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談金屬 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4

D.M.C. vs K.M.C.
死亡金屬之真相@re:spect#37 (20090601)




《爆粗Band友D.M.C.》動漫令向來潛伏地下的死亡金屬(Death Metal)一登龍門,大眾忽然對這種死亡、色情與邪惡掛帥的神經質音樂產生濃厚興趣,但在《D.M.C.》背後,死亡金屬是否真正如此漫畫化、喜劇化?且待《K.M.C.》娓娓道來。


其實漫畫已顯端倪:一切有關金屬人物全屬虛構,其他像瑞典流行歌手卻通通真有其人,死亡金屬純粹是個晃子,連歷史都沒多提及過:當英國樂隊在七十年代末以Punk取代Blues,八十年代傳入美國後經歷史無前例的百花齊放,其中更深入融合Hardcore Punk急促節奏而得其名之鞭擊金屬(Thrash Metal),除成為往後二十年重金屬發展基礎,也是死亡金屬的雛型。


八十年代中起,主要來自美國佛羅里達州的樂隊先將結他音色調至更低,然後加重技術、節奏和旋律的侵略性,皮鞭換成鐵鎚強而有力地敲打耳膜,鼓手們也突破體能極限,速度和複雜性達可怕之程度。最非人者必是歌手:當音樂如此凶狠醜陋,只有模仿野獸般的沉哮才能與之匹配,喉嚨含糊不清的發音連一個字都聽不清楚,不提醒可能連歌手正在唱歌都不知道。想像不到的話,本地對死亡金屬唱腔統稱是「嘔泥」,外國則往往將之與《芝麻街》聲線破爛的曲奇怪拉上關係。還是不太明白?媽咪麵的電視廣告,最後讀出「媽咪」那把怪獸聲音就是個地道化示範。單歌手扭曲的死腔,已教常人難以接受這另類口味,相比起來,《D.M.C.》的「死亡重金屬」充其量只是像Sex Machinegun和聖肌魔II等日本主流派重金屬。


另動漫中廣為人知是連串激進行為,大眾對這類型樂迷的印象,從來離不開長髮皮衣鐵鍊色情暴力粗口爛舌諸如此類,但真正的死亡金屬意識不單集中表面,要比動漫狠辣邪惡得多!除批判政治、反基督、崇拜邪教、巫術等早期重金屬普遍題材,死亡金屬始終鍾情各種死亡忌諱,不同花式的屠殺、虐待、肢解、食人等屬家常便飯,就如將當時流行的B片入詞把恐怖片音樂化,唱片美術更肆無忌憚地擺弄屍體、內臟和體液,無怪乎有些樂團的專輯甚至入境權早被多個國家禁制,部份唱片封套更駭人得連印刷廠都不願印製。沉醉於官能刺激多年後,詞題趨向多元化,不再只是一味殺戮嗜血,有時會探討人類在地球上的生存價值,又或以屍體回饋自然的各種妙用,也談談動物權益和優生論,不想死的話解剖學、社會學、哲學、心理和抽象藝術派都有,變得饒具學術意義 - 雖然你還是聽不懂「嘔泥」的歌手在唱甚麼。


音樂以外呢?《D.M.C.》為達戲謔效果,以視覺系搖滾代入再放大各種異端舉止,實際上很多重金屬中人和漫畫堣j相逕庭。首先沒太多死金樂團表演時會作誇張打扮,抹個假血已算很厲害的化妝,又往往表演過後這群人可以比正常人更正常,像被禁制得最強烈的殿堂級樂團Cannibal Corpse,前歌手Chris Barnes歌詞極盡變態幻想之能耐,但台下可是溫文儒雅和頗為內向,看過表演和歌詞完全聯想不到是同一人,而類似誤解著實相當普遍,因他們都明白表演藝術與個人生活是兩回事,思想行為反不如其他人所想那麼邪惡那般極端。《D.M.C.》故事圍繞主角牛蒡男和重金屬怪物雙重身份,相信出發點非為反映這現實,表達也非完全正確,卻諷刺地是全作最接近真正死亡金屬的描述。


