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Retrophrenia
Metal, Music, Merchantry


Chinese General III
王菀之《Infinity Journey》

「難得還有香港歌手可以自作樂」



Pre:
2008 Retrophrenia
The Provenance
Post:
Chinese General II
謝安琪《Binary》
Chinese General IV
鄧紫棋《G.E.M.》






2000年後女歌手中,我覺得王菀之算非常成功,05一年已連出一張EP一張大碟,之後一年一隻碟,到08只出道三年半已到第四張大碟加只得一隻EP一張精選,可算相當難得,你睇同佢同期出道的謝安琪?同好野在欠缺外表,加一開始已經擺明唔跟香港地主流,咁多年黎大家仲咁鍾意佢支持佢。


好多人聽王菀之(因)為第一隻碟《Ivana 》首《我真的受傷了》,張學友唱紅左首歌再唱紅王菀之,不過歌路太大路,反而係隻碟我較少聽一首,同始終迷第二隻碟《I Love My Name》多,唔止作曲編曲掂,仲有《雷電》這首「香港PECCATUM」,顛覆晒當時香港流行曲一切規格。之後《詩情.畫意》都好聽,衰冇左《雷電》 式驚豔相當大路平淡過頭,尤其同對上隻《I Love My Name》一比,深怕開始向下之際,即時反彈。《首張國語創作同名專輯》 - 雖然個個噉叫隻碟,查實官方學名係《Ivana王菀之》 - 以打入台灣為目的,唱國語同舊曲新編,地方文化唔同加攻台頭炮,製作認真過香港,d歌真係用黎聽唔係寫/編黎為拍MV同唱K,都係冇《雷電》,不過齋玩清新風格而多變化,單音樂已令人覺得隻碟好聽,已經冇幾多香港碟做得到。


《I Love My Name》起每年年底出新大碟似乎已成佢慣例,08年底《Infinity Journey》唱番廣東話,語言冇乜所謂,問題在於三首新歌外,其餘八首全為重唱佢寫俾其他歌手之舊作,換言之同《Ivana王菀之》一樣屬「逆cover」新曲加精選。經驗之談,往往佢寫俾自己d歌比寫比人地d歌好聽,始終幫自己寫知自己去到邊同敢玩放d,《詩情.畫意》冇晒實驗太淡,最少張國語專輯聽得出就算大路都可以清新一番別於香港俗套,同開出自己一條路。除左包裝。講音樂之前,想先講講呢樣。


你會問包裝有乜好講?如果唔係王菀之,或者冇乜好講。出道時偶像派當道,王菀之、謝安琪衛蘭三個令香港人再次睇重實力派,當中「最實力派」肯定係佢,作得、唱得但永遠唔睇得,兩者關係更成絕對反比,頭三隻碟用畫做封面冇出過自己樣,相信大家是諒解的,先敬羅衣後敬人是香港社會習性,我反覺得如此反其道而行有好處,有幾多香港歌手噉做過呀,不論好樣與否/就算比佢「更實力派」?唔出樣而用畫做封面成為王菀之唱片標記,可惜最終不敵主流,演唱會碟出樣情有可原,但三隻碟後除左國語專輯台版用風景畫,其他港版新碟同精選全部見樣,始終流行唱片都要大大個歌手嘜頭先有號召力,同而家出到名加咁多年大家已經「睇慣」所以冇問題,就如關心妍都用左六七年時間,先由第一隻碟個個見到話「嘩好樣衰呀」到而家望見「嘩好索呀」。個人喜好,都係用畫做封面好,加更配合佢音樂同性格。即使現實將來應冇乜可能。


聽罷三首新歌,諗番起謝安琪隻精選《3/8》:《3/8》三首新歌分別帶出歌手三條主要音樂路線《Infinity Journey》俾到我同樣感覺。最吸引邊首你都唔使問,隻碟出街左右睇左《我來自火星》個無記版MV(個MV典型無記製作:柒),已經知道今隻碟有料到,《雷電》回來了!未至於《雷電》咁喪,中文流行曲包括歌手自己夠膽玩到咁激相信不可再,《我來自火星》咁電同中間音牆已是久違了,好耐未試過噉玩法,live唱呢首肯定全場high晒。你想《雷電》一點,所謂遠赴英國製作之《我來自火星(Infinity Journey)》即remix版玩到十分industrial炸到爆,單一首歌夠呃我。第二首《永遠幾遠》「恆」一點屬佢現時常見歌路,咁多隻碟中呢首算最易入耳之一,連唱都厚聲埋幾乎認唔出,可能俾人話靚妹聲雞仔聲多,近兩隻碟唱歌開始顯得有力,有好有唔好,整體十分大路,好在仲有唱高音(我聽女歌手唱功之要求),同未有失去王菀之作品觸感。嫌大路過頭,想聽番舊時?《玻璃色》木結他玩野詞靚妹聲,正呀立即諗番起國語專輯同頭兩隻碟,始終呢種歌先夾王菀之。


