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談金屬 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2

有請HibriaInto Eternity
@re:spect#35 (20090501)




喜歡重金屬的朋友五月一定歡喜若狂,因為加拿大極端前衛金屬樂隊Into Eternity和巴西當紅重金屬樂隊Hibria,將先後在16/5和23/5一連兩個週六晚上來港,兩晚共有近十支不同類型金屬樂團演出!在演出前夕,先請兩團與大家分享他們的音樂和經驗!




Interviewee: Tim Roth@Into Eternity


先簡單介紹Into Eternity的成員和歷史?


這條問題很廣闊,我會用連串簡短的答案回覆。當我在1996年成立IE,人員進出不勝其數,現在除了兼任結他手與歌手的我,還有結他手Justin Bender、主音歌手Stu Block、鼓手Steve Bolognese和低音結他手Troy Bleich。我們五人共同包辦數張專輯和多次巡迴演出,是至目前為止最穩定的陣容。會驅使我組成這樂團,全因厭倦了參加一般風格的樂團,想同時包含前衛、死亡、力量與典型金屬等多種成份,並讓重金屬和死亡金屬的迴異唱法並存,以創造一種超越平常規範的新派金屬。即使現在清腔配死腔手法已屬平常,在1996年這嘗試可是非常新穎。是主唱的異常編排使我們與別不同吧。


為何會取Into Eternity這個團名呢?


這是我創作的第一首歌的名字。從一開始起我就知道團名不能夠太過接近死亡金屬,加上早就打算在音樂界打滾多年,一定要取個將來不會覺得異相的名字才成。加上這名稱倒很配合我們的樂風,大家都很喜愛。好名字早被人用光了,很慶幸還能找到屬於自己的。


你們的音樂由典型重金屬、鞭擊金屬、力量金屬、前衛金屬還有極端金屬合成,盡攬八十年代至今精華突破尋常分類,成為現今其中一支最獨特的重金屬樂團。為何要冒這個險?


多謝嘉許!1992年開始組團玩傳統式重金屬時,死亡金屬大行其道,學習間已有意將兩種不同風格結合,到1995年曾參與一支死亡金屬團,不過自己始終掛念前衛金屬和清腔演唱。能夠突破便只有靠組支新樂團,從而隨心所欲無限制地發揮思維創意。其實我從來不明白為甚麼不可以將那麼多種金屬合一?這令我在1996年正式組成Into Eternity。在自薦時,問題出現了:唱片公司並不想簽一支不知道該如何宣傳的樂隊。假使當時順應潮流放棄折衷靠回其中一邊,如唱片公司所提議的純死亡金屬或純力量金屬,早就合約在手。不過我們選擇等待,直到音樂發展到能適應我們風格,2000年是時候了,先是荷蘭的小型前衛金屬廠牌DVS Records,再過兩年更進了美國獨立金屬界最大的Century Media。全靠相信自己的音樂讓我們當時願意去等,因為有信心總有一天其他人會認同我們的想法。我仍為當時的決定感到欣慰!


你會如何向未聽過重金屬的人,形容這種複雜而創新的音樂?


通常我們稱呼自己的音樂為「極端前衛死亡金屬」。清腔演唱、高技術結他彈奏、原音段落和基數拍與變拍等使得聽起來前衛,歌手的非人低吼、密集低音鼓和壓迫感則來自死亡金屬,加起來就是Into Eternity派混種金屬。在新專輯堙A或者會寫一首鋼琴芭樂曲,跟著來首純音樂,再接首最重的死亡金屬,但又加入清腔和前衛元素,做到一張專輯可以包羅萬有,滿足得到每一位重金屬迷。


在上一張專輯《The Scattering of Ashes》起,音樂路線靠近回重金屬/力量金屬,出現極高音演唱,旋律也用到了更廣闊的音域。是新主音Stu Block加入的緣故嗎?還是個早已計劃好或自然的進展路向?


既目標是結合前衛與極端兩個範疇,Stu Block是連繫兩方完美一環,因為懂得數種死亡金屬唱腔之餘清腔又能唱得很高音。我反認為音樂方面《The Scattering of Ashes》是最激烈一次,只是Stu Block的高音是種新元素,整體加起來更加特別,樂隊本身對這新成果相當滿意。一切全是自然而然發展而成,我們只是寫出想寫和喜愛的音樂,也希望其他人會一樣喜愛,Stu Block的音域廣闊得近無限制,把創作彈性提昇至更高層面。


Into Eternity主音部份十分精彩,數名歌手用重金屬清腔、力量金屬高音、死亡金屬獸吼和黑金屬嘶叫築成厚厚音牆,在現場有可能將這一模一樣重演嗎?


