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23

12s out of 2012



2012年12大金屬唱片




Alcest《Les Voyages de l'Ame》


曾來過香港演出的法國「shoegazing black metal」樂隊,千呼萬喚終於在巡迴過後完成這第三張專輯,這次shoegaze和黑金屬兩者融合得更嫻熟,應算他們最佳之作。





Devin Townsend《Epicloud》


雖然Devin Townsend一直是心目中最大的、神級的樂匠,也不得不坦承之前多年有點過份為取悅自己而作的Devin Townsend Project,大多作品都不太喜歡。Project過後用回自己名字推出的solo album,回到初期最為人津津樂道的avant-garde pop metal,加上已成愛將的前The Gathering主音Anneke van Giersbergen再次座鎮提供天籟女聲,《Epicloud》是繼十多年前《Biomech》和《Accelerated Evolution》後又一個未來流行金屬教材,而且製作得更宏大更磅礡更完美。





Diablo Swing Orchestra《Pandora's Pinata》


不難理解為何專輯之間總要隔個三年,DSO的神經質歌劇金屬就不是能輕易創造得到,雖然三年前的第二作有點遜色,今年可是知錯能改徹底地瘋狂了。





Incantation《Vanquish in Vengeance》


紐約death metal的三大巨頭Suffocation、Immolation、Incantation,前兩者養精蓄銳留待下年全力出擊,沉默多時的Incantation沒有浪費這客觀環境優勢即時出手。跟不止名字風格也很相近的Immolation一樣,向來不彈其他樂隊求快求狠的舊調而精心營造邪惡氣勢,老來才來一張超激動的嚇人一跳,輕易而舉成為自己的和全年的最佳death metal唱片。





Ne Obliviscaris《Portal of I》


或者是現在澳洲最具潛質的極端金屬團,將Winds的室樂金屬加上Opeth的progressive death就是《Portal of I》。如果他們身在北歐,現在應該跟Winds或Opeth一樣,被具規模的唱片公司力捧,早就成了半個家傳戶曉名字。





Paradox《Tales of the Weird》


近年的thrash metal復興潮令很多老樂團紛紛推出新唱片,以實力告訴世人為何他們一直是備受推崇的老祖宗,不過這麼多舊團新作中,心頭最好來自最不知名的技術派樂團Paradox。雖然來自德國,卻異常地離團音樂非常美式,有趣在近幾年的美國大團都不及這班德國弟兄來得有活力,要長篇歌曲、要複雜編曲、要飛快速度、要高超技術、要豐富旋律,簡而言之thrash metal應有的,《Tales of the Weird》盡有。





Sigh《In Somniphobia》


當你喜歡Diablo Swing Orchestra,就自然會同樣接受這廿年前已出道的「日本DSO」,由交響黑金到前衛金屬,Sigh一直被推舉為現代金屬界的實驗之王,《In Somniphobia》繼續將日本人的狂亂DNA發揮得淋漓盡致。





Spawn of Possession《Incurso》


今年實在是thrash和death的大好光景,連帶death metal分支technical death再度盛行,很多新舊技術死金團都於同年出唱片,但榮耀還是歸於Spawn of Possession這班老手。《Incurso》找來一群頂級樂手演出本已大勝,再嘗試進行更多古典化的實驗,從室樂序曲開始建立到最後《Apparition》更成一首交響死金樂章,絕不安於本份。


他們或會跟近年大熱的意大利團Fleshgod Apocalypse一樣,在未來向symphonic death metal的領域進發,也希望真會如此,因為單賣弄技術很容易會去到盡頭。





The Project Hate MCMXCIX《The Cadaverous Retaliation Agenda》


其實落筆時還未聽到這12/12/12發行的第九張大碟,但The Project Hate MCMXCIX作為越戰越勇的experimental death metal中堅,觀乎之前的專輯都是一推出已能即時躋身年度十大之列,相信可先預留一個位置,而認真聽過後,更很大機會能取代Devin Townsend《Epicloud》成為年度最愛金屬唱片。


