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Jogging
從大角咀走到土瓜灣的回家路






「每天下班後,我走路回家。」

「住土瓜灣,在大角咀上班,怎麼走?」

「其實不難。」


看和聽起來兩個地區相隔甚遠,其實全由一條街道連接,走路時間跟下班繁忙時段乘車所花差無幾,路途上也不沉悶,所以天氣涼又沒特別事的日子,都會不坐巴士改靠雙腿回家,省錢順道當運動和娛樂。




共事多年的A1600明正式退役,成為鬧鐘和MP3機(留作鬧鐘因為Android和iXX這些智能電話,竟低能地沒有關機鬧鐘這基本功能),作為Motohead,新機是Motorola Defy+。首賣時配合三防特色附送Moto X Quicksilver的運動臂帶,曾有用來跑步的念頭,更特地為此裝了個跑步app。結果當然沒有跑過,臂帶一直未用(也太樣衰不會用),只有app在這埵鳥鷛|出場。




長途散步的熱身運動,是從公司的十一樓走樓梯到地下。上是艱辛,但落樓梯十幾層也屬輕鬆事,同大廈很多人一樣準時六時下班,有時等加乘可花五分鐘以上,若出門時錯過或碰不上電梯的話,走樓梯會更快也省很多時間。




前往車站途中,一定會經過這個舖位,在一年前是華潤超市,距公司只五分鐘路程。平時要買東西午飯可以下去不費很多時間,下班也順道買點日用品和零食回家,華潤本身多數商品比兩大超市便宜,特別喜歡光顧。可是2011年中關門後,最近的商店都要走十多分鐘路,公司冰箱再未出現過雪糕滿載之景,也遺憾少了個價錢地點俱佳的購物好地方。華潤關門後舖位一直空置,連其他大超市都無意租用,相信往後局面不會有改變,在這區工作和居住的人生活難方便。




華潤關門的原因,除了工廈區人流不多,超市對面建了幢豪宅令租金上升相信亦是其一。本以為另一頭奧運站的「帝峰.皇殿」已登峰造極,最少online game般的名字截的士時可以叫得有霸氣,誰料竟可以出現一個更不知所謂的「形品.星寓」,果真是Lame Stardom。




巴士站前的佳佳車仔麵,曾幾何時非常愛吃,幾近不需要等位,付廿多元給你一餐半份量,是舊區食肆價廉物美代表。後來上過電視,價錢加了又加仍客如輪轉,可是潮流總不持久,幾個月後回到以往黃金時段經過都只見小貓三四隻之景,但價錢不降,要比以前付出多十元才能得到同等享受,只間中家不煮飯又車仔麵癮起的日子光顧一下,誰叫自己家附近沒甚麼車仔麵檔。




坐巴士沿旺角道而下,最喜歡留意豪華戲院正上映甚麼電影。其他地區的舊式影院不時傳出關門的消息,豪華是碩果僅存幾家還有大禮堂般的影院,一場可坐上千人的傳統港式戲院。座椅殘舊不舒適,飽歷風霜的音響也是疲弱坐後半院幾近無聲,很多時倘大場館只得二三十人入場場面淒涼,仍久不久會來光顧,這種大戲院不知還有多少光景,再者作為全港最便宜電影院,星期日$20早場著實吸引 - 更吸引當然是$15一張票睇到笑的歡樂早場。


最喜歡說的豪華戲院故事,是一次在十字路口對角的投注站拿六合彩獎金,本以為得安慰獎只賺回票錢,原來還多中特別號碼而成六獎有$160,拿過獎金立即滿心歡喜地到豪華看落畫前夕的《打擂台》,高興的除了這是人生得過最大筆六合彩獎金,電影好看,和票價全港最低,《打擂台》這種當今已屬難能可貴的港味十足地道電影,要來豪華這種老戲院看才夠感覺。


