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記



1/2/2008 FRI

「唔經唔覺,blog左93/365年。」
好多人問,
劉Sir個網七年都黎緊,好地地,因乜解究又整多個劉Sir個blog
「內容仲要一模一樣!整黎做乜?」
其實初初搞出黎純粹無聊。見而家個個都blog,自己都開番個學下「寫blog」,寫blog同「寫網」對我黎講係完全唔同寫法,所以你見開blog之後,個網更新、構文同文筆都「blog化」左。
「對我黎講,blog易寫好多。blog係有目的、有sense,而我份人只識9up。」
同試試人地介面同功能,睇下學唔學到野,你知劉Sir個網幾十年都係得白底黑字。只係直到而家印象依然未變:
「Yahoo Blog界面同系統真係超廢。」

用落慣左,又撞著「系統重整」個system壞到九彩,印象再差。不過玩就真係幾好玩。正如劉Sir個forum,唔開番個,又點會咁多事幹?
「好似劉Sir與小慧同學的癡纏關係?」
在此,必定要特別鳴謝小慧同學同劉永皓老師,令劉Sir個blog收視剎那間增加100%,亦於剎那間下跌十成變番正常人數二三十人一日。到黃家駒MY CHEMICAL ROMANCE,先再將點擊人數推到日均八字頭(潮物果真威力無窮!)。開左個blog,最大從blog ring不容忽視之宣傳力中得意,同明白做人忌低調。(但我低調開就繼續低調,吹咩∼)

「仲有門生"Are we (un-)metal?",劉Sir個blog/forum史上第一個認真討論?」

門生帶出之討論,係當初整forumMusicape其中一個目標,無聊題目做到最無聊,但討論同講音樂就真係(懶)認真去傾,玩音樂群眾同聽音樂群眾大家從唔同角度,就音樂同時事文化互相交流,亦即前金(或稱「以前的前金」)。但大家都睇到而家搞成點啦。甫開壇已經「柒化」同「佛化」晒,加上
「劉Sir自己都懶到死講多句都唔肯,算啦∼」

一向鍾意玩forum,唔係上去吹吹水大家傾傾果種(香港地forum都做唔到啦呢樣野,希望自己個有可能達成),而係玩版戰,最出名兩單咪就係HKB「乜野係doom metal」劉Sir大戰PK Records(老實講,對手太弱),同前金「劉Sir玩野」連續兩個禮拜港台兩邊每晚互數五六千字之精彩場面(相信冇乜人知,但唔知你就錯過左一場精彩文戰同睇唔到劉Sir真正玩野係點玩,PK只算熱身級碎料),久休後遇著門生發言,技癢又玩玩。唔錯唔錯。睇下黎緊仲有乜野玩。但大前提係我冇咁懶先。

「forum開完、blog開完,下個開乜好?劉Sir個xanga?還是劉Sir本撚樣書?」



2/2/2008 SAT

LXG



3/2/2008 SUN

「多謝今日三點未已經去到TRHK門口列定隊等劉Sir開門同佢拜早年的廿幾位朋友!」

已經當自己放緊新年假的劉Sir字。

「日日都咁多人就好。」



4/2/2008 MON

農曆新年倒數三日,客人放左50%假,工廠放左90%假,我個人放左99%,不過公司同老細100%開工,灰。臨放假自然有野趕,好在都係麻煩瑣碎野,搏命一輪晏晝就得閒了。全日娛樂係107絕傳:
「港交大挪移!!」
玩玩下又放工了。陸續地有朋友上黎同劉Sir拜早年(「唔係開年咩?」),玩下玩下好多人出現。話說103易左手之後,好多朋友關心的妹妹仔搬左去113,但後來開估原來103係被112收購,擴充完仲要多左個新囡囡,玩到好癲果隻,電梯口間game舖又多左隻狗,全日見到有條囡囡抱住隻狗走黎走去玩晒全層。仲要帶埋隻狗入黎TRHK企上張檯度屙尿先死。
「頂你!112你點請人架?又要唔做野顧住玩!仲要燒埋我度!」
連冇見幾個月的芬蘭鬼都上埋黎。
「激過癮的一隻。」
上次黎買左FAIRYLAND《The Fall of an Empire》,之後返左大陸,身邊九成朋友都係聽J-Rock,見人就播隻FAIRYLAND,
"Listen to this! Battle Metal!!!"
嚇親唔少人,因為內地一係前衛過香港我地去到似港燦,一係如以往慢香港十幾年,部份大陸人仲係當J-Rock同X-JAPAN神檯級人物,完全未聽過歐洲美國metal甚至「真正的metal」,加上芬蘭鬼青筋暴現的落力推廣(ENSIFERUM同TURISAS出live應該搵佢上台表演),相信此行佢令不少內地同胞踏上金屬革命之路。又或者,會俾人打,吹水吹得咁勁。好在佢剛剛好大風雪之前走人,有命返到香港。
「好靚仔呀!!!」
仲攬住隻狗的103囡囡曰。立即衝過黎,
「我要同佢影相!!!」
點知,風雪中自大陸歸來的唔止佢,仲有阿嫂。囡囡就喊住噉走左去了。

「好似越近新年越多過癮野。新年又有乜好玩?我,都係開舖!」



5/2/2008 TUE

每年農曆新年前後,必定冇心機做野。到年廿六七,已經陸續有公司開始放假,尤其今年年廿八係星期一,好多直頭上星期六返埋(甚至唔使返)已經直放到年初四,我公司果層亦一如以往,年廿幾已經吉晒得我地一個單位有燈,連客人都放晒假,唯一仲同我有聯絡係冇農曆的鬼佬,灰。大部份野趕晒,加上工廠放左假好多野想做都冇得做,全日冇心情做野 - 雖然新唔新年都冇。不過我都好勤力架!今日有人運吉上黎,到左,自然要佈置埋公司搞到好很新年先得啦!我有出力架!
「我負責佈置全盒!」
咁多種糖咁多隻色,要襯得靚唔係易架!利是糖紅色、瑞士糖紅黃綠橙紫、白兔糖唔係黑色、今日先知原來三角朱古力都有五隻色,要砌得好睇好花精神架!倒晒落全盒撈撈撈,
「瑞士糖太花,撞晒色唔好睇。」
就食晒d瑞士糖佢。
「白兔糖得白色又太單調。」
再食。
「三角朱古力同利是糖隻色太濃,全盒又係深色,夾埋咁沉色唔多夾新年喎!」
食埋。弊。得番個盒。
「老闆娘!唔夠糖喎我地今個新年!落去再買啦!」

新年將至、落力佈置(其實係阿姐負責,不過劉Sir同會計靚女乘機唔做野(扮)幫阿姐手就多左兩個,其他同事好努力工作架),無聊大家吹水,話題當然又係今期流行啦。成班同事對於警方神速破案,大感失望:
「我等緊Stephy架嘛!點解咁快拉左佢呀?」
「係囉!我仲想睇Maggie Q添!」

會計靚女搭嗲曰:
「果條友就唔掂啦!都唔醒水!橫掂知道會俾人拉,差佬上門之前一次過放晒千幾張上網先嘛!冇鬼用!!」
今次事件,佢比我身邊任何男性更加熱心,差在未落場玩埋一份。另,當然要再重申
「靚仔是多麼重要!!!」
不過,成日聽佢提住,令我有少少懷疑,因為通常第三身的故事,主角真正身份都係第一身。相信而家全港最開心,莫過於警局證物鑑證科,街外先流傳十幾張相,佢地一野拎齊晒千幾張喎!
「唔得!事關重大,我地證物鑑證科一定要全力以赴,每件證物逐一細心研究,以確保全部屬實無偽製成份!」
此事之後,相信會令到好多男丁決志投身警界,「福利優厚」喎!一單陳冠J事件,勝過任何電視平面洗腦廣告!

但單野更重要,係讓作為窮人的大家作好等死準備。開埠以黎,香港警隊從未試過如此有破案效率、從未試過就一單瑣碎案件投入如此人力物力。因為「事關重大」。有幾大?明星嘛。有錢有權力出聲,差佬立即肴晒底蓋世太保文字獄「有即是有罪」殺一儆百有殺錯冇放過。但如果同名人明星無關主角只係某個路人甲乙丙,有冇可能一個星期唔使已經搞掂,再加落咁多人力資源偵破?甚至到頭來破唔破到?鬼叫你窮。所以你見冇幾耐前鐳射鎗「測錯速」俾人怒小再不了了之就算,點知隔幾日有相睇立即「神速破案」連警務署長都親身出埋黎領功,可以咁抵死。
「在香港,『窮』絕對比『發放淫照』更大罪。」



完?未玩完。放工上到舖頭,坐左冇耐,已經收到會記靚女電話急call:
「新聞話,原來奇拿大人安然無恙!剛剛網上面又有新相呀!」
雀躍非常。睇黎,仲有排玩。



6/2/2008 WED

臨收爐最後一日,去到大角咀落小巴,已經成條街封晒冇人開工了,連茶餐廳同報紙檔都收埋,好架喇仲有間飛髮舖開緊(新年先賺最多嘛理髮業),即時覺得自己仲要返工係好戇居的一回事。就連外國客都醒水知道"chinese new year"廢鬼send email俾你,你send俾佢仲要窿番你轉頭
"Huh?? Ng hai sun lin mer? Mud lay chung yiu fan gong gum on9?"
好在有靚女請食麥記早餐沖喜番下。
「咁好死???」
梗係唔會啦。
兩星期前公司埋牙加團年,老細例牌開個賭檔,自己冇賭因為前年一舖black jack贏老細兩舊水後旋激流湧退了(真賤格),會計靚女有局必賭,錢呢就梗係唔會自己出啦,拎我個銀包撻左差唔多成舊水做本,
「輸就你俾,贏就我收!」
結果贏左舊幾水,我冇預過佢會同我對分,即係保到個本叫做好彩架喇。
「唔好唔開心啦小你!」
就襯新年前醒左個麥記早餐當「分勻條贓」。幫佢賺左一舊水先換黎一個麥記早餐。都咪話唔灰。拎入pantry慢慢嘆,老細經過唔理照係噉食。
「吹咩?」

