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記



18-23/10/2007

古  金真




24/10/2007 WED

回到香港了。生活,立即正常得多。首先,例牌勁遲仲有幾秒鐘就趕唔切先起身(但相比展覽最後一日訓到連工都冇開,已經是個進步了),返到公司叫做忙番d返到黎第一日已經有客踩上門,但都有唔知做乜就上上網無無聊飲飲水食食野屙屙尿的時間,同會計靚女匿入pantry同個倉玩到發癲,最重要梗係食飯終於似係劉Sir食飯啦,我只(需要)叫早餐一個,但個早餐食只係次其實係為拎個盒做善款箱,開飯之後各位同事特別怕肥的女同事紛紛慷慨捐獻,自己有乜唔食or食唔晒通通倒晒落劉Sir善款箱度(甚有餵狗feel),最激試過會計靚女叫粟米肉粒飯,自己食幾匙粟米汁就「夠」跟住全盒飯完整進貢晒俾劉Sir。好在今日都唔弱。黑椒餐肉腸仔雞扒扣肉薯餅炒蛋米粉。
「倒多杯利賓納落去同我唔該。」
嘩正。我愛香港。雖然同一個價錢,你俾我大陸食真係食到PK都得。


返到黎到禮拜三,連續兩晚開唔到,今晚順便閂埋,反正禮拜三開左都唔會有人撞上黎,返屋企食飯嘆多晚好過。跟住會做到XX的了。
「突然間好唔捨得工廠添,張床好訓訓到工都唔返又冇人小。」
返到屋企,唔想做野,撻低開電視,冇幾可呢種機會。又撞到正野:
「The Rock!」
唔係摔角手果個"The Rock",係套戲,中文名《石破天驚》。簡單介紹,請睇番《變形金剛》。真係睇過咁多次仲係咁好睇,只衰在NOW播唔知係咪有影響定還是而家尺度真係收緊左,一講粗口冇晒聲,見血場面亦超級飛快就過左精彩場面cut鬼晒,係咪真係要買番隻DVD返黎珍藏呢?套戲除左本身真係好睇,同Michael Bay之後d戲相比,更加覺得《石破天驚》真係佢最最好果套。因為未走火入魔。條友拍動作片係非常有料到,只係玩到後來套套戲變到拍MV噉款,呢套電影味最重,同最頂得順,雖然都係好重美國意識、好多美國旗,但好在套戲由頭到尾都係美國人打美國人(除左辛康納利個角色係英國人)點死法都係美國事唔關其他人事,當堂順眼晒。又冇佢其他戲咁多飛來飛去大迴環之特技鏡頭(「特技」唔係鏡頭內演員動作,係講利用鏡頭之手法),亦未去到後來《絕世天劫》咁超大美國加極龐大交響夾讀白慢動作型還型但造作到嘔。同打鬥打得最硬橋硬馬特技成份最低,所以好睇,荷里活就係衰太鍾意整色整水,整得好自然好,但實在太多整到唔知點噉款頂都頂唔順。所以而家冇太多荷里活戲特別有興趣。
「《變形金剛2》?」
「好似又係Michael Bay做導演喎。上左先算啦。」



25/10/2007 THU

展覽果陣,唔係太忙冇乜野做。過左展覽先至大劑。
「噉點解今日你又咁得閒?」
「都未過展覽。」
「你返左香港喇喎!」
「下個禮拜仲有個,我當自己仲做緊展覽架!做緊展覽果陣係咁得閒架啦做完先忙架嘛!」
「......」

平時d客打都唔肯上黎,近期大陸香港一齊勁多展覽會,連帶大量外國客順路上門傾傾生意,工廠返到香港,立即連住兩日每日一檯客。似乎我d客冇我咁得閒,成個月前已經約定今日朝早八點十。搭十咁刁鑽我唔叉理你。大佬我九點三先返工(劉Sir自定上班時間為九點半),九點未夠摷上門明玩野嗟!可能怕玩得唔夠盡,今朝我已經早起身七點半彈起,刷緊牙搭九打電話黎:
「我地八點鐘出發,八點半到你公司!」
「八點半?唔係卦?」
「八點半係咪有問題?如果太遲,八點四我地應該都得!」

搞到要即時高速刷牙換衫仲要飛埋的返公司。
「頂你飛一轉的士等於我成個禮拜朝早小巴錢呀你班友知唔知呀???」
八點半到,因為行程緊湊關係,九點未夠已經玩完走人了。頂係玩就唔好搵我黎玩啦搞到我晨咁早起身加跌左三條幾。立即冇晒心機做野。執埋少少心尾,成日就係坐係度&行黎行去。唔做野。
「吹咩。」
晏晝坐到悶悶地,可能前排去工廠太好食好住,返到香港反而病病地,順便落去搵醫生睇睇加呃藥食兼行街食野掃貨。
「劉Sir劉Sir!我知點解你會病?」
「點解???」
「你咁頹日日返工都係上網玩同訓覺,而家真係要做野,立即身子弱頂唔順!」
「噉又係喎!我都覺每次我病親,唔係得閒左幾個月要做展覽果排,就係展覽之後勁多野跟果陣!」

我公司有個御醫,十幾年黎公司上下邊個有乜頭暈身興都係搵佢搞掂,就係今舖到我有事,佢先黎放假搵左第二個頂。新醫生第一次見,入到房直到出房,全程睇住個芒非必要都唔會將視線移離個芒,有點不耐煩快手快腳打發左劉Sir走人。心諗會係病歷或診所管理軟件。八卦望望,原來係Yahoo新聞。
「呀醫生,你做野/返工都幾似劉Sir喎!似乎佢好有潛質行醫!」


有點兒破天荒的感覺。真係好鬼多日冇上過黎舖頭。開門開燈開機開舖,皆甚生硬。好在冇乜大變化,好易就摸番熟上番手。冇變化,例如都係咁靜,同埋都係
「有冇邊隊邊隊新碟?冇?噉我走喇!其他野我唔試喇拜拜!」



26/10/2007 FRI

大陸展覽完左冇耐,返到香港幾日,又黎第二個。未黎,仲有兩日先開始,今日先過會展砌場嗟。難得過到黎,朝早同靚女會計食番個豐富早餐先。
「咁豐富?食乜?」
「麥當奴早晨全餐!」
「超!!」

好彩我公司參加d展覽都係會展搞,如果要我入到機會博覽館,車錢加早起真係死左佢算。上次黎會展半年前唔夠,差少少唔認得以為自己去錯地方。
「呢度真係會展?點解變到成個火車站噉?」
裝修得真係快,以前會展勁光猛加無敵海景極級開揚,而家周圍石屎加木,不見天日加格局真係好似去左九鐵站。樣衰過以前好多又迫,或者太好生意接都接唔晒,索性成個大堂間多個展廳接多d生意,但犧牲左以往之高格調。我鍾意黎會展行會展,都係貪佢夠舒服夠靚,搞到咁局促為乜呢?後日先正式開始,通常set場係之前一日,但我地可以早一日入場搞,因為大 - 唔係面子係個檔口 - 所以特登申請提前一日開始,跟住禮拜六喎大佬老細都知道禮拜六先黎搞六七點先放人又冇得補假冇錢班友暴動都似(冇錯我係表表者!)。當然唔係得我地一家啦,其實在場我公司個檔算最細,分別除左大細,仲有其他間間都係搵承建商搞掂,全場係我地公司自己員工起場,香港公司全員加工廠工程師幾個十幾人一齊起。老細,叫我用腦叫我吹水唔係問題,但我只係寫字樓文員仔乙個,噉都要我出黎一齊做咕喱,灰喎度左d喎。都要做架啦,唔使放工咩。其實我地香港同事係黎做綠葉,講砌野講裝野點夠專業的工程師丫話晒佢地實熟過我地個場又係佢地整出黎,全日一味死搬難搬,辛苦架大佬真係好辛苦架。
「你終於要做野了劉Sir,你都有今日喇!」
最重要梗係食。會展就係衰呢樣野:因為位置咁鬼偏遠同地段,附近食肆少之餘仲要鬼死咁貴,外賣就更加係嚴打唔俾帶入會展,自己就可以壟斷會場自己d飯賣到貴一貴一餐普通飯仔可以食你四十幾五十,價錢唔係問題死在貴得黎少加唔好食嘛。想唔俾佢昆,得,最近果間大家樂行三個字啦,只係勁細間加會展八成人都係食佢地爭位已經要爭幾個字,又吊高黎賣貴過市區大家樂,只係有得揀咩?尤其是而家只屬準備階段未係正式展覽日子,會場canteen更加係門都唔開一粒飯都冇得食,局你出去買。但抵死在會場冇野食,又你仍然唔可以有野入去食。所以今日要做賊。拍拍機個逃獄版紅綠燈「綠枝上的紅鳥唱呀唱」玩過未?我地今日玩live版。因為人多加要趕工整好個場,食飯分兩批,第一批即係我有份出去大家樂食,食完再買成袋飯盒返去俾其他同事,只係睇會展門口會職員梗係盡責地唔會准你帶入去。好在大大個門口得佢一個人睇,人流多事幹多自然要走黎走去,襯佢調轉頭搞第二壇野時,立即人手兩袋成班人極速衝入。個實Q又盡責喎見你走鬼左唔係由你走喎,真係成里遠都跑上黎加嗌到全場都聽到好似捉賊噉款,如此情況我地梗係唔會咁戇居自首立即再加速走番去自己檔口匿埋。好玩。不過亦覺得好灰。我地公司就話多人加全部自己人,可以噉樣分兩班人食飯同買飯,其他黎砌場果d都係受人二分四,砌場係黎搵食喎大佬,而家個場本身已經冇飯食,又唔俾人帶外賣入黎食一定要你出去食,出一出去食餐飯齋行同等位最少都半個鐘大佬好多時間唔使做咩?勞動階層就係咁被人忽略。唔止食飯,就連最基本福利都冇。會展梗係有冷氣啦,大把風口夠晒凍添。做展覽d鬼佬入場行入黎睇,開恆冷氣招呼外賓,但自己人砌場果時,冷氣都冇滴由佢地焗餐死身水身汗噉做。
「點解咁戇居?人地黎砌場咁辛苦,點解反而唔開冷氣俾佢地涼?」
「可能見d裝修佬個個唔著衫做野,驚開冷氣會凍親佢地卦。會展其實係關心佢地先唔開。」

政府成日講到而家香港點復甦點好民困點舒解大家生活點改善,其實好極都係得中上階層好,低下層普羅大眾好多時仍然被睇唔起。

成差唔多廿個人一齊砌,以前十零個砌已經一日搞得掂啦,今次人數再多加上大家唔想禮拜六晏晝要OT的決心,五點未夠已經乜都搞掂晒,都要等到六點先走得人,公司規矩嘛公時未夠你想放工?即係頹如劉Sir都未夠挑戰權威啦。係都係六點放,但地點唔同分別就大喇,公司放大角咀走過旺角六點三四已經上到皆旺,會展六點放,六點三四只夠行路到地鐵站,放工時間仲要同幾百人一齊迫地鐵,九個字過到黎算係快架喇,車錢又貴喎一程地鐵成十蚊呀大佬(所以我搵工從來抗拒過海工),每次展覽會時段最煩就係呢樣野。今年我仲要日日都會展過添。大劑。(準時)開舖有難度。雖則分別唔大。



27/10/2007 SAT

今日有Rock爺帶大家較大家睇報紙。
「睇咩報紙?」
《明報》。
「有乜好睇?」
好睇,對「行內」人士黎講。
「即係講乜?」
再整理下先,唔止《明報》,近來搵到唔少好文。同,又諗到新野玩。
「係咪應該搞番個劉Sir個blog?」



