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記



5/3/2010 FRI

紙談金屬 Kowloon Metal City外章


小弟《re:spect》個地盤《Kowloon Metal City》,第九章《Jennifer Batten》後告一段落,將來或只能夠成為網上專欄,往後較為正式同認真寫之metal相關文章包括樂評,都會歸納於《K.M.C.》發表。不過冇左每半個月一篇死線,進度必然大幅拖慢,專題文章肯定一年出唔到一篇 - 各式「劉Sir cliche」唔計啦,你要cliche劉Sir隨手都cliche到幾千字出黎加無限題材人物供應。


一如劉Sir寫作習慣,分成正章與堻飽A先是好耐冇掂過的metal樂評,再同大家分享劉Sir寫作歷史。



KATATONIA
《Night is the New Day》


正經樂評已經少寫,2009年底至2010年頭動左兩次筆,唔係謝安琪出新碟《Slowness》都唔會郁手,另一篇寫KATATONIA更難得,全因冷爺終於再有機會寫metal樂評,不過因為種種原因,過左四個幾月先至有得睇。亦因而會有今次之堻飽C劉Sir一條傻仔點樣開始聽metal到寫出名來到點樣退出metal界,咁多年黎重覆過無限次無必要再翻炒,反而好似冇乜講過自己點樣同點解開始寫。以及,可以順便糾正幾個多年來成日聽到人講,但其實全是大眾一廂情願的誤解。少不免,又會順便對整個香港metal文化發展批評一番,到頭來,都是要cliche。進而,你會明白點解篇樂評可以遲左咁多個月至出街。



老實講,從未認真想過為何會開始寫樂評,可能同年代有關。metal生涯由Yngwie Malmsteen場concerto開始,跟住上TRHK是後話了,詳情自己睇明週。從來想學metal只有靠自己努力搵資料,果陣連HMV都冇幾多隻metal碟、有都閒閒地$165以上,可作參考:YJM隻《Concerto》亦即我第一隻metal碟,賣$185,高峰價$215;跟住買NINE INCH NAILS《The Downward Spiral》單碟舊版/普通版,承惠$215;自從metal潮左,兩隻特別前者,都好難超過$125。BT、MySpace、YouTube之類專家速成工具通通唔盛行甚至不存在,買碟貴搵碟難資訊少,當其時metal剛開始承接潮退之J-Rock,CRADLE OF FILTH同CHILDREN OF BODOM兩個band名你講得出已威震全論壇,本已少數之metal話題可想而知不離此二(面對現實吧,不論任何年代,專家始終是網上群體鐵膽),想認真認識metal,就一定要直接從深化文章入手,即使論壇冇乜深入討論,同而家唔同好多人會整地道metal網講音樂寫樂評,常上幾個有香港極端金屬界最出名,同時是TRHK第二代sales冷爺之爛屍金屬網(R.I.P.),全因為佢我先知道extreme metal及TRHK,冇佢就冇劉Sir。仲有TRHK第一代sales Bloodkrishna講brutal death第一個網站Reek of Rot(營造thrash metal潮流是好多年後之事)、長輩級製作之XMetal(http://listen.to/xmetal早已沒落,現只餘Yahoo Blog紀錄,年份已是2006),三個都係香港開山始祖級metal網,YouTube MySpace Facebook forum專家出現前,大多香港extreme metal友門檻不離此三。早已發展多年之大陸同台灣網上資源更豐富,不過主要光顧台灣前衛金屬誌,雖掛名progressive metal,其對香港metal文化/潮流發展影響遠比你想像大得多,例如ESTATIC FEAR呢個曾經潮到不行的名字,就係來自此progressive metal網,另有一篇歌德文化研究論文,更是兩岸三地口稱歌德者不能不看之必讀,唔講你唔知,LACRIMOSA成為香港最潮外國之一,好多人話全靠芒記,其實更大原因是前金默默推波助瀾。其他文獻涉獵更廣,除metal根源與其他音樂,就連極端金屬都有關係。好似仲未提到前金個論壇全中華界中深度、風氣與多元包容皆首屈一指。


「唔好俾個名呃到,實情前衛金屬誌是全華語金屬界其中一個最權威metal網站,不止台灣仲有大量內地人士以神心對待,如果你單純因為『前衛金屬』立即先踩為快,就未免太過膚淺,分分鐘自己被前金間接甚至直接影響過、曾經參考過用過前金內容,自己都唔知道。」


好可惜前金後來因商業污染而倒閉,先留待後表。就算懶上網或者英文唔得,仲搵得到對音樂歷史及文化瘋狂著迷之內地雜誌如《重型音樂》(只限至第六期),所以資料唔係冇,但唔似而家多人/專家日吹夜吹多到你睇唔晒/唔想睇(當然,質與量永遠非相符),想學野冇想像中咁難,只睇你有冇心。讀得文多自然想從讀者「升呢」成作者,就開始寫樂評,並無多少高深理由或大志理想。主因與現今不變,全賴大圍風氣。正如而家,metal咁多年冇人理,點解自從metalcore一紅立即個個話自己係metal友,連之前唔聽metal甚至小metal果班都參與一份?因為四大唱片公司開始谷,做左潮流指標了,當你身邊個個係度講metal(core) metal(core) metal(core),Metal K歌化效應,非常容易就會受到影響做埋專家一份。回到幾年前,因為第一日就睇篇篇幾百幾千字文章,整個界別風氣令你覺得呢門藝術唔係普通MK潮流野應當認真研究,讀及寫洋洋萬字乃十分平常事,自會想成為學者一份子進而開始寫作。的確咁簡單,可以話同Metal K歌化效應道理同出一轍,不過性質、出發點及對其他人至整個音樂界影響,唔使講啦,梗係兩回事。


成日有人問點寫樂評?同樣,好多野都係對得多自然會明白,寫作路向依照個人性格及所讀文獻風格建立。同其他藝術唔同,聲音唔能夠用最直接同最強烈之感官視覺欣賞,音樂難用文字表達,樂評寫法大多不離從樂理及技術角度(逐首逐節)解構,又或用大量非常典雅文字敘述,後者乃內地媒體間非常流行手法,本地代表則 - 遺憾地 - 是《MCB》,不過越玩越過火,有陣時拋一大堆文學式四字詞出黎形容,直到尾你可以完全唔知道隻碟其實係點、係玩乜,經典例子有《重型音樂》某一期寫OPETH《Ghost Reveries》,百零字左右每一個字都令你感受到作者中文修養非常之高,但睇晒成篇文都唔知隻碟質素如何,甚至問寫果位仁兄其實有冇聽過隻碟?睇過太多學到中文多過學到音樂樂評,明白到寫樂評有乜野需要避免:唔好太空泛或模稜兩可。可能因為我受TRHK頭兩代sales BloodKrishna冷爺影響好深,佢地尤其阿冷係我開始聽metal同開始寫metal啟蒙,特別欣賞BloodKrishna種非常市井生活化寫作手法,Reek of Rot係brutal death為主extreme metal網,但誇張得搞笑文筆即使本身唔熟甚至唔聽果種音樂(就如當時的我),當普通文章對街外人都有吸引力,所以寫作上BloodKrishna非常成功;冷爺則較認真研究音樂。二人出發點不盡同,共通之處是有自己一套抵死觸覺,及徹頭徹尾本地意息,後者尤其重要,自己地方文化意識型態不能放棄。


到頭來此本土風格只限於劉Sir自己個網,正式寫d樂評全部文皺皺,又因公事關係。最初寫樂評導火線是冷爺,爛屍金屬網徵網友投稿,當其時Kelly Simonz熱爆迷你論壇(而家可能連引進KS入香港果位網友都遺忘左佢),就幫佢兩隻碟寫左樂評,仲有其他少少如神奇女聲ATROX,玩玩下心態無謂再提,到TRHK第一版網誌開張,主理人是北京死域主持人MF,佢出到聲叫交稿,登上正式音樂網站加有北京人插手即香港以外都會睇到,就好難唔正正經經用書面語寫。非常欣賞內地雜誌編輯同網民份熱情,好多時某個路人甲都可以將一樣野研究深入到你唔信,此種藝術態度我一直學習至今 - 由此不難明白點解我寫作會追隨取向相同但華而不實之台灣前金派,較著重形容同描述音樂型態,而我最愛尋根究底加上業內人士背景,別於其他metal樂評人寫作手法,好多時我會從文化、歷史與市場角度出發。盡量涉及最多可想到之範疇同有幾深入寫幾深入,除左唔想似好多樂評睇完認識只限該隊樂隊甚至該隻碟咁簡單,仲希望一篇評論寫左出黎,過多N年後睇番都唔會後悔 - 當然好難,從最初一篇幾百字,到而家一篇幾千字,覆蓋範圍同深度比較,好多舊文自己都唔收貨,好在大部份仲叫呃到人。從而樂評同文章只有越寫越長,除唔想後悔,另一個原因係其實自己本身中文底唔掂,你睇得多劉Sir樂評,不論文章結構還是措辭用字好易捉到路,詞彙句式來來去去幾個一睇就知好而認,講得好聽係風格,查實乃中文差的美麗誤會。開始認真寫樂評後,除參考前金與大陸,曾經有一段時間嘗試過學習《MCB》,可惜除感到有時候太空泛,自己語文水平實在不足扮野都扮唔到,只好作罷單學習佢深度一套。