我當正放左假架喇自己。食完個早餐九點十一,掟完垃圾去埋廁所返出黎佈定個壇,剛剛好十點準時返工。
「劉Sir,你份工唔係返九點三咩?」
型式上係一至六朝九晚六,實質上係週一至週五上午十時至十二時半同下午二時半至四時。放左上晝班之後,再去去廁所化化妝執好書包,一點鐘,正式放工。
「一點放工??」
初頭我都唔相信。即係新年期間間間公司唔使返,甚至全棟大廈得我公司仲要返,都預左老細計到盡一盡,加上前年早放四點,上年早放五點,按推理今年係冇得早放早極先俾個五點半你(卦),點知破天荒地只返半日,係從未試過咁早。或者老細都知生意難撈出手又低,終於搞番好福利留人。今晚屋企食團年飯,而家多左個晏晝,有乜玩?
「去唱K!」
會計靚女曰。但一呼無應。得我同佢兩個去唱lunch K又好似戇居左少少喎,最後刮多個同事仔三個人去唱。我志在食野,不過今次野食一般,任飲除左汽水果汁冇晒咖啡奶茶同湯水糖水但唔知何解有煲薯蓉,間房仲要去到最最最入經過十幾個彎位先去到,冇指南針差少少盪失路。仲要見年三十加價,一點三入場四點走每人六十,以前四十蚊有找架!
「唱都唱得唔開心今次。」


「吃吃吃吃吃」

唱唱下,部電視出現左個應景的廣告:


「看得見甚麼??」

甫問完,立即傳來風聲:
「有新相,超多!」
看得見了。「奇拿」仲要網上預告定年初一零時零分會發放更多相同「賀歲猛片」同大家迎新歲。勁。而家睇單野點收科,比睇囡囡更有娛樂性。
睇埋呢篇剪報,就知道身在香港地,法律面前,窮人包括你我真係含X。」
而家香港有兩個人現真身的話死都唔掂,一個係陳冠希,一個係「奇拿」。只係俾人買起,已經算佢地好彩。


四點鐘準時俾人趕,夜晚七點先夠鐘屋企食團年飯,中間三個鐘搞乜好?
「係喎!仲未去過圓方喎!」
見開左個新場,加上睇巴士廣告見到圓方開左新HMV,反正得閒,大角咀徒步行去。個位置只有經過兩次之依稀印象,我都唔知佢個位算尖沙咀定佐敦定邊度,唔係近架其實好叉遠行左半個鐘先到,
「就係得閒到搵黎搞吹咩!」
離遠見到大大個招牌,諗住就到但過晒馬路天橋,仲要行一條超長廊。條長廊乜都冇就係一條大直路,全程半個字後先至正式入到圓方,第一次黎已經立即唔想再黎,邊有場咁戇鳩架個地段設計?個場英文名係Elements,中文名完全唔明點解譯做圓方,因為入面係玩元素金木水火土五區,元定圓呀?慕名而黎,靚超靚大超大,直頭成間酒店噉勁多大堂式休憩處連廁所門口都擺晒梳化入面更豪華,不過檔次亦同樣高,十間舖十間唔使入全部貴野。真係只為HMV。間野座落金區。由長廊入口行去,兜左個幾字先搵到路去到。終於到金區。


「HMV好metal呀!」

點知入到去...小加少。可能新開關係,裝修係靚但冇野睇,半間係賣DVD,音樂外國野佔極大半,同埋接近搵唔到metal野。結果全程一個鐘,大角咀過圓方半個幾鐘,圓方入面盪失路幾個字,真正行同睇一個字唔夠。灰。
「我發誓以後唔再黎。」


走仲衰。因為行到支力,本來再行埋出新港之行程都係收皮算,諗住搭地鐵。點知圓方個站係九龍站,即係要轉N條線先過到去僅僅隔籬的尖沙咀,荒謬到爆。我行去分分鐘仲快過搭地鐵呀。最後搵到架巴士一個字搭兩個站噉就冇左六個半。
「我一定一定唔會再黎圓方。」
既然新港落車,可以調番轉行程,先去玩具反斗城。估唔到套戲落左畫咁叉耐過埋年,玩具仍然可以層出不窮。好野?有。不過X多。等下轉。再過HMV,目標都係果兩隻:BULLET FOR MY VALENTINE同MACHINE HEAD新碟。兩者都係局你買貴貨。然後,走到返去Tom Lee,出尖沙咀都係為上黎:
「28/2星期四我會去睇Bjork。」
行到PK的一日。如果日日都有得早放就正。大把野行同玩。
「點解新年一年只得一次???」



7/2/2008 THU

唔覺唔覺又新年了。大年初一第一件事,全城關注:
「零時零分係咪有賀歲猛片上畫?」
「奇拿」的預言,令全世界華人密切留意網上最新消息,過年連街都唔出坐正電腦面前等待「奇拿」大人的賞賜,直接影響花市花墟同零售業夜市生意。結果?笑到仆。走到天涯海角,睇搭正零時零分大陸人一個字出過百post開四五版,回帖又要回得好笑過人,非常具娛樂性,雖然到頭來冇相冇片(或者全世界俾「奇拿」玩左?),成晚睇住班「好黃好暴力」的大陸人「跪求」,好睇過睇相睇片笑足一晚。
「為甚麼奇拿大人沒有實現他的預言,放棄我們這班等了一年的廣大大陸網民?」
「或者佢初一要拜年,忙緊辦年貨唔得閒放相卦!」

玩完笑完,訓醒覺,又係新一年了。
「祝大家陷家富貴。有利是派者,請自動自覺拎上旺角皆旺108號TRHK劉Sir收。」
今年點死?上年運程書話我命格係死蛇懶鱔格。今年,仲正。叫頹星拱照格。
「連個天都叫我唔好做野!佢自會為我安排!」

新年應節,再講多少少?
劉Sir來來去去都係呢堆cliche架喇!算啦!唔講好過講,唔聽好過聽!」


年初一是metalcore day。TRHK其實開唔開分別唔太大,正常的初一唔會有咩人,全層得我一間開(年年如是),想焚乜都得要幾大聲有幾大聲。見少人,播番dmetalcore野聽下先。平時唔多會播,因為平日播乜野都唔會有人入黎,聽到會好奇入黎睇睇的自由行同非metal人士比音樂人同band友更多 - 好多朋友「聽metal」但聽到metal或者唔係自己聽過識得之band/歌時唔會有反應,是一個弔詭本地現象。不過一播親大路野例如J-Rock、nu-metal、metalcore野,十次有九次會有人入黎搵入黎問,就連無聊時播謝安琪陳慧琳都會有人行入黎,所以平時開舖都係播番extreme野算,廢事好多人聽到之後走入黎問「係咪有乜乜乜」點知答案係冇。唔係講笑,類似個案,發生過好多次太多次。差唔多播親大路野已經有過半機會率發生。
「一間賣metal舖頭要播metal野令『聽metal』人士唔會白撞,係咪好諷刺好可笑?」
鬼叫而家香港「唔係邊隊band」或者「唔係metalcore/deathcore」就唔係metal咩。所以metalcore呢家野平時出街同屋企先聽,係今日預左冇人會上黎,先可以舖頭大大聲焚。主角係BULLET FOR MY VALENTINE新碟《Scream Aim Fire》。唔知乜事,今次隻碟冇晒平貨,上隻記得買只係八九十,今隻暫時只見CD+DVD特別版,最憎而家dlabel成日借「特別版」為名但隻DVD只係幾個video同錄音花絮完全唔具吸引力但借d倚呃多你幾十,又不知何解新碟冇本地貨,局要買貴貨。
「但,都俾錢支持架啦。」
鬼叫佢地係少有我會鍾意之metalcore band,新碟又等左好好好耐。美國metal去到九幾中PANTERA、MACHINE HEAD之前、KORN開始已經唔需要再追,太市場主導,但偏偏metal發展大路向至今仍然受制於美國商業市場,藝術文化一同市場或商業掛勾只會冇靈魂,所以nu-metal起,來自美國的聲音真係 - 衰d講句 - 膚淺得多,去到幾近「唔多使/想聽」的程度。都係果樣野:
「如果metalcore論音樂真係咁高水準,而唔係因為有市場同潮流谷的話,metalcore出現幾年前大量瑞典甚至芬蘭melodic death一早紅左紅晒啦,使等多差唔多十年明抄瑞典之metalcore潮左先入到流?」
就算metalcore都係傳入番歐洲由(北)歐洲人「玩番好」,先至令可聽性大副提升。其中最得我心之歐洲metalcore band係BULLET FOR MY VALENTINE,或者因為來自重金屬的老家大英帝國,唔同就係唔同。成日覺得英國好灰,講到rock系metal系甚至電子系,數得出好多都係出自英國,唔係英國點會有現代流行曲點會有punk點會有metal再進而有'80 metal?只係美國獨大加上英國轉擁Britpop,metal界代表幾近冇晒英國份,只間唔中幾個名出到黎,但出到名都係正band。唔使數番去GOREROTTED甚至CARCASS甚至DRAGONFORCE啦,單
BIOMECHANICALTO-MERA已經聽得出,BULLET FOR MY VALENTINE亦係「僅此一隊」之metalcore band,加英國新浪同超高技術仲撈特色emocore即時掃低晒過半美國band(遺憾地,BFMV後另一潮BRING ME THE HORIZON未夠level欣賞)。第一隻碟《The Poison》聽過sample睇過video已經即時仆到去買,迷到跟住連隻EP都追埋,但DVD冇執,因為佢地live我覺得未夠火喉唔算好好睇。《The Poison》出時已經近metalcore中期(潮流上得快落更快),初聽極度睇好,因為有格加有料到,但潮流漸退,連帶新碟風聲一早傳出都要等足年幾兩年。好在我追碟完全唔急,加深信慢工出細貨,近兩年好多舊band久休復出之後,新碟真係勁得出乎意料。期待而久加上鍾意,慷慨解囊點都需要。

