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記




3/5/2008 SAT

估唔到咁快又一年。年年五月,只要未轉工&間公司未執,我都有得去美國。
「雖目的地拉斯維加斯,灰在大把野做,冇得玩。」
一個星期後再會,各方友好。




當然,一如以往,臨走前出出膳稿,等呢個禮拜空檔唔會吉過頭。首先,R7HK新一集:

R7HK 第六話

原來噉就搞到第六集。下星期就第柒話喇。
「第柒話會唔會有咩特別野搞?」
應該冇啦,忙到死。但之後可能革新,因為企圖或意圖再加認地去搞果隻,唔止內容(其實已明顯地向認真進發了近幾集),型式亦係。返到黎先再算。同之後有人有心有時間先再算。玩野好容易,但一想認真d,好多時收皮收場。(香港)人之常情嘛。返到黎再算啦。
"To be 柒 or not to be 柒? This is a question."
就同一隊band轉型pop定唔pop一樣,革新之疑難也。




今話講講戲,近來睇左《功夫之王》,自然係講佢啦,只係講還講,寫都會寫:

《功夫之王》

講同寫的分別係,講會較pop,因為唔知有乜人聽,但寫會多dindie性質資訊同自己意見。《功夫之王》後有兩套戲必睇,包括《鐵人》同《賽車小英雄》,睇到時個電台又有乜野可以玩啦。




剩番果堆,不離老本行五金業。首先,《Seven Ages of Rock》第五集時提過,LED ZEPPELIN曾經出現香港,不過唔係表演(邊有可能丫),旅行嗟。有關內容,可以參考《打口》音樂月刊第四期Donald Ashley專訪:

Seven Ages of Rock Encore
LED ZEPPELIN@Hole
(+bonus track: SERAPHIM & Lau Sir!)

唔知在座有幾多人記得或聽過Donald Ashley、BLUE JEANS、CHYNA、RAM BAND,難得有一篇Donald Ashley訪問,無謂浪費,整上網做個紀錄都好丫,而家唔留第時想搵都搵唔番。而且唔止咁少野,仲有六翼天使訪問,同劉Sir...寫的VELVET REVOLVER。
「睇完唔准笑!」




另一樣野,拖左好耐好耐,終於到吉時出爐。
「仲有冇人記得TRHK上過《明周》?」
最後一次通諜係15/3,之後冇晒下文,隔左個半月加上今次遠行,相信係時候可以出街了:

A Moment of Clarity:
與《明周》一談
(a "metafictional" interview)

《明周》出街段訪問甚短(預左啦,TRHK好大好出名咩而家?),但其實原來之訪問全文,係差唔多如你所見咁長的。可能劉Sir係而家香港唯一一個認真投入同研究metal的「學者」 - 只希望唔係咁耐以黎唯一一個、或者咁耐以黎第一個。要特別鳴謝吉澤明報月巴西氏,冇佢,就唔會有今次訪問。


這是月巴氏個blog

這是VJ Fat Moonba的《Talk Music》program

玩完今舖《明周》,仲會唔會有野玩呢,有關metal?都諗緊,除左碟評,可能係思考左好耐之

論西方金屬精神與東方俠義之道

兩者具相當共同之處,騎士道、俠道、金屬道有唔少相同地方,寫的話,真係會睇足書搵足料,加一寫就係長篇大論。不過,諗左好耐,似乎都係放棄收場。唔係難同懶問題,有心做一樣野時呢兩樣就唔會係問題,只係客觀環境實在掃興:
「寫黎做乜?香港地講metal,都係算X數吧。」
串d講句,劉Sir寫過咁多野,全香港除左佢,可能冇人會寫得出。但劉Sir搞的TRHK食晒屎,香港聽metal都知,仲陰陰嘴笑緊。所以香港地講metal都係慳番算 - 「講」唔係組隊band玩下metal夾下出下騷就算、唔係download一大堆聽完之後同人講你聽左乜、唔係永遠追求最新最潮資訊再話俾人聽你識d乜、唔係上網玩填字遊戲,而真係去研究metal呢種文化。只不過當你真係去認真去講的時候,就大鑊喇:個個唔講得你一個講,玩串個party,你就可以聽俾人小九了。
「睇以前劉Sir點玩(串)晒dforum就明講緊乜。」
在香港,都係低調d好,「識」呢家野留俾專家啦,我鍾意做傻仔等專家教我多d。

