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25

低俗得義無反顧(吹呀!):
香港新一代粗口歌王怒人專訪(中)




怒人,本來只是典型不過的八十後青年Roland Li,以僥倖成績考到設計學位,再為溫飽打著沒有前途的工作漫無目的過活。但本著不認命精神為理想拼搏,將對生活對社會種種不滿而生之憤怒轉化為舞台上的能量,一口久違了的地道粗口歌加一身搖滾狂態,兩年間活躍於舞台、政治音樂會甚至銀幕,打響了自己另一面「怒人」的名堂迅即顛倒眾生,包括大群蜂擁而至的美女。在現實趕絕夢想的香港居然會發生夢幻得可比童話故事的情節,這個城市出了甚麼問題?





樂在當下


小學起老師已天天洗腦,「中華民族刻苦耐勞」、「國際都會充滿活力」,實質只乃將逆來順受合理化的狹隘精神勝利法,讓大家心甘情願為財團霸權勞役至死,富如超人、窮像凡人均難逃宿命,更何況區區怒人?就如灰姑娘遇上白馬王子從此幸福美滿之前,未上枝頭的生活亦只得一個灰字,怒人風光以外實則都跟你我一樣,否則也寫不出《老闆我愛你》,歌詞大意很簡單,以「屌」代「愛」即是。


「當怒人踏下舞台,也需靠Roland做樂器導師和美術設計才有飯吃,即始終要做些正當工作逃離不了。既然《老闆我愛你》這首歌罵老闆罵得這麼兇,會在公司對自己老闆唱,或『意外』打開了Youtube播給他聽嗎?抑或怒人講就凶狠,做原來只像鵪鶉般一碌...」


「唱都不用唱,像之前做過一份兼職,全公司都有我的唱片,老闆都聽我的歌。(編按:證明這世界已瘋癲)對呀他們非常喜歡!我進那公司時已提及一年後會出唱片,其實有時老闆會喜歡有活力、有目標的年青人,你用對抗的心態對待他他也會同樣的對抗你,相反抱著輕鬆心態,其他人會更願意接受。」


原來滿腔怒火之餘,怒人也支持「快樂抗爭」。


「因為以愉快的心態去做可以減少惹他人反感,像我的音樂主線不是落在粗口處,而是『啊這個傻佬很好笑很好玩!』最緊要好玩,現在很多人硬是感到生活不如意,就是因為沉悶不好玩嘛。」



傳說中,這是怒人應徵通利琴行時提供的自拍照。
不難明白為何最後要自己出來招生。



別被那憤怒而猥瑣的神情嚇到(後者倒是真的),日常生活中Roland其實是個親切的kai子,甚麼時候都可以活得很開心,也會讓身邊的人一同高興。


「所以我不喜歡用『fans』這個字眼,有點由上而下看對方的性質,我較愛用『friend』呀、『觀眾』呀、『朋友』呀,或者是『撚屌的知音人』!第一張EP《係亂屌定屌亂由你自己判斷》主要用網上接團購單,人數夠多時到街頭交收的遊擊方法賣,因為可以即場簽名和寫些白痴東西給各位朋友嘛!我喜歡寫『怒人屌鳩XXX!』有次寫時簽名筆斷了墨,就在沒事的時候多加一行『啊sorry剛才沒墨水,現在補多句,現在墨水暴發呀屌你!』他們都覺得很撚戇鳩,我就很撚高興。這樣做生動些嘛!因為平時做很多事都那麼死板,就像那些商業音樂...商業音樂!!!」



地下小rock star在商業大都會


香港首席MC馬米MastaMic有云:「細個學音樂讚你有天份,大個做音樂話你冇錢搵。」居於香港非獲豐厚家底支持而選擇投身音樂,在長輩眼中就是原罪,大家喜於有怒人娛樂我們時,也好奇逆這城市商業王道而行至成了個小rock star,其實能掙多少錢,發了達沒有?