怪異音樂和激烈反耶歌詞以外還有很多東西值得研究,像樂隊由上作開始已因風格太怪而難找到唱片公司支持,便構思一個由樂迷集資完成的kickstarter實驗,終於在今次達成目標。Project Hate本身就是一個很神奇的project。





Threshold《March of Progress》


對Threshold這英國前衛金屬元老,實在又愛又恨。在初期由最愛的progressive metal歌手Damian Wilson主唱時,有著動聽聲音和警世歌詞,音樂卻犯這類樂隊最常見的鑽牛角尖問題;離團後替代的歌手不算很喜歡,樂隊技術相反大幅地進步。到上年歌手突然逝世,或這打擊使然新唱片的樂曲比以前都重以發洩憤慨,然後Damian Wilson去了唱音樂劇唱流行唱搖滾之後回來幫忙,有他的金嗓子和歌詞配合最上盛的音樂和錄音製作,結果就是以亡靈換來的全盛期Threshold。


在前衛金屬別過沉寂再度抬頭時,很多人為Dream Theater和Symphony X相繼發行堪稱他們生涯最佳專輯的回歸勁作喝采,但個人耳中,《March of Progress》才是近幾年最接近完美的progressive metal作品。





Woods of Ypres《Woods 5: Grey Skies & Electric Light》


若只聽他們早期black metal路線的作品,不會聯想到現在的是同一支Woods of Ypres。主腦David Gold從來不掩飾對殿堂級歌德金屬團Type O Negative之熱愛,上張唱片「Woods 4」已借TON的主題色命名為《Green Album》玩著他們的低調gothic doom metal,唱法也完全參照Pete Steele那吸血鬼式超磁性低音,只是模仿不成那玩世不恭的態度結果力不從心 - 一直沒有一支模仿團能接近得到,正因Type O Negative懂得如何自娛/自愚,不諳此道只會流於拙劣令自己真正愚蠢。幸好《Woods 5》終於做到了。


也可惜沒有了,最後模仿到極致,Type O Negative主音重病過身,David Gold則在交通意外身亡,樂團同樣失去標誌性聲音而終結。對於一支以悲劇做主題的樂隊而言,或者這反而是最完美的句號。





怒人《係亂屌定屌亂由你自己判斷》

(詳盡專輯評論)


黃秋生、黑鳥、LMF之後,最地道最正宗最憤怒港仔rock代表作。點解要聽?畫公仔唔撚使畫埋出腸下嘩,屌你。





2012年12大流行/獨立唱片




Anathema《Weather System》


作為創立doom metal的三支英國樂團一員,再進入英倫/另類/後搖滾領域,身份由開拓者變成學習者,Anathema也沒有讓人失望。中間縱有幾筆敗筆,不斷地改變和實驗一直向前進,終成大器《Weather System》,氣派脫俗,是全年其中一張最好的唱片。





Arjen Lucassen《Lost in the New Real》


當今前衛搖滾/金屬界別,Arjen Lucassen是個特立獨行的天才級人物,每張唱片都能找來一大班一線樂手歌手為他炮製盛大的rock opera,而這個人名義推出的新作回到'70 progressive rock原點,也是2012年其中一張最悅耳的前衛搖滾專輯。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Allelujah! Don't Bend! Ascend!》


在post-rock世界堣@直是GY!BE的忠心追隨者,他們初兩張唱片完全配合個人心中後搖滾的形象,這一別十年的回歸作,是部可以輕易打個滿分的經典級作品,已經超越了他們之前的成就。這漫長的等待,值得。





Kolor《Unity》


唱完了情歌,玩夠了商業味頗重的流行搖滾,終於等到Kolor回歸canto-rock。單媲美以前任何一首成名作的《天地會》,和政治與實驗意識俱備的《獵鹿者》,已有非常充裕的理由將《Unity》列為年度唱片。





