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記



30/12/2007 SUN
斯比頓星開光一週年紀念大典
2007年度最後一壇搞作

尤特龍.破封!



31/12/2007 MON

2007年最後一日,今年破天荒身不在香港渡過。
「唔使開舖咩?」
「last一日,俾我抖抖都得卦?」

年年次次都係,上親大陸,一定係八三三組合,由year 1起到畢業到畢埋業出到黎,鑊鑊遠行聚會都係(得)我地三個,今次 漢 帶埋阿嫂出黎,叫做多個人,搭車食飯夾錢有得平d囉。自從做野之後返大陸一係跟老細車,一係搭船訓住上,好耐未試過搭火車上喇,亦因為噉再次回到大埔。畢左業未返過教院,更何況大埔?除左畢業禮,最後一次出沒,係返去執埋手尾同清locker,最記得個locker大半年冇開,一開先發現密碼鎖壞Q左,校務處唔肯幫我即日爆鎖係都要我擇日再返(典型教院作風),跟住自己入lab拎鋸拎銼整爆個鎖,中途仲要有無數實Q問候加校務處譴責(又要唔肯幫手自己整又要小,寧要你「擇日」特登返多次都唔肯做多少少野幫人解決問題,我愛教院),畢業禮之外再冇返去,因為最後一日返去都要留個咁負面之印象俾我。離開三年、同上次八三三北上隔四年,我返黎喇。上去之前,食番餐好先。
「食乜好?」
「豆漿大王!」
請用普通話讀出。當年通識要讀普通話,三條友得Sam少一個識講,但好唔好彩我搭著同 漢 一組,最後交功課係要錄餅帶扮吹水,唔知錄左幾多次先正式錄得成餅帶,不過花幾多心血都好,我地仍然係全班甚至全級最食屎果兩個,唯一兩句似樣只有「豆漿大王」同「您貴姓?」(如果得呢兩世上大陸,一早死X左),不過miss話「見你班友幾有創意又有誠意」,先R個合格返黎。幾有創意?我地二人的對話,就係圍繞大埔市中心巴士站隔籬間食府豆漿大王,因為又平又正三條友成日落黎食,食到上晒癮連普通話present都要講佢。不過今次冇佢份。
「仲食豆漿大王?而家我地食鍋貼大王喇!」
聽落仲正喎!但點解最後我地係去左食珊瑚堡,一間扮高檔收高價的西餐廳?冇癮喎!全餐唯一正,係有個我見過最有heart服務食客的侍應,即係簡簡單單招呼人點菜上菜都可以做到成場talk show噉款。我鍾意。
「一睇佢噉款,就知抵佢做死一世侍仔啦!」

食完珊瑚,起行前仲要做多樣野。以前帶港紙上大陸就話威嗟。而家?俾人笑的。所以要兌定人民幣先敢上火車。知唔知而家我地港燦有幾灰?上星期港紙對人民幣匯率,據聞係0.95至0.93水平。呢兩日已經跌到0.92,我唱九百蚊港紙,收得番828人民幣。黎緊仲會再跌,特登唱定多d第時返大陸都唔怕蝕反正返工廠都有機會用,甚至下星期賣番出去已經有賺。雖然教院讀左四年,大埔新區舊墟都未正式行過,你知劉Sir出街淨係識行CD舖、機舖同怒食架啦,而家加埋睇玩具,但大埔周圍都係賣衫賣時裝,好食懶飛的我又唔多好行街,梗係冇理過啦!今次另外兩條友帶路,由市中心行番出火車站,沿路原來勁多野食,仲間間睇落都好pro喎!即係賣魚蛋而家唔可以就噉叫賣魚蛋,係賣高級魚蛋,加兩個字當堂唔同晒,雖然賣d野一X樣。食排骨飯,都有間排骨飯專門店服侍周到。唔使食單睇招牌已經非常有娛樂性。當然仲有重點:
「得喇唔好嘈喇!帶你黎鍋貼大王食鍋貼啦頂!」
因為劉Sir的嘈生晒,其他人頂唔順,反正找換店樓下就係,佢地去唱錢時由佢自己食餐飽。鍋貼大王果然名不虛傳,首先價錢無敵,上海舖平極都要十五一客,佢地兩蚊一隻咋喎平通全香港啦!仲要超勁好食,新鮮整好時叫,超薄皮包住勁大舊肉仲要超多汁,雖然我屋企附近以前有間厚皮包大肉更正因為巨型加多汁,大王一樣唔差食完又食!點解我教院讀左四年都唔知有鍋貼大王存在,淨係識得去豆漿大王?開心得滯,一唔覺意,飛左舊落地下。
「灰!噉就跌左兩蚊!」
「唔係兩蚊!係$1502!」

我自己鍾意行舊區,呢度咁多老殘舖頭仲要咁多野食(高級專門店),搵次整團入黎掃街都諗得過喎。
「我地year 1已經話去百佳一人一隻燒春雞,都仲未試過!」
「食雞唔使去百佳啦!大埔KFC好似而家有個全隻雞套餐,158俾成隻燒春雞加一桶你食喎!」

叫雞從來係我地嗜好。當年巴士站間麥記有桶裝雞翼&桶裝麥樂雞出面未見過,每款各一買上黎三條友狂食 - 應該話我食各半桶佢地兩個分我食剩果d。冇錯我地係癲架。


兩三點出發,諗住一月一前夕會多人,點知好順喎唔多使排隊冇乜等。平時返工廠係皇崗過關,羅湖好耐冇黎過,而家大陸果邊過癮在加左個「服務評價」系統。中文有非常滿意、滿意同不滿意三級。知唔知非常滿意英文係咩?
Perfect
我感到非常滿意。以前港紙高加物價低,上到大陸係唔係都飛的,係未豪到一人一架鬥快咁犯賤。而家?唔敢喇,搭火車算啦。此程上黎班友目的係買書,我係買碟,換言之地點相同,第一站係新書城。先搭火車去科學館站。
「科學館幾時搬左黎深圳?」
「好奇咩?東莞果邊夠有個銅鑼灣啦!」

相比香港搭地鐵(sorry,現在叫港鐵才是政治正確),呢度搭到盡先係五蚊程,抵玩。第一次見「車飛」係個籌碼黎,以為去左澳門,入閘時似八達通嘟嘟就得,出閘好似扭蛋入落部機度就得。過癮喎。
「唔係卦!成日返大陸都唔知?」
「唔好意思,我次次返大陸都有老細做我司機!」

上次/三年前上黎係深圳第一座書城開業,今次去另一座,遲過人開就梗係大過人啦中國人咁要面,全城五層高,地下食野,上面四層都係賣書,以大陸黎講內部裝修仲要唔錯喎拍得住香港,起碼唔係又暗又爛先啦好多大陸地方都係噉架。書自然係超多,但我目標係碟,睇同聽都得。間野集中賣發燒碟,pop野都係新野多唔算大興趣,又冇乜不知名物體冇好野執,睇戲好過啦。大陸有樣野好,民族性驅使,一有隻碟到手,唔知咩黎唔知好唔好唔緊要,係唔係都翻左版先,所以講戲有勁多野執,特別舊西片同爛片。超多。好多睇見都唔知咩黎。


「Quick Slaughter?點解個封面激似I Am Legend??」

但因為太騎呢,結果冇執到就走左去睇書,有點後悔,因為平平地執返黎笑都好丫,好似上面隻「I Am Slaughter」,個封面真係似到足喎,話推出年份早過《我是傳奇》,係咪俾人炒封面?完全唔知咩來頭爛片feel十足!蝕左!下次要再黎補番!跟住走左去睇書,自然唔多關已經脫離教育界的我事啦,佢地就話又要進修又要學習又要「檯頭放多幾本專業書籍扮野」而要買嗟,我睇多隻字都懶,執乜春?睇睇有咩音樂書好執。大量Beyond譜,更多結他教學,連「重金屬教材」都有附晒圖解教晒你每個名結他手點玩effect點整聲,仲要送埋CD/DVD先收你三十八一本抵喎。但我最想搵係講歷史講文化果d,一本都冇。結果,又係睇書名,唔知點解係要整到d名好抵死。講歷史,唔係叫乜乜史,係乜乜史;睇書學野,學曉唔夠,要閃電學曉先夠喉。又係爆笑。
「但,點解冇《閃電貫通金屬史》?專家必備秘笈!」
另外兩條友好鍾意睇字典。Sam少冇斬獲,因為上次已經買左本珍藏版甲骨文字典,千幾頁紙厚仲厚過電話簿都唔使二百蚊,仲要甲骨文咁pro喎你識咩?型爆啦當堂!不過佢買得咁刁鑽,係有原因的。話說佢早前已經脫離教育界投身浪人行列(即係失業啦!),讀緊Master都可以學貴唔交之後拎晒全副身家去德國流浪兩個月,返到黎識死喇又搵唔到工,四圍接散job搵住兩餐先,其中一份去社區中心教阿婆識字。聽落好容易,但佢教親d阿婆都好學過人,認得個字唔夠,仲要學埋個字點解,好似
「阿sir,一年兩年個年字,下面果個部份點解呀?」
正常人如劉Sir,回應梗係
「阿sir話係就係啦咁多嗲!」 or 「知唔知乜野叫字典呀阿婆?」
但Sam Sir唔同,為解答各位阿婆的問題(查實係想威俾班阿婆睇),特登買本甲骨文字典返黎,將個中文字拆番開幾個象形部逐個同佢解。所以佢已經成為各位阿婆心目中的偶像受萬婆敬仰。換來的,是更多不知所云的問題,同更多讓佢再加善用本甲骨文字典的機會。
「同大埔珊瑚堡個waiter一樣道理,Sam少,抵你做呢份工做一世!」
漢 就睇英文字典,教得英文的佢檯頭放多幾本英語字典,校長睇落都順超d啦。不過,同樣係有實際用途!
「早排同個鬼佬先生講課程,我上手同佢跟開跟得好亂,而家我接手唔知之前點,佢亂我又亂,大家咪嘈囉!嘈到咁上下,發現我唔夠佢拗,就知道係時間握手言和"sorry for my misunderstanding"啦!如果我英文夠勁,仲使扮死狗?」
經同鬼佬鬧交一役,明白到英文的重要性,特登上黎買番一/幾本字典撐場。睇中一本「現代美國英語字典」,送埋隻CD有晒讀音例句同試題教學活動添!
「你條死鬼佬今次仲唔死?」
睇睇價錢,成二百九十八,雞腸果然值錢過簡體字/中文字。計番條數,握手言和雖然低聲下氣,但計落好似抵得多喎。都係扮死狗好。見佢地個個咁有修養,為左突顯我都有文化(即係扮有文化),自己都執左本諺語錄,三十蚊唔使,抵玩。最重要係
「可以串人串得(懶係)有深度嘛。」

