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26

低俗得義無反顧(吹呀!):
香港新一代粗口歌王怒人專訪(下)




你可能認得他是怒人,或他超級英雄下的平民身份Roland Li,不論認識那一個他,都總會知道「啊!就是唱粗口歌那個傻佬嘛!」大家都覺得一個勇於在藝術層面突破,並敢言敢於為替我們對各種生活與社會議題發聲的人物,理應可於現在混沌的香港廣受注視。奈何亦因這個社會之世利跟愚昧,欲成藝術發展,必先抨擊市井低俗,到底文化與藝術是否只可為高尚權貴服務,一定不可包含平民百姓所想所求?來自地下的藝術家是否上不到大場面,永遠只可以站在場邊,還是也可以有出頭一天?





這(不)是文化


從日常生活到社會大道理,怒人的歌通通一針見血得來風趣幽默地痛罵一番,說出了很多現在地道香港人心中所想,就是一直衝不出「局內人獨特品味」的層面。只有怪香港人都討厭政治,加上廣東白話、粗口、惡型惡相、豪邁風格的平面設計,未談到其中有甚麼深層次訊息,一般(香港)人見到首個印象,便只會是「沒文化」。


「怒人的原意就是去做能讓自己高興的事,甚至根本不想人聽到,便說過我的第一首歌《仆街人生》是一時興起為自娛而在躲在睡房錄成,所以從沒有計劃過要給他人怎樣的印象、考慮其他人能接受到甚麼,不喜歡便不要聽,有些人聽到覺得道出他們心中所想,就越來越多人加入我這個大屌聯盟。有今時今日成就,是個驚喜,沒有事先想過的才最珍貴。」


「每個社會階段都有屬於那時候的抗爭音樂,像黑人的hip-hop、英國七十年代帶動punk文化、牙買加也有reggae,全都是平民有感社會不公或受到壓迫,而催生成一種宣洩和控訴的媒界。你覺得香港有性質接近的宣洩工具嗎,還是怒人的音樂已成為本地獨有的藝術宣洩媒界?」


「我會說很多東西不是刻意營造出來的,像如果一直想著要去宣洩,『啊我今天要宣洩上班的壓力!那我就要做這樣的東西!』就不會有一時衝動而生的『仆街人生!!!好撚無奈!!!』這些歌出來,所以我會做,而不會標榜做來做甚麼。而且類型和性質應由評論人去辨別,正如我不會說自己是punk、形容自己是heavy metal,這樣自我定型便限制了創作思維,而且任何音樂誕生那天樂隊們都不會說『我玩的是XX』這樣而是後人描述,所以想怎麼做就做就是我的精神。」


「所屬型態可由他人定奪,那創作的質素優劣是取決於自己主觀,還是該和觀眾感受掛鉤?如何才算好作品?」


「兩者是個循環,人是一種群體生物,所以有時需要互相認同,如果你做了一件東西出來,其他人認同而他們的迴響讓你自我感覺良好,對自己的作品就會再加滿意。外界的肯定有一定重要性,所以我也要感謝大家這麼欣賞怒人這個戇鳩仔,令我成功將大家變成跟我一樣的戇鳩仔!」


「你也稱得上是個藝術家吧(怒人按:不敢當!),你會覺得音樂始終是門藝術,還是只是娛樂?兩者有區別嗎?」


「呀...這又要看他人如何評論,即其他人說是甚麼就是甚麼,我喜歡留白,聽眾愛聽成是甚麼都可以。我的音樂是個自我表達的渠道,藝術的定義不就是表達自己嗎?所以都可以話我在做藝術,但你說是糞便我都會高興,因為你已憑自己的觀感對我的音樂作出評論,而非單單只會說些『噢,就是band囉∼』這樣大家都懂的顯淺說話,而有自己一套看法。」


「既你自覺『不敢當』藝術,該不會否認更接近『次文化』這普羅大眾對你的音樂和表演之定型。大多數人認定的思想通常被視為道德規範,怒人所代表則是獨立界別或『次文化』。你覺得這兩個對立面彼此關係是怎樣?」


「『次文化』即廁所的文化,廁所雖然比較污穢,但上廁這回事任何人任何日子都必定會做,就跟宣洩心中煩惱一樣。雖然有些人覺得粗口就像排泄物般骯髒,但其實大多數人都會說相當平常,所以『次文化』的存在有其必要,因為總有人會接受並視為一種發洩渠道,只不過有時遭到持商業利益者排擠,令大家未必接觸得到這門文化的產物,所以應該多聽不同聲音,過程中會找到驚喜。」