初時諗唔到新碟會玩乜,因為metalcore已經幾近完全潮完,又隔左年半多,初時傳出今隻會再old-school再多solo,有點意料之內,因為潮退前夕已經睇到隊隊band眼見metalcore就黎玩完,紛紛「向八十年代偶像致敬」放棄metalcore玩old-school野,而佢地唔同在一開始已經十分old-school。一路聽到評語全部非常正面,聽過下sample亦滿意,只係有少少擔心:會唔會又係放棄自己路向直頭玩晒heavy metal?聽晒隻碟,第一次唔太滿意,因為比預期中更加舊,好多清聲、超IRON MAIDEN同英國新浪,同冇咁重core味之餘反而再melodic,你可以話pop左或者更加emocore,甚至好似而家芬蘭主流band/歌手種。因為core位少左亦唱多左,感覺好似TRIVIUM第三隻碟《The Crusade》,所以好擔心。
「METALLICA係TRIVIUM偶像,迷到乜都想扮足METALLICA好多人都知,而metalcore代表TRIVIUM亦成功學到前輩用黑碟打殘thrash metal之偉大成就,《The Crusade》就係完全背棄metalcore之metalcore封棺作。」
巧合地《The Crusade》同《The Poison》都係2006年出,所以聽後者時睇埋時局聽得特別入味。只係新碟種種跡象好似更metal化、更多清聲同寫歌改為現場向好多「互動」位,就係《The Crusade》衰乜做齊晒,
「唔係難得我鍾意的metalcore band都要噉死法丫嘛大佬?」
好在聽多幾次,好肯地定講你知唔係。上隻碟無敵在夠爽之餘快位慢快夾得好,三把主音聲(係,係三把聲,仲要三把都唱得好果隻)由清到嗌編排完全唔係一般美國band及得上,加上英國獨特之heavy metal同超旋律又唔濫用breakdown,明顯地撈emocore但又用metal遮到好多emo(core) band太怨太稔之(真正)metal大忌(歌詞除外),甚至唔應該算metalcore卦已經創左樣新野出黎?新碟pop左,好在唔係「《The Crusade》化」冇跟住潮流一齊死,從chord同雙結他、唱、鼓大細高低(單好多double bass已經唔係得番好多single bass的TRIVIUM能比)、歌曲整體甚至成隻碟曲目排列,各方面仍然贏好多美國band,甚至而家金屬主流當中冇幾多隊及得上。通常一隊band過左第一隻碟就立即變晒或者死得,尤其metalcore最緊要出得快因為要賺錢最易變樣(你見仲有幾多隊會繼續玩「真正的metalcore」?),佢地新碟唔同左好多,但改變之餘聽得出係個進步,仲保持住從自己音樂到每首歌都有格,加上咁多歌夾埋從頭到尾全碟非常順,係玩pop左冇咁激,但轉型轉得成功,唔似TRIVIUM想扮METALLICA扮到出晒面但扮唔到結果搞到自己唔知似乜。繼續睇好BULLET FOR MY VALENTINE。
「有趣在新碟特別版送首bonus track,唔係普通metal唔係metalcore,根本係melodic death黎。破天荒加blastbeat,除左chrous理所當然要清聲慢位,首歌係佢地史上最激。聽編曲同錄音,應該係EP至第一隻碟甚至更早之demo時期手筆。下隻碟係咪照噉玩法先,當deathcore有可能成為下一個潮流?」



8/2/2008 FRI

今日由朝拜到晚。行拜食到支力。從來我冇節日意識,「節」=「假」,新年係搵食的日子。去到人地屋企,坐低,
「利是!」
手到拿來。
「蘿蔔糕!」
食。食完,
「年糕!」
食。食完,
「咖哩角!」
「...新年冇咖哩角架喎!」
「係?閃!」
一日拜幾頭,仲辛苦過返工,你知劉Sir返工幾嘆架啦。拜幾多食幾多冇乜好講,睇睇書好過。
「《DMC》終於出新一期喇!」
係係我out我都知出左差唔多半個月,係到今日(太)無聊先執番本睇睇。第三期漫畫節出,即係差唔多半年前,除左頭兩期,而家等好耐先出新一期,唔夠一氣呵成喎,尤其而家已經「唔好睇」。因為性質接近,《DMC》可以當成一隊band作比喻:大多數band出到名成功到,每每係第一隻或者第二隻碟打響名堂,一隻碟或一首歌上到天咁高,但再跟住第二/三隻碟開始,因為前作太強,照足黎寫新歌未必勁得過舊歌,想轉型又唔知轉乜好,加上商業因素(市場&唱片公司之類),好多band第一或第二隻碟之後旋收皮i.e. LINKIN PARK,但假如過到呢個摸索中之過渡期,回歸作可能會再鳴驚人,過到過渡的話。《DMC》第一期勁到無倫,就好比好多band的成名作。第二期好多人話已經唔好睇,我仍然笑到仆街。第三期打到入音樂節,睇落似已經去到終點。第四期音樂節完埋,更似進入過渡期,完全迷失方向唔知做乜或想點,直頭係覺得悶,甚至睇晒成本一次都笑唔出,覺得好大劑。
「《DMC》唔係同而家d新band一樣,咁快又玩完/潮完丫嘛?」



9/2/2008 SAT

L



10/2/2008 SUN

Hellow Nu Year

08年農曆新年最後一日,終於有貨到喇。
「點解咁遲先到?唔係新年前到?」
「人手短缺嘛。同埋唔使做咩?新年一樣咁忙。加上,好多時新貨到同唔到,分別查實唔大,因為新貨到後好多人上到黎,其實係買番上次甚至前次到之舊貨,而唔係即日新貨。又一弔詭。」

返左幾水black death gothic,今水重番「正宗」,睇落正路。
「所以聽開奇奇怪界,或者聽慣實驗野怪雞野所以聽唔慣『正常野』者,今水貨唔適合你,因為你層次太高。」
而適合像劉Sir這樣的膚淺人士。TRHK失敗,全賴有乜叉都話好聽的劉Sir。

_____ly Review:

INTO ETERNITY - The Scattering of Ashes

All reviews here

終於又有新碟評出。其實,又係存貨。新碟評?好耐冇寫。亦冇乜心機寫新碟評。
「因為而家d人買碟,需要睇碟評的唔會買,會買的唔需要睇碟評。」
加拿大一直係我極力追捧之金屬國家,好似Devin Townsend/SYL,同THREAT SIGNAL,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為加拿大寫一篇專題。
「有機會的話。最大難題係,有心的話。比夠料夠班寫更難,在香港。」
INTO ETERNITY就係我近年大力推廣一隊,第二隻碟《Dead or Dreaming》玩氣氛,第三隻《Buried in Oblivion》更加係我自己progressive death之選 - 其實話progressive melodic death更合適 - 雖則新碟唔太progressive(最progressive果首係慢歌死唔死?),聽多左亦覺瑕疵,但好在我都受,
「TRHK失敗在有乜叉都話好聽的劉Sir。」
既返左貨,順手出埋碟評。而家寫碟評越來越長,因為路向由寫碟評變成寫維基百科,除左講音樂,仲講埋時事同樂隊史,所以你只關心一隻碟「好唔好聽」,好多時頭(兩)段同尾(兩)段飛左佢搞掂。我都諗過將自己碟評整上維基百科,或整多dfeaturing,好似DECAPITATED,改少少已經可以放上去。INTO ETERNITY只差第一隻碟,搞掂埋又多個。不過,同樣,
「有心先。對住香港人同香港地,真係一日比一日心淡。」



TRHK新年營業時間表
7/2星期四年初一:3:00-10:00pm
8/2星期五年初二:往拜年也
9/2星期六年初三:3:00-10:00pm
10/2星期日年初四:3:00-10:00pm

任何查詢可致電98675737 / MSN lau_sir@hotmail.com 劉Sir洽




11/2/2008 MON

打卡全紅紀錄今日歷史性打破。平時幾點起身都好,等小巴點都等到差唔多九點先上到,基本上幾點起身都係遲到。多得新年,今日照常起身出發,但勁多車仲要班班吉得兩三個客,完全唔使怕冇車冇位,加上路路暢通冇人上落冇車爭路,九點二就俾我返到,近年來破天荒。我好似得剛剛入黎呢間公司做果排咁準時(...)。返到公司其實冇乜意義,即係唔係節日都唔會做野啦,而家新年工廠都未開晒工大陸客仲放緊假外國客當你未返工,想做野都冇得做啦,仲要返得半日,叫我點的起心肝呀?
「冇錯!半日!就係咁開心!」
新年過去,初五復工,按照以往慣例係食開年飯的日子,食完旋收皮。明明朝早到放工全街冷清清,除左我地得實Q開工全部閂晒,點解酒樓反而爆得咁勁,我地公司要十三個人迫一張八人檯咁激?迫唔迫唔係問題,我只關心一餐可以叫幾多食幾多,公數喎!第一輪叫左差唔多四十樣野,單腸粉已經六碟。第二輪,唔敢叫喇。唔係因為飽。係顧住老細。年年開年飯,食得最少兩個通常係老細同老闆娘。點解?因為有劉Sir。會計靚女有以下解釋:
「老豆老母同老細老闆娘一樣,飯自己唔食俾晒你,單就佢埋,分別係老豆老母俾晒你食係怕餓親你,老細老闆娘唔食係怕同你爭食完你唔夠食,唔夠分你仲叫多d,埋單時就大劑了。你知劉Sird野架啦!」


難得有半日空閒時間,決定晏晝做埋想做好耐之事:過上環踩上《紙談音樂》。我由第三期睇起嘛,錯過左頭兩期出面又派晒,唯有親身踩場補領。
「我又去!」
唔關事的會計靚女搭嗲曰。跟住拉多個同事甲三條友一齊搭巴士過上環。自從發現左公司附近有車過海,出灣仔銅鑼灣乜環地區唔使再迫地鐵,十分開心,唔計等一架車要等差唔多半個鐘的話。對於過海都懶的劉Sir(行唱片舖同玩具反斗城時另計),接近未黎過上環,得個地址都幾擔心,好在同行的會計靚女自詡「話晒我以前係呢頭返工」但原來只係「做過好短時間」都係唔識路,大家撞下撞下,終於撞到上去傳說中之「紙談音樂侵略世界秘密參謀支部」!一入到去乜燈都好,點知行幾步,頭頂天花突然自己發光!超高科技感應燈,節能加型到爆!問題係,
「型係好型,但點解成棟樓冇電梯?」
文化地方唔同就係唔同,全場裝修同掛牆裝飾非常藝術,一睇就知我冇入錯地方喇!上到參謀支部,倘大的辦公室兩條友霸晒,大量飲食供應仲有晒梳化電視遊戲機,工作環境一流。
「原來你就係劉Sir!」
網上交流多時,今日終見真身,慶幸有命走出門口,好在。仲拎左紀念品大量,除左久違了的第一二期,仲有預定本星期尾先見街的第五六期 - 正確黎講只係第六期,因為月頭「避年」二月只出一期但玩雙封面,大家最快星期五先有得睇,我已經先睹為快哈哈哈哈!
「不過,補救唔到唔請我睇MCR的罪孽!」

踩完場先至三點幾仲有大把時間,初時諗住上環>銅鑼灣>灣仔>皆旺,點知會計靚女諗到新野玩:
「不如去求籤!我知道上環呢邊間廟有個阿伯解籤好靈!我家姐釣金龜發達架!發達之前,佢已經係搵個阿伯問卦架喇!」
聽落有點說服力喎!問題係,咁多間廟,邊間搵到個阿伯?我只知一間文武廟。佢又識路喎。有理無理,去左先算。點知原來要上山,勁多斜路加樓梯果隻,加上有人唔識扮識,行錯幾次路問N個人,上到山腰先知原來間廟係山腳,本身一條大直路就到我地幾近繞山一圈,今日得九度都行到我身水身汗連件褸都除埋吹住風仲係熱到死。仲要去到先發現,
「阿伯唔見左!!!」
「唔會得道成左仙丫嘛?」