《D.M.C.》面世後,普遍案例有無辜市民好奇嘗試真正的死亡金屬,結果導致身心受創。為免成為下一位受害人,還是先從小兒科開始,讓曲奇怪教你習慣「嘔泥」和死亡金屬吧!





re:mind:近代死亡金屬佳作


Bloodbath《Resurrection Through Carnage》(2002)(碟評按此)


由多支瑞典著名金屬樂團合組的明星組合,質素有保證之餘走復古派路線不太重也不太快,適合初學者。



Vital Remains《Dechristianize》(2003)(碟評按此)


名字和封面充滿爭議性,音樂同樣具爆炸力,是史上最快死亡金屬唱片之一!同時結他混入大量豐富古典旋律,加上達七八分鐘的長篇編曲,2003年誕生時顛覆整個死亡金屬界,成為至今仍未有人能與之匹敵之現代經典。



Celebrant《Spawn of Chaos》(2008)


簽約香港廠牌Trinity Records的比利時死亡金屬樂隊,透過keyboard、加插電影對白等特別手法,使音樂滲出陣陣詭異邪氣。



Rudra《Brahmavidya: Transcendental I》(2009)


來自新加坡,成員卻清一色印度裔,「吠陀金屬」創始團,將印度吠陀文化的宗教思想、文化典籍與民族音樂加入死亡金屬,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東方色彩金屬團。






紙談金屬 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List



阿Sir話:
香港資深五金業工作者劉Sir
樂評總集



電視談金屬:
亞洲電視《文化潮流》#9
「中樂與重金屬」訪談



A Moment of Clarity:
與《明周》一談
(a "metafictional" interview)






Sir個網

lau-sir.com


Sir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lausirisual

紙談金屬 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4:D.M.C. vs K.M.C.:死亡金屬之真相@re:spect#37 (2009.6.1)

紙談金屬 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4

D.M.C. vs K.M.C.
死亡金屬之真相@re:spect#37 (20090601)




《爆粗Band友D.M.C.》動漫令向來潛伏地下的死亡金屬(Death Metal)一登龍門,大眾忽然對這種死亡、色情與邪惡掛帥的神經質音樂產生濃厚興趣,但在《D.M.C.》背後,死亡金屬是否真正如此漫畫化、喜劇化?且待《K.M.C.》娓娓道來。


其實漫畫已顯端倪:一切有關金屬人物全屬虛構,其他像瑞典流行歌手卻通通真有其人,死亡金屬純粹是個晃子,連歷史都沒多提及過:當英國樂隊在七十年代末以Punk取代Blues,八十年代傳入美國後經歷史無前例的百花齊放,其中更深入融合Hardcore Punk急促節奏而得其名之鞭擊金屬(Thrash Metal),除成為往後二十年重金屬發展基礎,也是死亡金屬的雛型。


八十年代中起,主要來自美國佛羅里達州的樂隊先將結他音色調至更低,然後加重技術、節奏和旋律的侵略性,皮鞭換成鐵鎚強而有力地敲打耳膜,鼓手們也突破體能極限,速度和複雜性達可怕之程度。最非人者必是歌手:當音樂如此凶狠醜陋,只有模仿野獸般的沉哮才能與之匹配,喉嚨含糊不清的發音連一個字都聽不清楚,不提醒可能連歌手正在唱歌都不知道。想像不到的話,本地對死亡金屬唱腔統稱是「嘔泥」,外國則往往將之與《芝麻街》聲線破爛的曲奇怪拉上關係。還是不太明白?媽咪麵的電視廣告,最後讀出「媽咪」那把怪獸聲音就是個地道化示範。單歌手扭曲的死腔,已教常人難以接受這另類口味,相比起來,《D.M.C.》的「死亡重金屬」充其量只是像Sex Machinegun和聖肌魔II等日本主流派重金屬。


