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Moment of Clarity:
與《明周》一談
(a "metafictional" interview)



當今香港主流傳媒中難得仍帶文化氣息、還有值得細讀價值雜誌《明報周刊》,一期專題探討廿一世紀數碼時代,下載風潮下唱片店生存狀況和前景,編輯月巴氏撰稿過程走訪三家唱片公司,有一家大型唱片連鎖店、在本地古典音樂中首屈一指的信昌、和香港唯一重金屬專門店Trinity Records Hong Kong (TRHK),覆蓋唱片銷售業的三個層面:主流大眾、消費群向、偏鋒地下界。2008年2月29日,就係《明周》編輯訪問TRHK之日,至於正文,2008年3月15日第2053期《明報周刊》B刊得見。




《明報周刊》2053期




B刊




第94頁




《日月舞台》專欄




專欄第三頁




專訪第二部份:香港indie classical distributor信昌




專訪第三部份:香港唯一金屬專門店TRHK




單聽heavy metal、重金屬這個名詞,已不會覺得是主流或大眾化的東西,但其實metal不是第一次登上《明》傳媒。2006年英國power metal樂隊DRAGONFORCE推出他們第三作《Inhuman Rampage》,誰都想不到《明報》的一個週日專欄會為這唱片撰文,今次《明報周刊》TRHK訪問可能是第二次metal在《明》傳媒現身。只是其實都不大因為音樂,DRAGONFORCE一次與唱片商的連繫才是主因,TRHK的訪問,只為探討現時本港唱片工業狀況,而以TRHK作為獨立唱片界例子。


因傳媒取向,內容不會顧及或提及多少音樂方面,是意料中事,也因版面所限篇幅不多。但見報以外,雙方已有多次網上交流,實際訪問內容要詳盡多倍,原文收錄如下。文中大部份為本來對答,只再額外作少部份補充。








「劉Sir,你好,這次訪問是想透過認識你和TRHK,探討香港唱片業的經營苦況、唱片店對市場困境如何應對、和你作為本地獨立音樂工作者的一些己見。」



「首先,可否大概講述TRHK歷史?」


1999年12月成立時以網上商店型式經營,02年暑假於九龍城龍珠商場開設門市部,翌年2月搬至旺角皆旺現址,至2008年2月29日,TRHK歷史共長8年3個月,旺角店歷史5年。TRHK從一而終集中售賣metal music,包括典型金屬(hard rock、heavy metal、thrash metal、power metal、gothic metal等)及極端金屬(black metal、death metal、doom metal、grindcore等)。但音樂取向比金屬廣泛,故其他相關類型如progressive rock、歌德、電子、工業、dark ambient等亦有售,以於香港推廣metal sound和各種優質音樂為主。


除香港設有門市部,TRHK亦有銷售至其他國家,與擔任部份海外公司亞洲區代理,同時是一家廠牌,旗下簽有近20支來自歐美不同國家樂隊,為他們的唱片作全球性發行。


自成立以來,TRHK一直由熱心顧客和朋友兼任店員,以降低經營成本。因香港生活壓力,每人各為學業和工作奔波,至今只餘兩名成員維持營運,分擔本地及海外市場工作。因所賣音樂在香港屬非常另類、所賣樂隊與唱片為不知名地下份子,生意一直艱難,兩名成員日間另有正職,只有以正職應付日常生活後,再在工餘和週末時間顧及TRHK店務,未能以音樂作為全職。


參考資料:
 Trinity Records Hong Kong Official Website
 TRHK@MySpace
 TRHK門市部主管劉Sir




「為何把店址選在皆旺商場?」


單純是租金的理由。最初(五六年前)店在九龍城,很多顧客感到相當不便,加上店舖面積小,便選擇遷出交通中樞旺角區,只是香港寸金尺土,商業潛質高人流大的旺角區店舖月租動輒五位數字以上,本區地點、人流、租金與店舖大小能取得最佳平衡便是現址、先達側的皆旺商場。雖然店舖和商場位置不多理想,皆旺商場甚至不起眼得很多人不知道其存在,但走到馬路另一邊,一個大小只得現時一半的舖位,租金卻可相差近倍,更惶論朗豪坊這些大型商場。因盈利低、客路窄而經營成本高,現時生意狀況使TRHK發展限制於皆旺商場。




「隨著愈來愈少港人購買唱片,現時在香港經營唱片店有幾困難?」


困難得局外人所不能想像。有調查指出,2007年接近一半青少年未有購買過唱片,同時按蘋果電腦iTune發展趨勢,它將會於2008年取代任何唱片銷售門市,成為全球最大音樂銷售商[註1]。年長一輩對購買唱片有所堅持,是因一份實質擁有的感覺和對音質有所追求,視之為個完整過程,但新一代經歷數碼衝擊,家中一台電腦接上互聯網即可瞬間得到月內全球所有最新唱片,加上對音質沒有研究或計較只求一聽,在音樂和其他消費消遣中選擇,要說服一個年青人付出數十至百元以上購買一張「本應可免費得到」的唱片,而不花在其他已過盛的娛樂或購物中,是沒可能成功,即使會買,充其量也只會購買低價的二手唱片 - 只是現在連二手店的經營也難了。


為逃出困局,只有不斷將唱片降價以求薄利多銷,唯生活指數日高,唱片價錢和利潤卻被迫往下調,整體銷量還要每月遞減,業內人士之苦不足為外人道,年間便有多家小店結業。要繼續生存,單賣音樂、賣正版根本不可能,大部份兼賣甚至改為主賣VCD和DVD、唱片為副,有些更是轉型賣二手,甚至日本版sample/見本盤、打口盤或盜版等以求保住店舖,害群之馬充斥為正當經營的業內人士雪上加霜。唱片店已是夕陽行業,正如現在不見有不賣影音商品的「純唱片店」開張,因為現在賣唱片是門蝕本生意。[註2]


參考資料:
 註1:《青少年逐漸棄CD而去 iTunes今年內將成全美最大音樂銷售商》
 註2:《碟聲從此逝》:唱片失敗學課堂筆記



「近年唱片連鎖店的盛行,如何改變香港唱片店的市道和運作?」


近年小型唱片店出現結業趨勢,相反大型唱片店如HMV和香港唱片反其道擴充,因大家針對市場不同。連鎖店大多開張於高消費區,顧客主要是高收入人士、外藉人士和他們的子女,有一定經濟基礎也不會太計較價錢;相反光顧小型唱片店大多係本地人和內地人,也就是低消費的一班,對於連鎖店的高價,精打細算的他們大多會選擇到小型店舖購物,因為價錢差距可達十元至數十元以上。但,連鎖唱片店得以擴充,是因縮減唱片部門,轉向售賣影視產品和電影為主,可能有一天會成為不賣唱片的唱片店,是見證現今香港唱片業難關的諷刺。


至於對metal銷售的影響,大型唱片店比一般唱片店強的,是會兼售很多熱門和冷門外國唱片。近幾年metal成為繼英倫、hardcore、punk、emo之類後另一個潮流趨勢、外國流行榜榜上有名,商業投機的大型唱片公司自然同時催谷,用大公司以本傷人的方式傾銷。以前metal唱片在香港沒多少家唱片店找得到,有也是幾近天價級數,但現在一商業起來,本來進口成本高而進口量少的金屬產品,在大型店中變成像流行唱片一樣易找又便宜的貨色,還要能緊貼潮流即時得到最新最紅的東西,相反TRHK小店來貨成本高不能壓下多少價錢(同一張唱片,連鎖店可以賣得比TRHK便宜卻賺更多利錢),潮流產物亦不是主要商品,裝潢環境當然及不上,單單服務和專業取勝根本不足夠,心態是往便宜那邊走的香港人,很多自然選擇到連鎖店購物,確是為生意帶來一定打擊。




「香港樂迷一向不易接受metal音樂,經營和宣傳上有否難題?」


就整體而言,現在辦metal比之前容易。如前述,metal自九十年代中後期不振,現在因大公司看中其商業潛質, 成為像以前Britpop和grunge一樣的一股潮流,無論營運、推廣和宣傳完全和流行音樂無二,也就更能吸引到對潮流敏感的一群。


單就TRHK而論,則絕對有困難。因為聽metal的,正如聽其他(另類)音樂一樣,聽眾分兩種:真正追求音樂的,和因好奇、新奇、潮流或標奇立異而聽的,而後者絕對佔幾近全部。TRHK賣的是不流行的金屬音樂,不流行至連本身聽metal的都未必知道未必會聽,因為太地下太不知名,如屬於後者單為當下名氣選擇,向他們介紹不屬於「大公司出品」、「流行名牌」之列的metal作品 - 死硬派會堅稱為「真正的、正宗的metal」 - 只是對牛彈琴,因這類人大多數音樂鑑賞能力和判斷力未至於很高,分辨優劣只以名氣作指標。


現在年青人間一個普遍現象,是一支樂團是否好聽、值得聽,不是他們聽過後判斷,而是身邊朋友或媒體或某大公司告訴你是與否,也只有這時候才會購買才會聆聽。現在因為很多人在談metal,偶能令些好奇者到TRHK查詢,發現其他人在談的樂團都沒有,又不願試自己不知道、身邊沒人談論的新事物,上過一兩次便再沒出現。這情況十分常見。潮流另一特徵是快上快落,可能一張唱片未聽得清楚、對一支樂團背景和音樂沒多少了解,便因被吹捧的對象改變了,放棄本來在聽的轉投其他樂團,沒有老一輩「研究」和「追」的心態。簡單而言,現在的metal和香港的K歌型式不同,本質卻相差不遠。因TRHK主要生意來源是長期或定期光顧的顧客,聽眾沒有堅持和求知之心,對店舖經營及metal文化發展皆影響深遠。