而一個較新的故事,是「最後今天」的美而廉,搬到了投注站側邊。容後再談。




乘車回家的話,巴士在旺角道中段會轉入亞皆老街,但如走路則喜歡整條旺角道從頭走到尾,因為橫過彌敦道後,一路下去吃之不盡,像這旺角區著名小食店龍津。




龍津馳名之處,是在九龍租金數一數二的旺角開店,一串魚蛋五粒只賣二元,而且味道不錯。雖後來加過價一串三元、兩串五元,在旺角仍是其他貴近一倍的小食店難敵的超值價,所以終日人山人海,下班時間經過要走近都難。




想吃得飽一點,可以選擇龍津側邊的野火燒。走另一端高價路線,在附近多大小食肆競爭的環境催迫下,造就這家好吃和值得吃的串燒店。




餐牌充滿打無雙game的感覺。最貴的老李燒牛肉吃不出精髓,反而香辣加牛肉味濃的張飛烤牛肉百吃不厭,通常是一串張飛加一串秘製豬頸肉,二十元走著吃,有時興起再加十元一串新彊羊,論到街頭串燒野火燒應是旺角最佳之一,難怪可以只做晚市生意。


但吃過一段時間就因愛成恨,走路回家動機之二是省錢和減肥,如今每晚經過都買兩三串串燒,便只有更肥更窮。




因為魚蛋已有龍津稱霸,其餘多家小食店各有自己的特色招牌菜吸引顧客,近街尾天橋下的津味是勁辣魚蛋,一直未光顧過,因為從來覺得鬥的只是那家下得多辣味佐料而非好吃與否,和真正勁辣的話吃完又要再付錢買飲料。也看得出津味想靠其他特色食品突出,像所謂全港獨有的豆卜串,但...




就算好吃每天吃都會有厭的時候,所以間中會離開旺角道到先達樓下名食店民記。雖然已成旺角區標價最高街頭食店之一,畢竟陪伴我成長,久不久仍會前來進貢,情意結之餘常遭住宅投訴後臭豆腐已成罕見的街頭小食,旺角現在很多店已不賣,民記還有而且水準依舊出色。


四元一塊吃到現在升價一倍,更推出了新口味孖寶臭豆腐,即將一塊四方豆腐中間切開分為二,因為臭豆腐賣點是脆皮,此製法就可有多一倍享受,要數全港最佳街頭臭豆腐,灣仔泉昌之外就應到民記了。


其實孖寶版出現多久就留意了多久,價錢牌除$9的孖寶臭豆腐,也一直有保留一般的$8傳統臭豆腐,但自開始發售孖寶版後,就不見有賣或能買得到$8的,當成本一樣卻可無聲無色地加價同時合理化,實屬非常精明一招。




皆旺又見皆旺。自香港metal界前線退下就絕跡這曾經的香港metal聖地,至告別一年三個月後獲兩位美女邀請才再臨舊地。自從步行回家後,每日都會經過,但再沒上過去,停下細看的心機也沒多少,畢竟人事變遷,想見的已離去,還有種種歷史負累,再無甚麼留戀。




小說在旺角彌敦道至洗衣街這段亞皆老街行走多年,見證著這地段的興衰,年間目睹兩個夕陽行業的沒落。從前街頭至街尾有三家影碟店,還要租用大舖位相當興盛,後來一間一間地消失,可搬入內街繼續經營已算好下場,現在大街已不再見到任何唱片店或影碟店。


另一消失的是遊戲機中心,不可能開在大街但於內街相當興盛,接近每條橫家都找到一間。當然已成過去,像這火車橋下的不覺間先萎縮後關門。如今區內餘下的小型機舖已不多,也逐步淘傳統機只做賭博、運動之類多人同步大機,消失的不止店面門市,還有整門街機文化。




本地文化消失代表,紅極一時是洗衣街的老扒房美而廉,只光顧過一次,地方淺窄坐得非常不舒服,侍應服務差,最大問題食物不美價錢不廉,出門後再未入過。終於到2012年初被迫遷,看到那epic的標語,只差一年就圓「同步邁向50年」確實唏噓,有興趣再試一次,不過潮了之後終日排隊,人流從門口排到入面站著等,未試過一次經過不用等立即有位,到結業都未再吃過第二次。不過好在最後都沒有加入排隊,因為旺角店關後不久,就在自己公司附近,即豪華戲院對角投注站旁重開。似乎錯過「光榮結業」沒有損失。