行極唔夠,走時已經四五點。
「跟住去邊?」
「書城!」
「又書城?」
「深圳開左好多間書城丫嘛你唔知咩?」

計計數,四條友搭地鐵每人三四蚊加埋十幾,打的都係差唔多咋喎唔貴得幾多,都係飛的算啦。行完新書城,的士一轉去新書城。果真越新越大。架的士行過,周圍都係巨型基建,座座都大過香港大會堂甚至會展,大陸就係地大起樓想幾大都得吹脹,仲要全部玻璃牆夜晚著晒燈靚到爆,商業區係唔同d - 當然入到去咩樣又係另一回事啦,我遇過好多金玉其外。頭先站叫科學館,今站叫少年官。
「嘩。乜個名咁似夜總會?」
見目的地係座商場起初唔多為意,入到去先知勁:足足有成個足球場咁大,半場賣CD同DVD,半場賣書。難怪班友死都話我一定要黎見識見識。不過新書城衰一樣野,就係新,冇乜舊野執全部都係新野,pop碟其實好多好野,好似我幾有興趣的許慧欣勁多(唔係上過黎TRHK果個!果個係許冠傑太子許懷欣!),最新的香港同台灣歌手都有齊架喇,正唔正版自己諗啦我只有話以製作質素計,接受到簡體字,係絕對值得買。另今日一行先知迪克牛仔老爹原來出左新碟/仲有碟出/未死!但最想搵的本地野同rock野都冇。唔多鍾意的零點已經係我見到最band果隊,其他?明顯地係boyband型物體同SHE式東西。即係,收皮。
「外國野最metal,唔計『搖滾特集』、『重金屬寶典』之類雜錦碟,已經係Steve Vai全線頭半。」
但有個意外發現,曾經潮過一時的Vitas有碟買,有大碟、(好似)精選加北京live、同克里姆林演唱會DVD三隻。但冇買,因為興趣不大。好多人識佢鍾意佢,係因為"Opera 2"。我都係。但其他歌,大部份好泰式流行曲,就令我感到相當失望,因為我諗住佢會玩實驗野前衛野,但到頭來只係一個靚聲高音男歌手。雖然價錢唔算貴,CD三十五DVD六十五(但同以前比係好Q貴了,加左差唔多100%價),都冇執到,或者下次。班友黎到係想搵兩個BEYOND boxset,分別係金裝銀裝,金裝係「所有live全收錄加送未公開過表演」承惠299,銀裝係「BEYOND最齊全作品集」承惠199,全部精裝硬盒包裝加送幾十頁彩色畫集同文集,聽到覺得正喎正版都冇咁正啦 - 除左價錢!今次黎到得番金裝,但睇過所謂齊全並唔齊,好多舊live但冇我想搵之馬來西亞unplugged,同得CD冇DVD即係冇得睇,算。銀裝已經冇晒貨,只有另一個銀盒版本,但得八隻碟同揀左果八隻都唔多吸引,又算。BEYOND始終係國寶級數,受歡迎到有大大個專櫃俾佢地,但得無限個版本之精選,而我係想搵罕有live或者早期大碟。遺憾地空手而回。等我仲諗住今次可以一跌五舊掃晒「全live」加「全作品」。另一目標丁菲飛搵唔到,都唔知邊度搵得到,反而撞到竇唯。同丁菲飛一樣,香港唔多地方有,加上出得碟多,唯有寄望大陸,黎到見到差唔多半個櫃係佢d碟,我都估唔到佢會出咁多。原來係一個jam project,竇唯+不一定樂團+________三個單位一齊即興,有份玩之guest勁多,每個guest出一隻碟,加埋加埋就好大個即興錄音系列,興趣大但無從入手,就執左個《東遊記》系列,上遊下遊各半個鐘,其實一隻碟裝得晒,但為了「概念」所以分開兩隻碟出冇計,又搵到佢兩隻大碟,旋執。但殊貴。埋單時,一百七十五蚊。點解?成個即興系列廿五蚊隻,兩隻遊記加埋五十,但兩隻大碟係「授權進口」版本一隻六十一隻六十五加埋就係一百七十五。黎大陸買碟買過咁多次,最貴就係呢兩隻。所以雖然今次冇行到三年前到訪之第一座書城,因為新兩座咁大地方已經殺晒,但反而懷念,因為有勁多不知名同本地band執,同埋平,搵左好耐的子曰,賣十二蚊已經係較貴一隻,其他普遍十蚊去到八蚊都有。而家?廿五已經係「平」了。貴我唔介意。但多番d好野我執先係嘛唔該。

睇完上半場碟仔,臨去下半場睇書之前,先去checkpoint擺低d書先,我得一本諺語錄同四隻碟冇問題, 漢 同阿嫂已經係成大袋書,捧住周圍行死硬,行行下見到有免費locker用,手痕試試。先用舊廁紙祭旗,真係得喎冇問題喎果然唔使錢喎,入密碼開番門,威喇今次一次過放晒全部書即係成副身家入去。
「等我試下開唔開到先今次!」
再入密碼,死,度門開唔到。好驚,唔知點算。點解?睇睇張密碼字,原來「為保安理由,每密碼只能用一次」。真係恭喜晒。立即周圍刮個「撫摸員」黎幫拖開番。
「我唔係樣衰在要叫人幫手開個lock拎番d書出黎!係樣衰在俾劉義見到,實俾佢笑成世!」
書城座落個商場入面,一場黎到冇理由唔行埋佢丫。首要當然要睇有乜玩具買。大陸貨見得多,正版呢,今次終於見到,難得地搵到有大陸舖頭賣正貨。不過,代價唔細。勁多高達同變形金剛,不過講到價錢,香港玩具反斗城價錢x1.5啦。使唔使咁貴呀?
「來路貨丫嘛!運完出去再運番返入黎,唔使錢咩!」
難怪大陸翻版業咁興旺。同點解咁多自由行黎香港買野。以前只有香港人上大陸走水貨落香港賣。或者將來我地可以調番轉。

睇完玩具過去書城果半場,勁大,更恐怖係仲有地庫即係兩層,行餐死。不過吸引力冇科學館書城,或者係書路太正路冇咁多玩野書,我乜收獲都冇。Sam少一早自恃買左「史上最pro的甲骨文字典」,頭先都冇書買,而家更加冇野買。係 漢 伉儷可以掃完又掃,頭先勁掃書,今站再買書同「學習軟件」。點學習法?其實即係《Friends》呀、《Prison Break》呀,不過而家變晒超巨型boxset,一盒有晒全季所有集數,播緊時有視窗即時傳譯中英文雙解對白,嫌唔夠仲有每集劇本加MP3,屋企睇唔夠俾你出街搭車時一面聽一面讀。夠教育意義未?一套/一季幾十隻碟十幾本書每套加加埋埋仲重過包米,先至收二九八。即係香港單買DVD都未必得。所以兩公婆怒掃,差少少要推車仔先搞得掂。
「唔拎黎學習,齋當睇片集都抵啦,平成噉!」
我同Sam少冇佢兩個咁癲,上層冇咩書好睇,就落下層。正常黎講冷門野都係放下層,人流少d嘛。好專門果d技術同科學書籍唔使理啦。兒童書刊,睇睇笑笑囉,但有d係幾好睇,好似英文版中史漫畫,係拎香港以前出之一個漫畫系列(以前細個好鍾意睇成日去圖書館借,不過唔記得作者叫咩名),將對白譯番英文,又係俾你「學習」,不過睇過下譯得好喎睇完真係英文歷史一齊學習喎有料到!不過好快就冇理到,因為有個架全部係DVD,好多新日本動畫都有,但冇高達,即係我想搵的Turn A冇,灰。但係有
「變形金剛!!!」
仲係要第一代G1!搵左幾耐你知唔知?可惜全個櫃日版變形金剛卡通好多,美版G1得第三同第四季,即係得大結局冇開頭同發展,雖然$80有晒,但唔齊成套,冇癮喎!所以,放棄。冇得回憶美好童年。同冇得一笑深受封神榜影響的內地字幕翻譯:
「汽車人對霸天虎!擎天柱大戰威震天!」
唔開心,但好快又有新目標。兒童角行過d就係軟件部,軟件除左用之外,梗係要黎玩啦!一連幾排放滿晒遊戲軟件,由最新出品到史前dos game都有,新game我唔會理但舊game dos game一定要掃!冇辦法我屬於old-school 486年代,而家仍然鍾意用dos多過用window,而且奇鍾意手畫2D公仔(真人快打哈哈哈哈),俾我見到咁多雜錦加咁多舊game,仲唔發癲?


「一睇就知係好野就知係cult game啦!」

只係我嫌唔夠舊,因為好多已經係CG時代遊戲,更多係模擬器雜錦。見Rock爺咁鍾意玩忍者龍劍傅,有隻忍者遊戲大全一次過包晒歷代所有機種之龍劍傳系列同忍者game連PS1天誅都有(正game!),特登執黎孝敬佢,仲有隻SD高達戰略大全紅白機起直掃,Rock爺係咪抵請食飯先!(Rock卻搭嗲:「白痴仔!download都得啦呢d!使特登俾錢買?」)本來有個打飛機特集想進貢俾阿切,但轉過頭就唔見左冇計。自己執左隻Max Payne續集,一隻John Woo tribute shooter,第一集足足五六年前玩非常鍾意,出game時又撞正Matrix上畫俾人改到主角成個Neo咁堅料,第二集出果時已經唔多打機,而家買返黎懷緬一下。隻game經典在3CD,係末代CD game,因為之後已經進入DVD世代,唔使噉樣一隻game幾隻CD玩同安裝。
「正係正,不過玩唔到!唔係部機唔夠勁玩唔到,或者勁過頭玩唔番舊game!係屋企部機兩個harddisc都爆晒,入唔到!睇黎又係upgrade部機的時間!」

大家濕晒瓶已經七點半,Sam少等左好耐喇,因為佢上黎唔係為買野,係為左食。之前上黎幾次都有好野食,食過元太祖三十八蚊任食,又去過西湖春天仍然係我最懷念之一餐酒樓菜,今次班友拎起本食經一點,點到間食羊,就食羊啦。兜多十幾蚊的士去番市集區,到達目的地東山羊莊。門口成班侍女列晒隊歡迎你。大陸有個奇特現象,服務業有95%係女性,當中又超過一半係勁後生甚至唔夠秤噉款,好似呢間野除左部長級經理級幾個,其他全部靚妹黎,夠唔夠十六甚至十四都成問題,但大陸度度都係噉唔知點解。
「男果d呢?去晒邊?點解唔見?」
「做晒苦力卦。」

叫得羊莊就梗係食羊啦,不過除左羊乜叉都有得食,山珍野味蛇雀魚都有唔奇,勁在連印度飛餅都有,整餅部大大個玻璃窗俾你睇住師傅飛下飛下。點左擔擔麵、焗乳羊、炭燒羊串、燒羊排同荷葉蒸豬肉丸、仲有其他三條友食我唔食的唔知乜野,本來見有四個人想直頭叫隻全羊上檯,點知想食全羊原來要早兩日打電話卜定,冇計叫住咁多先。羊肉好多人唔鍾意因為陣味,我冇咩問題而且醃得好食勁多香料,特別個串燒成枝長鐵叉串住黎燒,拎起食完成手炭黑,仲有勁正燒羊排即係羊排骨,勁長一條拎住黎趙夠晒風味,睇我左手戴住膠手套拎住條羊肋骨怒齒右手筷子夾麵鯨吞,就知有幾正啦。衰在落左個咖哩牛肉印度薄餅走左單囉,試唔到。但全餐最好食,唔係羊,反而係荷葉蒸豬肉丸,爽口彈牙又夠味,另外叫多個煲羊肉丸都冇咁好食,或者因為冇其他款醃得咁激淡口d啦。噉樣十樣野唔夠,埋單,三百幾蚊,每人除番六七八十。唔係咁抵食。上次(差唔多四年前!)落東門掃貨再過西湖春天,又係差唔多十味,先一人五十,但量同款都多好多,因為係好多樣平野夾埋,例如極肥膩原盅東坡肉六蚊一盅(食過你就知道大家食的東坡肉收得皮),大量鍋貼小籠包唔少得,但最究極係超好食蔥油餅,四蚊俾足一底即係成盤一圓你食香脆可口又唔油,香港地一塊仔即係八份一圓都五六蚊啦仲要冇咁好食冇咁正宗喎。加上廣東菜合我口味多,我又鍾意小食幾味係噉趙即係上海式食法,今餐確唔多滿意。又或者話,大陸物價真係升左好多。

食完成九點幾,今次都算係上深圳玩得最耐一次,但其實係我同Sam少兩個陪 漢 伉儷上黎行街買野,我地兩個只負責食,得佢兩個真係上黎買野。見佢兩個臨走時背囊裝「學習軟件」裝到爆晒再抽住兩個大紙袋裝書,都幾驚過關時會唔會俾人查過唔到,立即講定我地兩個行先跟住先到佢地免受牽連。又好彩喎鑊鑊中招的 漢 今次俾海關大發慈悲放行賀新年,今年最後兩個鐘頭又冇乜人過關,好順利就上到火車加有位坐快手走人。九鐵港鐵合併冇咩著數,睇由羅湖搭到去大埔,幾個字四個站都要收廿一蚊,搭到去旺角仲要三十幾,本來我都想去到旺角先轉車,但貴成噉加驚多人,都係大埔落轉巴士算啦,廿一蚊加巴士九蚊先三十,都平十幾蚊,同最重要果樣:
「可以幫襯多次鍋貼大王嘛!」
冇錯頭先餐羊宴唔夠喉,Sam少住大埔一齊落車,大家冇幾可見面又冇幾可遇到鍋貼大王,就食多野鍋貼做2007年最後一餐宵夜啦。日頭食同夜晚食,一樣咁好味。大家一面品住豆漿一面傾,Sam哥仔勁啦而家冇乜野做散job渡日悠哉遊哉,但到左下年當然要努力找工作,大佬放棄教書即係放棄月薪兩萬,真係笑笑就算咩。
「劉Sir咩。」
只係教院生最大難題,就係假如唔教書,可以做d乜?教育出身其他任何行業睇落都覺得你唔專業,事實上係自己都唔會覺得自己稱職專業,因為真係除左教書,唔知自己仲識得d乜。我叫做有英文同頹爆電腦,重頭黎過唔算太大難題,但Sam哥仔得普通話,冇英文要轉行真係非常困難,除非做sales,想做寫字樓冇英文email都打唔到絕對收得皮。點搞?唔想都好,都要繼續留守教育界。但而家小學教育界邊有咁好撈丫,係噉殺。教阿婆識字,教得多堂可以搵好多,但而家剛剛開始,只夠當part-time搵唔到食。所以好多野諗。我都係。


十一半上車,落車剛剛好倒數完十二點正,噉就玩完。不過此行唔多滿意。除左冇乜碟仔執,其中一個目標皮褸都搵唔到。每逢換季大陸勁多人著皮褸,上到工廠十個有七個metal佬造型,覺得皮褸呢家野大陸應該好易買同好平,最重要係實用,一件皮褸真係夠你著過世越殘越靚嘛,唔係因為型或者metal,係真係一褸逸。或者下次啦。下次唔行咁多書城(班友肯先算),真係去行街搵搵,或者會有更多意外收穫。