「香港(青年)文化有個特點,因為『我』從來是重點,凡事總想帶出是靠自我領悟、自我完成,如非圍內朋友做/講,或講出一點會影響『我』之堅定性,即使彼此間存在一定直接或間接關係,對另方卻往往會作出疏示之舉或盡量簡淺匿名帶出。但我唔會迴避呢類『敏感』題材,可以毫不介意分享與自己有關係之各類人事。」

「劉Sir同TRHK咁多年仍然咁地下、仍然冇乜人識、仍然冇咩人會提及,唔係冇原因的。可能仲有人會記得,劉Sir玩左forum好短時間就淡出,原因之一是差唔多邊個thread佢覆過,邊個thread就會再冇人講野繼而急速沉底,與其玩寸party,倒不如自行收皮算了。」


寫樂評最重要一件事,當然係聽。熟劉Sir朋友都知佢好興講全線,鍾意一隊band佢就會買齊佢所有碟,只要隻碟唔係衰到貼地e.g. METALLICA《(Re)Load》都會俾錢,而每次聽一隊band,會盡量由頭到尾聽晒佢全部碟,而唔會只抽其中幾隻碟幾首歌,當然時間上好難做到,特別出左十幾隻碟d老band。每次寫一篇文,會將接近全部時間投入,寫一兩隻碟算容易啦,快則一兩日慢則一個禮拜起貨,假如係寫一隊band就花精神得多。好似OPETH出到《Damnation》,下定決心寫,成個月95%時間淨係煲OPETH七隻碟,餘下5%時間係寫時諗起其他band想對比或參考先聽其他碟。今次寫KATATONIA一樣,要寫新碟,半個幾月只聽KATATONIA全線十四隻連EP汁都撈埋,因為出碟遇著成年返工最忙屋企又最多事發生果期(呢個時候聽同寫KATATONIA真應景呀),比原定日子遲左好多先寫好。死聽爛聽之餘,亦會參考好多史料,好似樂隊歷史、出隻碟果排樂隊同大圍發生咩事、當時市場潮流同音樂發展趨勢係點、對自己後來同其他人有乜影響,所以劉Sird樂評比其他人唔同同詳細得多。


TRHK工作之外,另一往後堅持用書面語寫正式樂評包括metal與非metal原因,係我亦相信自己文章可以去到更遠,一開始已經展望海外同神洲,後來亦證實只以香港作目標的話,為滿足香港市場寫冇錯好輕易就可以為你帶來大量虛榮,但要踏出香港才夠價值同意思,自己第一篇認真之作《Time Requiem》,已經俾台灣一間label借用做OBI,其後更多樂評未算成熟都廣獲內地及台灣網站轉載,可以憑講一種小眾音樂講到大陸台灣好多人知道呢個藉藉無名香港人甚至搵上門,跟住寫到跨界乜都有份唔止限於metal,而且台灣最頂尖網上metal資料集合點前衛金屬誌,會由劉Sir呢個香港人擔任極端金屬版版主,我諗呢種成就冇幾多香港人,特別而家forum同Facebook等地方灌水朋友能夠達到,同時比好多人成就得早、成就得快。因為香港地根本冇競爭對手,尤其之後。睇番諗番,其實好灰。


由2002年開始寫,好多人見劉Sir寫左咁多年、寫左咁多文章,往往以為佢「撈得好好」,實情楚係正正相反,香港人一有著數立即死抽水爛抽水,如果寫樂評、講音樂真係咁多著數,劉Sir又點會成為香港末代metal樂評人之一,咁多年黎差唔多冇其他人做同一樣野?原因就係,根本冇野可以撈。甚至唔撈仲著數過撈。我可以一次過話晒你聽,解答晒咁多年黎咁多朋友的錯誤想法。


最平常觀念,寫樂評有免費碟聽,而且可以比其他人聽得早,寫完仲有錢收。其他音樂可能係,流行音樂可能係。可惜一定冇metal份,冇劉Sir份。好坦白講,我由第一篇樂評起,咁多年黎,基本上寫過全部碟都係正式出版後先有得寫,而且唔係免費。大致營運如此:一隻碟出前一至兩個月,唱片公司會將試聽辦寄俾其他label、評論網站同樂評人,等佢地可以事前吹定水,隻碟出時做定個勢/潮谷銷量。好可惜我做TRHK咁多年,好聽d係C.E.O.,實情只是個掌櫃,冇錯TRHK每月每日都收到好多外國大公司寄辦同細band demo,但通通唔經我手,到隻碟出左隻辦先可能一齊落舖頭,到果陣至有得聽,而且可能二三十隻新碟只得一隻有辦,其他想聽一係自己買,一係上band網或MySpace。換言之做TRHK、做metal label 咁多年 ,其實作為員工的劉Sir同任何時間走入TRHK的顧客性質上沒有分別:可以比其他人早聽到新碟、可以碟出之前聽到晒成隻,多年來冇幾多次。再者,我寫左咁多年、寫過咁多樂評,真係諗唔到有邊一隻碟係免費收辦寫。講到唔使再講,香港地辦音樂永冇賺甚至回本呢回事,indie metal更加要貼錢幫手做音樂,以前仲有好多兼職員工大家輪流睇舖時,全部出糧都係出碟,基本上未有人試過出現金,因為大家都知獨立音樂同underground metal生意難做,所以TRHK聽咁多碟,一係買返屋企寫,一係寫完「出糧」拎番屋企,而坐舖頭時聽完寫埋果d...咪講過幫TRHK睇舖同貼紙打工冇分別?換言之點都要自己俾錢買碟或貼錢加時間寫樂評。而且我由TRHK初開到成班人一齊睇到孤軍作戰到退休,我買碟同所有人一樣,TRHK價錢係點個折係點,我係一模一樣冇員工價職員折扣之類。最「免費」者,係想寫某隊band某隻碟,身邊有朋友有就問佢借,我寫過咁多melodic death,唔少係Henry哥慷慨借出先寫到。


戲肉而家先到。後來結識到《打口》,頭幾期睇完本書見到有寫錯打錯,捉晒出黎email俾編輯部,跟住就被邀請成客席編輯了(噉樣臭寸地搵工法,都算經典卦?呵呵)。我主要寫作,係2004年四翼天使演唱會後訪問Power Metal簡介部份(睇落簡單,但當時全香港冇幾多人寫得出),同埋VELVET REVOLVER《Contraband》,而篇《Contraband》我係自己特登買隻碟返黎寫。除外仲有一篇Lemmy訪問負責做翻譯。最初傾寫稿時其實對方有開價,在我黎講個offer好高(唔識行家所以冇比較過,會話好高因為當時我仲另外做緊四份兼職,呢份出手唔止闊綽,更加係我遇過人工最高一份兼職),但睇左《打口》幾期,都知道佢地既indie唔晒又唔夠pop路線難做,結果寫左幾篇稿全部唔收佢地錢。睇左咁耐,覺得好戇居?燒錢燒熱誠就是全世界indie景況,站在一個普羅香港人角度睇,indie永遠是戇居的,貼錢買難受為乜?如果你可以唔使蝕錢蝕時間加冇俾人笑的話,應該唔係徘徊indie界,應該已經pop左紅左潮左「成功」左。


「咪話唔好學劉Sir唔download囉。而家好多時label sample未出街、樂評人都未有得聽,各大專家已經種種途徑download晒『聽到悶』,甚至搵埋N個唔同製作版本,做label人士如我都做唔到。你話做專家幾威仲咁認真支持音樂為乜?又要覆灼講過無數次個笑話了。