28/10/2007 SUN

大陸展覽玩完,香港展覽接力,今日開始。一連四日,四日我都有份,日日九點到六點半會展見。不過禮拜日紅日都唔開,問題一定有,分別只係大定少。所以改左時間表,今日唔使去,只去一二三。
「劉Sir自有劉Sir的方法。」
只係非必要都唔想用「劉Sir的方法」。當然啦,其實去展覽同留係皆旺分別都唔係好大。只係冇辦法。
「唔係識metal就可以做到TRHK。」
呢點相信多年黎所有TRHK成員,同而家唔再(肯/願)留低幫手之所有人心中相當明白,亦係到今日只剩劉Sir一個堅守之原因。多年黎好多人問TRHK請唔請人。結果自然係未有成功受聘例子。原因好多無謂多講,最起碼同最明顯一個,唔希望有人心存幻想/妄想一份「暑期工」可以一面賣metal,一面做得好開心,又可以賺到五六千蚊個月,結果空歡喜一場。
「唔係講笑。試過有人問TRHK請唔請店務員,開價八字頭。有呢個價的話,相信我一早已經係全職店員,而唔使畢業之後未停過日頭夜晚走兩頭之生活。出面搵份寫字樓工都未必有八字頭啦下嘩?」



29/10/2007 MON

終於要做野喇,返到香港嘆左幾日。用「劉Sir的方法」,展覽第一日豁免,禮拜日搞掂,剩番三日全部有我份。返展覽會其中一個優點,係雖然要九點鐘到場早過平時返工,但唔使打卡喎!你夠厚面皮唔理老細小你的話,真係想幾遲得幾遲 - 講笑嗟不過遲番少少都係可以的!但劉Sir份人好犯賤,平時返工要九點三打卡冇九點半唔出現,做展覽九點鐘到冇卡打佢通常全場最早九點未夠已經到場,抵死。不過今日例外。今朝有幾個客黎搵我,其中一個要講數,真係講銀碼果隻,同數字有關我就最差,特登拉埋會計靚女過黎今朝陪我。但講數只係次因。拉佢過黎係因為佢唔想做野,
「唔制呀你有得去會展我冇得去!我又要去呀留係office好悶呀!」
就(屈我)帶埋佢過黎了。但要早三個字返工,仲要係黎塞死的灣仔。本來大家約八點半食早餐,食完行過去就晒時間。結果,係等呀等呀等呀等。坐麥記等等等。
「咳到死,仲食麥記?」
「唔係,食乜?你知唔知灣仔會展果頭幾難搵野食,搵到又咩價錢?」

即係我已經叫做遲,但都係全場最早到之一喇。聽番其他同事講,琴日第一日,係自申辦展覽以黎破紀錄地最多人之一日,亦即係今個展覽聽做死。果然,剛準備好晒個場坐低,個餐都未拎得切出黎,已經有客到,再跟住食左一半,今日黎見我之兩個客人,其中一個十點未夠已經蒲頭。我就一面趙住塊豬柳一面同佢傾。到第二個講數果位客人黎埋,傾完,杯奶茶先飲左一半唔夠。做足成朝。真係超級地忙。我鍾意。雖然留係office乜叉都唔做齋坐係度寫寫野上上網我都happy,但間唔中俾我出黎呢d大function開恆turbo噉踩法一樣happy仲有少少high,始終我係個工作狂。做到d客走得咁上下,同其他同事吹吹水,原來都幾多猛人黎過/經過,例如次次展覽都會見到的無線高層仝人。真係次次黎親都撞到佢地、次次佢地一定會黎我公司個攤位、次次一定讚到九彩。琴日黎左,仲諗住落單,搵我地廠整燈做黎緊台慶同聖誕節。本來話今日會黎傾實。但唔見人冇左下文。相信原因係佢地琴日入黎果時,有同事尖叫:
「嘩!!!係逸華呀!!!!」
跟住走左上上層搵半年前美國展覽時隔籬左右一齊擺攤位的幾間公司,特別係同劉Sir玩得最癲果間。
「我地公司係施姑庵。得班大粒野係男人。」
可能因為噉而同劉Sir咁投契啦。即係正常的女仔係唔會走近劉Sir的。所以特登帶埋唔正常的會計靚女上去同埋施姑一齊玩。果然人以類群,唔使十秒鐘成檔人已經玩到黐晒線。今天起一連三天搞到我地工都唔做的大災難,亦因此而起。又係劉Sir衰。
「我地收到封email,一張email加一張證,可以換一隻杯呀!」
「係?點解我地公司收唔到呢封email?梗係老細自己收埋唔益我地!」

跟住會計靚女同施姑乜都唔理衝落去。初初俾老細睇睇封信,佢望完信上面隻杯張相,
「都唔靚!換黎做乜呀?」
點知兩女落到去,禮物哥哥話果隻杯冇晒貨,跟住拎另一隻款俾佢地一隻連蓋加茶隔。出面買四五十蚊隻。而家,免費。晏晝會計靚女返左公司,俾老闆娘睇見隻杯,
「嘩!好靚喎!幾錢呀?」
「唔使錢住拎架!」
「我要四隻!!!」

老闆覺得唔靚。但老闆娘覺得靚。即係靚。亦即係我地奉旨唔做野去拎杯。因為之前工廠派成隊人黎整個檔口,加上香港本身十幾人,有成廿張證,問題係冇信。會場影印一張一蚊。係貴。但而家俾一蚊有一隻杯喎!你俾唔俾先?不過我地都唔敢咁揚,只諗住拎六隻試試。去到個哥哥度,佢都頂唔順我地:
「你有幾多個證丫?九個丫嘛?俾九隻你囉!」
跟住成箱抬番去。爽呀。其他同事公司過到黎,知道咁筍,紛紛去搏慒。但會場班人都醒水,重申
「d杯係買家至有得拎,賣家冇得拎架!」
禮物經理話。之前條靚仔見我地張證係賣家證照俾(當然可能係因為兩女利用美色搞到佢傻X左),而家經理駐場唔玩得野,唔緊要,冇賣家證,咪自己做囉。立即收集各位客人卡片拎去即場做買家證,除左遇到客人派卡片專登問佢拎多(幾)張(佢地以為我地好熱心做生意,其實我地只係貪佢地張卡片黎做證拎禮物),仲走過其他公司度偷人地卡片。人地偷其他公司卡片係偷資料。我地偷其他公司卡片係為呃贈品。真不愧為港燦。難為有個同事拎左張鬼佬卡片去做,搞到做卡片時要扮「廣東話唔多識要慢慢講」的ABC搞一大輪先做到張證。我口英文都叫做呃得下人就自然冇問題啦,仲拎晒全公司各位同事的卡片去做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繼續拎,吹咩!成日就係噉樣出出入入上上落落,去做證再去拎杯拎到返黎擺低又出發。
「拿老細唔係我唔做野呀!老闆娘出到聲話要,我冇理由唔搏命啦!」


展覽會通常六點半完,六點半先走的話塞得地鐵黎過返到旺角都要七點半先開到舖。好在老細今日要早走。
「拿!老細!我跟硬你架車返九龍喎!你而家放我飛機,咩意思先?唔理呀!你早走,我跟你一齊早走呀!」
就無賴地黐到老細車,六點三就起程返大角咀了,仲可以唔使塞地鐵添,半個鐘唔使已經返到九龍趕得切七點前上到皆旺。當然,其實開唔開得切,分別都唔係好大啦。係叫做今日早開撞到d老坑上黎,吹左兩三個鐘水吹到收舖。既係老野,內容,當然又係離唔開。只不過講極都唔會講得通。一個聽左音樂廿幾年、成長於黑膠同錄音帶年代、想搵metal碟係去金獅用兩個鐘摷勻全個架摷到對手黑晒先搵到一隻(係黑膠)、CD屬於高科技產物一隻成二三百蚊為買碟真係唔係飯個幾禮拜儲錢,點都唔會明白點解而家所謂「聽metal」之年青人會係噉、可以「熱愛metal」但自己可能一隻碟一隻CD都冇。更加唔會明白點解已經冇人夾band。
「夜晚出去唱K打機,同留係屋企足不出戶淨係望住塊地板拎住枝結他死鋤難鋤,你覺得邊樣d靚仔靚妹會鍾意d?你唱K打機次次都開心喎!但係練結他練夾band,可能每日練三四個鐘練足半字都未練得成基本功喎!你覺得而家d靚仔知道結他原來唔係拎起身一彈半個鐘唔使已經做到高手,仲會唔會唔去唱K唔去打機,會走去學樂器夾band?而家d靚仔十二歲已經識得上大陸叫雞啦!有邊個咁得閒同你留係屋企慢慢鋤呀?」
噉又係。真係好少見到有新後生仔女夾band。見極都係舊面孔。
「你坐係度咁耐,我差唔多見足你咁多年啦!雖然而家我都少買碟聽歌,但黎左咁多年,睇見你地而家咁差,自己心堶掖ㄦ|唔舒服。」
係好有趣。北方更窮但點解可以好過香港咁多?
「因為香港係受西化更深,但只受表面,唔受內涵。所以你見外國人生活中,音樂、文化同藝術係其中一部份。但香港你同呢三樣有關的話,死硬。就好似好多人著音樂,但唔聽音樂。都冇人聽,你仲點玩音樂搵食?」
基於如此反智之文化同社會型態,你會發覺香港搞文化「搞得起」果班,往往唔係文化內果班,而係門外漢。因為佢地冇行內人果份執著。外行唔識,只知乜野係最新乜野係多人問,就只入呢d「賣得」野,但內行識野,因為係鍾意一樣野而做唔係因為只為賺錢而做,就唔會只入賣得果d,亦會入埋「唔得」果d(「唔得」唔係代表差,係代表唔多人識而冇人搵「唔賣得」),好似佢做緊間公司係賣氣槍,但氣槍一樣有自己文化。
「我地老細起初搞盤氣槍生意,係因為自己鍾意玩槍,想推廣氣槍文化,當初打死都唔肯做大陸槍,但係個個都賣大陸槍,你賣日本槍貴人兩三倍,邊度夠人爭堅持得幾耐?結果咪又係睇錢份上賣大陸槍。氣槍文化都冇當係一回事喇。」
所以身在香港,假如你唔想做一個典型/簡單/平凡香港人,對某d「離經叛道」之事有所執著,只可以有兩樣野。一個係「算」字。你可以見我段記入面,呢個字係其中一個出現最多之中文字。另一樣係妥協。任你點有理想點有大志點有才華,香港地就係搵唔到錢的知識技能通通冇用,尤其當你年紀大左果時。生活迫人,唯有遷就番現實,改變自己去融入同應對自己本身抗衡之香港文化。就好似...


