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記


13/2/2010 SAT

話咁快又年三十,一連四日紅假不斷拜不斷食,還請各位indie界成員拜完年逗完利是,吃喝玩樂媾女購物之餘記得儲定盤川路費,因為20/2年初七,切身一回事你要知。



自然活化合作社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295018057441


「自然活化合作社(自活社)為一支援小組,負責連繫苦主,進一步要求政府撤回活化工廈方案。促使外界承認工廈文藝生態,不能夠只考慮短期經濟效益,創意不可以只是產業。」



自活社主辦 生勾勾活化大遊行

http://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295473773123


日期:2010年2月20日(年初七)

時間:下午3:00集合

起點:改為銅鑼灣摩頓台球場

目的地:香港藝術發展局 - 藝發局是香港唯一關於藝術的法定機構。它專責策劃、推廣及支持藝術發展,藝術教育,提升香港市民對藝術的興趣。

參加者:歡迎所有關注政府活化工廈的文化藝術創作單位參與

參加指引:以五花百門創意回饋社會,帶同你最得意的創意工業工具 - 攝影、錄像、樂器、舞蹈、劇目、行為藝術、視覺藝術等等,展現廠廈文化活力,齊到藝發局爭鳴。



雖則我從來唔相信藝術發展局有助發展本土藝術,既由達官貴人掌管官僚處事理所當然,「值得支持」必定只有正統派、學院派與有利可圖者,甚至涉及不必要政治考量與利益輸送,真正之藝術、真正需要資助之藝術工作者永遠只會被忽略甚至排擠。不過,唔太明白為何以藝發局作遊行終點。活化工廈政策起因於土地與城市規劃,罪魁是否應為發展局規劃地政科?選擇針對藝發局,會否焦點錯擺地搔不著癢處?



另,題外話:不知是否有心玩弄,自活社英文簡稱是R.I.P.,意頭唔多好喎...




17/2/2010 WED

每個月有兩本免費雜誌我定期閱讀。一本係《re:spect 紙談音樂》,而家冇幾多本仲會講音樂的本地雜誌,而且由佢地頭幾期開始睇睇到而家四五十期又幫手寫過,近來亦趨indie & band,沒有不看的理由。另一本係《C for Culture 文化現場》,追看原因《K.M.C.9 Jennifer Batten》後記已有大概討論過:香港人從來最鍾意書刊如第七期至現時之《重型音樂》,因為封面十個主題八九個自己識得,主非讀過可獲若干知識,「英雄所見略同」與「都話我識聽野架啦」與之自我滿足更重要,但老實講,當內容有九成根本已經知道,單為購買一份心靈滿足是否值得?(當然值得啦,你睇幾多香港人仍願意花錢同追捧就知)如論真正好睇,是第七期前《重型音樂》般,你連個封面都睇唔明果種,呢d先真正教到你野。所以你見我從來冇提過自己係《文化現場》讀者,加上內容咁有深度咁專業,唯一敢話較懂只得梁文道同袁智聰部份偉作,講出黎咪盞俾專家們大笑?


內容之外另一追讀原因,是indie。藝術文化要做到免費任你拎先得以流傳已經灰(香港政府好多野可以隨便就掟無數個億去做,但發展藝術肯批一蚊俾你已經覺得俾多左咁折墮),更灰係搵錢難仲要睇大老細面色,咁難經營仲能夠搵到大班重量級寫作人支援,內容亦非孤芳自賞藝術或社會角度出發皆有得著,單份誠意已經夠感動。到頭來面臨骨氣與食飯的兩難。遇著不久後20/2反活化工廈之生勾勾被活化大遊行又同藝發局拉上關係,轉載17/1/10《蘋果》一篇專欄文章。




《文化現場》 一期一會

《蘋果日報》原文連結按此


兩年前行內前輩趙來發申請藝發局資金出版文藝評論雜誌《文化現場》,發哥後因病辭世,區惠蓮接手越辦越好。惜運作兩年再續約時被拒,最奇是局內藝評小組評價不錯推薦續約兩年。「傳聞因我們批評政府文化政策。」區惠蓮:「極權政府總是先對付文化人,因他們思維獨立。」


記者:何兆彬

攝影:陳陶鈞


受訪者:

楊:楊慧儀
《文化現場》董事、浸大英國語言文學系繙譯課程副教授、前藝術發展局藝術評論小組成員。

何:何慶基
《文化現場》董事、中大文化管理碩士課程主任、藝術發展局前委員。 06年 4月至 07年 6月期間獲委任為西九核心文化藝術設施諮詢委員會博物館小組成員。

區:區惠蓮
《文化現場》創刊成員,現任出版人兼總編輯。



藝發局藝評小組主席:好沮喪!