「只不過,太多『下次』了。」



1/1/2008 TUE

唔經唔覺又一年。上年第一日好似先係冇幾耐之前,講下講下,好多野未做到未做夠,2007已經玩完。太快。


年年都係同一句:

祝大家今年
講得出,做得到

想做都做到,當然係最好。此乃最好之祝福。只係黎到今年、經歷過專家冒起及橫行之2007年,以上金句,變成贈俾相關朋友。雖然中學起已經講,但入左TRHK做之後,一年比一年講得灰,因為應景。metal越黎越多人聽,香港「metal友」之真面目亦越見清晰,睇落聽metal人數多左、metal係香港發達左,但事實上本地metal音樂同文化發展係倒退緊,當人數增加但接受力反降、metal整體向商業而非音樂前進,香港metal每況年下、同其他地區水平距離日遠之原因顯然易見,而可悲在見唔到情況會有可能改善,而只會繼續向下持續惡化,因為大部份人冇意識到呢個問題、冇意識到自己都係問題一部份,而就算知道都唔會去面對或改變。所以今年捱唔捱得過?唔敢諗。因為見著太多人太多口面,無謂諗。
正如市長今年給各位市民的祝語:

祝大家有一顆金屬的心

句意,就如字面。祝大家有一顆金屬的心。希望你見到之後第一個印象唔係即時搶住嗌
「我有!」
因為通常會作如此反應,接近全部都係...而係希望聽者真係會去思考去諗諗,去想想自己係咪真係講得出、做得到,因為好多香港人 - 另一個形容係MK - 就係講好大聲但到要做時唔會做或做唔出做唔到,但永遠覺得自己冇錯錯果個一定係其他人。曰者係有感而發。


今個新年第一天好沉重。因為都係「老野」一份子。「老野」聽野一定唔會有而家d人咁多 - 買CD點會夠download聽到多呀 - 但會比其他人花時間精神去睇同聽、發現更多。但發現之後,結果如上兩句,感慨唏噓,語重心長。
「所以你見好多『老野』、好多真係投身metal之真正metal友,結果都係自行收皮,不見人世。因為冇眼睇、頂唔順。香港,實在太多香港人,太少metal友。」
會唔會今年收皮?希望唔會。



2/1/2008 WED

「大陸新勞動法今日生效喎!」
「冇錯!身在香港的我都響應!所以我唔做野!」

上年年尾工廠成日搞事又工潮,就係因為勞動法,1/1正式生效(但新年放假即係今日開始),起初諗住會好精彩打生打死,傳聞本來老細兩個都會上去駐場,點知最後冇 - 兩個冇上加工廠乜事都冇。大陸唔工潮,我工潮囉!老細曰:
「咁夠薑唔做野?」
「唔係,係一早做晒嗟...」

香港地返工嗟,外國班友仲放緊新年假,除左幾個大客勤力做野要覆一覆,其他冇乜要跟,上星期臨走搞掂晒2007,今年暫時未有新野,勁得閒就一日。至於今晚星期三,節目係過灣仔。早前聖誕過灣仔玩順便搵和哥訂碟,諗全過埋年先有得拎,點知過年幾日前已經有貨勁快,都要留到今晚先可以專登出去收貨,廢事拖佢咁耐。
「咩碟?」
「可能係2007年最別具意義,但最pop最『唔metal』的一隻metal碟。」

市面難尋,只見日版,特登搵佢幫手訂隻,日版碟自然貴價,足兩舊水,我冇幾可買碟買咁高價,但因為有意思,貴d都肯俾多d錢支持。賣唱片同做label唔使賺咩。專家出現,(恥)笑曰:
「買隻sample,平三四倍都得啦,仲有邊個特登買日版碟咁戇居?」
再一次證明劉Sir的白痴。

收完貨,仲有一晚,黎到灣仔行埋街先走啦。有條街成街係玩具舖,當然唔執輸行晒佢,但冇咩好睇因為變形金剛熱潮已退少左好多,同埋價錢貴仲高過出面十幾廿蚊,行完就算好在我唔係成日黎呢頭行(埋)今次就夠。行多幾個商場當散步,上電腦中心搵搵舊game,兜埋英皇&188,就到食野時間了。當然係全港最好食臭豆腐,正正英皇同188中間位佔盡地利,上幾次出灣仔大棚人唔多方便,今次自己一個,可以坐低慢慢嘆。有幾好食?舖面貼滿晒剪報雜誌蔡瀾都有講,不過係六蚊一舊臭豆腐的年代而家已經加價到七蚊,當年實習就係隔籬街,日日放學去搭車必經個檔口,肯定食番夠先返屋企,就係正成噉,勁大舊勁香勁好食外皮仲要超級脆,即係臭豆腐呢家野度度人人都賣,但食左咁多年只此一家係做得咁好食,點解?衰在係灣仔唔係旺角啦唔係超級臭豆腐fans我真係日日當飯食噉食!叫左兩舊,走番去街口間小學邊食邊懷緬。
「噉就畢左業三年。」
唔係支力,會行埋過銅鑼灣行埋HMV同玩具反斗城。下次啦。
「留番下次歡樂早場。」



4/1/2008 FRI

連放兩個長假,返左公司好唔慣,唯一冇唔同係
「wow,唔使做!」
可能前排玩得勁,加上近來凍左咁多,有點不適,聽日短週,再加鞏固請(例)假的動機,自製多個三日長假。不過,唔返公司,都係要間唔中網上遙控返去做少少野。搵笨的。
「我開始好唔妥我公司電腦部條友。咁大『貢獻』。」
多日假,有時間拆拆上年積埋的好多碟。
「差唔多時間黎個一年回顧。」



5/1/2008 SAT
Project: AVP

第一集04年上,即使係A&P fans,睇完都不得不大讚一句
「澳雪!」
但都入場睇左兩次。因為係鍾意一樣野我就真係會好鍾意,就算唔好都陪埋佢睇埋佢點死法,好似Doom,隻game九幾頭一出開始打打足成個486年代,套戲係垃圾,但忠心fans如我都入場睇足兩次,第一次唔好睇,入多次場俾多個機會,雖然結果都係收皮。AVP第一集,一樣。第二集07年聖誕上畫,一上即睇,結果係灰。唔信邪,星期五晚收舖返屋企前上新世紀再睇多次先訓覺。搞到訓都訓得唔安樂。


早前對耳筒壞左,直到今日,終於拎去換。
「嘩!都壞左幾個月喇喎!而家先去換?」
「人地嘆嘛!」

我都想一早去換,問題係佢地返工同我有得揮,返工時間表同我完全一樣,亦即我放工時佢地同我一齊放工,正常日子根本冇可能黎到換,間野又遠喎成荔枝角lunch搭地鐵來回都唔夠時間啦,亦相信佢地同我一樣係一齊食飯去到都冇人招呼我。加上個電話永遠留言,留言後亦睇心情先覆心情好咪覆一覆囉,所以之前唔係冇機會過黎,但唔知有冇貨唔夠膽搏。終於到上個月起公司轉長短週,立即一流唔使一至五專登擇日或者放假,搵個短週就得了,所以事隔多月,終於換到啦勁開心!
「唔知係咪佢俾錯左model我?好似仲靚聲過我壞左果對喎!」
亦因為對Shure,令我同鍾情多年的Sony割席?原因?(希望有日)自有分曉。

換完對耳筒先十二點幾,仲有大把時間行街。間野係長沙灣廣場隔籬,一出門口已經大大個商場行,不過冇咩睇好快行完。本來見咁多時間諗住由荔枝角徒步行番去長沙灣深水土步太子旺角,不過一來唔識路相信肯定唔知自己行左去邊,二來前幾日奇凍今日反而熱到死,算啦都係地鐵過返深水土步算。
「唔係旺角咩?」
因為行同食。上年最後一日去大埔食窩貼大王,殊正,除左大埔仲有邊度有?
「黃金轉彎好似有間喎!」
漢 嫂話。就係咁蹻一個禮拜唔夠就出到黎黃金。好開心。但橫橫直直逐條街掃,都搵唔著。
「燒鵝大王就有間!我d鍋貼去左邊?」
勁無奈。當行街算。黃金沿路一路掃,勁多玩具舖所以好鍾意行呢頭,不過變形金剛已經唔見晒喇有點失望。一向先知先覺的祖國今次唔知點解咁遲鈍,通常正版出左冇耐即見國產版,但變形金剛套戲落左畫咁耐,而家先見到有國產版玩具,遲出過電影版之波鞋版都一早有啦咁遲架今次。星星叫大陸譯名叫紅蜘蛛(點解?點知?),國產電影版,叫做隱形蜘蛛Latent Spider ,笑爆。都唔夠柯柏文,大陸本身叫擎天柱(呢d名我真係譯唔出,傑作也),而家叫做擎天柱,英文名仲要「逆翻譯」番叫A Tower of Strength ,仲好笑過星星叫。

去到旺角先點幾鐘,又有套戲搵緊,自然係我最喜愛的行VCD舖時間。曾幾何時VCD係旺角興旺行業,新之星對面已經有兩間,街角間成兩層隔籬正字更加係老字號,而正字除左新之城對面街角,先達對面仲有一間,一條街已經有三間,都未計百老匯條街又兩三間(其中一定兩間又係正字號黐線),中旅社對面又有一間,再行過d好景樓下都有,真係梗有一間係左近。家陣?我好記得兩三個月前,仲係好開心成日禮拜六收工之後行晒咁多間先上皆旺開舖。但短短一兩個月間,突然全部執晒,行過先知道
「咦?點解冇左架?間VCD舖去左邊?」
新之城對面街角兩層果間易過幾次手,一早變左Crocodile。其他或者係同一個老細,星際城市樓下果間先執 - 可惜也,因為果間係我去過最多最齊加擺設同服務最好一間VCD舖,係按晒演員戲路字母全部分門別類排晒俾你簡直係典範 - 跟住Crocodile隔籬果間變左許留山,皆旺對面間某日突然唔見左「待租」,亞皆老街全部VCD舖唔見晒,旺角區死剩惠豐地下地鐵站出口對面(似乎係正字號最後一間)、宇宙船樓下(最殘果間但亦係最大果間)、中旅社對面同好景四間。四間聽落好似仲係好多,但只得番以前一半咋喎。萎縮係一年甚至半年間發生咋喎。情況有幾嚴重可想而知。行晒四間,正野殊多:
「METALLICA紀錄片《Some Kind of Monster》只售$99!同《I Am Legend》同期出之《I Am Omega》都有,一睇就知係爛片啦!《守夜神》+《守日神》3DVD boxset出左喇不過298貴左d!另外吼左好耐的得意動物人系列終於跌到十九蚊一隻,差唔多時間一野掃全線!Transmorphers VCD都係十九蚊咋!」
仲有好多離奇古怪片執,最愛睇爛片的我不禁心動!真係發起癲上黎,十幾廿隻噉掃都得,但全日唯一收穫,係《War of the Worlds》舞台劇版live DVD。之前星際城市樓下間有,miss左一次搵極搵唔到,好在今日身痕行行,惠豐樓下間正字又放出黎,仲要做半價$48,旋執先廢事下次又搵唔到!唔係已經好多DVD未開,肯定買埋Transmorphers
「可惜真係想搵果隻唔見!我搵緊真人快打電影版第二集《Mortal Kombat: Annihilation》!有人見到旋執我會同你收購!」


上到舖頭,冇乜好講,打左成日街之外,做左四五個國家之遊客生意,差唔多一日賣晒俾七大洲。最後一個最過癮,係個南京女仔,個樣勁似陳淑莊,入黎果時真係認錯人,好在佢講國語,唔係立即捉住影相簽名再高呼
「乜區議會而家都咁積極推廣metal!」
入到黎,怒掃。得意在佢買碟似入時裝舖掃貨咁激。同有老公陪佢買。即係男人等女人買衫買鞋我見過,等女人買metal碟真係罕見(但唔係未發生過的,成日都話而家女仔比男仔仲熱愛metal架啦)。我鍾意。至於買乜?一個「勁」字講晒。
「南京同北京,真相似。」



