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記


Act II


1/7/2009 WED

大家都知父親節係每年六月第三個星期日,不過遲左半個月先正式慶祝,冇辦法,開舖太忙,特別禮拜六日同假期更加走唔開,今日七一紅假,仲可以咁悠閒同家人食飯,全因我已罷脫羈絆。


「由即日2009.7.1起,劉Sir正式自TRHK門市部退休。」


幾個月前已經講過會走。不過又要搞show,而且TRHK門市部近四年基本上劉Sir獨力支撐,一走自然牽連甚廣,要到今日先正式安頓好可以離開。決定離開遠因近因眾多,而家日頭份工開始忙,多野做左又成日要出街、上大陸,耗費太多時間精神,前排家父對眼有事入過院做手術,已過退休年紀又已經第三次入院,絕非好徵兆。而且睇舖、搞show、寫作太多工作在手相當疲憊。既日頭份工忙屋企又多事,倒不如留番多點私人時間俾自己。


而最大原因,唔難估到:面對香港metal,劉Sir(終於都)對到化了。基本上TRHK 2002年九龍城龍珠開張開始,我已經係接近日日蒲頭常客,唔使好耐做埋職員,讀書兼職三年後,單人匹馬坐旺角皆旺舖唔覺唔覺都四年,見證住香港聽metal、玩metal、搞metal一班知識態度變遷。自最初起已經覺得自己好離群,因為我有四樣野唔做:我唔download、我唔夾band、我唔係專家唔玩填字遊戲、我唔搞是非只做音樂。再者經過多年洗禮,其中一樣「專業技能」,係單從一個人言行舉止表情動作,就可得知佢「level去到邊」。當如此真正投身音樂時,就會發現本地metal存在好多幻影。


經常提出:香港metal K歌化。metal從來屬於地下音樂,但黎到香港只成另一種潮流產物,CRADLE OF FILTH、CHILDREN OF BODOM同各大metalcore樂隊成為J-Rock同Manson潮退後下幾浪,以前metal仲未有好多人聽碟唔易買網上面冇乜人講時,聽大名好正常,但大多人會肯接受唔同類別肯試地下樂隊,但而家連四大唱片公司都做metal,所謂「地下音樂」商業程度根本已同流行音樂同級,新加入一班第一日上forum十分鐘已經成為專家,一面倒只聽出名大band同多人講堆band,香港人對metal之追求,已達前所未有咁K。

hip-hop同R&B等今期流行,好比metalcore同其他當打潮metal style;

四大及遭其收購之獨立廠牌,好比英皇等K歌大生產商;

大label千金所谷搞到好似不聽不可之metalcore及其他各類型樂隊,好比TWINS同容祖兒之類當紅歌手;

只聽而家最紅果幾種野幾隊band,好比只聽而家大公司plug上台幾首K歌;

紅緊潮緊先聽其他野輕則忽視重則無理抨擊,好比聽K歌唔願接受其他音樂如英文歌死話自己追個歌手最好;

99%音樂屬download餘下1%俾錢買都只屬大公司出名band,好比妹妹仔fans download幾首派台K歌就夠特別版靚先買埋隻碟;

搵到隊band聽完首歌上forum話俾人聽玩填字遊戲滿足自己,好比聽完一首K歌同成班friend上K房唱表演娛賓滿足自己;

對聽到之音樂可以不需理解亦無心研究同人講得到「我識我聽過」就夠,好比一眾靚仔靚妹唔會留心創作人心思只要入到K房識得唱萬事足;

forum見到其他人唔係聽同一樣野或唔識就窒人串人笑人,好比Sina論壇等一非支持自己偶像即人身攻擊之妹妹仔fans行為;

當一隊band冇人講立即唔聽甚至踩多幾腳再追另一水,好比一首K歌唱夠聽夠就話佢「out啦」而改追新一期plug台歌;

上網兜幾轉,就知現今香港絕大部份聲稱聽metal者,音樂態度同接受認知與上面比喻不差幾樣,而我不得不承認,我真係唔識得應付呢種「Metal K歌迷」。最起碼,我唔識點樣將一種文化藝術,當成一種商品推俾客人。失敗在,我做唔出其他本地成功metal銷售者所做:9up當秘笈,如當年信和長毛,幫襯過都知其實佢介紹一隻碟十樣野有六七樣錯,但即使唔知乜野黎大家照買,因為大家唔係要聽佢介紹,甚至唔係為聽音樂,而只係要聽佢實牙實齒一句、聽完覺得自己買左立即「升呢」威過人即刻乖乖俾錢之一句:


「正到lum樓喎呢隻而家個個都聽乜你仲唔買咁失敗?」


但升左呢,識多左野(卦),心態又如何?老實講,你點都估唔到,一場陳慧琳演唱會話晒俾你聽,香港聽K歌一班可以比聽metal果班「更metal」。最少,妹妹仔fans為左自己鍾意位偶像,可以瘋狂燒錢同投入時間去追去支持,但網上見到好多香港metal友,「我聽underground music架」,不過「好多野要買呀」,「搞到冇晒錢買碟添」,「得番錢買一隻,梗買名牌子啦」,「果隊band都唔識梗唔俾錢買啦!download聽咪得囉」,「聽過佢(一首)歌,就即係我支持左佢啦!」難怪多左咁多人(轉)聽metal,輕鬆得多又慳錢得多但當然型得多。


近年metal流通高峰期,係metalcore進入香港,亦即大唱片公司開始插手宣傳以前根本唔多理之metal開始,當大公司都宣傳,舖天蓋地之下,metal自然成為J-Rock後另一潮流指標,但metalcore缺乏內涵而短命,紅左年幾甚至一年都冇立即高速沒落時,網上講metal聲勢已嚴重不如前,局內人對metal熱情亦由火炬變成火柴,但未落得以前J-Rock甚至nu-metal下場,全因靠上網吊住條命:上網搵歌,有幾難?知道band名碟名,花兩三個字工夫已經download晒有得聽,要追潮流唔難,醒一級的勤上MySpace同YouTube搵獨立樂隊「分享」自製hype,一時間專家四起。感覺上擴闊左視野、接受力提昇、識多左好多(地下)樂隊,建立自信心後,離開電腦獨自去到一個新環境如TRHK,亦即面對真正試練時,到頭來反而失去上網練成之音樂批判能力,要聽可以、要買可以,但限於電腦中睇到聽過之樂隊同歌,跟住事態發展,返番去上一節Metal K歌化詳解已有分曉。偶或願意試聽,可能有聽過覺得好聽合適,但「唔會買」,因為當講到俾錢,都只肯奉獻俾大公司旗下出名band,或網上專家們吹捧之潮band。上forum搵band聽,十隊可以有八隊話好聽鍾意,但入到一間舖頭話「我要買碟」,對住過千隻碟卻可以睇極試極都話「冇一隻想買」,足以見證到香港人得把口本性,同音樂視野接受力之狹窄。


如果唔係而家網上咁容易免費得到資訊甚至完整作品,metalcore潮退後,基本上與時並進之香港人早已完全放棄左metal,只餘原來之死忠派繼續追隨,即與當年J-Rock一樣,而此種完全旨意網絡風者只會不斷增加,兩三年前大約只得一半,到今時接近全部皆是。免費媒體令聽及講metal人數增加,但從音樂角度睇,只是犧牲質以滿足量之退步,實質上香港人對音樂之接受力低到你唔信,並比已低之以前再低好多;首先,冇名氣、要俾錢?收皮吧。玩得好算得乜?獨立音樂同商業音樂不同之處,係後者只重搵錢質素可以不理,而前者調轉一切以音樂性及質素行先,著重名氣多於質素時,已經偏離左獨立音樂之態度,所以我會話metal香港進入香港後,只成為J-Rock沒落需人接棒而時勢造成之另一種潮流產物。


就同所有文化藝術一樣,當潮流主導所有事物飛快而過,再冇幾多人會留意內容。近年咁多人聽metal整個scene咁蓬勃(或稱曾經蓬勃過/睇落蓬勃),上網睇睇,填字遊戲多,真正討論音樂之話題接近零,即使有人帶出音樂性質問題(非問「有冇邊隊band」、「有乜好介紹」、「近排乜歌好聽」之類),大多數無人回覆,好彩的話有人插咀片面幾句,結果往往係參與者自己都「可能係」、「係噉卦」等不肯定立場,最後無結果下草草了事收場,即蓬勃者只限於表面,本質完全被忽略。有心人一直存在,不過比例上少得難以察覺,同最大問題當認真寫音樂時,放上網後獲無甚建樹地求祈回應幾句以示參與已算好,否則一係完全冇人理,一係俾人話「挑咪又係炒外國」,但有趣在本地forum成員好鍾意引用內地及台灣文章,反而本地人肯寫、寫得出時只受到排擠。難怪網上根本冇人講音樂只得分享,俾心機寫一篇文出黎俾人笑俾人串,同簡簡單單上MySpace搵隊band講幾句放條link即變人民英雄,你揀邊樣、邊樣容易持之以恆?敢講劉Sir係香港冇幾多個真正有心去寫去推廣metal之人,我已經幾年冇玩過forum,正因五六年前幾個本地主要forum中已經領教過好多,可能仲有人記得劉Sir係Gestapo時代迷你論壇不受歡迎人物之一,因為每每佢出聲之後,個主題就會冇晒人回覆極速沉底;又可能仲有人記得「每週一唱片大行動」,其他主題好多人話「想試XXX」,唯獨此主題回覆率近0%,每週更新後一兩日已經去到幾版之後,甚至俾forum版主洗埋。經過左五六年都係噉,根本冇改進過而只有更差,網上討論地區都冇討論,文化價值已不存在。