「我們都認同香港需要有一份全方位、跨界別、定期出版的藝評雜誌。」陳清僑(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主任,藝發局藝評小組主席)說,他承認藝評小組推薦《文化現場》續辦,「《文化現場》有些成績有目共睹,另外有些部份也許不足,例如市場上的發展、廣告收益等有所不足,但因為中間遇上金融風暴,可以理解。因此他們申請續辦三年,我們向大會建議了先批兩年,雖然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審核,但去了大會,我們的意見沒有決定性。」可停止資助中間有真空期,新雜誌不是又得從頭開始嗎?他答:「我也這樣認為,但我的意見在大會只是少數意見。」


記者事後打到藝發局查詢,兩日後他們以書面回覆,簡言之就是答了等於沒答。節錄如下: 藝術評論組是本局大會屬下的其中一個藝術組別...由於有關資助申請將牽涉相當大的撥款,本局大會曾於 11月的會議上討論藝評組的建議,並表示尊重藝評組對《文化現場》的藝術評價,但關注到《文化現場》於行政及財務管理上,未能達致其在合約內所定下的營運目標(例如:市場發展、廣告、贊助及訂閱收入等);而另一方面由於使用的是公帑,本局不能只考慮獲資助計劃的藝術質素而忽略管治方式、運作、財政及持續性等各方面。在綜合考慮後,大會一致同意對於《文化現場》的申請書暫不作考慮,而決定以公開邀請計劃書的方式支持藝術評論雜誌。



死刑


記:到底藝發局(ADC)是怎麼跟你說,給你們頒發「死刑」的?


區:死刑就是,他們說牽涉到大筆公帑,可能會有其他人想做,所以根據公開公正原則,會重新公開投標。我們的資助到 2月底,那是最後一期。


何:這是表面的理由。


區:對,因為我在去年 11月申請了續辦計劃,ADC的藝評小組推薦,並給予了很高評價,才收到「死刑」的。令我們相信這只是藉口。證實不到,但我們聽回來的原因,是14期我在編者的話,寫到「香港自殖民歷史以來,從沒有這麼清晰的文化政策了──文化藝術必須向商業靠攏才有發展價值。」就是這幾句,觸動了他們的神經,引起強烈反應。大家覺得為甚麼我要這麼說呢?


楊:會覺得,何解拿了藝發局的錢,竟然去罵藝發局...


何:這不會證實到的,但大家都知道是實情!因為我們很多朋友都在藝發局內。


記:這跟土共批評港台是一樣:「你拿政府的錢,怎麼要去罵政府?」但港台本來的工作就是監察政府嘛。


楊:就是這樣!所以就是要你別監察政府嘛。


區:其實出了這第14期,康文署的廣告都被抽走了,想陰乾我們。然後就拒絕了我們的續辦。


記:剛說到《文化現場》被批「拿了這麼多公帑」,那到底多少?


區:兩年450萬。(按:如以24期計,每期約18.75萬)


楊:我給你資料參考,十年前的《打開》,藝發局資助500萬元一年。


記:啊,比較下來你們真便宜。


區:其實08年12月底,我們已收到通知,如果往後半年沒有收到支出的1/3,就要馬上cut了。


楊:那之後有沒有找到?


區:就是有嘛!


楊:現在流言滿天飛,有人說停資助是不應該資助我們去罵政府,也有人說是因為我們沒法自負盈虧,但這是不對的,我們在年尾已找到實項支持140萬港元。


記:剛才談到藝發局說要公平公開,讓人家投標。咁受氣,我想問外間還有人有興趣做藝評雜誌嗎?


楊:我做藝評小組主席幾年,由2001年至2006年,只有《文化現場》。



由《打開》到《文化現場》


何:ADC第一屆時委任的很多都是藝術界的人,這視乎政府有幾多安全感!一旦感覺不安全,他們就會找自己的老友進去,就算是藝術界不認識的人,都會用。這不只是ADC的問題,而是典型政府委任制度的問題。所謂決裂,是指這些指揮香港藝術發展的人,不但沒有代表性,而且他們不懂藝術!


記:你提到「安全性」,我不是很明白。如果說立法會我會明白,但只是藝發局,他們怕甚麼?


何:不安全是因為我們這些人大聲!其實任何一個極權政府,他第一時間都會禁文化界,因為這些人思維獨立,而且批判性強。


區:你可看看大陸,他們最著重控制的就是意識形態這回事。


何:即是獨立思維,鼓吹批判性。


記:所以我記得1月16日在立法會前面,有示威者說「今晚來得最多的就是知識分子」,其實書讀得越多越上街。


眾:對!


楊:其實最初申請5年資助,ADC不想一次批出,後決定先批兩年,再評定兩年後雜誌做得怎樣。如今藝評小組支持,但大會不,這問題很大,到底藝評小組這些專家意見,份量有多少?


記:我想問問香港藝評的歷史。它們的收場都一樣?


區:從前如《七十年代雙周刊》,十分蓬勃,到了九十年代《越界》,那是曹誠淵一個人出資的,結果運作約三年就倒了。但那時候香港的文化藝術界還沒現在糟,因為八十、九十年代時,報界的文化版很蓬勃,如《信報》,其文化版甚至是分beat的,一個人專門寫視藝、一個人專寫戲劇,簡直當藝評是一門專業!後來有《明報》世紀版,那都算是藝術文化版的黃金時期,但到了後來報紙開始商業主導,要關版就先關文化版,大家都可以看到了其式微。


1999年,ADC出資想支持一份藝術雜誌,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就投標了,出版《打開》,我們看見梁文道開始活躍了,他一直針對香港政府的文化政策,他們運作了一年,就發生了梁文道寫文章批評政府的事件了,在沒有解釋之下,資助就結束了...由《打開》到《文化現場》,結果一樣。



我們需要藝評


記:想問一個根本問題,香港需要一本藝評雜誌嗎?如果要,那雜誌該怎生存?