連帶其他野,都冇乜心情。所以戲加玩加音樂,夾夾埋埋仲有半個十萬字稿未出街,就由他未出街吧。本身今日諗住出街果個project,都唔係今日出幾個啦。等下個吉時囉。

「可能睇晒篇明報訪問之後,你會覺得有問題:睇開劉Sir個網/blog,好似冇幾可佢講香港metal會講得咁心平氣和、咁唔hardcore。」
有時有d野,對得多,都化了。雖然,都相信字裡行間都足夠得罪唔少人,唔係我寫黎想得罪人,我只係照我咁多年黎睇到乜野照直講番出黎;係香港人太容易覺得被人得罪,有少少唔順眼唔順耳就夠入你罪。

「臨走前都要吠番輪先走得安樂。職業病也。」




4-10/5/2008

吾美行:拉斯維加斯2008




13/5/2008 TUE

「反來囉。」

禮拜六晚落機,仲係唔太習慣,冇計,美國太舒服喇。
「今鑊拉斯維加斯仲要勁好玩。香港冇好野玩、冇啖好食、做到仆X,都咪話唔灰。」

但係,都唔夠老細開心。星期六晚落機之後,禮拜一朝早又上,去韓國。非常大興趣,但今舖冇我份,搵左香港同工廠各一個同事同佢去,灰。想去韓國呀大佬。同聽佢地講,去到接近唔使做野,因為一抵步就撞正碼頭工人罷工,所有展覽用具扣起晒想做都冇得做,去到韓國第二日,成村人走左去行街玩同買野。小。不過話時話,同我有關的,冇乜邊單唔會冇事發生。韓國一去就話罷工,展覽擺唔擺得成都係未知之數,分分鐘去到真係當去旅行;美國又係,我走左返到香港,一開電視,第一單就係話龍捲風襲美。第二單係四川地震死左萬幾人,
「咦好似上個月我本來都話要去四川喎!果時已經成街喇嘛示威嗌藏獨!」
笑到爆。各位同事立即同劉Sir保持五米距離。

好耐未返過公司、好耐未上過舖頭,好陌生添而家對住呢d地方。公司做餐死,不過開心在有飯盒食,返到公司第一日餐牌就有最正的
「芝士煙肉焗意粉! 」
即時怒齒,狂偷同事果d(各位女同事食得少又要減肥都食唔晒架啦,益下劉Sir好過啦),自己叫果個留番第二餐,一流。呢兩日踱番上舖頭,有少少唔記得左點樣開檔法,再睇睇去左美國條數,
「好似唔係我睇舖,生意好好多喎!」
因為將音樂當音樂噉賣同當商品噉賣,確係兩個完全唔同的做法,商業黎講後者梗係優於前者無數倍,尤在香港,而老實講,聽同買果班係完全唔會介意或者諗過自己需要介意賣音樂果個唔係賣音樂的,其實賣手反而有d野唔需要太執著(可惜我唔識得唔執著,這是抵死的)。睇我一返到黎立即可以冇生意,結果成晚捉波子棋(對上一次捉好似係中一二三十幾年前),食多個麥肯雞新飯餐,連《賽車小英雄》都睇埋咁得閒,就知執著的人是賣不到音樂的啦。



14/5/2008 WED

難得星期三,不過仲忙,而家除左日頭夜晚同樣超多野做。是晚節目係新之城。落去兜左個圈,冇乜新機,最特別都係高達鬥高達,由最初聯邦對自護一路出玩到Seed以為盡,點知仲有得出真係吹佢唔脹,畫面冇咩驚喜,但一次過齊幾十部高達、大佬係惡魔高達、有得出地圖炮,我一向唔多係呢個系列fans都企定睇左好耐,真係好正喎,雖然畫面未夠靚又窒,試過一次四條友一齊出地圖炮,即時窒到飛起,頂次世代game仲要係街機喎而家大佬。但好玩&好睇就得,雖然我一樣唔會玩,因為唔夠三十秒就會被怒炒,都係睇好。

之後企新之城門口,見到有兩個非常visual rock的...MK仔。(唔好意思,我真係諗唔到其他更貼切形容)MK1同MK2行出新之城唔夠三步,突然閃出兩位外藉人士,拉住佢地兩個影左幾張合照。唔知當時MK1同MK2諗緊乜?