你話好多碟要買左先有得寫嗟,劉Sir「咁出名」,總會有樂隊專誠俾碟你寫卦?呢樣野亦好多人問過。答案,當然又係冇。客觀環境,外國band寄demo寄碟,係寄俾TRHK,我只管對內即本地部門,所以無緣;本地,你數數咁多年黎有幾多隊metal band出過碟?而香港metal band普遍心態係一做就要做到國際知名,搵人寫都搵大陸同外國啦,劉Sir香港路人甲算老幾?「香港band」、「香港metal」對好多海外人士黎講,仍存在一種非常具魅力的novelty,包括中國內地,對好多香港人亦是 - 非常非常老實,而家咁多香港樂隊咁多人會支持,未必一定因為佢地玩得好,而是一份地方意識,假如將首歌拎出黎獨立播,唔講你知係香港band玩,你覺得班追星追名香港人仲有幾多個仍然會話隊band玩得好、首歌好聽,仍會如原來咁追捧?呢個現象我睇得比任何人都透徹。亦因清晰視野只從綜合角度出發,此份novelty在劉Sir黎講冇多少作用,或多或少會有印象分,但一定唔會似其他地方因為「來自香港的罕有作品」心態而大幅加分好易給予好評,寫樂評我會盡量隱惡揚善,香港人從來好野幾多唔會理但少少衰野就針到你死,只好盡量平衡優劣兩邊評論盡量客觀,不過對於香港樂隊我會比較執著,只有直接客觀講出好壞所有,先能夠幫到香港音樂同樂隊不斷進步。只不過寫者如是想,演者又豈會茍同?局外人好易察覺到,好多時band友都是rock star心態,即係我玩音樂我係地下你就要支持,當你話「唔得」,即使批評有理,都係唔支持樂隊、都係歧視本地獨立音樂。唔止我講,好多人同band都身先士卒過。部份香港樂隊自己亦非常清楚明白。所以本地有能手唔會搵,直接聯絡外地評論人有利得多,除外國月亮特別圓「嘩外國網都寫呢隻香港碟喎!」提過之novelty效應好易令評論正面化,再者,即使俾人劣評,都未必咁容易俾人發現啦,扮篇文唔存在咪得囉。但俾著劉Sir寫,不論寫得好定差(我唔知「會客觀指出弊端」屬唔屬於差),一定會大把人知道、非常容易搵到,另一方面迴響一定冇邊個大陸編輯邊個歐洲網站寫你隻碟咁大、咁易拎黎宣傳。你會點揀?所以劉Sir至今執筆八年,從未有任何一隊本地metal band出碟之後,會特別叫劉Sir評論。假如隻碟會經我手例如多年前《Irresistible Hearts》(希望我將metalcore的佢地當melodic death咁寫冇得罪到佢地),我有能力都會幫手寫作推廣,但隻碟一樣俾錢買,因為即使有辦,隻辦都係俾TRHK,而唔係俾劉Sir;EVOCATION《Take Your Soul》係《re:spect》叫我幫手寫,但都只俾MP3,篇樂評寫完我冇錢收,隻碟一樣要我自己出錢買,又是個貼錢打工個案。加上香港metal界非常「獨特」(我唔想用到「病態」去形容),TRHK這家香港label的存在意義,就是給香港的「真正metal友」們anti-label,你知香港好多人好多band從來覺得搞圈子政治比認真做音樂更重要、更得人心(事實上呢個世界的確用政治方法上位比憑實力容易得多丫冇計),熟悉香港metal界政治氣候者完全唔需要多解釋已明白晒。真係有興趣知,可以重溫劉Sir退休新聞稿 a.k.a.《Mein Teil》,特別後半篇


直到今次,多得冷爺,俾我一嘗擔任(疑似)專業樂評人。話說冷爺間label做緊KATATONIA新碟《Night is the New Day》,需要搵人評論/介紹,就搵左劉Sir。隻碟十一月頭出,我十月中已經收到隻碟,唔止係特別版digibook而非普通紙套或打窿sample,仲要速遞去我公司俾我,簡直感激流涕。


「寫左八年,終於第一次感到自己正式成為樂評人出頭了。」


不過公司擺展覽全年最忙就係十月,果排屋企隻狗同老豆都有事,結果隻碟出左兩個禮拜之後先交到稿。原意是作為專輯宣傳稿,有傳媒或雜誌會用會登就銷到隻碟,結果當然係冇啦,雖佢地種音樂同好多香港人聽開類型同氣氛非常相似,咁歐洲要推廣難度比好多野低,可惜,第一件事:KATAONIA,咩料?老幾?歐洲地道灰暗加地下得黎夠主流又如何?唔好話自己係metal band,再經四大名義出碟至出聲唔該。此下場早就預左,篇文即使一早出街亦唔會有乜野麻煩,甚至更好。換著以前我會,可能而家好多野已經睇化晒,做果行厭果行,見得太多話支持地下但永遠只聽明星同潮band的香港人,我係好憎好憎hype,例子自己上Facebook上forum大把,一隊band一隻碟一種音樂,點解一定要到網上有人講先至肯聽、可以聽?厭惡到一個程度,我後來直頭唔想hype metal,當一樣野同metal有關,人地講時我識講或想講都唔講,冇人講或者個個講晒先講番,就如今次KATATONIA,咁紅仲有新碟,點會唔大把人講?就等到隔足幾個月(其實,過左半個月已經可以了,你知香港人幾緊貼潮流)先放上網。咪當係我落伍、當我抽人水囉,香港metal界浪蕩多時,早已做慣醜人。不過劉Sir其中一樣成就,係佢每次出親聲,遲過晒所有人都好,冇人敢話佢跟唔上冇料到抽人水。詳情又要睇番以前佢仲有玩forum果陣。


唔想hype之餘,文化亦唔同了。又即提過之大圍風氣。有趣在同期一代metal友,冇幾多個未試過寫甚至未寫過樂評,因為日對夜對各類深度文獻,從深化中來自然會從深化中去,加上風氣是人人都聽完就寫出黎分享,睇得多就會嘗試落手,一黎就實幹唔需要問「點樣寫」,而且大家都處於摸索階段,即使寫得唔好都唔會似而家淪為別人恥笑對象。副產物是大量本地metal網同評論文章。之前提過所有人名,通通都有上網寫過樂評、都有整過metal網,另有前無提過之遺珠,如當其時全香港聽metal最深女性夜美姐個網,同Kimi華麗金屬網。Rock爺都搞過幾個網站介紹power metal名作,鮮為人知卻影響左唔少香港人進入metal。而家...數數幾多年冇出現過新香港metal網?唔係圍威喂大家吹吹水講下呢排乜野最潮果種,而真係同你解構metal音樂與文化、介紹樂隊與作品果種資訊點。之前提到過咁多個網屬於第一二代,但同時亦是最後一代,自己對上一篇metal樂評已經係2008年頭INTO ETERNITY《The Scattering of Ashes》,之前已經少新作,但上線三百幾篇樂評到今時今日仍是香港最大型metal評論集中地,劉Sir停筆多年仍是香港metal界寫作最多樂評人,後無來者之灰,的確只有第一二代先體會到。


平台發達,係令香港metal網至整個群體急速衰落致命傷。以前上網真係乜野都冇,你想開個網站,免費空間得Geocities、Tripods之類又細又廢,仲要自己整好HTML file send上去,整一個網超級花時間,debug更是麻煩,但正因需要咁多心血,只有真正有心推廣音樂班人至會開網站,純粹想型上forum講句「我聽CHILDREN OF BODOM」就乜都有,唔需要搞咁多野。開親網頁一班唔係為型,而是無私推動、宣揚自己鍾意種音樂,音樂類型、樂隊歷史、專輯介紹無不深入詳盡。而家,仲使乜咁麻煩呀?大量xanga blog整個介面set好晒你只需要打字入去就夠,連xanga blog都懶開,Facebook介面更簡單,亦更快更易講俾全世界知。不過平台方便左,到頭來內容反而空泛左片面左,因為實在太容易就可以發言,當堂個個覺得自己都係高手、係專家。再請來一位台灣朋友憶述08年前金關站之哀。當年前金死因有二。一乃商業機構搶人地盤搞圈子、賣廣告(應該仲有人記得當年劉Sir點樣踩去人地台灣forum每晚五千幾字罵戰呵呵),二即乃此平台原因:當人人都可以做網主,濫了,就再無多少推動意義,只不過冇人覺得發達左等於進步左。上blog上Facebook,間歇或密集寫幾句唔到點介紹加多個MV就叫做分享,但只營造一股到明星文化,hype某個單位,同最重要hype自己,老實講Facebook真係好易睇到好多人其實想做到星,多過做到音樂人。


「請容我呢個metal友唱番首王菀之。『懷念技術低,創意高的向後站』。Geocities萬歲。」


發達不等同進步另一例證,係而家香港整體音樂態度隨便利平台特別Facebook流行,變質劣況日趨嚴重。當本地論壇metal討論進入專家當道時代,文章內容之寬度與深度變得不再重要,甚至越短越淺越好,Facebook講求更快更簡,再將此種思維扭曲至極致。其實forum間唔中都會有人貼樂評,部份我覺得甚至有心寫得好,只不過反應有幾冷淡得幾冷淡,回覆甚至閱讀人數遠遠不及各大「近排有乜聽」主題,更甚是一見你寫樂評就話你「抄外國」、「扮識野」,《K.M.C.9 Jennifer Batten》後記已有討論過此單打問題,大陸人台灣人寫評論甚至明抄外國文章可以,香港人就寫親都有錯。再進一步,我見過有人甚至話「唔應該寫/睇碟評」因為「音樂係靠自己感覺」,forum Facebook講「近來呢隊band/呢隻碟/呢首歌點樣正要聽」就會讚甚至自己一齊做,做成潮流是對、評論是錯異況,換言之只需要出名同有人講就夠,會聽/買的唔需要睇樂評、需要睇樂評的唔會聽/買,講得出「唔應該寫/睇碟評」,好多都屬此類,疑惑在此種心態正好與同時提倡之「音樂係靠自己感覺」相反。長期扭曲導致本地評論式微,留神會留意到,寫到而家我未用過「碟評」一字,因為如今連碟評呢種正常文章、學術性討論都可以被打壓成異端,樂評是較政治正確用詞,而且我敢講自己文章已超越一隻碟之規範,真正宏觀評論音樂,樂評之說更適合自己。當連認真講音樂都有問題甚或有罪,隨隨便便就有虛榮冇錢收,同花錢花力但冇榮虛亦冇錢收,你揀邊樣?明點解而家冇晒metal網、冇晒人寫碟評啦。同點解而家上香港各大網站,有關metal之「討論」皆只見專家同娛樂頭條式分享啦。