「第一張EP印了五百張,半年來賣了三百張左右。為何要用街頭交收這種方法賣?因為懶!秋紅(香港著名hardcore樂隊)的歌手Jan是我朋友,他介紹過一家distributor(發行商)給我,他們要求先加警告貼紙,那我又...其實都是我懶的關係,所以沒去了,要找肯賣的唱片店,地點未必人人方便,又要貼貼紙,屌∼做得來我都自己賣掉了。而且在店賣題不了字,始終街頭聚首能見到買家本人可以大家屌兩句,這樣就好玩得多!我亦有放在旺角一家我朋友經營的教學中心,待我不能抽空出去時請他們自己上去買,這已經算比較商業的做法了,哈哈!」


「還有賣了一段時間後自己辦演出,很多人看完表演後『嘩好撚高興呀!』就大批大批的賣出去了。我就愛經這些較親近的渠道賣,即是沒放唱片店都不主要是因為懶,不要說到自己那麼懶啦∼」


暑假唱片發佈會前後大賣到現在街頭打遊擊,才賣了一半多些,還要投資辦演出,本回得了麼?還是表面光彩內裡卻虧得我們可以暗笑一下?


「錢是有賺,我也喜出望外。最初心想『唉屌!能回本就算了!』因為EP很多器材都是各界朋友鼎力相助借給我,舉行發佈會的Hidden Agenda場租又不貴,所以成本比較低,能回本之餘還賺了,夠我吃幾個月!」


這場發佈會,就是名字破紀錄地「九十九個字」長的「怒人係亂屌定屌亂由你自己判斷巨碟發佈演屌會」,有去看一定不會忘記。兩個經常掛在怒人嘴邊的口頭禪是「開心」和「爽」,這處事心態為他贏得一班專業級僱傭樂手與他同台,還有大批樂迷死忠追隨,難忘之處就是當晚場內美女fans數量之多、比例之高,可是好些靚仔樂隊潮童band都不及。


「唱粗口歌唱到有這樣的成就,是咪覺得自己巧威威呢。」


「不會有這樣的感覺,覺得威就變得虛榮,虛榮即是追求一些外在目標,我反而追求內在目標,即是做完自己可以如何痛快。做到怎麼出眾都沒用,自己一定要爽!」


「這跟你2012年底新歌《商業狗西》中心思想不謀而合,一首歌一網打盡不圖質素只圖利益的主流音樂、流行歌手和理想就是名成利就的地下樂隊。你對主流樂壇的印象似乎很差...」


「僅一部份,像Jun Kung(恭碩良)、林憶蓮和方大同都有心做好音樂,我很欣賞他們。只是也有些實在過份只顧賺錢,要吃飯是理解的,但不要強姦我耳朵好不好!你也是音樂人也會想寫好歌,別只為錢而遺忘了當日的自己!」


「真的那麼有態度嗎?最新的江湖傳聞是有家大唱片公司覺得怒人很有潛質,如果肯簽約加盟即付現金一千萬,加全公司歌手任屌,男歌手用把口屌,女歌星用碌鳩屌,只要你簽約就可以。deal不deal?」


「....................................」


「哈!!!唱完《商業狗西》的怒人,自己到了這個抉擇時候...」


「一千萬啊!也要看做甚麼,如果要我改變自己的音樂方向就一定不成。」


「總之要改歌的話,多少錢都不成?」


「....................................」


「又要猶豫了!哎喲∼∼∼」


「一千萬!令人性的真面目盡現各位眼前!但這個數字對比太大,如果只得如五十萬我也不會接受。」


「不如具體化一點,用一隊已經簽了大公司也已出名的前地下樂團,是誰就請自己意會。如果可讓你立即達到那個水平,但要聽從公司吩咐做事...」


「不是天價又要改音樂就不會,很多事自己都能做,辦演出我可以,出唱片我懂,泡妞我又在行,能夠自己做到為何要求人?有錢但沒有那份感覺其實更辛苦,就算其他一億萬人覺得好,我自己一點也不痛快,是很戇鳩的一回事。」


「但是如果有一千萬,女歌手任你玩弄之餘還可以做自己想玩的音樂,唱完《商業狗西》的你都會願意,對不?」


「噉梗係啦!有女屌喎!」(<這部份請用最大音量讀出)(朗讀時凝望下圖有助提升意境)