談到年間不復見的食店,當年皆旺兩大飯堂,皆旺樓下且豐比美而廉早走一步。希望第尾不會步兩店後塵。




連美而廉這老店都做不住,同街其他小店又如何支持得到下去?地產商收購和政府重建雙管齊下,洗衣街和波鞋街風光不再,見到這零食店的搬遷通知,足見官商勾結「XX霸權」為禍深遠。重建過後這兩條街很可能只會變成另一條廣東道,不會再見到老字號食堂和各類平民店戶。




到處關閉翻新卻有一個好處,就是圍板成為最新演出消息發佈點,回家途中經過旺角火車橋一帶,演唱會海報舉目皆是。像這天有以色列美人主唱art rock團Eatliz。




喜歡走中電這一段亞皆老街,因為沿途有幾間寵物店,可看到很多有趣的東西。像這張照片之後,後面蓄勢待發的啡白毛貓,立即撲前跟鏡頭前角落灰毛的打成一團。




寵物美容店常有小型狗隻和你打招呼。樂趣之一是看他們在籠內搗亂找尋逃走的路。




在亞皆老街和窩打老道交界,好天時會有大班雀鳥在街角欄杆位徘徊,不怕人不怕車自顧自地曬太陽,在旺角這人煙稠密的市區,可算罕見奇景。




出了旺角,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是繼續沿亞皆老街直行,又或經天光道上山,若非要回家時順道買東西,大多會走天光道這能省很多時間的截徑,不過全程最辛苦亦是這段路,要四十五度上斜,運動量就超過走整條亞皆老街總和。




上過大斜路還有另一段,這又是陡斜的路就是天光道球場入口。雖然就住附近,多年來沒上過幾次,因為一不運動,二是入面的球場是壘球、網球等供附近國際學校享用的貴族玩意,只有中學時體育課教網球才入過幾次。以前在何文田上學時,走這球場上何文田山是省時省力捷徑,不知為何就是只會走天光道大斜路,現在每晚從旺角徒步回家,才驚覺從前浪費了這帶綠林景色和清新空氣。




這看來像條普通的樓梯,但到晚上就變得危機四伏。欄杆兩旁的古典式盤燈,加上其他街燈,還有後面網球場的燈光,交錯之下令走樓梯的人投射出多個黑影,走的時候很容易造成後面有人的錯覺,試過幾次差點仆街。




住公共屋村的朋友都知道,舊式屋村設計有很多暗處,像這下山時會見到的走廊,因為位置偏僻又獨立,試過多次經過遇見學生情侶在這堳梫|。很遺憾每次有相機在身時,都碰不到真正精彩的事。




雖然自己的狗走後沒再養了,每天下班在家門樓下,常遇到附近街坊溜狗。在街上碰到街坊除了逗玩他們的狗,還有討論一下幾棟大廈的收購情況。


不再養狗因為所住舊唐樓正談收購,快則一兩年內就要搬遷,若到時新屋不能養狗就大麻煩。還在養的就相當苦惱,像這街坊自己養了隻西施,但兒子的屋苑禁止養狗,只好暫時放在這邊寄養再作打算,以後再搬的話,就兩家的狗都不知能否落腳。




熟悉劉Sir的朋友都知道他和108這數字有不解之緣。生活中也不知為何經常碰到這個數字,因為從未有乘過,所以很久之後才發知後覺地醒起,自己家樓下就是108號巴士總站。原來孽緣自小已結下。




這樣大角咀走回土瓜灣,只是四公里左右。又好像不是很遠。




通常整個亞皆老街歷奇旅程只五十分鐘左右,但途中穿越人多車多紅燈多的旺角、順道停下排隊買吃的、玩玩寵物店和街坊的貓狗、在家樓下打聽一下收購的風聲,多數個多小時才回到家,不過這一個小時聽著歌無聊四處蕩也十分愉快。只是可能世界末日真的近了,新一年才四月已經進入一是大風雨一是三十度高溫的夏季,想堅持每日下班走路很難,似乎要等過到了2012之後才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