睇過一個外國網十分鍾意,個網主識好多好多好多野,包羅萬有乜類型都曉果種又通歷史精文化,當metal界出現盲目追捧或商業變質,就會以嘲諷潮流仔態度講解今期流行,好似「成日大大聲話自己聽KoRn,噉你知唔知nu-metal點黎呀?拿今堂我同你講hip-hop!」「metalcore metalcore metalcore,metalcore乜叉呀你?你知唔知真係core果班同你比高幾多班呀?」佢d文真係學到野,明白一種音樂來龍去脈成因後理同其他文化,方便你睇完能夠立即投身最新潮流而唔會俾人笑,只不過佢文章理應適合MK仔皆因夠雞精,佢地卻會邊睇邊小「做乜話我乜乜乜」繼而收皮,真係聽音樂果班睇得寧捨高興。我自己非常想到同一樣野,奈何根本做黎都冇意思,香港metal風氣已經去到一個文字內容唔需要亦唔應該多程度,即使真係寫,根本唔會有人理或改變到乜野,你睇劉Sir寫左咁多年,實際上有幾多人會睇改變左幾多?主要讀者群會來自其他華人地區而非香港,咪話唔灰。始終有團火想繼續寫樂評(我會盡量避免用「碟評」二字),可能會重整舊文,DARK ANGEL作為我最愛thrash metal band,其實一早寫左佢地全線,甚至DECAPITATED特集兩年前已經寫好,不過同其他好多樂評存貨一樣,寫好多年仍未見光,冇計幾年前未有而家咁墮落都唔想出街,而家篇文長少少認真少少都俾人鬧,更加唔想出啦。香港又只容納得到極度浮誇譁眾取寵同具相當商業潛意識文章,而我屬於前金派從來唔會噉做(呢個可能係TRHK生意一直只跌不上之原因,呵呵),想再寫的確要諗諗。但計劃唔係冇。


作為2008全年回顧之《2008 Retrophrenia》,早計劃好從中文流行講到典型金屬,再進入極端金屬,然後到08年度metal文化大小事,最後到好多人想我講好耐之「撞show」作結,每星期出一篇文,出晒應該剛剛好到《2009 Retrophrenia》接軌,十分周詳。但時間加大量因素,過左頭幾回就休止了。此文算是一個概括。上面分左咁多段,其實每一兩段就係《2008 Retrophrenia》文化回顧部份一個主題,就連自己寫作歷史即此文都係其一,「前前金」、「前金落」與「後前金」時期,香港與台灣兩地整個文化潮流轉向,更是回顧中一個大題目主要部份。呢d野你搵勻全中港台都冇人會講會寫。唔敢講《2008 Retrophrenia》埋唔埋到尾(其實存稿已有不少),今次冷爺令好多內容提早出街,否則好多野分分鐘到我放棄metal都冇人睇到。進入2010,《Retrophrenia》系列已難完整,有點遺憾。不過,寫出癮來。


「我有興趣重整『每週一唱片大行動』。」




10/3/2010 WED

香港藝術節2010
薩頂頂演唱會準備篇之始

《萬物生》



薩頂頂香港演唱會2010詳情:
http://www.hk.artsfestival.org/tc/prog/6/




12/3/2010 FRI

近來真係好鬼唔得閒。踏入三月,班鬼佬開始黎中國傾生意,我今日禮拜五加下星期一都要上工廠招呼同一個客人真多野搞,今日收工前冇乜特別,都係七點幾搭船上廠,同個客吹完水食飯訓覺,訓醒工廠跟多陣野三點幾就走人。理論上三點半落車去到碼頭,我已經放左工了。所以我成日鍾意返工廠,雖然要好叉早六點幾起身,但朝六晚六中間起碼有五個鐘頭係訓覺,加多一個鐘食飯,加多兩個幾鐘頭搭車同其他無聊野,你計下真正叫返工有幾多個鐘?而且基本上一定準時六點尖沙咀中港城落船,返屋企唔太晏行街又可以,


「拿噉先叫做返工呀!」


唔包括今日。劉Sir出晒名地獄黑仔王,去邊度衰邊度群邊個死邊個。三點半落車,排一陣隊買到飛,果時都冇乜野。係坐低個零字之後,擰一擰轉頭,係正我左手邊個大螢幕寫住:


「澳雪。」


今日本身非常大霧,冇諗過會大到連船都開唔到。差三個字嗟,唔係噉都唔俾我上埋班船丫嘛?一貫大陸官僚作風,完全唔講野播個啟示大家睇就算,今日仲要撞正有幾個旅行團班班船都坐二百幾人,全場特別導遊們問職員到底咩情況,問足個幾鐘係唔話你知吹咩。本來六點仲有船,到五點十都冇聲氣,相信收得皮了,我手機又冇漫遊,要柒到去士多借電話,即時坐地起價一蚊打一次,都要豪架啦唔係點叫工廠派車接我去搭巴士?一咳線,五點十一碼頭就宣佈六點尾班船都取消。唔到最後一刻都唔話你知到底咩情況,玩死晒全場。幾百人冇船搭咁大單野,你覺得官方反應係點?梗係立即放工啦!我睇過時間表,個碼頭全日只得五來五回十班船咁大把,而碼頭加海關人手唔多但絕對充裕到爆(個碼頭同海關大樓,單主樓一棟野都可以所有職員包括掃地阿姐一人一間大房之後仲有大把吉房剩出黎,未計另外一棟「行政大樓」,地方政府真闊綽呀),冇旅行團日子一班船可以得二三十人個個得閒到死,特別賣飛兩個姐姐全日得五程船開船前半個鐘先叫有野做其他時間係一人一部機上網上網上網,今日噉樣一班船過到百人叫好旺的了,黎呢度做簡直優差呀。不過一出現呢d突發事件,本來香港過黎尾班船八點幾先到即係八點半九點至放得工,今日有得早收兩個幾鐘喎!仲咁得閒留低睇你點死咩早走早著啦!海事署一公佈全日航班取消,門口立即企滿所有碼頭職員同海關,仲快過冇船搭要散水的各位乘客。叫佢地幫拖?指番你入去詢問處個姐姐,全場得佢一個仲有心做野幫大家解決問題,勁多人靠佢幫手租酒店房問邊度有車,唔係有佢四點加六點兩班船幾百人真係唔叉知點算。大陸就是這樣。


等工廠司機到時同個姐姐搭搭嗲,佢話來自海關的路邊社消息,唔止停船,就連唯一直通巴出到深圳條大橋都會封埋,而尾班火車八點開我六點至去買飛應該冇行,換言之一場大霧封晒我水路陸路想返香港都返唔到。又要豪多一蚊俾間士多,叫個司機直頭送我返工廠過晚夜算。好多人唔鍾意大陸過夜,大陸乜都可以發生喎大佬,而且無端白事蝕足一日一夜又冇補水,沖涼刷牙又麻煩,幾夜都好梗係返香港好過啦!我反而希望訓工廠。首先跟工廠老細去食飯實有大把好野食又唔使自己俾錢,返到廠我老細工廠個單位我玩晒,自從上年中山展一個人霸晒成間屋怒睇電視,真係好懷念大陸d電視節目呀,再者過完年我屋企己經冇得再睇大陸台灰爆!其他濕碎野老細一定會安排好晒我直頭似住酒店咁合皮全無顧慮,而且我本身第二朝係長週,我睇過有十點船返香港,我聽朝可以訓到八點幾起身黐早餐,去碼頭上船再訓,十二點就放得工啦仲可以搏慒早走!六點半司機趕到,佢話大霧到橋都封埋的話應該好嚴重,照計得一條橋咁重要政府都唔敢亂咁話封就封,返工廠前搏一舖飛車去直通巴站。其實得番半個鐘已經唔多夠時間,加上大霧大雨停船搞到勁多車,好在手車夠辣,去到賣飛阿姐話車照開不過要遲開,又好彩佢遲開車我先趕得切買飛。今晚冇得訓工廠,我都唔知好彩定係唔好彩。


既是地獄黑仔王,當然係唔好彩。買左飛先七點過少少,話最少要等四個字,見架車未開,車站旁邊勁多野食,去掃掃街先。好多港式魚蛋檔,不過價錢亦同香港一樣即係食唔起,大家都五蚊但呢度係五蚊人民幣喎,但口痕頂唔順,灰地食左五蚊四個完全冇咖哩味的咖哩角(可能是冇餡得塊皮的山寨版)。好在有檔賣燒餅正,同去上海舖買d紅豆餅差唔多size,不過大把味揀同一個兩蚊兩個半地道小食反而全場最平,加上香港冇乜機會食同真係好好食,就掃番兩三個當晚餐了。掃完街架車仲未開,搵張凳坐低慢慢等啦,咦搭五喇喎人又冇司機又冇乜動靜都冇唔對路,立即搵阿姐問問:


「下?開左車啦!你冇上咩?」

「點會呀?我坐係個站等左幾個字,乜都冇喎!」

「總之就開左啦!」


吹脹。好在尾班車係八點。唔係,又唔知要豪幾多個一蚊搵士多借電話了。咁夜仲要分分鐘冇人出黎接我返工廠要訓街添。終於八點俾我上到全日最後一班直通巴,因為天氣咁差冇封橋d車都行慢d,冇船搭又自然大把人同我一樣要搭車,塞車塞到我訓完又醒醒完繼續訓架車好似都冇乜郁過。所以我從來唔鍾意搭車。就算平時交通較正常都好難避免唔塞,有時可能過左關返到香港冇咁多車可以飛快少少搶番時間,但基本上塞塞車再兜兜路,要預三個鐘先返到去太子總站,中間仲要麻煩地搬晒行李落車行過關,深圳叫好d因為兩地關卡一齊,皇崗過就灰喇,大陸同海關分開兩度即係要上上落落兩次,而且你快都冇用車過關多數慢過人,你過完去埋廁所出黎可能佢仲同班關員打緊牙較。


終於十點十一成功抵步太子。講都唔信,就係咁蹺:



一落車就係了,Metal Bar。唔好開心住。據一星期落街劈五晚的線人長沙灣市長二寶樂視察過後匯報,名叫Metal,實際上間野同metal係完全冇關係的,即係如果你諗住入去點番首《Fucking Hostile》,只會被人fucking hostile地對待。隔籬街我就有巴士搭番去九龍城走番屋企。中途仲遇到差人捉亡命van,即係差人有便衣,原來警衣都有便衣,當架小巴亡命ing,架私家車車頂前端有隱藏式車燈怒閃藍光,跟住差佬開咪叫個小巴司機停車,車尾有個LED燈開著大大隻字提你我係POLICE記得開慢d。我第一次見呢d野,不過柒在架警衣係便衣時,入面兩個差人係著晒交通警裝的...本來想影張相,但差佬甲周緊個小巴司機時,差佬乙係架車旁邊守住,影相太揚了仲要事發地點行幾步就係警處咁方便,早d返屋企算數啦。


結果,十一點半終於歸家了。用左八個鐘。嗟。好耐?其實好正常。回想四年半前剛入黎呢間公司做,第一次上廠係九月三十,國慶前夕加上同一條橋炒貨櫃車真正封橋坐車五點坐到差唔多一點,第一次返大陸都係用左八個鐘返屋企。嗟。自此,我公司所有人包括老細,冇一個敢同劉Sir一齊返大陸。真係冇幾多次試過完全平安無事。


另一得著是寫左好多。成日等船等車坐車都係坐,拎部電話出黎篤篤篤,篤左半篇樂評。聽落好少,需知劉Sir一篇評論係三四千字,用部電話手寫輸入法,加搭緊巴士震震震,都撩到千幾字出黎,若非真係無聊同得閒成噉都成唔到事呀。俾我噉樣黑仔多幾鑊,重整「每週一唱片大行動」就肯定有望了。




15/3/2010 MON

近來好鬼忙,本來今日冇諗住寫野。但係有單野真係唔寫唔得。


今朝五點幾就起左身。近來成日走黎走去,有個大客黎睇廠,上星期五個靚先黎睇定環境,今日正場成隊人蒲頭,仲要九點鐘開會。就算我搭最早一班船都要十點先到工廠,又唔會咁偉大為個客專登早一日上廠訓(所以劉Sir間公司咪冇單囉,養著呢d冗員),就要勞煩老細一朝早起身做我司機,只有自己飛車上去先可以九點到。但大前提係要趕六點半頭班車七點同佢會合出發,要咁早有鑑劉Sir鑊鑊返大陸實一波七折,廢事又有意外預鬆d時間好過。雖則其實冇乜可以預。好耐之前有次又係噉有個客約晨咁早上廠,老細六點幾就開車,點知去到皇崗先發現原來七點至開關,兩條友關口前面坐幾個字等開閘,超戇居。今日除左近幾年其中一次最早開車返大陸,仲破左最早即日來回紀錄:七點開車、九點到工廠,傾左個幾鐘個客就走人,再同工廠跟少少野,十一點幾老細就話開車走人。初頭仲諗住可以工廠食個靚飯再訓個幾鐘覺三點幾先開車返香港,而家一點半就返到,唔止我自己,連公司其他人都唔信我今日返(過)大陸。而咁早返最灰就係要立即跟番朝早開會大壇野,一點半上到公司立即食住食住飯趕文件,趕頭趕命先好彩五點十一做完唔使OT。不過,其實仲有一份完全唔理留番聽日做,先可以準時放工。劉Sir係咁頹架啦。


不過寫唔係因為呢單野。放工過油麻地,今晚同白告睇《拆彈雄心》。一套完全唔覺得香港人會鍾意睇的得獎電影、最佳電影。好多人話套戲勁大美國,又話好反戰好政治,我睇到尾都完全睇唔出,只覺得後半段無緣無故主角不知邏輯地神化,班靚又跟佢一齊癲,而成個軍營又好似佢地鍾意點就點完全唔冇皇管,越睇越覺敗筆。所以其實我應該睇《錦衣衛》(係睇多次,我覺得正睇完十分滿意,可能因為好似《Mortal Kombat》呵呵)。只有話拍出黎個feel鍾意,幾個慢鏡同sniper果段,動作戲文戲又平衡得到夾冇悶場。加soundtrack激正。原創配樂玩低調同飄已經正。都未夠插曲,metal metal metal。即時做做專家上網睇睇,原來選曲揀左


MINISTRY。相信冇任何一隊band比佢地更適合伊戰電影。雖則片尾我最初以為係EKTORMORF,同套戲主題亦即主角個theme,應該係《Welcome Home (Sanitarium)》,歌詞其中一個詮釋,就同戲中主角一樣。當然《Disposable Heroes》亦唔少得。」


但,亦唔係寫呢樣。(...)係睇完戲兩條友行番出廟街食煲仔飯。食食下,門口無端端勁大班人加勁嘈,原來有個阿叔「飲大左」(但都幾清醒)當街撩人,俾佢撩果個「係律師黎」(雖然外型言行舉止都唔似律師),跟住越搞越大,勁多人連阿叉鬼佬都圍埋去睇,到差佬到場兇個阿叔,阿叔肴底又唔肯認衰差佬在場照爆粗小個律師,到差佬出到聲話要拉佢先肯收歛,又要死撐陰d陰d小人,個律師見自己有差佬照梗唔怕佢啦,大家繼續口角到最後阿叔終於忍唔住出手,噉就笨實了兩個差佬企正側邊加成街幾十人望住先黎郁手,證據確鑿兩個差佬立即壓佢落地再落孖葉。其實案發地點行一個字唔使就係油麻地警局,兩個差佬即場押佢返差館就一了百了,不過規矩上要出車接犯,成個街口塞左幾十人鬼睇熱鬧,兩三個字至派到架警車到場拉人,仲要夾埋差唔多十個差人大陣仗到爆,警車走左留低四五個差佬善後驅散人群,平時捉賊都唔見一次咁多差人出現呀,證明今晚差館幾清閒小小事都可以派成隊人出黎。可惜部電話冇電影唔到相拍唔到片,差佬點樣一野反鎖阿叔對手再扳低佢落地下,同警車點樣到場接收犯人再清場,過程我全部目擊晒架。可惜呀。唔係仲食緊飯,有衝動跟埋去差館,相信即場行過去,都可以早過架警車到差館最少一個字(都幾戇居),除左想知道單野最後點收科,阿叔會點律師又會點?最想知,其實個自稱律師的律師,係咪真係律師黎?如果去到差館先篤爆原來佢係9up大個阿叔,又會點差佬會點入佢?




17/3/2010 WED

香港藝術節2010
薩頂頂演唱會準備篇之結

《天地合》



薩頂頂香港演唱會2010詳情:
http://www.hk.artsfestival.org/tc/prog/6/




19/3/2010 FRI

復仇!