一點都不容易,哈哈!Stu和我除清腔及和音,也有唱黑腔和死腔,即每人負責三種唱腔,一些死腔部份現場時會由低音結他手Troy Bleich負責。他也能唱低音清腔,不過仍在練習中,以求演唱會中能帶出更澎湃聽覺效果之餘避免出錯,要達成這和不斷進步是個長期鬥爭,各成員都在努力!錄音時有各式器材輔助,和聲部份要多少層都成,理所當然可以做到所有部份都完美,而現場因為音響較粗糙,聲音本身已蘊藏較大力量,應該可以符合我們的要求。


最新專輯《The Incurable Tragedy》是張概念專輯,主題圍繞癌症,專輯同名三部曲列出了三個死亡日期。甚麼啟發你創作這個故事?是自己親身經歷的紀錄嗎?


當我的兩個好友Dave和Danny Stephenson因癌症去世,腦海中便出現這個念頭。這對兄弟待人親切,在家鄉重金屬界中很受歡迎,又和我們一起參與巡迴演出,幫忙在演唱會中打理攤位售賣商品。那時候他們才三十來歲,奇怪在兩人竟同時患上癌症,就連醫生都未能相信兩兄弟會先後在數星期間因這病逝世,作為好友,二人離去帶給我和其他團員很大的震撼,也令我開始構思以「失去」為主題的概念專輯,好些情節是按Stephenson兄弟的經歷而作,主人翁結局亦面對因癌而死的厄運。很不幸在創作過程中,就連家父都成為末期癌症病人,幾個月後連他也走了。這在我簡直難以置信和承受,在創作一張悼念兩位亡友的概念專輯時,竟連自己的父親也因相同病症死了!熬過日月無光的歲月後,這張專輯總算順利完成,未來方向是繼續往前進,這張專輯說過死亡,以後就不再討論。過程中,有時候歌曲像是自己完成的,像在父親過身兩小時後,我從醫院回到家中,《Time Immemorial》這首歌已經彈得出來了。專輯中的三個日期,分別是Dave、Danny和家父Jack的死忌。


你對香港的印象如何?之前來過香港嗎?對這次來港演出有甚麼期望?


我們從未來過香港,所以對此行感到非常興奮,希望一些香港樂迷會特地來看,和能吸引到更多新樂迷!這是難得能一賞加拿大極端前衛死亡金屬的機會!我們會盡力為大家帶來一場精彩絕倫的演出,滿足所有來捧場的觀眾!


最後,留給香港觀眾的說話?


記得到我們的MySpace myspace.com/officialintoeternity、樂隊網站intoeternity.net和YouTube,在演唱會前作好準備。相信你們會喜歡聽到的音樂!先多謝所有支持我們的朋友!也記得要繼續支持重金屬!


Into Eternity樂隊網頁:
http://www.myspace.com/officialintoeternity
http://www.intoeternity.net





Interviewee: Marco Panichi@Hibria


先簡單介紹Hibria的成員和歷史?


我們來自巴西南部的阿雷格裡港,現在的成員包括結他手Abel Camargo和Diego Kasper、主音Iuri Sanson、鼓手Eduardo Baldo和彈奏低音結他的我Marco Panichi。大家結識於校園時,而樂團則在1996年組成,不過Eduardo一直是我們的演出工作人員,直至兩年前才正式加入。第一張專輯《Defying the Rules》得到全世界樂迷和媒體高度讚揚,第二張專輯《The Skull Collectors》則在2008推出了。


團名Hibria的意思是甚麼?


純粹是虛構出來,若真的要給個意思,一定是「夠勇夠勁的樂隊」!


面對不認識重金屬的人,你會如何介紹自己的音樂?


充滿活力的音樂,其中找得到重型而旋律豐富的技術演奏、hard rock的亢奮唱功和高速擊鼓。Hibria就是能量飲料的音樂型態。


現代人追求極端金屬和metalcore,力量金屬被視為過時。為何仍堅持走這條路?