不止音樂


《商業狗西》之所以惹人談論,是得罪的不止香港所有流行歌星還有差不多全部獨立樂隊,雖無指名道姓,卻太易被人對號入座。


「罵過主流樂壇,indie scene又如何?會寫這首歌,其實是覺得香港band scene真的很差嗎?」


「這方面我較樂觀,近一兩年出現很多新樂隊,現在的band show也很好玩和多了內涵。一些製作單位像Hidden Agenda亦非常有心推動音樂,怒人很多演出像我們的第一場和推出EP那場都在那媬魽A將來應該會繼續在那堛嶉雃h時間,可能生仔都會去Hidden Agenda生,死都要死在Hidden Agenda,希望他們生意越做越興隆。所以我反而覺得地下樂壇變好了。我自己也擅長舉行演唱會,去幫助新手和推廣樂隊給更多人認識。」





敢言和做其他人所不敢做,令很多人覺得怒人是現在香港獨立音樂界別一個文化標誌,他也不是一直只顧著自己可以如何痛快,也會想辦法幫忙推動,令本地獨立音樂更成熟、繼續進步。怒人主場叫「香港搖滾樂勢力」,看看海報的墨寶就知誰是主腦,已在他母校理工大學辦過兩次,計劃2013下半年舉行第三場。


「這個活動宗旨除了推廣樂隊音樂給對這方面沒多少認識的人,還會盡量請新樂隊上台以助宣傳他們。而這也不單純是個樂隊活動,我想了一句口號『噉既人生,邊個甘心?(如此人生,誰會甘心?)』,會按這主題進行各類型創作,例如平面設計。其中一份作品是張身份證,主角名叫勞一世,身份證號碼9413-9413-9413,上面寫著『最高工資$20』但『最低工時25小時/每日』。這張身份證在描述大家每天的生活,『呀很撚不高興呀』,希望吸引到一些本身不是聽這類音樂,不過平時生活不愉快而有共鳴的朋友參與,繼續宣傳這個主題。這就是我平時一直在想在做的事。」



朋友,你的身分證掉了



「試過有人來到才發現『啊!中伏!』嗎?」


「試過上較大的音樂會,小妹妹們為某些出名或主流的樂隊慕名而來,渾渾噩噩地站到台前,到我一開始表演『屌柒社會!』她們就嚇壞了。唱完我對她們說『不愛聽就不要聽,走吧!』跟著她們就走了。或者更好,我表演時她們去吃個飯,吃完上來就可以看心儀的俊男樂隊,大家各取所需。」


「也有些是被活動的主題創作,像那張身份證吸引而來的,在『第二次香港搖滾樂勢力』便看見好些新面孔,不過可能排在前段的樂隊太吵,聽一會便走了。以後計劃時會考慮音樂方面不要太激進或較重型的排後些,但整個活動一定會保留『噉既人生,邊個甘心』這個中心思想,期望能繼續吸引更多外面的人留意。」


相信這就是香港樂隊活動主辦人之最痛:觀眾人數看似可觀,但其中經常有很大比例的人進場只為看某類音樂或某支樂隊的演出,非我類者就不支持,寧願離場閒談、吃飯、抽煙。更無奈是,很多時主辦單位也需依靠這類觀眾提供的經濟支柱經營下去。


「所以我想辦別有含義的音樂會,用一個主題覆蓋全個活動,台下宣傳設計、台上表演樂隊都可以幫我表達這中心思想,像方才談到生活中的不如意和不滿,好讓進場的人都會事先明白而帶著理解主題思想的心態進場,那在場時欣賞方式便會別於平時,聽得仔細一點、想想剛剛那首歌在說甚麼、是否合乎活動的意識。我也會盡量邀請些具導賞性質的樂隊,和嘗試利用場地技術如投映歌詞,盡力協助樂隊去表達和觀眾去了解音樂與當中想法。了解思想這部份相當重要,當他們抱有一種想法,便自然而然懂得自己去發掘能替自己表達的音樂。」


「也遇過一些受到感染的局外人,試過事前未聽過多少的年青一代覺得『嘩很瘋狂呀!!嗚呀!!!』越聽越高興還上網訂購我的唱片,出來交收時發現是個小孩子來的,心想『唉教壞細路今次仆街了。』」