其實好早已經知道香港摔角總會存在,亦成日俾人叫去睇港摔,因為好多港摔選手都係rock友metal友,可惜一直冇時間,要睇舖嘛之前想分身都難。一路發展,由租運動場幾塊墊舖地就打,到上工廈起埋擂台,亦同專業摔角一樣有晒角色劇情,09年底終於睇第一場。事後聽番港摔人士形容,果場正正係佢地史上最成功、最好睇之一。重點賽事係鬍鬚女鬥積遜萊斯。



積遜萊斯係TRHK常客,我導佢metal,佢導番我港摔。而鬍鬚女一望就知係香港摔角總會台柱。去band show你實見過佢,著裙戴bra紮辮衝入mosh pit撞到爆個鬼仔咪佢囉,自己有隊screamo band叫野紅罌。


「佢唔係打摔角先著女人衫,平時連返工行街都男穿女裝,點知自己夾band反而咁『正經』。」


後來先知原來港摔都有佢份仲要玩到好喪,身形咁魁梧,仲要係跆拳高手,加埋噉裝扮加喪爆台風,你可以話港摔號召力最少一半歸功於佢,有佢出場觀眾反應同人數真係有大分別。香港人對外國人,體型體質已經冇得鬥啦,不過劇情所需,點睇都贏硬的鬍鬚女差唔多次次出場都輸。


「所以,咪要復仇囉。」


20/3星期六晚火炭上演鬍鬚女復仇戰,講到明佢做主角就一定精彩大把好戲睇。我就去唔到,因為一早買左飛睇薩頂頂。只有係度吹吹水。今場錯過左,四月仲有一場會打得仲激,可惜聽聞會更激因為有可能成為結幕戰,都幾灰。四月事四月先算,而家襯鬍鬚女復仇戰前,先重溫一下《東張西望》港摔訪問。



話說好奇,問:

「《東張西望》咁多女,訪問你地時咪好開心?」

「...OK啦。」

睇完,就明白點解佢地語氣中帶點灰了。


「四月大結局打到仆街果場,叫無記黎多次啦喂!我要Katy!」




21/3/2010 SUN

「放假兩天。oh yeah。」


琴日晏晝出街時左腳拗柴,邊度點樣拗無謂再提諗起都灰。不過做緊正經野加夜晚要睇薩頂頂,加隻腳腫晒但仲見行到路就冇理到死頂,到今朝起身開始唔多掂,先至肯去睇醫生。


成世人第一次手腳有事,同成世人第一次睇跌打。阿姐話而家瘀血積到落腳趾所以腳爭腳眼位成個網球咁大,如果一拗立即去睇敷晚藥而家可能已經冇乜野行得番,拖左成日至睇分分鐘手尾長(抵死!)。因為之前未試過,阿姐又唔出聲,一野的起隻腳係噉扭係噉捽,兩個幾字痛到仆街,包埋藥隻腳已經僵到扭少少都痛,琴日行到《英雄本色》噉算好,睇完跌打隻腳包住晒要四分一步四分一步噉走,過馬路仲要行快少少先趕得切剛剛好轉燈前行到對面岸。最大鑊我住唐樓,出親門口要上落幾層樓梯,嘩大佬返工放工點算?拿拿臨叫個醫師同我張病假字寫盡佢,討價還價最後肯寫兩日,照殺。兩日唔使出街,正,大把時間寫野同打Diablo。(...)


「灰在三月底四月頭係日頭返工最忙、夜晚最多戲最多show睇兩個禮拜。而家癱左,點鬼算?」




22/3/2010 MON

跛豪生活第一天。拗柴斷腳加遲左日去睇,跌打醫師話腳爭傷到落腳趾,只傷左腳主要傷筋,痛但仲行到企到心理上唔算好大件事...卦。照計應該冇傷到骨,所以跌打阿姐問照唔照X光,死都話唔照,大佬我死都唔制打石膏呀而家包住隻腳已經咁麻煩,照完話骨有事打埋石膏點算我屋企仲要冇電梯!沖涼又麻煩,同一熱番仲咁大舊石膏就辛很苦!本來見呢個幾禮拜行動唔方便,想問阿姐借對拐杖,因為睇佢前行路果陣就好似《英雄本色》Mark哥抹車果幕戲,隻左腳要拖住拖住噉行,冇印象唔緊要黎緊電影節有得重溫。即係我冇周潤發咁型出街噉行只會俾人笑,加番枝or對拐杖行街會順眼番d,不過阿姐明顯知道俾得我會拎去玩多過拎黎行路用,死都唔制。頂,初頭我諗住問佢出架輪椅架!仲要電動果張!傷左隻腳好多野唔方便,我訓上格床要爬幾級樓梯,而家噉情況唔訓客廳梳化都唔得啦。左腳踵到平腳掌平放地下時腳趾掂唔到地下,又呃唔到拐杖同輪椅,最有效最迅速亦最唔會痛的移動方法係跳飛機。不過每次老母見到我噉跳住黎行就會狂小,差在未去到屌老母地步。


醫師勒令最少屋企放兩日假,我是無任歡迎的。不過所謂放病假唔代表可以完全乜都唔使做由朝打機打到尾,家陣科技咁先進,老闆返公司第一件事開左你部機先,之後自己上網遙控番公司做野唔該,所以請假唔請假分別其實唔多大,甚至仲灰,明明唔係返工日子都要做野喎係咪戇居先,而且呢兩個禮拜公司好多野做,我寧願返公司好過,隔空遙控已經慢,老細工廠加客又大把電話,而家先返唔到公司其實仲死。好在御宅有御宅的好處。返左咁多年工,老細有樣野已經從頂唔順到睇化晒,就係遲到,唔遲番一兩個字果日,我都唔叫做真正返工。今日玩蘇豪直頭冇所謂遲定早,星期一必開例會,公司冇十點都未正式開工工廠更加唔止,好似我今日十二點幾先起身都冇問題,而工廠十二點放食飯,即係我得身黎都冇乜野做到,開機睇睇冇乜急野要趕,食碗麵打打Diablo好過啦(...)。今日最重要出一份報價俾個客,基本上係工廠公司出好一份我就整一份,通常佢地要兩三個字先睇好一份,中間空檔做乜都得,可以打Diablo(...),可以上網,可以睇睇報紙,可以睇陣漫畫(《爆漫》第六期勁好睇!),一路焚機在所難免(有電話打黎咪熄細聲d囉,呵呵)。好鬼開心。只差一樣野。


「我冇手提電腦咋,唔係全日除左去廁所同食飯,肯定全日撻落張床唔起身!」




23/3/2010 TUE


「跛豪生活第二天。隻越越包越大,繼續放假,oh yeah。」




24/3/2010 WED

跛豪生活第三天。冇返公司咁多日,好多文件同file唔係手,要同客&工廠傾單跟單開始手忙腳亂,成日屋企部機加公司部機加電話三樣野飛黎飛去,又要落街睇跌打,十分地唔得閒,當然十二點幾先起身加五點就覺得自己放左工關少少事的(...)。不過噉唔多掂又放左咁多假,我決定聽日返一返公司。最後一日放假,梗係(可以乜都唔做就)乜都唔做,將第一日所作所為放大十倍就差唔多架喇。


本來想煲碟,平時已經懶摷因為屋企d碟太耐冇執碟海實在太恐怖,而家跛埋隻腳更唔方便,求祈開電視睇算啦。俾我撞到亞視七點做個正節目《E+新國度》,睇名都知講科技野啦,不過唔係以前Roadshow同亞視過左時兩三年仲拎黎翻炒幾次的《流動數碼站》(其實我唔介意佢翻炒的,重點不在賣乜電腦野科技野,都在Kawaii嗟),有意思地關注香港創意產業,第一集講本地創作動漫,今晚第二集再延伸至香港電玩業,官網有得睇番晒,我地細個高級電腦高速上網是奢望、屋企冇機打落兒童場大,同屋企唔俾買公仔書零用錢又唔係多,想睇漫畫要慢慢儲錢同偷偷地買好好地收藏一代,睇個節目講番以前到而家發展,同科技點樣令兩者步入夕陽,確是十分唏噓。轉去有線,仲有《拚命戰羊》。睇到唔想返工添。


癱左其中一個好處,係好多野可以名正言順地叫屋企人做,好似老豆落街食麥記時,提提佢「順便幫我買埋唔該」,就唔使煩今晚食乜了。返到黎有故仔講。話說我老豆因為體質問題唔食得蛋,以前佢鍾意買豬柳漢堡餐,隻蛋俾我個包自己食,但我拗左柴食蛋對身子唔好,就出現以下對話:

小二:「不如買個豬柳蛋漢堡餐丫!而家做緊優惠賣二十蚊咋!」

老豆:「冇蛋反而貴三個幾?點解你地d價標得咁戇居?」

小二:「...」

老豆:「我唔想食隻蛋喎,你照計我個豬柳漢堡餐廿蚊得唔得?」

小二:「公司規矩唔得架!不如你直接買個豬柳蛋漢堡餐啦!」

老豆:「我都唔食蛋!點解少隻蛋仲要俾多三個幾?噉我俾廿蚊你買個豬柳蛋漢堡餐,但個包要走蛋,得唔得?」

小二:「噉又冇話唔得...」

鬧劇的結局,係老豆見巨無霸餐都廿蚊,不如直接食巨無霸算,廢事同麥記班友嘈。而我當然係麥樂雞買一送一搞掂啦,餐飲,撻左我老豆d安怡,加鈣補骨嘛拗柴飲一流啦。(...)


「楊紫瓊之後如果安怡想搵新代言人,搵我啦d廣告拍得幾柒我真係唔介意架!我想做個Hong Kong Superstar!