當音樂態度品牌化,香港人更無多少尊重音樂之意。潮流其中一個病態現象,係過時亦即上一水/上幾水,經常成為新一潮追隨者攻擊目標,metal在港咁潮相同現象自然在所難免,CHILDREN OF BODOM仍然橫行時期,已經有好多從J-Rock投身metal人士踩還是正在過氣之J-Rock以顯自己「識聽音樂」同緊貼時局,瞬間打倒昨日的我者不止於聽眾,更包括唔少轉型樂隊成員,而家上網咁多野download,潮流上落自然更快,跟住CoF同metalcore時勢,MYH3都有講過。香港現象就係咁古怪,就算本身自己聽開,當種音樂或樂隊一唔興、自己一唔聽,立即疏遠及彈至一文不值,直到再興起或自己再聽為止先至變番做「好野」,所以真正要做metal的話,香港絕對做唔到,潮流=metal時,今期流行metalcore,metal就等於metalcore;近排網上多人講extreme metal,就只有extreme metal先至係metal。最後,無論各位大老細講到自己幾想搵冇人識的樂隊、幾想聽地下野都好,賣碟一班都只可以賣大label出名band,唔出名樂隊除非賤價否則冇人理,而開宗名義metal gig,若非做潮流show搵大band,就要搞hype show搵齊本地明星助陣,做不同類型樂隊同台之雜錦式metal gig,就如Tomahawk Metal Fest I後記所寫,只會俾人話你唔識野話你pop俾人笑俾人串。香港metal界之「地下」,早已同潮流無異,不過相信其中冇一個人知道,獨立音樂精神中包容及尊重之心相當重要。


以前曾經憧憬過,夾band一班層次會比一般人高,遺憾事實正好同所想相反。因夾band都係從某種類型或某隊band開始,好多樂隊中人 - 非話全部,只是大多 - 往後追求音樂時集中同一隊band及同一類別,偏差少少都唔可以,播歌佢聽的話,基本上只需要播番佢隊band玩緊果種就得,其他野你點播都唔會有反應,但同時間如果播緊隊band唔出名,點優秀、播幾多首歌,肯俾心機試聽一陣已經好好,更加唔使問會唔會買。聽得專/窄,卻未必一定理解內容,TRHK內外唔少機會遇上香港樂隊中人,有部份可以連自己玩緊種音樂係乜都未必講得清楚,最通常之解釋同形容係band名,但亦只有band名而難更深入,又因名氣觀念困身。經過咁多年比較band友同非band友,好遺憾後者大多 - 非話全部,只是大多 - 音樂視野比非前者更狹窄,亦更在乎樂隊名氣,尋常眼光當你做得樂隊成員,理應不止技術上還有內容上已清楚理解自己所屬之音樂,對音樂整體亦應抱相當開放態度,你問我點解本地現實會調番,唔夾band的我答你唔到。


或者只有又係果句:Metal K歌化。此現象不限於聽眾咁簡單,在夾band群體中發展得更加極端,上段提過之尊重與包裝更加完全消失。首當其衝係「pop野」,例如已被降格至比metalcore更低之power metal/一般清聲唱metal,常被踐踏得體無完膚,BlackWine 08年《影子》演唱會後記已有紀錄,當時遇到過一些本地extreme metal樂隊成員,對BlackWine團員及音樂之不可理喻負評,我都唔好意思寫出黎。而且你唔會明,點解咁多人一夾得band,特別紅左之後,氣焰可以咁高。好多香港band友經常人前要裝出一份「霸氣」,相反外國band去到環遊世界演出級數,冇幾多個會做到好勁好「霸」,反之平易近人甚至好有家教,同香港擺到個款生人勿近完全唔同。而且唔介意同人分享,睇番舊聞一則:新加坡樂隊OBLITERHATE自己叩門,憑誠意同才華打動多位世界級巨星為其首張專輯台前幕後相助,重點不在於搵到邊個幫手,而係幫佢果班全部名堂驚人,可以用自己名氣技術搵錢,偏偏肯唔收錢或超值價幫一個三唔識七路人甲做session搞錄音。但香港幾乎搵唔到呢種人。你試下搵一位香港band成員做同一樣野,請佢無條件幫手或有野請教,只被求祈敷衍打發走冇被挖苦,已經算你好彩。當外國band越來越冇「星味」之際,本地樂隊卻越來越rock star。


夾band最重要必數音樂,但連對音樂本身已唔多認真,其他方面再加惡化,可用理所當然去形容。Tomahawk Metal Fest I後記中都有提到,「講香港band壇最出名係是非而非成就,未必冇人唔認同,我非band壇中人,但接觸到香港band成員之機會唔係冇亦唔係少,而每每在TRHK以內遇到,或TRHK以外相見,香港band成員講得最多者,往往係其他band是非、『邊個乜乜乜』、『果個唔妥果個』之類,而絕少真正對自己band壇正面、有幫助的『分享』。」雖然我非樂隊一份子,但當連樂隊間都可以或明或暗彼此互相攻擊時,TRHK作為一間經營metal之所謂「商業機構」,同主要成員劉Sir乃全港唯一一人有知識講出此篇文所有觀點,唔使多少想像力都諗到咁多年黎TRHK會俾人講過幾多閒話。香港人有樣野好有趣:只要你辦藝術時牽涉到錢,就一定會話你係為搵錢為商業,但你肯睇真,全香港搞metal單位中,TRHK查實係最逆商業果個,真係冇心做音樂、真係咁(易)搵錢的話,我諗冇必要花十年時間七位數字業餘搞一間地下唱片公司出黎,搞亦唔會做metal整體,因為metal夾夾埋埋最少十幾種每種有各自市場,全部兼顧晒即如現在成本高過任何人估計,同時舖內有九成以上樂隊專輯根本唔需要入,因為香港根本唔會有人識有人試。為商業想賺錢的話,只需學習其他真正商業之大零售店,將規模縮減90%只賣大label樂隊同今期流行類型,時間及金錢投資可以大幅調低,同時真係搵到錢一年回到本之餘盈利絕對高而家十倍以上,兼可以成為正職生活落去唔使似而家咁多年都係日頭夜晚走兩頭,最重要能夠做埋英雄受萬人景仰,掌握潮流者即掌握人心。


噉點解咁多人會話TRHK商業?因為香港係一個古怪之社會,你要上位唔係靠實力,而係一將功成萬骨枯,靠踩人上,香港唯一一間打正旗號做metal之TRHK,自然成為大眾所需的踏腳石:樂迷/專家需要,因為自己「冇錢」(拎晒去玩去買其他野嘛),為自己下載之「反商業」行為合理化,同顯得自己聽緊地下音樂;樂隊需要,因為批評完人地商業,就可顯得自己非商業、反商業,對「地下樂隊」之形象、態度表面重要,更能為自己行事作一定掩飾;演出搞手同樣需要,鬧對方搞show「商業」例如早前之HIBRIA power metal得黎又唔出名,進而能話俾人聽自己「真係識搞show」、「先至係識搞show」。實際上?就如上面講過之K歌化現象,基本上而家整個香港metal界,下至匿埋屋企自己摷黎聽,中至無數網上專家,上至夾band者搞show者,無不聽歌取向以大廠牌主導,前提必須是出名或有hype,播真正冇人講冇人識之地下樂隊,不論質素一律唔入耳,而且一面鬧「商業」時(不止TRHK,還包括整個潮流),自己聽歌一樣只聽大廠出品、買碟只去大舖買,換言之身為地下音樂一份子甚至身為地下樂隊但唔支持、唔接納地下音樂,抨擊緊獨立唱片公司至整個潮流商業整個工業時卻只會俾錢真正商業經營擺明搵錢之大公司,根本不合邏輯充滿矛盾,常聽到香港metal友成日問「點解呢隊band咁正都冇人聽」、「點解聽垃圾中文歌都唔聽外國歌」、「英皇出極都係K歌點解仲要聽」之類,到頭來自己又何嘗唔係如聽中文歌一班,受制於大公司宣傳同網絡人言,並自己一手導致metal落得同一下場呢?另做gig搞手同夾band,除自己活動外,某程度上亦肩負作為榜樣之責任,但你睇到而家連搞show同夾band一班都係帶頭只聽hype band、上網講download問人send碟,呢種榜樣會啟發出乜野追隨者?再請睇番上面Metal K歌化。


所以成日聽到好多人鬧TRHK搵錢商業,鬧左咁多年,香港仍然只得一間metal label,如果真如對方提出搞underground metal盈利咁豐厚,點解冇人會出黎爭地盤分一杯羹,尤以香港人、香港metal界中人咁計較咁睇著數之態度?並非因為有原則,實則身處唔支持地下音樂之地下音樂群體中,自己知自己事。試問問有關人士一個月會買幾多隻碟、買碟佔每月消費比例多少、自己有幾多隻碟同有幾多激MP3、點解有錢時唔可以先貢獻俾音樂,有剩先買其他野而一定要調番轉有「閒錢」先買碟、買碟有幾多係大路band又有幾多係真正地下band出品?甚至去睇show時會唔會買表演樂隊專輯以示支持?只要一問一答完成,問答雙方 - 包括批評緊人「商業」者 - 都會立即明白點解TRHK根本冇可能係一間能夠商業之label,而只可能係香港metal界最唔商業、最indie單位。同可能要提提相關人士,BlackWine後記同樣帶出過,當年之「pop」如成了地底泥的power metal,在metalcore出現後早已失去其商業潛力,現今各大公司宣傳目標係metalcore及extreme metal,所以非清聲唱metal要比清聲唱類型具更高市場滲透性及更大佔有率,鬧人聽同鬧人賣「pop野」「商業音樂」時或應想想,會否其實自己先係聽緊「pop metal」?而被自己鬧緊果堆,其實早被逼迫回偏流反倒成了地下?