個阿伯唔係駐廟,係「廟側邊條樓梯」擺檔,但成間廟行左幾個圈都唔見。
「無緣見面不相逢呀。」
既然一場黎到,見唔到阿叔,都入文武廟上柱香求番籤丫!我咁大個人都未試過入廟拜神!入到去先知原來我今年犯太歲。
「噉你就要攝太歲喇!」
側邊個阿叔又名工作人員急曰。點攝法?首先,俾三十八蚊香油錢,不設找贖。廟祝會塞勁多香同蠟燭同紙俾你,三張壽紙上寫上自己名、生肖同出生年份(當然係全中文,但外國人點算?幾多遊客喎!),之後入大廳觀音像前一柱香,再側邊一排幾個輪住上,最後出面滿天神佛一次過幾十柱香半打蠟燭上晒搞掂,剩餘物資有專人同你燒/化。聽落簡單,都玩左我半個幾鐘,因為間廟幾十人,要埋到個爐點著d香已經有排排,d野又難燒著喎,燒著去上香,個爐一個俾人插爆晒,隊隻手埋去,隻手俾香灰同蠟燒到傷晒,出番去個人超大陣油煙味,仲要發現件褸俾人地d香燒穿左。頂。
「好似唔攝好過攝喎!攝左仲多災多難!」
攝完未走得住,都未求籤!雖然搵唔到傳說中的神算阿伯,文武廟一樣有得求,未試過又玩下。第一件事,係同成班師奶爭籤筒,爭餐死。爭到之後係噉搖搖搖搖,因為型住一搖得大力就會成筒籤一鑊飛晒出黎然後俾廟祝打,成日搖到有枝籤就黎跌出黎立即唔敢用力,細力之後枝籤又跌番入去,就係噉出出入入半個字先搖到一枝出黎。搖完再酌量俾香油錢,再加兩蚊買張籤紙,拎過隔籬堂搵師傅廿蚊解籤。會計靚女抽到一百號,文武廟共一百籤,一同一百稱龍頭鳳尾係絕世好籤,換言之佢今年
「乜銀都掂!」
我抽到五十九號屬中平,師傅解今年要換一番新氣象,即係宜轉工,唔係宜,係必須要轉,「越早轉越好」,就算唔想下半都會迫我轉,加少少「金龍豈是池中物」之寓意。
「係咪即係係時候全職metal?定還是終於夠鐘放棄metal?」
人同遊客越來越多,廢事同人迫,解完籤快手走人。
「我記得喇!個阿伯好似唔係擺文武廟,係擺第二間廟架!果間廟應該要行再入再上先去到!」
「唔係卦?咪玩啦姐姐!!」

文武廟一出就係摩羅街,作為上環景點之一順便觀光。新年氣氛濃厚,即係大半條街仲係放緊新年假,十間先得一間開魚蛋都冇得篤果隻。有檔賣十二生肖飾物,大大個表寫晒各生肖今年運程,原來犯太歲都有好多種,有犯、有破,我果隻叫做
太歲
爆呀!即時磅多廿蚊執左條龍放銀包傍身擋煞先。今年公司收收埋埋d利是錢,攝一攝太歲就冇晒了。
「死!好似犯/爆太歲仲安全過攝太歲!」

街都行埋先四點幾,會計靚女六點先下一場,我七點開舖更加大把時間,行得咁辛苦大家餓餓地,落山沿途搵野食。傳聞中有檔清湯腩勁正,不過唔知初幾先啟市。一路行差唔多全街冇開舖,終於見到茶餐廳,但走到咁遠食茶餐廳又好似好戇居,最後搵左間cafe食薯條算。間cafe好抵死,初時以為全部侍應係男人,後來先知道全cafe係冇個男人全部tomboy黎笑爆,但野食確係幾好食我個咖哩角薯條炸得夠香夠脆。一坐低,同事甲立即拎部電話出黎上網,當然係大家關心的開年猛片有冇上畫?
「而家個個都手機上網,連市長都廿四小時MSN online,係咪應該去手機台問問咩黎點搞與時其進update一下自己?唔用都學下識下嘛!」
點知,冇。唯有睇電視,睇閃電傳真機。估佢唔到
「閃電傳真機多左好多新囡囡喎!而家d細路真幸福!」
真係乜叉都要囡囡先得。一面篤薯條,會計靚女一面同大家分享娛樂圈的黑暗面,話晒係金融界出身又撈過下model(後因「有趣的原因」冇做了),某方面知道得相當多,聽佢吹水真又好假又好絕對具娛樂性過你睇報紙娛樂版,因為一定冇佢講到咁露骨咁內幕。
「娛樂圈最好睇唔係幕前很美很清純,而係背後好傻好天真。」


六點零,又係時候上番上皆旺繼續返工,難得的半天工作天完滿結束了。好唔開心。2008新年,正式完滿結束。夜晚就連北京的朋友都上埋黎贈興。
「突然好想2009年快d到。我想放新年假呀∼」



13/2/2008 WED

凍,搞到個人益懶,冇乜動機寫野,沉醉Flash game中。
「死。近來一連撞到好多正Flash game。遲下有排煲加有排寫。」
直到今日,終於有機會郁動番下。太子冰室一聚,見黎緊新年, 漢 教書年三十起放足兩個禮拜,Sam少仲勁失左業幾個月失到當正退休完全唔急搵工大把時間,我呢例假已經成為生活一部份,難得有機會平日集齊到三個,諗住07年大除夕北方之行黎野encore。買書買碟買game食野已經有晒明確目標,加上前日北京朋友經深圳落黎話「深圳十幾度熱過香港」,當上去避寒都好喎。平時冇兩三個月大家都唔見一次面,近排一兩個月已經見足幾鑊,一年都唔知有冇一次之北上仲要連續兩野,有d唔慣添。
「好在。」
平時成日俾人嘈「唔好放飛機」的劉Sir,今次終於做番大大聲果個。乜都plan好晒,臨出發之際, 漢 先至話
「我報左個拳擊教練班,原來星期三晚上堂,今晚開course!」
然後Sam少搭嗲:
「我今晚都要上堂呀!你知我讀緊Master啦,之前去德國玩左幾個月玩到學費都冇交,拗左好耐仲俾多幾千蚊先有得繼續讀落去,我唔想走堂呀!」
結果得番我一個,通常放飛機多過被放飛機的劉Sir。好在未請假本來諗住即日射波算。
「被放飛機心靈受創,加上天氣寒冷不宜郁動,是日收皮。」



14/2/2008 THU

劉Sir:「嘩!好少可六點放工時間全層咁靜,仲要冇人爭電梯一出就有,入到去直落到底冇停過冇人迫,正呀!」
會計靚女:「正X咩!係因為全大廈差唔多得我地要返工咋!」
我地初五啟市,大角咀黎講算好好好早。問番,其他差唔多全部早極初七先開,就連初十二即係下星期一先開工都係非常普遍現象,我地公司初五啟市/早過初七啟市,反而屬於異端,實Q都唔妥我地,因為有我地佢地先要返工。
「灰。」
好在我仲係超得閒,十一點前一定做得晒所有野,然後坐低上網寫文。衰在公司間格係超開揚格局,我個位正正門口隔籬全公司最揚任何人一睇就睇到我做緊乜,即係我都知衰仔返緊工照上網寫野但只敢秘密進行,未至於夠薑到開埋Flash game黎玩。我好想架。近來上網兜兜,搵到好多新舊正Flash game,多野玩加勁好玩,有隻喪屍三部曲動作射擊戰略育成RPG益好玩,估佢唔到係Flash。所以,唔寫喇,打機先。
「電子遊戲,old-school永遠是皇道。」
睇會唔會有日打到寫埋攻略?已經有幾隻寫緊喇。寫碟評都冇咁勤力。


Dan Swano Lays Down Brutal Death Metal Vocals
For OBLITERHATE Debut

「...唔知乜水。」
相信好多人會話。OBLITERHATE同RASPATUL唔知,情有可原;但如文中其他名都唔識,就真正必需做做功課,因為正常反應係睇到會即時
「嘩!!!!!!」
嘩在佢地咁大來頭,同居然佢地咁大來頭會幫一隊不知名新加坡樂隊手,尤其Dan Swano更加係「放棄metal」轉投progressive rock後十年來破戒第一次唱死腔,唔係幫自己無數隊band、唔係任何一隊瑞典或歐洲明星band,而係「唔知乜水」的OBLITERHATE。
「OBLITERHATE又乜水呀??」
其實,一早講過。
「就係佢。」
Calvin就係RASPATUL主將。隊band style係melodic thrash death,唔算玩得好但寫歌特別幾有style。後來歌手撞車,加上成員內部問題(咩問題?其實又同香港同而家台灣好相似,仲要係band member都噉,唉),RASPATUL繼續之餘,再搞左OBLITERHATE滿足自己其他冇用落RASPATUL之創作同歌曲,而OBLITERHATE一開始已經係個all-star組合,知唔知最初歌手係邊個?文中最出名最傳奇最「嘩!!!!!」果個。不過因為某d原因(black metal友就係多多事幹呵呵呵呵),最後冇唱只寫詞(所以你見佢只「penned down some lyrics」囉因為寫完就遇上「某d原因」了),但後來越搵越多人,最後搵到你見到咁多勁人,而以我所知,最後可能仲唔止,等出碟啦。
(以上資訊,可以肯定話你知,世界上除左當事人只有香港TRHK劉Sir講到你聽)(當然,亦相信冇幾多人會稀罕以上全球獨球資訊,因為講你聽「邊隊band邊隻未出街碟可以邊度download得到」,會比同「唔知乜水」有關的新聞令你覺得有價值得多)
「點解可以搵到咁多歐美勁人同佢隊新加坡band玩?」
一來,佢真係有料到啦,寫歌有技術有旋律得黎有style唔係只學同抄。二來,有心。因為我見過佢,佢對metal有幾熱心真心非常清楚,而好多西方underground甚至部份主流之幕前幕後其實好樂意同其他人分享,以禮待人全無架子,你俾到材料佢睇、俾佢睇到你有心真係鍾意metal,大家傾得好,好似OBLITERHATE不知名亞洲樂隊都搵到個歐美all-star超班班底幫手完全唔奇,可能性其實一直存在,甚至冇你諗到咁艱難 - 當然,
「重點同大前提係有心。心,比實力比料更重要,更得人心。」
非常期待OBLITERHATE隻碟。香港幾時會有人做到?希望條問題問得正確,係問「幾時」,而唔係問「有冇機會」。雖然internet令部份香港樂隊開始有個性,但copy band同clone band仍佔超過90%。同你落band房隨機抽樣搵個,有一半機會遇到樂器技術未到高超、可能未識寫歌、聽都唔係多問十隊band有九隊「未聽過」,但氣焰可以蓋過上文中任何一個已成名樂手/製作人。
「......有冇機會?」



15/2/2008 FRI

E2C一周年特集
MDR-EX71SL R.I.P. (Sony F.U.C.K.U.)