25/3/2010 THU

跛豪生活第四天。上星期拗柴以黎,第一次返公司。雖則醫師極力勸籲我成個禮拜唔好返工(而我從未試過咁認同醫生的說話),實在太多野要跟,點都要返一返去,清清手尾之餘,都要應一應酬老細,就算腳傷唔行得大條道理屋企又有做野(冇錯,其實是蝕桌的),成個禮拜唔蒲頭實詐型啦。放假放得太多心,今日一返,灰晒。


前幾日日日十一二點先起身,今日早五個幾鐘,因為醫師話敷腳包山草藥訓覺包左成晚第二朝一定要拆,就要特登起身拆藥食腳。同沖涼。通常一入冬季就會選擇性沖涼,特別凍到爆的日子,假如冇出街特別星期六日基本上兩日先沖一次,而今個冬季十二月底史上最凍果排日日十度唔夠首次兩日冇沖過,真係好叉凍呀,唔係第三日去埋生勾勾被活化遊行行左成日,可能個天唔肯升番上十幾度都唔願沖涼。到而家一隻腳郁唔到加掂地即勁痛沖涼勁麻煩,反正唔可以濕咁多水,近來又唔熱今日仲終極回涼,我就索性可唔沖則唔沖(...),即係而家要返公司見見人,唯有沖囉。(......)


第一次感受到返工原來咁辛苦。由我屋企返公司路程,包括落三層樓梯,再行兩個字去小巴站,落車仲要行多一個字。早起身原因之一就係預多d時間等我可以慢慢躝去搭小巴,半個鐘乜都夠躝卦?不過落完樓梯已經頂唔順,出到門口截架的士返公司算,好豪架我一程小巴六蚊我返足六日先三十六,但的士一次已經四十,等於全個禮拜返工使費。所以今日歷史性地早返加居然冇遲到,張卡終於有一日唔係紅字了。


好耐冇返到公司,傷左最大影響,係好多野冇得食。拗柴唔食得蛋,唔食得牛肉,辣野酸野都要戒,先發現原來每日食好多野都關呢幾樣野事,朝早女同事叫個餐蛋治,以前實黐半份,而家因為有蛋唔肯分俾我;到晏晝食飯盒,差唔多款款總有一兩樣唔食得,算啦簡簡單單食個公仔麵,原來都唔簡單,三個送搭一個麵,唔食蛋又唔食牛肉好難湊得齊三個送。


闊別多日,返到公司立即超勁多野跟,特別對住大陸班友,唉。做野忙時醒起,喂睇左咁多日跌打要claim錢claim假!第一次睇跌打真係好甘,每日要敷兩劑藥一劑兩舊水,阿姐仲要話已經每劑送多左一半俾我唔收錢。到今日第五次睇佢,數手指都計到我貢獻左幾多俾個跌打阿姐。我公司向來有醫療保險,叫阿姐分開好多張單寫諗住可以claim多幾次,點知會計靚女話我地公司個保險plan唔包中醫同跌打。我自己又冇買。阿姐話d山草藥可以谷d瘀血出黎同消踵,以前未拗過柴未睇過跌打冇經驗,但敷左咁多日加放左三日假,隻腳好似冇乜變過行路一樣痛到死,阿姐仲叫我去睇佢睇多個禮拜。


「弊!係咪落左搭?繼安怡之後,邊間保險想請代言人呀我都制架!」


返到公司睇番,有兩樣野唔信邪唔得。隻狗走左返屋企果日,夜晚老母同佢燒衣時,無端端會跌斷左隻手。到上星期四有個同事屋企老狗走左,隔一日我就拗柴了。睇黎我同狗的確有(孽)緣。而家全公司仲有一個同事養緊狗。希望佢隻狗長命百歲千祈唔好有事,最少我離開呢間公司之前。同每次有人傷都有玄機。話說幾年前、我入呢間公司做冇幾耐之前,經理跟個大客跟左好耐,本來老細都唔多睇好傾得成,跟住經理踢波斷腳(又係斷腳)入醫院訓左幾個禮拜,佢一入院,個客就落左張二千幾萬單了。近排我咁忙咁多野煩,就係同緊一個美國客傾,佢個勢又係似會落大單果種,而家我仲學埋經理連腳都斷埋...吉兆黎喎!雖然經過上幾年全球市道蕭條到喊,今時之大單同往昔已不能比,有一排我做緊八萬美金單冇錯係US$80,000都可以做到公司top sales,你話家陣個市幾灰?但傾得成的話總叫有所突破。個人目標,當然係希望簽到更大單,一野幾千萬就合皮,不過相信到時個人已經半身不瘁。




27/3/2010 SAT

跛豪生活第五天&第六天。其實做左好少野,不過要寫又可以有大把野寫。因為兩日都有激。


臨近復活節已經多野做,搭上兩個麻煩客更加想吞個pop都難,前日返一返公司,相當辛苦已經打算放多日假,不過個客煩到連放左工都要打我手機傾半個幾鐘至肯收線,頂佢唔順想琴日請左假都照返跟埋佢壇野。當然,想永遠係一回事。因為之前仲頂到,近日隻腳先開始更痛,第一次食止痛藥訓覺,的確舒服得多起身已經九點幾十點了,無謂仲返公司啦呢個時間,屋企電話電腦係噉打算。食完飯送多粒撻上床,一訓就訓成個晏晝,灰在隔半個幾鐘就一個電話,好在全部靠把口搞掂唔使又爬落床躝去部電腦度。難得老細唔嘈。


五點幾起身,食埋個飯,出門口。今日想返公司,除左真係多野做,仲因為本來夜晚都要出街。


「一場冇乜人知的奇show。大把野寫。」

「當然,劉Sir咁懶,邊有咁快。只有盡快。」



今個禮拜六長週,返半日但請假照計全日終極唔抵,反正都要跟好多野照返,只係又要飛的返公司實在太豪。原來阿姐個女前排打波同我一樣傷左左腳,而家冇乜事行得番,就拎左對拐杖俾我篤篤篤,等我唔使特登俾錢跌打師傅租對,仲專誠叫埋佢個女黎教點樣用拐杖行路,立即拜見師母啦要。


「不過,同事們其實更想我連右腳都跛埋。點解?睇番琴日。


放工即試試,好叉辛苦,要扯恆對手隊住地下,再一野撐起成個人飛前,飛左四五步已經收皮了支力,最後變番平時噉四分一步四分一步慢慢躝,即係我公司行去巴士站正常一個字就到,今日行左四個字。落車行番屋企中間就係醫院,諗住順路入去睇其實係咪好大單?點知私立醫院威就係威,禮拜六日只做普通街症唔接大單野,我拗柴未去到骨科只睇普通科已經叫大單吹脹,想睇唔係唔得加錢啦一加錢成班醫生立即返黎睇你。又係返屋企食飯送止痛藥時間。跟住...


「呢場係文化現場籌款演唱會。

「呢張poster已經係網上見過最『大』...」


之前提過《文化現場》作為本地難得免費文化刊物,工廈遭活化時,佢地被藝發局迫死。有鑑政府將因政治理由拒絕撥款,自救方案之一就係呢場籌款演唱會,老實講就算唔關籌款事都想睇,有包以正喎上次爵士節唔夠喉今次仲full band要睇啦,搵到隊新疆folk fusion黎更加神奇,仲要全長四個鐘大把野玩。同場show山頂搞,想行。老實講我成世人只上過兩次山頂,一次係讀緊書好似仲要係小學時小童群益會香港一日遊之類活動,第二次係搞show時帶外國band遊香港,都未試過認真自己上去行一次。但家陣有難度。以前上親都跟車冇問題,今次要自己上,睇晒地圖搵晒路都好,隻腳搞成噉,上到去我驚睇完唔知點落番黎&唔知點返屋企呀,琴晚古幽靈就話九展點衰都可以飛的,山頂唔通照飛咩?再見到個天咁陰,落雨的話唔知點算。查實唔使憂咁多。三點幾食藥,訓醒已經八點幾。場show六點開波。oh yeah。不過心理上冇咁蝕,因為場show本身籌款性質,就算去唔到睇/冇去到,都覺得三舊水跌得有意思。


「不過,其實我而家夠資格買傷殘人士優惠票喎!係咪應該退番舊半水我先!」(真世利)


場show希望好睇希望多人去,不過見Facebook話會出席得五十幾人,不禁替《文化現場》前途感到憂慮,你知啦,好似生勾勾被活化遊行,網上八百人話去,實際上除二甚至除四,今舖仲要得五十幾個人出聲,除二除四...