6/1/2008 SUN

「長假」最後一日,好多節目。起身第一件事係過紅磡,今次唔係玩喇,隻狗中左風之後要食長藥,雖然而家醫生肯唔使帶隻狗上黎睇先配藥咁麻煩,都要每個月出黎紅磡拎一次,冇所謂呀反正呢頭大把野睇同玩。去搭車時途經,先知道
「我屋企樓下開左鍋貼大王!」
眾裡尋它千百度,枉我琴日仲去到深水土步咁遙遠都搵唔到,原來大大間開左我屋企後面近到行去半個字唔使。第時可以怒食天天食日日食大家食。不過個名、裝修同野食,好似有少少唔同上次大埔果間,價錢都係兩蚊隻但舊餡冇咁大又冇咁多汁加冇咁好食喎。
「會唔會係冒牌架?定係師傅手勢問題咋?」
好擔心添。不過照食。鬼叫鍾意咩。執左十蚊雞一盒上巴士食。去到紅磡拎完藥,時間尚早,臨去下一站尖沙咀前,梗係行埋街先啦。本來諗住由黃埔行出尖沙咀。不過尖咀係去碼頭果邊,行去經城大仲要兜好大段路先去到喎又要就時間開舖,幾蚊車錢唔慳得。上Hong Kong Records本來冇咩期望,都係睇睇會唔會有咩metal野執例如MACHINE HEAD(講到過年都未),同埋繼續搵戲睇,點知奇蹟地俾我搵到
「真人快打!」
因為無聊,套戲想搵好好好耐,之前阿切過銅鑼灣執到第一集VCD(八蚊!!),第二集唔知係咪仲廢過第一集所以更加難搵,VCD從未見過,我係讀中學時問人借過黎睇咁大把,仲要係當年風行之全銀面簡陋翻版碟。戲就絕對係唔掂架喇,不過作為隻game大fans(由超任打到電腦打番去超任!),同唔鍾意用腦,加上絕對爛片格未睇先笑,鐵定支持!
「兩集齊備!Project: Mortal Kombat,即將展開!」
而家Hong Kong Records爛片DVD做緊特價$99三隻,兩集真人快打本來想搭埋Rob Zombie間千屍屋,但俾我望到金城武《武者回歸》,頗有興趣,支一支持亞洲製作先。
「但查實呢d爛片本來已經三十九蚊隻,折唔折唔差好多!我又發現多個天堂!」
而「現正播映」果隻叫《Dragon Wars》,似現代版Warcraft,示範片段係美國某城市出現一條超巨型大蟒蛇,人類用直昇機部隊打佢,條蛇唔夠抽召喚埋飛龍同巨象陸行炮幫拖,當人類出動坦克時,就完了。過程中,全個城市除左對抗怪物的軍隊警察同兩個似主角物體,一個人一個市民都冇。夠戇居。估唔到一片還有一片爛。完全係我鍾意果種戲路。仲要藍光咁high添。大把正戲。(劉Sir的正戲,即係大家的廢戲)
之後玩具反斗城,過左2007變形金剛真人電影版上畫咁重要一年,本來放足幾排變形金剛之位置,吉晒了。睇見都灰。
「不過多少唔係問題,我只關心一樣野:幾時有減價呀?」
又行行HMV,睇睇傳說中之廿五蚊百萬人斬,冇想像中咁多好野,對我黎講最正已經係QUEENSRYCHE隻Mindcrime孖碟新版三十(值得收藏之金屬歌劇經典也,progressive metal唔係/唔一定只得solo架...),我又唔係MEGADETH fans,結果又係睇戲,不過有Hong Kong Records $99=3仲要套套爛片在前,HMV立即冇晒吸引力。只得一兩套有興趣。
「《Predator》全線出boxset喎!有晒兩集加《AVP》第一集全部孖碟特夠版,送埋一比一Predator頭像,全港限量100套!點解就係我齊晒兩集《Predator》先出?我真係有興趣架!」
搵碟之外,仲有樣野想搵,搵包。嘉頓忌廉賓相信個個都食過,其中花生味最好食,隻花生醬超香加味濃,以前成日食花生賓。上幾次行過,見到
「忌廉賓都都有得芝士煙肉?」
邊有可能呀???驚為天包。但上次冇執到,自此絕緣。灰爆。我真係好想試下忌廉點樣芝士煙肉架。相信批賓只係試辦貨。
「點解跟住唔再出喇?」
「或者第一水貨買黎試果班全部食完屙晒嘔晒食物中毒晒,嘉頓唔敢出第二水卦?」

我想試呀!奇異之芝士煙肉忌廉!!(唔會食到肚痛卦?)不過今日唔順路都會失驚無神出尖咀,係有原因:
「廿九號我會睇MY CHEMICAL ROMANCE。所以,記得睇住樓下個時間表做人。」

點幾鐘行晒咁多站。咪住,仲有。知唔知今個禮拜咩日子?唔知?唔緊要,好似我噉,由尖沙咀行路去旺角朗豪坊(...),搭扶手電梯上十三樓,入CD Warehouse,索取免費音樂讀物《紙談音樂 re:spect》
「最新一期出左喇!唔使錢,你仲唔去拎?」
然後,全日最緊要果樣:去交電話費。今日起身,開電話先發現俾人cut左,問問,原來「電話費差二十蚊未交。」為開番個台,今日拿拿臨俾番廿蚊雞先。以前讀緊書時冇電話,覺得冇咩大件事,但用左咁多年手提電話,突然冇左,先發現原來咁唔方便咁大問題。睇我今日想打個電話,周圍想搵部入錢電話都搵唔到就知。

走到上舖頭,都係噉啦。近日迷上打dos game。十分清閒。因為?
「冇新貨。」
全日會買野的,全部係唔似買野唔似搵metal的朋友,好似琴日出現的南京陳淑莊今日又黎,仲帶埋其他鄉里,佢琴日執gothic doom同black,今日鄉里執power。有趣。另一方面,是日現身TRHK的本地「音樂人」、「metal友」,都係睇睇問問「有冇乜冇就拜拜」的。而家係越唔似果樣野的,反而越係果樣。一個弔詭。



7/1/2008 MON

一年前,在台灣辦網上金屬唱片店的好友,有見當前而表感慨:

「...網購辦了這麼多年,我可能漸漸將網拍收起來,因為目前生活需要資金,雖然網拍不算花太多錢,但時間和心力的投注實在不符經濟效益。 不過,心情是愉快的。但,最近和一些讀書時的同學朋友見面,有不少已經幹到經理了,或是收入是我的兩倍有餘的也不在少數,細想,已年過30,似乎該收心了...」

一年過去,網上再遇,慶幸網店未有關門。只是,比年前更勞累,客人的回饋令人再加掃興:

「最近有人告訴我,我唱片賣太貴了 不建議我再賣CD ,也許該聽對方的建議。只是進貨量太小,售價真的壓不下來,沒辦法。之前我是The End的批發商,可是太久沒進貨,The End的東西太貴了。半年沒開網拍,我大概存了10萬台幣/~24000港幣,但是這一個月進了三批貨,全都貼進去,立即全沒了。希望不用關店。但太難做了。真的難。」

身為顧客不會想這些,只思考自己買可以多便宜;另和免費的下載比,唱片不存在貴或不貴,只存在要不要付錢。會付錢的,自然更計較。

「我這次進了不少民謠為基底的音樂,希望有人會喜歡,可是連點擊率都低到嚇人。很多人一聽重的 就一味找粗、狠、暴、速的音樂,不管團體的水準夠不夠。」

除粗狠暴速,還要名,沒有名的不出名的沒人講的,如何的速暴狠粗都不會要,不管團的水準夠不夠。現在的樂團想有人聽,他們的名字比他們的音樂更重要。難免「點擊率都低到嚇人」。

「台灣近年也是,更多人想找metalcore的東西,只要音樂中一點core元素都沒有,立即不會聽。」

這是世界大趨勢。只是港台地區日益惡化的速度,奇高。

「台灣金屬的『非主流界』,說穿了,還是以melodic death、power metal及gothic metal為主,聽起來像流行歌的。 」

聽金屬的,很多看不起聽流行曲的人,但自己聽的大多是melodic death和metalcore,又或是很出名的death和power metal,出品的其實都是大的唱片公司,也就是發流行唱片的同幾家公司,他們自己其實都是在聽流行曲,但不自覺,卻在看不起聽流行曲的,很可笑。

「根本大的唱片公司,像Sony和Universal ,現在都是在推金屬。時下台灣的年輕人也是如此,聽個metalcore,就以為是metal的全貌,大談金屬和獨立音樂。結果他們聽的都在Billboard上的Top100,這不是Pop 又是什麼?」
「很多人問『有沒有XXX?』XXX就是Billboard Top 100的東西。答沒有,在嘲笑『XXX都沒有,還在說自己是在賣金屬?』非常不可一世的咀臉。但自己聽的還不是屬於流行曲嘛∼ 」
「現在金屬做得太商業太主流。我已經推薦不少人聽早期的SADUS,對我們這些聽金屬的,是不能不聽的一支。但是大家一看SADUS,『沒名』,就不試了。」

沒名的東西,就算聽過自己喜歡,都不會買。「有名」的定義,是這一刻最多人談論、唱片公司宣傳得最紅、或網上少撮人提及的「綽頭性」東西,具歷史性與公認性的,不在「有名」之列。而你不是聽「有名」的,你便是不懂音樂。

「日前一位我高中的同學,從前大家皆手捧著METALLICA膜拜,幾年不見他向我推一個金屬團,結果是LINKIN PARK,真令我倒地不支。他來過我家,看到我的音樂,一臉不屑,覺得我聽的不是音樂。」

這些人會覺得自己聽的便是最上最好。自己不懂不知道的音樂同樂隊,一是看不,因為「沒名」;一是當看不,承認了好聽,自己卻不知道,豈不丟臉?

「之前也有一個老友,和我說他不太能接受death metal的嘶吼,他比較喜歡thrash,但他提的thrash僅限於METALLICA,讓我本來準備推他幾個thrash,馬上打住,像HIRAX,我覺的不錯,但就是推不出去,他們也許不是如德國三鞭團或是美國的五大鞭,但至少是獨創性高的樂團。」

推不出就是推不出。給不像XXX的他們聽,他們會說「都不像XXX,為甚麼要聽?」給像XXX的,他們會說「和XXX一樣,我倒不如聽XXX?」結果聽到最後,可能都是只有XXX。

「之前記得前金論譠有人在討論NIGHTWISH是何樂風,當然對我們來說樂風何其多變,真的難單就一曲、一張專輯而論定。有一位朋友就說:『 她們翻唱過"Phantom of the Opera",所以是gothic metal。』較為『初階』的判斷法,但這就是台灣樂迷的現象。」
「我還問過人death和thrash有明顯的界線嗎?10年前的我也許會說的斬釘截鐵,但現在我真的說不出其間的明顯差異。常遇到樂友問我有沒有出色的death metal,我一推thrash就被打住。SODOM就比一票自稱是death的重,但樂友多半一聽他們是德鞭就不聽。其實像SLAYER的"Reign in Blood",已比很多的death metal重了,早期的美國音樂書輯就指出SLAYER是death metal,當然說他們是thrash也沒人反對,音樂是death、唱是thrash,就是這樣。只是若在現在說SLAYER玩的是death,就會引來一陣砲火。我曾推一些愛"Reign In Blood"的朋友聽"Altar of Madness",有人竟告訴我他不聽grindcore,因為有不少網站將MORBID ANGEL歸成grindcore,真不知如何推。」

這些算較「輕微」。激進的,他說是你說不是,他便會說你當他不懂金屬瞧他不起,然後展開罵戰。不見網上很多討論金屬的題目,都是由正經的討論,因這緣故發展成無聊的對罵嗎?通常「初階」的都很在意「是不是」的問題,因為不懂分類,在書中或網上看到甚麼便當是甚麼,這是聽音樂的必經階段,但很多人往往不多作求證,只依書正說,限制了自己的接受性。按常理,聽久了便會明白得更深入、接受更多,不再刻意深究分類的問題。但現在的情況是聽多了,反更在意「是不是那種」、「是不是甚麼」、「是不是誰」和「是不是出名」,在走著倒頭路。。

「沒辦法,港台地區的人接受力太低,是太過受名氣和同儕所限,或者是資訊太發達的關係吧。反被科技所累。」

提著台灣之是,好像才剛不久前。現在,就連當地已堅持半個十年以上的,從年前虧蝕著仍「心情是愉快的」做著,都感失望和吃力。在獨立人士的努力下,金屬開始獲更多人認同和欣賞,找新商機的大公司見有利可圖,紛紛找來流行的金屬樂團包裝一下,再以媒體大肆宣傳,於市面標比獨立廠牌更低廉的價錢發售。結果是聽眾尤其新加入的,心態都被扭曲。聽的,自然覺得大公司那些才值得買,因為當前最新出品、最多人聽也最容易聽、售價可以低至90元港幣/350台幣的,怎樣看都比來歷不明、少數人討論卻要130-140港幣/四五百來台幣的唱片具多倍吸引力罷?就算可以做到價錢相近,獨立廠牌都爭不到多少客人,因為內容已不是重點,購買後的滿足感才是。即是聽地下的,也是先看價錢,