16/2/2008 SAT

Jumper



17/2/2008 SUN

年初五踩上上環《紙談音樂》總部,除左拎番第一二期(我由第三期開始睇嘛),同埋追數:
「我張MCR飛呢?」
仲拎到本是年初九先出街之第六期,不過早過人拎,放係度攤下攤下,到今日年初十一先拎起揭揭,結果都係遲過人睇。
「劉Sir本色。」

re:spect 紙談音樂第六期

貴為半月刊,二月因為「避歲」,
只出月中一期玩雙封面變左新春特別號。

「正!FREEZE!
我要FREEZE座檯月曆同poster!」
「哥仔!HOTCHA黎喎!」
「照殺!有冇閃卡?」

得意在唔係搵HOTCHA做封面。而係廿四味。相信六期七本以黎,最indie係今次。但叫做double-headline,內文次序卻是HOTCHA>全球首席男高音杜明高>MCR 2008 HK Live訪問>張震嶽演唱會review>先到廿四味,1st headliner同2nd headliner,中間隔左另外三個專題先到佢地,感覺好似睇騷午場完左等晚場。
「做得封面人物,唔係同時應作為重點咩?」
難道係廣告客戶的意思?同將MY CHEMICAL ROMANCE放封面,相信會吸引到更多人拎,尤其大型唱片舖。不過,揀左廿四味。
「MCR走左就潮完卦?」
well,我玩野嗟,事實因為《紙談音樂》以本地音樂為首要。雖然放得後,廿四味篇訪問好睇,indie單位的立場同觀點,就係不同於已上岸的「業內」人士比較淺白到點同敢言,當中重點係
「可悲,香港的音樂創作和音樂工業是分開的。」
所以有立場有態度,好多時都被迫要等價交換,做自己所不喜好不想做換取表演同宣傳機會,但當然一做呢d就會俾人小pop左商業化向主流妥協。跟住落去,同第五期所講差不多,因為上期已經如所言,捉到路了,但商品類專題更多,冇消費欲的我可以全skip。重點自然係《DMC》,音響方面上期完左Shure今期講Bose,
「無獨有偶,劉Sir近期都講完Shure,仲小九埋Sony添。
感覺上開始慢慢取得主流同indie間平衡,同越黎越專業。但,當然仍然唔可以收錢,雖然睇左咁多期仍然唔多相信係免費,厚字全彩精美印刷,寫手已經係本地一線水準,大佬成本一本起碼五六蚊啦?點知係零。因為個個拎起手讚專業話好睇,但當你一話要收錢,收五蚊甚至只收兩蚊,都立即放番低。
「可悲,香港的音樂創作和音樂工業是分開的。」



18/2/2008 MON

繼續《紙談音樂》。琴日睇完最新08年2月號第六期,今日順便睇埋上到編輯部一齊補領的第一二。睇晒全線,仍然覺得第五期先正式「捉到路」,頭四期仲係摸下摸下,所以集中講番內容多。
「整體大概係點,Projects Archive睇晒。

re:spect 紙談音樂第一期

第一期2007年11月中出,過癮在音樂雜誌送奶茶。有趣有趣。
「唔飲左佢?」
「梗係唔拆啦!特別版喎!第時有得炒架!」

點解送奶茶?因為封面人物張敬軒。點解張敬軒送奶茶?因為佢講奶茶。果排佢幫緊Lipton代言,訪問入面講講「奶茶如何令我靈感如泉湧」,正正篇訪問後面就係跨頁奶茶廣告。笑爆。
「好難唔令人產生聯想喎。」
另外有當期流行的薩頂頂(出碟嘛)、LINKIN PARK(黎香港嘛)、LED ZEPPELIN(重組嘛),薩頂頂我有興趣搵搵,有冇人有路數?第一期主題係「Survival:我們的生存之道」,indie味、本地音樂工作者味濃,編者話寫得十分hardcore式憤世,篇幅反而短加唔深入排版亦唔突出,重點可以話係盧巧音+MC仁唔玩出碟玩出USB/SD卡。
「有關MC仁出SD卡,另可見此讀報。」
但主題方向相當不明確,共八版我係睇晒成本再睇第二次先知道原來果八版就係講Survival。此乃頭幾期共通弊病。
「講香港音樂人生存之道,又點可以唔搵聲名狼藉的TRHK劉Sir呀?講到苟延殘喘苟且偷生,佢有大量發人心省到得罪人的cliches & glitches。」


re:spect 紙談音樂第二期

上面左邊係第一期封底,右邊係第二期封面。原來第一期封底廣告係第二期伏線黎。今期主題係跳舞,封面韓台港三地歌舞表演代表講完,又一演唱會廣告,再幾版篇幅介紹歷來著名歌舞巨星,然後直落超多人物專題,勁多睇到支力,記憶所及好多台灣、日韓同外國,相信係最唔本地一期。咁多稿,因為唔夠廣告所以塞爆?最吸引我係F.I.R.專訪,我係佢地大fans喎!
「07年隻《愛.歌姬》,仍然係我年度最愛中文大碟之一!」
同有耳非文,始終我鍾意睇indie或偏indie,除左音樂答話內容比較有意思同聽得出真正心聲。不過,為滿足劉Sir就死得人啦。你知佢思想行為一向逆商業。


頭兩期俾我感覺都係商業投機意味重,好多內容同廣告商有關,同埋內文相當政治正確。除左《紙談音樂》,大CD舖仲有本免費音樂雜誌,細細本耐唔耐有得拎,讀緊書已經見派到而家好耐歷史,不過我唔多鍾意睇果本就係因為呢兩樣,太唱片公司向而搞到自己成本廣告雜誌噉,係有講音樂討論音樂之篇幅,但整體太多繕稿做cheap晒自己冇心情睇 - 不過可能就係因為咁cheap先可以由免費刊物未盛行之多年前做到而家仲未摺,現實也。好在,而家的《紙談音樂》唔係。之後亦唔好係唔該。

「錯過舊期數想補領,江湖傳聞,《紙談音樂》黎緊會有『革新號』。請密切留意。」



19/2/2008 TUE

某日(嘩都好Q耐之前了)睇《壹週刊》,睇到篇簡短人物專訪,主角係位「發明星夢的死靚仔」,訪問原文在此,當事人解畫在此。何解會特別留意?
「呢種人成日見到啦!」
要講佢,就要由劉Sir講起。話說一九九八年中五,一個同班丁姓同學係個超級古惑仔加八神庵fans,超級到俾人笑爆串爆果隻,史稱丁瘋。中五一課書《孔乙己》有個角色叫丁舉人,劉Sir手痕,《孔乙己》就成為瘋魔全級的《丁舉人》了。會考之後Grad Din大家想搞搞新意思,就將被視為「全年最高文化成就」的《丁舉人》拍成電影版,劇本高速寫好(有原作者劉Sir嘛話咁易啦),再周圍搵景計劃好晒一日拍攝行程,
「萬事俱備,只欠丁瘋。」
但,俾人(well,劉Sir嗟)玩左串左成年仲寫埋成篇《丁舉人》歌頌的當事人,梗係唔會肯癲埋一份啦,結果變成劉Sir自編自導自演之作。Grad Din食完等放榜成班人冇野做,見到有個錄像比賽IFVA,時間反正大把玩盡佢,再將《丁舉人》大幅發展,花兩星期撰寫劇本,調動幾近全級男丁、花費接近一個月拍攝及剪接,歷時個半月大製作《瘋云》,終於臨會考放榜前完成,同趕得切截止日期前交去比賽。母帶早已不知所蹤,以下係碩果僅存唯一流傳後世之珍貴劇照:



瘋云:「未見過古惑仔呀?」
(攝於傳奇之941室)


當時大家對《瘋云》期望好高深信贏硬 - 靚仔嘛不知天高地厚嘛 - 但最後輸左俾《香港仔》,心深不憤,因為《香港仔》套戲,淨係見到有條友行黎行去、睇睇電視、食野飲野、訓落條街,由頭到尾都唔知佢做乜。或者可能因為噉,所以佢贏。
「原來要拍到唔知做乜睇唔明先有得贏,因為噉先夠藝術!」(我到而家都未識欣賞呢種「藝術」)
冇錯,打低《瘋云》成為第四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青少年組冠軍的《香港仔》,作者就係「發明星夢的死靚仔」,冤家再聚頭,估唔到係十年後雜誌中,睇左訪問先知原來大家差唔多老。際遇則差得遠矣。佢條路係身為靚仔時的夢想,諗住拍完一套戲成功到可以創作更多,回憶番就知自己幾白痴啦。而家佢讀緊城大創意媒體,A-Level之後我第一志願都係,「創意」嘛,加上去聽講座時,撞正我一個師兄用佢套真人加CG科幻恐怖動作電影做示範,可以拍到成套Matrix噉玩埋bullet time慢動作環迴三百六(雖然已經比人玩到爛晒,但當年Matrix剛剛上畫冇耐,bullet time係破天荒創舉黎架),更加下定決心要入,只係果時成績同創意完全未夠班,面試果日又病左,直頭可以唔使發夢知道入硬教院。相信而家拎住自己個網去再面試好大機會入到,不過算啦,你要我創作一樣野抽象模糊模稜兩可分分鐘自己整完都唔多明解釋唔晒,我真係唔識做,我份人完全唔夠「藝術」只有次文化同膚淺之見。可以話我所希望,自己做唔到,但佢達成晒。