另一難題是很多(年青)人選擇band sound、被搖滾/金屬吸引,外在因素比內在更重要,正如日本視覺系搖滾、「邪神」Marilyn Manson、歌德等,都是因為浮誇奢華外表吸引到注意,然後才令他們開始聽這些樂隊的音樂,而覺得好聽某程度是樂隊外貌的潛意識影響;倒轉先以音樂出發,能得到年青人留意的機會率絕對低得多,因為接受的是外表不是音樂。現在進入TRHK的客人,大多是問買band tee和買海報,真正是查詢音樂和唱片不夠一半。值得一提,是重金屬本身是希望聽者參悟曲詞中藝術意識,外表服裝只是衍生文化一部份,現在樂迷卻是本末倒置錯放焦點。


參考資料:
 香港金屬界資深樂迷暨長期工作者劉Sir@TRHK
 劉Sir個網
 劉Sir個blog




「如何在香港推廣metal音樂?」


大致可參考「經營和宣傳上難題」一段,所以可說易、可說難,就從微觀還是宏觀出發而定。單為商業作推廣現在很容易,因為大廠牌把metal塑造成新一個潮流,只要傳媒多加撰文,以及再強調外表包裝,將重點移至音樂以外周邊如衣著和服飾等,自能吸引到更多聽眾,因為港人心態仍是追求名氣和浮誇,好聽與否取決於身邊樂迷與媒體的認同指數,即海外所說的「hype」。也就是如想在香港推廣metal,最簡易而有效的方法,是反智地將樂團名氣和附屬物凌駕音樂。


遺憾地,單就音樂質素推廣樂隊和唱片,在香港不可能實現。純售賣metal唱片的TRHK生存之道,是自己宣傳自己賣的唱片,既外面的人沒有、不懂得聽,便自己為唱片撰寫評論作自我宣傳,「人無我有」的情況加上本地沒多少人具此等專業知識(劉Sir是現今本港非常罕見 - 如非倖存/唯一 - 活躍金屬樂評人),倒能為自己開拓另一個市場。只是欠缺一般的、正常的宣傳途徑,TRHK的音樂和名聲主要依靠樂迷們耳濡目染,和自己的樂評於網上流傳推廣,可想而知地對散佈距離與速度有很大限制。連鎖店開始引進更多metal,「人無我有」之長處也慢慢被削弱了,與樂迷不會、不懂自己試聽,累積起來,又是更多問題。




「有本叫《D.M.C.》的日本漫畫很流行,故事圍繞一個彈奏死亡重金屬的少年,有沒有為TRHK帶來額外生意?」


很不幸,除了查詢多了,對生意完全沒有幫助。先說漫畫中的誤解:主角的團D.M.C.,以浮誇化妝和舞台服上台演奏「死亡重金屬」,是指death metal吧,但現實中會這樣表演的death metal樂隊接近未見過,black metal才有類似化妝。明眼人一眼看出作者是在戲謔視覺系,尤針對聖肌魔II,從「死亡」、「重金屬」兩者,和主角Krauser二世的尊稱已能得知。雖然聖肌魔II造型與歌詞和魔鬼、死亡等掛鉤,卻只是heavy metal,不是death metal,模仿他們的D.M.C.自不然同樣。


雖然J-Rock熱潮已過,視覺系追隨者卻從沒消失,D.M.C.很容易吸引到年輕人留意,部份確因此到TRHK查問「死亡重金屬」。一些是為音樂而來,事前對death metal甚至metal可能全無認知,嘈吵程度遠超他們預期,無不落荒而逃;另一些是為化妝而來,「death metal不會化妝」解釋過不記得多少次,轉而介紹文化中包括死屍裝束的black metal,只是同樣聽過發現「太吵」,雖然樂隊的化妝甚至比D.M.C.吸引。結果不論是那目的,全部因真正的death metal與他們從漫畫中得到已被作者軟化、善化甚至幽默化的形象相差極遠,都走了。


港人的消費意欲與價值觀也是原因。一本潮流漫畫賣三十多元己覺太貴,一張不知名唱片完全不會值百多元,還有到過TRHK發現metal不是看漫畫這麼簡單,是門會認真對待的音樂文化需要付出金錢和時間,自然更不值得了,看過漫畫取笑過「死亡重金屬」便足夠。


至今仍未有因為《D.M.C.》而帶來的進帳,或看完後開始認真聽metal的個案。




「也想了解一下metal音樂這個市場在香港過去的發展。」


香港金屬音樂的真正起飛,應是八十年代中至末。八十年代是公認metal黃金時代,其時錄音帶和黑膠唱片普及,令以前可能比外國遲十年的香港短期內快速進步,偶像由DEEP PURPLE、LED ZEPPELIN等六七十年代經典,轉向METALLICA、GUNS N ROSES等當代大將,其時有紀錄而較著名的香港metal樂隊,包括BEYOND成員參與的高速啤機和高技術路線的水晶迷,可惜後來大多因種種原因解散或改變。到九十年代外國音樂進一步入侵與BEYOND成名,衍生更多metal樂隊和大型音樂節,最出名有阿龍大,和遺珠thrash metal樂隊AZYLUM,他們在1994年發行的《Are We Born To Suffer》縱帶瑕疵,很多本地老金屬迷心目中還是十分神聖。但發達也只是相比以前,metal從未有正式被廣大香港市民接納過,令很多樂團解散或放棄金屬,如阿龍大一兩張專輯後都改走流行路線。九十年代初外國音樂大轉型與迅速商業化,grunge、英倫、hardcore成為本地樂迷間的大潮流,metal社群也就日益萎縮成小眾玩意,有些獨立樂團默默耕耘多時後終於有所收成,像BLACKWINE在2002年推出《追夢》,是香港第一張前衛金屬(progressive metal)專輯,doom metal樂隊HYPONIC 2001年和2005年分別推出兩部作品,更成為本港首支獲海外廠牌簽約的metal樂隊。本地獨立音樂線上資料庫Live Life No Rules、居港外藉人士成立的實驗性廠牌如Brown Note及Concrete Lo-Fi等各個單位,多年來也為本港metal發展提供助力。致力「導人入道」的,除了TRHK,還有信和名人長毛Dyson。


到近幾年經過多個潮流,很多大唱片公司如Sony和環球窺準metal可成為下一個大潮流的潛質,紛紛收購以前不受注視的獨立metal label,再以流行音樂的市場和包裝手法大肆宣傳,令這音樂低迷多時後再次獲得重視,香港聽metal人數也每日增加。正面影響是電腦便利音樂製作,加上金屬當道與互聯網之便,年間本港自資推出唱片樂團數量比十年前甚至幾年前大量增加,製作質素也進步得多。但負面影響是媒體壟斷使樂迷鑑賞力倒退,聽眾只挑選大唱片公司推廣的樂團和唱片,會受鼓動至學習樂器人數也比以前差得遠,加上下載當道,談論和聽metal人數是比以往多了,實質上卻是個相當不健康的發展方向,因為聽的大多是二十歲至二十五歲以下的年青人,二十五以上幾近找不到,而年青人間都是以下載和朋友間傳換為主,亦集中於樂團的數量與新潮度而不是音樂本質,這股回潮只成一種青少年潮流。除本已聽了metal多年一班 - 大多是廿五以上、與現況相比屬「超齡」 - 現在聽金屬的年青人、新的聽眾,不見多少是認真視metal為一種文化音樂對待,或潮退後還會持久地聽下去。在不超過半年時間內,從「想開始聽metal」,到「我明白metal是甚麼」,到「聽厭metal了」而放棄將甚至變賣所有唱片,以前遇著會感詫異,現在已經見怪不怪了。




「劉Sir,跟著的部份,會集中於你的個人和見解。」



「你是甚麼時候和如何開始聽metal的?」


兒時沒有互聯網,主要知道音樂的途徑是電視和電台,家父是個音響迷,多了機會接觸中樂、古典和一些「那個年代」的華語實力歌手如夏韶聲,當時興趣不太大,印象和感受最深算BEYOND。開始認真對待音樂,是中學時期Konami推出一系列音樂遊戲機,捽碟機和跳舞機令我留意電子音樂,玩過鼓、結他和琴的樂隊系列遊戲機更迷上搖滾。中七後開始學習古典結他和鼓,邊學邊找更多音樂聽,初時只是從網上多人提及的名字出發,瑞典新古典大宗師Yngwie Malmsteen是我的重金屬啟蒙,但有趣地,我購買他的第一張唱片、我的第一張「metal唱片」,是他和捷克愛樂合作的電結他協奏曲《Concerto Suite for Electric Guitar and Orchestra》。


因為尚屬初階,聽的大多是歐美著名樂隊和結他手,像Steve Vai、GUNS N' ROSES,後來網上找到了爛屍金屬網,是香港最早期金屬網頁之一,網主黃冷里是香港金屬專門店TRHK的顧客和職員,他的網頁使我認識到TRHK和extreme metal,即black metal、death metal、doom metal等演奏技術和音響超越典型臨界的金屬音樂。認識不深關係extreme metal看來和聽來像很恐怖的東西,那時TRHK只接受網上訂購,幾次訂都是「正宗」的metal,自己第一張extreme metal唱片,是在當年全港知名的信和地庫長毛處,買到的內地極端金屬樂隊合輯《眾神復活》。TRHK門市部2002年暑假在九龍城開張,和自己家很近,便經常到那堮蠵i時間,再進而由客人成為員工。當時每個月音樂方面的消費很瘋狂,為購買唱片和支付樂器班學費,生活節儉之外,除TRHK還同時打另外四份兼職,因TRHK人手短缺和學業之便,在那堿Y程度上工時與上班日數已和正職工作無異。這身兼數職、日夜工作、13/7的生活,維持至畢業後投身社會的現在,對metal以至音樂整體心態也由聆聽變成研究、投入。