「『你賣得不是特別便宜,不如我自己在網上到其他國家買?為甚麼要支持你的店?』」

結果很多說自己在聽金屬的,會嘉許那些實際上是賣流行榜專輯的大型唱片公司,因為有「想要的東西」又「價錢合理」,覺得在支持金屬,殊不知是被改個模樣的流行唱片促銷手法蒙騙,在為可能自己正在倒戈的大公司賺錢,卻還沾沾自喜;但本土以自己薪金補貼、真正是在辦金屬沒錢賺的獨立廠牌,卻被當成不是好東西。因為貴,和賣的「不是好東西」,再者,有機會令充大頭的顧客蒙羞,更是罪該萬死,再加減少客人的數目。

「買東西不就是看價錢嗎?那家便宜到那家買,是人之常情。」
「你會選擇聽獨立音樂,假如不是因為想炫耀,已不屬『常情』。」

地下便是超過商業,會選擇獨立音樂,理應是明白和認同這道理,和知道不是商業即無利可圖,也就是靠其他地下支持者同聽眾自覺的共同努力延續下去,其中一個途徑就是協助分擔成本。獨立廠牌是專門店及冷門店,不如大公司,會兼賣其他流行唱片,和本身已是賣極具商業潛質的金屬商品,即使售價比獨立品牌低,盈利率還可以比他們更高地仗勢凌人搶去生意,獨立音樂完全是依靠真正樂迷的真心支持。但難有足夠理由說服聽的一群對獨立和本土廠牌作出支持。對他們來說,多付些錢給你,讓這自己家的廠牌可繼續維持下去,倒不如光顧另一家便宜點的,將那些錢留給自己。所以賣得便宜就是好人,賣得貴的,賣的是甚麼心意是甚麼都補不到過。

「以前便提及過,很多香港人以半山心態聽地下音樂。地下音樂是會聽,但別期望聽的同時,會和地下一起捱苦,因為『苦是你的義務,不是我的,我只要舒舒服服地聽。』」

台灣的現況也不大好。如前金,「劉Sir玩野」和「前金帝國化」前,百花齊放及深度討論拊拾皆是,現在的分別有目共睹,討論內容及質素不復當年,討論圍繞的,也由獨立樂團轉向至主流廠牌旗下的。以上多段描述,以往多於劉Sir對香港情況有感而發,唯現在台灣也漸適用、當地人也在有類此評語,展望是當地很有機會「香港化」,早已達到此境地的香港朋友,可以一百步笑五十步了。留意日本動向的友人亦告知,當地境況同樣,曾幾何時日本是亞洲的重金屬黃金市場,連帶本土樂團發展達國際級水平,年來也因大廠牌對金屬的糟塌,聽的玩的都盲目了,當事人卻樂在其中,水平進入持續下滑階段。


談畢,已是夜深。良久未有試過與人詳談此區時事,主因是大家皆為「業內」,在浪費時間和金錢,和看到當局者迷的樂友見不到或知而不想見的。更難得是
「很少人會願意談事實。」
難怪劉Sir咁乞人憎。

「在香港真心辦金屬,只是自討苦吃和討人厭。」



8/1/2008 TUE

是日返工,完全係放假,返到公司做野接近零,職責就係上網寫野同食,十分開心。上到舖頭都係,多人出現之餘,仲有個土耳其妹,自己隊band玩pop rock(或者alternative更正確?),正職做fashion buyer,已經第十幾次黎到香港,但第一次發現香港都有metal舖頭,鍾意gothic女聲同speed metal的佢即怒掃。對住外國人係好玩好多,一玩就玩左成晚。玩完就可以睇電視:

Heroes

噉就睇完第一。今次記得睇大結局,冇重蹈上次《Invasion》睇晒全部就係大結局果日走左去唱K的覆轍。雖然大結局失望,但全套幾好睇,幾時有Volume 2?相信有排。難怪明珠今晚播完,下星期開始高清台已經立即重播了。



9/1/2008 WED

無無聊聊又一天,冇野做,最「忙」,係公司執倉,個倉位於公司樓下一層,係好耐之前公司個office,後來搬左上黎,樓下單位就做左倉。執執下執到勁多傢俬,包括兩張大床連床褥、床頭櫃梳妝檯梳化櫃、微波爐雪櫃電視機、吹風機抽濕機花樽花盤、就連包gas打邊爐同花園圍欄都有。
「嘩老細你以前同老闆娘一齊住係公司架?」
執齊就可以包晒全屋傢俬電器了。難得老細仲要話全部唔要喎。搞到全公司十幾人一齊衝落倉度揀傢俬,office一度吉晒。我好有興趣執個梳化櫃返屋企架,有得坐同用黎擺玩具都開心啦,但係好野自然俾人搶晒,會計靚女一個已經怒搶床一張加床頭櫃仲搶埋我個梳化櫃。你知我唔會/唔可以同佢爭。灰。所以,今日冇心情做野了。
「又關事???」


放左工,上band房。
「大佬!」
上band房差唔多成為季度盛事。兩條友上去,純粹打鼓。打中文歌同老餅歌。我乜歌都得有得玩就得。
「下次會係幾時呢?」
相信(最早)會係三月。



10/1/2008 THU

話說OK搞緊個抽獎叫一番籤,五十蚊一籤,有各式高達主題實用品。唔係新事物其實上年年頭已經見到,估唔到而家OK都有得玩,興趣係有少少的,尤其是居然俾107抽到我最大興趣隻鐵球。
「你抽到個馬沙面罩,我用隻鐵球同你換!」
旋落OK抽番籤。不過,
「107,唔好意思!我抽唔到!」

點知....!!!故事發展,都可謂峰迴路轉!!



11/1/2008 FRI
HONOURABLE MENTIONS

又係回顧上年的時候。

  1. 上半年THERION《Gothic Kabbalah》穩奪年度重要(非最佳)大碟,但過多一排,唔好意思,變成TYPE O NEGATIVE《Dead Again》,作為我最愛metal band,加上新碟極級回勇(對比唔多知做乜的上隻碟《Life is Killing Me》),一定係my importantest,鬼叫我係fans。謝安琪《The First Day》都好大機會成為年度大碟,衰「大公司出品」印象分,假如唔加「舊歌」、直接將三首(半)新歌連埋隻DVD名正言順當EP - 當然等埋年底隻再精選三首新歌先出更佳 - 同唔係遇著最大勁敵TYPE O NEGATIVE,我會選謝安琪。
  2. 避左世,上年確冇以前聽咁多野,選擇少左亦可見出名band多,因為資訊年代客觀事實,唔主動去搵只靠煮到埋黎先食,來來去去都會係出名果班果幾間。無論大路唔大路,好多碟都未搵到未聽,好似Devin Townsend最新/「最後」solo碟同RADIOHEAD新碟(點解我仲未識/仲唔會download?)。2007其他喜好有DARK TRANQUILLITY《Fiction》、PARADISE LOST《In Requiem》同SONATA ARCTICA《Unia》,對逆商業老鬼堅持致敬;HELLOWEEN《Live on 3 Continents》,好耐未睇過咁正live,遺憾在後生仔已經當佢地冇到;IMMOLATION《Shadows in the Light》,我最愛death metal band,新碟繼續玩得好;MAYHEM早期唔算太鍾意,但越後越唔black越大興趣,玩到lo-fi noise的新碟《Ordo Ad Chao》,相信係我最愛MAYHEM大碟;ONE MAN ARMY AND THE UNDEAD QUARTET上年一出玩復古thrash death完全係我果瓣,新碟《Error in Evolution》摩登左但更爽,中晒招;SOILWORK結他佬包晒之all-star project《Out of the Dark》,聽完唔明點解各位member自己band都玩唔到咁激?同SOILWORK冇左佢,聽收皮了。兩大心水label,Candlelight/Peaceville推介GALLHAMMER《Ill Innocence》(鬼叫我係CELTICHAMMER fans),Ihsahn又一實驗project HARDINGROCK《Grimen》,同兩隻極愛doom OCTAVIA SPERATI《Grace Submerged》、THE FORESHADOWING《Days of Nothing》(都可謂近年最佳doom metal之一),The End SIGH《Hangman's Hymn》變成symphonic thrash,頭半無敵衰在尾半唔夠力;WINDS《Prominence and Demise》新碟超強好過上隻。全年重點作係ARI KOIVUNEN《Fuel for the Fire》,「可能係2007年最別具意義,但最pop最『唔metal』的一隻metal碟。」不過聽唔止係聽音樂,仲係聽主人公奮鬥史同國民擁護精神,香港缺乏之兩樣。
  3. 賣花者07年兩隊ALLTHENIKO《We Will Fight!》同IT WILL COME《47》,雖然TRHK簽band唔係我話事只負責俾意見,但簽番黎通常我會好鍾意,例如04年REQUIEM AETERNAM《Philosopher》魅力幾乎做到年度大碟,06年三隊NATIONAL NAPALM SYNDICATEVEDONISTINFERNAL VENGEANCE更加全部殺晒因為old-school,07年兩隊同樣自己好like,TRHK真係冇幾多隊band係唔得。但自己覺得好一回事,簽到返黎香港當然冇人會理,因為「沒名」,同在香港黎講TRHK觸覺太另類太前衛,即使外國人賞識,香港完全無人問津,意料之內。早知簽metalcore同deathcore band算啦,簽乜野metal band丫,抵死。
  4. 新野聽少左,反而聽真更多舊碟,補完上兩三年個list。2006遺珠,補上FUELED BY FIRE《Spread the Fire》超正宗old-school thrash同MEZA VIRS《Vida Sacrificium Meum Est》新加坡甚至亞洲最強symphonic/gothic black metal,有趣地兩隻都屬「潮完」之列前者潮完隻style後者潮完個名,所以曾經有人搵而家入都慳番因為有再冇人理;APOCALYPTICA《The Life Burns Tour》,奇正metal live DVD;突然出現之AXAMENTA《Ever-Arch-I-Tech-Ture》,DIMMU BORGIR+PAIN OF SALVATION式extreme progressive metal,亦即係唔會有人買啦,「都唔知玩乜」、「都唔係 progressive」;隻碟放左係度成年先拎出黎聽之MOLTEN LAVA DEATH MASSAGE《Eye of Ra》,聽完後悔點解唔一早聽。另加雙男雙女四隻2006特別推介,男聲代表係BENEA REACH《Monument Bineothan》挪威「post-metal」, 同玩到ENIGMA+ORPHANED LAND噉款的德國SPIRITUAL《Pulse》,女聲兩隻都係個人全年高度讚賞之作、TO-MERA《Transcendental》&THE PROVENANCE《Red Flags》,特別PROVENANCE新碟已經贏晒之前三隻冇人似到佢地,恭喜恭喜。另有兩隊technical death一快一慢、ARSIS同GOROD,全線殺晒,又係遲左發現的驚喜。
  5. 到底metalcore而家點、仲有冇metalcore?年頭打得火熱全城熱聽,後來靜到好似全部死晒。我仲等緊BULLET FOR MY VALENTINE新碟。唔興metalcore,下一種「興得起的metal」又會係乜?斷估唔會係TRHK賣緊任何一種。metalcore我冇聽開(相信任何一位「專家」會比我更熟metalcore),有兩隻好鍾意,CHIMAIRA由第二隻碟聽起,可以話未有metalcore仲係nu-metal之年代、「唔知玩乜」開始聽到而家,係唯一一隊我會追之metalcore,五隻碟更加係一隻比一隻進步,因為肯變同變之餘做番自己同肯創新,新碟《Resurrection》歌或者唔夠上兩隻好但更加實驗,冇幾多隊band係逢新碟都會鍾意過上隻。SCARPOINT完全唔出名,不過第一隻碟《The Silence We Deserve》好得出乎意料,或者因為佢地似CHIMAIRA,不過分別在佢地更加近用黎聽而唔係用黎撞用黎睇之metalcore,冇幾多鮮明breakdown,但玩音效實驗同計數,metalcore從來用黎聽果類適合我多d,例如MESHUGGAH。另06年CLOSER《Darkness in Me》,同05年CANNAE《Gold Becomes Sacrifice》都係聽過好鍾意之metalcore碟。發覺個名係C字頭的metalcore band,較大機會我會受。
  6. 「唔metal」的心水佳作,中文必定係謝安琪《The First Day》,同泳兒《花無雪》,音樂普通但佢唱歌確具吸引力。F.I.R.上隻碟好聽但有少少唔知做乜,點知新碟超強今年其中一隻聽最多之CD,甚至鍾意多過已成經典之同名第一隻,可惜SOLER同PIXEL TOY新碟仲未執,相信都會係正野。其他驚喜有BJORK《Volta》,上隻碟玩到超實驗唔知今次會點,點知由只玩人聲變成乜聲都玩連中樂都溝,新碟殊正;SMASHIN PUMPKINS始終係我最鍾意grunge band(到底屬唔屬於grunge與我無關應為各位專家的business),散band多年復出之《Zeitgeist》,幫變形金剛寫果首反而最差,其他一係好聽一係夠實驗,唔完全同以前一樣但我鍾意就得;至於椎名林檎《平成風俗》,真係估佢唔到。或者應該順便搵埋范曉萱《爵士名伶》贈興。
  7. 自己上網試同訂,搵到幾間細label好大興趣,可能今年會同幾間label聯絡一下,試試佢地dband幫幫手。問題係貴。幫細label買一隻碟,夠你買兩隻大label碟大路碟。然後佢地俾各位正在被大label呃緊錢而不自知的「metal友」話賣咁貴係呃錢。
    「這是不商業和獨立的報應。」
  8. 2007年睇落係近幾年metal最風光一年,好多新舊band出碟,年中時之全盛更加好耐未見過,只係同metalcore一樣只屬剎那光輝,以前因音樂而盛,而家盛得起皆因潮流。一近年尾,突然冇晒聲氣,唔止metal,就連metalcore都冇晒人提,亦少左好多勁band勁作出場。或者潮完喇卦,下半年emo搶左個勢。討論metal人數已大副減少,甚至好多聽metal的朋友都已經「唔聽metal啦」。「潮完」矣。想多番人聽、多番人討論?等emo punk core再興完晒,個潮流返番黎metal時先再講丫唔該。香港冇幾多因為音樂而選擇metal之真正metal友。經歷之前兩三年、「專家」冒起之年代,我對此睇得更透更灰。
  9. 以前metal show一年都唔知有冇一場,兩年間變成差唔多個個月都有band黎香港,但矛盾在show越多label反而越少,好似前年EFD,上年到89268門市Panic,就連hardcore奮戰廠牌God's Child都決定休止,除左幫外國band出碟成本日高(好多野你聽完唔會相信),同「身在香港根本做唔住。」God's Child之死,正好反映出香港本地metal/hardcore label存在價值,只在於俾各位「band友」去「anti-label」用,同過身之後憑弔一番以示自己都「有心」,雖則「有心」之前冇支持過只有anti。有趣在metal同hardcore係兩種備受潮人推崇之band sound,而當label一間一間死,演唱會反而越來越多,背後道理希望你悟得通。人多左唔代表繁盛、多人講唔代表發達。
    「有dfunction你明知唔係因為音樂只係為賺錢、明知背後動機手法係點,都覺得值得去應該去,我唔會屌鳩你,最多睇你唔起嗟!」
    當然,冇預過有幾多人會悟得通同做「應該做」,就如之前五年。真係會知會明,就唔會咁多indie label做唔住啦、香港metal一早搞得起啦、真係有心做音樂果班唔會反而死先死得最快啦,小朋友。