而在香港逢涉及利益者,定必引來大量(不必要/可避免)之爭執,所以label同樂隊及搞手之間出現(無謂之)衝突,的確在所難免。香港人早已默許左,一隊本地band只要能夠成功「為港爭光」,過程手段可以在所不計,即使作風就如佢地所抨擊之「商業」、「搵錢」都冇問題,而樂隊同非樂隊辦音樂最不同處,就係非樂隊者做音樂係推廣整體而非只個別一兩隊般造星,而樂隊往往覺得自己隊band成功出到名即等於推廣到所屬音樂。Tomahawk Metal Fest I後記甚至更早期黃家駒特輯都有提出過一條問題:當一隊樂隊成名,係自己種音樂入到屋,定自己隊band入到屋?成名後又會再做多少?樂隊一開始已從「我」出發,推動樂隊以外音樂之力度及幅度大受限制,尤其在現今樂迷視名氣高於一切之香港,可參考多年來多場演唱會,演出前夕至表演日大家氣氛高漲,但演出幾日後已無幾多人會再談論,從中受到啟發而真正開始研究音樂甚至開始夾band人數更是少不需數。長年累月以來,好多時包括局內人,經常話冇人做野,而我敢講TRHK屬於香港metal界少有真正出錢出力及有充裕知識推動音樂之單位,但當真係有人做野時會點?死。香港風氣就係灰在呢樣。冇人做時鬧冇人做,有人做時又唔滿意,我唔做係我事但我亦唔妥你會做,因為你做左我冇做,咪俾人覺得知我冇做到野?非常典型香港人思想。當自己匿埋一個玩唔做野又或根本冇心做時,就需要如前述之反派存在,做死左做野果個,餘下果班繼續唔多做野、繼續只顧谷自己時,自然天下太平。問我例?又係同一個,其實一個已經足夠解釋所有野。早前因「撞show」而起之一宗無無謂網上討論中劉Sir提出之事例,已可見不少端倪,而整個討論之起因,要追溯回《紙談音樂》第35期HIBRIA訪問,因為當中一個批判「為何多年來香港演出搞手未有為來港樂隊花過功夫介紹順道推廣音樂」案例,牽涉到本地另一主要metal gig主辦單位,有人感到冒犯,進而煞有介事以揭瘡疤方式回應。問心,我所寫全部反映現實,多年間的確冇幾多搞手請外國band黎香港時有落過特別心機,你帶隊band黎香港(理論上)係為推動音樂,但次次來去兩陣風過後無人費神回顧,並未有助於推動音樂同啟發觀眾。但文章落到個別人士眼中,閱後唔係思考番「有做過乜野/冇做過乜野」、「有乜野可以做/應該做」、「點解會冇做過」,而係「你串我丫拿好等我整死你睇你仲有冇聲出!」而此等思維及行動是出自本地「榜樣級」人士,可想而知整個metal界風氣如何,亦可話你聽,所見到只係七年黎多番折騰之一角,講埋其他你聽,我怕你同我一樣覺得香港metal文化低處未算低。其他人點講點評我懶理,反正而家我又唔屬於TRHK,簡單講多幾句已經夠晒。


「TRHK或劉Sir從未叫過任何人唔好參與其他單位主辦之演出,亦從未慫恿過任何人唔好支持其他本地音樂單位,亦從未向其他外國樂隊及外國廠牌講過任何本地樂隊或主辦單位壞話。我唔知TRHK以外其他人有幾多個夠膽講同一樣野。」


不過你對比都知,好多香港樂隊同搞手風生水起追隨者眾,但TRHK長期冷清加常被用作上台階,全因你唔跟大隊就係問題,你自己正直唔做小動作唔講人壞話其他人一樣會,你唔一齊做係你傻仔。此又乃一說明TRHK全不商業例證。其實綜合番長久以來所講之本地metal樂迷、metal band友行為及態度,凡事追求名牌名氣、死剩把口難見出手、講時大大聲要出錢時閃得最快、認為人地做野實有機心、自己冇心做野又唔妥其他人落力做野、唔用實力而靠偏門打擊其他人、面前笑騎騎背後放毒蛇...等等等等,耳熟能詳,咪就同大家返工所見之商業社會辦公室政治一樣?而香港metal界最諷刺亦係呢樣。獨立音樂之出現,正因這種種商業風氣令有才者未能得到盡情發揮,唯有獨立界不存在任何人事及政治元素,單以實力及才華定高下,先令音樂得以急速及茁壯發展,亦如08年初與一台灣行家所談中提出,你會選擇獨立音樂已不屬常情,不止音樂口味,更包括對音樂甚至對生活之態度,即真正為音樂,而非為名為利為威水為囡囡諸如此類。但好易睇到香港係調番轉,聽metal因為潮因為型,夾band更多為型為出名甚至為女fans,而當中最大諷刺,係已達「榜樣級」甚至本地領班級數人馬,行為同辦公室中同事甲乙丙冇分別,都係講多過做利益行先踩住其他人上實力其次,更因返工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但而家涉及自己「星途」,各種動作要比平時返工做得更落力,走精面行蠱惑永遠容易過暨成效大過有骨氣走正路嘛,人人噉做,就建立出一股鼓勵大家唔好靠實力而靠小動作之負面風氣。而人前人後兩個樣者,我都唔敢同你分享,有陣時從多方面得知一個人各面,你唔會相信眼前所見係同一人,正如試過一次有個band友呢頭講完「得架喇我實支持你地架」,轉過頭收到電話,聽到同一個人於另一地點講出完全相反說話。咁多年黎我都對到慣。好多香港metal友、band友成日高呼「我係獨立」、「我反商業」,但自己將商業社會生活一套搬落音樂營運再變本加厲,噉你玩音樂心態同你平日返工果陣有乜分別?乜會決心玩獨立音樂,唔係正正就係為反抗佢地追隨緊種商業社會風氣咩?只希望冇樂隊一面做時自己歌歌詞唱緊反商業社會,搞到口不對心。可能因為我冇夾band,所以完全投入唔到呢種名不符實之本地獨立音樂文化。我只覺得好虛偽。


從量計而家香港metal界一定好過以前,但論質的話,我睇實八年,現實一年比一年差,而家係差到好難再差之地步,所以我覺得留落去都冇意思,既然香港Metal K歌化同商業社會政治風氣在香港metal界已根深柢固至無可動移,根本冇可能改變到多少,不如抖抖做好日頭份工同多返屋企活回自己生活,最少,好多野我唔使咁心灰意冷先。

「提醒大家,劉Sir離開左,唔等同於TRHK執笠。TRHK及TMHK廠牌,仲有TRHK門市部全部照常營業。」

「但營業時間將有改變:現為星期一至五開5-9pm,星期三休息;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開4-9pm。

「要見劉Sir唔係冇機會,例如黎緊星期六11/7蒲吧RUDRA演唱會,而TRHK從來人手短缺,有需要我都會客串番睇舖,有緣自會相見。」

「相信黎緊日子各大小band show特別metal show唔難見到劉Sir,四年黎日日朝九晚十,令我錯過好多gig,而家唔再只得星期三晚演唱會或自己單位主辦之演出先有機會睇。」

「以後有任何問題,你仍然可以繼續問劉Sir。其實而家科技咁發達,見唔見到真人又有乜分別丫。(可能見唔到仲好呢,呵呵∼)


劉Sir離開TRHK,對少部份人黎講係大事,因為共患難左七年,特別近四年劉Sir同TRHK根本已等同同一個體,佢走左可能代表TRHK皆旺舖唔捱得幾耐,同時亦有少部份人覺得當中存在「香港搞唔起metal」之象徵性意義。我未至於覺得去到「冇左劉Sir會唔掂」之地步,當事人我做左TRHK咁多年,走的話理應反應最大,都可以走得咁低調,即代表我已經完全唔在乎唔重視香港metal此所謂本地音樂界。我亦絕對認命,而家唔係一個有真材實料同時唔囂唔串唔拋書包人士同你分享音樂知識時代,上各大forum分享主題自己做埋專家一份才是皇道。我之前講過幾次,TRHK對我黎講只係個學術研究平台,俾到我地點同所需工具、場景去接觸甚至研究本地metal文化,就算TRHK唔止門市而成間label執左,對我都冇太大影響,可能更好,因為提供更多題材探討、同更少牽掛可以寫得更盡情,就如可能仲有人想知我幾時會寫之撞show事件。我諗而家回復完全自由身,時間更多限制更少,黎緊日子我可以從多個角度寫metal文化。好似我會再深入從社會學角度探討,點解在香港metal冇可能好似如其他(偏)獨立音樂般做得起做得大。另唔少樂迷眼中地位神聖之獨立廠牌SPV於2009年中破產,係近年metal界大事之一,台灣網界並因此引發一場小小風波,同樣我有興趣寫番篇文講講。當然咁大單新聞香港接近完全冇人理,更加唔會有乜風波搞到出黎,你問香港有幾多人識SPV?香港人從來只關心band名。其他名,不值一提。


基本上要講都講晒,真係想睇多少少,簡單整個「teaser」,剖析TRHK於大中華至亞洲區定位,帶出一個遺憾事實。

TRHK廠牌,多年努力間多年前已成為亞洲區著名indie metal label,但能於全亞洲闖出名堂,在香港只係負責俾人鬧「商業」藉以扶助自己上位之「賺錢機構」;

TRHK門市部,係外國網頁都會介紹之香港metal地標之一,存量之廣連歐洲客都要上黎搵番佢地自己國家都搵唔到之本地樂隊唱片,而外國雜誌編輯、唱片公司職員甚至內地權威級音樂雜誌《重型音樂》及《極端音樂》編輯,對門市部通通一致好評,因為「好多野唔識」而顯地下及多寶藏,更加視為中華地區最值得光顧金屬唱片舖,相反香港人從來只會對此店作出劣評,理由相同:「好多野唔識」;

不少TRHK網絡資源文獻及碟評,著者包括劉Sir及部份過往編輯,被其他地區如內地及台灣轉載,並獲認真對待獲高度評價,但相同文章從不會獲本地論壇轉載,即使登出如非遭冷淡回應(如有回應),就是獲嘲為「抄襲外國」;

香港metal友水平去到邊、同外國距離差幾遠,從中可見。特別係世人對TRHK之評價。咁多年接待過世界各地國家客人,未試過有一個外國人會話TRHK唔掂,更冇多少外國客入到黎會空手而回,而全世界唯有香港人會話TRHK「唔掂」、「廢」,見到幾千隻碟可以「都冇野買」、「冇野我要」,如此現象背後含意只有兩個可能性。第一個可能性係香港metal友水平已經超越國際,達全球最頂尖之列。唔使我講你都知冇可能。換言之只會係另一個可能性,即.....