Raujika《Lost Imagination》


比較喜歡旋律感較重、編曲較優美的前作《Art of the World》,《Lost Imagination》仍是聽得很舒服的抒情系hip-hop佳作。





Robynn & Kendy《Robynn & Kendy》


在只見一群勁舞團相互爭鬥的時候,Robynn & Kendy這二人清新組合是一股清泉,音樂與唱片的設計也別具心思。





Rush《Clockwork Angels》


老團其中一個困局是中後期作品往往難有突破,甚至保持足夠水準也難,曾經影響無數前衛搖滾/金屬團誕生的Rush也不例外,終於在很多他們啟發的後輩重拾自信時,《Clockwork Angels》也將Rush帶回一線尖端,不輸後人。





The Lee's《白色太陽槍》


除了歌詞不太喜歡,這必是近年本地數一數二的獨立唱片,若非唱著廣東話,單聽那shoegazing,會以為是外國頂級樂隊的作品。





Van Halen《A Different Kind of Truth》


fans們等了多久?足足十八年了,一代搖滾歌手David Lee Roth終於肯和顛覆電結他技術發展的Eddie Van Halen再度合作,對八十年代搖滾和重金屬影響深遠的Van Halen樂團正式歸來。發行做得十分差,因為首支單曲《Tattoo》簡直讓人失望,帶不出其他歌曲的真正風采,一不小心便會錯過這hard rock勁作。




 
王菀之《Atmosphere.水、雪》


雖是兩張獨立單曲,或可歸納成一張double a-side single一併而論。從初出道驚為天人的《雷電》,就知道王菀之絕非香港樂壇的尋常池中物,不過也要等她唱過幾年抒情曲再演過舞台劇,來到2012年底才終見真章。今次的元素輪到水和雪,觸執毛合作的英文歌《Made of Water》根本就是椎名林檎,而《留白》是繼陳柏宇《命案》和Dear Jane《Yellow Fever》前者失敗後者不俗的實驗後,香港第一首正式的dubstep系流行曲,大膽編曲、玄妙歌詞和全曲只圍繞一個八小節主題重覆發展,比《雷電》更富爭議性。


突破不止於音樂的創新,也罕見還有香港歌手會發單曲唱片,更傳奇在她全年只有年底這兩張單曲,但兩首歌各自所得的迴響和正評遠超很多歌手的整張專輯,而且各限量一千張甫推出已現炒風,賣得比一般大碟更貴仍有價有市。試問這樣的成就,又有多少(在頒獎禮拿到N個獎的)本地歌手能做到了?


其實今年不推出這兩支單曲,收錄了被譽為紅館演唱會製作水準最高代表作的現場專輯《王菀之水.百合演唱會》,也可以成為年度唱片。





林憶蓮《蓋亞》


其實這全年最有深度的華語唱片暨林憶蓮最有勇氣之作,是個悲劇故事。折衷實驗加迷離演唱,構成一張充滿哲理和宗教意識的概念專輯,比同年發新唱片的薩頂頂更薩頂頂,一聽已經知道絕無僅有,必屬兩岸三地全年最佳唱片兩甲之內。但這樣理應備受推崇的大作,居然是歌手自己自資完成,唱片公司連投資的信心(或心機)都沒有只幫忙發行,而年底各大頒獎禮,《蓋亞》可以接近完全絕跡遭視而不見。素來只聽過獨立樂隊/歌手為爭演出而自資出唱片。可想而知當今樂壇有多病態。





許巍《此時此刻》


其實唐朝在2008年,有機會憑萬眾期待的第三張大碟重振他們一度領軍的中華風搖滾之聲威,只是見到《浪漫騎士》這樣的專輯名字和更不堪的封面就知道不會有甚麼好下場,其實放在中至後的album track相當不俗能夠獨當一面,可惜刻意打造的派台歌和單曲式作品相當不濟,再加上那可怕的包裝,只餘一份老來欲重拾當年勇卻力不從心的唏噓。許巍的《此時此刻》,正好做到了《浪漫騎士》和一點更早的《演義》想做的。