何:絕對需要。因為現在有件事很諷刺的,特首常說要發展創意工業,以前中學念美術課只是畫畫,還需讀藝術史、藝術評論。評論是培養獨立思維,這也是香港文化評論精神分裂之處,政府一方面想支持評論,因要搞創意企業;但另方面不會說到批判,可在培養文化的角度上,評論就是重批判。一不批判就玩完了,因此評論雜誌是很難市場主導的。


區:有時藝術評論很凸顯多元性,所以我覺得很重要一點:《文化現場》過半數是大學生讀的!可以看到我們雜誌對新一代的薰陶。


楊:其實在殺《文化現場》的同時,他們也削了批判性強的《字花》的資助,這是同一個潮流,就是要削掉一些批判的聲音。


何:香港最大的問題,是例如藝發局會單向以市場來思想,所謂文化產業就變成了「文化產業化」,所有事物都變成做生意,變成了一沒資助你就死了。我贊成長遠來說是不用資助的,但每個文化生態有不同階段,香港因為太長時間沒有藝評雜誌了,到我們開始做,要找作者也花了不少時間。只是香港太短視了,不求質素,只看錢。另一種是權威主義:「我畀錢你你仲鬧我!」


記:在外國有雜誌是商業支持的嗎?


何:有些是Journal,大學支持的,但香港沒有。商業支持的也有,例如在內地畫廊很蓬勃就可以了,但這也需要時間栽培。只是內地生態大,我們生態小,他們也需要好幾年時間吧。


記:但香港辦藝評,意識形態又不能進入內地...


何:對,所以一罵LV他們就不給你登廣告了。要進去,必須要配合做點商業的東西。



二月之後,會怎樣?


區:應該會繼續出版,但未必是這個模樣了。我們找到了贊助,會在網頁上增設8-9條頻道,那會在3月27日啟播。


何:出版依然會出版,但我們也在找其他可能性,最令我們有信心是文化界很支持,這令我們像司徒薇話齋:咬住唔放。這也是趙來發的心願。


區:嗯,有件事ADC很錯的:《文化現場》不是我們三人的,那是整個文化界的。



20年藝評歷史


《越界》1990-1993
由曹誠淵出資,以報紙形式月刊推出,因長期虧蝕,出版約3年後停刊。


《打開》1999-2000
梁文道主理,藝發局資助。《打開》跳離純藝術評論之範疇,關心社區,攻擊政府論點,甚至批判當年熱烈討論中的迪士尼,下場又怎會好?結果藝發局不再支持,梁文道坦言並沒有作出任何通知。


《文化現場》 2008-2010
歷史重現,同樣懷疑因敢言而被封殺。《文化現場》的藝評同樣跳出了藝術,而關心社區及世代,專題質素甚高。惹火一期,政府資助LV來港搞展覽,花了590萬展出一堆「商品」。據記者非正式統計,全港只有《蘋果日報》及《文化現場》作出嚴厲批評!《文》在之後一期即被抽廣告,下場也可以預料。




香港起義做個快樂抗爭者

《蘋果日報》原文連結按此


看練乙錚訪問,談寫文章,他說自己「沒有資料及理據的論點一定不會寫,例如好多人都說特首曾蔭權是奴才,但沒有證據」。看完這句讀陳雲,對比下自有一番感受:「港府──至少在曾蔭權入主之前,其實並不是如此低莊賤格的...」(159頁),練乙錚的風格是冷,陳雲是熱,他罵人,卻因有強橫的民族學底子,中文出眾,又在港府任職數年,因此文章情理兼備,讀來往往大快人心。


這些高質文章很多,例如早前反高鐵的一篇《中鐵》以德國鐵路系統對比香港,就是經典,另一篇近期佳作──寫於去年 11月 22日的《困局之內爭民主》,結合他 12月 5日的文章就成了新作的序言。書名也用上了《做個快樂的抗爭者》做副題,與近日的一連串社會運動,似有呼應。收錄文章由 2007年 6月離開政府始,當初系列名「雲上的日子」,感懷在政府總部工作的日子,這些文章,卻必盡是狠辣直接開刀,例如《松鼠》一篇,以政府總部附近的植物、三隻松鼠的生活,凸顯政府機器的麻木不仁,不解民情,一如未必有官員知道這埵酗T隻松鼠生活一樣。


政治離不開生活,陳雲批香港政治制度的官僚僵化,往往由文化議題入手,寫天星碼頭、寫前北九龍裁判法院由美國薩凡納投得,都與本港的文化政策有關,拆開政局,底子堥銋磥S是與政治和利益相關。讀到當中之種種,一幕幕慘劇回憶上心頭。離開政府的官員批起政局時,往往最到肉,初讀痛快,但看到香港的未來,有時實在讀不下去,好想掩卷哭一場!




相關閱讀


你做得很好但不讓你繼續 《文化現場》中止資助事件
(《明報》,26/11/2009)


要文化界吃相難看(《明報》, 14/12/2009)


出版人區惠蓮談論《文化現場》面臨停刊困局
(http://www.101arts.net,2/10/2009)


聯署支持C for Culture繼續獲得資助



19/2/2010 FRI

逢十二月到二月好開心,聖誕踩多兩個新年,多假放多野玩多野食,最重要每到一月公司重新計過年假,劉Sir咁鍾意得閒無事就請假,新年新開始又可以瘋狂射波喇!但論最開心,莫過於壓軸農曆新年,奉旨收錢食野喎大佬全年得呢幾日架咋!成個新年太嘆太頹,過左個幾禮拜先有番意識。