「『次文化』即廁所的文化,廁所雖然比較污穢,
但上廁這回事任何人任何日子都必定會做,就跟宣洩心中煩惱一樣。」



很多人都被騙倒,表演時歇斯底里,平時則嬉皮笑臉,但也可以很認真很嚴肅地跟你討論正經題目,思路清晰而且取向明確,清楚明白自己想做甚麼、想表達甚麼,並在有意無意間緊守著一個使命崗位:在被北方大陸語言文化入侵之際,擔當香港地下音樂界的廣東話大使。他是接觸過唯一會在唱歌和日常閒談中避免俗成懶音的獨立音樂人,像怒人的撚樣書專頁網址 facebook.com/NoYanDiu9Nei,被人問候得多,倒是頭一遭被來自同一地方的人配以這突出鼻音問候,旋被其文化氣息折服,心甘情願獻上娘親。雖說無傷大雅,但見微知著知其認真,就像執著於鍵盤戰士時代常被遺忘的廣東粗口正寫。


「記得之前提過全部人都聽我的歌買我的唱片那家公司嗎?有天我帶唱片回去給同事們,老闆問:『這個是甚麼字,「門」字入面加個「能」字,沒有見過。』我便答他:『是「撚」字來的。』」


港式粗口博大精深,是廣東話文化精要一部份,其中「黃金五字必有一門」之訣卻因電腦字庫所誤導幾近失傳,一些新一代甚至連正寫都不知道,試過在街上看到塗鴉,「屌」真的是尸內吊,「鳩」有九隻鳥,「撚」字左邊剔手右邊然,「柒」和「西」更不用說了,理應是重要街頭藝術卻使用電腦輸入法的同音字或諧音字令人沮喪,而且其實門字部正寫不是更簡單更適合塗鴉嗎?



翩翩起舞




http://youtu.be/0IbOGW0c_Co

微短片《喪屍血滴子 Zombie Guillotines》



只一個半年,怒人成為香港地下樂壇一個無人不曉的名字,更獲其他藝術界中人邀請參加各類製作成為跨媒體藝人,冒起之快令很多人羨慕。其中知名作品是本土製作喪屍「微短片」《喪屍血滴子》,還要是排中間的主角級角色。


「有些朋友想拍獨立電影、cult片那些,會找我參演,應該是因為大家都喜歡我的猥瑣眼神,那些『嘿嘿嘿∼』的目光他們愛看,便令我有機會飾演這樣的角色。」


「黑鳥、黃秋生和LMF,堪稱香港粗口歌天地人三魔。(下刪怒人即席演唱黃秋生金曲N首)上一代粗口歌天王黃秋生對怒人的啟蒙顯而易見,既然你那麼富表演天份,有沒有想過步他後塵,唱完粗口歌再開拍一套《狗西雞包仔》,跟著像《商業狗西》所言,『歌影視跳撚埋舞』?」


「假設性的問題不答!到時候再想!太商業那些不好玩嘛,現在不會做,將來可能到有家室心態變了,但到時才算吧。甚麼都是待要想的時候才再想,現在想的只是去罵想罵的人,不用給他們面子!」


「在你自己的樂隊,影像演譯同樣是重要一環,下一張EP問世時會有新的短片看嗎?因為怒人影片大家都愛看。」


「我自己都喜歡拍攝,想作多些有故事性的東西,一些是發神經的,像坐在超級市場購物車上衝下街頭,又會拍些瘋狂得來有意義的,還有就是搞笑的。不過我一向是創作時創作、製作時製作,在寫歌錄歌的時間不會想,到要宣傳的時候自會絞盡腦汁找些新意出來。」


「Youtube有個很出名的叔父叫『極醜惡』,專門揭發警察失職濫權和親共政黨真誠賣香港的惡行。既然你那麼多事想批評,又愛玩視覺派的東西,何不弄個『極憤怒』頻道出來?」


「有想過啊!有時在街上見到一些商家的行為,都想拿部攝影機邊拍邊鬧,不過待有時間再想。此刻對我來說最重要還是音樂,和發狂!」




憤怒的前路


「第二張專輯方針定好了沒有?會在何時推出?」


「寫了十來首歌,會選六首出來做張EP。我愛出EP多於大碟,因為EP可以推出得較頻密,便能多開演唱會,和有多些機會做封面、辦多媒體等各類型創作,每次六首歌這樣的發行模式最適合不過。至於推出的日子...其實第一張EP錄音時有個很傻的想法,因為那時候深信十二月就是世界末日,便趕緊錄好在八月中推出,留下三四個月享清福。現在發現沒事了,新EP也希望會在夏天推出,夏天是我最愛的季節,舉目皆是汗流浹背的背心熱褲囡囡...(編按:骨子堙A都是一個呃蝦條的故事)最主要其實是那份活力,溫度高得要開冷氣調劑,令人比冬天更怒更燥。」