就讓'80革命


另一香港band show常見現象是任表演者如何狂放,觀眾可以極端相反地全無反應。怒人的演出好看在很少出現這樣的情況,大家見到他上台已經開始失控,而且最投入最不顧儀容一班反是女歌迷們,不畏於與男性觀眾一同奔跑推撞,接過咪高風懂得歌詞接著唱,在怒人演出常見的台上台下互相譏諷環節,有些女歌迷能毫不避忌地以同樣富攻擊性的語言還擊。


「現在觀眾比我還要瘋狂!像一次到旺角行人專用區替反國民教育的街頭音樂會演出,我跟街上的人說『喂來到旺角,不是不旋轉吧?』跟著那班觀眾真的旋轉著起舞,看見這樣的情景,唱著歌也想笑。」



http://youtu.be/_r0ozUz2BsM

怒人@旺角行人專用區反國教街頭騷encore(9/9/2012)



始終唱著這麼市井的歌,街頭才是怒人的戰場。既然不高興就要罵,樂壇罵過社會當然不會幸免,現在香港跟大陸接軌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政府很多賣港勾當已連掩飾功夫也懶得做,要找人物找題材不愁煩惱,像《香港鳩政》和《再見老屎忽》兩首便指責得指名道姓,謾罵過也非不了了之還會身體力行,到跟音樂有關的社運活動不難碰到其本人。如今政府對反對聲音的執法越來越嚴格幾至不可理喻地步,還這麼上鏡,不怕日後被點相繼而秋後算帳?


「擔心過一秒,就沒了,因為不滿意就要批評的啦,又不是殺人放火我只是在表達自己,連表達自己都要死的那天,世界已經非常黑暗。所以擔心不了,會禁制我更好,越是禁止就越多人會留意。」


「又唱粗口歌、又批評政府、又上社運表演,試過在一些場合如街頭表演,被家長或五毛憤青斥責嗎?」


「沒有,因為通常我都比那些人惡,哈哈!社運表演我也不敢說參加很多,通常表演完就不再放在心上。像意色樓樂隊的阿禮那班中堅份子才是把這大水池建築起來的人,我只是在前人做好後跳進去跟他們一同玩。」


「既你以歌寄意,亦參加跟政府意向相反的活動,本身政治取向相當明顯。梁政府上台後短短三個月,社會已經出現數之不盡問題,其中幾個較獲關注話題像自由行、蝗蟲入侵、深港融合和東北割地,會成為怒人下一首歌的主題嗎?」


「我不會特別去想,通常是那東西影響到我,讓我不快才會寫。所以有時候怒人不是刻意去批評社會中的人和事,只不過那些問題終於進迫到身邊,令我有感受而爆發出來,即其實是自己寫給自己聽的,只不過大家也對那些現象心存怒火,聽到我的歌覺得和他們想表達的一致,便喜歡了一起去控訴。可是提到那些問題也真的很嚴重正在蠶蝕香港,有一日或真的會出現在我的歌曲中。」





下回預告:


怎樣算是文化?怎樣算是藝術?粗口可以「入流」嗎?唱粗口歌,可不可以做藝術家?


粗口你或者天天都講,但爆粗之餘,有否想過自己是否真的懂得粗口?


「歌影視跳撚埋舞」唱著唱著,怒人真的翩翩起舞,我們是否找到了下一個黃秋生?


而平步青雲的他...會有日不再唱粗口歌嗎?




怒人五部曲
The "Angry Fucker Anthology"


Track 21:怒人.上傳
百年一遇地道香港搖滾「鳩core」係亂屌定屌亂,由你自己判斷


Track 22:怒人.下傳
怒人,給大家上了一課唔係亂屌而係有橋的marketing


Track 24:
低俗得義無反顧(吹呀!):香港新一代粗口歌王怒人專訪(上)


Track 25:
低俗得義無反顧(吹呀!):香港新一代粗口歌王怒人專訪(中)


Track 26:
低俗得義無反顧(吹呀!):香港新一代粗口歌王怒人專訪(下)






紙談金屬 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List



阿Sir話:
香港資深五金業工作者劉Sir
樂評總集



電視談金屬:
亞洲電視《文化潮流》#9
「中樂與重金屬」訪談



A Moment of Clarity:
與《明周》一談
(a "metafictional" interview)




Sir個網
lau-sir.com

Sirblog
http://blog.yahoo.com/lau-sir.com

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25:低俗得義無反顧(吹呀!):香港新一代粗口歌王怒人專訪(中) (2013.5.12)