返到屋企,冇野做開電視,難得地係開無線,我始終係亞視fans,尤其而家換左老細真係進步左,例如《班馬在線》。但睇無線撞到《新聞話事.人》,一個由我們最愛的仁晃榮主持之《當年今日》,請一d專業人士、政要、學者之類同大家講番香港近幾十年黎之變遷,由型式、內容到剪接製作都令人眼前一亮,
「無線太耐冇似番d樣的節目。」
好耐我睇無線只睇英文台唔睇中文。無記電視劇更加一早放棄左。可能見亞視真係日益強勢,終於的起心肝改進自己。只係暫時我仍然只會睇《新聞話事.人》。



30/10/2007 TUE

通常展覽會都係頭一兩日最多人,到達第三日,同琴日比已經冷清左好多。好多時係坐係度唔知做乜,除左有個買家見佢著住THE CLASH件"London Calling"大家吹左幾咀,就係坐係度睇野,生日買新電話係有用處的,部新機除左可以寫野仲可以當電子書,save定大把文章,黎到遇上呢種無聊時間就可以慢慢睇一面浪費時間一面增長知識。當然,唔少得梗係要去拎杯啦。繼續拎自己同客人d卡片去做證,我一個人已經抽住十幾張證幾勁。因為咁得閒,今日時間表就係大家輪流,出去做證、上去拎杯、返攤位,第二個接力做證、拎杯、返攤位。雖然d杯只限俾買家拎,但非常坦白講,有幾多個鬼佬會a) 收到果封通知有杯拎的email  b) 貪小便宜 c) 貪都唔會貪隻對佢地黎講唔多有用的玻璃杯 d) 鍾意都唔想拎住隻杯上機喇卦又大隻又易爛?換言之,會去拎杯的,只張我地公司一班貪婪人士(亦即係全公司),同樓上施姑庵的姐姐仔,雖然我地已經係輪流去拎廢事一個人拎十幾幾十隻加成日出現認得,但始終拎極都係果幾個人見多幾時都認得啦,會場方面因為我地幾個人/兩間公司之過火行為修改規則,首先唔似平時只由一兩個靚仔睇檔,而派定d高層同經理駐場,要經佢地點頭先送得,仲要唔止一個而加多個即係兩個阿頭級座鎮,搏經理做其他野時塞張紙俾靚仔拎禮物同搏經理睇漏眼都唔得喇。而且改左一定要係展覽會前辦之買家證先拎得,即場做果d唔受理,換言之我地做左成疊證,全部冇叉用。再要記埋數。琴日拎,一封信一個證俾佢睇睇就得,但而家拎完個阿頭會係張證上面寫番但拎過,即係一張證用一次就冇。一日之間,嚴謹左好X多。
「冇錯。就係因為我地玩串晒個party。搞到成間貿發局買我地怕。」
唔緊要。我地全日的工作就係不斷收集更多有得換的買家證返黎換杯(「唔係做展覽咩你黎???」)。就連我公司律師個證都唔放過。
「展覽會又關律師事?」
「佢都係黎搵食。」

即係大家都知版權同專利之重要性,就算你係原創者,你冇申請到/申請夠專利,其他人一樣可以搶先一步用你個設計申請,甚至之後再告番你轉頭。律師就係黎做呢樣野,幫其他人就專利問題作出保障甚至去告其他人,告得入人就同你分筆賠償金,即係有人幫你睇實個市場幾時有人抄你d野,有人抄時又會有人幫你告,告得入你又有錢收,何樂而不為先?勁好搵架真係。個律師已經搵錢搵到去泰國一個島買左大塊地起渡假村,招呼去泰國渡假之外國人錢搵錢。超有頭腦。而除左兜生意,仲入黎掃貨,因為同期會展仲做緊精品展同家具展,我地最鍾意就係呢d地方同日子,因為今日係佢地展覽最後一日,黎擺展覽d外地人都廢鬼事搬番d野返老家運費超貴嘛大佬,所以好多野都係即場賣,臨收場果半日就最精彩真係女人街咁旺,勁多住香港阿叉專登混入黎執平貨平電器,我見到有個大陸女人係買到全身抽加揹加掛住七八個超大膠袋,全部裝到爆晒。佢應該推架車仔入黎至係。最正係乜都有你諗得出都有得買連野食都有,我甚至見到有檔係賣國產變形金剛。不過我冇買。
「我只會唔俾錢地呃杯,唔會俾一蚊買野走人!」
全公司上下共同努力,拎杯已經拎到好似入貨擺年宵噉款。在場的大陸人睇見我地,都自覺無顏面。

黎得呢d展覽會,都唔會話係做得百幾幾千蚊生意之蛋散,講緊係一張單五六七位數字美金。換言之,通街都係有錢佬。有位女同事差少少就釣到金龜。
「好靚女架佢?」
「靚唔靚,睇你眼光啦。」

話說女同事睇緊檔時蛇左出去煲煙,想煲只得停車場,不論男女人鬼通通集中該處。煲ing時,撞到個猶太人同佢一齊煲。雖然女同事英文好屎,但猶太人英文易聽,十句有八句聽得明,大家傾得十分開心。傾到最後,猶太人問:
"Are you free tonight?"
猶太人公認左係全球最聰明加最有生意頭腦人種,金龜黎架呢隻!點知女同事肴底。就走左去了。會計靚女聽到之後,好唔甘心。
「點解你撞到我撞唔到?俾我撞到個汶萊王子咪好囉!佢唔使帶我過去架,每年俾我三四千萬留係香港使,得閒先過黎探探我就得架喇!」



31/10/2007 WED

last一天了。起初我唔使過黎,尾二一日都見冇乜人,最後一日更少,老細叫我今朝返office睇email做野算。點知,我又出現會展。又係「劉Sir的方法」。噉我又的確係有客人會黎見我,「有可能」。即係會唔會黎?我都唔知。我關心有咩禮物拎多d。雖然杯已經冇得換,但唔好彩俾我發現到更正之禮物。原來今次展覽有個尋寶遊戲,問在場的姐姐仔拎張卡,去勻全會展三個唔同地點吸印,搵齊三個印花再去第四度就可以抽波波四抽一拎一款禮物,唔係cheap野黎架有射燈有電筒有USB分插仲有唔知乜叉的「金屬探測器」。
「頂點解我地前兩日唔知有咁正淨係識換杯?」
立即覺得杯仔冇乜吸引力了。只係換獎品唔容易,要走勻成間會展咁多層先得喎大佬,所以返到攤位食完個早餐(麥記),立即起行,先搵姐姐仔係噉拎卡(嚇走左會場不少姐姐仔),跟住嚇驚埋各層的吸印姐姐(好遺憾佢地要緊守崗位走唔甩),再走到落會展最最低層以前係停車場而家變埋展館之地庫,原來都係要買家證先可以抽禮物,叫做新證都用得冇咁嚴囉(因為我地未開始黎狂呃嘛)。灰。等我地見琴日冇得換杯,一怒之下成疊十幾廿個買家證一野掟晒。亦即係,又要整證。好忙呀今朝我真係成朝攤位見唔到我。
「你話黎會展,唔係話黎見客咩?」
老細講果時,我已經走左去第二層樓聽唔到。因為需要大量卡片做證加大量袋裝禮物,路程又長,沿途不斷地偷人地攤位d卡片同膠袋同糖同任何可以免費拎走的東西,只係冇乜好偷。膠袋已經係最好。
「灰呀!四月電子展果時,多野拎到有d公司搵埋show girl派公仔派波波架!」
唔止送d野唔得。會展每次展覽,在場d工作人員都係新請返黎之part time,所以次次展覽見到的哥哥仔姐姐仔都唔同。唔知係咪因為電子市場大,電子展請返黎d妹妹仔真係省鏡N咁多倍架個個都得,仲要有model舉牌招客,但今個展覽d姐姐...「得」的一成都唔夠。又冇model。
「我要Kawaii呀嗚嗚嗚∼」
我個hall可能因為係主場,全部姐姐仔做到吽晒,其他hall果d冇咁忙甚至冇野做,一行埋去立即主動地熱情招呼你,走黎走去吸印都走得開心d,好好玩架有d姐姐仔真係。
全日就係噉換獎品換獎品換獎品換獎品地過。返到公司抖抖,唔止我,仲多左個人。即係會展要玩壟斷,會場飯盒三四十蚊個又唔多又唔好食但迫你食唔准帶野食入場,但有錢賺又點會唔賺有唔少外賣檔都冒死入黎派外賣紙(即係送唔到外賣入黎仲派外賣紙做乜我解釋唔到),呢d派外賣紙的外賣仔自然係在場職員的輯拿目標,我個檔口係四面圍牆圍住,自然成為走投無路的外賣仔的上佳匿藏地點。而我為左節省時間,lunch都唔食,等晏晝全公司其他人過黎清場時順便買俾我就算(又係麥記,灰),食完又出發過。我地就係能cheap所不cheap。晏晝齊人之後,只得番一個鐘頭,大家立即組織好作戰計劃,編定人手調配(一幫做證、一幫拎卡)、作戰路線(即係點樣拎卡吸印)、時間管理(大佬,唔使返黎清場放工咩),然後出發。我因為有個客晏晝黎要見(終於有喇!)留守司令部負責訊息協調,即係老細or老闆娘問班人去晒邊捉人返黎做野時,我可以預先電話放風聲叫佢地小心。即係我相信我地班人之中,會計靚女已經係非常厚面皮一個,為左免費禮物為左乜都做得出,女色引誘扮cutie扮無知賴死唔走乜都得只要可以拎多隻杯咩都唔介意做。點知有同事仲厚面皮。即係我地平時經過人地d攤位,見到d袋靚,多數係經過時襯人地見唔到時快手撻番一兩個,好禮貌會問問
「可唔可以拎一個呀?」
有會計靚女以身作則。問完之後,果位同事立即再問:
「可唔可以一疊噉拎呀?」
跟住立即成疊袋一手拎晒。勁。超勁。都未夠。跟住全隊人拎住十幾個證十幾張卡儲晒印花,去到換禮物個檔口,規矩係一張證一張卡換一樣。同事問:
「哥哥,鬆人少少,俾我地拎多幾個得唔得呀?」個哥哥俾一件。同事再問:
「都就收工啦!個展覽完左,d禮物都冇用架啦!你仲keep住咁多黎做乜丫,益下我地好過啦!」
哥哥不為動,俾多一隻。
「求下你送多幾個俾我啦!唔係我點同老細交代!」
聲淚俱下。再加會計靚女從旁煽動。引到攤位附近的路人&公司一齊圍觀。嘈到差唔多四點收工時間。終於最哥哥都驚了,驚我地搞到佢收唔到工,
「好喇得喇我俾晒全部禮物你地!放過我啦!我想返屋企呀!」
佢地兩個就抽住兩大袋禮物返黎檔口了。
「所以點解我地成日經過人地度要偷袋!唔係邊度拎到咁多杯咁多禮物?」
所以點解我咁鍾意做展覽會。這三天就是參加展覽會的真諦。
「黎做野架咩?梗係黎玩黎搵著數啦!」

我地好少咁同心合力。好少咁勤力。因為要趕放工。展覽完左清場,既然砌場係自己搞,拆場老細當然唔會咁偉大搵承建商做啦,就出動晒全公司所有員工上至老細自己下至阿姐一齊落手落腳拆野。經上年最後一日著西裝連爆兩條西褲之教訓,加上要方便拎禮物(此乃真正目的),今年醒喇我唔著西裝著番tee恤牛仔褲入黎,仲可以拆完立即出去行街嘛!起初諗住難得過到海,清完場搵會計靚女同班施姑過銅鑼灣玩,但搏晒命都拆足兩個半鐘,樓上施姑庵幾件辦半個鐘唔使pack好晒箱五點未夠已經唔見晒人,又今晚原來係Helloween(我已經慣左串e),會計靚女點會冇節目丫咁多狂風浪蝶,仲要六點半出到會展門口,落緊雨!老細問:
「拿!而家我開車,你自己去wet,定跟我車返旺角先?」
都係返歸玩狗算啦。十分無奈。不過都好,成個夜晚唔知做乜地浪費幾個鐘,在我實在係奢侈的機會。



1/11/2007 THU

做完展覽會,返到公司,又新一個月了。2007已經得番兩個月了。超忙。唔想返工。所以今日我十一點半先返到公司。
「咁威?」
「吹咩!」

梗係唔係劉Sir話幾點返就幾點返咁威啦。連返三日展覽,老細體諒到劉Sir連踩三日辛苦呀,加上見佢仲係病到九彩,特別批准佢今日可以遲兩個鐘先返工。正。即係本身我係諗住今日射波算,睇完醫生再留係屋企抖抖先,見老細咁有誠意,
「好啦就返一返工應酬下你啦老細!」
完左展覽梗係大把野做。但今日都未開始做野。返到公司,十一點半喇喎,仲有個半鐘就食飯,仲邊有心情做野呀?(...)返到公司好開心。又有各位女同事的餵狗式捐獻。有得食返公仔麵(我的最愛餐蛋麵),唔使捱麥記、唔使捱會展飯盒、唔使捱麵包。等左好耐了。訓醒埋個覺,三百幾個客人卡放左係檯面,淨係將三百張卡片打入excel,已經打足我成日。起初我仲諗住睇醫生。上個禮拜四睇完,得兩日藥一早食晒啦,加埋要做展覽,展覽時已經日咳夜咳,咳到個個同事一齊咳,連d客入到黎我地個攤位都被劉Sir傳染咳埋一份。所以想睇多次拎藥。不過禮拜四唔係睇開個醫生駐場,加上多野做到死,都係唔睇算。但已經被劉Sir不斷傳染的同事ABCD甲乙丙諗法相反。佢地好想睇。尤其是劉Sir呢個病源唔睇,佢地更加需要。有個同事問:
「個醫生好唔好睇架?」
「都幾好睇架。個醫生睇Yahoo新聞。我就睇《恐懼鬥室》。」