又新之城一向有請囡囡做VJ,以前有幾大班,只係有同冇冇乜分別 - 某程度上,係冇好過有(講到好衰,但又幾接近事實)。可能因為太多人投訴,之後有一排唔見晒d姐姐仔,而家再出現新一批,
「得喎!」
好明顯今次唔係見係女就請,真係睇過揀過先請。
「事實證明,而家真係乜都要囡囡。」

但,以上動作只為攝時間。今晚黎新之城,真正有野搞。
「黎緊,有(兩場)大show。」
TRHK都好耐未搞過騷喇,雖然今次都唔係TRHK搞。



16/5/2008 FRI

Chili Band Show 2008
(暨BLACKWINE新歌發佈會!!)

成軍十周年、首張大碟《追夢》六周年,幾首新歌聽下聽下聽晒咁滯,等足六年,終於出新碟喇,《影子》!
「新碟六首歌,五首聽過晒啦!」
「所以更加要睇今場新歌發佈會!」

新碟從未曝光新歌、一個本地progressive metal界創舉,即將誕生!今場LiveHouse搞好似好細,但只係前奏!發佈新歌之後,黎緊仲有一場真正大show!


又即係呢度會冇咁多野睇。日頭展覽完勁忙,冇乜機會寫作;黎緊兩場show好多野牽涉到我,例如吹水(呵呵)。今日起至七月中都會超超勁勁極極忙,你見大把稿未見街就知:拉斯維加斯玩完未講、近來睇左幾套戲又係放左係度,好似今晚明珠九三零《諜戰》,我唔多睇間諜片偵探片都電視播一次必睇一次,但睇完都冇時間寫寫。太忙。

「黎緊段記&blog會比以前更加浮動性間斷。敬請留意。」



17/5/2008 SAT

又係捉波子棋的一天。雖然十幾年黎近幾日先開始捉番波子棋(老實講,由細到大都冇乜正式玩過波子棋),仲要擺明損己不利人地走無聊步塞死晒d位大家冇得走,都贏,吹咩。
「對手太弱卦,呵呵∼」(阿切,請努力,成日炒你我都好冇癮)
又估唔到地肥仔會出現,身邊咁多人、見過咁多人,只有兩個人係真正識聽音樂同能夠思考音樂,一個係戈竹尸,另一個就係佢。不過今日佢唔係同我地講音樂。係講港姐。
「今屆港姐三號張舒雅,掂!」
入門口第一件事就係提醒大家呢樣野。點解?
「正囉!以前我同佢同一個地區返學,日日放學經過佢學校,學校門口成班仔等佢!我地成日成班人一齊當街大嗌佢個名,我係佢fans黎架!果時真係好正架!估唔到而家選埋港姐!」
但,點解肥仔會冇行呢,人地選埋港姐,佢仲係同咁多年一樣,淪落到上黎皆旺108 TRHK同劉Sir一齊戇居居?就要講講另一個故事。話說有個現在十分紅的混血模樣的「o靚模」(但我唔明有幾靚,一來真係唔係好靚,二來出鏡個樣太假、太化出黎)(所以,打死都唔會出名,廢事俾人地fans點相落街返唔到屋企),初出道時我們的
R先生非常鍾意佢,係佢心目中女神,當時MySpace大行其道,R先生搵到女神的MySpace,網頁音樂一欄寫住佢非常鍾意音樂,令R先生滿心歡喜,睇埋落去,仲有一句,全文如下:

I love music. I love R&B and hip-hop.
I love music very much...

EXCEPT HEAVY METAL.
METALHEAD F**K OFF.