可以說我正式聽metal是從遇上TRHK開始,至此刻約六年,而metal已經超過音樂,成為生活和態度一部份。




「你心目中理想的唱片店(或最想開的唱片店),是怎樣的?」


毋須長篇大論。位置、大小、裝修、產品類型等等等等,通通無關痛癢;心目中的理想唱片店,是一家能夠贏得樂迷尊重、尊敬與支持的唱片店,是個文化集中地,一個有心人、知音人的聚腳點,或者說像cafe而非像唱片店。因為香港音樂界中,創意工業已過份商業化至幾近無多少自由思想和創意尚存,不追隨潮流只在乎內涵的樂迷也屈指可數,店可以開得多大、有賣多少張唱片、每個月生意額如何等物理和商業層面成就,與得到客人認同、可以令進門的有得著地心滿意足離開和心朝音樂相比,相對容易達成得多,但在我而言也較沒意義。




「你最愛的metal樂隊是?」


美國gothic metal樂隊TYPE O NEGATIVE。他們的音樂堙A可以找到六十年代英國流行曲和重金屬、七十年代(hardcore) punk、八十年代歌德與其各分支延續、九十年代流行觸覺,身為美國樂團卻橫跨三十年英倫音樂,各式古今碰頭竟無雜亂風格更是只此一家,還將gothic metal打入主流而享負盛名。音樂以內以外有份強烈自嘲意識和黑色幽默,不經意的近廿年歷史堨R滿我行我素個人色彩,就是其過人魅力所在。




「在各種metal中,有那些唱片是你最喜歡的,可以分享作為參考?」

數量繁多未能盡錄,姑且作個分類,每類簡選三張心中最重要作品,和一些自己所愛。所作分類與選擇屬非常主觀之見及會隨聽歷改變,對於必然產生之衝突,敬請見諒。另追求藝術成就與開創性,個人所選擇,不一定代表是水準最高之作;前瞻視野與創作心凌駕其他。


先從「典型」入手。按年代及發展時序,循序解說。



    Classic Rock、Classic Metal:

一開始,已老貓燒鬚。自問對heavy metal源頭六十年代認識未夠深入,但應離不開BLACK SABBATH、DEEP PURPLE、最愛RAINBOW等,和Jimi Hendrix,還是從較熟悉的'80開始。




    Hard Rock、Heavy Metal:
  1. BON JOVI《Crossroad》
  2. JUDAS PRIEST《Painkiller》
  3. 唐朝《夢回唐朝》


始終醉心重金屬黃金時期八十年代,吸引力在於非凡舞台魅力、顛倒眾生技術和入耳難忘旋律,是往後搖滾/金屬被商業過份侵蝕所永久失去的。樂團音樂在當年的橫行,BON JOVI的作品當時盛行得過份,樂團熱退後到現在還是大家的流行金曲,《Crossroad》這精選集收錄他們高峰期所有名作,不論視之為流行還是搖滾,依舊百聽不厭,尤其當年藍領色彩歌詞令人振奮;JUDAS PRIEST的《Painkiller》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這班老將對後起之秀speed metal和thrash的反擊是多麼強勁,主題曲是永遠的重金屬國歌,其他歌曲更是全無悶場,雖然完成日子已近重金屬因主流媒體沒落前夕,越老越憤怒的他們,仍能打造出這(可能是最後一部)heavy metal曠世經典。唐朝《夢回唐朝》開創中式搖滾的里程碑,歷久常新,是中華地區的不朽經典。


至於GUNS N' ROSES、SKID ROW、MOTLEY CRUE甚至早一點的MOTORHEAD等更是必修的了。香港方面除BEYOND(「不屬金屬」?),有必要重提水晶迷,或者是首支發行唱片的香港metal band?創作未達最好,技術在那年頭非常紮實了,只是下落不明。


香港媚日心盛,日本rock和metal長期大行其道,J-Rock和Visual系從未提起過我興趣,不過聖肌魔II和SEX MACHINEGUN不能不聽,這才是正宗的熱血重金屬!當然老師級像LOUDNESS和EARTHSHAKER都應找找看,如果不嫌太老套。




    Thrash Metal:
  1. DARK ANGEL《Darkness Descends》
  2. METALLICA《S&M》
  3. CORONER《No More Color》


問最鍾情的一種金屬,很多(老)樂迷包括我不需思索衝口而出是thrash,這踏足在典型與極端灰色分界線上的extreme metal鼻祖將兩者精華盡收。最愛thrash團必數DARK ANGEL,《Darkness Descends》不止是最快thrash metal專輯,甚至超越很多extreme metal樂隊,速度感外歌詞筆觸與內容如他們技術一樣出眾。雖然很多人會選擇SLAYER,但他們在我已踏進極端領域,不如DARK ANGEL有一種「最極端化典型金屬」的感覺。班霸級的METALLICA自然不能忽略,不止實力和才華,在美國四大鞭中路線也是最易為人接受,與其要苦思到底《Master of Puppets》、《Ride the Lightning》和《...And Justice for All》那要應當入選,倒不如選擇團史中最特別的一作、「symphonic thrash」的《S&M》,他們的現場演出能將自身吸引力加倍,再經交響樂團充實音響效果和層次感,《S&M》能視作METALLICA特色精選 - 再者,他們還未有推出過任何精選大碟。因為CELTIC FROST和VOIVOD,連帶留意起CORONER來,之後一發不可收拾地迷上他們,《No More Color》毫無疑問是technical thrash頂尖作,但除這之外他們沒有一張「不好聽」,就算《No More Color》之後甚至轉型成偏工業。


其實thrash metal有太多不能錯失的寶物,像TESTAMENT和HEATHEN等,S.O.D.、D.R.I.等一堆三字母簡稱crossover/thrashcore團,和WATCHTOWER、TOXIK這些有點踏出thrash的異軍,著實不能盡錄。除DARK ANGEL外另一熱愛thrash團是VOIVOD,來自被忽略的科幻金屬國度加拿大,只是個人認為他們已經超越tharsh metal,故不收於此。如果BEATALLICA也算thrash metal,他們初兩作也在我thrash精選之中。作為香港人,1994年AZYLUM《Are We Born To Suffer》這香港唯一正式thrash metal唱片,SEPULTURA型格,是本地金屬亮點之一,不應被遺忘。在亞洲,KING'S-EVIL《Deletion of Humanoise》被公認亞洲地區最佳thrash metal作品,但到METHOD完成《Survival ov the Fittest》,主觀意見這個位置屬誰需再討論,只是風格不同,KING'S-EVIL是SLAYER加KREATOR激進派,METHOD走TESTAMENT旋律和技術路線較現代化,各自各精彩。




    Power Metal、Speed Metal:
  1. HIBRIA《Defying the Rules》
  2. LOST HORIZON《Awakening the World》
  3. AVANTASIA《The Metal Opera》


power和speed兩者分界線為何,已經模糊得不用再分,便視為thrash metal和neo-classical之後,典型金屬將兩者的力度、技巧結合,與時並進誕生power metal吧。當中必收經典,自然是幾支主要樂團的初期作,像HELLOWEEN的《Keeper of the Seven Keys》兩部曲,和SONATA ARCTICA登場的《Ecliptica》,但心頭好是近代作品,因這類別持續進化的特性,多年後錄音和技術再加成熟,成品更貼近現代要求。HIBRIA這巴西樂團來歷不明,並且只得2004一作 - 傳聞2008將會復出 - 但單一張《Defying the Rules》已被推舉為十年內最佳power metal專輯,如果不是因為在巴西這南美國家,樂團能有更大機會發揮,甚至超越他們「師傅」、瑞典的LOST HORIZON。這瑞典團擁有精湛技術和超人演唱力的歌手,對heavy metal極其認真,但不知何解,發了已達殿堂級水平的兩作,竟然到現在還沒有多少人聽聞過,實在是可恨,因為兩作已夠雄霸一方了,首推《Awakening the World》。


以上兩張風格和團史都很相近,皆屬遺珠之類,個人觀點仍是徒弟青出於藍。同時極力推薦EDGUY Tobias Sammet的AVANTASIA,《The Metal Opera》這大量歐洲明星坐鎮的大製作兩部曲,曾令已成死水的power metal再振作,難得音樂水準和演出名單相乎,之後捲起一股rock/metal opera潮,但沒多少能超越或追得上AVANTASIA,甚至搞垮了Tobias Sammet自己的EDGUY,使之(被迫)轉型至有點不淪不類,可惜跟著連AVANTASIA也迷失了。DRAGONFORCE《Inhuman Rampage》也是「最佳」侯選之列,他們的「extreme power metal」之前未有人試過將power metal玩得如此瘋癲放肆,這第三作千篇一律中仍能有所改變(雖然不大明顯),是「extreme power metal」的最頂端了,相信是時候停步。個人也喜好交響派別,重金屬本質十分適合史詩氣勢和加入古典/交響,RHAPSODY的《Symphony of Enchanted Lands》和《Power of the Dragonflame》,還有ANGRA《Temple of Shadows》還是唱片盤常客。




前衛這個類別要分開細表。progressive metal約九零初開始歷史不算長,在近十年間進展速度卻大幅提高,諷刺是以前聽的一班仿佛比表演者走在前,在嘆「只顧技術」、「毫無突破」、「未有創新」,到後來樂團樂手進行其他實驗、改善了前衛金屬詬病的過份技術向問題,聽的卻又接受不到「傳統progressive metal」以外真正的前衛。



    Progressive Rock、Art Rock:
  1. QUEEN《A Night at the Opera》
  2. KANSAS《Leftoverture》
  3. PINK FLOYD《Wish You Were Here》


