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談金屬 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6

吠陀.香港:Rudra專訪
@re:spect#39 (20090701)




【吠陀(Vedic)】
古印度文化、世上最源遠流長哲理學派之一,追求自我、天人合一


【極端金屬(Extreme Metal)】
重金屬中的激進派,包括黑金屬(Black Metal)和死亡金屬(Death Metal)等,音樂和意識超越凡人接受能力,追求最終極的破壞與邪念


各走一方的兩路,意想不到地遇上,全因新加坡的Rudra。當地一班印度人從死亡金屬開始,再結合故鄉古代文明創造吠陀金屬(Vedic Metal),十幾年後成為西方眼中亞洲重金屬中一大驚豔,相信沒多少人猜想得到,就如樂隊也沒想過可以有來香港表演的機緣。便讓他們在演出之前,先和大家分享樂團的歷史、音樂和東方樂隊的特殊思想。






請先簡單講解你們的歷史?


Rudra在1992年成立,至今已發行了五張專輯,現在成員包括我Kathir(主音/低音結他)、Shiva(鼓)、Devan和Vinod(結他)。



為何會選擇Rudra這印度神明作為團名?


Rudra其實是Shiva另一稱號。Shiva是最為人熟悉的印度神明之一,被視為自然界破壞力量的形體化象徵,既極端金屬就是為摧毀種種規範、庸知和盲目思想,這名字便與我們的音樂配合得天衣無縫,同時也可告訴世人樂團的文化背景,和徹底投入古代哲理的極端金屬音樂人的身份與信念。



部份成員的藝名也是取自神明,是有特別原因嗎?


其實所謂的藝名也是我們的真名。按照印度教傳統,子民都會以神靈命名。



你們自詡開創吠陀金屬門派。何謂吠陀?


吠陀是當今世上還能找到的最遠古思想與神話文學紀錄,和大多印度斯坦族人仍然追隨的生活傳統,同時啟發了瑜珈、吠陀哲學和其他印度玄學等的誕生。



吠陀金屬一詞已是個東西結合的例子。你們在這兩方向各自的音樂靈感來源包括那些?是甚麼驅使你們不循規蹈矩而走這條獨特的路?


組團初期我們都是跟從一些喜歡樂隊的風格,但很快明白到單靠這些本身和我們完全無關的聲音不能做到自己;我們喜歡重金屬,但也追求擁有完全屬於自己的作品,剛好那時正在鑽研吠陀的種種思想,就衍生出結集兩個極端成吠陀金屬之意。音樂靈感方面,東方音樂代表有Ravi Shankar、AR Rahman、Nusrat Fateh Ali Khan、MS Visvanathan、Dr. L Subramaniam、Krishna Das、Jai Uttal和理所當然的吠陀經典,西方借鏡對象則包括Slayer、Kreator、Death、早期Sepultura、Bathory、Obituary、Destruction、Led Zeppelin和其他多不勝數的樂團。



除你們外,世上還有好些樂團如Nile、Orphaned Land、Melechesh、Arallu等在進行同樣的民族金屬實驗,不過即使在亞洲這種嘗試仍十分罕見。你覺得妨礙這發展路線的因素為何?


很多時把民族元素加進重金屬,結果往往變得幼稚甚至太過高興,與這種音樂的氣質不匹配,我想這個就是主因。Nile做得十分之好,但說到底團員本身和該種文化間始終存在一層隔膜,再者埃及文化早已逝去,相反我們仍在呼吸著吠陀氣息活在其中,就如道教和佛教追隨者一樣,本能地把當中音樂精髓帶入Rudra。但假如在民謠旋律方面做得好,絕對有助成功融合兩種音樂,我們從來致力找到這最佳平衡點。



這類型樂隊面對的另一大挑戰是現場。民間樂器、女和聲和詩班式誦經在Rudra的歌曲堳D常普遍。演唱會中你們會完全省略這些部份,還是用其他途徑如錄播或攜同其他樂器演出?


雖然這些部份在演唱會時都會被放棄,我通常會如常演唱僧侶唸經的部份以保留神秘色彩。現在創作時我們都盡量避免用到過多的素材,以防寫好了卻不能演出,當然許可的話也會嘗試帶同敲擊樂器表演。



新加坡生活的背景,令英語成為歌詞的主要語言,相反印度語只成襯托。為何會選用英文,而不全用印度語和方言?


除因英語的普及度比其他任何一種語言高,生活堣j多時間都是使用英語,所以用英語填詞和表達會比較得心應手。



古印度哲學和宗教是你們歌詞的普遍主題。你自己如何看這兩者?


印度思想中,不二論(Advaita)影響我們最深,它和禪宗佛教學說接近,質詢人的基本信念和存在本質,旨在打破一般概念認知,再認同絕對的真實即自我。大多數印度哲學都是探討這「我即理」主題。



東方哲學普遍追求心靈和思緒的平靜,相反極端金屬永遠與人類和現實的陰暗面掛鉤。你覺得兩者是否相沖?又或相同?


哲學堥鉹中@種價值,是引導思考者經歷各種迴異的情緒和思想,從而鍛練自制和自我認知。同樣道理也可套用於音樂上,以聲音結合並帶出兩個極端,所以我毫不覺得當中存在矛盾或衝突,在揉合時更覺彼此間完全沒有限制,悠然自得。



除了音樂,Rudra也著名全印度裔的陣容,是新加坡樂團中的異軍。重金屬在東南亞地區部份國家一向受到政府的禁制,這對你們有影響嗎?


其實樂隊第二個陣容有位華裔團員Alvin Chua,他是我的好友,也是第一張同名專輯中的結他手。坦白而言,東南亞地區的禁制令對在新加坡的我們沒有影響,再者我們根本毫不在乎。



別具一格的歌詞與音樂取向,使西方媒體嘉許你們為「亞洲金屬代表」,對此有何回應?


其實我們從來沒想過能走得這麼遠,所以對此感到謙遜同時覺得榮幸。但必需言明,亞洲還有很多樂隊同樣在世界重金屬界中留下了只屬於他們自己的印記。




re:mind:Rudra吠陀金屬作品集


《Rudra》(1998)


《The Aryan Crusade》(2001)


《Kurukshetra》(2003)


《Brahmavidya: Primordial I》(2005)


《Brahmavidya: Transcendental I》(2009)






紙談金屬 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List



阿Sir話:
香港資深五金業工作者劉Sir
樂評總集



電視談金屬:
亞洲電視《文化潮流》#9
「中樂與重金屬」訪談



A Moment of Clarity:
與《明周》一談
(a "metafictional" interview)




Sir個網

lau-sir.com



Sirblog

http://lausirisua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