所以,多野做一回事,我仍然係準時放工。上舖頭會一會來自北京的空中少爺。次次搞騷都撞到佢、次次上黎都係拖住唔同囡囡。勁。重點唔係佢唔係囡囡。係ARCH ENEMY。
「有沒有去看?」
「有。」
「好看嗎?」
「普普通通。」

點睇都係非常大鑊之一單野。但,搞出黎似乎唔多理想。
「玩得好嗎?」
「女歌手唱得兇。Amott的solo真是無懈可擊。」
「那還有甚麼不好?」
「音響不好。」
「還有呢?」
「整場演唱會,一個小時都不夠。」

...嘩。噉就真係灰左d。一隊band玩幾個字半個幾鐘之indie band underground show唔計啦,即係咁耐以黎,我只聽聞過LINKIN PARK第一次黎香港出騷係(幾乎)一個鐘都冇,即係出名band大band一場騷起碼都應該有番個半鐘長啦。ARCH ENEMY算係當今最紅metal band之一,一場騷唔夠一個鐘?唔會卦?
「和上次NAPALM DEATH同場地嗎?」
「不是,這次換了個更大的場館。」
「ARCH ENEMY這麼出名,反應該十分熱烈吧!」
「不是。場館是大了,但入場的人數,確實不知道多少人,但可能比ND那場還少。」

嘩。聽到都灰。等好多香港朋友成日覺得搞騷好容易、成日怨點解冇人搞騷。點搞呀大佬metal show,當北京都只係如此情況?
「全場分成六百、四百和百二三個地區,買票的不是買六百元就是二百元,整個場全部人都是在最前和最後,中間整個四百元區空了出來。」
「你買甚麼價位的票?」
「二百。」
「但這些演唱會開始後所有人都會衝到最前,買甚麼價錢其實沒有分別。」
「對啊。我都衝到四百元的區域了。但六百元票的可以找樂團簽名。上次TESTAMENT我便是買666元的票,站在最前。那是我看過北京最好看的演唱會。」
「那這次整體上你滿意嗎?」
「不多滿意。」
「這場是辦ND的MF他們嗎?」
「不是。」
「那明白了。」

DREAM THEATER同NIGHTWISH下年又去北京。仲有SKYLARK(雖然佢地係「算」)。北京真係越搞越勁,雖然聽到近兩場之反應,佢地搞騷都冇想像中咁容易咁輕鬆,但起碼樂迷之支持度同反應一定好過香港,有基本市場支持先。我都唔知點解香港所謂國際大都會會搞成今時今日噉。
「又係。」


劉Sir個blog

2007年11月1日,劉Sir個blog,正式開張。好矛盾。劉Sir一向只鍾意寫,唔鍾意睇。所以一直匿埋自己個劉蛇.com。但睇到人地玩好似幾過癮,又試試整番個,就同當年劉Sir個forum一樣,未必有咩搞作,但以後會點,唔開始唔會知。當試新野。

開blog第一天,感想:
「Yahoo Blog界面同系統真係超廢。」



2/11/2007 FRI

好鬼慘,朝早晨咁早七點幾起身,展覽last day臨收檔時(即係各位同事執行作戰計劃呃禮物果時)有個客踩上門,一拍即合傾得埋,老細見機不可失,事隔一日立即自己走上去人地深圳office睇辦再傾。初初約十一點。個客話「越早越好唔該」。提前一個鐘,九點出車仲要返公司拎野,早左個半鐘起身,嘩簡直死得人呀我都冇預過會咁死。通常呢d情況上到車梗係即訓,但個客座落深圳,短程車一個鐘唔使到站,廢事訓亦冇得訓聽聽歌好過。次次上大陸都係去工廠,今次係第一次入深圳見,深圳商業區係大陸見得人地段,規劃同綠化做得唔錯,講靚真係靚得過香港唔少地區架地方空間又大,大陸你見親d樓都係殘破不堪,商業區勁多豪華大廈棟棟超高超大仲要勁靚,我個客果棟更加係全區最大果座,係睇到
「嘩∼∼∼」
果隻。可能就係咁大咁商業,去到樓下想搵個車位都難全停車場爆晒,見到停車場入面有間茶樓,大大隻字寫住
中式早茶一元起
難怪。圍住棟大廈兜圈搵其他位泊,只係一轉個彎,
「嘩∼∼∼∼∼∼∼」
仲勁過頭先。眼前景象簡直完全唔似、唔應該會係呢個地區出現。先係一條小路,左右兩邊沿路全部係綠葉大樹,車窗睇出去,好似睇緊電腦芒wallpaper,以為自己去左外國。再行,條路右邊係大廈之紅磚外牆,左邊係個公園,公園唔足以形容,直頭係郊野公園望出去一大片草地樹林,仲要超勁大個人工湖再送小橋流水,黎過大陸咁多次,見過最靚都算係呢度,最意外係商業區入面有如此自然美景。立即對大陸同深圳商業區印象大幅轉趨正面。到圍晒成大廈一圈搵到另一個停車場泊好架車,入到大廈,只係入個門口嗟,
「...唔係卦。」
外面睇好靚。仲有成個郊野公園。點知棟樓單係個門口,已經十分十分地殘。再上到去,棟樓內部好似幾年冇保養過噉又殘又舊。
「原來我唔係發夢。我仲係身在大陸。」
只係一關卡之隔,香港同大陸生活環境真係差得好遠。香港好似回歸左成十年喇喎。大陸好似經濟起飛左好耐、深圳亦發展得極度迅速喇喎。點解外表光鮮,內堨簬Y同以前一樣冇乜改善過?一國兩際?真係唔明點解。

其實見個客冇乜特別必要,因為要傾展覽時已經傾晒,話係上黎睇睇實辦,但其實有相再用自己經驗估計已經明白大概,但老細咁有興致咪上黎奉一奉陪,我當放假抖抖咋,只係一早起身勁支力,見客花精神今日兩程短程車又冇覺好訓,十二點幾到公司完全唔想做野,點幾超速食完飯即時撻低,訓到差唔多兩點半先有少少精神起身做野,係冇乜精神,都要做,因為真係好叉多。當然,我地永遠係準時鬆人架啦,不論工作量有幾大,不論老細有幾嘈。放工時,先發現到
「個打卡鐘壞左???」
「係呀!老闆娘今朝仲要幫我地簽卡,遲到照簽添!」
「灰呀!點解日日唔壞,就係今日我唔返公司先黎壞???」


嚴重地冇精神又未睇醫生,放工後都要立即趕上皆旺,因為有客到,就係來自廣州的metal老師,鬼黎。佢由英國住到加拿大住到大陸,而家係廣州教英文,今日要黎香港搞簽證,作為超級black metal迷,落得黎就自然唔少得上TRHK掃番棟black metal走人。聽佢講外國人上大陸做野好煩,每個月都要分別到大陸同香港申請延長簽證,每搞一次要成千銀,即係定期消費大陸一千+香港一千=二千銀,以前月入得四千而家加左人工叫做近八千,唔係大陸咩都平,以其微薄人工(佢搬黎香港做立即加一倍啦),做完簽證交埋二千幾屋租已經冇左半份人工,換著係香港已經死左喇食飯都唔夠錢。但身為英語教師、歲數達三幾中,仍然堅守tr00 black,每次鐵定帶一千蚊黎掃掃晒一千銀先走。佢鍾意metal鍾意到點?IMMORTAL之後隊I,佢實在太鍾意隻碟,一共買左三隻,一隻放屋企部CD機,一隻放discman出街聽,一隻放屋企CD架供奉加作後備,因為咁鍾意隻碟話咁花聽到花晒要換。
「呢種狂熱素來只見廿尾過三老野之流身上出現,因為後生一輩聽歌,唔係用幾多隻計,係用幾多激計。」
隻鬼咩都聽,工業教父Gary Numan超級fans,你講得出之音樂都受,最愛black,但自己隊band係玩blues同jazz。講black metal,除左梁生呢位全香港最資深black metal學者,我見過最癲就係佢,第一次黎已經揀定左超過三十隻,只係因為每次落香港買碟budget只有$1000(女朋友之命令),先唔可以一次過掃晒。而佢個waiting list亦不斷加長,因為次次上親黎再猛摷不知名物體狂試,試試下就發現又有新正野,即係下次(唔知等於幾多次之後)要買。有趣地,在場有其他香港客人,對佢噉樣揀碟法、會噉試碟法感到好驚奇。呢位廣州metal老師搜尋音樂之方法同態度,同在場其他入到黎
「冇新貨?」
「係咪冇邊隊band邊隻碟?」
「俾我聽呢隻做乜呢隊band我都唔識?」
「我都唔係聽開呢類點解我要試?」

然後空手撤出之本地「樂迷」,形成強烈對比。亦難怪在場的香港人會覺得位外國朋友咁古怪。當band名同名氣比隊band之音樂更重要、更實在時,仲去用耳用心聽歌,亦即維持真正之聽音樂方式,先至係唔正常。



3/11/2007 SAT

ZZZZZZZZZZ
全日就係噉。勁眼訓。展覽會後真係冇日好過,講緊我個人。話想睇醫生,都仲未得閒睇,勁多野做。所以要放好多飛機。
「因乜叉事十一月咁多人生日?」
先有一號107。二號有Henry哥。今日學生果邊又話有人生日去唱K。下星期到舊同事生日。月底仲有。乜十一月咁旺丁大家都係十一月出世?只係/好在Sir體有恙加公務繁忙唔好意思,搞到怒放飛機添。今日班靚仔話去唱K,已經講足十幾日一定要劉Sir出席,但唱K喎大佬而我仲係咳到九彩,入到K房咪即係攬住一齊死?又支力,都係算啦。繼續守係舖頭算。
「TRHK全日冇人嘛你知道。劉Sir守係TRHK,咪唔怕傳染俾其他人囉呵呵呵。反正都唔會有人入黎架啦!」


DECAPITATED decapitated

唔知係我實在太耐冇留意過金屬界時事,定還是天意真係弄人。事前完全冇先兆,噉就唔見左。半年前全線全寫"Organic Hallucinosis"係一個新開始,完全顛覆佢地之前概念亦超過好多同代death metal,點知事發突然,幾日間一個重傷一個身亡。邊個會估計到會如此發展?起初展望2008係等佢地新碟。而家展望2008,係睇佢地會唔會散。灰。



4/11/2007 SUN

星期日。返公司都見到我。
「拿!講清楚,係做野定呃假先?」
「睇時間啦!」

次次展覽會之後都做餐死架喇,今次展覽係歷來反應最好一次自然死得更慘,只係一路支力加病住病住,幾日黎都冇乜精神加心機做野(雖然唔係支力加病,相信一樣冇,呵呵),再加少少為今日舖排之動機,一路慢慢做,最後之一半留待今朝趕埋佢。九點半返到公司,都仲未有人。亦即係,
「唉!冇mood做野添搞到我!」
本身諗住襯今日返到黎公司又冇人,順便落去睇埋個醫生,點知好搵到星期日唔開都夠佢賺,繼續病吽下咩下。又未人齊喎。除左我,今朝仲有同謀會計靚女,即係我已經衰啦成日放例假,佢仲勁過我差唔多每半個月射一次波,玩到負假負到喊,職位性質又唔係話想假期返黎OT就得,難得近來多野做,加埋我又係今朝早要返黎,梗係襯機申請一齊返黎加班搵番半日假返黎先啦!而有會計靚女出現,即係會有豐富美味早餐,一日不吃飯一日不做事,佢都未返黎,我又邊會有心機做野?等呀等呀等,等左個幾鐘,終於蒲頭了。
「今朝食乜呀姐姐?」
「杯麵!」
「咁灰?唔係卦?」
「加多罐午餐肉囉!」