講左頭講左尾,更大分別係中間。《瘋云》之後,因為「失敗」,做番個好學生讀埋預科再上教院,出到黎唔撈/撈唔到教書,做個寫字樓路人甲加(偽)metal友噉就一世,劉Sir的故事大家都知。香港仔「紅左」之後投身娛樂界,結果幕前撈唔掂撈到幕後後,浮沉狀態,苦幹多年後入城大創意媒體裝備自己,數年後又一條好漢再戰江湖。當年到今日,香港娛樂界電影界從未好捱過,而家應該仲難捱過以前,所以成功唔到可能係好事黎,香港地生活負擔太重,為追尋理想而活會好辛苦,你問我我絕對答到你,以五六年黎日頭夜晚踩兩場加每星期踩足七日之生活體驗。加上事隔多年,其間聽左metal做左咁耐TRHK,見多左香港同香港人,反而做果行厭果行想入創意/藝術行業興趣日減,因為好難用黎搵食(有幾多個「上到岸」丫),同故事教訓我地在香港做文化做藝術越有心越冇癮,所以俾多次機會我,我都未必會入創意媒體。有鑑當年年少無知,假如成功得到,可能「以為自己紅硬了」果個係我。

「講落講落,好似唔多配合我地『奇人』身份。『奇人』唔係就係追尋自我生活,意義比物質重要,以跳出起身返工放工返屋企睇電視上網訓覺之朝九晚五賺錢生活、可以達成普通人所不能不會為人生目標咩?」

相信用埋自己青春、前途同身家繼續無了期地頂住好多人話「早應執左佢算」之TRHK,已經係我呢世人「最大成就」,正如而家要我玩到好似上面八年前丁瘋噉款,我都未必再敢。從前的冒險心冇剩幾多,反而心甘於現在朝九晚十雙重身份之「安穩生活」,或者真係老左,已經同現實妥協了。好多野,真係唔似靚仔時咁夠薑。

「香港仔最起碼可以靠自己理想搵到食,即使辛苦同犯左香港世俗最大忌『冇前途』。自問俾我,我都未必夠膽好似佢咁搏。祝佢好運。」



20/2/2008 WED

又到星期三,全個禮拜唯一唔使開舖「有假放」的一晚,係時候抖抖。是晚有飯局。近期同讀書時期友好十分有緣,八三三由一季一次變成一月一次,紅燈山丘中又係,上年年底稻香完,聖誕再譚魚頭,今日又東大門,半年內見面次數已經超過以往兩三年。
「冇計。錯在劉Sir。」
又要特登就佢一個星期三,冇乜預過會有好多人出席,大佬唔使做咩各位同學個個似劉Sir咁頹咁麻煩咩。驚喜在今次班底唔同晒,除左唔見個幾月已經肥到X的校花(係,真係好X肥!),仲有文曲星戰隊仝人慶賀,有唔見幾年的也哥!畢業後大家冇碰過頭,最後一次見?
「死,好似已經係04年漫畫展幫手擺檔果陣!之後得閒無事上黎皆旺摷我噉囉!但同記憶中上次見面,都隔足三年幾喇!」
仲有(幾乎)貴為議員的探花,文曲星戰隊(「因一部文曲星字典機而起的一個cult」)下紅燈山後,今日第一次聚頭(又係劉Sir的錯)。
「計番,《丁舉人》《瘋云》今年都可算十週年,琴日先講完《瘋云》今晚大家就再逢,有點意思。」
一班同學中,也哥係唯一靠炒股搵食,我地睇住個市冇左一千蚊已經喊苦喊忽,佢五位數上落仍然可以面不改容。相信只得佢有本錢可以全職玩輪員。亦只有佢有本錢畢業後可以玩design。當時係04年暑假,我剛剛畢業(人地個個讀大學讀三年,係我讀四年幾on9,鬼叫教院係院校唔係大學),正式脫離教院後 搞完六翼又等下一/兩場King Eternal Live(THE ETERNAL場live仍然係METHOD之外我最回味無窮TRHK gig,雖則商業上果場甚至每一場TRHK gig都係徹底商業失敗),加上未搵到工(果年我搵工時間漫長得你唔信,有賴「教院」兩個字也),中間一個月空檔也哥搞左個自家品牌ofFREAKso,頭炮係漫畫節跳蚤市場。
「但點睇你都會覺得,劉Sir黎係睇騷多過睇檔!」
之後上太子聯合開舖,仲要蹻到同DARK VAMPIRE做鄰居(well,仲有幾多人記得佢地?or而家的ORTHON?),捱左好耐,但最後自然收皮收場。因為在香港。冇品牌玩自家創作,已經收左一半皮;賣深度賣創意而唔跟潮流,收埋另一半。老實講,有幾款設計我覺得好掂好有意思,係如果第時我自己搞盤小本精品生意,都會問佢拎個設計復刻果種。只係佢賣自己設計衫情況同TRHK賣metal碟好相似:
「有幾個款真係好好賣架,頭一百件到左冇幾耐就賣晒!不過之後再入一百件,差唔多一件都賣唔出,因為會買果班已經買晒,其他見到鍾意都唔會買!」
人地外國可能「I 心 XXX」一個款已經夠賣幾年,因為有市場同有心意,但香港地太細,加上對心意呢家野唔太睇重,你係咩牌子同個款靚唔靚,勝過你著件tee可以表達出乜野意思。最後執笠轉行做玩輪員算。間中都有本地人同外國人想搞類似創意tee生意,搵佢做顧問甚至中間人,不過全部被佢極力勸籲打消念頭,因為衰過同見得多,就知道有d野好難做得成,特別想要黎搵錢時。
「最後批貨點?」
「全部十蚊件賣晒俾收買佬,佢再放去其他國家!」

大家去東南亞、非洲、窮國甚至美國旅行買番黎的手信tee,可能就係也哥出品。希望TRHK唔會有朝一日相同下場,幾蚊隻放晒全間舖出去,大家廟街鴨寮街都執到OPETH同EMPEROR同其他TRHK出品。

今餐衰在食東大門,兩個鐘準時趕人,或者見我地今晚多人,又有人遲到同後來加多個位,以前臨完場三個字已經借d倚熄爐執野低調趕客,今次部長態度客氣得多,只係時間始終太短,到太子轉戰石磨坊。
「個朱古力燉奶X正。」
唔講唔覺大家已經畢左業近八年,亦只有中學一班最玩得埋、玩得最癲,上到大學者一係好有大志讀死書,一係好有遠見勁搵銀,更多為威為型為溝女,太功利冇中學時咁放心放膽做好多野,更加唔使旨意會出現《丁舉人》《瘋云》之類,因為根本冇人會一齊癲,你叫人同你一齊玩呢d野,只會俾人當你白痴仔,唔型嘛MK嘛俾人笑嘛,你唔型MK俾人笑又點溝到女?慶幸八年後大家仍然keep住當年「好傻好天真」的心態,除左生活所需而睇重左錢,個個keep得好好同八年前分別不大,殘只得我一個,一日跑兩頭做足七日冇計。同埋,
「我仍然係在座月入最低果位。」
相信我份人工,都算係丘中同屆加教院同屆最低果位,多麼的冇出色,在錢行先的香港地。我賺唔到錢,不過買到自由;而我最大成就,只有返工唔使日日飲樣。幫人打工你有冇見過或試過入一間家公司做,係可以朝早起身唔使換衫,起身果套就係果套再踢對拖就返得公司,仲要老細唔小你?我拉符緊。夠使夠食夠儲蓄又生活得自由自在,仲可以工餘繼續追尋自己所愛,生活理想兼得香港中係難得。只係當自己「冇乜前途」,而身邊人人已經月入豐厚、工作上軌、前路光明,難免有所比較。
「請參考台灣行家『網拍』之憾。」
活在凡俗社會尤如香港,即時點樣自求我道自我滿足,好多時好多野都係未能免俗。
「你宜家好差咩?又有一大班朋友,份工又唔使做野,一日晌公司食足九餐,香港METAL界又無人唔識你,仲上Q埋電視添!無憾啦老友...
「遺憾太多。真正搞得起metal、搞得起TRHK、可以靠自己理想搵到食,先叫得做無憾。」



21/2/2008 THU

二月多假加特別短,話咁快就到月尾,亦即糧尾。所以是晚除左混吉路人甲乙丙(阿Ant哥你都好耐冇蒲頭喎),主要係專家,
「專家呢家野,同仆街一樣,在香港見之不盡。」
好在,仲有北京人。香港地返學初八初十五開學,但北京而家仲係新年假夠晒幸福。
「香港唔係回歸左中國呢咩?」
佢讀緊大學,修英語,下年有得出國。
「去那堙H」
「英國。甚麼都沒有,甚麼都貴。」
「到德國嘛!很多金屬!」

閒來幫人寫寫稿,寫上網、寫俾《極端音樂》(強調「一定不會是《重型音樂》!」知咩事的朋友就會知咩事),因為同MF關係密切,今晚佢上黎可以話係上次
MF之行續集
「NAPALM DEATH那場,沒想像中多人,賠本賠得很厲害。」
賠到幾勁?賠到MF主理之《極端音樂》,九月演唱會後出到十一月號,之後到而家都未有新一期。賠得真的很厲害。NAPALM DEATH北方算係非常出名一隊,因為長期勁多打口碟供應,但聽好多人聽,到真係搞騷時,人數比預期反樂迷反應相差甚遠。
「激似當年TRHK搵六翼黎香港:話搞時網上全部人話好,但搞到出黎時、要出錢出力時,總有理由『去唔到』。」
死。唔係繼台灣之後,連大陸/北京都開始香港化卦?但某程度上,又未至於香港咁灰。
「EMPEROR的boxset,北京賣一八零人民幣!你們才賣一百五十!」
「對,還有八五折。還要是港幣。折上加折。」

係咪應該落黎香港走番水貨上大陸?但你知唔知最抵死係乜?大陸而家乜都貴,MFd碟自不然跟隨通漲一直加價,但加極都有人買甚至更多人買。「知道要支持」其一啦,仲因為翻版,而家甚至假到同正版一模一樣,連好多「行內」先知之識別都做到,經常係買左返去聽真睇楚摸上手先會發現得到,但價錢當然係正版價啦,佢都中過幾次招中到怕。而呢d「疑似正版」(現在這樣說才政治正確),反而為MF帶黎更多生意,因為價錢未必同正版差好多,但翻版就係翻版,點解為幾(十)蚊折腰,假使你真係有心去聽去支持?
「來了香港,我有到那家店看過,一見他們賣的NIGHTWISH,不是真的相當明顯,雖只售八十八元都立即放下走了。」
有趣有趣。但在香港地對香港人,平一蚊都係平,即使隻「疑似正版」完全唔需要疑似一睇就知不似。
「你試下拎隻『疑似正版』去俾隊band簽名,睇會發生咩事?有追開劉Sir段記的朋友,記唔記得多年前Marty Friedman clinic的故事?我諗番起幾多次,就笑幾多次。」
只係,香港唔係北京,可惜。當你買一隻「疑似正版」,無論質素有幾差你個心知道得幾清楚唔係,但只要可以令自己個袋多番一蚊,果一蚊絕對足夠令你放棄尊嚴去買一隻「疑似正版」,而唔去支持真正正版。
「誰是有心誰住半山,一目了然。」