「樂隊音樂在香港太小眾,本地市場又太小,很多樂隊早就以港外市場為目標,香港實際上只屬一個起步點和跳板。你自己有沒有展望海外的計劃?或附近的地區會邀請你去表演?」


「我的唱片有些外國華僑都會買,試過寄到上海、澳洲和英國,至於到外面表演,曾經上過廣州,畢竟大家都說廣東話。但一來不是太熟悉大陸,二來上去表演旅費等成本很高,遠親不如近鄰,倒不如先在香港做得再好一點,再慢慢進入其他地方,總之會以香港為先,始終是自己地方嘛。」



甚麼叫狂?
就是在演唱會當眾/當著大量女性面前脫光,再全裸插水。
然後將當晚染滿污跡的內褲高掛在band房內留念,不洗不棄。



「唱片發佈會是怒人和樂隊的大日子,上一次連剝光豬插水都試過,下一場release party,還能玩得出甚麼花樣?」


「那麼容易想到就不會過癮啦,一定要是些我自己都想不出來的,到計劃演唱會再打算。要做到一些自己都意料不到的事才最好玩。」


「你如此有才又做到自己想做,人生歷程可算相當成功了。其實自己有沒有定過一些目標,像立志到達某個地步或藝術/文化層面,作為人生其中一個階段的成就?」


「內在目標才是我所追求,即自己一定要高興,有些事做了看的人很滿足但自己未必同樣滿意,又就算有錢也可能因富有變得頹廢,反而自覺需要努力工作,辛苦但可以磨鍊個人精神,維持對四周環境的危機感,這樣人便有生產力了,也因此才會有怒人在這堙C這大半年怒人做的事令我充滿力量,很多時候需要花時間去琢磨去鍛鍊,但那些時光花得有價值。」


「發狂和批判是怒人一個核心價值,會不會有日可以聽到較正經、較正面的怒人作品呢?要上帝創造一塊祂搬不動的石頭,和要怒人寫一首沒有粗口的歌,到底那樣更難?」


「當然是搬不動的石頭!其實我也有些較靜態的作品,不過要收費台的聽眾才有機會欣賞得到,收費很便宜的,每六秒六毫。哈!要轉型我會用其他方法,自己也會區分不同身份,就像工廠生產有不同產品線,怒人是我這個人其中一條product line,想做其他風格或單純為發展商機那些不會叫怒人,會叫做Roland Li,要賺錢便用其他身份去做,總之不要污染到怒人。我常說最重要高興和痛快,做甚麼都不打緊能達到這兩點就可以,可能將來我會變成一個商業狗西,可是那時候我高興的話其他人怎樣批評我都不會理會。不過今日不是,今日我仍然是要狠批那些商業狗西!」



後記:Cannot See Through




這是怒人在《係亂屌定屌亂由你自己判斷》最後,寫給各位樂迷們的心聲。本身怒人的出現已經是個悲劇,若非香港社會生活磨人,Roland當天在睡房唱的怎會是《仆街人生》,只會拿枝木結他「鏘鏘鏘」地歌頌社會真美好。只可惜生活是一堆挫折、是必須妥協,困難總比辦法多,難怪怒人出名寫歌快,而怒歌持續地連珠爆發, 只代表大家的生活越來越差,再看不透這個世界還有多少事物自己可以掌握得到。面對如此暗淡前路,除非可以衝出(或說逃出)香港,否則要不做怒人的fans,很難。




怒人五部曲
The "Angry Fucker Anthology"


Track 21:怒人.上傳
百年一遇地道香港搖滾「鳩core」係亂屌定屌亂,由你自己判斷


Track 22:怒人.下傳
怒人,給大家上了一課唔係亂屌而係有橋的marketing


Track 24:
低俗得義無反顧(吹呀!):香港新一代粗口歌王怒人專訪(上)


Track 25:
低俗得義無反顧(吹呀!):香港新一代粗口歌王怒人專訪(中)


Track 26:
低俗得義無反顧(吹呀!):香港新一代粗口歌王怒人專訪(下)






紙談金屬 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List



阿Sir話:
香港資深五金業工作者劉Sir
樂評總集



電視談金屬:
亞洲電視《文化潮流》#9
「中樂與重金屬」訪談



A Moment of Clarity:
與《明周》一談
(a "metafictional" interview)




Sir個網

lau-sir.com



Sirblog

http://lausirisua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