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25

低俗得義無反顧(吹呀!):
香港新一代粗口歌王怒人專訪(中)




怒人,本來只是典型不過的八十後青年Roland Li,以僥倖成績考到設計學位,再為溫飽打著沒有前途的工作漫無目的過活。但本著不認命精神為理想拼搏,將對生活對社會種種不滿而生之憤怒轉化為舞台上的能量,一口久違了的地道粗口歌加一身搖滾狂態,兩年間活躍於舞台、政治音樂會甚至銀幕,打響了自己另一面「怒人」的名堂迅即顛倒眾生,包括大群蜂擁而至的美女。在現實趕絕夢想的香港居然會發生夢幻得可比童話故事的情節,這個城市出了甚麼問題?





樂在當下


小學起老師已天天洗腦,「中華民族刻苦耐勞」、「國際都會充滿活力」,實質只乃將逆來順受合理化的狹隘精神勝利法,讓大家心甘情願為財團霸權勞役至死,富如超人、窮像凡人均難逃宿命,更何況區區怒人?就如灰姑娘遇上白馬王子從此幸福美滿之前,未上枝頭的生活亦只得一個灰字,怒人風光以外實則都跟你我一樣,否則也寫不出《老闆我愛你》,歌詞大意很簡單,以「屌」代「愛」即是。


「當怒人踏下舞台,也需靠Roland做樂器導師和美術設計才有飯吃,即始終要做些正當工作逃離不了。既然《老闆我愛你》這首歌罵老闆罵得這麼兇,會在公司對自己老闆唱,或『意外』打開了Youtube播給他聽嗎?抑或怒人講就凶狠,做原來只像鵪鶉般一碌...」


「唱都不用唱,像之前做過一份兼職,全公司都有我的唱片,老闆都聽我的歌。(編按:證明這世界已瘋癲)對呀他們非常喜歡!我進那公司時已提及一年後會出唱片,其實有時老闆會喜歡有活力、有目標的年青人,你用對抗的心態對待他他也會同樣的對抗你,相反抱著輕鬆心態,其他人會更願意接受。」


原來滿腔怒火之餘,怒人也支持「快樂抗爭」。


「因為以愉快的心態去做可以減少惹他人反感,像我的音樂主線不是落在粗口處,而是『啊這個傻佬很好笑很好玩!』最緊要好玩,現在很多人硬是感到生活不如意,就是因為沉悶不好玩嘛。」



傳說中,這是怒人應徵通利琴行時提供的自拍照。
不難明白為何最後要自己出來招生。



別被那憤怒而猥瑣的神情嚇到(後者倒是真的),日常生活中Roland其實是個親切的kai子,甚麼時候都可以活得很開心,也會讓身邊的人一同高興。


「所以我不喜歡用『fans』這個字眼,有點由上而下看對方的性質,我較愛用『friend』呀、『觀眾』呀、『朋友』呀,或者是『撚屌的知音人』!第一張EP《係亂屌定屌亂由你自己判斷》主要用網上接團購單,人數夠多時到街頭交收的遊擊方法賣,因為可以即場簽名和寫些白痴東西給各位朋友嘛!我喜歡寫『怒人屌鳩XXX!』有次寫時簽名筆斷了墨,就在沒事的時候多加一行『啊sorry剛才沒墨水,現在補多句,現在墨水暴發呀屌你!』他們都覺得很撚戇鳩,我就很撚高興。這樣做生動些嘛!因為平時做很多事都那麼死板,就像那些商業音樂...商業音樂!!!」



地下小rock star在商業大都會


香港首席MC馬米MastaMic有云:「細個學音樂讚你有天份,大個做音樂話你冇錢搵。」居於香港非獲豐厚家底支持而選擇投身音樂,在長輩眼中就是原罪,大家喜於有怒人娛樂我們時,也好奇逆這城市商業王道而行至成了個小rock star,其實能掙多少錢,發了達沒有?