R先生就灰晒了,自此女神變女巫。雖然肥仔脫離左TRHK,已經破解TRHK的詛咒,為左將來幸福,都開始考慮放棄metal。
「成日話你聽metal冇前途架啦。你仲聽?」(「專家」請放心,你們有免疫能力)


因為太多事故關係,雖然已經返到香港,R7HK今個禮拜暫停錄音。正好,大家都有節目,今晚LiveHouse有「女滾」(第一part叫「男金」,邊個改的柒名?)走左兩件,我自己又有飯局,搞掂。近來八三三聚餐頻度大幅提高,季度變成月度,因為三條友為坐低吹水多過為食,太子冰室自然係最佳選擇。晏晝探定路,
「咦?老細,點解而家冇左夜晚任食個餐牌?」
「個promo做完喇!轉左新餐牌!」

新餐牌?睇過!價錢冇變,最愛的「tr00漢堡扒」健在,但由以前任食變成只可以揀五件。即係貶值五十倍。
「搞錯?點解?等我專程黎捧你地個漢堡扒場!」
「仲好講?唔係你三條友上次黎食得咁兇,連伴碟d薯蓉都食左幾斤,我地使蝕到要立即cancel個自助餐?」

弊,原來俾人點左相。見成班侍應行埋黎,肴底,旋閃。

即係唔係唔想試新野。問題係真係諗唔到。結果都係花園金閣搞掂。食都係果d野架喇,埋單一舊水,冇乜野好講,繼肥牛之後,而家轉攻包肉豬肉丸,雖然只係普通貨色,花園金閣以外冇幾多間有得食,亦係我長期回歸之原因。
「道理就同福星有得又燒又邊爐,仲要有得烚午餐肉一樣道理,你有一樣野出面冇而劉Sir鍾意,佢就俾你昆足一世走左返番轉頭。」
話時話,花園金閣位置係創興八樓,亦即係當年全港最佳打邊爐舊址,福星執左都係返黎呢度,命中註定我同創興八樓有緣。
「但講比,暫時未食過任何一間及得上福星。」

又會無端端走過黎食飯,除左慶祝劉Sir拉斯維加斯回歸,仲因為晏晝修頓有街頭籃球賽美國隊對中國隊(冇香港?),睇完八點幾咁早過黎打邊爐差唔多啦。在場兩位教師,一位已經成為前教師,另一位面臨殺校,七月學生第一日暑假,佢同學生一齊放,五月教師搵工高峰期前夕已到,仲係冇乜回音,兩個都為前途煩惱。
「成日叫你地學學劉Sir,頹下頹下又一日架啦。死都話要教書,係咪抵死呢而家!俾劉Sir笑先慘嘛呢家野仲慘過冇書教!」
兩個人好慘,劉Sir睇電視。今晚無線極速地搞左個籌款show,只係今日先搞已經遲左幾日,會/要/有心捐錢果班,大部份之前已經捐晒。我睇只為一樣野,就係等佢出場:
「謝安琪!!」
過埋晚間新聞十二點幾先出場,預左,謝安琪又唔係無線人歌手黎講又唔算好出名,有得睇就得啦。唱左《K sus2》的名曲《愁人節》,亦係預料之內,睇完更加想睇佢live,我睇過一次咋大佬,我係想睇謝安琪的正式演唱會呀!又Sam少講先知,原來謝安琪同張繼聰兩公婆都係讀佢間中學,張繼聰當年仲同佢係同班同學!

兩條友無聊,襯住就黎冇得撈,講講而家d靚仔幾咁懶教。 漢 果間永遠多野玩,有靚仔除褲再用數碼相機影自己,然後拎部相機周圍俾人睇,大叫
「我係陳冠希!」
都唔夠有次有個中一女學生逗佢學校d男學生,一女對五男,放枝筆上檯面轉,筆頭指住果個要除五樣野。冇錯係個中一女學生提出玩呢個遊戲。 漢 知道之後,立即同個女學生講
「我同你玩!阿sir除晒先讓你又點話!」
而家d靚仔真係黐Q線的。灰在佢可以大條道理小你講埋粗口唔拘,但你要死死氣俾佢小唔反擊得,因為你一反小人地家長立即踩上門。所以,都係逃離香港好。近來最流行話題係
「四萬蚊去歐洲兩個月,得唔得?」
Sam少真人示範,讀書時用舊grant loan去歐洲意大利遊到去東歐,每個地方留幾日至一兩個禮拜,住青年旅館,二萬搞掂;上年拎master舊學費去德國(條友冇邊次旅行真係用鬆動錢去),留左兩個月,都係二萬,當然二萬絕對唔可以瘋狂購物買貴野食貴野啦,但佢試過兩次,二萬蚊確係可以做到。而二萬蚊除左去歐洲,仲可以去澳洲或者紐西蘭,去足一年都得,政府包你。每年政府都有一年制的working pass,只要你有二萬蚊港紙,兌成澳幣存入戶口之後,港府會俾個工作簽證你,你可以留係當地一年,當然二萬蚊唔夠你過,你點都要打一打工搵錢,流行工作係去蘋果園摘蘋果,但你摘兩三個月蘋果,加埋本身夠錢,夠你周圍去同抖番兩三個月,即係一年內俾你自由半工作半旅遊。只要你拎得出二萬蚊港紙同三十歲以下,都可以向政府申請。
「我仲有幾年。坦白講,係有興趣!只要可以放低晒香港d野,例如metal。會/要認真計劃一下,黎緊兩年。」