香港賀年氣氛可能只限於放幾日假四圍走探人食飯收利是,大陸兩個世界閒閒地放番個幾禮拜假,近年市道咁差好多廠生意越淡放得越長,放足成個月都見過真係唔使做噉,所以人好鬼好個個趕住年關前清晒所有野,忙左又上多左工廠,臨過年前上,剛剛好撞正工廠拜神,更蹺個客話十點到,點知遲左差唔多三個鐘,就有緣參與朝早本來與我無關的工廠拜神節目。其實工廠老細一個已經搞掂得晒,只係關公面前開張檯擺野食上香再拜拜就得,不過阿姐一野點左幾十枝香佢都拎唔晒咁多,老細就叫晒寫字樓全部人出黎一齊拜,唔係佢拜到放工都未拜得完。大家排住隊輪流上香,上左轉d香好似冇乜少過只好繼續上關公土地逐個拜,人人上最少三四轉香,有d工廠囡囡擺到明唔多想上好鬼求祈鞠躬鞠到好似跳舞噉好鬼搞笑。都未到跟住出空地扯晒風燒金元寶正,保安推左架泥頭車俾大家燒野,個火燒到成個人咁高仲要大風吹到四圍搶,成班友玩到好似煲蠟噉笑爆。諗住拜完啦,原來仲有重頭戲燒炮仗,個實Q事前冇任何通知就拋左幾抽出去,其中一抽仲要落正我前面,又要唔講定到爆左我先知發生咩事。可以完整無缺返到香港過年其實十分好彩。


返到香港只差幾日,年廿九仲好地地,一到左年三十立即出事,冇日返工唔係遲大到的我居然趕得切打鐘前返到公司,梗有問題啦!因為其他人已經開始放假,行晒幾條街得七仔一間有開,想搵多個人搵多架車都難,報紙檔收晒,茶餐廳收埋,而我,一睇就知收皮啦。一日間條街同成棟樓唔見晒人,直頭可以拍套《1 Day Later》。大廈除左(得番?)我公司同班實Q,公司隔籬汽水倉都有開,話晒逢過時過節佢地生意最旺梗唔會休,好在有佢陪我,立即走過去掃野飲先。以前做汽水啤酒生意,而家擴充做埋柴米油鹽雜貨,收到風連開心果都有賣三十八蚊磅,掃番兩磅一袋屋企剝一袋公司食。係架劉Sir返緊工照大大包開心果擺係檯面剝咁模範。


「唔俾我早放假丫拿!」


老細幾乎頂唔順,好在話咁快放假唔使眼冤。新年幾日全年最凍加日日大風大雨,屋企閂晒門窗著埋褸都仲要震震震,有十度度數唔係得單位已經拍手掌,噉情況連涼都唔想沖啦仲點出街呀?頭兩日紅假節目,就係匿埋屋企打機睇戲睇電視。Diablo當然冇得停,真係好大鑊架Diablo你一開左波就會煲到沒完沒了,不過見新年就開番隻新game,Starcraft個boxset買左幾個月,襯新一年終於開黎玩,C&C同Diablo之外,Starcraft係當年煲到最天昏地暗一隻,今個新年搵番好多美好回憶。努力左成個新年至打爆一半,諗番C&C3都未完全爆機,死原來好忙黎緊日子。仲要睇電視呢。年三十不斷地睇有線,因為過埋呢一日,有線唔再轉播廣州珠江台。大陸電視台永遠好睇過香港台好多,之前廣州單車奇俠單野就係珠江台睇到,一個台多野睇到睇唔晒,要睇女大把,要正經節目大把,要笑料大把(睇各大社會現象節目啦,但全個台最好笑係市民生活同社會,真灰),劇集亦絕對好過而家無記製作,《外來媳婦本地郎》追左幾年,唔知咩黎唔緊要,家陣上網click幾click人人做專家啦,好夜十一二點先播,但曾幾何時係我睇埋至訓覺的不可錯過電視節目。香港地無數年前已經冇得睇呢種家庭式處境喜劇,只餘鬧劇。好可惜睇埋今晚就再冇得睇喇。從今以後又少一個開電視的藉口。坐言起行,珠江台收皮後,立即唔再睇電視轉睇碟。見今期流行紀錄片,煲多次《The Story of Anvil》,冇錯一定要搞番次放映會;2009年度港產奇片《音樂人生》踩入娛樂版潮了,梗要再摷番幾年前《四大天王》。一套我覺得好好睇又好好笑的偽紀錄片。當年是2006。2006之後,你見過幾多套似佢咁喪咁好玩,而唔係白白痴痴聽見個名望到卡士已經唔會入場的本地電影?


「連入戲院睇港產片都少左個藉口。」


直到年初二,先正式去拜年。我屋企向來好有計劃,老豆老母兩邊一日拜晒,要走幾轉但唔使分幾日仲開心。正日反而冇乜好講。因為都係不斷地食,不斷地叫人煎糕,不斷地清人全盒,不斷地呃人禮物,返到屋企拆禮物繼續食。本來年初三會去澳門,八三三話去澳門講左大半年,初頭 漢 兩公婆結完婚要返去拜年派利是,諗住順便襯新年假去一日,後來當然又係不了了之啦(邊次有劉Sir份的活動唔係?),聽佢兩個講番,好在冇上去,因為全澳門差唔多全部舖頭都初五六先啟市,上到去會悶到死的。澳門去唔到但利是始終要逗,反正年初四我返工(灰),講定上去佢地屋企順手打多個邊爐。好在初四只係返公司等食開年飯,老細原來意思係半晝後大家一齊上茶樓食個飯再包唱K直落,不過大家放左咁多日假返番工勁唔慣,加埋一到茶樓已經亂叫點心食到滯,最後打道回府,噉就灰了初頭我諗住唱K的話可以攝埋個晏晝,而家要返屋企訓覺再出去。約六點食,我五點半先起身,好在仲有遲左成個鐘的Sam少墊我底。住家邊爐始終唔同酒樓,落深水土步自己執料好食好多,唔使講牛肉肥牛都三四款包滿意,丸仔咁簡單都同茶樓邊爐完全唔同味,戰鬥力即時比平時高幾倍有番以前一晚未計其他野齋肥牛烏冬都食六碗的全盛期,最重要係擺明黐餐有利是收又扮晒野唔俾錢有得食有得拎(呵呵),同場加映三條友合力開一枝酒,仲要開唔到加拗斷左個開酒器。笑到嘔番碟肥牛出黎。第時,要搞多d呢d活動,而家 漢 新婚,更加多藉口上佢屋企搞事黐餐,呵呵。