將古典和爵士概念融入搖滾而成的progressive/art rock不是metal,但對現代金屬成型舉足輕重,想法是必需特別提及,不是認知淺薄,連punk與hardcore都會寫寫。說QUEEN的《A Night at the Opera》是搖滾史上最偉大作品,沒多少人會反對,至於KANSAS的《Leftoverture》是他們「背棄搖滾」一作,幸前衛和流行兩者間平衡取得相當出眾,免去很多progressive rock團過於冗長而被唾棄的下場,只是後來progressive metal沒多少學習到這門,孤芳自賞一套倒是更勝前輩。PINK FLOYD當然少不了,接近全部人推舉《Dark Side of the Moon》,自己卻偏好《Wish You Were Here》,是主題曲的魔力,或者與KANSAS的道理一樣。好些大師像YES和KING CRIMSON也是不能錯過,只是量多,先別過,至於近代的,THE TANGENT和KARMAKANIC聽過不錯。




    Instrumental、Virtuosos:
  1. DEREK SHERINIAN《Black Utopia》
  2. CACOPHONY《Speed Metal Symphony》
  3. JASON BECKER《Perspective》


以個別樂手震驚天下超技術作賣點的「英雄系」八十年代曾橫行一時,也是自己「入行」台階,特為這開個分類,因對於技術執著雷同,和後來progressive metal借鏡甚多,便歸納在前衛之下。這種技術化音樂雖屬於初階、入門級,很多人經歷過便不會回首重拾,但偶爾重溫,回憶自己曾經「年少無知」,倒富樂趣。然聽的是結他手多,最喜歡一張反是鍵琴手出品,雖則內堿O以「當代最強結他手客串」掛帥,連從不多為他人出力的Yngwie Malmsteen都請得動了。即使Jordan Rudess被極力吹捧,DREAM THEATER歷任琴家中Derek Sherinian的手法和曲風更合我心意,《Black Utopia》吸引之處不在大量明星坐鎮,是創作到製作達一體性高水平,合符出場名單帶來的期望。Jason Becker和Marty Friedman的CACOPHONY已沒多少人留意了,但《Speed Metal Symphony》還是「英雄系」最經典,驚人在兩個十六七歲的初生之犢竟能一舉戰勝全世界,二人的奏法和對戰空前絕後。CACOPHONY之後,天妒英才,Jason Becker癱瘓了,很多人推舉慘劇前的《Perpetual Burn》,速彈也可以感情豐富的奇作,但個人更好之後以精神創作的《Perspective》,已由演奏家進化成作曲家,超越了肉身障礙。


實在那個年代幾位大師的名作,像Joe Satriani的《Surfing with the Alien》、Steve Vai有《Passion & Warfare》和《Fire Garden》,也就是老樂迷琅琅上口的人名唱片名,都有其歷史價值。除了這些,迷上Marty Friedman加上喜多朗的《Scenes》,看他重玩自己《Dragon's Kiss》的《Thunder March》hard rock成了new age,不禁質疑起此君是否天生是個日本人?至於Yngwie Malmsteen的《Concerto Suite for Electric Guitar and Orchestra》,初聽確是驚豔,聽廣了再重溫自不覺是怎麼一回事,但這新古典幫主是我聽metal的原因,此作心中重要性動搖不了。



    Progressive Metal:
  1. IMAGO MORTIS《Vida》
  2. ANDROMEDA《Extension of the Wish》
  3. SHADOW GALLERY《Tyranny》


可能是extreme metal情意結,最愛progressive metal作品,是巴西團IMAGO MORTIS的二作《Vida》,或者該稱為(progressive) doom metal,甚至不該算progressive metal?個人之見前衛中意識比歌曲和技術更具定位性,這就是他們會被我稱為progressive而不作doom及成自己首選的原因。次選ANDROMEDA近回典型progressive metal區別,結他手速彈之餘旋律豐富,歌曲有點jazz rock韻味,深得我心。也一向對SHADOW GALLERY抱極大好感,業餘為自己喜愛音樂堅持多年之心讓人肅然起敬,精挑細選是概念完整的《Tyranny》。


progressive metal迷接近一面倒是DREAM THEATER派,但脫節地聽不懂,只有肯定的經典《Metropolis Part II》和《Images & Words》接受,反倒追隨QUEENSRYCHE的意識路線,傳奇《Operation: Mindcrime》當然也少不了,技術方面距自己要求有點不足,但重要性是對後世特別歐洲的啟蒙,正是偏好歐式progressive metal多於美式之因由,方才三選只有SHADOW GALLERY來自美國可見。瑞典國寶PAIN OF SALVATION的《Perfect Element Part I》與《Remedy Lane》,和挪威SPIRAL ARCHITECT的《A Septic's Universe》,分別是氛圍派和技術派的勁作,還有很多名氣略遜單位如DARK SUNS和RIVERSIDE,和挪威的一班一同開創新世代progressive,似乎progressive metal聖火已轉交到歐洲。偶爾會找到些不知名的佳作,像愛沙尼亞ECHOSILENCE,正式作品只得一張半小時EP《Distorted Horizon》,沒有高超技術但別樹一格,像AGHORA遇上PECCATUM,描述得不十分正確,只是他們歌曲給我的感覺,因其獨特情操時時細聽。小國出品常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聽過多年,progressive metal就算歐洲也開始有點放緩腳步,英國的TO-MERA倒是現在「典型」中難得能提起興趣的,班底來自extreme metal和實驗界,有女歌手的progressive metal樂隊不多見,還要是extreme、gothic和progressive三者合一,不是先行者,卻以氣質勝過其他人。




    Progressive Power Metal:
  1. EVERGREY《Recreation Day》
  2. EVERGREY《In Search of Truth》
  3. TIME REQUIEM《Time Requirem》


可能是SYMPHONY X帶起,progressive power metal雖不算個大範疇,卻能找到很多水準之作。EVERGREY是這類型中最愛,雖然progressive意識強烈,音樂根基更近power metal,就算樂隊自己都只認是power不是progressive,是那種都不重要,恰如其名的灰暗悲情沒有其他人營造到,《In Search of Truth》已經詫異,想不到《Recreation Day》加重哥登堡成份,再能超越前作。緊隨的很大機會是SYMPHONYX《V》,progressive power經典之一,但仔細考量後,還是選了TIME REQUIEM同名登場作,創團者Richard Andersson「keyboard界Yngwie Malmsteen」的身份,令TIME REQUIEM比SYMPHONY X更賣弄技術,但優勝在彈奏之時顧及到歌曲整體,這可是SYMPHONY X多年來仍未達到的。


也推介NEVERMORE,最具發掘價值現代美國樂隊之一,如果「thrash death power」的他們可歸類進這個範疇。




    Avantgarde Metal、Experimental Metal:
  1. DEVIN TOWNSEND《Terria》
  2. BIOMECHANICAL《The Empires of the Worlds》
  3. VOIVOD《Dimension Hatross》


多年過後,歐洲一派(正確來說是美國以外)敢於嘗新的勇氣,使metal像搖滾一樣進入「後世代」。metal中三個DT,排第一位肯定是Devin Townsend,早在九十年代中已開拓出全新的metal sound和錄音室技巧,多產之餘接近每作都有自己新風格,可惜出身加拿大,才華便被埋沒了。《Terria》是post-metal登峰造極之作,也是我最愛唱片。到廿一世紀,至目前最欣賞是BIOMECHANICAL,多數人會視為progressive power,但己見DIMMU BORGIR+JUDAS PRIEST+PANTERA還要不止於此,progressive不足夠稱呼他們吧?《The Empires of the Worlds》有份開闢新天地的感動。除Devin Townsend外加拿大最愛VOIVOD,起初是thrash,便說過後來不止於此,當地工業區孕育出一種唯加拿大metal獨有的機械感、未來感,《Dimension Hatross》是VOIVOD第四作,也是「sci-fi thrash」極致,之後《Nothingface》更加瘋狂,但《Dimension Hatross》實驗之餘保留了thrash的部份,即成心頭好了。在我耳中,他們一路轉變了數次,卻和CORONER一樣,可能除了雜亂成軍的《Katorz》,沒多少時候讓人失望。




    Modern Experimental Metal:
  1. EPHEL DUATH《The Painter's Palette》
  2. RAM-ZET《Pure Therapy》
  3. THE PROJECT HATE《Armageddon March Eternal》


美國metal停滯不前,偶然來個商業成就便被視為「突破」或「進步」了,抽身一看實在可悲,反觀歐洲一群不亦樂乎,向「後」之外,也有瘋狂甚至胡亂的實驗,談到這EPHEL DUATH這名字是避不了的。有誰能想到二人組合avantgarde black metal的《Phormula》,之後「拆夥」卻造就個來自五湖四海的陣容,變成了實驗爵士,偏離得這麼過份卻又可以成功轉型?《The Painter's Palette》聽過無數次,每次播出還是興奮莫名,雖然已不算metal了,主腦自稱是jazzcore,因其歷史決定放在此處。extreme metal中實驗先駒,RAM-ZET是大師之一,THE PROJECT HATE緊隨其後,代表作分別是《Pure Therapy》和《Armageddon March Eternal》,兩團都是型格派很得我歡心,這兩張自然也是個人experimental metal喜好了。


想來點瘋的不知所云的,該向不屬多產領地如法國和意大利,和東歐與近亞洲小國著手,這些地方常常嚇人一驚。請聽以色列ORPHAND LAND《Mabool》。




black metal的冰冷和另類演奏,加上型和意帶強烈反動意識,使這歐洲地道音樂成為最特別的一種metal,只是對於歌曲和技術有一定要求,所以未有太深入研究,更諷刺地較喜歡「不black的black metal」。



    Black Metal:
  1. EMPEROR《Anthems to the Welkin at Dusk》
  2. CELTIC FROST《Into the Pandemonium》
  3. CELTIC FROST《To Mega Therion》


相信Ihsahn早已預視會成為black metal皇者,沒一個名字比EMPEROR更匹配,《Anthems to the Welkin at Dusk》聖殿地位永恆不變。之後兩選可能有所爭議,因為CELTIC FROST分類為thrash總比black正確,但像VENOM一樣,或可稱之為「proto-black metal」,我已將CELTIC FROST視作black metal對待,因為他們的先見之明,後來的black metal根本建基於其之上。CELTIC FROST是我最欽佩樂團之一。