早餐就係每人一杯杯麵再微波爐叮叮罐午餐肉,話晒會計靚女前身係金融靚女,梗係識嘆啦,次次佢拎黎d野食都唔知咩牌子黎,只知道係貴野,好似今次一個杯麵仔合味道size十(幾)蚊個,罐天壇牌午餐肉等於長城牌細罐裝但貴成倍,但一分錢一分貨,確係非常好食喎尤其罐天壇午餐肉,一d都唔肥全瘦肉加勁濃午餐味(「?」),掂呀因為個餐肉杯麵身都唔想起又匿係pantry多半個幾鐘。唔係老闆娘跟住返左黎,真係身都唔會起呀全日寄居pantry算,冇得唔做野啦呢個情況,好在老闆娘只係上黎公司一陣就走左,麵氣攻心呀大佬幾難頂呀禮拜日朝早食埋個早餐身處公司(扮)做野你知唔知,立即撻低訓陣再收工。睡眼惺忪地落到公司,諗番起:
「係喎!唔係返黎做野咩?好似冇乜做過添!聽日返到公司點面對老細?」


禮拜日返工咁慘,放左工梗係要食餐好,襯我地Henry哥生日,就今個lunch啦。
「知喇早Henry一日生日的107我會搵日同你食番餐架喇!」
食第尾。
「點解唔係食TRHK御用食堂且豐?」
「且豐已經成為過去。」

有背景的朋友自然會明白。加上價錢唔差太遠,但第尾好坐N倍加野食無敵,lunch鋸扒只係四條接受得到的水平(接受唔到只係午餐冇雪糕),唔係衰係太子一早日食夜食。大家都忙,又多事幹多野煩,好多人好耐未見過。好耐未試過好似以前逢星期六日,成班傻仔上晒黎TRHK聽歌買碟玩。真係差好遠。
「既然第尾牛扒咁好食,不如我地係佢地隔籬開番間第柒牛雜?就89268個舖位!」
講起就灰。香港地搞indie之永恆悲劇。

平時禮拜六日會口痕早d開舖,去吉野家買定個特盛牛肉飯上黎聽住歌寫住野食開心。今日lunch轉戰第尾,難得地準時三點開,走到去門口已經有位客人坐係度等開門。
「坐係度咁型?」
「即係咩人,你估到啦。」

出身北京、身住廣州、遊憩香港。上過幾次黎,特色係佢係聽metal,但又唔係聽metal果隻,即係對metal唔太深認識,但(唔知點解)好大興趣所以唔識都搵黎聽,搵之方法就係試,自己唔知咩黎,但有得試聽咪試,試過受又鍾意再揀。你可以話佢係盲毛噉買。但一個盲毛可以由唔多識純粹鍾意之熱情,跟住開始聽brutal death同thrash,因為自己唔識又唔曉上網搵,次次都係上到黎TRHK即場試即場揀,甚至darkwave工業野都係噉掃法。盲毛?係盲毛。但聽音樂,唔係就係應該盲毛噉聽先會多新發現先試得多新野咩?呢位同胞好快加好愉快就搞掂一疊地走人返大陸。上次見相同情況,係前日來自廣州的外籍metal老師。再上次?...唔好意思,真係記唔起。只記得,有關情況入面,冇幾多次係牽涉到香港人。灰。
上黎TRHK的客人,如果唔係「睇一睇」的朋友(請參閱前日之三條FAQ),通常唔會二十秒內唔見影,而會留低十五分鐘甚至五十分鐘或以上。而佢地通常好苦惱。但苦惱原因唔同。外國人同大陸人苦惱,因為
「死!本身已經有好多想買,試多幾隻新野,又鍾意!唔夠多錢,買邊隻先好?」
所以一面試一面揀,甚至試到唔敢試慢慢諗選擇邊幾隻,最終滿載而歸之餘已經諗定埋下次買乜。香港人苦惱,因為
「冇果隊band,又冇果隻碟,有d乜?」
繼續努力搜尋。部份會問有乜好聽,只係點介紹點試聽都解決唔到苦惱;部份不聞不問有得免費試聽播埋佢聽都唔會肯試肯聽,自己繼續埋頭苦幹搵碟(雖然好多個案後來發現其實只要出聲問一問已經解決到問題搵得到,但香港人顏面問題,「不聞不問」)。而無論屬邊種,超過八成機會最後都係「搵唔到」而離開。原因?咪又係
四條問題
「點解一定要係邊一隊邊band邊一隻碟?點解唔可以聽聽隊band玩乜先同接受多d?」
當事人都答唔到你。



5/11/2007 MON

「事忙病重,休養一天。」


都係抖抖好過。當夜晚就係坐係度聽歌,睇住一個個人入黎再出去(「四條問題」),同大家已因香港社會現實逼迫至生活裝扮行動處事「變番香港人」,真係好支力同好灰。所以抖抖好過。

「假如我夜晚有得抖的話。」



6/11/2007 TUE

經過星期日加班(雖然唔係做左好多野)、星期一搏殺,星期二,搞掂,又回復返到/遲到公司>飲杯水食其他同事進貢的早餐>坐低上網寫野>食飯>訓覺>繼續的日子。全部野掟晒上工廠,展覽後全公司咁多個marketing每人一齊好似我噉十幾樣野掟上去叫佢地做,短期內工廠做到死,而佢地未死到野出黎之前,我都係得個等字。當工廠做好晒野果日我就慘架喇有排做喇,臨死前,
「梗係嘆盡佢先啦呢幾日咩都唔做架喇我!」
老細都鬧我唔到。因為佢已經冇眼睇走左。展覽過後公司有個美國buying trip過去穿州過省地買野,換言之係過去渡假過去濕瓶(在我嗟老細係好認真地去買貨的),只係最後老細決定帶另一個同事陪佢過去,冇錯佢對劉Sir都睇化了,劉Sir就少左個去美國玩足成個禮拜的機會。
「去美國好好玩架!」
都好。唔使出國,煩少好多野,首先唔使煩夜晚睇舖點算,成個禮拜冇人睇難搞呀大佬而家已經冇人手啦。又撞正近排先病,過關時見到我噉款又猛咳機都未必俾上,上得到過去到又係死,都係留係香港好。但實在懷念。公司出左糧,會計靚女又變到同劉Sir一樣異常得閒,襯機借去銀行為名落街打NDS。
「喂!反正你落街,順便買個KFC上黎俾我回味一下美國垃圾食物有幾好食!」
會計靚女(恥)笑曰:
「傻仔!你去到美國的話,餐餐有得開公數鋸扒KFC一餐食一桶都得啦!乜而家要自己俾錢食咁cheap!」
係喎。觸景傷情。會計靚女最後仲要「KFC太遠懶行」買麥樂記返黎算。立即冇mood。全日匿係pantry食麥樂雞。加送女同事捐獻的餐肉漢堡扒米粉乙個。


拍 拖

近來劉Sir個論壇最紅topic。突然好多人搞到似劉Sir噉。我發覺身邊超過一半人係a) 從未拍拖 b) 求愛失敗 c) 一碌柒碌 d) 噉就廿幾年。
「叫過你地唔好黐埋劉Sir度啦。話唔聽。報應喇而家。」
「噉你呢?」
「劉Sir都曾經係佢forum度紅過一排架。」



7/11/2007 WED

無驚無險就到禮拜三。之前怒做,已經清晒九成野,今日只差少少,朝早完左,食飽飯就嘆世界了。打算落去睇睇醫生,襯有時間。但連日努力工作,做下做下做到病好左,冇咩頭暈身興咳都冇乜再咳。
「冇事喇我!好野唔使睇醫生慳番錢!」
「我地有事丫嘛!」

展覽起已經搞到個個咳,就連經過行入黎我地檔口觀光的客人都受劉Sir傳染咳埋一份,咳下咳下我已經清晒,但其他同事仲係個個咳餐死。各位同事對劉Sir進一步積怨。死,而家係到差唔多病好的我驚俾其他人傳染番我添。


難得今晚假期,早日返屋企抖多抖清清d病先。除左寫寫野聽聽歌,順便執執個blog。逐少逐少慢慢模摸摸睇睇,東改少少西加少少整多個(所謂)logo,美化工程,峻工。
「噉就叫執好???」
「唔好意思,我art年年肥佬,對藝術同設計冇乜天份。我已經盡晒力的了。你睇劉Sir個網玩左六七年都係得白底黑字搵多幅圖都冇都知乜事啦!」



8/11/2007 THU

「...好悶呀。」
琴日已經做晒野。今日返到公司,早餐食完,網上完,懶寫野,坐係度唔知做乜。
「好悶呀。有得落街就好。」
係喎。早幾日屋企唔知點解摷到舊萬聖節野,帶左返公司,但冇電,冇得玩。
「老闆娘,我要落去買電。」
「我都知你架喇。橫掂我都唔想見到你,呢度五十蚊,俾你落去買雪條。」

仲有會計靚女叫/屈「順路」去銀行入票。就係咁無驚無險地,就奉旨落街玩了。所謂「順路」,係由公司行到去彌敦道。本來買電加買雪條,公司樓下搞掂,俾會計靚女噉整一整,
「多謝晒!入完票,仲可以去朗豪坊睇睇!」
有咩睇?個個女同事聽到都發晒癲的H&M,朗豪坊分店今日開幕。不過當然唔關我事。我係直上十二樓Hong Kong Records。十一點幾入到去,除左睇場的幾個姐姐仔,我包場。勁耐未正式行過CD舖 - TRHK唔計啦當然 - 入到黎反而唔多知搵乜好。中文碟興趣仍然比英文碟metal碟為大。F.I.R.又出左新碟完來,真係keep住一年一隻,上隻碟主題曲超強但整體已經不如前(嚴格黎講,過左無敵的第一隻第二隻開始已經下滑),避世太耐新碟有出都唔知,一首都未聽歌期望亦冇乜架喇,但睇見個班底勁喎超多guest信樂團都有份玩喎。有性趣。(呵呵)
「但,遲d先啦,反正實有貨,同遲下實會有新特別版出,果時先執都未遲。F.I.R.結他佬自己隻solo話買,但,總有一天。唉!PIXEL TOY同KOLOR都係!」
至於外國野,update番下metal情況先。MACHINE HEAD出左新碟,CHIMAIRA出左新碟,兩隊都鍾意,但兩隊都係「總有一天」。SMASHIN' PUMPKINS新碟想買好耐但搵唔到就係搵唔到,此行最主要目的,其實係想搵AVENGED SEVENFOLD新碟。係咪metalcore?以前係。而家係咪要問問專家。我只知佢地隻S&M版G&R玩法我好鍾意,其實幾似MY CHEMICAL ROMANCE隻新碟"The Black Parade",又係唔玩自己以前玩d野變成modern metal化progressive rock(醒覺到自己玩開果種商業野已經潮退卦),A7X上隻"City of Evil"係鍾意但後半d歌拖得太長寫得唔好係事實,新碟唔會更差卦我希望,但作為少有自己鍾意之metalcore樂隊加上有特色,點都會支持,鍾意一隊band我就係會全心全意追晒佢地全線。所以MACHINE HEAD加有份導我入metalcore之CHIMAIRA(雖然我聽佢地果時,佢地都仲未係玩metalcore,甚至metalcore呢家野都字浮上面),同樣試聽過唔算好好,都總有一天追埋架喇,鬼叫自己鍾意咩。
「好有趣,我本身唔係特別聽metalcore,但自己試試聽下執下,唔覺唔覺出名幾隊metalcore差唔多全部執晒全線。希望我呢個非忠實fans,唔會做到『metalcore fans』或者以上幾隊樂隊的『超級fans』之未做到/唔做。」
最想搵,反而係唔知近來發乜神經,好心血來潮想摷之老餅野:THE BEACH BOYS隻曠世經典"Pet Sounds"。
「隻碟係連Paul McCartney都話因為聽過佢先會出現"Sergen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唔關metal事?講你聽PORCUPINE TREE大佬兼OPETH現任producer Steven Wilson,都話"Pet Sound"入面首"God Only Knows"係佢最愛歌曲,夠metal未?」
理論上,睇見呢兩位大師之分享,理應已經心動甚至行動。至但係,唔多覺會。因為,唔係(___)。同而家都冇人講冇人提,又咁舊咁老土。
要買呢,真係點買都買唔晒。不過,唔敢買。即係TRHKdmetal碟執左一箱都未清啦。更加唔敢出面買更多。實在很多。