不妨自己思考。




5/7/2009 SUN

退休日子寧捨開心,一放假個星期六已經有LiveHouse重開gig,又太耐未留過係屋企,重投以前讀書生活,起身就係睇戲上網打機>再出街食飯打機>睇show>返到屋企訓訓醒又係睇戲上網打機,我都唔記得上次禮拜日可以全日留係屋企做乜都得係幾多年前喇。咁多年未放過假一放就頹晒,琴晚場show遲d先寫啦,就同五月兩場一樣,未收齊相,有相先慢慢搞。實在太頹了,所以「咁大單野」,今日劉Sir先至在佢地頭發佈:


***********************************************************************


痛心疾首,Trinity Music Hong Kong在此公告,因H1N1人類豬型流感肆虐,Rudra將未能如期來港演出。以下是樂隊發佈聲明中譯本:

「致主辦單位、香港的金屬樂迷和支持Rudra的朋友:

抱萬分歉意,需為避免H1N1流感的潛在風險,即使已到現在演出前夕,我們Rudra仍決定將原定2009年7月11日星期六在香港之演唱會延期。

「近日新加坡的確診個案不斷增加,並已確認為與外遊及旅客有關,雖然世衛組織和衛生署未有限制外遊,為自身及家人安全,延遲是次來港行程是迫不得已。

「樂隊大多成員已有家室,其中兩人更有幼子,而香港被視為高危地區之一,如不幸患上流感,對家人會帶來嚴重影響。而且政府加強控制疫情蔓延的拖施中,外遊回國者有機會需要進行強迫性的一星期自我隔離,如真需要滯留家中一週的話,這不止對家人有危險,更會影響各人原來的正職工作,現在經濟環境嚴峻,離職一星期會危及生計及前程。在這非常時期,我們只好作出不是最好卻屬必要的應對手法,希望可以得到香港樂迷們的諒解。

「自演出公佈以來,樂團非常期待來港演出的一日,並作好準備為大家帶來我們最佳演出。這番心意仍未改變,所以當情況改善時,便會立即計劃來港。

「請大家接受我們的道歉,和耐心等待至疲情過後Rudra順利來港表演那一天!」

縱使如此,表演將如期在7月11日星期六晚上於西灣河蒲吧舉行,由日本Mathcore樂隊Quixtok擔任主演嘉賓,及三支本地樂隊Shepherds The Weak、Darkness Pool及Elysium任開場,仍會是一場精彩演出!

基於變卦,所有票價將一律調低,新票價為預售$180、即場$130,另購買預售票可免費獲贈金屬合輯CD一張,送完即止。

已購買預售票者,可在演出當日於會場索取$20退款,而欲退票請於演出前帶同門票到TRHK旺角皆旺商場門市部辦理退票手續。

另請謹記:這次Rudra的演出只是延期,不是取消。當流感疲情退卻,Rudra便會正式來港,請留意以後演出消息!

任何有關門票或演出詳情查詢,可致電9867.5737劉Sir洽


***********************************************************************


Under grief we are announcing that Rudra is not able to coming to Hong Kong. Official statement from the band as below.

"To the organiser, Hong Kong metalheads and fans of Rudra,"

"It is with extreme regret that that we, Rudra, had to cancel the concert at Hong Kong scheduled on 11th July 2009 due to the outbreak of the influenza (H1N1) virus."

"The number of cases reported in Singapore has been increasing by the day and is travel related. Although there is currently no travel restrictions advised by the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and the local Health Authorities, we were compelled to make this decision in view of the serious implications if in the event of an infection."

"Everyone in the band was looking forward to the show and we were fully prepared to give one of our best shows we have ever done. Therefore, it is in our immediate plans to play in Hong Kong as soon as possible when the situation improves."

"Please accept our humble apologies and we look forward to being with you soon."

Even under such sad situation, the show will still go on at Hang Out on July 11 Saturday. Now with Japanese Mathcore band Quixtok as headliner, with local bands Shepherds The Weak, Darkness Pool and Elysium as opening acts, it will nonetheless still be a marvelous show!

New ticket prices are advance HK$108 and door HK$130. Free metal compilation CD still available to advance ticket buyers (while stock lasts!).

For those who had already bought the tickets, you may receive $20 back at the venue on show date, or requesting full refund by returning the ticket to TRHK retail store before the show.

And do be reminded that Rudra and us have not given up. Their performance is just postponed by the current unfortunate happenstance. When everything turns fine again, the band will surely come to Hong Kong to give this anticipated show!

For any inquiry please feel free to call 9867.5737 Lau Sir.


***********************************************************************


基本上而家好多野大家會比我知得更早,望實Facebook得架喇,劉Sir自己地頭會講番多d無聊野,講metal講音樂基本上我臨別秋波已經講晒了。至於RUDRA點解會唔黎,樂隊方面發佈之官方聲明已經解釋左。而家社區爆發加旅客傳柒,新加坡未禁制外遊及出入境,但如從高危地區返國,或同機有確診病例,最新措施中可被強制要求隔離一個星期,而人人有老有嫩,一個老婆大左肚另一個屋企有BB,而且現今時勢突然返唔到工一個星期等於搏炒,所以場show籌備左四個月,到臨演出前一星期都要決定延期,黎緊幾個月冇咁大件事又有檔期先黎香港。你有睇報紙都知,日本政府冇管得咁嚴(其實好多國家已經當一般流感處理唔多緊張了),所以Quixotik可以照常黎表演再做埋headliner,玩親佢地種math野,live一定撞到仆晒街的,所以少左RUDRA唔代場今場show唔好睇,而且票價會作下調。


「最緊要玩《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


解釋過了。你都知香港metal界/band壇好多麻煩野,如果有人覺得另有內文或想做文章,我都冇計了,自便,請。我放緊假懶理。



7/7/2009 TUE

某日有位姐姐仔上門,通常呢類推銷野總十問九唔應,但見唔係求祈cold call上埋門咁有誠意,作為公司reception的我姑且聽佢講幾句。好在。因為個姐姐仔上黎推廣Coke Zero。原來可樂做緊市場推廣,會有兩日拎上黎免費請全公司飲,一蚊都唔使俾之餘飲完就得咩都唔使理。通常呢種著數,貪小便宜如我都好驟忌,但姐姐仔再三擔保真正完全免費、真係可以飲完就算、除左請我地飲兩日唔會再煩我地,好啦就俾面佢,勉為其難接受試飲邀請做白老鼠啦。


要飲好簡單,姐姐仔留低張表格,填好fax返去就得,有行寫公司人數,據聞是按人頭計俾幾多罐,求祈寫左十五個算。交表至到請飲中間兩個星期,差唔多每日都有人打電話黎問我地公司係咪真係申請試飲、一次帶十五罐上黎夠唔夠、邊日幾點公司有人,日call夜call講到我地交左表唔飲唔得噉,死嚇到我都有d驚,


「免費送可樂上我地公司請我地飲仲要日日追魂call,要俾錢買果d公司都冇咁落力啦!乜而家生意真係咁難做咩連免費野都驚冇人要?」


單野因我之起,點知拎可樂上黎兩日我都出左街,會計靚女仲要話番我知,第二日上黎個姐姐勁高勁靚添,搞到好唔開心,只好開雪櫃摷野食洩憤。唔開尤自可,一開大九鑊:



姐姐仔當初同我講,雖然話免費請飲仲要冰凍雪上黎,會即場計人頭開,初時驚錯過晒兩日冇得飲,同事好野喎講到上黎班友放低晒d可樂唔開,每日十五罐上兩次即係三十罐,即日又唔多人飲,雪櫃積左差唔多廿罐。其實我從來唔多明零式可樂同以前健宜可樂有乜分別,對我黎講除左名係同一樣野黎,分別在健宜可樂入口陣味好似藥水都幾難飲,好在我份人比較另類,從來唔多鍾意飲汽水(我是忠實朱奶fans),其中一個原因係谷氣頂住唔多聚財,所以飲罐裝汽水慣左開蓋擺番三四個字散晒氣先飲(...)。唔到你唔信邪,當年健宜可樂同而家Coke Zero一樣,散左氣之後會變得好味左,或者冇晒氣先品嚐得到真正種味道啦,原裝可樂一向麻麻,要飲一係百事因為甜得多,一係飲冇氣可樂,特別冇氣健宜/零式。睇左咁耐都知劉Sir口味異於常人,雖Coke Zero面世後大眾反應普通,自己飲個不停,初出最平試過兩個半一罐,即係同打舖街霸Zero差唔多,膠樽裝都唔係貴得去邊減價時五蚊有找,日飲夜飲不知幾開心。


但我鍾意一回事,唔知點解同事們反應冷淡,基本上得我同會計靚女有興趣。冇錯又係劉Sir問題。唔知點解從來我話好d飲好食d野,公司上下一係冇人爭,一係我之外得一兩個同事鍾意,好似兩年前的雪夾糕(似乎絕左版了R.I.P.),全公司冇人接受到,跟住食到黐線的餅乾Kid-O,得我同引入隻餅位同事一齊食。成雪櫃Coke Zero有排飲,有d後悔點解交表時唔寫要多d,因為好似你要幾多基本上唔理你,今次可樂搵果間外判公關部都幾求祈,事前跟到足但事後真係如所言完全冇跟進,唔理成噉我諗填公司有一百人應該會照送二百罐上黎,成日覺得係佢地自己公司想訂Coke Zero,就諗到條橋扮同可樂宣傳,收左可樂公司錢同貨之後求祈做d門面野交差,「訂到貨」之餘唔使錢甚至有錢收,正。我都要開番間公關公司。開左之後,第一件事搵維他奶。


之前連飲二百幾包朱奶,仍然津津樂道,而家朱奶批發價都升到差唔多四蚊,豪得滯飲唔起。維他幾時幫佢做推廣呀?我公司同工廠夾埋應該過千人架!」



8/7/2009 WED

琴日飲住Coke Zero打街霸Zero再砌Wing Gundam Zero,今日繼續飲可樂。正確黎講係食牛。食茶記大的各位朋友,一定記得牛系特飲即雪糕加汽水,最常見可樂加雪糕變黑牛,七喜/雪碧就做白牛,仲有其他顏色好似金牛(忌廉卦即係),「hardcore派」更對雪糕味道/顏色有要求,好似講到明黑牛一定係落朱古力雪糕、白牛就要落雲呢拿或椰子雪糕之類色夾色。