也能推想到我不會很沉迷「tr00 kvlt necro」,EMPEROR為首的symphonic black metal才是,NOKTURNAL MORTUM是另一可以全收的,結合東歐異教民謠,說藝術成就比EMPEROR更高不是全錯。「正宗」要選會是IMMORTAL、ULVER、SATYRICON早期作品,還有TAAKE三部曲,差不多屬元老輩,論技術與創作挪威black metal中數一數二,同代的出人頭地的沒很多及得上,更難得是多年後、「black metal已死」後還可以這麼地下這麼激進,至「最後一作」《...Doedskvad》換了家大一點的廠牌知名度才叫高一點,現在的DARKTHRONE、MAYHEM和SATYRICON在他們旁邊都顯得有點可笑。




    Progressve Black Metal、Avantgarde Black Metal:
  1. EMPEROR《Prometheus》
  2. ARCTURUS《The Sham Mirrors》
  3. SEPTIC FLESH《Sumerian Daemons》


挪威人真的很古怪,在九十年代前半以black metal雄霸,後半卻全國性病變,成為歐洲甚至metal界前衛先鋒,就連本身很「tr00」那群也一同瘋起來,ULVER從正宗black metal變身電子再打入格林美驚嚇度夠高了吧?只是諸多例子之一。一時間以前屍白臉孔披著子彈鐵釘的黑金中人,突然換了副正經模樣在玩progressive/experimental東西,確是有點看不慣,實在關連不上啊。這幫人音樂造詣果真深不可測,別被幾個和弦就一首的black metal蒙騙了。


候選名單可以很長,IN THE WOODS...、FLEURETY、SOLEFALD...多得意外。但首選又是EMPEROR。《Anthems to the Welkin at Dusk》後明顯想突破black metal規範,《IX Equilibrium》不算很成功,《Prometheus》可真不得了,艱深的symphonic black death,和其他實驗黑金比這其實處於正常層面,只是個人而言,Ihsahn太偉大了。挪威black metal中的前衛先鋒,較著名是ARCTURUS,除了全明星陣容各人來頭皆具叫座力,每部新作都是個新的路向,暗黑歌劇《La Masquerade Infernale》最多人稱頌和是他們成名作,自己偏好跟著remix專輯之後的《The Sham Mirrors》,未來和工業一點才是我的口味。所以SEPTIC FLESH入選不是意外,嫌CRADLE OF BORGIR太流行就聽SEPTIC FLESH吧,那種dark gothic式symphonic black朝正確路向進發就是《Sumerian Daemons》,希臘能闖出名堂的樂隊數目不多,但他們獨特黑暗氣質其他地方找不到,SEPTIC FLESH即是其中表表者。




    Folk Metal、Pagan Metal、Viking Metal:
  1. SUMMONING《Oath Bound》
  2. ENSIFERUM《Ensiferum》
  3. WINTERSUN《Wintersun》


地理文化在black metal中是不能或缺的一部份,因而誕生出維京、異教等特色地區性聲音,從北歐地區傳遞開去,型態已不限於black metal了。這種民族風走向主要是兩種:舞曲和戰曲式爽快節奏,和行軍般緩然重步前行的史詩派,後者得大多數人追隨,因為氣氛與意境比技術速度更難做得好,和更經得起時間考驗,只是很多名團名作像GRAVELAND都幾近失傳了。SUMMONING以《魔戒》中世紀的宏大氣勢作為音樂目標,走出了自己的路線,豪情讓人津津樂道,《Stronghold》固然是經典了,但詩情畫意的久別重逢作《Oath Bound》近我口味多一點。這奧地利團聽多少次聽多久都不會厭。


芬蘭近年突然冒出很多歐洲民族風樂隊,是對melodic death群起美國化的反動,還是尋求另一條商業出路不得而知,多數感覺主流向也有好東西。ENSIFERUM音樂接近CHILDREN OF BODOM,再加大量地方音樂和樂器點晴成「melodic viking metal」,縱相當流行,《Ensiferum》的試驗是非常成功的。只是之後一路遜色,因為主腦拆夥另組WINTERSUN,風格多變得多、歌曲複雜得多的《Wintersun》又是「melodic viking metal」另一傑作。雖然說實在,慢絕對比快動聽、耐聽,但經典的地位和水準不用質疑,反倒有意多給新人如TURISAS機會,看之後如何繼續將民族音樂在metal中發展。




extreme metal中最愛death metal,因為自己是技術派出身吧,似乎聽技術開始往往會追求death,不玩樂器和聽感覺氣氛的都愛black和doom。death可以分很多種,只是確是老的辣,old-school不慍不火卻格外耐聽,太快太激的大多很快煩厭。



    Death Metal、Brutal Death Metal:
  1. IMMOLATION《Close to a World Below》
  2. NILE《In Their Darkened Shrines》
  3. CARCASS《Necroticism - Descanting The Insalubrious》


要數好的death metal和必需要聽的實在數之不盡,老的如CANNIBAL CORPSE、MORBID ANGEL、VITAL REMAINS,新的如THEORY IN PRACTICE、DYING FETUS、HATE ETERNAL,聽完美國再聽歐洲的ENTOMBED、DISMEMBER、SINISTER,東歐還有VADER和DECAPITATED等,是一個無底深潭。追隨「紐約派」,技術高超得來有種烏雲密佈的壓迫感、邪惡感,所以我最愛death metal樂隊是IMMOLATION,他們的最好《Close to a World Below》,自然是我的death metal最好。也非常尊敬NILE,怎會有人想到埃及文化可以結合brutal death?而且不單是賣綽頭,就算沒有埃及的成份,正正經經玩death metal也是世界最高水平,選擇的《In Their Darkened Shrines》可能沒其他幾張那麼激烈,歌曲和概念非常完整,音樂性絕對比技術來得重要。三選本來會是MORBID ANGEL《Gateways to Annihilation》,這他們改走近doom death路線而備受爭議的一作,但最後決定終於不是美國團,是出自英國CARCASS之手的《Necroticism - Descanting The Insalubrious》,《Heartwork》同樣出眾惜美感過盛,death metal還是粗獷點好聽。CARCASS這樂隊、《Necroticism》和《Heartwork》兩作,可能是全世界唯一的、最正宗的melodic death metal。另一熱門之選是FEAR FACTORY《Concrete》這真正第一作,與之後新類型industrial metal不同,《Concrete》真的是industrial death metal,在death metal之中和FEAR FACTORY自己目錄堣]不算很出名,但使我非常喜愛,單就death metal而言水準有驚喜。


談近年少不免提到VITAL REMAINS《Dechristianize》,鼓手超速度傲視天下,歌曲還可以在廿一世紀為death metal再帶來一次顛覆,是現代death metal最重要作品。新一浪中瑞典的INSISION驚為天人,聽過《Beneath the Folds of Flesh》《Revealed and Worshipped》兩張後,已經在高聲說「INSISION是現在瑞典最佳death metal樂隊」了。可能因為他們都是「紐約派」吧。




    Grindcore、Grind Death:
  1. CARCASS《Reek of Putrefaction》
  2. CARCASS《Symphonies of Sickness》
  3. THE BERZERKER《Dissimulate》


grindcore又是英國的天下。雖然NAPALM DEATH首兩作是必備級數,反而會選早期CARCASS,不厭其煩都要重述多幾次:CARCASS是世上最偉大grind團,一開始音樂和歌詞已超前自己年代,我會選擇他們和受他們影響而成的grindcore、grind death、brutal death。十多年後,和英國有著淵源的澳洲出了支THE BERZERKER,是個電音怪傑創立的industrlal grindcore團,metal加電子兩個極端一碰上,就對路了。還是鍾情他們的怪物時期,脫下舞台裝束,彷彿連個性電氣也脫去了。


或者過於激進和地下味太濃,grindcore一向不如death metal受歡迎,衍生而出的noisecore、mathcore甚至sludgecore,即MASTODON和THE DILLINGER ESCAPE PLAN等,才真正達到市場成就,但grind回一點的歐洲還有不少,芬蘭和瑞典久不久聽到些有趣的,東歐如捷克也有很多優質團。grind和death分界處,一個推介是英國(又是英國)的GOREROTTED,grindcore其實帶著一種可笑的荒謬感,他們的gore metal在表演和音樂都將這發揮得淋漓盡致,出名作品是《Only Tools and Corpses》。




    Technical Death Metal:
  1. AMORAL《Wound Creation》
  2. DEATH《The Sound of Perseverance》
  3. CAPHARNAUM《Fractured》


自SUFFOCATION和CRYPTOPSY等,將death metal從「thrash metal激進化」的old-school death推上一層至更合乎「極端」見解的程度,技術幾何級數複雜化,technical death metal含義其實相當含糊,就像前述的IMMOLATION和NILE,還有同期至往後多數樂團,某程度上也可歸類進此。這堛演echnical death以progressive感較extreme重一點,集中於技術表現曲式忠回典型之路線作準,因為這已成為個很受歡迎的子類別。大師當然是Chuck Schuldiner,DEATH作為death metal開山祖師,奇在大家說他們是,但聽來不像,又不會爭辯,也很少模仿的嘗試,這就是DEATH的獨特所在。七部作品野心一次比一次大,最後也最遠離death metal的《The Sound of Perseverance》,充分顯露Chuck Schuldiner創作和招兵的天才,不是英年早逝,他必定可以突破死亡開創出一種新的metal。但這只是technical death metal個人最佳的次選,霸佔首位是名不經傳的芬蘭團AMORAL,雖然《Wound Creation》論技術不是出神入化,論力度更該算近CARCASS的melodic death,只是不一定要10/10滿分才可以作為自己所愛。悲在錯進倒閉的Rage of Achilles,之後轉到大(一點的)廠牌,立即變質得過份,相當多極具潛質小樂團,都是這樣有意或無意被迫作出妥協而遭埋沒和浪費。