9/11/2007 FRI

仍然係冇野做的一天。應該話,有野做,不過唔想做,唯一叫做做野,係落個倉搵辦。一套仔野嗟唔係點難點煩,都拉埋會計靚女大家一齊落去。好明顯大家係去玩多過去搵野。大家都知劉Sir從來黑仔。是次搵辦,同樣咁唔好彩:
「嘩頂!做乜一落黎摷第一箱一拎起手就係果件?仲諗住要開晒箱開到最後果箱先搵到有排都上唔返去,而家點算?」
起初仲諗住苦戰一番,冇番半個幾個零鐘都搞唔掂四五點先走上去,家陣一分鐘唔使搵到,弊。
「唔制呀!我起碼過多半個鐘先上返去呀!」
會計靚女曰。好在我都有同樣打算。大家立即佈陣,搵家個偏僻角落擔埋凳仔攤晒係度,加上個倉係公司下面果層,唯一一條鎖匙俾我撻左斷估唔會有人咁無聊走落黎,正呀大家頹頹頹頹頹。無無聊聊係度吹水。即係大家覺得劉Sir已經夠傳奇(「係夠柒嗟!」),會計靚女出身原來都唔弱,讀完書出黎第一份工係做私家偵探社,即係吊住人地尾影相捉黃腳雞果隻,
「嘩!好玩喎!呢d工都有得做?」
「係好好玩架!不過好辛苦!又少錢,真係影到相至有得分多d,刮唔到料份糧好少,所以做左一個月就走左!」

跟住去做茄喱啡。夠晒無聊。辛苦唔係在上鏡同演。係等。
「有時收到notice,去到個場換晒衫準備晒,等足兩個幾鐘都未開始拍!所以我最鍾意扮死屍,唔使郁又唔使講對白拍完又有利是收,試過有次等到眼訓得滯訓著左,道具衫咋嘛訓落地污糟左唔使我洗,訓左好耐就有場務走過黎踢醒話『起身喇!個shot拍好,死完喇!』所以你睇電視睇戲見到死得最真果d死屍,都係好似我呢種扮到訓著左!」
女仔永遠著數過男仔,就係多左樣先天優勢:可以靠個樣搵食。唔使做到行天橋果種名模。又唔使做到幾塊布上身任人影之promotor。做到個平面model接job影相,當part-time都好密食當三番都搵唔少啦。出到名的話好似邦民姐姐 - 係以前位Crystal唔係新果個 - 就算唔睇電視,你冇一日全港冇一份雜誌或報紙見佢唔到,真係齋賣樣一個月都搵三四萬,打工的話月薪成世人都未必去到呢個價位呀各位男士!
「點解你唔試下?」
「你又知我冇試過?」

聽佢講去model公司試鏡d野,同埋聽佢講俾人影相班model之明爭暗鬥(「你靚過我我唔妥你」果類),真係笑叉死。再跟住入左間大公司做,對住班女又係爆笑,平時個look可以求祈到拍得住劉Sir,但一到每年公司週年晚宴,全部女性變晒另一個樣,要露幾多有幾多,直頭認唔出係同一個人咁強。
「梗係啦!國際大公司喎!果晚全世界高層有份出席,個個女仔黎都係一心釣金龜架啦!」
「點解你釣唔到,淪落到而家要同劉Sir為伴咁淒涼?」
「衰我英文唔夠好囉!我公司reception唔靚都超速搞掂左個高層做闊太!我敢講英文而家我都做左闊太啦!」
政府咁大鑼大鼓搞個職業英語運動出黎成日叫大家學好英文,係有意思的。



10/11/2007 SAT

之前幾日咁懶惰,除左真係冇乜野做,仲因為老細飛左過美國,老闆唔係度老闆娘好易話為你睇前日就知,冇皇管就梗係多多野做都當見唔到啦,直到今日老細返到黎,帶埋美國搜購之大量雜貨,要做(一)做野了。返到香港,老細黑口黑面。點解?即時的世紀黑仔王劉Sir出黎對質:
「你知唔知回程果時發生咩事?」
「咩事?」
「我地返香港果日,芝加哥機場先俾人踢爆請非法入境黑工,搞到俾人查左幾耐你知唔知?」
「唔知?」
「再跟住仲犀利,機場話收到匿名電話,你估下機上面有乜?」
「有乜?」
「炸彈!話有架飛機有炸彈!」
「炸彈!」
「我搭十幾年飛機都未試過撞到飛機炸彈!我今次已經冇同你去啦!點解仲會咁黑仔!灰!」
「灰!」


老細灰之餘,我都好灰架。嘆左幾日,多野做今個朝早其實。老細美國帶成堆辦返黎,唔太關我事,望望都要啦;工廠又成堆野炸落黎,遲左個幾字放工,已經搞到我好唔開心架喇。要即刻飛上舖頭執貨架嘛!

nuo

希望仲會有人買啦,在這metal已成徹底潮流化但冇人(包括我)會去面對此事實之年代。
「現在的各位大老細真難招呼。」

是日有戈竹尸在場做見證,香港地賣metal有幾艱難 - 係metal唔係band or trend,
「對唔住TRHK係冇AVENGED SEVENFOLD、TRIVIUM、(自己填)這些的,要讓各位失望。」
當可以有過千隻metal碟加有得試聽加有專人講解介紹都未能夠幫到你搵到自己鍾意聽之metal,恕愛莫能助了。
「可能就係因為過千隻metal碟加有得試聽加有專人講解介紹,先冇人會上黎。」
都係撞鬼好。

Estonio Metalo
有d野、好多野,真係只有對住鬼佬先講到、感覺得到。其他地區對metal之熱情,同因熱情而成之發達,確係本地完全冇跡象會趕得上。
「唔好意思,我都唔想成日講到香港地咁衰、香港人咁差,但香港會搞成噉,香港人自作自受係事實。」



11/11/2007 SUN

「飽。」
好耐未試過打邊爐打到咁飽。今日係我地107大爺生日後十日紀念,既正日冇慶祝到,就今晚補番啦!
「咪扮野喎!自己想打邊爐,唔使用埋晒呢d藉口喎!」
唔知今晚咩事?普通禮拜日一個又唔係紅日,想打邊爐,幾乎要行勻成個旺角。平時禮拜六收舖先去搵位,創興花園金閣最多等幾個字就有檯,今晚上到去,電梯門開左前面廿幾三十個人,塞到幾乎電梯都出唔到,攝一輪先攝到埋去阿姐到拎飛,
「最快十一點先有位喎!等唔等?」
「得你地一間食咩!超!」

跟住由創興行番轉頭,經過之酒樓全部爆滿,去到最後Bodyshop樓上福苑,等番半個零鐘先叫做搵到張檯仔,點會多人到噉呀今個星期六晚?
「通勝話今晚宜火鍋咩?」
福苑咁耐以黎只食過兩次,兩次都係因為NOTHING NONE (R.I.P.),第一次係Metal Revolution@LiveHouse,完騷幾隊band加超勁多妹妹仔三四十人包兩圍,十一點幾食到三四點先走,係我食最耐加食最多之一次,係食極唔停加唔飽走果陣仲嫌未夠喉果隻(未計其他已有六包烏冬!不復當年勇矣!),完場成班妹妹仔仲話去唱K咁開心添當然冇劉Sir份啦呵呵∼第二次係NOTHING NONE蒲窩玩完大家出番黎旺角食。從來唔明點解會咁旺,因為呢間唔係任食係逐碟計,環境又唔係好唔係好坐,但次次經過同上黎都係爆晒加勁多人等位,其他任食邊爐都及唔上。
「地利卦。」
出席人士除左有壽星公107,自然唔少得信和145鎮舖之寶煲煲姐姐。
「喂!唔係話會有埋好多囡囡黎食咩?」
「要囡囡,搵次版罪去澳門威尼斯人...隔籬間打令好過啦!」

一食又三個幾鐘,我發覺只有黎福苑打邊爐先會坐咁耐,食其他兩個零鐘已經食完走人,上菜慢係原因之一啦落左單可以半個鐘後先送到黎,仲有多故仔講。有煲姐食食下飯有人打電話黎報告:
「我頭先去廁所屙屎,衝左三次水都衝唔走舊屎,仲要沖到d廁所水係噉湧上黎,點算?」
「你需要渠王!」
(有睇《戲王之王》嗎?)
又有107重溫打波,一隊波加教練加助教廿幾人一檯打邊爐,圍住張檯坐一圈後面再加一排凳前後排攻擊,
「我見過人打邊爐打得最on9都算你!」
又戲劇性地「大學year 2去蒲吧撞到某個讀中三時之舊相好做緊酒吧妹」。
「喂粵語殘片咩噉都得???」
同埋劉Sir同107搭上的孽緣,大家早於2000年起,已連續四年共處教院,一齊返學,一齊畢業,只係當時唔知對方乜料,到離開教院相遇傾番先知。
「原來我咁耐之前已經見過你。難怪第一次見你,已經有想見一鑊打一鑊之熟悉感覺!」
至於劉Sir的故事...唔好意思,冇。因為佢太懶,加太忙食野。
「真係好多。」
嗌到黐線。大家都知劉Sir點打邊爐。分別係,打開係任食果隻。今次,係逐碟計。但一樣當任食地狂點。就仆街了。即係劉Sir一個人抵到兩個嗟。叫成五個人份量,兩個加兩個食,都仲有一個多出黎喎,點啃呀煲姐?結果埋單係
「$$$777!!!」
真好意頭。點送點到喊。三十幾人食果次,雖然有劉Sir癲狂怒點,因為在場好多食一兩件就停晒口的姐姐仔幫補一下,攤番開先$83一個,計番食左咁叉多加食到咁開心,呢個價錢絕對超值,任食邊爐都九十幾一位啦!今餐...嘩。小肥羊都冇咁貴。相信要恆指三萬五千點先救到我。
「但好耐未試過大家出黎癲得咁開心。係時候諗定聖誕玩乜。打令?」


食飽飽,返到屋企兩點幾,沖番個涼立即撻低怒訓,第二日起身時已經差唔多開舖時間。開舖又乜搞?你都知冇啦。睇戲好過啦!:

Saw IV



12/11/2007 MON

「犯賤。」
我係。到左今日,十一月已經過左十二日,禮拜日冇得講啦,我張卡十二日黎係保持全紅紀錄。今日,唔知乜事,早到起身,加一到車站就有車,結果準時返到公司。打完卡,先發現兩老上晒工廠。
「頂!鑊鑊都係噉!」
決志唔做野。開機發現過埋禮拜六日一封新email都冇,令我吞pop全日之意志更加堅定。其他同事,一係上網,一係講電話,一係走左去唔知邊度or煲煙,一係訓覺(四十五度角攤係凳上面已經唔係劉Sir專利了),正呀這才是office!
「劉Sir呢?」
食。係噉食。早餐自然係黐人地。同事同老細美國返黎,買左兩罐曲加餅當手信。
「搞X錯!噉就叫手信?自己收埋晒公司俾你買手信俾我地筆錢你條粉腸肯定係!」
邊鬧,邊食。茶餐廳都知我地,早左個幾鐘十一點幾己經幾袋飯盒送到上黎,一向負責開飯的我加會計靚女兩個擺好晒野已經順便食埋,大把時間慢慢嘆食足半個鐘正呀,十二點三施施然走返出黎
「滕鄧凳登∼職工員頭圍用膳完畢!登凳鄧滕∼」
就到尾圍入去食飯,我訓覺ZZZZ∼正。食夠訓夠慢慢聽歌,近來手風順一面聽一面寫,又寫左一隻。
「咩碟?」
「唔重要。老實講,而家寫碟評,似寫俾自己睇多嗟。而家d人搵碟,要搵果d唔需要睇碟評,需要睇碟評果d唔會搵。」