不過咁大個仔冇飲過太多牛,因為屬於特點級,小學時睇餐牌,一杯黑牛要十四五蚊,當時食個下午茶餐唔係貴好多,又細個未識得問可唔可以加錢轉餐飲,就算加都唔掂啦果陣梗係黐實老豆老母俾錢佢地點會肯俾你咁豪加五六蚊轉黑牛。好在當時七仔仲有平民化黑牛思樂冰新地,中學行路返學,途中一定經過七十一,大熱天時放學經過,有散紙剩的話會買番杯 - 當年讀書每月零用錢包埋飯錢,夾埋僅僅夠食飯,點似而家d靚仔可以每日已經幾乎多過以前我成個月(仲要嫌唔夠使?),價位係四個半一杯,比當其時思樂冰同汽水貴蚊幾兩蚊,打舖機都要諗過度過之情況下仍算豪使,後來不斷加價去到五個半一杯就少飲左,到而家思樂冰同軟雪糕已經唔係間間七仔有,有齊兩樣之七仔更難遇到,想溫故都冇乜機會。沉寂一排,到紅牛當打的今日,到麥記翻炒番黑牛。



逢暑假時份,麥記最鍾意整色整水出新飲品拉生意,來來去去都係雪糕落新醬或生果味飲飲,間或有佳作(但咁多年黎我一樣都未飲過),而家連黑牛都古老當時興,可見已經玩到盡,不過佢好彩,太耐未飲過思樂冰新地,又想一試冇點試過之朱古力汽水,無聊買左杯。飲杯黑牛咁簡單,都可分兩個門派:一派兩樣野分開,先食雪糕再飲汽水,另一派食前攪到兩樣野撈埋一齊當奶昔噉講,我屬於後者,因為分開入口不如兩樣野各自買,叫黑牛黎做乜?雪糕汽水最忌失衡,當年思樂冰新地除左好在思樂冰本身夠凍又有得咬,仲有雪糕差唔多有思樂冰一半咁多(本身個杯勁細而形成的假象),真係可以做到雲呢拿/朱古力味可樂。而麥記版黑牛甚至好多茶記或餐廳黑牛都衰雪糕太少,唔好睇張相落雪糕落得多呀,其實係中間一層冰墊高左,實際上仍然唔夠,迫住一定要先雪糕後可樂,冇乜癮。另一個問題係當汽水落冰,除左本身已經蝕左,麥記d冰有窿,掟舊雪糕上去就會令雪糕黐左入個窿入面,唔記得叫佢走冰就大鑊了,除非等佢溶或勁樣衰地逐粒食,否則再蝕一桌。


飲得唔開心,再睇價錢$11.8直頭喊埋,因為唔記得左同期麥記做緊promo,買個餐加一蚊就可以換雪糕,頂早知係噉買個餐多十零蚊有包同薯條食,仲俾足成杯雪糕自製黑牛實夠撈加好飲好食萬倍,d眼淚水連個汽水杯都裝唔晒。繼無限加價同了無新意後,又多一個反麥記理由(但相信同之前無數個案一樣一面話反又耐唔耐俾佢昆到)。咁多年試過之雪糕汽水,仍冇多少能敵七仔的平民黑牛,搵次一定要逐間七仔撞撞重溫。只希望未加價加到麥旋風水平。



10/7/2009 FRI

辛苦左成個星期,又到週末,星期六仲有show。又係時候潛潛水,講講另一場show先啦:


Livehouse Re-opening Gig


「五月兩場想寫,但之前冇乜時間,而家放假又頹晒,過埋QUIXOTIK再算。



13/7/2009 MON

紙談金屬 Kowloon Metal City
第六章:吠陀.香港:Rudra專訪
@re:spect#39 (20090701)


剛剛個星期六11/7搞完QUIXOTIK,雖然RUDRA臨開場一星期前先話唔黎香港,對我黎講冇大影響,因為作為工作人員係唔係我都會出現會睇(...),同本身好鍾意Earache、Willowtip、Relapse之類technical/math野,但QUIXOTIK好在冇一味死鑽牛角尖而pop番,有d似後期之DILLINGER ESCAPE PLAN,對我黎講係「technical contemporary J-Rock」。多災多難後好多野寫,不過最想寫唔係QUIXOTIK,反而係今場show香港band同台下。不過,有時間先算啦。先要等收齊相。再,懶。五月兩場都未動筆啦。


亦因今場show咁多事幹,加上乘退休順便放埋假停寫一期,完左show到而家月中先出番七月頭《紙談音樂》第三十九期篇RUDRA訪問。因為大把篇幅,今次訪問唔似以前可以全篇完整出街,當然而家放上網減少番同演出有關等再無必要問題。鍾意RUDRA除左音樂仲有歌詞,班友成功在唔係單想玩metal名成利就,而真係將自己一套思想搬到入音樂當中,對音樂及文化基礎全部充分掌握,問佢乜野問題都可以一針見血答晒你聽,我同佢地傾過咁多、睇過咁多篇訪問,佢地冇一次會話「我都唔太清楚」、「呢方面(暫時)答唔到你」之類。所以我鍾意佢地。如果唔係本身對自己所屬音樂及文化完全投入,同清楚知道自己做緊乜,好難創造出自己風格,同能有而家國際知名咁成功。


第五章《印度.吠陀.重金屬》提及過「黃大仙Metal」同「車公Metal」之可能性,唔係完全玩野,閃靈剛出黎即六七年前仲係九龍城龍珠年代時,TRHK已經講緊呢個笑話。但好笑係香港新樂隊其實唔係缺乏,但全中華地區,唯獨香港搵唔到此種「地區化」、「中華化」,數來數去夾band而會試加中樂只得DSC同戳麻。技術好多本地樂隊已經練到爐火純青。就係冇邊隊能夠脫離商業潛意識導致「我要似乜乜乜」之執著。我仲等緊香港可以出現一隊真真正正風土化,而唔一味想自己變成邊隊外國樂隊之metal band。



15/7/2009 WED

Blood: The Last Vampire



16/7/2009 THU

退休的日子,優哉遊哉,第一件事瘋狂打機,C&C3買左返黎兩年仍然冇乜玩過,今個月立即的起心肝高速打爆佢,十分開心。當然仲有爆左一次又一次的植物鬥喪屍,唔係打番C&C,應該爆左第四次了。打到想寫架喇,不過諗番起隻舊flash game,所以先溫故:


Defend Your Castle

"Play when you are bored."



19/7/2009 SUN

難得有個撞著短週、好多節目、又可以咩都唔做的週末。點知呢三日只進一步證明,劉Sir的確係百年難得一見的地獄黑仔王。


唔知乜事,上次食飯好似先一個月前唔夠,禮拜五晚又話打邊爐,八三三三人聚會已經由季度變成月度,睇個勢遲下會變成半個月或週制。食左幾年,大家終於脫離旺角了,上次佐敦聯邦食左餐唔錯,班友貪枝裝可樂任飲,我貪無限芒果布甸,雖然價錢貴左d地方又遠返屋企麻煩,已經決定從今以後轉黎呢度打邊爐。今日放工由大角咀行路過去,亦好在我咁孤寒地鐵&巴士都唔搭揀行路,行到去油麻地花園酒家樓下之際,剛剛好收到兩條友電話:


「聯邦裝修喎!X!」


原來我地上次食完,聯邦即時收皮,裝修到今個月底先開番,多得劉Sir啦,我又係正花園樓下,似乎命中註定。因為以前要就我睇舖,次次食十點幾宵夜場,仲要都俾兩條友鬧唔太得(從而跟住搬左竇去聯邦),難得劉Sir退休了,今晚食正場有點嚇親,同宵夜場送尾比質素不知好幾多,d肥牛明顯剛剛開雪櫃拎出黎,硬到要用隻筷子側邊撬起加一起碟肥牛就成餅噉起黐線,不過肉質得之餘夠晒瘦(噉點叫得做肥牛?),勁食包心丸同肥牛仲有奶皇包叫左四五籠,最過癮埋單$92反而仲平過宵夜場廿蚊,繼聯邦再有打邊爐令我地有興致一餐飽晒後立即打算覆灼,不過就算今次唔似聯邦劉Sir冇剋到花園都收埋,睇黎要等到開學之後,原來咁急又出黎食飯,因為Sam少下星期飛去西班牙玩個零月,跟住到 漢 過泰國。Sam少大想頭到西班牙一飛返香港,抖幾日即過台灣玩埋個暑假尾。


「咦?而家我都得喎!可以預埋我。」


因為早入場,食完先至八點半,本來打算聽朝先上 漢 屋企,見仲有時間Sam少又身痕,埋單後飛巴士出美孚。無端端上佢屋企當然唔會有好野,即係人上鹹網佢上鹹網,我都唔知點解每隔幾個月可以上到壞機,鹹網睇極冇事但正經網好似教書用d教材資料網一上就輕機。上鹹網上到噉都算成仙了。半個車程途中經過太子,大家少不免懷緬已成絕響之太子冰室,又有劉Sir份,幫襯左兩次之後,食到個老細唔敢再開自助晚餐變番逐樣野食計,非常非常非常懷念無限薯蓉同超級好食的正宗漢堡扒。又口痕,上到佢屋企反正阿嫂未食飯,計劃打電話叫麥記整杯雪糕食。麥記外賣廣告谷到咁恆,點知非常地廢,廿四小時都送又點?價錢貴50%,都算。十點幾打電話去,話要成個鐘先送得到黎,仲要好型地係唔同你講一個鐘頭而死話係六十分鐘,既然連芝麻綠豆都咁pro,我都唔好意思幫襯你地啦,反正 漢 屋企雪櫃有Dryer's,呵呵呵。叫個外賣都要送成個鐘。相信又係劉Sir有份邪一邪累事。


受人雪糕就梗係要替人消災啦,我冇佢咁豐富上鹹網經驗,可以點樣上到部機咁不正常(對佢黎講可能噉至正常),我用番最簡單,亦係之前幫佢整機同一招:format。用原廠碟format再爆番Windows同driver可以搞兩個鐘,呢段時間梗要玩玩佢部電視同打機。話算佢整上網時網上行夾硬要佢開埋Now,乜台都冇但肯送一個免費台,佢思考唔夠0.0001秒立即同個sales講