CAPHARNAUM知名度也不高,各團員的超名氣包括TRIVIUM的Matt Heafy好像幫不上忙。不知有心致敬還是幕後因素,錄音和技術聯想到後期DEATH,但《Fractured》加添更多變化和blastbeat速度,Matt Heafy也唱得遠比想像中好,不會比得上教父,也能自成一部傑作。很多時會出現些值得注目的新樂隊,像NECROPHAGIST和GOROD一快一慢,和DEMILICH,death metal中最cult,聽來像很籠統的東西,他們以外卻沒任何人做到相同的。


加拿大也是個盛產technical death的國家,音樂水準高企之餘往往帶有未來感,也是應當研究。




    Progressive Death Metal:
  1. LYKATHEA AFLAME《Elvenefris》
  2. CYNIC《Focus》
  3. INTO ETERNITY《Buried in Oblivion》


各種型態的音樂,都是隨著年月過去,不斷吸收和結合其他音樂類型創新,以尋找新的出路從所處年代繼續向前進,death metal在這progressive化運動中常有渴求,技術達到高峰不難,音樂可覓得出路方為難處。成就最高的,不是家傳戶曉的任何一支,是LYKATHEA AFLAME。來自東歐小國捷克,這個歐洲地區死金發展和實驗最發達地區之一,《Elvenefris》是唯一作品,卻是CRYPTOPSY和ORPHANED LAND結晶、匪夷所思的「new age death metal」,聽過之前完全想像不到會有這樣的(death) metal存在。有時候也真要感謝落後和偏遠地區的限制,沒有受到過盛的潮流資訊和商業趨向污染,也不需作出利益考量,樂手、作曲人可以鼓起更大勇氣任意而行。


之後才回到死金發源地美國。想都不用想,已知道會是CYNIC,同樣是只以一作打江湖,空前絕後傳頌萬世影響深遠再消聲匿跡。新秀中則看好INTO ETERNITY,一如很多加拿大樂隊,他們的聲音是屬於自己、不在現有概念中的,progressive metal加(melodic) death metal的手法自出道一路進步,來到第三張大碟《Buried in Oblivion》,技術和侵略性到了頂點。可能是史上最重型的progressive metal - 把他們分類進典型或極端中,都可以都沒錯。


只是和progressive metal一樣,實驗始終是歐洲方面蓬勃,在本來粗糙的death metal中加入唯美歐陸地理和古典文化,是個很強烈的對比。OPETH利用七十年代progressive rock的方法寫death metal,耳目一新,已經到無人不識不能不聽的地步。經常注意著SYMBYOSIS,結他技術高超,也利用keyboard做出交響和未來的效果,初聽以為是加拿大團,原來來自法國這metal不易存在的地方,使他們的發揮被現實大大局限。




    Avantgarde Death Metal、Experimental Death Metal:
  1. PAN-THY-MONIUM《Dawn of Dream》
  2. PAN-THY-MONIUM《Khaooohs & Kon-Fus-Ion》
  3. PAN-THY-MONIUM《Khaooohs》


實在太迷Dan Swano了,PAN-THY-MONIUM難免霸佔實驗death metal三甲,比progressive death更加天馬行空,雖然第二張《Khaooohs》狀態不穩,聽得高興就成了。Dan Swano的天賦和對metal的貢獻,一直沒有得到應得回報。到現在還沒有聽過其他人能寫出這樣的metal東西,感覺最接近,只有同樣不可理喻的DEMILICH,所以有想過把他們放在此而非technical。


走火入魔的藝術品從來不易廣傳或為人接受,地下其實還有很多這類珍寶,惜大多只聞其名未聞其歌。




即使源於death metal,也應該將melodic death metal分開,自己及身邊人經驗之談,聽death metal的,未必會接受或喜歡melodic death;相反亦然。再細分,需分開芬蘭、瑞典和美國三個地區。



    Finnish Melodic Death Metal:
  1. INSOMNIUM《In the Halls of Awaiting》
  2. ETERNAL TEARS OF SORROW《A Virgin and a Whore》
  3. KALMAH《Swampsong》


這曾經是 - 可能現在仍是 - 香港最流行、最多人聽的metal,繼X-JAPAN、METALLICA、KORN、SLIPKNOT後,芬蘭melodic death metal創始人CHILDREN OF BODOM是本地最多人提及的名字,還要是僅僅短短一兩年間,現在已和LAMB OF GOD、TRIVIUM等美國主流團等齊名了。簡單形容,這種音樂是加入black metal唱腔的power metal,受歡迎道理和他們十年之前thrash metal相同。對他們的評價,是《Follow the Reaper》《Something Wild》《Hatebreeder》,最常聽反是開始變質的《Hate Crew Deathroll》,因為玩味十足流行得來好玩。只是之後的...


不過論到芬蘭整體,偏向找尋文藝性樂團,INSOMNIUM便是。分類為芬蘭melodic death可能不多正確,因為很像AMORPHIS那種千島國民謠風格,而沒帶多少CHILDREN OF BODOM色彩,音樂和氣質與別不同,是又一芬蘭金屬的開創者了?第二作《Sine The Day It All Came Down》有人稱為近年最佳melodic death作品,但第一作《In the Halls of Awaiting》北歐氣息最重。ETERNAL TEARS OF SORROW也是,由DARK TRANQUILLITY路線摸索至gothic melodic death混合體《A Virgin and a Whore》,是前無古人的一步,可能團員自己也知已達高峰了,選擇完成後立即激流勇退更成傳奇。可能因為開始時《Swamplord》和ETERNAL TEARS OF SORROW關係密切,KALMAH也是以氣氛為重點的另類派別,跟著《They Will Return》因為換員變得較CHILDREN OF BODOM不夠個性,所以《Swampsong》連跳幾級聽得相當振奮。在CHILDREN OF BODOM帶領背棄自己的音樂後,當地已沒多少人還在堅持這種地道金屬,唯獨KALMAH不止沒放棄,未有轉化商業卻漸趨多產和來得更重,繼續發展可能已經消失的芬蘭melodic death metal。尊重他們的,不止音樂,還有音樂以外。


和「英雄系」同樣屬入門級數,不是個耐聽的類別,能夠以後重溫仍有味道的樂團自不難求,能想到的除以上三隊,只有搞怪的THRONE OF CHAOS,造型先是貓王後是牛仔,《Pervertigo》抓著「芬蘭melodic death即是黑/死腔power metal」這點發揮,然後改名TOC出《Loss Angeles》直是怪得進了InsideOut,可惜這是團史最後一章了。現在的metal需要這樣的樂團帶來刺激。其實當地還有不少好團如MORS PRINCIPIUM EST,但風格不是芬蘭派而近瑞典,故免。




    Thrash Death Metal、Gothenburg Sound :
  1. DARKANE《Expanding Senses》
  2. DARKANE《Rusted Angel》
  3. GARDENIAN《Soulburner》


雖然一脈相承,似乎thrash death和哥登堡之聲還需再分開才正確。問最愛瑞典團,答案不是MESHUGGAH就是DARKANE,thrash death充斥太多樂團面目含糊,唯有DARKANE可以將其帶向更高層次,其中最勁作一定是《Rusted Angel》,但《Expanding Senses》贏在創造性,他們對工業和交響的狂熱程度,會有一天這樣「加拿大化」是預期之內,只是沒想到會來得那麼快和那麼好罷了,而且直到目前還是僅此一作,未有人挑戰過,跟著瑞典近主流的和丹麥那邊有近似的,卻美式和商業化得多,連比較的必要都沒有。


哥登堡之聲聞名於世的,是真正能做到melodic和death metal並存,所以遠比芬蘭的power metal加extreme唱法耐聽得多,只是重覆著芬蘭的歷史,領班的 - 這堿OIN FLAMES,甚至AT THE GATES - 為了取悅市場而商業化/美國化,斷送的除了自己一手打下的江山,還有多年建立的名譽。在「正宗」之後和悲劇之前,中間的過渡時期一向興趣很大,這期間的樂隊和作品,也就是和中期IN FLAMES相若時期,徘徊在舊melodic death的thrash death或extreme metal,和新派超旋律和多元化演唱之間,GARDENIAN是名氣不高但相當成功之一,第二作《Soulburner》印象最深。雖已十分流行,很多歌曲的曲式甚至曲調都很重覆,技術只屬中規中矩,他們的「extreme pop metal」就是聽得高興,或者因為不至於IN FLAMES等太過商業吧。有時流行一點也有好處,不過份就行了。


雖然瑞典melodic death最多人推介AT THE GATES《Slaughter of the Soul》,從來覺得這是他們倒退之作,商業成功在於音樂失敗,雖然生出新一浪的歌登堡、近thrash death如ARCH ENEMY,但除DARKANE真的沒多少仍覺得好的樂團,因為商業取向太明顯了。更顯得DARK TRANQUILLITY的高尚,多年來身邊人全變了,自己還未放棄「正宗哥登堡之聲」,當然他們多年後也實驗過不少,但萬變不離正宗,除了《Haven》感覺稍遜,全部作品尤其經典級的《The Gallery》和已近gothic metal的《Projector》通通不可以錯過,厲害在十幾年歷史後的今天,新作還能讓人感到震撼。創立哥登堡之聲的幾隊中,唯他們仍對這有所堅持和抱負。


最後DISSECTION,瑞典extreme metal中最重要樂隊之一,破天荒將black和death兩種extreme metal結合,和找到北歐的冰冷和民謠,這全新的black death metal是瑞典melodic death metal之父,甚至影響著OPETH的成型。九十年代的兩作《The Somberlain》和《Storm of the Light's Bane》,是extreme metal中不可不聽的,特別後者。




