾大就知,更多metalcore band都係音樂底開始走'80 heavy metal路線,冇辦法,new-school/modern俾人鬧商業鬧太勁,現在潮流口味係old-school嘛,咪個個走回頭路唔執輸。雖然一星期六晚身在TRHK冇乜機會睇band show,間中聽到有人介紹一d新香港band,部份係出名到上台表演、參加比賽贏埋果隻,大家形容為摩登系,但上網聽過佢地d歌,所謂「摩登」只限唱方面,音樂底同聽慣聽熟的九十甚至八十heavy metal、thrash metal近冇分別。如果用「現代樂隊cover舊metal歌」去形容佢地風格會更貼切。但正正就係歌手而非音樂,令佢地出到名。因為講過,你主音越嗌得大聲,台下觀眾越覺得你玩得恆越興奮,但你同一個音樂底唔嗌而唱(即係「忠於原著」),反而冇人會話你玩得好。

This is the "Screamo Maiden" Hypothesis.

好多人都話阿興把聲似唱metalcore,但呢種唱法其實偏向正宗 70/'80 heavy metal,但佢清聲定位係香港人唔鍾意之拆聲metal vocal同真正metalcore拆聲中間,就冇人覺得好聽。所以有樣野,其實我好想叫BlackWine試:阿興把聲夠力夠厚,要佢好似metalcore歌佬噉死嗌爛嗌,肯定勁過而家香港好多後生仔(可參考《影子》前LiveHouse一場)。玩法係叫佢如此有幾激嗌幾激唔好留力(相信佢會比而家唱更加開心),跟住隊band宣傳時唔好話自己係progressive metal,而話自己玩progressive metalcore/technical metalcore,紅硬。

「噉都紅唔起?隊band個名唔叫BlackWine,改埋名叫THE DARK INEBRIATE,必紅!」

講音樂底而家d「摩登」band同佢地一樣玩old-school但寫歌同功力BlackWine勁幾條街,阿興把聲本身已經厚過好多香港metalcore歌手變埋嗌肯定超恆,再連band名都改埋直頭聲稱自己係新出道樂隊,就唔怕俾人話係老餅係舊band『摩登』埋一份,根本冇唔紅的理由。這是從現在香港band scene樂隊與觀眾現象中,推論出黎之「廿一世紀香港indie band成功理論」。如按照現況,玩得好唔好、值唔值得聽唔係全取決音樂,更大成數取決於係用咩聲唱,同你隊band屬於邊一類邊一「堆」,BlackWine跟住上面條indie rock star forumla復出,肯定紅硬,信我,唔紅唔收錢。係好荒謬。不過更荒謬係,這是事實。

「唉,BlackWine,點解你地出《影子》,唔搵我做marketing research先呀?噉就錯失左個紅爆香港band壇的機會了。」



08年七月城大兩場band show、《影子》同Mind Your Head,睇晒就知而家band show「代溝」問題幾嚴重,「老band」想出show甚至想出頭,奇難。

同,而家香港夾band,膚淺d即食d好d,唔好投資咁多精力時間。就算你花十年心血做一隻碟,你唔入流,「支持本地音樂」的靚仔們聽十秒唔夠已經熄你機,欣賞機會都唔會俾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