「第一張EP印了五百張,半年來賣了三百張左右。為何要用街頭交收這種方法賣?因為懶!秋紅(香港著名hardcore樂隊)的歌手Jan是我朋友,他介紹過一家distributor(發行商)給我,他們要求先加警告貼紙,那我又...其實都是我懶的關係,所以沒去了,要找肯賣的唱片店,地點未必人人方便,又要貼貼紙,屌∼做得來我都自己賣掉了。而且在店賣題不了字,始終街頭聚首能見到買家本人可以大家屌兩句,這樣就好玩得多!我亦有放在旺角一家我朋友經營的教學中心,待我不能抽空出去時請他們自己上去買,這已經算比較商業的做法了,哈哈!」


「還有賣了一段時間後自己辦演出,很多人看完表演後『嘩好撚高興呀!』就大批大批的賣出去了。我就愛經這些較親近的渠道賣,即是沒放唱片店都不主要是因為懶,不要說到自己那麼懶啦∼」


暑假唱片發佈會前後大賣到現在街頭打遊擊,才賣了一半多些,還要投資辦演出,本回得了麼?還是表面光彩內裡卻虧得我們可以暗笑一下?


「錢是有賺,我也喜出望外。最初心想『唉屌!能回本就算了!』因為EP很多器材都是各界朋友鼎力相助借給我,舉行發佈會的Hidden Agenda場租又不貴,所以成本比較低,能回本之餘還賺了,夠我吃幾個月!」


這場發佈會,就是名字破紀錄地「九十九個字」長的「怒人係亂屌定屌亂由你自己判斷巨碟發佈演屌會」,有去看一定不會忘記。兩個經常掛在怒人嘴邊的口頭禪是「開心」和「爽」,這處事心態為他贏得一班專業級僱傭樂手與他同台,還有大批樂迷死忠追隨,難忘之處就是當晚場內美女fans數量之多、比例之高,可是好些靚仔樂隊潮童band都不及。


「唱粗口歌唱到有這樣的成就,是咪覺得自己巧威威呢。」


「不會有這樣的感覺,覺得威就變得虛榮,虛榮即是追求一些外在目標,我反而追求內在目標,即是做完自己可以如何痛快。做到怎麼出眾都沒用,自己一定要爽!」


「這跟你2012年底新歌《商業狗西》中心思想不謀而合,一首歌一網打盡不圖質素只圖利益的主流音樂、流行歌手和理想就是名成利就的地下樂隊。你對主流樂壇的印象似乎很差...」


「僅一部份,像Jun Kung(恭碩良)、林憶蓮和方大同都有心做好音樂,我很欣賞他們。只是也有些實在過份只顧賺錢,要吃飯是理解的,但不要強姦我耳朵好不好!你也是音樂人也會想寫好歌,別只為錢而遺忘了當日的自己!」


「真的那麼有態度嗎?最新的江湖傳聞是有家大唱片公司覺得怒人很有潛質,如果肯簽約加盟即付現金一千萬,加全公司歌手任屌,男歌手用把口屌,女歌星用碌鳩屌,只要你簽約就可以。deal不deal?」


「....................................」


「哈!!!唱完《商業狗西》的怒人,自己到了這個抉擇時候...」


「一千萬啊!也要看做甚麼,如果要我改變自己的音樂方向就一定不成。」


「總之要改歌的話,多少錢都不成?」


「....................................」


「又要猶豫了!哎喲∼∼∼」


「一千萬!令人性的真面目盡現各位眼前!但這個數字對比太大,如果只得如五十萬我也不會接受。」


「不如具體化一點,用一隊已經簽了大公司也已出名的前地下樂團,是誰就請自己意會。如果可讓你立即達到那個水平,但要聽從公司吩咐做事...」


「不是天價又要改音樂就不會,很多事自己都能做,辦演出我可以,出唱片我懂,泡妞我又在行,能夠自己做到為何要求人?有錢但沒有那份感覺其實更辛苦,就算其他一億萬人覺得好,我自己一點也不痛快,是很戇鳩的一回事。」


「但是如果有一千萬,女歌手任你玩弄之餘還可以做自己想玩的音樂,唱完《商業狗西》的你都會願意,對不?」


「噉梗係啦!有女屌喎!」(<這部份請用最大音量讀出)(朗讀時凝望下圖有助提升意境)