    Metalcore、Modern Metal:
  1. MESHUGGAH《Destroy Erase Improve》
  2. LILITU《The Delores Lesion》
  3. SOILWORK《Natural Born Chaos》


有人稱metalcore為美國的melodic death - 雖然也存在ARSIS這樣的「正宗美式melodic death」 - 只是看到core這個字,都知道關係與hardcore較近。因成因與歐洲新派樂隊有關,便將所有近似的歸類在此,不考慮地理因素。大眾認定metalcore屬於美國,但其實1995年瑞典math metal的MESHUGGAH已有《Destroy Erase Improve》,那時候美國還在為nu-metal狂熱、metalcore字眼尚未出世,MESHUGGAH已經憑這一作將metalcore所有空間和潛質發揮盡,再過幾年美國才視作新奇事物的開始起metalcore來,除比他們更流行和技術極端簡化,根本沒有分別。


因歐美兩地音樂發展經常是從對方身上學習,又或對他國入侵反擊,nu-metal可能是IN FLAMES和SOILWORK等轉型導火線,但屬於當時過渡期(末)的《Natural Born Chaos》,難得《A Predator's Portrait》的前衛和新派元素能夠共存,可惜也是SOILWORK最後一部水準之作,新路線往後失去了平衡,相信有Devin Townsend插手是《Natural Born Chaos》的成功因素。摩登團大多出自歐洲,像丹麥有MERCENARY和MNEMIC,瑞典自然更多,新的最看好SCAR SYMMETRY,會留神注目反是美國的LILITU,DARK TRANQUILLITY的底子中現明顯美國色彩,有趣地連emo這metal大敵也有,加進去又不會惹人反感而成他們特色。


眾所周知美國心知nu-metal大勢已去,見北歐一帶氣勢凌厲,便將哥登堡之聲混雜hardcore美國化而成metalcore,再以市場優勢成新一個潮流。從一路下來的言論,都知我對metalcore印象不多正面,見解一向如下:


「假使metalcore的全球性成功非因為美國在有關媒體和市場方面壟斷,而真靠音樂質素,比metalcore還早幾年的瑞典melodic death和MESHUGGAH,理應早已有更大商業成就。」


經驗樂迷對metalcore的批評是各方面欠深度,只是片面的純官能娛樂,參差不齊中間中找到些好團,像UNEARTH舊中帶新和充滿活力,及CHIMAIRA,他們算是所謂NWOAHM帶頭者,與別不同地成團編制已包括電子樂手,五張專輯是五個不停的改變、進步,算是我最喜歡metalcore團。另印象深刻的還有CANNAE,初期是deathcore,到第三作《Gold Becomes Sacrifice》的轉變讓我想起AT THE GATES,不算太突出的中上水平,抓得住我的聽覺就是了。


再聽多了,發現還是歐洲玩得有味道。BULLET FOR MY VALENTINE除了流行的metalcore和emo,再補上自己國土的英國金屬,即時有特色有性格得多,也沒有濫產的問題,僅兩張大碟《The Poison》和《Scream Aim Fire》都是metalcore中的上盛作。




metal中評價最極端化的是doom metal系,因其奇慢和低調的特性,和頹廢頻死的失落情緒,不是尋常百姓承受得到。亦因相同理由,doom可能是耐聽度最高的metal,因為「最不像metal。」



    Classic Doom Metal:

稱之為classic,即開山之祖,始終是晚入場的一班,對源頭了解未夠深入。全世界第一支doom metal樂隊是BLACK SABBATH,創造heavy metal時,doom metal(甚至gothic metal)在同一天誕生了,不過要十多年後八十年代復興,才正式奠立(classic) doom metal這回事,像SLEEP、CANDLEMASS和CATHEDRAL。聽doom metal,真的必需要重溫BLACK SABBATH。




    Classic Doom Death:
  1. RUNEMAGICK《Darkness Death Doom》
  2. WINTER《Into Darkness》
  3. DISEMBOWELMENT《Transcendence into the Peripheral》


八十年代中期出現death metal,近末時進入實驗期,doom death是產物之一,而doom death可說是現代人耳中的doom metal,不過doom death也可分出death大於doom的最雛型「classic」。WINTER的《Into Darkness》重要性和classic韻味都是無可比喻的大作,另外DISEMBOWELMENT只出過《Transcendence Into The Peripheral》,影響力卻極其巨大的令後來doom metal向更慢極端進發。但最愛卻來自瑞典,RUNEMAGICK以年均一作的速度多產得不可思議,《Darkness Death Doom》在classic doom death中摻雜classic doom和一點亞洲/印度音樂成份,音樂和專輯的名字一樣,沒有人會比他們做得更好的了。




    Doom Death Metal:
  1. MAR DE GRISES《The Tatterdemalion Express》
  2. OPETH《Morningrise》
  3. MY DYING BRIDE《Turn Loose the Swans》


兜兜轉轉,終於來到「現代的doom metal」。classic doom嫌太老套,classic doom death又不成大氣候,英國三大doom death團PARADISE LOST、MY DYING BRIDE和ANATHEMA再加進歐陸式詩歌美,為打後的doom metal立下榜樣,現在的人提到doom metal,十居其九是指這種「第三代」的doom (death),而不是最原始的BLACK SABBATH式。MY DYING BRIDE是龍首,以小提琴添加歌德愁緒是一絕,《Turn Loose the Swans》是系中的超經典。不過OPETH的《Morningrise》意境稍優,雖說他們該是progressive death metal之類,但當中的氣氛和淒美,和doom metal有甚麼大區別?聽過印象最深刻的doom death,是小國智利的MAR DE GRISES,具實驗性,或者可稱作progressive doom metal?




    Funeral Doom Metal:
  1. PANTHEIST《O, Solitude》
  2. THERGOTHON《Stream from the Heavens》
  3. MOURNFUL CONGREGATION《The Dawning of Mournful Hymns》


看到帶funeral這個字眼,都想到是doom的終點,doom metal目的是帶出死亡感覺,作為喪禮輓歌的doom metal,速度退化至最慢,氣氛也沉重悲壯。因為聽metal的大多是為爽快和亢奮,funeral doom和sludge及drone這些直接或間接分支,便是metal中最難投入的類別。SKEPTICISM已經和funeral doom同義,但除其中名作,未有受他們打動多少,半被遺忘的像THERGOTHON和MOURNFUL CONGREGATION反而聽得出更多。相比下屬新人輩的PANTHEIST的《O, Solitude》,其實美感過重了一點顯得不夠funeral,只是這份美感贏得了我的心。


英國的ESOTERIC,音樂如其名字所說艱深,型式上像funeral doom,但工業噪音的實驗,該步到drone doom那邊罷。而提到ESOTERIC,自不然拉到HYPONIC這香港最出色extreme metal樂隊,他們第二作《時間噪聲》和ESOTERIC的《Subconscious Dissolution into the Continuum》差不多時期推出,但印象上HYPONIC較勝一籌。




雖然metal是從rock演變而成,gothic metal的產生,卻和gothic rock沒有太大緊密關係,成因是BLACK SABBATH(他們是heavy metal,也是doom metal,也是gothic metal),導火線是PARADISE LOST經典《Gothic》。雖也是以黑暗和冷漠的感情為主,gothic metal型式上甚至感覺上,卻和真正的gothic有頗大差距。



    Gothic Metal:
  1. TYPE O NEGATIVE《World Coming Down》
  2. TYPE O NEGATIVE《October Rust》
  3. TYPE O NEGATIVE《Bloody Kisses》


LACRIMOSA和THEATRE OF TRAGEDY古典配男女對唱型式是大多數人眼中的gothic metal標準格式,別人說很美我只覺太軟,一向不是gothic metal常客,除間歇重溫經典級作品像THE SINS OF THY BELOVED《Lake of Sorrow》和SILENT CRY《Goddess of Tears》,集中男低音不多古典不多女聲、「老gothic」的一批。雖則「誰開始gothic metal」有多種學說,有說BLACK SABBATH,有說PARADISE LOST,個人仍認為是TYPE O NEGATIVE,若所說「gothic」是以gothic rock和相關支線、「正宗」作準。聽他們的metal像聽new wave和shoegaze多。其他不多gothic的gothic metal是外型吸引樂迷,TYPE O NEGATIVE卻倒轉音樂gothic得可以,造型、行事和歌詞內容可以白痴得很可怕,其實循規蹈矩地穿黑戴銀一定可以更紅,卻不隨波逐流硬要令你看不出他們是gothic甚至以為扮gothic,除音樂,更喜歡這份性子,所以他們已是我最愛metal band,gothic metal所有的最好,自然由他們囊括。


芬蘭那邊也出現了一支特別的團TACERE,格局而言和gothic metal標準接近,但聽下去,會叫作progressive gothic metal/gothic progressive metal,特色的聲音。可以放在gothic metal這堙A也可以放在dark progressive metal的分類下。




    Beautiful Voices:
  1. THE 3RD AND THE MORTAL《Tears Laid in Earth》
  2. THE GATHERING《The Mandylion》
  3. RAIN FELL WITHIN《Believe》


gothic metal中最受歡迎是天籟的甜美女音,值得為這開個分類,個人評鑑除對女聲有所要求,還有她和音樂整體的配合度。第一支美聲金屬團是THE 3RD AND THE MORTAL,EP《Sorrow》後的首張大碟《Tears Laid in Earth》還是此派的永恆經典。THE GATHERING受到他們啟發,《The Mandylion》放棄男歌手,民族色彩的女聲和很重post-rock概念的背景加起來,其實不多像metal類別,成功在超過了一般規範。這類美聲團通常出於歐洲,所以知道RAIN FELL WITHIN來自美國確有點意外,也因相同理由從開始到結束都沒有太多人知道他們存在,和導致他們的唱片絕版,《Believe》出乎意料地優秀,卻就此失傳了。