正呀。希望兩位老細長駐工廠啦。噉樣我有我香港頹你有你大陸工作相安無事咪幾好?沾沾自喜之時,收到電話:
「搞錯呀你!今日我地返大陸,你都唔請假一齊上黎!」
「難得今日老細唔係公司,唔返工咪蝕左?」
「噉你就走寶喇你!知唔知我地執左幾多好野?」

八三三劉Sir以外另外兩戇曰。黃頁咁厚的甲骨文字典,$220。買黎做乜?唔知。不過真係叉平。外購劇,一至十季全部包晒二百九十,同一個價香港買可能一季都唔夠。仲有BEYOND終極收藏版,全部演唱會加全部single+EP+MCD+CD再送(所謂)所有unreleased song,四舊水。吸引喇呢個就。
「還有很多國產搖滾和重金屬!我地而家唔使去書城喇,搵到個新蒲點又多書又多碟!」
頂。分分鐘變形金剛全線DVD兩舊水搞掂。祖國真美好。突然間好愛國添我。
「似乎我們的威尼斯人打令計劃要延期!」


開心的日子講得特別快,平日等時間過有網上都幾辛苦,今日玩都未玩夠就六點了。走到上舖頭,梗係繼續聽歌。批新貨,重點係SYMPHONY X新碟"Paradise Lost"。出左唔多知,因為上隻碟足足五年前,跟住完全冇聲氣,話有新碟話左幾年,直到某日見到新碟封面。
「真係有新碟?五年喇喎!不過,真係SYMPHONY X?」
新碟"Paradise Lost"封面,完全唔覺得係SYMPHONY X,前五隻都係古典繪畫風格,今次變左全CG加未來風極重,將天使戰爭變成科幻大戰,
「只隔五年,唔使與時並進得咁緊要卦?」
佢地係progressive metal又好,係power metal又好,一向我唔係太好佢地d野,只係選擇上佢地種progressive我會鍾意多過DT,歌冇得比架DT絕對複雜過SX技術或者都係,即係勁一回事但逐個部門比較確係SX每個樂手手野都似我想搵果種野,特別係唱,DT歌手真係太弱喇,弱到成為佢地商標之一。同埋SX較古典有味道得多,唔止音樂歌詞都係,DT歌詞無論用字定題材從來只覺得表面,SX或者近power metal就係講神話講文學講藝術,唔似好多progressive band一定要好有深度好有承擔,結果歌詞寫出黎睇完得個悶字或者笑字,神話寫得好過你轉季同學習生活喎。
「噉隻新碟點先?」
非常老實,聽我係聽,但progressive metal唔係非常鍾意果種,因為真係要好睇時間好睇mood先聽得入耳,一首歌幾十個彎閒閒地兩三個字唔係話啃就啃呀大佬。已經第七隻,頭四隻除左第三隻"The Divine Wings of Tragedy"叫做黎料之外唔算太好,但顧名思義之第五隻"V"仍然好無敵,雖然仲有多少瑕疵,已經係我最鍾意progressive metal碟之一,因為概念出眾(人類古文明)加技術勁,仲係佢地玩古典玩交響玩得最完整一次,係真正做到新古典/交響progressive metal,唔係只係一首歌頭中尾幾段古典野攝攝、幾首歌中間一首純音樂就叫做加左neo-classical。再跟住"The Odyssey"標榜最重最技術一隻,結他勁,但keyboard唔見左,除左最後一首半個鐘長主題曲似番交響前金,其他變番DT款晒技術鬥solo之「普通」野,冇乜癮。新碟因為避世咁耐加隔左五年,家陣progressive metal退晒潮啦/唔興,兩大台柱DT&PoS都有點迷失,佢地又會點?一開intro,正又係重交響metal,心諗返到去"V"咁正?過左intro,變番"The Odyssey"。少少失望。但好快聽過唔停係噉重播,因為"Odyssey"想做但做唔到,黎到新碟"Paradise Lost"全部做到晒。想激,Michael Romeo最恆真係今次,唔止solo連riff都有力左好多,仲要加少少摩登美國同瑞典,SYMPHONY X真係未試過玩到咁爆喎,就連Russel Allen都要玩到拆聲唱,清聲靚估唔到嗌一樣得,progressive metal入面除左Daniel Gildenlow我一向好迷佢。結他係勁左,但keyboard少之餘編得好過上隻,交響未至於我想之程度反而聲同effect多左實驗。越聽越正。係"V"以外最好一隻。我怕聽聽下,仲鍾意"Paradise Lost"多過"V"。
大家都係今年出碟,但SX同DT兩隊拍埋,立即明白到點先為至進步、邊個先係/仲會進步。



14/11/2007 WED

閒左一輪,近日幾忙。黎緊,相信終於似番個受薪階級,受人二分四再做餐死。手頭上有幾單野幾個報價做緊,但全部hold住晒,因為全部大粒野另有重要野要處理,大陸工業同政府近期發生好多事,令全國工廠面對可能嚴峻之財務危機,一唔覺意執笠都有份喎,咁大單野所有阿頭級人馬梗係立即開會相討對策,尤其大陸全間廠直頭係兵荒馬亂正常工作全部停晒連帶香港都停埋,班上級平定軍心都有排搞啦仲邊得閒理應付客人之類碎料野自然當冇到。而家每日除左上網同寫野,仲有俾客人小,小做乜咁耐都冇價報冇辦交,仲要日多,俾人鬧死。遲下平亂之後,又一次過乜野都炸晒落黎,做死。
以上只係一部份。玩玩具的朋友可能知道,個幾禮拜前Takara宣佈旗下全部工廠由中國境搬到越南同印度,所謂顧及產品質素只係次要,因為中國加入世貿令所有製作成本上昇先係主因,黎緊相信會更多外資公司撤出中國搬到東南亞同南美。但人地係海外企業係大公司,想走就走唔係問題,但香港人香港地唔返大陸走得去邊?就局住要灰落去。好似有個同事劈炮唔撈,正常黎講有人走自然係請個新人黎頂個位,但而家生意咁差,開源節流之下少噉個就少噉個,其他同事每人分少少分晒佢份野黎做,首當其衝自然係終日無所事事的我(你可以話其實老細一早唔應該請咁多人,當大大個劉Sir訓係度資源過剩),由交收到正式接手,之後每日會幾多野做我都唔敢諗了。九點半返到公司上網上到六點收皮的風光,或會不再。
「即係你地做廠搞生意點慘點衰就算啦!影響埋本來冇野做加唔做野的我,先大件事嘛!」(「...」)

做行或做廠的朋友就會知道而家大陸工廠同香港公司面對之各種內憂外患。大陸都搞成噉,要靠大陸撐住之香港,真係唔知仲捱到幾耐。各位港燦自求多福吧,當祖國工業下滑,連帶香港商業受影響,已經夠差的香港經濟只會越黎越衰,搵份(好)工越黎越難,大家生活越黎越苦。我都要開始諗諗好多野了。


今個月十分多應酬,除左上星期三歸家小休驅病,跟住全部禮拜三有飯局。起初今晚都有,又係會計靚女&我&舊同事三個之每月聚餐。點知臨開飯,個個放飛機。一個冇聲氣。另一個又話
「原來今晚我條仔生日!我唔同佢食飯同你地食,飛左我都似!」
結果返到屋企自己食。又唔係壞事,有得抖抖加可以聽聽歌。冇得食唔緊要,
「同大家回顧一餐價值柒柒柒元的打邊爐!」



16/11/2007 FRI

亂到九彩。同我一樣係做工廠,都會知道近來大陸幾咁精彩。即係而家中國朝向國際,一直俾人批評待遇差福利差工作差環境差,為左改善外間印象,中國政府每年大刀闊斧地大幅改善民生,過程當然係充滿大陸色彩地我叫你做就做做唔到你死你事啦。上年一年加人工,頭頭尾尾加左差唔多四成。
「嘩!正!點解香港政府唔會整呢d法例出黎?」
今年加完人工唔夠,再「保障國民生活」,整多個服務金,做滿一年就可以拎,法例一通過做左十幾年果d人人無端端多幾皮野,大家幾皮野好叉多架喇大佬,你香港十幾皮可能都冇大陸幾皮咁好使,尤其而家大家股票樓市樣樣癲,拎舊錢出去炒肯定賺多過加舒服過坐工廠死做難做。所以日內全國工廠因為新法例起工潮,年底旺旺係生產旺季,炒左唔使賠錢但你冇人用出唔到貨都係要賠俾個客,唔炒班友又擺明唔做野甚至罷工工都唔返唔先科住幾皮野就唔開工,但科左水班友有錢又會身痕唔做野甚至劈炮唔撈,即係做老細的話點都係死,近來日日全廠個個鬧大交。
「全件事,上至政府下至工人,通通極富大陸色彩。」
事前冇諮詢、事後冇緩衝,要做就做話黎就黎,今日特登因為新勞工法,地方政府派人到工廠「共同研討」。
「你地廠返幾多日工?」
「六日。」
「大陸勞工法例講左只可以返五日工,聽日起你地工廠唔准星期六返工。」

就係咁權威,本身工廠班人見幾日來咁亂加訂單迫到埋身,已經預左黎緊禮拜六日齊齊朝九晚六,但而家高官一句,大家立即嚇窒,工都唔敢返。woooooow。I like。令我突然愛國。搞到我今日勁咳。咳得好勁。老細問:
「做乜事咳呀?」
「冇,而家大陸都有得返五日,香港反而冇,條氣有d唔順嗟!」

曾特首快d派人黎我地公司宣旨啦!



17/11/2007 SAT

星期六本身已經唔做野,除非多野做。難。因為跟開班客,本地又好大陸又好外國又好人人星期六放假,而家連工廠都唔使返星期六連野都冇得做,返黎公司真係唔知做乜。身邊已經冇幾多人星期六要返工,返都係長短週,得我一個仲係返足五日半。當堂覺得自己戇居。
「而家連大陸工作福利都好過香港。真係覺得自己收得皮。」


靜左一輪,因為一個廣告,令我行番(V)CD舖。
「咩廣告?」
「香港寬頻。」

香港寬頻系列,係近來真正有番廣告味的廣告。形容得好玄,不過你同我一樣係十幾廿年前開始睇電視廣告,有野諗有得笑有point,再睇番幾年前起拍廣告有意思地賣野變成賣model賣靚仔靚女、廣告歌變晒K歌、冇劇情冇內容冇內涵、睇完可能都唔知講乜賣乜或得個笑字(呢個笑唔同之前個笑,係恥笑),一早對本地廣告失望不論電視還是平面。你睇我幾耐冇睇廣告就知。唯獨香港寬頻新系列有番old-school廣告果種巧妙搞笑。噉先係創作嘛。
「噉個廣告關行(V)CD舖咩事?」
咪就係幾個咁正廣告,令興趣由聽變番睇,加上近來睇番少少電視同戲,想搵幾隻CD同幾套戲DVD。放左工就去行幾個圈先。好耐未行過唱片舖,估唔到而家個市又有新搞作。突然多好多間唱片舖,真係賣唱片果隻喎仲要係中文碟,大陸有台灣有香港有仲要全部最新,唔止得一間喎仲要係連續幾間大舖喎。
「乜中文唱片突然間興旺番咁多?」
行近睇睇...有d問題。冇錯乜歌手乜新碟乜地方都有,個包裝...
「簡體字喎。」
不過包裝比一般大陸版靚,唔計簡體字根本同正版唱片舖賣緊d貨一模一樣。睇睇後面,
「(某大唱片公司名)授權 (某大陸不知名廠牌)發行 只限中國內地發售 港澳地區禁示販賣」
價錢四十五至五十一隻。係咪真係正版?係的話,可見大陸賣翻版幾難做,要自己壓價壓到同翻版差唔多先做到;唔係的話,大陸翻版而家都加價了,以前較簡陋製作十幾廿蚊隻仲要經常係唔係塞多幾首歌塞爆成隻CD甚至送多隻「bonus disc」俾你,而家貴一倍冇「bonus」但包裝精美得多,可以話買左較心理得,但冇以前咁抵買。
「噉買唔買?」
「我寧願『貴一倍』買香港正版,睇番英文同翻體字,同支持番唱片業。同因為我知道呢d碟本身值幾多係咩價,所以更加唔會買。」