不止音樂


《商業狗西》之所以惹人談論,是得罪的不止香港所有流行歌星還有差不多全部獨立樂隊,雖無指名道姓,卻太易被人對號入座。


「罵過主流樂壇,indie scene又如何?會寫這首歌,其實是覺得香港band scene真的很差嗎?」


「這方面我較樂觀,近一兩年出現很多新樂隊,現在的band show也很好玩和多了內涵。一些製作單位像Hidden Agenda亦非常有心推動音樂,怒人很多演出像我們的第一場和推出EP那場都在那媬魽A將來應該會繼續在那堛嶉雃h時間,可能生仔都會去Hidden Agenda生,死都要死在Hidden Agenda,希望他們生意越做越興隆。所以我反而覺得地下樂壇變好了。我自己也擅長舉行演唱會,去幫助新手和推廣樂隊給更多人認識。」





敢言和做其他人所不敢做,令很多人覺得怒人是現在香港獨立音樂界別一個文化標誌,他也不是一直只顧著自己可以如何痛快,也會想辦法幫忙推動,令本地獨立音樂更成熟、繼續進步。怒人主場叫「香港搖滾樂勢力」,看看海報的墨寶就知誰是主腦,已在他母校理工大學辦過兩次,計劃2013下半年舉行第三場。


「這個活動宗旨除了推廣樂隊音樂給對這方面沒多少認識的人,還會盡量請新樂隊上台以助宣傳他們。而這也不單純是個樂隊活動,我想了一句口號『噉既人生,邊個甘心?(如此人生,誰會甘心?)』,會按這主題進行各類型創作,例如平面設計。其中一份作品是張身份證,主角名叫勞一世,身份證號碼9413-9413-9413,上面寫著『最高工資$20』但『最低工時25小時/每日』。這張身份證在描述大家每天的生活,『呀很撚不高興呀』,希望吸引到一些本身不是聽這類音樂,不過平時生活不愉快而有共鳴的朋友參與,繼續宣傳這個主題。這就是我平時一直在想在做的事。」



朋友,你的身分證掉了



「試過有人來到才發現『啊!中伏!』嗎?」


「試過上較大的音樂會,小妹妹們為某些出名或主流的樂隊慕名而來,渾渾噩噩地站到台前,到我一開始表演『屌柒社會!』她們就嚇壞了。唱完我對她們說『不愛聽就不要聽,走吧!』跟著她們就走了。或者更好,我表演時她們去吃個飯,吃完上來就可以看心儀的俊男樂隊,大家各取所需。」


「也有些是被活動的主題創作,像那張身份證吸引而來的,在『第二次香港搖滾樂勢力』便看見好些新面孔,不過可能排在前段的樂隊太吵,聽一會便走了。以後計劃時會考慮音樂方面不要太激進或較重型的排後些,但整個活動一定會保留『噉既人生,邊個甘心』這個中心思想,期望能繼續吸引更多外面的人留意。」


相信這就是香港樂隊活動主辦人之最痛:觀眾人數看似可觀,但其中經常有很大比例的人進場只為看某類音樂或某支樂隊的演出,非我類者就不支持,寧願離場閒談、吃飯、抽煙。更無奈是,很多時主辦單位也需依靠這類觀眾提供的經濟支柱經營下去。


「所以我想辦別有含義的音樂會,用一個主題覆蓋全個活動,台下宣傳設計、台上表演樂隊都可以幫我表達這中心思想,像方才談到生活中的不如意和不滿,好讓進場的人都會事先明白而帶著理解主題思想的心態進場,那在場時欣賞方式便會別於平時,聽得仔細一點、想想剛剛那首歌在說甚麼、是否合乎活動的意識。我也會盡量邀請些具導賞性質的樂隊,和嘗試利用場地技術如投映歌詞,盡力協助樂隊去表達和觀眾去了解音樂與當中想法。了解思想這部份相當重要,當他們抱有一種想法,便自然而然懂得自己去發掘能替自己表達的音樂。」


「也遇過一些受到感染的局外人,試過事前未聽過多少的年青一代覺得『嘩很瘋狂呀!!嗚呀!!!』越聽越高興還上網訂購我的唱片,出來交收時發現是個小孩子來的,心想『唉教壞細路今次仆街了。』」



