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10

The Beginning & The End
Trent Reznor談到《How to Destroy Angels




雖然今回主角不是已達殿堂級的工業搖滾樂隊Nine Inch Nails,但每當討論到主腦Trent Reznor,很難忍住不把這二十世紀末期流行音樂革命份子的成就娓娓道來。差不多做過的每宗大事,都帶著突破或顛覆成份:嚴格來說NIN的起點《Pretty Hate Machine》是張synthpop專輯,可是經過巧妙包裝加上傳媒推波助瀾,大眾認定是將工業音樂帶入主流的功臣。《Broken》證明即使樂迷普遍心態是追求價廉物美量大,憑著質量EP也可曠世,一首《Wish》更挑戰著當時聽覺與衛道規範之能耐,其後重型躁狂的《The Downward Spiral》已超越臨界,「不流行」卻成為九十年代最重要流行音樂作品之一,反把他推至顛峰變成獲邀到處巡演的搖滾巨星,更以啟蒙身份為大家帶來更具爭議性的Marilyn Manson,創作、意識跟演出對alternative界別發展存在深遠影響。



音樂以外同樣引人注目,說的是在唱片公司仍然坐大時代,自出道起已因藝術自由和權益持續和廠牌周旋,外間對Trent Reznor的認識除了NIN,還有高調聲討唱片工業和惟錢是瞻唱片公司的批判者身份。到二千年代中期開始罷脫商業體制羈絆,NIN突然多產起來接二連三地發行新專輯,《Year Zero》跟環球旗下Interscope不愉快分手後,對數碼科技自有一番理解而自組The Null Corporation,大逆主流觀念開懷擁抱互聯網,2008一連兩作《Ghosts》四部曲和《The Slip》,都是反傳統地僅發行前半個月在樂團網頁登個隱誨提示而不作任何宣傳,再提供多個購買選擇,從數千元套裝到完全免費下載都有豐儉由人,Trent Reznor還要鼓勵大家在非牟利情況下傳播和利用他的音樂。


聽似自殺,事實正好相反,《Ghosts》單是付費下載和售美金300元卻兩天內沽清的超限量豪華版,一星期交易已涉及近二百萬美元,當唱片業大蕭條、唱片本身已賣不到錢、賣清都可能不夠支付廣告開支,製作與宣傳成本偏低卻可有此回報,可是連大商賈也不得不羨慕的驕人成績。讓人津津樂道之處不止於此,還有《Year Zero》的盛大病毒式行銷計劃,把概念專輯建構成整個虛擬現實,全世界樂迷都可參加互動,大獲媒體與樂迷好評外,更成市場學和經濟學研究個案。


「為何到現在,大家仍然只會記得、只會談讓人替新專輯自行定價的Radiohead?」




以往因官司和成名與生活壓力導致的陋習,動輒多年才能完成一張專輯,有見2005《With Teeth》開始樂團生產速度大大提高,心想Trent Reznor回復自由身自當大展拳腳之際...《The Slip》一年後,就宣佈夏天巡迴將是他們的謝幕演出。不過剛回復活躍就停步實在欠說服力,果然2010年開始不久,已自行洩漏正在寫新歌的風聲,還要來個驚喜:NIN再活動之餘,還跟內子Mariqueen Maandig與合作多年的Atticus Ross,一同組了個新團How to Destroy Angels。



關注的是其定位:NIN稱為樂隊,本質上乃Trent一個人的創作單位,其他人只是圍繞他走動的不固定成員,現在不見得有多大分別,兩團會否過於雷同?早於HTDA出現前,已聲稱NIN將來作品會嘗試別於之前的手法,其後亦表明新團不會盡同舊路線。同名EP五月已告完成,本來要待七月才能買到,後來表示六月第一天會乾脆把整張EP放在網頁分享,也跟NIN前兩作一樣,免費下載外還有搭配不同商品的套裝,大眾就可以及早一聽研究其中底蘊。



結果是沒有多少驚喜。從這同名EP的發佈策略,可見Trent Reznor不單對自已音樂,就連樂迷心理都理解透徹。從宣佈完成到公開下載的一個月間,半張專輯先透過網上媒體派台,尾與首的《A Drowning》和《The Space in Between》是主打,跟《The Fragile》如出一轍,根本就是女聲唱Nine Inch Nails,但這不全是壞事。'90最後一年面世的《The Fragile》,除為這年代送行,樂團的魅力彷彿同樣隨之而去,2000年後作品量多卻確實停滯不前甚至開始平淡,反而市場策略裝比音樂本身更值得留意,回頭重拾舊路,保守路線總能讓部份舊樂迷滿意。再者也非原地踏步,Mariqueen Maandig的歌聲帶來新衝擊,嗓音冰冷詭秘,不同於Trent帶憤怒和苦惱的聲線,二人一柔一剛各有自家演譯方法。第三首放出的是《The Believers》,沒有派台曲的格調,心機花在編曲和比NIN更低調的氣氛,可能是最吸引的一首。單就此三曲,就算新意不足,也夠為樂團贏盡好感,尤其《The Space in Between》拍了個非常可觀的MV。Nine Inch Nails的視覺效果跟音樂同樣出名,每次演出舞台都讓人目不暇給,MV更踏進抽象藝術領域堙A各種令人不安的怪誕場面,還有毫無保留的血腥暴力,不單聽憑看同樣令人難忘,這次團名縱使不同,傳統並沒有被背棄,亦配合兩團的具別,MV減輕病態,多了美感。



餘下歌曲則要待六月一方知真面目。也明白為何會留待這天才公開,假如五月的三首是顧及市場期望而選,另外三首便是讓舊樂隊決定是否接受的摸索創作,《Parasite》可以放在《Year Zero》,《Fur-Lined》來自Moby的舞曲專輯,《BBB》則像一些trip-hop團的實驗性作品,後兩首可說脫離了NIN的規範,但全不算突出或特別,都給派台三首比下去。肯嘗試是好事,具可聽性可惜不夠成功,如曲和詞皆像迷失的《BBB》,就令人不知道到底他們理想中的方向是甚麼,或者不應受制於流行音樂的思維,旋律之外作者的強處是豐富層次和營造氣氛,既是如此製作長曲有著絕對優勢,像《A Drowning》雖具單曲成份卻達七分鐘,全專輯最長但悅耳旋律和心思編曲合起來成最佳之一,以後可以同樣往長曲進發,Mariqueen的嗓子的特性便可完全發揮,發展出樂團自己的聲音和氣質,不做另一支NIN。


派台曲和非派台曲的取向及性質區別頗大,是給人樂隊未完整感覺的成因,但這張EP甚至整個計劃只是幾個月間湊合而成,難以對隨後大碟下全盤定論,只能預期低調電氣會成主要路向。若HTDA可視為延續棄重型改向合成的《The Slip》甚至《The Fragile》,NIN再起動則聲明是個新發展,是否意味有機會回到《Broken》和《The Downward Spiral》的重金屬?兩團的新作又會不會再帶來前瞻性的市場策略?只有拭目以待了。相信不需要很久。


How to Destroy Angels樂團網頁:http://www.howtodestroyangels.com

樂團網上商店及同名EP免費下載:http://www.howtodestroyangels.com/store/






紙談金屬 Kowloon Metal City Track List



阿Sir話:
香港資深五金業工作者劉Sir
樂評總集



電視談金屬:
亞洲電視《文化潮流》#9
「中樂與重金屬」訪談



A Moment of Clarity:
與《明周》一談
(a "metafictional" interview)




Sir個網

lau-sir.com



Sirblog

http://lausirisua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