18/5/2008 SUN

MacHinery

返到黎,就有新貨了,其實本應上星期一返到香港就到舖頭,但太多事阻住冇計,主要有
「BLACKWINE!!」
仲有呢,都幾大劑:
「CELEBRANT!」
可能好多人仲未知道:Trinity Records Hong Kong唔係一間唱片舖(係呀,意外嘛?),仲係一間唱片公司,簽左差唔多廿隊band,最新CELEBRANT係其中一隊(有點弦外之音,哈哈),style係BOLT THROWER+BEHEMOTH,玩邪玩暗玩氣氛的「blackened death」。
「可能因為我鍾意METALLICA,所以好鍾意『blackened death』呢個字眼,雖則其實存在意義其實唔算太大。」
我會鍾意,一來夠暗,death metal太單玩爆同technical好快悶,錄音同riff玩番氣氛同暗feel先好聽(冇錯,I love New York),CELEBRANT就係八幾尾九幾頭種old-school (brutal) death好似BOLT THROWER同CANNIBAL CORPSE,再加IMMOLATION同black death果種邪(但技術唔多同,冇咁複雜,始終old-school feel),只有話TRHK簽得的樂隊,唔會差得去邊、唔會冇style,除左唔出名。
「自己都唔鍾意、都唔覺得玩得好,唔係為賺錢的話,簽黎做乜?太多錢?」
所以,而家全線TRHK band加授權代理,通通160兩隻,包括death metal的經典CRYPTOPSY同VITAL REMAINSORPHANED LAND,同black death必備DISSECTION《Storm of the Light's Bane》雙碟版 - 冇錯,而家連DISSECTION咁勁加2CD特別版都只賣$80。metal就係咁賤賣。
「...太多錢?」

今水貨唔太多 - 其實係因為上幾水實在太癲,量同款都係 - 同好多都係「pop野」,所以已經可以預定唔會話點樣賣得多好生意,始終香港人「識聽」,但自己照聽,我鍾意就得。有睇《明周》的朋友都會知道劉Sir的一些推介。今水貨返左我自己勁like的ANDROMEDA同HIBRIA,power metal有好多名係你聽開就知冇得走一定好聽要試試,例如HELLOWEEN(新碟可以同MESHUGGAH爭「2008年度我最重要大碟」)、AQUARIA(唔算超勁,但好巴西「好亞馬遜」,我覺得多野聽過而家的ANGRA)、FAIRYLAND(近年睇好的symphonic power metal之一)、DREAM EVIL&POWER QUEST(都潮過一排的,而家唔知點?)、LEVERAGE(唔係power metal,係隊芬蘭all-star melodic hard rock/metal,夠pop)、THUNDERSTONE(勁正宗heavy metal感覺,呢隊好野黎加歷史悠久),當然AVANTASIA唔少得,過左頭兩隻「pop晒」,相信佢地會同SONATA ARCTICA一樣成為「唔好聽我一定唔會買」之列(點解想做專家?講句野都型過人專家我發覺),只有話我受囉,聽左好多次之後,你仲當power metal就死硬,但唔當係metal opera而係rock opera,問題會小好多。只係當你識退時,你已經冇資格做專家,如我。