至於八首「舊歌」,講明先原唱歌手基本上全部我麻麻地冇乜興趣,所有原版一首都未聽過,某幾首上張國語專輯都有改編較有印象,所以用聽新歌心態去聽。先入為主卦,幾首舊歌感覺唔及新歌,旋律未夠動人之餘張力比唔上自己作品,八首中最好係《花灑》,或者因為最王菀之,難怪會打頭陣,只係聽來聽去除左頭四首加最後《我來自火星》remix版,中間聽極印象唔深,就好似當年《我真的受傷了》,寫俾張學友唱結果自己唱番唱紅左自己,人人話好我聽到今時今日仲未識欣賞,佢為其他歌手寫d歌真係同我冇乜緣份。又非一無是處,因為《Ivana王菀之》水準編曲今作繼續,舊歌部份我聽編曲多過其他任何野,《花灑》外最好係劉德華《多愁善感》,我從來唔鍾意劉德華原版亦未聽過,碟中版本係《我來自火星》外最具張力,但贏得好感亦只因編曲而非歌曲。歌詞同樣引人入勝。即使以唱作人自居,一向覺得王菀之弱在歌詞,內容不離情情塌塌,就連其他人幫佢填詞亦往往取同一題材,單憑文筆未能補救。隻碟唱「人地d歌」,全由專業填詞人如林夕包辦,佢地幫其他歌手填詞時內容廣泛好多,好似聽完隻碟先知香港原來可以有《小黑與我》呢種咁doom death的歌詞。王菀作曲水平已非常高,唯作詞方面有待放開。


比較兩張「逆cover」、國語《Ivana王菀之》同廣東話《Infinity Journey》,可說各有各好。國語專輯中有多少屬新創作我冇乜研究過,《Infinity Journey》則三/四首新歌無敵,比較「逆cover」部份,唔使講《Ivana王菀之》贏足幾條街,就算同一首歌國語版編曲都要豐富得多,新碟我主聽頭四首加remix。不過兩隻碟有樣野我唔太鍾意,就係唱歌開始主用實聲,初出道賣點靚妹聲唔係人人鍾意,我自己就好受,香港主流及獨立界冇幾多歌手唱得出呢份感覺,只係香港人另類少少就唔可以,就如實力派演唱功演高音一樣,偶一為之好喇,唱左兩三隻碟係時候停,唔係又會俾人話扮野、造作。實聲唔係唔好聽,但當用聲唱法相當異於原本有如第二個人唱歌,加上實聲感覺大路左似為就市場,個人特色消失就是遺憾。只可惜將來相信會再加少用靚妹聲唱歌。


所以,大家應該慶幸香港能有一個如此特色歌手,作到曲、填到詞、唱到歌、靚妹得黎唔夾硬唔白痴唔惹人反感,同多人聽之餘唔K - 你去唱K,有幾多人會點王菀之d歌?另一方面要顧慮香港市場會否又逼迫過度,令我地失去難得之出色歌手。想成為主流界PANCAKES唔難,甚至學王菲玩聲玩唱功編曲走偏鋒(初出道時已經好多人話佢似王菲),當然跟住《我來自火星》兩個版本寫歌,玩到Bjork噉就最好,歌手同幕後班底絕對做得到。可惜這堿O香港,唔好話Bjork,王菲都唔知做唔做得到,雖我相信點變都唔會變專產K歌歌手,即使同一首歌王菀之版本編曲永遠用黎聽多過用黎K。香港市場接納性遠比大家所想為低,我怕黎緊持續大路咋。一切有待下隻真正新碟分解。第一件事:放番輕把聲唱先唔該。雞仔一點至好玩。




Pre:
2008 Retrophrenia
The Provenance
Post:
Chinese General II
謝安琪《Binary》
Chinese General IV
鄧紫棋《G.E.M.》




Sir個網
lau-sir.com

Sir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lausirisu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