「我要成人台!」


笑到爆嘴。講到人地肯應承,條友仲要睇到實係咪真係送俾佢,裝好部機第一件事就係查清楚睇唔睇到鹹片,點知睇極入唔到,厚顏無齒到立即打電話去網上行鬧人叫人地即時開個台佢睇,難為接佢電話果個仲要係妹妹仔以為佢係鹹濕伯父。好唔好睇?開機時剛剛開始播一套素人三仔,VCD畫質,冇動作場面睇因為睇電視唔同電腦睇片冇得飛迫你睇劇情(...你睇四仔會唔會睇劇情?),不過據當事人講超級厚格,即係近鏡的話一出格全個畫面遮晒乜都睇唔到,而且神奇地無論套戲幾長都只播一個鐘夠鐘即cut轉播下一套,即使有中文字幕令佢對每套鹹片故事同招式內容有更深入了解,睇左幾次都呻笨上番網睇算。難怪部機咁快死。Now仲有另一個鹹片頻道,不過佢只得一個免費台所以睇唔到,轉過去得預告片睇,但畫質定內容都激過佢個台,最正有中文旁白,度稿條友文筆一流仲要感情豐富地演譯每一段旁白,唔怪得平時開電視會睇預告片多過睇正場了,真係好鬼好笑架。不過睇得多都悶,頂唔住,都係打機算。我地成班old-school友,自然係打Park Lane買番黎部經典2PG,Sam少第一次見都俾佢呃左以為係PSP,我真係好想買部搭地鐵時拎出黎玩型爆全車!成班白痴仔場合除左打雪人兄弟同埋馬戲團跳火圈(萬玩不厭的紅白機經典)就梗要打奧運會啦,大家無視已經過左夜晚十一點之禁令玩到好似唱K咁嘈,不過諗真擔心d乜丫,如果隔音唔掂,大家頭先睇三仔預告片睇得咁開心時應該已經有差佬上門啦!


畢業之後大家都係食飯食飯食飯,冇幾可試過咁無聊坐埋亂玩一餐,就係差個竇口,難得 漢 買左樓,美孚又唔算太遠係搭巴士可能要九個字耐左d,同煩在要趕車。我搭2A尾班車十二點九夜d冇問題,不過佢屋企行到上山,就算夜晚冇太陽同山上有風仍然熱到爆,仲要行三個字落山去巴士總站,好在有冷氣車唔係分分鐘冇命返到屋企。既然今晚上黎左搞掂部機,第二朝就可以唔出街留係屋企,打成日機迎接週末夜重頭戲:去Megabox IMax睇變形金剛子夜場。而家變形金剛IMax版要讓路俾Harry Potter,每日得番凌晨三點八子夜場一場,好老實講你開子夜場有乜意思,冇人會睇之餘Megabox地點咁僻咁夜冇車直到更加趕客?之前爆左成個月,有位果陣得番子夜場吹脹,反正無聊就試一次,點知雄心壯志時先黎話打風,直頭叫我收皮唔好睇,非常無奈。冇戲睇就望放假,講到個風史上最強追到正香港星期日八號禮拜一九號咁恆,冇得睇戲都冇所謂啦十一點幾好開心地訓覺,訓醒已經禮拜日朝早十點半,立即打電話去我心愛的18503,仲係三號,再起身睇睇報紙,頂佢個肺原來個風已經打完,我一訓立即掛八號再九號,起身時乜事都冇,仲錯過左好多好笑野。記得讀中學有次打風好型,個風圍住香港走走遠左又行番近,結果八號再九號連續兩日唔使返學,而家冇得歷史重溫仲得番一日假期。唔打風反而有野做,本身今日要出紅磡幫屋企隻狗買藥食,屋企對拖鞋著爛左幾個月(...),又差唔多全部白襪著穿晒(......),見冇雨落又唔曬決定行路出紅磡,途中順便搵搵十蚊三對白襪同五蚊對拖鞋補給補給,加上買左謝安琪紅館場live,坐成日屋企都悶,出去行番兩個鐘街順便聽聽隻live啦。一落到街有d肴底,冇太陽一回事,正常物理現象落完雨水蒸氣昇華條街就會超熱,行左一個街口唔夠已經濕晒,去到紅磡副眼鏡已經俾d汗沖左落地。熱死之前過埋奇趣天地睇睇,話說近兩年Takara幫變形金剛陳年玩具復刻,專出番當年產量少兼天價級巨大機械人,最重要之火箭基地Omega Supreme生日時已入手,仲有隻Sky Lynx穿梭機可以分體成翼龍同野豹,老實講玩睇落幾好玩但個樣確麻麻,本來街價$468,金融海嘯共患難跌到$98(明顯太樣衰冇人買死貨價),今日去到奇趣天地仲有十幾盒疊到腰咁高,估下幾錢隻?


「你睇!你睇!!」


「一次買兩隻都唔覺傷呀哈哈哈哈!」
(明顯另一隻唔係買俾自己的)


唔止價錢超抵,而家買兩隻仲平過電影版第二集d新玩具,同最重要大嘛,閒閒地尺幾兩尺高,咁大份先$78,就算唔係極鍾意,當買黎見識下都值得啦!執左隻Sky Lynx心情立即好晒,本身熱到想返屋企,突然好有動機行埋玩具反斗城,首先想睇睇電影版隻電影版建造派,盛傳要兩尺高賣一千大元,不過今日見唔到實物有點失望;變形金剛一向crossover開星球大戰,前年隻死亡星變黑武士出果陣冇執,幾個月已經唔見晒,而家有錢都買唔到,玩具反斗城行左幾間都唔見,好想繼斯比頓星尤特龍執埋死亡星三個星球集齊排排坐呀。空手而回(都唔空了本身),不過俾我發現原來黃埔都開左間Burger King,第時又多個藉口出紅磡同黃埔喇。一場黎到,加上謝安琪場live兩個鐘先聽左半場唔夠,再落黃埔船底間機舖打番幾舖。好日唔出街又會俾我撞到跳舞機比賽,睇左幾個參賽者表演,好冇癮。以前d人玩跳舞機追求花式,反晒手轉晒圈甚至見過人玩Moonwalk好鬼正做觀眾都睇得開心,而家係新一代冇咁花巧定比賽關係大家緊張?全部企定定捉實扶手望實螢幕踩掣,打機打到好似返工噉,從前娛人娛己的娛樂性去左邊?自己打番Time Crisis算。第一集只試過PS1打爆機,第二同第三已經練成一舖加一格血唔扣打爆機,唯獨第四集到而家仲未爆最勁只打到最後大佬尾二型態,放低咁耐再玩番更加打極唔過頭兩排,睇黎係時候收山了。反而好想重溫第一集。


「我仲搵緊機舖打番Time Crisis 1呀。」


今日先知機舖多左條新客路。歡樂天地式入代幣機好多年前已經進駐機舖,而家連老虎機都有,而且霸機玩果班都係阿婆 - 真係阿婆,唔係阿嬸或師奶,成群一人一部地拉老虎機。機舖真係越黎越唔似機舖。打埋機已經諗唔到仲有乜好做,加上開始落番雨,拎住大大袋野怕整濕,都係快d返屋企算。返到至五點幾,時間尚早又唔大雨,再出九龍城行。因生活與音樂我對九龍城存在一份深厚感情,好耐冇出黎閒逛就順便。點知一黎到,撞著唔知乜事差佬封左條街,又唔覺有咩精彩大案,行左陣唯有好無奈地返屋企。不過此行收穫發現原來毓民牛肉麵九龍城開左分店,黃埔之外第時九龍城都可以行多幾轉。當然,唔好咁熱或者咁大雨先唔該。


最後一晚假期梗要落足力打機,經過兩個星期努力終於打爆左C&C3,買埋隻expansion成為下一次出街藉口,但爆左都好唔得閒,仲有大量flash game同聽多N次謝安琪。今晚特別在亞視無線一齊開始播新節目,亞視走台灣水搞星光大道,無線立即照辦煮碗整星光大道,唔妥無線就係做得大台但十幾年黎都做抄人果個,你有幾可會見亞視抄無線d節目?不過鬧還鬧結果都係睇無線,鬼佢攬住晒歌手出鏡權咩,搵左謝安琪上去,幾唔想支持無線都轉台,灰。結果就預左,俾得無線搞的話,講到點有心做個真正比唱歌節目,到頭來一樣求祈,第一集話選一百個人,但真係有得睇唱唔夠五分一,節目完左已經話得番三十個,台上陪企陪坐成個鐘果七十條友真係灰到爆。我以為真係會長篇地有得睇晒一百個人點選點鬥添。歌手只可出鏡無線之優勢亦變成節目劣勢,冇錯搵歌手做評判一定引到白痴仔如謝安琪fans我捧場,但一比較正職做幕後人幾位同做歌手幾位評語就知何謂斤兩同專業。俾無線昆左第一集,我諗下星期開始會睇番亞視星光大道,最少評判真係音樂人識講音樂識得評,而唔係單純歌手先,有肥媽又有劉以達喎!雖則都冇乜大期望,香港地有幾多人咁留意歌手唱功?大圍都係睇大公司宣傳攻勢同歌夠唔夠K,最後贏左做冠軍出碟時我唔覺會有咩人理。純粹見香港地近咁多年終於有正經唱歌比賽睇睇算。反正,你預左所謂鬥唱歌,到頭來都必定係鬥K架啦。


「相信就算有人夠膽用rock歌metal歌band歌參賽、就算可以100%完美cover HIBRIA《Steel Lord on Wheels》,一百名都入唔到。」


初選第一個出鏡唱Vitas已經屬突破,但亦一定入唔到圍(當然歌手亦是原因),入圍者之一十一歲小妹妹會揀晒唔中唔英oldies算有睇頭,不過節目未開始已經預左,Finnish Idol奇蹟一定唔會發生。這堿O香港。所以我都懶講。臨訓前,交番俾錄影廠側田同大家講句:


「METAL!!!」



21/7/2009 TUE


出上面張相,唔係想討論事旦男引發之現場突襲反無線效應,雖則我從來唔妥無線。反而想講講俾人突襲位仁兄。睇開無線新聞都會認得呢位記者彭國柱,近兩年加入無線後,差唔多三次外景就有一次見到佢,無端端提起,因為其實佢係我校友、師弟。


國柱兄應該低我兩屆(噉仲「兄」?),當年會考符碌十四分升到上中六,兩個大公開試中間一年搞作之一梗係上莊,果陣未有學生會學校亦唔會批准搞,大家取巧地整左個學生*社*出黎,招兵買馬找來各低年級人才,同國柱兄就係識於該微時。合作搞莊令我知道佢必成大器。成績唔使講啦,其他莊員個個高材生,佢地面前劉Sir都唔好意思提自己得十四分,工作能力例牌地高,都未夠交際能力高,冇見過幾多人有佢咁多野講咁social,說話講極唔盡之餘大量肢體動作,一睇就知食硬傳媒或者公關飯,結果果然做左無線新聞記者。


「繼NANAHARA SHVYA歌佬Arthur,我身邊又多左個新聞佬。」(仲有冇人記得Arthur訪問Rock爺講挪威海盜船條片「It's very big 嘿嘿 And long History 嘿嘿」?好想睇番)


發覺身邊真係好多名人奇人。你話劉Sir都係?中學時成名作《丁舉人》,已經遠去;論音樂,皆已收皮。曾幾何時劉Sir返學校分享都算半個風頭躉,而家返去,搵錢又搵唔到,唔通同大家講metal咩,教壞各位師弟師妹加糟蹋佢地大好前途啦。梗係學似國柱兄名成利就才是香港地踏實王道。走異路是傻仔行為。就算俾你走到最高最盡,咪仲係傻仔?



22/7/2009 WED

香港電台 + 王傑
《論盡一家人》第八集《未完的歌》


香港電台官方網頁按此



YouTube版本:


Part 1


Part 2


Part 3



其實好鍾意睇港台劇,當然唔係耐唔耐大約逢暑假就拍一套的《過渡青春》之類青春劇啦,講緊針對時局開拍之處境劇,雖然經常台灣式文藝、有點鬆散,而家無線亞視都唔會再開,除左港台仲有邊個肯繼續拍?我絕對承認頭七集時對《論盡一家人》完全冇興趣,主因改壞名,以為學無記《畢打自己人》之類(我反無線加唔多鍾意本地胡鬧劇,都不得不承認《畢》劇偶有佳作),即平時就算無聊到極點都唔會開電視睇消磨時間果種,好在第八集出街果晚撞著夜晚休假去聯邦打邊爐,我最早到拎左位等開飯時電視播緊有緣一睇,好開心,亞視已經冇晒自拍劇(《香港9up》是正的),無線唔係胡鬧就係反智就係白痴非為睇囡囡冇必要幫襯,電視機好多年未遇過咁有香港味之小品生活單元劇。


從來喜歡王傑,唱歌得樣夠型又有點rock,可惜呢種路線香港始終唔太受,最慘連自己label都唔撐,近幾年英皇有冇俾機會佢唱歌表演?冇。拍戲亦永遠只有得做冇好下場負面小角色。最近一次「成名」係高登論壇益智題主角,都咪話唔灰。黎到港台「indie製作」,終於有機會盡情發揮,交足戲有突之餘入型入格,全賴劇中主角遭遇彷彿現實經歷寫照。本身做酒廊歌手,經濟差搵唔到食,要面對同儕、前妻又要養女,唱唔到酒吧被迫落到街頭賣唱,人終須食飯養家。投身本地獨立音樂多年,睇時好難唔感觸,主角同眾樂手面對之困境,全香港冇幾多個獨立音樂表演者及工作者未遭遇過,香港本身已容納唔到真正音樂藝術文化,卡拉OK興起相對樂隊沒落,再加金融海嘯連基本生計都成難題,使錢落音樂時又要為自己為身邊人生活著想,睇得人好窩心。向來唔太鍾意團圓結局,在香港做音樂有幾可咁美滿?唔好話缺乏知音冇人接受,未俾同界別中人是非壞話批鬥死已是修到。劇中曙光初現之開放結局就好得我心,加上劇外王傑之際遇更覺匹配,字幕過後醒悟,香港電視同電影好耐冇認真看待勵志此回事。


未必有太多人睇完同我一樣咁有感覺,全因主題其實係好多香港新一代仍未/唔會遇上之之中年危機。先重提另一影視作:《The Wrestler》已講過現今一代屬坐享前十幾二十年經濟發展大成同父母庇蔭之輩,冇幾多個背負家庭經濟負擔,部份甚至本身頗有家底,夾band玩音樂只等同於唱K打機之類另一門嗜好,分別在於呢門嗜好帶到俾佢地名甚至利同時,即使有日完全放棄亦唔會有多少嚴重損失或影響生計,如此又會有幾在乎內容、有幾搏命進取?更加唔需要問有幾多個夠薑如上一兩代,敢為自己喜愛之音樂豁出去以音樂為生,當真正面對試驗時,近所有靚仔靚妹立即止步不前:平時使少少錢去夾band去表演去搞event冇問題,但要為音樂出好大筆錢,加之後回報未必有想像中咁可觀,即時睬你都傻,永遠只得把口,要出手時俾隻手指甚至手指甲你已經覺得俾左條命你,是現代香港人本性。所以後生一輩睇《未完的歌》冇乜特別感覺完全唔出奇,套戲其實係拍俾我地呢種老鬼睇,就如《過渡青春》以外近所有港台製作一樣。


雖則港台劇情介紹講到劇情相當豐富同曲折,只得半個鐘時間有限,枝節只點到即止,其實以此劇本同卡士,夠資金的話可以拍到一部電視電影。記得好多年前睇過一套港產片,唔記得戲名但好似有方中信,劇情其中一節就係講一支酒廊樂隊,因為經濟不景氣、酒吧生意唔好同卡拉OK風行後「過氣」,幾個麻甩佬圍埋講前途如何暗淡、玩左大半世音樂唔知放棄音樂轉行點算,事隔咁多年《未完的歌》再現同一場面,對照現今社會環境要更加應景。希望港台再接再厲之餘兩間收費台會學習,在此艱苦時代願意再次帶黎講本地社會中下層市民百姓尋常生活、對抗逆境之小品劇作。或者要睇番《天水圍的日與夜》同《流浪漢世界杯》。


有時間第九集《歡樂小姐》可以睇埋,為捧SIGUR ROS同RUBBER BAND場。



24/7/2009 THU

一連四五年冇乜放過假,退休未夠一個月,已經多野玩到唔夠時間。首先睇多左好多戲,屋企開電視好、睇碟好、入戲院好,多到寫都寫唔晒。本身今晚睇《大犯罪家》,有Johnny Depp又有Christian Bale,第一日上畫果真難買到飛,白告油麻地VIP身份都拎唔到好位,決定放棄等番個禮拜先睇,但既打算睇戲,今晚決定先睇《救參96小時》,入場理由同《The Wrestler》一樣。不過今日未講《救參》住,反而要寫寫一套港產片,不寫不快:


殺 人 犯



26/7/2009 SUN

無驚無險又一個星期。而家每逢禮拜六日寧舍期待,唔似得前幾年假期日子反而仲辛苦過平日嘛,退左休週末時份我終於可以出去想點玩就點玩喇。Razing Storm出左咁耐成日話要煲,而家有機會啦,不過玩之前食個飯先。自從唔使睇舖,假如冇應酬e.g.打邊爐,唔係公司食飯盒就係返屋企食,少左好多機會食垃圾,特登上KFC再試最新個芝士雞餐先。除左跟餐兜醬之外,食左兩次仍然唔覺得點樣芝士法,我覺得好食架,但好似唔係好多人鍾意,我隔籬個阿叔叫左同一個餐,食左蘑菇飯同d墨西哥炸粉,舊雞咬左咬拎左杯可樂走,結果成個餐三舊雞只食左一啖。唔要就早講嘛。


「經過多次實驗,女人街街口新開間KFC,都算我幫襯過其中一間最正KFC。」


跟住出到尖沙咀,三條友除左打機梗要行埋咁多間CD舖,仍在努力搵緊《Watchmen》Director's Cut。其實電影公司係咪當香港觀眾白痴?居然本區行貨版會唔出導演版只得原版,佢地知唔知真正想睇套戲果班,係想睇四個鐘頭足本?似乎要等美版水貨或者Blurary,係咪為左個導演版,要開始研究Bluray?多謝晒電影公司搞到我地影迷咁死麻煩。又好耐冇認真留意而家音樂特別metal走勢,打個圈先發現出左大量新野,連KOLOR都有新碟,下個月出糧要出黎大掃一掃一餐。謝安琪場live居然有Bluray咁抵死,我仲諗緊買唔買DVD呀(是否另一個要開始Bluray的藉口?)