到初五返到公司,唔掂了,每逢長假過後最難適應,所以年頭永遠係全年請最多假時段,最激一年試過頭兩個月每星期最少請日假 - 係最少一日 - 到三月已經冇左三分一年假。食埋今個假期日日都係食,之前一晚打完勁激邊爐,初五返到公司已經不斷地瞌,放咁耐假返到公司即時操勞過度(...),你行過劉Sir部電腦會成日見到佢對住個screen saver唔曉郁,好在老細俾早走一個鐘(咁大把,大佬今日全棟大廈都冇幾多間放完假呀),見病病地走前立即同老細請定假,食埋藥撻上床年初六我訓到三點先起身,仲要係屋企叫食飯嘈醒至起。跟住,繼續食,同繼續Starcraft。加多樣食藥。本來八三三plan b係初六上澳門過晚夜。好在冇。


「禮拜六日先最忙。生勾勾被活化大遊行記得去。星期日樂人地帶又有海地賑災showN隊由朝焚到晚。而家日日噉訓仲要病,相信禮拜一又需要請日假。」


21/2/2010 SUN

是日行程早已計劃周詳。今個新年最後一次拜年就在今天,朝早起身上人地屋企黐餐,跟住過葵芳睇show順便避年,KOLOR想睇好耐但一直撞唔到ZoundZ隻碟亦終於出左,而家一日睇晒仲要八十蚊睇十隊抵到喊。過癮地我屋企居然決定唔使我去拜年,完全冇人嘈我起身又冇電話,起身時全屋得我一個人,望見個鐘四點幾,跟住係噉流鼻水,琴日已帶病遊行,為免聽日又射波,收皮。講番琴日生勾勾被活化大遊行算。


琴日係成世人第一次上街遊行,除左唔多關心政治,我從來唔覺得遊行可以改變到乜野,特別回歸後尤其近幾年,不論幾多人上街,警察依然公安化,特區政治仍舊大陸式霸權,民建聯一派照樣玩晒,真正成功可能只得03年廿三條一次。而果次有五十萬人上街先有此效果。呢幾年咁多動盪不公,差唔多個個禮拜睇報紙都見到有唔同單位因唔同理由上街,但真正能引起關注同議論者少之又少。所以以往無論幾大件事我都冇參加過任何遊行。今次工廈活化,關係到將來獨立藝術發展,雖則我唔夾band我唔搞藝術我只係一個寫手,個新策燒到地下音樂亦即算燒到埋身,覺得點冇作用,都要出一出力參加遊行。只不過行完,只有更唏噓。


我冇諗過遊行會咁好玩。可能因為主辦單位一開始已經號召嘉年華式遊行,全路程兩個鐘成村人行得好開心,另一個原因可能係遊行口號同音響。有冇人知今次遊行口號其實係乜呢?唔多只得幾句,但個大聲公超拆加時有聲時冇聲,聽左兩個鐘,除左「藝發局」同「生勾勾」最後半個字要標高三十二度(真metal),其他咁多句基本上完全聽唔到,最抵死女主持有時嗌嗌下口號又要唱歌仔,大聲公拆晒聲播出黎好似喊驚噉好淒涼(又令我諗起主辦單位自活社英文名係R.I.P.),加埋風扇tremolo,即係唔係唔想跟住嗌,實在太好笑,尤其喊緊驚時經過大酒店,樓上有家人隻狗仲突埋個頭出窗口猛吠,咁多娛樂,難怪冇乜人關心嗌口號了。亦因音響問題,期間好多事發生左都不知內情,例如嘉賓講野時聽唔到,每過一段路大家倒後行十秒,意思係乜,到而家我都未知。


「點解事前冇公佈今次遊行嗌乜口號同當中行動內容呢?」


由銅鑼灣行到則魚涌,今天學到的冷知識是一個地鐵站距離大約半個鐘路程,同目的地藝發局同我幾有緣,隔籬棟大廈我曾經黎過兩次見工,當然兩次都收檔啦唔係點會做而家份頹工?到達目的地,係另一個我感到上街遊行無奈之處。相信要成功申請長途遊行,多數只批禮拜六日假期,但假使要對一個政府部門宣洩不滿,而官務員多數只返五日放銀行假,黎到目標卻只能夠對住門口、對住棟樓、對住實Q嗌,話事亦即大會針對一班早去晒嘆世界,未免太過儀式性。呢個亦係我以前唔參加遊行原因之一。藝發局有派一位高層收信再同苦主開會,甚至接收代表訴求之木門,我覺得算難得,即使只得門面起碼做足功夫先。雖則我仍覺得,活化政策同發展局規劃地政科更大關係,就算藝發局會轉達意見...大家都知官僚係咩一回事啦。而家仲要再隔一重。還有一灰,是以反活化工廈作出發點,可預期社會間回應會非常微弱,香港人永遠要切身到殺上門至關心,正如我都因為今次燒到indie至首次動身上街。但獨立自主藝術及工廠大廈發展兩個題目某程度上好窄,遊行人數應該有三百幾 - 可以鬧我衰,初頭我預得百幾 - 聲勢議論性皆不足,兩個鐘路程,影相拍片的自己人同路人甲乙丙大把,電視台見到收費台無記亞記唔多覺,事後咁「大」宗遊行事件港聞版亦只得內頁一格,對短期內改變無大寄望,始終在社會生活,想利於助於自己,必先要得到媒體報導及支持。