因為這是我們喜愛的音樂。多年來我們曾在的不同類型的觀眾前表演,有些聽極端金屬,也有聽流行音樂,不過通常到演唱會最後,他們都是充份享受演出的一群。所以過時與否沒所謂,只要聽到後感到驚喜,和明白我們的音樂是優質的,就是成功了,合不合乎潮流趨勢不重要。


團中三位結他手,站在全球力量金屬的頂尖。你們的一身好功夫是如何練成的?


首先,多謝你這番褒獎!每逢演唱會前的一個月,大家會每天各自練習一至兩小時,並每星期全員排練兩次。關鍵在於在家投放時間練習,這有助改善技術與音樂感,和熟習歌曲中困難或要求高的部份。在排練時大家也會留意其他成員的表現,互相督促表演風格以求在現場能發揮得淋漓盡致。


當你們知道《Defying the Rules》連續八星期勇奪日本HMV重金屬排行榜第一位,有感到意外嗎?


非常意外!因為力量金屬本身發揮空間有限,很難可以在已過剩的樂團中突出,新樂團的登場作尤其艱辛。能有這成績自不然很高興了,也很感謝拼命推廣的樂迷們,因為在他們以外,差不多沒有任何宣傳了!


新專輯《The Skull Collectors》是張概念專輯,故事是如何的?又想帶出甚麼訊息?


主角是個前空軍機師,成為了僱傭兵後,一次行動被困於碉堡中,劇情圍繞他的思緒和回憶片段。主題是憎恨和復仇心,和人如何面對這些負面感情,克服和制止生活中的不如意事:你會選擇做散播暴力的人?還是去體諒和接受,阻止它傳播開去?


新專輯似乎比以前重了復古和前衛的味道。這是一早議定的創作方向嗎?


想法是新一張可以與前作互補,靈感來源除經典樂團Iron Maiden、Judas Priest、Metallica等,也有最近在聽的現代樂團像Arch Enemy和Soilwork,希望可以令音樂聽起來更摩登,而我相信達到了。


力量金屬和它的根源傳統重金屬從來非常注重旋律,新歌《Reborn from the Ashes》和《Devoted to Your Fear》就是兩例,而新專輯整體似乎把焦點放在美感而非力度上。你同意嗎?


這很難說。我反覺得《The Skull Collectors》比《Defying the Rules》更重,但當然還有很多旋律豐富的段落,如你提及的兩首。其實今次風格和概念來得更廣,令更多人聽後有各自的看法,會覺得更重、或更美、或更快...我想取決於聽者對歌曲中那些部份較留意吧。


看過Hibria演出的人,都對活力充沛的台風留下深刻印象,也鮮見你們會令入場觀眾失望,現場水準要比唱片還要高。你們在巴西和其他國家中的表演經驗豐富吧?


我們很喜歡表演,這也是樂團繼續下去的原因,為了自我磨練,參加過多不勝數的大小場地演出和音樂節,與各類樂隊同台演出,在歐洲表演時最多這種機會,久而久之便練就台風魅力和帶起觀眾情緒的技巧。觀眾們認不認識Hibria或喜歡這種音樂與否不打緊,我們帶給大家的是一種共同需要:感官與腎上腺素的刺激與滿足!


你對香港的印象如何?之前來過香港嗎?


這是樂隊第一次來香港,素聞這堿O個將摩登建築和自然景觀結合的美麗都市!


對這次來港演出有甚麼期望?


能夠同時認識香港,和知道這堛獐眥g如何欣賞我們的音樂,實在相當興奮!當晚的表演一定會令各位觀眾難忘!


最後,留給香港觀眾的說話?


喜歡兩張專輯的話,來看我們的演出必定更加歡喜!所以記得不要錯過!還未聽過Hibria,謹記那一定比這篇訪問棒得多,音樂人理應表演多過說話,到我們的MySpace myspace.com/hibria試試吧!再次多謝各位的支持,希望很快可以在香港和你們會面!


Hibria樂隊網頁:
http://www.myspace.com/hibria
http://www.hibria.com






紙談金屬 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List



阿Sir話:
香港資深五金業工作者劉Sir
樂評總集



電視談金屬:
亞洲電視《文化潮流》#9
「中樂與重金屬」訪談



A Moment of Clarity:
與《明周》一談
(a "metafictional" interview)




Sir個網

lau-sir.com



Sirblog

http://lausirisua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