所以我完全唔會睇好2008,包括本地metal scene同TRHK,同香港「metal友」。包括身邊人,我真係睇唔到有幾多個會「明」。

「希望當局者覺醒,同醒完會變。」



12/1/2008 SAT

「星期六,居然我都會早起身!」
又唔係短週有歡樂早場,又唔係早返到公司有獎金,何解劉Sir今朝會咁好興致早起身?事緣大陸仍因新勞動法亂到飛起,老細差唔多隔日就要上轉大陸擺平工運,今日兩個老野一早上去勞動局同班官開會,
「好在今個禮拜我長週!唔係蝕晒!等我地一早返公司開party先!」
所以早d起身出門口,去麥記買兩個早餐同會計靚女一人一個,大家九點幾食到十點先出番去「做野」。
「係老細唔返公司先唔遲到仲返咁早!真犯賤!」
跟住上足成日網,上到覺都唔記得訓,搞到放工時好支力。會計靚女前幾日公司執倉搶左一張床加床頭櫃整多張梳化(為佢失去左個梳化櫃我仍然謹謹於懷),勞動完坐埋位立即撻低。經理都冇咁好氣,自己忙住上網睇波經。有個實Q行過,入黎搭訕:
「乜你地老細又唔係度咁好!」
「個個星期六都係噉先好呀!」

本身訓緊覺的會計靚女走埋黎搭嗲:
「咪係囉!我以前做間公司,禮拜六老細一定唔返工,次次星期六都係噉架!」
似乎我地下次公司例會時要提出反映一下。

聖誕時去美食展同失散多年的撈麵再遇,一掃掃左成箱,而家食左三份一,已經有點擔心開始搵定後路補貨。放工之後無無聊聊,去公司附近周圍亂兜,兜兜下俾我撞到間印尼雜貨舖,門口已經用十幾包撈麵砌左個陣出黎乜味都有,美食展得原味加送唔多好食的牛肉味一包,價錢仲要繼續個半一包反通脹!一場黎到,執少少其他試味先!第時唔怕冇麵食!
「原來隻撈麵,中文名叫營多撈麵!第時唔怕搵唔到!」
行完街買完麵,時間尚早,見舖頭唔夠一蚊銀又好耐未去過,落落新之城目及目及。之前部死人屋過山車版,落地一個禮拜已經冇乜人玩都唔知點回本,點知原來有得upgrade,而家由死人屋變左Let's Go Jungle,即係部過山車都未咁快死住喎世嘉仲有大把槍game!但而家機舖之新game,就只限「升級」,過山車變種,同渣古隻射槍「修羅之雙星」變成「戰士之記憶」,真正新game只見到扑傻瓜同幾部疑似拍拍機物體,街機生意真係難做。搵game途中,拳皇姐姐出現。大家見有女仔會打拳皇仲要挑人機,一坐低立即成班麻甩仔圍住睇佢咩料,點知佢唔止識玩仲要係好勁果隻,挑贏完人再狂抽電腦,屈埋牆邊係噉駁combo打到人地十幾秒都落唔到地果隻。強呀。睇完姐姐打拳皇,隔籬仲有部西遊記,係以前「飛龍在天」果間公司出,不過而家唔三國喇變左西遊記行街,繼續明抄Capcom隻AD&D執寶物同武器打敵人升級之action RPG,畫面同以前三國差唔多係人設畫靚左,但除左有得儲卡玩落差唔多同三國冇特別大唔同。old-school行街game永遠多fans(我!!),不過而家得台灣會出喇日本出親都要搵錢,仲點肯整隻game你兩蚊打個半鐘?
「不過我唔明,西遊記點解會有嫦娥份,仲要係出場打果隻?同埋好想煲番old-school行街game呀!點解旺角冇晒機舖有唔壞的500合一?」


而家日日上到舖頭都超得閒,大把時間打機同玩。今日featuring一蚊雞保鑣:

One Coin Robocop

鐵甲威龍機設唔夠日本動畫抽,但踏實內涵反而越老越鍾意,加上套戲本身具深度同批判性,玩完figure,係時候將電影三集一次重溫。

「為左隻千幾蚊的ED-209,我會努力工作同慳錢。因為係兒時夢想,而我愛追夢。」



13/1/2008 SUN

我發覺好耐未試過星期日遲過十二點起身。自從發現左歡樂早場咁歡樂。今日自然唔例外。又係銅鑼灣,加埋戈竹尸&阿切一個三人團。出到黎皇室堡,梗係諗住落KFC食埋個靚早餐,
「有KFC的morning,先至係good morning!」(喂!唔係麥記咩?)
但落車已經差唔多集合時間十一點,直上HMV啦冇得食雞好唔開心添。重點梗係二十五蚊起大減價,據Rock爺提供線報,廿五蚊百萬人斬已經由銅鑼灣移師至尖沙咀,遲左喇。一場黎到可惜冇乜好野,最「正」係WWF摔角手出場音樂soundtrack乙隻,同盧巧音《天演論》承惠三十抵到喊仲要超大棟,絕對執得過,雖然在我嫌未夠自我到底。DVD未有特別野減價,係見到BEYOND隻91 live,搵左好耐,真係只有HMV見過,不過死都唔肯減架啦唉。或者應該再去舖頭仔打個轉。泳兒同王菀之又有新碟。殊大興趣。
「有冇睇琴晚勁歌金曲頒獎頒錯左俾王菀之?勁爆笑!而家睇頒獎禮唔係睇頒咩獎邊個有咩獎,因為睇黎都冇意思,係睇呢d蝦碌!」
見今次減價掟勁多soundtrack出黎二三十蚊隻順便搵埋真人快打soundtrack。當然搵唔到啦,套戲已經on9,仲要十幾年前出,搵到真奇蹟。
「見到的朋友,通知聲,新舊照殺。不過仲難過而家想搵番隻game黎打!」

跟住過對面皇室堡玩具反斗城行。
「行完。」
過完年,係咪2008計劃中?個場勁吉。變形金剛無論新舊都幾近絕跡。好多地方更加吉得連打幾個側手翻都冇問題(打果陣都要轉少少彎先得...)。新高達00系列極度真實型完全唔重裝冇乜吸引力。無聊玩具都唔多見。短期內完全提唔起再行之興趣。
「唔通玩矇面超人響鬼咩!矇面超人真係越出越唔知似乜!響鬼系列,得拎住枝電結他打怪獸的轟鬼叫做似番樣!其他...X!」
再去後面街間二手,就係上次陳慧琳《星夢情真》幾近全新連電話卡典藏版十蚊隻果間。第一次認真地睇CD,真係Q多,如果想搵metal野都係過番灣仔或者旺角算,除左奇蹟地有一隻black metal(但應該唔係純black...),最metal已經係DEEP PURPLE(LINKIN PARK新碟都有的),但有超勁多中文碟已經夠玩啦。不過主力都係搵戲,VCD賣到三蚊隻係有原因的,個場係賓妹場,除左幾間菲律賓人開之舖頭,逢假期個場係十個賓妹對一個香港人,超低售價就係做埋賓妹生意,其實我地有平貨執,都係多得班賓妹帶契我地班港燦咋。執到寶,就係
「飛機上有蛇!」
再過對面另一間,呢間調轉音樂方面多過電影,兩間二手各有所長。但都係冇CD執,反而睇中隻V煞。下次先。已經大把戲睇。但更大意外,係呢層有間賣美國野,因為賓妹殊多,行過咁多次都冇行過,但要撞到佢開門至得。
「死,入埋呢間舖,第時真係唔知點算。」

話說我地街上行黎行去途中,有班自稱「硬心會職員」人士,著晒藍色制服兜人捐款,
「我地希望籌夠經費,可以起一間硬心書院,教授香港人真正的hardcore精神!」
其中幾個係有咁上下質素的姐姐仔,即係有囡囡就係唔同,立即引到途人捐錢,如果全部係麻甩佬?望都唔望就走左去啦。我又走埋去搵囡囡湊湊熱鬧先!
「係咪硬心會呀?」
「係呀!呢位先生係咪想捐款贊助我地建立硬心書院呀?」
「係呀係呀!」
「想問你本身係咪硬心架?」
「我聽metal架!」
「......」

無回應,硬心姐姐就走左去搵第二個麻甩仔了。一早講左聽metal冇前途架啦,特別想溝女果陣時。我地都一齊背棄金屬加入硬心會啦!

大結局,係今次特登出銅鑼灣目的:糖街十六樓。耐唔耐出呢頭,但隔足大半年先再上黎,或者因為糖街實在多菲傭到行馬路都有困難。對我黎講事隔半年唔太大分別,因為賣舊玩具為主而舊野就係得老野搵,市場流動性可以有幾大丫。同埋價錢嚇親人,有市場舊野同絕版野標得高價好合理好正常,但新貨價錢可以仲貴過全香港任何一個地方,好似呢對Nike變形金剛,同場有晒正版翻版,但正版二手要千二出面全新炒價都唔使,翻版仲勁一對百幾蚊,
「喂報紙檔先賣緊廿六蚊一隻咋喎!」
不合理地高價,好在搵死貨的我,想執果d從來平價。近來最潮真人快打。第三代超任帶廿蚊餅咋。
又行緊時,舖面哥哥仔打電話叫外賣:
「想叫乜?」
「一個B餐。要極多飯。」
「極多飯?」
「係呀。」
「......」
「......」
「淨係得一個?仲要極多飯?」
「係呀。」

就俾茶餐廳阿姐咳左線了。咳之前應該仲有幾句粗口同黐線。然後哥哥仔送一盒「極多飯」飯盒上黎,收$58。

開心的時光過得特別快。話咁快就一點半,又係時候收收皮。今日維園有免費騷,十二點開始踩成日,每個鐘有四隊band即係一隊band玩三個字(...),重點係免費入場。戈竹尸佢有佢睇騷,劉Sir我有我睇舖。搭地鐵去到旺角,撞到位高人。當時高人用緊handfree透過大氣電波同人談論昨晚勁歌金曲頒獎禮。一句,高音浪重覆左起碼三次:
「我都話孫耀威冇可能係唱作人咯!」
呢樣我都認同,你睇孫耀威聽到結果完全唔知發咩事個反應,就知佢自己都唔知點解有得領唱作人獎啦。可惜我同佢唔同路,個袋未能裝多幾蚊。
「到底係邊個同呢位高人講電話呢?」
「...袁智聰卦?」