另一支意外美國團是TWELFTH OF NEVER,延續THE 3RD AND THE MORTAL(雖是首隊,gothic metal中反沒多少後人採他們的樂風),只是《Things That Were》飄渺過後,又不見影縱了。歐洲方面美聲派如哥登堡,受美國入侵而向下滑,像WITHIN TEMPTATION,《Mother Earth》後已流行得「不很(gothic) metal」了,全靠女歌手的嗓子補救回一些,眼見他們出道時擁有強烈自我風格,多年後只流於一個EVANESCENCE倒模,很令人氣餒 - 話說回來,EVANESCENCE處女作《Fallen》,女聲不算太好,但和音樂合起來,卻是好聽得不得了的(pop) rock/metal,但太多不明朗因素中推出的第二作《The Open Door》,大失所望。因與商業妥協,創作時不多出力,歌手都懶用心唱,是美聲派整體後勁不斷的主因。




    Classical Metal、Symphonic Metal:
  1. NIGHTWISH《Once》
  2. THERION《Gothic Kabbalah》
  3. WINDS《Reflections of the I》


女聲之外,gothic metal另一大方向是交響和古典,雖很多成品其實已偏離gothic (metal)主道,但發展之大和其特色也可開分個類別,也不限於gothic metal。暫時對NIGHTWISH《Once》最滿意,有人說這是NIGHTWISH最後佳作,也有說是NIGHTWISH沒落之作,但音樂水準夠應付我,而且在symphonic metal的兩大方面,包括錄音質素有高要求,和對古典氣質的保全,《Once》都很稱職。


而談到symphonic metal,THERION是先行者也是奮戰多年的老將,金屬大歌劇開山作《Theli》後最出色數2007年的《Gothic Kabbalah》,雖然交響和演唱的規模比以前小得多,個人之見卻比以前更能表達得出歌劇的概念,現在雙專輯型式創作似乎成THERION傳統,唯難處是曲目太多致後四份三往往水準波動。

挪威的WINDS,是當地九十年代中後期black metal群起轉向progressive/avantgarde一個實驗產物。很多black metal樂手都有古典和民謠的修養,褪去黑色後,餘下鋼琴和弦樂四重奏,成就「原音演奏」(唯一「不真實」只有電結他)、近progressive rock多於metal「chamber metal」,但北歐的暗淡哀愁仍存在於音樂中。




    Atmospheric Metal、Dark Metal:
  1. DEVIL DOLL《The Sacrilege of Fatal Arms》
  2. VIRGIN BLACK《Sombre Romantic》
  3. AGALLOCH《The Mantle》


這兩類是否真正存在,仍沒有確實定案,因字眼上沒有意義,如black和doom就是在造黑暗和氣氛。這媦郱ヲO以氣氛和意境為主、與某一兩種意境(通常是doom和black)相近又不完全屬於。DEVIL DOLL音樂和作風都是dark的代表,五作中聽得心寒是《The Sacrilege of Fatal Arms》,《Sacrilegium》和《The Girl Who Was... Death》緊隨其後,但metal只是Mr. Doctor每部暗黑歌劇中一部份,對其他選手可能不太公平?要偏回metal一些衝口而出是兩支,包括澳洲的VIRGIN BLACK,折衷派的《Sombre Romantic》未能夠分類,和AGALLOCH,對他們沒認識的話,百分之百會誤會是芬蘭、挪威或瑞典樂隊,實際上是美國,聽不出其可能性。《Pale Folklore》和《The Mantle》世均力敵,但選擇起來會是後者,因為在extreme metal和post-rock、中古和現代之間的取捨較成熟。


說起美國,同時算melodic death和doom death的GARDEN OF SHADOWS,和AGALLOCH一樣出身地想不到。也想不到以色列會有SLEEPLESS這樣的樂隊,作品只得《Winds Blow Higher》,卻能別具心裁將dream pop結合metal。其實經過doom時期的KATATONIA,勉強起來也能算是atmospheric metal;ARCTURUS也能用dark metal去形容。由此可見atmospheric/dark metal存在爭議性所在,在於每支樂隊都是獨一無二的、都有自己的dark metal,但不論與否,以上幾個例子卻印證了一件事:這種metal是真真正正的獨立音樂。成功、成名的,無不出身小國或地下界。




最後到商業性質較重的metal,大多和美國有關,皆因其市場潛力和大公司掣肘。



    Industrial/Techno/Electro Metal:
  1. NINE INCH NAILS《The Downward Spiral》
  2. FEAR FACTORY《Demanufacture》
  3. GODFLESH《Streetcleaner》


很多聽搖滾和重金屬的,都對工業和電子音樂有著一份反感,因為聲音不是演奏而是偽造出來的,歌曲變化不足、重覆性太高、力度和感情也不夠,但和metal加起來卻是另一回事,因為riff的特質、metal的沉重壓迫氣氛,便和工業、電音有著一定共通。表表者是NINE INCH NAILS,雖然他們自己也承認industrial的成份不怎麼高,向synth-pop取材更多,但畢竟是他們將industrial metal這回事打入主流,便不多細酌。《The Downward Spiral》大量progressive rock和工業噪音實驗,商業性遠比你想像中低,industrial metal、metal甚至音樂整體,這是我最愛唱片之一,單為一首《Hurt》已值得。在death metal中加上工業的FEAR FACTORY,成名作《Demanufacture》已不太death metal了,反創造一種新的industrial metal,成為一支標誌性樂隊,聽過《Demanufacture》像進入一個新的天地,又是心目中重要metal作品,《Archetype》也是推介之作。之後到英國的industrial metal建派祖宗之一GODFLESH, 基底其實是grind和sludge,更加適合工業的機械化,《Streetcleaner》是第二作,也是經典作。我對電子類metal相當沉迷,這三支樂團、這幾張唱片,都是「我最喜歡的」當中。


隨著錄音技術提高、extreme metal越發極端,industrial metal和black death doom等日益親近,當中欣賞的有前述過的THE BERZERKER、STRAPPING YOUNG LAD(Devin Townsend的天才)、RED HARVEST等,只是大多太留神在extreme metal方面,工業和電子不多突出,industrial metal都是八零末、九零初old-school的好:MINISTRY、SKREW、WHITE ZOMBIE(反Rob Zombie!)、RAMMSTEIN,老鬼才擅長同時兼顧兩者,真正達到industrial metal。




    Nu-Metal、Alternative Metal、Grunge:
  1.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2. OCEAN MACHINE《Biomech》
  3. THE SMASHING PUMPKINS《Siamese Dream》


很多人對這幾樣東西恨之入骨,因為grunge和alternative的冒起直接謀殺了metal,掛羊頭賣狗肉的的nu-metal更是罪大惡極,反正出來就是為流行的,便當成是流行音樂聽吧,不執著才能發現更多。不作仔細分類,從'80末期grunge和alternative開始的「沒落期」起直至'90中,一次過進行挑選,第一位是RAGE AGAINST THE MACHINE同名作,將rap和metal結合得最成功的相信是他們吧,火氣旺盛意識憤世,難得rap從來不怎麼喜歡,最喜歡的另類metal樂隊卻是玩rap metal。(post-)grunge樂隊因NIRVANA一窩蜂出現,也使alternative這類別不再alternative,商業高潮之前和之後的才是極品,之前有SOUNDGARDEN,這種heavy metal punk才正式是grunge,之後則是THE SMASHIN' PUMPKINS,不是grunge也超越alternative,應當art-pop看待,《Siamese Dream》美不勝收,不過這次於《Biomech》,雖團名是OCEAN MACHINE,正確來說是Devin Townsend首張solo,STRAPPING YOUNG LAD玩完了extreme metal和underground,OCEAN MACHINE是餘下的流行和錄音室實驗,音樂其實和THE SMASHIN' PUMPKINS很相似,勝出原因是他的瘋狂思維,和《Life》這首歌。


其他選擇多不勝數,心目中最能表達出alternative意思的是Mike Patton,另類的意思就是要偏離常道嘛,從他著名的幾隊出名的幾張隨便抽抽已可以了,不用考慮太多。很多死忠派不認同nu-metal是metal,在電子或hip-hop上加電結他/找一隊樂隊玩hip-hop,和哭喪的唱詞,與metal的精神背道而馳。只談音樂的話,SLIPKNOT算是當中最出色的,主流中沒有人比他們更重,地下時期很Mike Patton的第一作和揚名的同名專輯均推介,其實可視作給extreme metal迷聽的流行音樂。另很喜歡LINKIN PARK第一張《Hybrid Theory》,名字改得好音樂也符合,只是值得聽的也只有這張,即使視作流行音樂。九十年代中alternative甚至post-grunge熱潮之後,主流開始追求回以前的hard rock和heavy metal,便多了點聽頭,會留意只是換了歌手的RAGE AGAINST THE MACHINE的AUDIOSLAVE,和全團技術出眾的ALTER BRIDGE。




大致如上,羞於學藝未精,更進階如stoner、sludge、drone、post-metal等,只好略過,metal是條很漫長的路,現在僅聽得六年,征途尚長。







「在我十年傳媒生涯以來,TRHK劉Sir絕對是『最有意思受訪者』頭五甲人物。」

事後,月巴氏曰。原因之一,相信是不會有受訪者,會訪問前已事先準備一篇比訪問全文還長之論文。而且內容真誠。

「對於月巴氏的天大的抬舉,實在失敬。因為一直沒當過這是訪問,而是文化交流。心,自然不同。」





East-West Blast Test:
亞洲電視《文化潮流》#9
「中樂與重金屬」訪談




Radio Seven Hong Kong特備節目

Kowloon Metal City
Rock & Matto: 兩個香港重金屬狂熱愛好者的閒話家常





Sir個網
lau-sir.com

Sir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lausirisu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