講還講,再有下次遊行仍會參加,明知唔會有大影響但會又明白唔做唔可以,參加遊行就會令你感受到呢份現今香港生活的無力感。但最無奈,可能係獨立界一份子之視野。香港咁多年黎諸多政策,目前為止活化工廈應該對各位獨立藝術工作者影響最大,Facebook有近八百人話參加,結果在場人士只得除二(唔夠)。投身獨立界,先入為主正因看破或摒棄傳統商業社會套規範同思維,及一般香港人、MK仔女行為處事,照計真係動身唔會得咁少人,獨立精神就是坐言起行同唔只顧自身利益、商業得益,結果可見「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又或「要我動口可以要我動手則免」還是獨立界主流,自己最接近是metal界,但見不到多少metal band成員出席,一隊band四五個人有一兩個代表型式參與已經算好。可能有人會話「我冇租工廠大廈」,我直頭乜都冇、直頭唔算獨立藝術工作者,但個活動關乎整個獨立藝術界,係indie已經會想到參加之重要性。所以我成日話,香港indie界實際上不如大家包括當事人自己所想得咁indie。不斷將各點交叉思考,你就會明今次遊行點解會令我咁無力咁無奈。


24/2/2010 WED

其實我而家病左。從來每放完長假實病番一兩日(唔慣返番工咁操勞嘛呵呵),星期六遊行完已經唔敢再show,星期一返到公司,個個同事換晒短袖衫得我仲著住大大件褸成日唔敢除,星期二決定射日波,反正公司有買保險睇完醫生可以claim番大半錢,我屋企果頭睇醫生又平百二蚊邊度搵!係唔係都睇左先。病緊理應戒口,又會咁唔好彩撞著麥記三十五周年優惠。每日放工落車行番屋企必定經過麥記(由從前想食要行兩三個字出九龍城,到而家一落樓已經一左一右兩間夾住,麥記正式取代七仔成為「梗有一間係左近」代表),望到買一送一,點忍呀大佬?


之前兩日門口大大個牌掛住有乜優惠,今日行過居然乜都冇,已經出事。排隊問哥哥:


「請問今日豬柳蛋漢堡係咪買一送一?」

「豬漢堡至係買一送一。」

「芝士漢堡!」


之前邊個同我講係柳蛋?等我排完隊先知中招!鬼叫今晚又要自己搞掂咩!迫住要買!


「又衰在返屋企至睇到報紙!前兩日都有掛牌出黎掛牌出街講俾大家聽做乜野買一送一優惠,唯獨是今日冇!好明顯係搏有傻仔以為真係豬柳漢堡買一送一!如果我早知唔係柳蛋,實唔會幫襯!」


「搞到食都食得冇乜癮,自己整個雙層豬柳漢堡無聊一下!開頭仲諗住可以砌個足六兩版豬柳蛋漢堡!而家...又要爆多句芝士漢堡!」


唉。食到好Q懷念永恆經典帝皇黑椒漢堡。唔知幾時先再有得食。同麥記唔知幾多年後先有新款野食。講開新野,提番好多年前一單奇遇:果陣讀緊中學98、99左右,約左兩個同學去黃埔玩,食完飯之後出去,唔記得點解落左麥記,經理姐姐走過黎搵我兩位同學。去過黃埔麥記都知果度幾大下,麥記職員將其中一個位置間左出黎,原來係試食區,經理姐姐請佢兩個埋去,請每人食一個包唔使錢。同學甲食左個素食漢堡之類,同學乙就有得食將軍漢堡加蛋 - 當時將軍漢堡仲係新奇野黎同冇蛋架。食完講幾句評語唔使錢真開心,最衰果時我食左飯唔係實過去黐番個。當中思考是:將軍漢堡食左咁多年,到近幾年先至加隻蛋落去,換言之麥記要開發一隻新野食 - 可能只係加隻蛋咁簡單 - 可以拖拖拉拉差唔多十年咁耐。下次麥記肯出新野,唔係魚柳包加多塊就話新咁濕碎之類,真係唔知要幾多年後。


26/2/2010 FRI

年初四晚八三三上 漢 屋企打邊爐,臨收檔提過下今個星期五晚一齊去睇《錦衣衛》,點知在場各位得我一個認真,另外兩個完全冇左件事無聲無息放飛機,結果今晚返到屋企又要自己搞掂。前晚俾麥記所謂「買一送一」昆過一次,唔甘心再俾佢呃,今晚決定自己整。點知仲衰。