十三吉祥

咁急走上舖,梗係因為新貨。開年貨喎。仲要成批正到黐線喎。

  1. 睇過劉Sir2007年度回顧,都知上年(Candlelight)有兩隻我好鍾意,就係SCARPOINT、唔多聽metalcore的我都鍾意同屬於俾你聽唔係俾你撞的metalcore,同FORESHADOWING、2007最佳(gothic) doom之一。仲有AGALLOCH,仍然係獨一無二之doom metal(卦)band。新碟到左喇終於。
  2. 其他個人心水:BENEA REACH,EitS+Devin Townsend+MESHUGGAH,睇見都知咩事啦,CULT OF LUNA CALLISTO ISIS fans;BLOODY PANDA個名都殺晒啦你改唔改得出?同又黎之SpiRitual,隻碟唔止買黎聽,仲係用黎學metal。搵左個博士一齊做隻metal碟出黎,個博士寫埋篇學術論文落隻碟度講metal。睇完內文,班友有內涵到黐線。真係為聽metal係為聽音樂同批判思考朋友而設之一隻碟。另外GOJIRA諗住係上年會好紅的一隊,因為傳媒力捧加sludge潮過一排。好在當時冇入。
  3. 因為我好鍾意industrial metal,GODFLESH隻工金必備經典"Streetcleaner"同KOVENANT同PROJECT HATE,我會同你講好聽。好耐未出現過之TO-MERA、RAM-ZET、PROJECT HATE排排坐三殺陣再現江湖。(「殺」係99%人聽完唔知做乜結果一隻都賣唔出噉解)
  4. DISAVOWED有新碟喇。希望未潮完啦。但當本身佢地已經唔出名,場騷又要係年半前發生,連death metal都已經冇人搵(deathcore嘛家陣),想搵人要,難。唔使怕。deathcore都有ROSE FUNERAL。雖然「唔係XXX」。

一如以往,每次到新貨,要講「好野」真係可以成批講晒,我仲可以繼續數落去。不過算啦。亦一如以往,每次到新貨,好似得我一個覺得(真係)好正。今日就係坐左成日,幾乎講英文多過講中文。
「或者因為外國人唔識聽metal啦。」



14/1/2008 MON
我承諾I Pledge
(Hyper-Cliched version)

上場2 cliches in 1已經爆笑。今次一面睇一面笑,笑到我仆街。娛樂批判精警幽默兼而有至,句句有骨,好中好到。我最鍾意

「承諾就梗係用泥講架啦
行動先係用泥做 做得到使q 承諾」

睇得多香港人,上面呢句真係可圈可點,就是講得出做得到的道理。在場一齊承諾的guest bands表演嘉賓,唔知有幾多個做得到或者做過自己承諾中的東西?又或今日承諾之後會去做?
「都係志在有騷出嗟大佬。黎受洗咩。」
所以點解越係政治正確的活動,越具娛樂性。好多時cliche比演出更精彩。

「戈竹尸竹哥,你早就應該開番個地盤寫野啦!」
俾著我真係寫唔出。一來我中文冇咁好。二來我轉數冇咁高。三來我份人冇乜文化。四來,俾得劉Sir寫,結果都只會係
「...metal...我好metal...我好撚metal...你地一d都唔metal...成班陷家產係度扮識metal...個個淨係識download同著假band tee...又唔上黎TRHK買碟...抵香港人成世及唔上外國人...仆街啦!」(夠唔夠劉Sir style cliche?哈哈哈哈)



15/1/2008 TUE

「我終於好死忙。」
2008年過左半個月(真係快!),第一日正式做野(係咪好妒忌呢?)。有個大客話要今朝黎walk-in,琴晚開緊舖時收到電話,都咪話唔灰,即係我係頹,但邊個俾錢邊個就係老細,你俾單我做,我都會表示番一點點兒的尊重,今朝特登一早起身執番個飲樣返公司,係2008年度首次返工冇遲到。點知我冇遲,個客自己遲左成個鐘先出現。
「頂!你遲就早講啦!我就唔咁趕同你一齊遲丫嘛!破左我個打卡全紅紀錄!」
見完客公司開例會又開個幾鐘,睇睇今年個時間表,勁,生意越差老細越勇,三月開始直踩到十月差唔多個個月有展覽,七個月去勻晒歐美亞洲。五月美國實有我份。其他六個月,唔知點算。
「老細俄羅斯想去喎我!」
「俄羅斯你又去?你知俄羅斯出名d乜咩?」
「俄羅斯方塊囉!」

開完會勁做,好耐未試過居然唔係6:00正打卡走人。搞到好驚添黎緊段日子。

話說有張單今日走貨,驗完貨之後,客人話個箱要整整個marking。marking呢家野,大陸中文稱呼叫頭,個嘜頭加張貼紙上去改改少少野,改完睇過冇問題就出得貨。佢send封email黎叫我
「請將已貼上貼紙的外箱拍照後email給我們確認, 謝謝。」
影完相send俾個客,劉Sir的回禮,自然係
「請收嗲」


返到屋企,開電視。先發現冇野睇。《Heroes》上個禮拜大結局,新劇冇乜興趣睇。點算?唔緊要,仲有教育電視。上堂劉Sir英語柒分鐘,大家學得開心嘛?今晚我地同亞視國際台新聞組合作,搞左個實地考際團俾各位同學:

Hongki Chinglish
(featuring Arthur@Nanahara Shvya)

老實講,我真係唔明條片點解會出到街。事後問番Arthur,其實起初佢見賣雞林太講英文相當吃力,就同導演講不如俾佢講番中文,返到studio再加中文字幕算,不過導演話政府近來宣傳自我增值同學好英語,同「英文台自然係講英文」,堅持要賣雞林太用英文做訪問。師奶好灰,立即打電話叫佢個仔(讀緊中三)幫手寫稿,寫完再練,夾夾埋埋三個鐘先成功拍得成條片 - 拍得成係導演覺得雖然都係唔知佢講乜,不過要拍到「似講英文」先收貨,已經夠鐘去打宵夜邊爐,加上拍一段仔新聞都搞咁耐大家冇得放工,現場怨氣已經積壓益重,導演就粗粗地制左佢算。Arthur訪問完佢都頂唔順,反正band房就係街市樓上,立即走上去拎枝Gibson落黎怒扳賣雞林太。



16/1/2008 WED
天 一 息 休 場 一 病 巨


17/1/2008 THU

上半日非常地忙。努力一番,下半日非常得閒。上到舖頭自然得閒,基本上只係招呼二人二鬼。一鬼係廣州metal老師,當然怒掃black metal,唔係條女趕佢走同趕火車,相信有排掃加唔止掃咁少。之後係隻波士頓鬼。
"Lie heung gong joe mud?"
"Sic yuen fan!"

話說佢老婆接左個大project要黎香港做一年,雖然人工高左但計番本地消費,其他野平過美國住屋一樣已經蝕番晒啦,兩公婆同公司傾掂數,公司加完人工仲包晒所有開支,而佢同老婆齊齊由波士頓搬到香港,一個月都冇已經由四百幾尺搬到千幾尺單位,公司俾錢嘛。仲真係乜都俾晒自己一蚊都唔使出。所以黎到香港工都唔使搵,而走左去上堂學廣東話。
"Or hui yum jau tone shopping dou ng sai gi gay bay chin, or low por gung si bay my! Chung sai mud joe yeah?"
娶著呢d老婆同做著呢d公司真係幸福。今晚第二次見佢,上次黎係剛到香港,知道TRHK,立即仆上黎見識同買碟,
"Or dung jor DISAVOWED sun dip ho loi! Holland jing!"
今次除左再買碟,仲帶埋好多波士頓metal上黎分享。佢自己本身都有夾band,隊band叫PORPHYRIA,玩technical death仲錄好幾首歌,夠歌當大碟出。一聽,正到痺。不過隻碟冇出到。點解?underground之苦。聽佢講,隻碟係租專業錄音室搵埋UNEARTH結他手做producer,用大約五日夾埋三十五個鐘左右錄起,錄音二千美金mastering再二百,承惠US$2200平均六十幾蚊美金一個鐘,不過完成品真係專業靚聲到整埋artwork就可以拎出黎賣。但到而家隻碟都冇出到,因為種種人事label,同埋UNEARTH結他手是一個"freaking good businessman",歌好碟錄好,要搵到途徑出碟反而更難。underground之苦。波士頓仲有隊melodic black,玩到入森林自己搭個studio擇深夜吉時錄音,夠晒tr00。
"Why don't they simply move to Norway?"
"Do you know their drummer plays black metal but dresses like emo?"

十分多趣聞同好歌。所以黎到香港,metal band同metal show接近零,灰也。
"Or chu Boston gor chun, yet gor sing k yau sam cheng metal gig tie!"
講開睇騷,波士頓同香港相似。當地hardcore相當地紅(有興趣研究一下美國hardcore或搖滾樂整體發展史吧),睇hardcore show果班全部黐晒線,一pit己經唔係跑同撞咁簡單,真係追住人黎打黎趙,試過一開pit成張摺凳飛越半場,再俾人一手拎起瞄住身邊條友個頭就一野扳落去,爆晒缸果隻,班疫似打摔角多過睇show喎。但metal show調番轉,多數係睇,睇得出佢地係鍾意係開心,但就係唔多郁。
「metal同rock一樣,藝術性比punk同hardcore高嘛。兩種音樂同演出欣賞方式都唔同。」
都敢講佢黎到香港,好彩仲有TRHK,全港唯一死剩真正同你講(到)metal的聖地。只係,佢都好好奇,
"Dim guy gum dor yan dou hai yep lie hang cheng tie yat tie, mon dou ng mon yau ng my yeah jau jau jor hui?
好可惜佢遲左黎,未能同廣州metal sir同場。



18/1/2008 FRI
re:spect 紙談音樂第四期

第三期睇起,上期你睇到封面都知道點解劉Sir咁鍾意啦。今期封面,
「COOKIES唔知邊個?」
係我知《紙談音樂》係講本地音樂,但對於封面擺個咁pop的icon,眼堶惜裐堶接w係有條刺。睇書唔留神,今期先留意到原來書脊有寫每期主題,上期係「我心K歌」(因劉Sir技術及惰性所限個心打唔到出黎),專題就係講K歌,加全期各訪問對象及內文一致政治正確,拿講明先呀K歌中都有好野架,只可惜衰野佔左99%實在太難擺脫「K歌=無質素可言商業副產物」之陰影。今期主題「The Hands of Music Lovers」,每位受訪者展示無法可修飾的一對手,回顧過去一年所作所為,及評價對音樂界所作貢獻。初時頗有期待,但翻過全文,大多係訪問歌手歌星,影影各位攤大手板個樣,同講講「2007年我做過d乜唱過咩歌出過咩碟」,似集體回憶多。我覺得係向音樂工作者致敬,點解唔係真係搵番音樂工作者,亦即幕後曲詞編監果班?唔係冇,不過篇幅真係幕前佔多,但我從來覺得講到貢獻,佢地一定唔會及得上幕後一群無名英雄。另外,係冇indie或underground人士份 - 你唔會同我講而家的農夫都算/仲算underground卦?講到為香港音樂作出貢獻,好多地下人好似LLNR一直默默耕耘,亦相信佢地對推廣本地音樂同各種不同音樂之助力不容忽略,但就係得唔到應得重視(從而可見香港音樂雜誌之難處:應定位在主流同獨立之間邊一點?難定矣)。今次專題,整體我覺得貼唔到題,達唔到真正「致敬」之目的。
「我地係咪都要整番個The Hands of Metal Lover,全部人\m/晒手講番2007金屬大事回顧?」
算啦。香港地真正的metal lover已經唔多。俾得我寫,咪又係cliche一大堆。但專家橫行,真係會寫同識寫寫得出,又唔見有幾多人。
「所以香港到而家都出唔到一本雜誌講metal囉。」

其後,大多係人物訪問、單位介紹、活動時間表、硬件及唱片簡評,同主編外稿隨筆集等。差少少。真正「值得睇」之音樂雜誌,除左媒體資訊,仲要帶出批判同討論。《紙談音樂》就係差在唔夠專題性同研討性文章,例如探討一種音樂文化與歷史、回顧展望等,正如今期新年出,除左「順便整埋「2007十大唱片回顧」、「2007音樂大事典」嘛,老土還老土。音樂雜誌唔同八卦雜誌,新聞上網睇都得而且更多更快,就係要做到人有我冇之獨到見解先引到人期期追。睇左兩期,主編同外稿無論文筆還是音樂知識皆非常充裕(只係校對仍有錯漏),要就一個專題大家討論同延伸落去,相信唔會係難事。差在做唔做嗟。

亦喜見只隔一期「贊助商」數量已大副增加,相信財務上足夠維持。假如內容繼續充實落去,會唔會有一日,可以做到變番收費雜誌?
「算啦!香港地,音樂唔值錢架喇,免費先有人要架!收錢?死得啦!」



Cloverfield
「我覺得好睇喎!」



19/1/2008 SAT

差唔多兩點先訓醒覺,屋企食埋個公仔麵,先施施然然上舖頭。反正冇人就預左。「冇新貨」嘛。開始拎聖誕禮物出黎玩:

E-102 "Gamma"
「唔算特別好玩,勝在『物超所值』。」

黎緊仲有大把時間拆禮物。
「都冇新貨。」



20/1/2008 SUN

非主流音樂人:我的生存之道



21/1/2008 MON
re:spect 紙談音樂第五期

我承認我係衰仔,鍾意寫字,但唔鍾意睇字,上期晨早拎左,擺左半個月先正式揭揭,睇完已經出第五期。封面重點,唔係許懷欣,係
Stay True
在我而言。因為同「2007年最別具意義、但最pop最『唔metal』的一隻metal碟」關係密切。為何?有緣一寫碟評,自有分曉。


十五日後、半月之間,已差遠矣。一二期錯過,第三期屬驚喜,第四期尚在摸索,為其擔心之際,新一期入手,活像革新號。甫入正文,排版攝影顯得更專業、文筆再加成熟,過往之毛病如欠缺閱讀方向,幾近全部改善。第四期內容有點兒鬆散,覆蓋範圍廣唯整體缺連貫性,似每頁各有自己所講,為湊夠頁數而想盡量加多,今期或是排版進步之連帶,「專題性」感覺重左,除唱片器材之類,再加試寫書籍及電影詳評,另感慶幸係不如以前集中於表演者,大部份篇幅留給未受到應得稱頌之幕後英雄,香港人對音樂之認知,往往限於歌手演員,而忽略背後默默貢獻一班,理應早有地盤俾佢地發言發揮一番;問題亦有效帶出受訪者心聲及分享,讀後得著甚多,編輯與訪問技巧更進一步。但由今期附送許懷欣免費sample之新嘗試,可見進步尚未結終,仲有強烈可塑性。

依舊五十六版、廣告似再增多,但未試過如此充實,直是脫胎換骨,一面睇,睇到笑,笑在睇得感動。請為香港再次出現一本真正屬於本地、真心為音樂而免費推廣之音樂雜誌乾杯。



正文完畢,回歸劉Sir玩野時間。《紙談音樂》我鍾意,但對身邊好多metal友黎講或者提唔起興趣,因為「太pop」。今期應該有「值得拎番本黎睇」的價值。有條問題大家討論過好耐:
「邊隻headphone聽metal最好?」
今期音樂硬件專題就係講耳筒,由入門到高階綜合評論幾款Shure耳筒,其中推介「最適合重金屬」型號,係SE310,只係,
「承惠$1,980...」
角落頭隱藏左句「資料由客戶提供」。係咪真係咁metal你諗你喇,有興趣可以去有得試門市部如亦軒查詢。聲呢家野都係自己聽過至真。

同今期對劉Sir黎講,意義重大。你真係唔可以唔拎番本黎睇:

「寫左十幾年,劉Sir終於出人頭地!」


22/1/2008 TUE

話咁快,一月就黎埋尾喇。上年生意衰到貼地,今年新年好開始,好多同事已經接到幾張單,金額仲要唔太細果隻。反觀全公司,得我仲未有單。
「應該話劉Sir冇大單好耐,來來去去都係幾舊水千零蚊單仔。耐到上張大單,好似已經係06年之事。」
這就是管美國線的好處。澳洲歐洲難做,但總叫做搵到單;美國生意,而家根本冇得做。黎緊美國大選加次按加全國股災加乜乜物物,更加唔使旨意有野做,根本想做都冇得做。
「這就是管美國線的好處。」

逢一月底,一定大把飯食,農曆新年嘛。老闆娘睇左通勝,擇左今日做埋牙加團年。五點半鐘,立即借「幫手拎位」為名閃左去。今年老細豪(少少),去公司附近間稻香卜左成間房,頭盤係老細做莊賭廿一點,我從來冇橫財運,個個賭得合皮,我去行街浪費時間。稻香即係新九龍,一出稻香左邊Neway、右邊百佳、對正仲有玩具舖,不過成間新九龍除左超級市場同便利店,冇乜野好行。以前仲話有間CD舖。之前幫襯過&經過幾次,我去的時候舖頭有一個客人,唔係幫襯之時候,一個客都冇。其實間舖勁多野買,包括大量舊中文碟同外國碟二手,只係開在大角咀呢個老人區,仲要冇人流的新九龍,執係命中註定,本區我亦少左個蒲點。呢頭冇乜行過,今日兜兜先搵到間印尼食品專門店,亦即係營多撈麵食晒的話又多一個補給站,同埋可以買到正宗(卦)印尼蝦片!雖然新九龍樓下就有機舖,附近仲勁多網吧(但全部已被中一二樣的校服弟弟妹妹侵佔晒),不過打番盤機先上番去張揚得滯,走左去篤魚蛋算。一面食一面行街,六點零呢個鐘數無線做《大長今》,不過今日全世界轉晒睇亞視,因為是日係全國股災,「二次大戰後最嚴峻時期」、「香港跌市四年來最大跌幅」。大家紛紛睇住亞視新聞同電視機一大堆紅色向下箭咀,冇聲出。各位憎人富貴厭人窮的香港人,就搵左四叔為發洩目標:
「亞洲股神喎!果時大大聲話三萬三喎!而家跌到二萬三都冇,點解冇晒聲出?去左邊呀?」
返上去睇埋國際台新聞先正,d台詞先作得正呀真係講到而家世界大戰噉,講到今日係「worst day ever in Hong Kong stock market history」,唔知YouTube有冇得睇番?超正真係好似睇漫畫噉睇!經理睇完都話:
「唔怪得我地今日先開個埋牙宴啦!就係慶祝我地worst day先黎食!」
再跟住新聞宣佈美國減息,大家就有番(少少)心機食野了。黎緊一年,生意難做。低處未算低。
「今餐之後,好多野諗。」



23/1/2008 TUE

蘋果就林夕十大一席詞之眾論



24/1/2008 WED

日頭,同107玩過山車。
「今日真係緊張刺激。」
夜晚,同師奶玩。有個師奶係門口裝下裝下,跟住我走左去廁所,出番黎佢仲企係門口裝下裝下。以為個師奶混吉?唔係。
「你舖頭播緊呢隻咩黎架?好焚喎!」
MERCENARY "The Hours That Remain"。點解師奶會咁鍾意?
「我睇《死亡筆記》,片尾首日本歌就係好似呢dheavy metal噉架!我上過黎皆旺幾次,成日聽到你地播d歌好嘈,今日入黎問下囉!」
跟住入黎試左幾隻,melodic death到power metal慢慢試,反而越試越興奮唔嘈唔開心,最後揀番「第一次聽到」隻MERCENARY。同「想試其他特別野」,再執多隻darkwave,好開心地走人。以我經驗睇,呢位金屬師奶再回頭的機會,仲要頗大。
「最少,大過『有冇乜乜乜冇就拜拜』的好多朋友。」
對得人多,有陣時我都唔知邊班人先係metal。理應係聽緊音樂聽緊metal果班。但白撞入黎果班反而仲似。



25/1/2008 FRI

近兩個禮拜,劉Sir個Blog讀者人數直線上升,平時一日都係廿零三十個人上黎(老實講,俾我想像中多,當劉Sir個Blog劉Sir個網係一雞兩味),幾日前突然日日五六七十瀏覽人次,一睇就知有問題啦劉Sir有幾可試過咁受歡迎?
「在此我地要多謝小慧同學同劉永皓老師。」
兩位係邊個我都唔知。就正如小慧同學唔知劉Sir係邊個一樣。可能小慧同學為左查證到(可惡的)劉Sir係咪即係(英俊的)劉永皓老師,就叫晒全校師生一齊上黎,令日均人次大幅增加100%,連帶無敵閃光流言板收視率有所提高,詳見509-512。當發現自己「俾劉Sir昆左」之後, 貴校師生全體撤出,劉Sir個Blog就變番冇乜人睇回復正常了。相信劉Sir已經成為小慧同學個blog黑名單的座上客。
「不過,我真係劉永皓呀!小慧你信我啦!係我衰!我衰唔夠!」



26/1/2008 SAT

「頂原來今日我要返工。」
新年過左成個月,仍然未有返工做野之意識,成日以為今個禮拜六唔使返(當正自己返五日噉話),直到琴日會計靚女提一提先醒番起,
「係喎長週喎頂。」
冇咩心情,舖頭又冷清,朝早到晏晝都係怒頹。夜晚,係時候醒醒喇:

Eraser
「睇左我無數次。」



27/1/2008 SUN

不死傳奇:黃家駒

難得真正向音樂人致敬、認真對待音樂之節目。港台當年因「鑑於電台定位該不該繼續製作音樂節目」嘈左好耐。好彩有心人士仍在,等左十幾年,我地終於有幸睇到一個真正從音樂出發之BEYOND/黃家駒致敬專輯。會有,或者某程度係成立廿五週年。希望下一個,唔需要等到三十或三十五週年先有得睇。



28/1/2008 MON

應琴日「藝術唔入流」,今日再黎香港文化第二章:

香港文化:紀念博益
「香港文化沒有博益,只有搏易。」



29/1/2008 TUE

My Chemical Romance: The Black Parade
「我的化學,毫不浪漫。」

新年新搞作,再擴充Projects紀錄以前。



TRHK 2008一月底營業時間表.
20-26/1:週二22/1及週三23/1休息,其他日子如常
27-31/1:休星期二29/1晚、開星期三30/1晚,其他日子如常
任何查詢可致電98675737 / MSN lau_sir@hotmail.com 劉Sir洽




31/1/2008 THU

三日間,陳冠希變成香港史上最紅藝人,多個討論區瀏覽及線上人數破晒開埠紀錄,無論男女老幼只要識上網必須係搵同睇呢個精彩私相簿,就連我公司會計靚女,返緊工照開張相出黎研究,
「勁!完全視老細如無物!」
另返緊工都俾人炸MSN,因為
經107吹一吹水突然間個個問我拎片。
「你係咪有段片?」
「     」
(不予置評)
「你係咪睇過段片?」
「     」
(不置可否)
會計靚女研究之餘,同大家分享靚仔的重要性:
「我以前有個女同事,個樣好似官恩娜架!佢成日話『如果陳冠希肯搞我,我免費俾佢搞都制!要我送埋上門又點話!』cheap得佢丫!」
呢個故事教訓我地,a) 有錢同有樣才是皇道 同b)
「所以劉Sir成日叫你唔好聽metal!玩hip-hop咪好囉幾多女送上門!抵死喇而家你地成班metal白痴仔抵死丫聽metal丫拿!」


夜晚,自然係靜啦。
「得唔到黃家駒眷顧卦。」
所以走左去食飯。我地八三三聚會,一係大節日先搞,一係幾個月無無聊聊醒起「差唔多時候」就出黎食番餐。上次大節日係除夕上左深圳行&食左日,隔冇幾耐
「咁快??」
咪係!一個月都冇又黎,做壞規矩喎!冇計,因為 漢 發現到太子有間太子冰室,四條半任食,
「冰室都有得任食?食冰??」
反正冇人(好自然),九點半收舖旋過去!入到座,原來係全肉宴,牛柳牛仔骨乜扒乜腸乜丸乜叉都有,非肉類只有芝士西蘭花意粉同飯,
「正我鍾意!」
3條友發癲見野就寫個3字落去,俾完單再等3個字(咁多3?),小二捧住一大碟野,一碟爆晒我地剔的全部333。正。怒齒。我的最愛係漢堡牛扒。漢堡豬柳/豬扒食得多,漢堡牛第一次(卦),唔係麥記果隻,係正宗(卦)肉碎打成砌成肉餅,另外兩個唔鍾意食即係冇人同我爭(其他人個個唔鍾意的都係劉Sir心頭好大家有冇發現),初時有點期望,不過食過一次,已經係最後一次。點解?打邊爐,
「大家都知劉Sir有幾勇/癲/on9的。」
太子冰室,第一轉反應係
「3!全部同我寫3!」
堆到山咁高的第一盤黎到,食完,第二round大家反應係
「...剔少少好喇。」
「少少」都黎左兩盤,仲要中間一大劈薯蓉,聰明呀擺到明飽死你。第三次...
「...」
大家側側膊算。本來仲想試埋牛油粟米同蛋炒飯,但食完六塊漢堡扒加其他雜碎野,飽到唔想郁,食到驚果隻,韓燒打邊爐都未試過。當連無肉不歡的都可以食到怕,呢劑全肉宴恐怖程度可想而知。埋單每人五十五蚊有找,地方又算好坐,又無限時任食時段九點半至一點,我地九點九入場都坐到十二點幾先走,總算係邊爐韓燒以外另一選擇。只係,唔敢再黎喇。太激了。



TRHK新年營業時間表
7/2星期四年初一:3:00-10:00pm
8/2星期五年初二:往拜年也
9/2星期六年初三:3:00-10:00pm
10/2星期日年初四:3:00-10:00pm

任何查詢可致電98675737 / MSN lau_sir@hotmail.com 劉Sir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