若果中間幾首不寫得那麼高興,可從頭到尾一直維持著那份山水愁情,便會更加完美。





12張2012年12大榜候選佳作




Accept《Stalingrad》


論到傳統派重金屬,這班德國教父的新作都算難以匹敵了,薑還是老的辣。





Beyond the Bridge《The Old Man and the Spirit》


一個懷才不遇的例子。這專輯其實在2011年已錄好了,也要待2012才能發行,樂隊也一直窩藏在Bandcamp突出不了,埋沒一張可敵無數新舊樂團的前衛金屬勁作。而在正式發行不久後,樂團的鍵琴手就過世了,只會更進一步限制他們的發展,相信Beyond the Bridge和《The Old Man and the Spirit》在以後也只會繼續成為前衛樂迷間耳濡目染的遺珠。





Imminent Sonic Destruction《Recurring Themes》


另一張不為人知的progressive metal佳作。如果Devin Townsend在九十年代為Steve Vai擔綱做歌手之後,選擇向Dream Theater式的技術派前衛金屬進發而非industrial/death,出來的就跟Imminent Sonic Destruction不差太遠。對《Recurring Themes》一個投訴,是結他solo部份相當不理想。





Kreator《Phantom Antichrist》


德國thrash metal三大Sodom如常歇息,今年只有Destruction跟Kreator鬥法,但和一直露疲態的Destruction相反,Kreator卻像Accept老來反而一次比一次兇悍,德國thrash metal皇者之位仍未受到挑戰。





Machinae Supremacy《Rise of a Digital Nation》


名字威武卻一直得不到應有名氣的遊戲機配樂金屬「SID Metal」樂團,無聲無息推出了新專輯。無人賞識,但質素是肯定有的。





Meshuggah《Koloss》


在九十年代中一手顛覆了整個金屬界發展,先後引發了成為廿一世紀初主流的metalcore和這幾年的睡房金屬djent潮流,唯這班比人領先十年的大師,在2000年初換過八弦結他後,卻有點過份自娛的孤芳自賞,終於在後輩模仿他們成立djent門派的時候,Meshuggah寫出了《Koloss》重振聲威。





Monuments《Gnosis》


有問其實djent這回事已出現數年,怎麼一直局限在網絡間,跟大唱片公司簽約的沒有幾支?因為先天有很多問題或局限,如結他要有八弦或特別調音,需對效果器與電腦錄音有相當認識,那種複式拍子也非一時三刻能理解和練成的樂理技術,再者本身就是生於網絡長於網絡,反效果是人人都能參與時令質素非常參差,而且音樂本質其實更接近不是很多金屬迷接受的九十年代alternative metal/nu-metal,種種都令djent一直不為大眾接納成當代金屬新一派。Monuments是繼大獲好評的TesseracT後另一難得獲大型唱片公司招手的djent團,只有說有時大公司的眼光和投資技倆不得不相信。





Revocation《Teratogenesis》


這EP,有三好:一好,是來自Revocation這極出色的melodic death/thrash death團;二好,今年thrash death唱片之中,沒幾多張玩得這麼爽;三好,這EP是免費的!再度鳴謝致力為很多樂隊發行免費專輯的Scion A/V。





Steve Vai《The Story of Light》


風格獨特的Steve Vai不算我很喜歡的結他手,Yngwie Malmsteen那種速彈古典重金屬才是自己杯茶,他之前的幾張大碟也有點悶。多年來一直在發精選和合輯,足足七年才肯製作新的大碟,這次反而耳目一新不再沉悶。上盛之作,尤其與Yngwie同年的新碟相比時。





The Faceless《Autotheism》


The Faceless是現在最值得留意的progressive death/technical death metal樂隊,這新作的水準,該會在很多人的年度十大排名之內。