progressive返左少少,「出名」的有ROYAL HUNT,意大利的SYMPHONY X,歷史都好耐出左好多碟,不過唔單撈古典同交響,似DREAM THEATER果種乜都有。自己最重要果隻自然係MERCENARY。評語係,
「比以前更加丹麥。」
另外THRESHOLD新碟,又係等左好耐,對佢地幾難抉擇,因為舊歌手把聲超靚,但音樂太DREAM THEATER,有時聽好悶;轉左新歌手,都算受但始終唔及以前歌佬勁,音樂反而成熟左有自己style,同每隻碟都進步,上隻《Subsurface》已經係我最鍾意佢地其中一隻,今隻,仲可以鍾意多過上隻。其中一個原因係Dan Swano,而家加death metal vocal甚至extreme metal入音樂,已經係現代progressive metal/歐洲progressive metal指定動作,雖然唔係好多,Dan Swano把聲就係咁正咁好聽,勁沉之餘超melodic,有一首歌其實佢只唱一句咁大把,但單為果一句,我已經成日開隻碟聽果首歌。聽THRESHOLD新碟,可以當為OBLITERHATE隻碟預備。OBLITERHATE先係Dan Swano近幾年真正為death metal再度開腔。我真係好想佢搞番EDGE OF SANITY。我仍然為佢居然到而家仲冇幾多人識同欣賞感到非常遺憾。

melodic death單DARK TRANQUILLITY最新三隻已經殺晒啦,我已經讚夠佢地,唔再讚喇。NORTHER反而過癮喎。第一隻碟某程度上我係鍾意多過CHILDREN OF BODOM某d碟,因為歌詞同維京feel,之後可能見隊隊紅左都轉樣,佢地又轉,但唔知轉成點,所以印象一直係第一隻碟之後,只係跟住CHILDREN OF BODOM尾的二線頭band。過癮在同LAMB OF GOD,佢地逢單數碟我先受,今隻係第五隻,又真係玩得較合我feel喎,個底係偏恆芬蘭thrash death,不過唱非常現代美國,加埋我受到囉只話,雖然對歌手改唱法改成噉有少少唔滿意。
「爭氣d搵番自己條路啦。音樂有起息,但歌詞同唱仍需努力。」

最後,相信較多人有興趣,會係EYES OF EDEN《Faith》。佢地隻style係早期LACUNA COIL,即係未pop時、仲係近「gothic metal」,好似LACUNA COIL將中東同民族音樂加入gothic metal,但兩者分別,可能(只)係EYES OF EDEN冇LACUNA COIL咁多人識囉,單就我聽到黎比較,音樂唔會輸,而且冇咁pop。都係pop(坦白講,power metal同gothic metal,本身已經係「pop metal」),不過係我鍾意我受果種pop,噉就得啦。



20/5/2008 TUE

「做乜你MSN唔加彩虹?」

近來最hit問題之一。當然因為四川地震。捐款,突然間成為城中「潮事」,MSN自然唔執輸一齊做善事:

「在MSN名前加一條彩虹,MSN就會捐$0.2!」

所以,繼「心China」後,MSN突然多左好多彩虹。不過我冇。所以成日俾人問。

「點解唔加???」

首先,想提提大家香港地的尷尬位置:香港在全世界、對好多人外國人黎講,唔係一個城市,係幾近自成一國之行政地帶,某程度上對此我幾自豪,因為係香港國際成就一個見證,雖則係因為英國人統治,而非中國人自己。但亦因這特別身份,在MSN整水整色捐錢,例如之前「I'm」,香港人係唔計算在內,因既不算國,又大於城市,定位模糊。
「見字時,MSN已公佈香港正式列入彩虹籌款參加地區。」
另一個冇乜興致參加的原因:

「我觀點同討論中戈竹尸一樣。」

身為財團,天災人禍的時候,衰d講句,係佢地其中一個商機,就算業務性質同救援無關,都可以高調捐款宣傳自己,同人地間間大公司都捐,你唔捐,咪好冇面?為勢所迫同名利鬥爭也,可以預左MSN係唔係都會捐款,而整加彩虹這一回事,完全係襯災XX。MSN後盾係Microsoft,世界上一大財團,我唔相信全世界MSN一條彩虹都冇Microsoft會唔捐。係大財團先可以噉樣玩野,可以話「玩弄心理」:俾到用家(自我)滿足感同投入感,所費支出只屬小財。作為indie sales的我呢樣野睇得好清楚。