通常自己屋企整野食,假如雪櫃冇微波爐叮叮(我是波仔hardcore fans,波仔d即食飯盒比你想像中好食同飽),來來去去得一味營多撈麵,兩年前美食節掃貨加街價同樣是個半一包,事隔兩年已經加左差唔多25%價就黎見兩蚊喇,但一餐整兩個仍然四蚊有找仲平過食公仔麵。嫌悶咪加多罐午餐肉囉。不過而家午餐肉都算奢侈品喇,又回到兩年我屋企果頭賣五六蚊罐咋,而家同一罐肥豬仔細罐裝平極都十一二啦,所以通常等減價有十蚊以下時掃貨,之前公司果頭正呀天壇牌細罐$9.8食得好開心,可惜冇晒貨了,今餐想加送,唯有去屋企對面間屋村辦館,要成十一蚊,想食冇計唯有科水。


呢間辦館我從來唔多鍾意,因為個老闆娘永遠口黑面黑當你俾錢佢老馮噉,同埋叫做辦館但超過一半野貴過大超市,老實講唔係佔地利開正屋村地下近過人地超市便利店同夜收,都唔知佢點樣做得住,而我就算貴仲會幫襯而唔走去其他舖,就腳之外仲本著一分寧益小機構莫益大財團的支持underground精神(唔使再笑喇我都知呢樣野非常戇居俾人笑足咁多年喇已經)。唔妥間野除左老闆娘仲有前科,我都算經常幫襯佢買午餐肉,之前試過兩次買到返屋企開唔到捲捲下扭斷左,第一次符碌用罐頭刀搞番掂,第二次連罐頭刀都玩到崩埋,最後你估都估唔到,摷左把電線鉗,沿住扭斷個位一路剪剪開個罐,食完冇肚痛都幾好野(定好彩?)。今舖仲激。插條匙落去扭個位扭唔郁,試左兩個字,大力得滯直頭扭斷埋個頭,扭到中間斷都叫做可以翻炒電線鉗怒剪條橋。上次整崩左屋企把罐頭刀又唔記得左買番把新,夾硬黎撬左幾野,撬到個罐都變晒形,先篤得穿個罐少少。最後只有出絕招。






「頂佢鹵味。我冇幾可試過一次講咁多粗口。」
「此情此景,直頭可以用黎做death metal碟artwork。」



開佢唔到棄之可惜加上等緊開飯,將屋企全部工具抬晒出黎務必開到佢為止,乜叉方法都試晒連鋸都出埋,亦考慮過放入膠袋一鎚打爆個罐噴晒d肉出黎算數(十足落街市買免治牛肉噉款)。最後罐頭刀鑿到幾個窿,搵鎚仔加螺絲批打多幾個大窿出黎,再用大鉗細鉗又剪又撬又拉罐中間自己開左個蓋,破肚穿腸式用筷子一劈劈午餐肉蓉撩出黎十分CANNIBAL CORPSE,平時會切粒撈麵食,而家連個工序都慳埋。


「整碗麵兩三個字,食碗麵兩三個字,幫罐午餐肉做手術要加埋再加一半。相信全世界冇人開罐頭開得有我咁柒。」


今堂教訓有二:從今以後,我唔會再去呢間辦館買午餐肉,差唔多買三罐就有一罐出事,都唔知佢地係咪成水午餐肉d罐都有問題,打機死三條命都game over啦,仲敢試?同埋,屋企冇飯黐自己一個食飯,的確應該買外賣,唔自己整野食是有原因的。逆天而行,會遭天譴架。


27/2/2010 SAT

又到長週,其中一個星期六我肯出街原因。晨早排定晒節目。不過熟悉劉Sir的朋友,都知佢十次出街最少九次出唔成。


「oh yeah。」


對上一次入band房應該大半年前喇,難得舊同事B哥新年果排咁有興致打黎約夾band,差唔多兩年冇見過佢又身痕,今天長週正是好時機,年度春冥是我提出燒野食的,反正我都要上舖頭做野,夾band>皆旺>馬騮山剛剛好。不過我放一點,做designer的佢最早三點先放,加佢果行不嬲成日要OT,原定計劃四點夾一兩個鐘之後我走下場,行程趕過頭分分鐘我上房玩番個幾鐘佢先放工,傾唔掂數無奈地返左屋企,食碗麵,打陣Starcraft,訓覺。五點幾唔係電話嘈醒,可能六七點先起身,立即飛身出旺角,今次做正經野。收左皮半年幾,部電腦仲未搬走,上過TRHK都知舖頭部機有幾舊啦,殘到個芒斷左要用膠紙駁番頂住咁灰,就決定用我部舊機頂住,舊極都一定好過部殘機先啦。雖則交接左半年幾,一直未backup番自己d野,咁多野唔見得光(呵呵),今日順路上去搞掂佢先。有成幾激野要backup部機又舊(最少六年了),預左個幾鐘至拎得番晒dfile,所以咪冇得夾band囉。自己隻手指唔夠,襯新年上旺電買番隻大d,跟住收到幫劉Sir睇舖的靚女Olivia姐姐電話,以前我睇舖時搵人幫我買外賣、人地上黎呃水吹,而家變左我做人地外賣仔、我上皆旺攝時間,風水輪流轉。出奇地遇番好多人,人客鬼客唔在講,最過癮Rock爺落信撞到Ricky哥,兩個人上Nelson再撞到KC a.k.a. 沙包風,再一齊上皆旺撞埋劉Sir。108號舖成壇人發癲吹水舖內玩到舖外全層無刻安寧,相信劉Sir走左之後直到到今日皆旺都未再遇過,連睇舖多時的Olivia姐姐都頂唔順,但距離當年玩到成層怕左我地的光輝歲月仲差好遠。噉先至係睇舖呀。不過睇band show可以睇到傷耳要打類固醇、舖頭對喇叭開大聲少少都怕的佢,永遠唔會明白架喇。操跆拳道做開沙包俾人打的KC,今日唔係拎住袋衫而係揹住枝結他上黎,上次見都大半年前(好似今日見親d人個個最少半年冇碰過面),果陣係黐人band房夾,跟住佢屋企後樓梯執到有人掟左枝墨西哥Fender連埋個厚皮靚袋,擺左好耐好耐終於拎左去整好佢,亦即見到呢枝,整番條頸、換過d掣,新Fender一樣。