「話時話,第廿二期主題係香港獨立音樂,有睇襯手。第時,真係唔敢包仲有冇得睇呀。」




29/3/2010 MON

跛豪生活...繼續抖。可能行太多(早知聽跌打師傅話成個禮拜唔返工啦無端端返左兩日做乜)(「出街睇show呢?」「果d正經野唔做點得...」)禮拜六返到屋企已經唔太行得,禮拜日隻腳起身連伸直都伸直唔到,攤左半日先叫企到起身,見「好番」,就/又出街了。前幾日去九展睇古幽靈時,見到穿梭巴廣告,星期日晏晝MegaBox有陳慧琳簽唱會,想去架新歌夠rock聽完立即對佢新碟好大興趣,而且佢唱live一向好得(懷念懷念),可惜...夜晚迫住要出,Sam少同 漢 兩條友唔話得,旺角睇完戲,特登出黎九龍城搵我食飯,唔出去應酬佢地都唔得啦。


「不如唔好去咁遠食啦!我屋企樓下有鍋貼大王喎!」

「......」


唯有死死地氣出九龍城,以前個半字去到,而家半個鐘啦。星期日晚七點幾九龍城,若非求祈茶記都制,想搵野食其實好有難度,初頭諗住泰式串燒,行左幾間都冇位,有間直頭多生意到飛都唔肯派,加劉Sir慢慢拐杖篤篤篤,搵左三個字都冇野食,到頭來又係搵酒樓打邊爐算。不過我好多野唔食得,第一件事唔食得牛打邊爐有乜癮?酒樓門口睇到小菜都唔錯就上去試試,不過菜單越睇越唔對路,叫部長過黎傾傾:


「部長!點解呢個六人餐二百幾蚊,反而其他二人餐、四人餐貴多幾百蚊?」

「你地食唔食鮑先?食唔食翅先?」

「梗係唔食啦。」

「咪係囉!你睇個二人餐,第一味就魚翅啦!六人餐俾你飲西洋菜湯咋!」

「係喎!d送真係cheap好多喎!」

「寫得出黎,就梗係有d野既!」

「有道理呀部長!」


最後三條友叫左個友誼共聚六人餐,「無敵價」$248,不過加埋茶芥雜費都要三舊水埋單,部長真係有d野喎。傾開先知我地三個今年都諸事不順,我跛腳Sam少同病相憐,朝早跑完十公里馬拉松,跑左幾公里膝頭已經傷晒,食埋七海健骼都唔掂,同我一樣左腳跛下跛下, 漢 前排又有事入醫院,全部一個月內發生。唔怪得我地而家成日出黎聚。大家都黑仔成噉,除左彼此之外真係冇乜其他朋友,因為冇人敢埋我地身,呵呵。


可能真係唔應該行,食完飯又篤篤篤幾個字返屋企,隻腳扯到好痛,禮拜一一早請左假去醫院,睇左成個禮拜跌打,雖然隻腳由網球變成乒乓波好大進步始終舉步為艱,最灰係返到公司問完會計靚女先知公司個保險plan唔包中醫冇得claim(政府成日話要推動中醫,保險業都唔支持,點推?),反正都要再睇梗轉西醫啦。屋企樓下就係私院,貴不過真係好掂,服務好又夠快,同滿足市場取向,好多姑娘都係後生靚女。入到醫院開始,已經不斷有姐姐問使唔使輪椅,見自己行到唔使啦?拒絕左好多姐姐。最後,姑娘夾硬碌架輪椅過黎,發惡了:


「行咁慢!阻住個地球轉!同我坐低!」


原來係我錯。的確,我行路慢到連d阿婆慢慢躝都嫌我擋住條路,各位姑娘已經好婉轉地邀請我坐輪椅,係我蠢係我唔領情,廢事班阿婆起哄打我,最後聽姑娘話乖乖地坐輪椅等佢推我周圍去。係幾high的招待咁好,不過睇症照片推輪椅所有野加埋收左八舊幾水。公司個保險好似只claim得睇症費一舊咁大把。我都冇諗過拗一拗柴就跌成差唔多四千蚊,個個月都會儲錢,今個月睇黎成份糧可以豪盡佢了。不過一轉西醫的確唔同,骨冇事而家係行太多勞損d筋發晒炎,開一個禮拜消炎藥慢慢嘆,食左兩次隻腳已經好番好多,當然未去到完全冇事正常行得企得,唔使拐杖篤篤篤同唔會行幾個字腳掌扯住痛,已經係個大改善。跌打睇左成個禮拜都冇食西藥一日咁大進展。同最重要食完藥好訓。今日仲睇緊醫生未返到屋企,醫院已經電話接過不停,返到部機email更加唔使講咁多,不過食完飯送完藥,個人已經昏迷左一半,跟埋急野之後舒舒服服地逃避。死。真係好唔想返番工。




30/3/2010 TUE

...冇野好寫了。斷腳後睇成個禮拜跌打冇乜起色,琴日轉睇西醫一日即見效,醫生都話最好其實係抖番半個月,開埋假紙俾我連放三日直駁復活節假,但醫生同(尤其)我覺得明白知道放假俾對腳抖抖有幾重要一回事,老細諗野永遠同你相反。


「冇返差唔多成個禮拜,加咁多客有野搵你,你仲唔返公司?」


真係放,個復活節假就會自動同暑假連接了,所以點樣早成個鐘起身、點樣艱辛地半步半步走番公司、返到點樣一坐低就唔再起身全部野叫同事,除左我起身只去到廁所,仲因為多野做到去廁所都唔得閒...同我隻腳一樣,越寫越灰。寫寫其他野好過啦。好耐未寫過音樂。



前幾日講到做左跛豪睇左同錯過左的兩場show,同大家分享左三舊水點樣跌都跌得有番d意思(請支持《文化現場》!),今日不如講講另一場show,講講另外幾舊水跌得...唉,我都唔知點形容。區區柒字都講唔晒。



oh yeah。李傳韻。《音樂人生》時提及同對比過的奇人,可能係而家古典音樂界「最metal」者,除左一樣:傳說中外型實力派到極點的佢,有個比偶像派更偶像的女朋友。


「成日都話聽metal冇前途架啦。」


老實講我對古典音樂興趣唔係冇,不過一向對中樂興趣較大,古典野等到有小便宜時咪聽囉,仲讀緊書時,學校有演奏會,又或者同學有飛,都會黐或昆去睇。反而開始聽metal後聽多左。我聽metal係由YJM開始,而YJM根本就係玩古典,上網睇佢d料一定拉埋Paganini,跟住就摷Paganini黎聽,的確鍾意聽結他佬聽快夾密solo,Paganini多部小提琴與結他名作特別開山神檯《24隨想曲》不得不聽,「速彈派史上第一人」也,再者佢唔係得速彈咁簡單。之後metal成為進入其他音樂門檻,邊隊band提到向邊個樂家、邊個樂章偷師,自然而然走去尋根究底, 就如聽industrial metal後就會聽真正工業野電子野,撈埋post-hardcore果邊就會去到65DAYSOFSTATIC之類實驗band,又因為好多technical death/math metal band都係溝jazz又會走去果邊,聽係聽唔出其中玄妙但好耐之前挪威有個學院生用MESHUGGAH《Future Breed Machine》做畢業論文(仲要接近滿分,寫果個同改卷果個都黐線)(不過已經失傳了,有人知我講緊邊篇同搵得番或有,請send番俾我),跟住有人將《Nothing》第一首《Stengah》solo一節入落電腦,將結他變成鋼琴,播出黎根本就係一首jazz歌。然後就會聽Allan Holdsworth,一分鐘明白晒MESHUGGAH同Fredrik Thordendal音樂點黎。好多人問其實點樣可以聽多d音樂、聽音樂點樣可以聽得廣闊深入?咪就係噉。我從來覺得當你聽完一樣野而鍾意,好自然就會追埋影響隊band寫歌同演奏的其他人物,不論同系與否。


「我覺得嗟。實際上?大家知啦。


所以想人/metal友聽Paganini,可能要搵隊好似BOND之類的古典囡囡組合出黎cover,大家先會肯留意一下。作為YJM迷(唔知道佢,我根本唔會聽metal),自然對Paganini倍加留意,今年藝術節重點除左薩頂頂就到李傳韻獨奏會,佢已經唔止拉琴咁簡單已去到技術超班再超然至真正隨心玩音樂層次,知道佢黎香港梗要捧場,加上負笈到美國修音樂的七刀同學煽風點火(連去讀書間學校都要叫維京音樂學院,真係metal呀),吹幾吹更加恨了,大佬,《為何我心如止水》呀:


「明點解鍾意聽結他佬應該聽埋古典獨奏未?」


單個intro已經殺晒了,而家仲要李傳韻玩,出名即興加料到喪你預睇到fing晒都得,仲有《24隨想曲》,更想睇傳說中的孖寶兄弟,不過收風收得遲知道場音樂會時已爆晒,得番5/3晚十點加場,相信一晚走兩轉八點玩完一場十點再黎都幾辛苦,所以頭場《為何我心如止水》環節尾場變左《紅提琴》,唔係差但唔夠盡興喎。講還講,照買飛架啦都。


演出個幾月前買左飛,特登上信昌買左兩隻Paganini日煲夜煲預習定,好老實我連睇pop & metal gig都少有咁神心。果日係星期五,因為去到國金五十五樓睇小提琴獨奏會,檔次同位置都係我遇過最高,非常認真非常隆重,放工特登先返屋企換套西裝梳靚個頭。



之後,搭車去圓方。



「圓?方??」


係。搭左車去圓方。好邪,好似俾人催眠噉,個人一直諗今場show係去圓方上面廣場棟大廈睇,去到先覺唔多對路,問問實Q,佢話果棟野叫國貿之類。借國何處去?實Q遙指對面岸,無敵海景中間最高最突出果棟就係。睇睇錶,九點九,過多三個字就開場。維港景色的確好靚。可惜今晚我只睇到灰色一片。


「張飛完好無缺,是一個價錢三舊半的教訓之見證,特別擺上網以此為記,警戒自己第時咪再咁柒。」

「從今以後,我去親邊度,識路知道邊度都好,都一定會睇睇地圖。」

「今堂比任何通識課更有效更實用,起碼我香港地幼稚園讀到大學,都唔知道香港地標之一國際金融中心乜樣乜位置。而家,永世難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