To-Mera《Exile》


現在沒特別關注多少前衛金屬樂隊,To-Mera是例外,因為她們(歌手是女的)所作的不太跟從大隊,很少轉技術上的牛角尖而鑽研創新編曲。但仍犯著上作歌曲寫得有點平伏的問題,而未能入選最佳只能候選, 





Tyrant of Death《Re Connect》


在遺憾地以參差質素見稱的djent界,Tyrant of Death應該排在那人數不多的關注名單中最前位置,因為他(沒有們,ToD只有一個人)可怕地多產每兩三個月就會完成一張大碟,音樂也不是只顧模仿Meshuggah從一開始已有自己一套並不斷改變,由industrial到technical到black metal沒有為自己定型下來。從前十幾張唱片都是按照djent界習慣免費分享只以捐款維持,由《Re Connect》正式開始收費,事實證明有時收錢的確實有著其充份理由,你可以說唯一不好的就是不是免費,雖然他甚麼也放在Bandcamp任人試聽,實際上仍跟以往只求捐款的心態一樣。


我會推薦上年第九張大碟《Macrocosmic Lunacy》開始的Tyrant of Death給喜歡英國超狂暴派industrial black metal樂隊Anaal Nathrakh的朋友。AN今年的《Vanitas》也很不錯,但我覺得還是《Re Connect》較優。





12張2012年憾作




Fear Factory《The Industrialist》


似乎自2004年重組開始,Fear Factory就中了「一次好一次差」的詛咒。兩年前內鬥一番後重整旗鼓的《Mechanize》好得嚇人一驚,誰料今次《The Industrialist》卻聽得人茫然。之前那些超群的技術、旋律和編曲去了那堙H





Nile《At the Gate of Sethu》


雖然Nile是現代死亡金屬最強,也不得不認罪,我真的聽不明白這張唱片,從音樂到(可能是他們有史以來最差的)錄音,每個部份都不理解。





Ram-Zet《Freaks in Wonderland》


盛產實驗金屬的挪威之中,Ram-Zet一直是最愛樂團,可是七年前改組後,非的不止人面還有風格,仍然前衛,只是從avant-garde慢慢退回progressive的層面。《Freaks in Wonderland》還很優秀,甚至比以往更具美感,可是聽Ram-Zet的有時不求太美,更熱切追求從前那份瘋癲神經質。現在的Ram-Zet跟人比仍瘋狂,跟以前的自己比卻太正經了。





Semargl《Satanic Pop Metal》


曾幾何時,這支烏克蘭樂隊是最具潛質的symphonic black metal新星。現在,看到唱片的名字和封面已經不想多說。





Tacere《At World's End》


現在重金屬中最難找到的就是創新,卻正是Tacere五年前的登場作《Beautiful Darkness》賣點,能把gothic、progressive和melodic death三種金屬風格合為一。只是另類樂團和小型樂團面對的困局就是,任你如何才華出眾,有時也敵不過現實的經營問題,結果換了歌手等了又等,五年後出來的《At World's End》,已經完全找不著當年的魅力。





Testament《Dark Roots of Earth》


沒錯這是2012年thrash metal中的非常佳作,只是音樂實在不配合Testament這祖宗派名字。上一張《The Formation of Damnation》其實已經有這種感覺,很重型的歌曲加上現代化錄音,聽時總覺得像在聽《Wages of Sin》時期的Arch Enemy,換言之太新派了更近melodic death metal,而《Dark Roots of Earth》或者是鼓手的關係,就算水準極高,也跟理想中的Testament差很多。為何要blastbeat?