另動漫中廣為人知是連串激進行為,大眾對這類型樂迷的印象,從來離不開長髮皮衣鐵鍊色情暴力粗口爛舌諸如此類,但真正的死亡金屬意識不單集中表面,要比動漫狠辣邪惡得多!除批判政治、反基督、崇拜邪教、巫術等早期重金屬普遍題材,死亡金屬始終鍾情各種死亡忌諱,不同花式的屠殺、虐待、肢解、食人等屬家常便飯,就如將當時流行的B片入詞把恐怖片音樂化,唱片美術更肆無忌憚地擺弄屍體、內臟和體液,無怪乎有些樂團的專輯甚至入境權早被多個國家禁制,部份唱片封套更駭人得連印刷廠都不願印製。沉醉於官能刺激多年後,詞題趨向多元化,不再只是一味殺戮嗜血,有時會探討人類在地球上的生存價值,又或以屍體回饋自然的各種妙用,也談談動物權益和優生論,不想死的話解剖學、社會學、哲學、心理和抽象藝術派都有,變得饒具學術意義 - 雖然你還是聽不懂「嘔泥」的歌手在唱甚麼。


音樂以外呢?《D.M.C.》為達戲謔效果,以視覺系搖滾代入再放大各種異端舉止,實際上很多重金屬中人和漫畫堣j相逕庭。首先沒太多死金樂團表演時會作誇張打扮,抹個假血已算很厲害的化妝,又往往表演過後這群人可以比正常人更正常,像被禁制得最強烈的殿堂級樂團Cannibal Corpse,前歌手Chris Barnes歌詞極盡變態幻想之能耐,但台下可是溫文儒雅和頗為內向,看過表演和歌詞完全聯想不到是同一人,而類似誤解著實相當普遍,因他們都明白表演藝術與個人生活是兩回事,思想行為反不如其他人所想那麼邪惡那般極端。《D.M.C.》故事圍繞主角牛蒡男和重金屬怪物雙重身份,相信出發點非為反映這現實,表達也非完全正確,卻諷刺地是全作最接近真正死亡金屬的描述。


《D.M.C.》面世後,普遍案例有無辜市民好奇嘗試真正的死亡金屬,結果導致身心受創。為免成為下一位受害人,還是先從小兒科開始,讓曲奇怪教你習慣「嘔泥」和死亡金屬吧!





re:mind:近代死亡金屬佳作


Bloodbath《Resurrection Through Carnage》(2002)(碟評按此)


由多支瑞典著名金屬樂團合組的明星組合,質素有保證之餘走復古派路線不太重也不太快,適合初學者。



Vital Remains《Dechristianize》(2003)(碟評按此)


名字和封面充滿爭議性,音樂同樣具爆炸力,是史上最快死亡金屬唱片之一!同時結他混入大量豐富古典旋律,加上達七八分鐘的長篇編曲,2003年誕生時顛覆整個死亡金屬界,成為至今仍未有人能與之匹敵之現代經典。



Celebrant《Spawn of Chaos》(2008)


簽約香港廠牌Trinity Records的比利時死亡金屬樂隊,透過keyboard、加插電影對白等特別手法,使音樂滲出陣陣詭異邪氣。



Rudra《Brahmavidya: Transcendental I》(2009)


來自新加坡,成員卻清一色印度裔,「吠陀金屬」創始團,將印度吠陀文化的宗教思想、文化典籍與民族音樂加入死亡金屬,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東方色彩金屬團。






紙談金屬 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List



阿Sir話:
香港資深五金業工作者劉Sir
樂評總集



電視談金屬:
亞洲電視《文化潮流》#9
「中樂與重金屬」訪談



A Moment of Clarity:
與《明周》一談
(a "metafictional" interview)




Sir個網

lau-sir.com



Sirblog

http://lausirisua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