「而且,的確小財。香港MSN每一條彩虹只捐HK$0.1。官方數字話香港有『超過200萬香港MSN用戶』,即係捐盡先係數十萬港紙。我想問:以微軟/MSN之規模,會唔會小財得滯?」

呢類野聽太多見太多,相信最後公佈數據同捐款數字早已內定(此非必定,但機會我覺得唔係細),所以我唔加彩虹。
「我知我做左野、知我自己出左錢出左力、對得住人對得住自己就夠。我比較離群的,唔好意思,所以唔會玩財團遊戲。」


每次有乜災難發生,平時仙都唔肯出的香港人,會突然熱心非常,平時你叫佢俾錢消費或者出錢幫手,佢會小你:
「唔係卦!要我出錢??」
而家,你敢話你唔捐/未捐,大大聲小番你轉頭:
「唔係卦!你唔出錢??」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現象,幾日間所見所聞,我怕香港人今個禮拜的籌款,比大陸人捐得仲多仲踴躍,只可惜每次逢有人死有大單野,香港人先會有呢個心,其他時候(佔99%時間),不見。只係,如此過於盲目捐錢之前,請小心諗諗:

「你俾出去d錢,邊個人收到?」

有陣時你都唔怪得香港人自己身為中國人,都唔肯認自己係中國人、鄙視大陸人。有d野真係自己睇見都覺得係民族之恥。即係有時唔係有事唔想幫手,只係大陸太多人事犯賤同樣版戲(近來每晚睇電視新聞都睇到),好難唔反感唔遲疑。可以好坦白講,我到而家做得好少、捐得好少,就係因為呢個原因,所以唔會見到有人籌款就捐,捐之前,我會知道清楚,覺得自己搵正對象,先出手。

「TRHK都想搞個賑災活動。但,等我誋清楚先。以商戶名義籌錢就有一定承擔,我唔希望有心人的捐獻,應該收到的人收唔到。」


最後,老本行關係,又要提提音樂。indie界非常神速,即時搞到一場band show,跑足全日幾近festival果隻。個人對場show的感想,又有點同戈竹尸&小感雷同,同樣係睇得太多見得太多再加親身體會好多,而且更近距離更切身,比四川地震死近十萬人、比以上「身為中國人卻恥為中國人」,自己體會更深。可以咁短時間內搵到場地加動員咁多樂隊唔係易事,但幾多人有心唔知,鑑於以往經歷,好多人會有同樣疑問,因為唔少本地樂隊有個普遍心態:

「黎出騷嗟。黎受洗咩。」

但,力係出左,就唔好理(or,廢事理),就算真係有人只為自己多個機會出show而幫手,場show最少係搞到出黎。有樣野成日想知:係到底搞完呢場騷,實際上會捐到幾多出去?如以慈善show為名,講到明「扣除必要開支」後全數捐出,我地先假設主辦單位只將賣票收入支出於租場音響宣傳,全部樂隊自費交通飲食同自己所需器材,同唔會出現搭膊頭拎飛的情況,噉先係真正為賑災,呢d先係真正必要開支嘛。但好似咁耐以黎,香港地冇幾多場indie甚至非indie慈善秀會公開帳目。某程度上呢樣係我一向唔多會參與以慈善籌款為名而辦之活動,就係唔知到底最後有幾多真係捐到出去俾人,唔希望有心人的捐獻,應該收到的人收唔到。小感

「人人就噉直接捐100蚊,已經唔使『扣除必要開支』,而係全數捐到宣明會...」

先排除晒上幾段所提及,「必要開支」有幾多同包括乜、捐左d錢最終會落入咩人手上、有幾多真係去到災民處、有幾多演出單位係真心為災民等問題,只從演唱會舉辦目的出發。不妨調番轉諗:大家都知道,香港後生心態,唔係自己有事,打死都唔會肯付出少少幫人、支持人,有錢都自己拎去玩拎去行街買野拎去溝女啦,俾你?但以騷為名就唔同。有其中一隊band引到多一個fans入場,起碼令到佢肯俾$100出黎先,扣完「必要開支」剩番幾多唔知,但唔係有場show可能佢會連一蚊都唔捐出黎,而且令佢捐得開心滿意。此乃市場學。對於樂隊,長遠黎講好處一定多過壞處,就同MSN彩虹事件同樣道理:

「俾到用家(自我)滿足感同投入感,所費支出只屬小財。」

對以上,請自行聯想,無論台上還是台下的參加單位,都係利多於弊。然後,我地可以再阿Q落去:香港地表演場地普遍所處地點偏僻,而家有個原因令到靚仔靚妹入去,可以令佢地唔會似平日蒲晒去人口密集市區,令錢銀轉移到呢d偏僻地點帶旺當地零售業,又平時佢地冇幾可會搭車去呢d地區,仲可以振興一下運輸業...

「有陣時做下阿Q/傻仔,人都開心d,在香港無知膚淺的人最幸福。所以我鍾意做。」



21/5/2008 WED

難得的星期三,唔使開舖,但而家多左場show,日日晚晚都咁忙冇乜分別。但會保持住逢星期三的假日氣息,今晚睇睇戲先:


Iron Man


其實睇左大半個月,不過實在太忙喇,而家先寫番。真係好好睇。《蜘蛛俠》頭兩集之後,最好睇英雄漫畫改編電影,就係《Iron Man》。

「黎緊仲有《賽車小英雄》!」



22/5/2008 THU

近來中左KFC魔咒。今日兩位老細上晒工廠,公司冇皇管,lunch節目就係叫雞。
「你見到以前叫一餐雞叫咁多,又或者crossover埋Pizza Hut食左四舊半,就以為好勁?今日晏晝果餐雞叫左六百幾!」
食到好X飽。飯氣攻心,大家訓埋個晏覺,兩點幾起身,已經冇乜心情做野了。
「冇計。公司完全冇皇管這樣開心的機會,唔係好多架咋!」
特此慶祝,繼續食:

脆皮珍珠雞扒飯
「好多人話唔得,但我好鍾意食!」



23/5/2008 FRI

fatality
「公司吞pop新娛樂:走去人地blog搞事。」



25/5/2008 SUN

Project Unleashed 2008 by TRHK

Featuring:
CELEBRANT (Belgium Blackened Death Metal)
RUDRA (Singaporean Ethnic Death Metal)



TRHK Releases Crazy Promotion!
慶祝TRHK新發行,所有TRHK樂隊作品及licensed release
$160兩隻大酬賓!!!



29/5/2008 THU

Speed Racer



2/6/2008 MON

藍戰士《豈有此理》@香港寬頻

我而家先睇到呢個廣告,希望唔會俾人/專家笑啦,遲左咁多,因為我已經唔屬於「追」果個階段。已經一班老野又過晒氣,仲有人噉玩佢地,認真過癮。雖然《豈有此理》係藍戰士最出名果首,我自己唔算好鍾意。最正?梗係復出後重點作《將冰山劈開》,繼TO/DIE/FOR個最無敵版本,最鍾意就係佢地!

「羅文唱rock!」


正正經經聽佢地歌睇佢地live,只得一次。四年前復出演唱會,我有去睇,唔計老土(歌&台風)同冇左單立文,成班阿叔老而彌堅,對我黎講單唔單立文唔係咁重要,玩出黎得唔得,重要過隊band叫乜、咩人玩首歌。只不過玩得好一回事,老就係老土就係土,現在的BLUE JEANS,只有好似而家噉耐唔耐拎出黎俾人玩俾人笑,或者成為填字遊戲一部份、「我識」/「我記得佢地仲有咩人記得先?」之類。但笑完填完講完,歌呢,一樣唔多會理,包括填&講果班。

This is the "Screamo Maiden" Hypothesis.



TRHK 7/6星期六休晚開3-6pm
7/6星期六只開晏晝三點至六點
晚上觀塘LiveHouse Chili Band Show 2008再會!
Chili Band Show 2008門票已於TRHK公開發售!
任何查詢可致電98675737 / MSN lau_sir@hotmail.com 劉Sir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