「要開始練番結他夾band喇。」


又要返工又要返學又要行山又要影相又要打跆拳又要媾女的佢都噉講,搞到我都好想。咁多年冇次夾得成,由幾個人包括KC一齊傾到最後幾個member無聲無息唔見晒人一次都冇夾過的MELODIC(中文名問我啦),跟住擾攘一輪有Rock爺加Ricky哥的METALLORD(睇名都知柒啦),謎之SKM,同最想夾因為明pop的EASTERN EMPERORS...唔知幾時先再有band夾,或者真正搞得成一隊band。


玩到差唔多八點先至出發,去創興。馬騮山燒野食?算吧,吹極雞都得四五個人,買野霸爐都唔夠人啦,初頭打算金山轉去韓國燒,最後,回到老本行打邊爐。或者仲好啦,今日突然熱番差唔多三十度,去燒野食可能熱死。唔記得左點解同邊個揀德興(好明顯唔係花園金閣fans加不嬲唔鍾意德興的我,又好明顯為某人擋緊駕呵呵)。八點幾去到,差兩張檯都等左半個幾鐘先到,我黎過咁多次德興第一次見到全場爆滿迫到仆街,可取是今晚唔知咩事幾多靚囡囡黎打邊爐。首輪有活動召集人107、我、白告同又話黎又話唔黎左N次的Rock爺,食左個零鐘仲有紅燈區特派記者176帶埋香港摔角聯盟代表,白告走人有十一點操完拳即飛過黎的KC接更。摔角跆拳兩派對台,KC本身都係摔角fans,我自從WWF被真正的WWF告被迫改名WWE已經冇追了,吹開先知原來香港摔角聯盟台柱鬍鬚女即係你去睇band show成日撞到著裙同你鬥mosh個鬼仔亦即野紅罌個歌佬都係跆拳道出身。今日蒲頭,原來剛剛打完一場,但難得有比賽居然完全唔宣傳冇人知,就連內部都唔係個個知道今晚有賽事。聽番好灰,觀眾越來越少,上年年底睇過一場全場爆,原來正正撞到有史以來反應最好一場,主因有鬍鬚女,非常老實大半人都係想睇佢!但佢唔係場場都鬍鬚女出戰,加上場地查實唔少問題,打耐左唔夠新鮮感,香港又從來唔接受摔角,有見及此宣傳越來越少,今晚呢場直頭唔宣傳基本上變左閉關賽。都未夠,打埋四月,再落去唔知會點。另類文化的確好難經營。


一直坐到十二點半先散水。不過今晚之後,我一定唔會再黎德興。首輪九點幾入場,話可以食到十一點半,次輪十點入場,一張四人檯坐七個人,要屌幾輪先肯換張大檯已經賤;十一點半經理話遲入場都要照開檯時間計錢冇得當宵夜場,算豪俾你,但要繼續坐,每人每個鐘加廿蚊。唔講粗口都唔得啦,再者今晚d野食又唔掂,德興肥牛已經係我食過咁多間最差,今晚仲最少兩碟d牛肉黑晒睇見都唔開胃退貨果隻,可以若無其事地照上。德興從來冇好印象,唯一可取只得獨家火鍋奶皇包,但野食唔係好地方又唔好坐服務差過人仲要收得貴,加埋今晚單野,我發誓如非被迫我一定唔會再幫襯德興。


「好食好坐連侍應都同你玩埋一份的花園金閣咪幾好?今餐邊個話食德興?」


1/3/2010 MON

22/11/09家犬走左,兩個禮拜之後帶番佢返屋企,自此逢大時大節或特別日子都有野益佢。所以二月好多野關照。


「新年逗完利是,都係搵佢幫我壓歲架!」


新年之後個禮拜就到廿二號。平時屋企人間唔中都會買野俾佢,走前差唔多乜都食尤其生果同麵包十分健康,走後每月正日,就會準備好多蛋糕:



一番心意,不過老實講,到頭來都係落晒劉Sir肚,有時唔記得左擺到過左期兩三日先醒番起,懶理微波爐叮叮消毒照食可也呵呵。



麥記好彩。三十五周年扮晒野做折但星期三買一送一得豬柳漢堡加隻蛋都唔肯,小還小逢星期一我仍然會豪十三蚊俾佢麥樂雞買一送一,不過諗番年幾前六盒麥樂雞一盒九蚊,而家加左價成半,計落買一送一除番開先係合理價位。麥樂雞我鍾意食,隻狗都係,走皮浸水過油你俾幾多佢食幾多,以前佢上TRHK時晚餐都係食麥樂雞架。襯而家有優惠再買,人狗一盒。雖則佢果盒到頭來都係劉Sir食埋。


「以前勁買野食,有劉狗幫手分擔。而家...難怪劉Sir越來越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