就讓'80革命


另一香港band show常見現象是任表演者如何狂放,觀眾可以極端相反地全無反應。怒人的演出好看在很少出現這樣的情況,大家見到他上台已經開始失控,而且最投入最不顧儀容一班反是女歌迷們,不畏於與男性觀眾一同奔跑推撞,接過咪高風懂得歌詞接著唱,在怒人演出常見的台上台下互相譏諷環節,有些女歌迷能毫不避忌地以同樣富攻擊性的語言還擊。


「現在觀眾比我還要瘋狂!像一次到旺角行人專用區替反國民教育的街頭音樂會演出,我跟街上的人說『喂來到旺角,不是不旋轉吧?』跟著那班觀眾真的旋轉著起舞,看見這樣的情景,唱著歌也想笑。」



http://youtu.be/_r0ozUz2BsM

怒人@旺角行人專用區反國教街頭騷encore(9/9/2012)



始終唱著這麼市井的歌,街頭才是怒人的戰場。既然不高興就要罵,樂壇罵過社會當然不會幸免,現在香港跟大陸接軌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政府很多賣港勾當已連掩飾功夫也懶得做,要找人物找題材不愁煩惱,像《香港鳩政》和《再見老屎忽》兩首便指責得指名道姓,謾罵過也非不了了之還會身體力行,到跟音樂有關的社運活動不難碰到其本人。如今政府對反對聲音的執法越來越嚴格幾至不可理喻地步,還這麼上鏡,不怕日後被點相繼而秋後算帳?


「擔心過一秒,就沒了,因為不滿意就要批評的啦,又不是殺人放火我只是在表達自己,連表達自己都要死的那天,世界已經非常黑暗。所以擔心不了,會禁制我更好,越是禁止就越多人會留意。」


「又唱粗口歌、又批評政府、又上社運表演,試過在一些場合如街頭表演,被家長或五毛憤青斥責嗎?」


「沒有,因為通常我都比那些人惡,哈哈!社運表演我也不敢說參加很多,通常表演完就不再放在心上。像意色樓樂隊的阿禮那班中堅份子才是把這大水池建築起來的人,我只是在前人做好後跳進去跟他們一同玩。」


「既你以歌寄意,亦參加跟政府意向相反的活動,本身政治取向相當明顯。梁政府上台後短短三個月,社會已經出現數之不盡問題,其中幾個較獲關注話題像自由行、蝗蟲入侵、深港融合和東北割地,會成為怒人下一首歌的主題嗎?」


「我不會特別去想,通常是那東西影響到我,讓我不快才會寫。所以有時候怒人不是刻意去批評社會中的人和事,只不過那些問題終於進迫到身邊,令我有感受而爆發出來,即其實是自己寫給自己聽的,只不過大家也對那些現象心存怒火,聽到我的歌覺得和他們想表達的一致,便喜歡了一起去控訴。可是提到那些問題也真的很嚴重正在蠶蝕香港,有一日或真的會出現在我的歌曲中。」





下回預告:


怎樣算是文化?怎樣算是藝術?粗口可以「入流」嗎?唱粗口歌,可不可以做藝術家?


粗口你或者天天都講,但爆粗之餘,有否想過自己是否真的懂得粗口?


「歌影視跳撚埋舞」唱著唱著,怒人真的翩翩起舞,我們是否找到了下一個黃秋生?


而平步青雲的他...會有日不再唱粗口歌嗎?




怒人五部曲
The "Angry Fucker Anthology"


Track 21:怒人.上傳
百年一遇地道香港搖滾「鳩core」係亂屌定屌亂,由你自己判斷


Track 22:怒人.下傳
怒人,給大家上了一課唔係亂屌而係有橋的marketing


Track 24:
低俗得義無反顧(吹呀!):香港新一代粗口歌王怒人專訪(上)


Track 25:
低俗得義無反顧(吹呀!):香港新一代粗口歌王怒人專訪(中)


Track 26:
低俗得義無反顧(吹呀!):香港新一代粗口歌王怒人專訪(下)






紙談金屬 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List



阿Sir話:
香港資深五金業工作者劉Sir
樂評總集



電視談金屬:
亞洲電視《文化潮流》#9
「中樂與重金屬」訪談



A Moment of Clarity:
與《明周》一談
(a "metafictional" interview)




Sir個網

lau-sir.com



Sirblog

http://lausirisua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