講起演唱會,北京真係令香港人非常羨慕,三年前係有metal band去表演已經震動全城有理冇理睇左先,上兩年開始多同越去越出名,今年一月大家都知咩事啦,邊有可能一個月四隊band仲要三隊係世界一線咁激?但聽番,未必有想像中咁簡單。NAPALM DEATH乜事上面寫左啦。又原來TESTAMENT搞得成,係因為有機構注資,因為而家大陸搞metal show,仍然只得幾本雜誌同獨立單位承包,但本身利潤唔多又搞得咁多?唯有搵其他商業單位幫手,當主流演唱會噉搞,好似TESTAMENT冇可能可以搞得平,全靠注資/贊助先至成功。但聽番黎,搞左幾場,唔係太多唔使賠本 - 但當然係「官方消息」啦實情係賺定蝕搞手自知。
「那為甚麼現在沒有人注資了?」
「可能之前試過幾次,發現只有賠本沒錢賺,學乖了吧?現在便變回只得幾本雜誌辦了。」

因為大陸演唱會起飛可以話係近兩年之事,好多問題(上面全述),或者真係搞到落手先會發現同面對得到,例如講永遠大聲過做之現實。所以搞騷都係underground show好,好似HATESPHERE差唔多走勻成個中國的「China Tour」,只收五十蚊張飛加送簽名,呢個價錢有得睇呢隊丹麥超強thrash death抵到喊啦哥哥。噉搞法就唔使賠了,因為去d偏遠地區小鎮細城,果度可能幾年都冇一隊band會去,唔知咩黎唔識玩乜唔緊要,
「是金屬就成了就會去看!」(反而,香港「聽metal」的唔會做得到?)
同埋搞地下band係有feel過搞大band,唔止睇果陣時,尤其睇完之後。
「你們辦過秀嗎?」
「幾場。」
「香港這麼發達,反應一定很好叫好叫座吧?」
「一律甭提。只有DISAVOWED一場全場爆滿。」
「為甚麼?反而死金會爆滿?」
「因為是小酒吧辦。和七十元一張票。」
「七十元!比國內的金屬秀還便宜!」

同佢溝通完,當堂覺得自己好港燦,好多以前大陸先會發生大陸人先會驚訝之人事物,而家調番轉係香港人驚嘆妒忌。好似北京一隻metal碟賣到百四五照係咁多人買,但香港一隻metal碟一年比一年平,而家賣到九十幾蚊隻,都仲可以好多人上黎同我講「280三隻碟你地賣得好貴喎」,就同當時對住MF一樣,我唔知應該點同北京人講解點解香港會噉、點解香港人會變港燦,仲衰過佢地睇唔起的「大陸哩」。

一坐就兩個幾鐘坐到收舖,好多大陸同外國人都話黎到香港,唯有同劉Sir傾metal係傾得最爽最暢快。
「或者因為大家都唔識聽metal。又唔聽metalcore、又唔識LoG TRIVIUM,仲話自己識聽metal?」
之後報佳音:
「你知道你和TRHK的名字在大陸很響亮嗎?」
呵呵。我真係唔知。或者一路身在香港,對得香港人多,我一路以為TRHK只係一間好on9係多外國人識的label仔,所以有點驚奇。正如佢知道北京聽metal無人不識的TRHK香港超過大半「聽metal」人士完全唔知有呢間野存在、正如佢覺得叫得「全香港最專業metal專門店」但坐左成晚可以一個真係聽metal搵metal香港人都冇出現過、正如佢一路以為之前咁多場大騷係TRHK搞但今日先知原來係由一家問佢metal野佢答你唔到完全唔識隊band係乜玩乜但可以賣「疑似正版」賣到搞隊band黎香港表演,露出全晚最詫異表情。
「大驚小怪。來多幾次香港便會慣的了!」



22/2/2008 FRI

月頭先講完個blog,一個月未夠,劉Sir個blog瀏覽頁次已經突破一萬。
「多謝支持。」
一番努力,而家每日人次已經升到四五十人,而繼小惠同學出手相助令收視率(曾經)躍升百分之一百,之後全靠黃家駒MY CHEMICAL ROMANCE兩篇,更加一段時日間升足200%突破每日一百人次同搵到新固定讀者。
「梗係啦,潮物嘛,唔通『真正metal野』好似INTO ETERNITY會引到過百人黎睇咩!有十個人黎加會睇已經要拜神啦!」
blog就係勝在有link有ring,加上劉Sir夠無聊同crossover,寫下寫下就開始多人識左知道劉Sir存在,以前齋寫唔會有咁多機會俾人知道,低調嘛。亦有唔少人講過,
「劉Sir所寫 黃家駒MCR 08 HK Live可能係本地寫得最好。」
係卦。但由頭到尾劉Sir都只係
「9up嗟。」
遇過大師,都話我命格係「有時終需有、無時莫強求」,逢係好認真好俾心機都唔會成功得到(例子太多,女&metal已是),但無無聊聊求求祈祈做反而可以有意料之外的回報(睇睇劉Sir日頭份工?),所以頹得有道理。劉Sir個網相信已經係全球歷史最長字數最多中文個人網站,柒週年都黎緊喇,其實第一日搞黎寫黎我都唔知,不過開左個頭,柒下柒下又柒左柒年,咪柒埋落去囉。無無聊聊求求祈祈。諗到好玩過癮咪寫下囉。冇乜特別。
前晚食飯,大家傾開Facebook,原來已經好多人玩緊,雖則我仍然未知乜黎。有時間時等我都研究下傳說中的撚樣書先。不過近排好忙。打Flash game同DOS game。」
係。真係好多野玩。metal同碟評,可以放低一陣先。



23/2/2008 SAT

日頭咩景況,唔使理啦。今晚先係重點。收舖時107踩到上門,
「去打機!」
今次去新地點,雅蘭酒店樓下地庫,咁耐都唔知原來果度有機舖,要去到地鐵站出口果邊報紙檔隔籬仲要勁細加勁唔起眼,經過咁多次都唔知原來有機舖呢度。落到去,地方勁大仲要全部機舊到爆,當拳王差唔多全部咁多代齊晒,仲要有Final Fight有吞食天地有幾百合一,完全係old-school友劉Sir的天堂,同埋重皇氣。黎到已經大班差佬,玩左兩個幾鐘,我地走時班差佬仲未走。
「班差佬落黎做乜?」
「今晚茶餐廳冇位卦?」

除左old-school,最重要係平嘛,
「OutRun都係兩蚊舖咋!」
年幾冇玩過喇,最後好似已經係大家4P featuring唔賽車專撞人的市長?連輸兩局,好在寶刀未老,仲可以主場火箭發射場贏番佢(相信圍內得我一個呢個場做乜,其他個個都係炒炒炒同炒),難得贏到舖,即時割禾青(呵呵)。仲有好多野玩,不過大部份好殘,好在舊機舖有樣好,就係有時會搵到以前錯過的遺珠/cult:

Target: Force

估佢唔到的真人製作射擊。出品年份係2004年,亦即PS2都差唔多玩完之時代,
「居然仲有人會玩真人?」
大佬,真人拍貴加花時間丫嘛,加上而家多邊形立體像真度極高,調轉頭玩真人拍攝咁復古,好易俾人笑喎,大佬九幾尾真人始祖真人快打(well,唔算始祖,係發揚光大)都轉用CG唔玩真人啦!好舊世代同時代脫節喎個感覺!
「好在!佢撞到劉Sir!on9的劉Sir!」
我係真人快打超級fans,亦極鍾意後真人快打之大量真人製作動作&槍game,2004先玩番真人,我反而仲開心!我一向唔係非常迷CG,仲係死忠追隨16-bit 2.5D!所以隻Target: Force玩復古,搵真人拍攝動作同過場動畫,掂我肯定乖乖俾錢!
「仲要兩蚊舖咋大佬!想點呀仲!」
隻game好簡單,頭九關每關四版,每排半個字左右,除左殺敵之餘仲要小心保護成日無端白事閃出黎的人質,完晒九關三十六排就可以打最後一關,而最終第四十排係冇得continue,一死再入錢要成排從頭黎講。基本上係冇大佬只得一關有兩隻直昇機算得上大佬級,其餘從頭到尾都係打卒仔,反而仲開心,因為隻game無聊在一個敵人中槍後會原位倒地,而正式死之前你係可以無限次射佢,換言之你夠快或者雙打合作,一個敵人可以俾你不斷射吊住唔死,一死就射番起身,經我手一個敵人平均身中六七槍先死得,冇乜敵人時或近畫面邊方便上彈果班最慘,一排九發射晒上完立即再射,最勁果個我試過21 hit combo。更過癮係你射佢唔同位置佢會有唔同反應,107最鍾意射人細佬睇條友彎腰慘叫,我最鍾意一面全身上面亂射射到佢跳舞一面奸笑:
「想死丫拿?想死丫拿??」
這就是真人拍攝的好處&賣點&笑位&我鍾意的地方,多邊形一定唔會有呢d白痴野玩,有睇落都完全唔會係而家咁搞笑。另一個嗜好係射人質,基本上頭九關難度好低好難俾人打到你,但一舖十格血,你會發現十格都係射人質扣晒,因為射卒仔永遠射極唔中,但人質一出黎你亂射唔射都一定會射中佢。除左嚴重暴力(但射極都冇血出同唔會斷頭斷手斷腳,可惜),仲多到瀉的美式cliche i.e.浮誇大陣仗場景、獨闖龍潭式以一敵萬、極度戇居動作、西洋式功夫、懶係超現實的高科技武器同大殺傷力武器(冷凍槍同電殛炮算碎料,仲出埋C&C迷我最愛衛星炮射恐怖份子你話死未!)、無數係唔係都露肉你睇的囡囡etc.,美國流行文化迷如我簡直笑到仆街。同背景有大量物件可以破壞,除左加分仲可以玩秘密關,當達到特定條件好似射爆晒玻璃窗、打爆所有油桶之類,就可以開到minigame,好似Namco十幾年前隻Gun Bullet式用槍玩小遊戲,全部估佢唔到果隻諗出黎果個真係白痴到爆,最而白痴係一隻戇居成噉的真人槍game搵得到呢d益智小遊戲,
「嘩cult到爆呀隻game真係!」
為左玩minigame、為左加分、更加純為見野就射之破壞快感,隻game又冇連射,從未試過打槍game可以打到擔心會有關節炎咁激。
「一關兩三分鐘開左839槍!仲要係手槍一槍槍開!你話我隻手指幾支力?」
最後大家每人廿蚊終於爆機,只係枝槍日久失修成日自己拉西,唔係可能每人慳番十蚊都有。睇隻game個款,超重美國色彩、CG景夾真人角色、極端暴力加極度幽默、每關達成條件可以開秘密,同另一真人槍game Area 51激似。
「我去美國做展覽時,住酒店果陣都係打Area 51架!」
不過Area 51我中學已經打緊,早Target: Force十年,開發組可能就係向隻陳年經典致敬。所以我玩得寧舍開心。
官網仲話隻game單打可以選擇單槍還是雙槍,即係兩蚊可以做雙槍雄!一定要再玩啦!」
死,係咪下次版罪,就係成村人落雅蘭怒煲Target: Force?不過部機枝槍特別2P唔太掂,相信要再搜尋全港各大殘舊機舖搵搵風水地先得。
「又,原來Konami黎緊今年三月會將隻game移植去Wii!即係三個禮拜後屋企都有得玩!死,係咪即係要買番部Wii?理由夠晒充分喇而家!」