The Omega Experience《The Omega Experience》


The Omega Experience上一年的EP《Karma》,比前面提到的Imminent Sonic Destruction更像「在另一個平行時空棄extreme metal求progressive的Devin Townsend」,歌手的聲音有時根本就和Devin Townsend無異。由《Karma》擴展而成的同名大碟,或者期望太大,整體嫌太鬆散和迷失。也不喜歡太集中中音部的新混音。





Wintersun《Time I》


只要喜歡民謠金屬,2012年度大事就必定是Wintersun終於肯推出這歷時八年的第二張專輯,他們第一作實在太驚人了,而《Wintersun》的出現全因Jari Maenpaa被原來的樂團、當時當紅的folk metal樂隊Ensiferum革職,一己之力寫出這經典作並一舉打垮舊日的兄弟,為Wintersun為Jari Maenpaa更添傳奇色彩。


《Time I》製作經年和「用到八百個音軌以上」讓人有無限想像,可是理想和現實通常有點差距。今次不像《Wintersun》走melodic death路線而放慢著重史詩氣勢,並非壞事Jari的長處就是豐富編曲和無與倫比的悲壯旋律,可是全部加起來,是能找到很多亮點那些副歌通通無懈可擊,整體卻只覺得太長缺乏重點,放在最後的主題曲問題尤其明顯。可能因為他早就決定把八年所作分為兩部曲,而削弱了煽情的力度。錄音質素同樣未如理想,或者有些部份以前錄好,拿現在已進步的錄音器材相比,就聽得出可再進一步的地方。


如果修整一點以EP的型式發行,會聽得更順氣。縱使如此,也夠大勝同樣在今年出新唱片的Ensiferum了,哈。





Yngwie Malmsteen《Spellbound》


Yngwie Malmsteen的音樂水準,從來與其經濟情況掛勾。2000年中期累積了幾張差得連忠實樂迷都掉頭走的爛作,突然出現《Perpetual Flame》和《Relentless》這兩張可比他全盛期的佳作,可想而知積蓄花光了大半,終於要認真起來寫好歌找演出了。這兩作該為他賺了不少,因為《Spellbound》歌曲平庸不堪,平時駕法拉利出入的他今作的錄音居然只可比其他人的demo級數,不願花錢到連歌手都不請自己來唱,我哭了。





王梓軒《Rising》


別笑,我是喜歡王梓軒的,雖然沒有偶像派外型卻常要扮成偶像派的心態和財大氣粗家族身份惹人反感,最少他為香港樂壇帶來王力宏式「chink-out」。可是《Rising》就像因為人大父親給了大筆閒錢又想開演唱會,而盡快推出些新東西做主題做勢一樣,很悶很悶。





潘辰《潘辰》

(歌手及專輯介紹)


我喜歡這專輯,潘辰也是我現在最喜歡的內地女歌手,登場EP《開始》前幕後陣容難得鼎盛,可是千呼萬喚同名專輯,沒了「搖滾氣質女生」的搖滾,也沒有以前爵士式的感性,只餘很多的鋼琴抒情曲,未免太保守甚至太庸俗了。


可惜啊,因為方文山填詞的《是的旅行 還有風箏》很神。





薩頂頂《恍如來者》

(詳盡專輯評論)


越聽越覺得上了當,是個局。薩頂頂的《萬物生》帶來了新世代國產世界音樂揚威世界,《天地合》開始西化得很嚴重已覺有點問題,到自行出版的《恍如來者》變了很尋常的流行曲,薩頂頂去了那堙H我只聽得到改名改風格前還在唱舞曲的周鵬。






R.I.P.


Huw Lloyd Langton of Hawkwind


Jon Lord of Deep Purple


Lee Dorman of Iron Butterfly


Mike Scaccia of Rigor Mortis


Simon Oberender of Beyond the Bridge


Hydra Head Records





HONOURABLE MENTIONS

Personal Reference & Personal Preference
"What make me feel good/bad"






紙談金屬 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List



阿Sir話:
香港資深五金業工作者劉Sir
樂評總集



電視談金屬:
亞洲電視《文化潮流》#9
「中樂與重金屬」訪談



A Moment of Clarity:
與《明周》一談
(a "metafictional" interview)




Sir個網

lau-sir.com



Sirblog

http://lausirisua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