跟住由碼頭開始打打到去金星,都係想搵Razing Storm嗟。成日講,到底有乜咁好玩?就要由我心愛的Time Crisis講起。當槍game仍然係敵人一出一開槍你就要硬接,變左死煲記位記憶凌駕反應及技術時,Namco出左我第一隻識玩之槍game Time Crisis,最大革命加左腳掣,踩實彈出黎射人放開立即匿埋,應該係史上第一隻可以避彈之槍game,而且真正會射得中你扣你血之敵人只佔全隻game 10%唔夠(係唔真實,但打機嗟,同Time Crisis一向賣點係「電影感」嘛...),我成世人第一隻可以打爆機加一舖、一格血唔扣打爆之槍game就係佢,自此日煲夜煲。後來出左個特種部隊機槍版外傳Crisis Zone但炒唔起,事隔多年進發成Razing Storm,以「大量破壞」為主題。故事係近未來戰場,做特種部隊一員同其他隊員一齊執行各種任務,基本裝備除左機槍仲有霰彈、火箭炮、狙擊槍甚至衛星炮(!),而且大佬都係超巨大機動兵器,重火力加團隊鬥重裝機兵,點都吸引過真實過一兩個人拎住枝手槍仔射幾千發都殺唔死一個人類大佬啦。「大量破壞」亦非浪得虛名,場景內幾近所有野都可以打爆,除左爽仲實用,好似射穿敵兵腳底地板,或者爆爛條柱責死敵人,而且大佬級超大隻誇到喊,簡直講都講唔晒咁精彩。最緊要,metal到爆嘛:



就算唔打隻game,聽到首歌都知正野啦,而家連街機都要搵modern melodeath做插曲咁激,不過查唔到邊隊band?相信係日本本土樂隊黎。走到咁遠結果一舖都冇得打,因為有條友好神心地成排一蚊霸機,聽圍觀觀眾講已經打左三百幾蚊,實力唔太高但將錢補拙,既然咁有誠意,我都唔好意思打斷佢啦。跟住三條友無聊到飛出九龍城食大婆牛肉麵(下次要食埋私房牛肉麵),再落麥記食雪糕。好耐未試過亦好少試噉樣無聊渡週末。不過最無聊在後頭。上星期已經想去睇《變形金剛2》子夜場,點知撞正九號風球收皮。事隔一星期,心諗夜晚三點八仲要出到Megabox咁遠,點會有人爭呀?就係。



黐Q線。香港發生左咩事?點解會有咁多人無聊到夜晚三點幾走到觀塘偏僻地帶睇戲?食完野返到屋企十一點幾訓,點幾鐘起身時臨出發勁大雨,加見到個座位表咁爆有點肴底,不過時間表講到子夜場做到下星期三就冇即係可一不可再,死就死兩條友照出去,成身濕晒去到Megabox(唔係落雨,係熱!咁夜仲超熱!)仲要蕩失路走左兩個字先上到去十一樓戲院(本來已超憎呢個場,今晚再下一城),發現我地唔係唯一深夜遠道而黎即場買飛的白痴仔,仲有一家大細黎睇,同我地原來兩條友可以包場之想法完全相反,坐到K28、K29算係噉,好似日頭正場都冇咁爆。或者IMAX而家可以靠子夜場食糊。睇過一次,都特登走黎IMAX睇多場,仲要子夜場照睇,因為講到IMAX版比原版長,而且唔係單單剪番冇用d文戲落去,IMAX獨家片段都係打戲黎。自問之前睇得一次唔算非常熟套戲,都睇唔出IMAX多左d乜野。被搵笨。好在子夜場一人價錢二人睇。


「全晚最大教訓可能係:Megabox子夜場試一次就夠。」


三點八開場兩個半鐘,完場行番出德福食得早餐,當然想食KFC啦點知咁早未開,又唔想益麥記,搭巴士返到屋企果邊叫左個茶記早餐好開心,同樣唔係成日有機會做的平常事。琴晚食完飯返到屋企訓覺前沖左次涼,今朝返到屋企時戶外時間加埋唔夠個半鐘,已經濕到要沖多次涼換番套衫,天氣就係熱成噉,八點幾撻低直訓到四點幾先起身,仲要係好多人打電話黎嘈醒先至起身,冇人嘈分分鐘五六點先起。最正今日全屋冇人,一個人霸晒間屋勁炸機勁打機勁睇戲勁合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神奇可能係得閒到睇書。屋企積左大量碟大量雜誌,悶悶地拎幾本翻翻,唔少文章想擺上網講講。既然黎緊星期日頭夜晚都忙(你地知29/8有場九隊band由朝炸到晚的Death Metal Fest呵?),搵人地d稿呃呃位交差是條絕世好橋,呵呵∼



28/7/2009 TUE

其實呢兩日發生好多事,好似琴日同個疑似李嘉欣的客人上工廠,仲要幾乎返唔到香港(呵呵);好在臨尾上到船趕得切夜晚上舖頭會會可能係最後一次見面之愛沙尼亞metal佬,黎香港之前遊緬甸,聽佢講當地軍權政府點樣逼迫metal發展,仲搵到隻超罕有緬甸話cover外國metal金曲cult爆碟,好多故仔分享;本來今晚仲要小九Rock爺,因為METALLORD久休再上band房,更加係退休後第一次夾band,點知發起人Rock爺原來連傾都未傾好就話搞,臨放工一刻先至知被放飛機,不過又俾左晚我返屋企打機就饒佢一次(雖已曲線小九佢了)(同,你唔會估到我而家打緊乜game)。好多野都唔寫,除左懶,仲因為一個原因,所有野讓路唔該:


Tomahawk Metal Fest IV
Asian Death Metal Fest

TMF4:亞洲死亡金屬祭



29/7/2009 WED

退休後顧住打機,好耐冇特意留心音樂,幾日前出左尖沙咀行行CD舖,最重要又有show喇九隊death metal band死足全日的TMF4!打機之餘聽番多少少歌同睇睇新聞。發覺好易同身邊人事物拉上關係,今日摷番兩則舊文重溫算。兩個我最鍾意講的metal故事。


「如果玩弄禁忌謂之『黑色幽默』,同metal有關的悲情笑話,或可稱為『鏽色幽默』?」



近來突然好多人提起DREAM THEATER,唔係突然間咁潮個個講,我連佢地出左新碟都唔知道。《紙談》36期《K.M.C.3》時講過,我對巨星級的DREAM THEATER其實冇太大好感,音樂同技術當然冇乜野好批評(中後期除外),失去好感在佢地已經成為一個本地metal潮流化、metal K歌化之活體形象。而家唔使開舖多左星期六日聽歌寫野,其實有諗過好似之前U2噉一日從頭到尾煲晒所有碟寫全線,不過在香港比我更熟悉、更識聽DREAM THEATER的專家絕對多不勝數,我都係膚淺地聽番U2謝安琪算。同講個有關DREAM THEATER新碟的故事。


並非今隻新碟(我而家連個碟名係乜都未搞清楚),而係上隻即兩年前《Systematic Chaos》,故事主角是死肥仔(當時劉Sir仲幾瘦的)。事發在2007年中,話說死肥仔上網見到人講DREAM THEATER隻新碟,一向追開,知有新碟梗立即想買啦。結果?當事人同大家分享:


「起初上網見佢地話四月中出,出果幾日上網見有人講,我諗住出左,就出去出面搵,點知搵左幾日去左幾間唱片舖都搵唔到。跟住再上網睇番,先知道原來隻碟延期六月先出,而家d人係download晒黎聽,而唔係買左隻碟。當堂覺得自己笨實,又要出去搵、又要俾錢買、而家仲要想買都買唔到又冇得聽,但其他個個人都已經聽晒,點解我會咁戇居唔去download而走去買碟?」


所以成日話想威想型想做專家,梗要聽外國野聽band聽metal啦,一來今期流行潮流當打包威包型,加上有乜野型得過人地未有聽得到、隻碟都未出,你已經一蚊都唔使出就聽晒先?好似《Systematic Chaos》,出碟幾個月前各大forum已經有唔少朋友(或稱專家),全碟demo版、前製作版、後製作版、promo版乜版都聽晒,再權威地話你知「年度之作,出左必買」,噉出左之後此班朋友/專家係咪真係會買番隻碟我唔知啦,我只見過好多次類似權威評論出街幾個月後,到隻碟循「正常」、「合法」途徑出到街時(按現今香港一代思維,我都唔知買碟賣碟同download邊樣先係正常同合法喇),一班人大大聲同番「我終於買到隻碟喇」人士講「一早聽到悶」、「聽到唔聽,唔買啦」。而且人人話做賊型到爆時你唔做、人人反骨時你仲(懶)有骨氣,死有餘辜啦。這份優越感是令metal在香港得以流行之原因 - 只是流行,或潮,非普及,亦因只可藉此表面因素,實際內容即音樂性藝術性根本冇多少人理解,無論如何多人聽多人玩,香港metal文化都只是徒具其形。全香港冇人比我更加明白。



另一個係我最鍾意講的鏽色幽默故事。有關MJ。唔係Michael Jackson,查實唔太熟,不過我正籌備一個另類的MJ tribute;而是香港MJ Man Janice(...)。不諱言我熟悉Man Janice多過Michael Jackson(......),有見近來MJ兩字咁紅,香港MJ入到黎明A Music可喜可賀,我又咁鍾意個故仔,乘機翻炒一下,雖然實際發生於好耐之前,正式見街係上面DREAM THEATER新碟故事一年後之2008年中


時值MJ初紅,「o靚模」此回事未成氣候(我都算香港其中一個最早用「o靚模」呢個詞彙了),唔似而家一上《美女廚房》升價萬倍三個月唔使影相佬model或者talent甲乙丙上到娛樂版頭條快過靈格瘋,香港MJ仲係網上幾輯相人傳人慢慢多人識,但已經有好多fans,其中一個就係故事主角Rock爺又稱R先生。一見鍾情視MJ為心目中女神,當時MySpace大行其道,緊貼潮流的Rock爺當然開左account啦,跟住發現原來女神都有MySpace,個人資料音樂喜好一欄仲寫住非常鍾意音樂,滿心歡喜之際,原來仲有下文,全文如下:


I love music. I love R&B and hip-hop.

I love music very much...


EXCEPT HEAVY METAL.

METALHEAD FUCK OFF.


就灰晒了,自此女神變女巫。唔難發現,香港地好愛metal好投身metal果班,即使音樂以外屬正正常常人一個,仍然接近100%單身、都係成世媾唔到女,睇睇劉Sir就知,非常《DMC》。「解咒」方法有二,一係遠離或脫離metal,TRHK已有超過一個例子,一聽少左metal甚至唔聽metal,冇幾耐立即媾到女。退出metal之外仲有另一個方法,就係做專家,除左型得多,專家對此仲有免疫能力。


「劉Sir感同身受金句:聽metal,冇前途呀。」



縱橫多年,見識聽過好多香港metal故事,口若懸河容易,難在冇幾多個故事屬正面,或講出黎能夠振奮人心。某程度上,香港metal界好似香港娛樂圈,黃家駒講過「香港冇樂壇,只有娛樂圈」,並不止於主流樂壇,地下樂壇如metal界其實一樣。結果又係回到原點。



Tomahawk Metal Fest IV
Asian Death Metal Fest

TMF4:亞洲死亡金屬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