24/2/2008 SUN

琴晚打機非常開心,屋企隻狗自從前排中風而家要長期食藥,本身今朝都要出一出紅磡幫佢配配藥,加上Rock爺的慫恿,歡樂早場應運而生。自從琴晚落過雅蘭,頓時覺得其他機舖冇野好玩,
Target: Force都冇!仲話自己係機舖?」(專家口吻)
美國寶除左再生俠同拎住成個炮台自己三百六十度轉加上下升降的Beach Head,已經再冇野好玩。再過Music Wonderland睇睇,變形金剛而家電影版已經幾近出晒,只耐唔耐轉轉色又一隻新版,今年係谷舊絕版經典復刻發行,殊多,但我更有興趣追番電影版先,有興趣果批都未追晒。同睇睇最新套高達00:
「新高達雖然太真實型,但比我想像中好得多。」
除左行HMV加HKR,仲為一食傳說中的BMurder King,以前未執時細個冇機會食,執晒N年後再現香江,作為美國垃圾快餐fans,冇理由唔幫襯鑊啦,只係衰全港得尖咀一間地方唔就腳時間更難就,只有就住歡樂早場時間先黎到食番次。叫得做漢堡皇自然係食漢堡包,就噉睇同麥記差唔多,可以話麥記有乜佢就有乜包括雞同雪糕,但有三樣野唔同。首先,包差得遠,作為招牌貨梗係落足心機,最少塊漢堡扒唔係普通超市貨色,真係用肉碎磋出黎再真火烘烤,單塊扒已經贏晒麥記!口味亦唔同,麥記味道其實冇咁濃冇咁重較近東方人口味,但Murder King調轉正宗美國風味,就係要幾啃得幾啃(已經比南美收歛了),好似食最基本的烤煙肉漢堡(地位等同於麥記的漢堡包),塊漢堡自然正到飛起,但再加芝士同煙肉,而伴煙肉係用燒烤醬,亦即麥當奴麥樂雞果種,相信好多人唔會鍾意,因為少少點雞好食,但勁多落落個包入面就會嫌太濃,我完全冇問題仲覺得正,
「係啦我都知我一早應該移民過美國架喇。」
只係包唔同,好食夾大件少少過麥記,價錢亦唔同。頭先講過最基本的烤煙肉漢堡,一個餐包+薯條+汽水,已經廿七八,仲要係最平。我有預感今次係我第一次加有可能最後一次黎,所以豪少少叫個烤煙肉雙層孖堡,即係烤煙肉漢堡雙層版,承惠$36,加多兩蚊轉洋蔥圈合共三十八,仲貴過食KFC。不論散買還是套餐,Murder King全部價錢你可以一律視作麥記x1.5甚至x2。其實十分奢侈,俾著我平時一日兩餐夾埋都未必食咁貴。
「所以話有可能係最後一次囉。」
而最最最唔同,莫過於有囡囡。麥記不嬲冇乜特別好招呼,偶爾有幾間搵個靚女經理戙係度同你講聲「歡迎光臨」,以前只有大商場好似又一城會發生,開始盛行亦係近幾年之事,但Murder King勁,入到去已經有兩個囡囡笑笑口招呼你,因為唔同麥記每個counter一條隊而係銀行式全部counter一條隊,排隊時甚至你剛入門口時,兩位衣著光鮮的疑似經理級姐姐已經為你遞上餐牌俾你睇定選定,到有counter吉時姐姐做埋知客帶你買野,買得多野時幫你捧埋餐又點話。
「而家真係乜都要囡囡。」
冇錯。以前只係珠寶鐘車上流社會奢侈品先會搵囡囡做推廣,跟住街邊保險信用卡都用(噢真懷念已經搬左去德發的皆旺109),然後乜展物展都要囡囡,越少越布越開心果隻。估唔到黎到今時今日簡單到食個快餐都要。工作異常輕鬆,就係笑笑口做做知客捧捧餐吹吹水,我地差唔多一點去食,禮拜日lunch時間係得閒到我地在場有超過七成時間兩個姐姐仔傾偈傾偈傾偈傾偈傾偈。做得呢個公關位,會好有料到?相信未必。工作上完全冇大工作經驗或技能需要,叫做要求識得英文同會笑同肯講野,但更重要係要
「靚。」
廚房全部妹妹仔,MK妹、豬扒、任何難堪的形容你都講得出,叫做搵唔到麥記常見的師奶囉,但全舖真正叫得做靚or省鏡,就只得姐姐兩個。好坦白講,如果一個有料而冇樣黎到見工,勁但冇野好睇,都只會調去廚房(冇咁灰,寫字樓啦),而唔會係出黎企舖面;但調番轉,完全冇料但個樣勁得,反而未必冇機會做呢個公關位,甚至更大。不過唔好睇少,分分鐘全間Murder King人工最高之二,就係呢兩位行行企企姐姐仔。所以成日話而家香港社會,女性搵工搵食絕對比男性容易,特別有外在美的女性。
「食餐漢堡包,除左好食,同跌左好多錢,仲俾你睇到社會百態世俗風氣。」

食完個包仲有個幾鐘,旋行埋HMV(六十五蚊《挑戰者》頭兩集全掃抵玩)同HKR(喂唔夠多廢片喎!),上左去星光行樓上間機舖。開左都幾耐,不過從未黎過,同雅蘭一樣勁多舊game連結他機第一代都有,更多以前未見過的槍game,
「正喎係咪又多個新蒲點?」
唔係。結他機一代以前九龍城廣場地庫金星霸未執時煲到黐線,當時剛出成四五蚊一舖,貴還貴每日唔落去打番幾舖唔安樂,假期更加係喪到落去打番十零舖過手癮,印象深刻在全部難度全部歌都係一take過過晒冇死過,所以當年打得好開心架d歌又要勁好聽!只係今日再玩,勁。你試過玩無聲音樂機未?我第一次。又唔係無聲,你彈時有,但除左你自己枝結他,背景乜都冇,十足十自己屋企插枝結他落amp練歌。結果梗係死啦,半首都冇就game over,好在/唔怪得只收一蚊舖。跟住玩玩其他槍game,點知冇一部枝槍係冇問題,即係拉西已經算小事,有部係你對住個芒連射二三十野,個芒先detect到一野,打X咩大佬真係。
「搞掂。星光行永別。從今以後我只落雅蘭。」


玩到兩點十一,再上星際睇埋碟仔(唔係四仔),歡樂早場正式收皮上舖頭。晏晝,只得一隻字:

meow~



25/2/2008 MON

黎到2008年第二個月都就過,先至係我本年度首個正式工作天。管美國線就係得閒,大陸野一年比一年貴但美國佬買野一年比一年平,點做生意丫你話而家大佬。其他同事個個有單(唔係美國嘛),好在我都符碌地撞到條水魚,上年去美國撞到,傾左大半年到而家新一年再過埋第二次年,終於落單幫我開年。
「真係多謝晒,搞到我懶左幾個月突然要做野,好唔慣。」
搏命做晒之後,係怒食。話說近排公司個雪櫃唔知咩事,全個冰格爆滿塞爆晒雪條:


「勁呀!!」

係多到一開冰格門,已經雪崩山洪幾條雪條跌落黎,執番起堆番上去再跌多幾條,結果越執越跌得多,相信每次開雪櫃門,都有兩三條雪條俾我跌到爛晒,而爛左果d我一定係放最出,引誘其他同事拎晒先,完好無缺果d就可以留番俾我食,或者留俾我再跌爛。開埋下格,仲死:


「勁呀!!」

仲有十幾盒雲呢拿雪糕。連唔係用黎放雪糕的下架都可以被雪糕佔據,事態的確嚴重。正常情況下,全公司只有我會咁癲。
「冇理由丫?我都唔記得近來我有買雪糕返公司!」
罪魁禍首原來係老細。
「我識人做雪糕批發,所以雪糕雪條任拎!公司有位的話,成部牛奶公司雪櫃擺係度裝雪糕都得!」
嘩。正。識著老細咁多年,除左每月月頭準時俾舊錢養我,終於有點用處。搞到我而家日日食雪條好似食糖噉,返到公司食一條做陣野十點幾十一點「食早餐」食多條食飽飯食一條晏晝下午茶食多條,但食極個雪櫃都係常滿。
「仲有其他好多野拎架!通常d廠家會將貨辦呀唔要d貨呀同就過期d野拎出黎捐做善事,好似有間油廠d油過期前一個月就捐俾老人院孤兒院煮飯用,反正捐出去冇人要,最後都係倒當垃圾。你地有冇興趣?」
「油都好喎!點拎法?」
「每次拎拎一噸。」
「多謝晒。一噸雪夾糕就話嗟。」

冇錯請記住唔係貴價矜貴的雪蛤糕,食開cheap野的劉Sir獨愛十蚊包cheap到爆的雪夾糕
「老細點解你識埋d人做牛奶公司唔係做窩屎架!?」



TRHK 24-29/2特別營業時間
24/2星期日:3:00-10:00pm
25-26/2星期一二:7:00-10:00pm
27/2星期三:取消休息開7-10pm
28/2星期四:TRHK休息

29/2星期五:7:00-10:00pm

任何查詢可致電98675737 / MSN lau_sir@hotmail.com 劉Sir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