係我諗法嗟。對於99%香港人黎講(剩番果1%就係我),乜都唔理最緊要平,就算只係平過正版幾蚊都係平過,都唔會揀正版,更何況而家「加左價一倍」都仲平正版一半?行完商場再轉入橫街,呢d大陸正版舖仲要開到成街成巷光光猛猛大大間添。最抵死有間隔幾個舖位就係一間正版舖。正版舖一隻賣$88。但行過幾個舖位,唔計簡體字隻碟一模一樣,只售$45。你覺得一個正常香港人會點選擇?繼mp3同sample之後,落井ing的本地唱片業被再下一石。特此高借《明報》贈興,望各位香港人笑納:

《唱片失敗學課堂筆記》
現在唔止只賣CD是死路一條。忠忠直直都係 - 仲未死的話、唔係死左的話。

其實今日開咁耐,除左幾條友無聊發癲吹水玩,就係做一個客。遺憾地仍然唔係香港人,係新加坡人。黎香港之前,係當地最強indie label Pulverised Records幫手(強力推介的一間亞洲label,簡單一個事實:AMON AMARTH係佢地簽先。知乜事,已經唔需要再多解釋,亦希望唔需要解釋),全職做metal雜誌,直頭係大家夢寐以求啦(係我嗟),後來有機會黎到香港做野,職位金融顧問,工作超忙,加上香港係一個非常現實的地方乜都要(好多)錢同日做野做,唯有先放棄身兼metal編輯。只係歌仍然要聽,知道TRHK就上黎掃一棟碟。典型外國人唔使招呼果隻,上到黎心中已經有晒目標,自己執執執執執三個字唔使已經搞掂一棟,再簡單試試幾隻,搞掂,最開心做呢種客,買d野係「行內人」所謂一睇就知「識聽野」果種,又大家知道聽緊買乜野乜事吹到水,買賣雙方都心情愉快。香港人,仍然係好苦惱冇乜冇物、只有幾隊band係metal、其他試聽極都「唔多鍾意」,同「我期待果d仲未有」。所以好耐未見過有香港人好似呢位新加坡仁兄噉,一買就四位數。香港人貪便宜性格,三隻$280唔拎埋個折黎買唔會心息,但當要佢地揀一隻已經難過A-Level拎五條A,搵得齊三隻更加係有中六合彩咁難,冇得平果陣時,寧願唔聽都唔會肯俾錢買。即使講到自己點想要點鍾意點熱愛。
「永遠唔會明白點解香港人同其他地區人士聽歌買碟可以差咁遠。」



18/11/2007 SUN

「美國寶!!!」
因為Rock爺的唆擺,加上放出風聲
「紅磡美國寶部鼓機V4代有勁多metal歌先四蚊舖!」
手痕加身痕,黎多次歡樂早場。
「幾點?」
「我七點鐘同老豆老母飲早茶,飲完就出,九點鐘到美國寶!」
「咩屋企黎架你呢d??????」

對於禮拜日正常黎講係冇朝早的劉Sir,如果佢有這樣的老豆老母,死左佢算。我都唔弱,七點幾就起左身。只係磨足兩三個鐘先出門口。近來唔知點解,日日朝早起完身都屙一大輪,可能係天氣凍,但更有理由相信係太早起身違反自然定律的天譴報應,屙清屙淨結果都係十點幾先出發。
「早知就無謂咁早起身啦。」
美國寶真係好耐好耐未黎過,最後一次黎好似係中學畢業前喇,果時鼓機都仲未出,入黎打House of the Dead同Time Crisis第一代、捽碟機第一代,同永恆的行街game經典AVP,可想而知幾耐之前黎、幾耐冇入過黎,隔左幾年,光猛晒冇晒煙,同多左好多大大部跑馬機賭錢,冇計啦仲靠篤篤機賺錢咩,唔靠大機入卡機點留到客呃人客丫要,打機留係屋企打或者上網吧都得啦。冇變一樣係仲係咁大間冇縮到,差唔多十年外面機舖尤其大機舖一係縮一係執,E-Zone晨早消失黃埔船樓下間又唔知點噉,美國寶已經係全港碩果僅存仲做得住的大機舖。重點係,美國寶隔籬,係曾經租機業同翻版業極度興盛的108商場。
「我發覺經常遭107同108兩個數字纏身。」
九點開場但十一點先入席,晨早齊人(兩個嗟我係第三個),重點梗係等左好耐的鼓機V4,鼓機以前係愛機之一,第一二集絕對無敵,乜style都有加歌好聽加鼓好玩,讀緊書時屋企附近九龍城間機舖兩蚊四首歌難度低加冇game over,仲要落車個車站正正就係機舖度,當年真係日日放學打番廿幾三十幾蚊先返屋企果時真係玩到走火入魔,但第三代超多J-Rock野唔鍾意,第四代似番以前加番好多rock野勁好多,但第五代之後變番日本歌當道,加已經過左打機階段再冇追落去,幾年後再去番九龍城打,以前自己玩高級其他人玩低級,而家已經調轉晒自已新歌完全唔識打,但其他人已經玩到首首難歌唔知幾高分幾多combo了。噉V4點解會打番?好簡單:
「Metal!!!!!」
可能見Guitar Hero做得起,食住條水想打入美國市場,今集冇咁多日本野多番old-school歌同metal歌,有"Paranoid"、有"Long Live Rock & Roll",有「ARCH ENEMY cover MANOWAR」首"Nemesis",係聽metal,見到三個名都知咩事喇卦?只可惜你叫我入band房打鼓,點打點爆冇問題,但一坐落鼓機,最易果首都係打到食晒屎。學倪匡話齋,
「我打鼓機的quota已經用晒了。」
想打番d舊行街game,但而家入機舖想搵部300合一都難,有幾多老細肯俾你兩蚊坐足成個鐘丫,一部300合一全日先賺得十幾蚊,留番個位擺跑馬機好過啦一舖已經多過啦。灰之際,仲有部文物再生俠,據另一出席者阿捷所講,
「我Dreamcast年代已經打!」
1999年出,我打都未打過(Dreamcast&再生俠),隻game係每關三分鐘限時內無限命打死大佬就過關,睇極都唔多明但一蚊舖畫面又靚仲有再生俠座鎮,身為美國漫畫fans我我冇理由唔支持一下卦?頭兩舖,打極都唔知做乜春就死晒。第三舖開始,醒喇。再生俠睇過都知係神鬼故事,可以選擇做神或魔以各種神兵魔法對決,但最後發現,最強角色係個人類,一個似Punisher之角色,冇任何超能力但有超重火力武裝,荷槍實彈同其他天神魔君鬥,理論上係輸硬,但結果係全隻game最強果個,用其他人三四關已經死,唯獨用佢,阿捷行頭打埋身,我匿後面亂槍掃射火力支援,最後一蚊唔使爆機,因為太勁,即使最後大佬係隻超巨型魔獸,招超必巨型火柱橫掃全地圖必中加必死,用其他角色打埋身的話死十幾條命都未掂到佢,但我條友離幾里遠射佢一粒火箭炮,炸到佢跌落懸崖底溶岩河即死,最後大佬對住我都係不外如是。最戲劇性果舖,俾大佬屈到埋牆角,時只剩番八秒,拎枝機槍出黎對住大佬狂掃,個counter已經倒數到零最後0.0幾秒,全排射晒剛剛好全排最後一粒子彈做低佢,符碌唔使俾多一蚊con機。正。就係呢份吳宇森式血肉之軀以一敵百、美國英雄熱血。
「所以點解我咁鍾意Punisher。」
雖然成日話想打機,但入到黎機舖反而諗唔到想打乜,冇計old-school玩開果d已經冇晒。有部興趣好大架,叫Beach Head 2002,坦克炮台立體射擊,立體到你要拎住個頭盔左轉右轉模擬個炮台轉向,玩果時真係要自己成個人抽住個頭盔自轉公轉舉上望下黎玩真正體感遊戲,唔係有個阿叔係度霸機,肯定玩多舖先走。
「唔緊要,第時大把機會。」

十二點打完機,仲有時間去行行,美國寶行冇幾遠就係一間大玩具舖,早文名奇趣天地,英文叫Music Wonderland,話係玩具舖其實唔多正確,玩具只係一部份,而家係乜叉都做文具DVD賣衫賣鞋連首飾都做埋,以前黎都未有咁大,難得越做越有起息,可能黃埔區百姓消費力係唔同d。唔黎冇事。黎左就大劑。
「好Q多新野同正野。」
變形金剛條水真係食極都有。套戲上左畫咁耐連DVD都出埋,香港人的性格自然係三分鐘熱度睇完套戲過多半個月已經乜都唔記得,但玩具仍然係出極都有得出,有條線較特別係星球大戰同變形金剛crossover,星戰d戰機戰車可以變機械人,向來唔多鍾意,因為變車變飛機超靚,但一變機械人樣衰到爆,頭兩代最靚果隻鐵甲將軍已經美國執左冇晒後顧之憂,但最新第三代質素好左,機械人比例改善似番樣,有機會為星戰金剛跌跌錢,未計其他卒仔,起碼有一隻必買:
「死亡星變黑武士!$480!!」
價錢確唔係話豪就豪果隻(雖然對於身邊玩玩具的朋友黎講,呢個只係「平價」),只係過癮加好玩加靚,相信我走唔甩。只係實在太多。我連隻尤特龍都未開!開完再買死亡星,就可以集齊三隻星球變形金剛!」
舊時d貨都翻一翻新再出黎,好似將經典角色現代化之Classic線,早前九展玩具日以(當時)平價執左一直俾人炒之暴龍鋼鎖,都未開,已經出左個新boxset,一盒包晒鋼鎖同變超時空要塞之Jetfire,勁靚加勁好玩加本身我已經想執,兩隻夾埋一盒價錢仲要唔係貴過我單一隻鋼鎖好多,
「頂點解要俾我見到!」
仲有個電影附屬之Real Gear系列,係日常電器好似影相機MP3機手錶遊戲機手掣變機械人,電影入面冇出過但為搵錢真係乜春都得,而家賣到半價三十幾蚊一隻,嘩大劑喎即係又引我磅水嗟!單變形金剛一樣已經夠死。好彩我鍾意高達但唔識砌模型,見到dPerfect Grade靚到飛天,曉砌模型可能又手痕執噉幾隻。真係要執,想要GP-02A MLRS型,我最愛高達仲要係加強版。但有緣再會。相信幾年內,我都仲未玩夠變形金剛。而且玩變形金剛,唔止玩咁簡單,仲有得笑,玩完正版之後,再睇睇祖國之「復刻版」,好多時笑到你死。例如今日見到:

最新款運動鞋變形金剛

為免搞出人命,睇左一圈立即閃人。下一站係黃埔船果頭,中間馬路有個安全島,值得提提。係良好公民(即係唔係劉Sir),都知道今日係區議會選舉的大日子,個安全島上企滿晒各個黨派的助選團,不過唔關佢地事,我地係睇一個阿叔。個阿叔怒髮沖冠,拎住個電話於助選團中間行黎行去穿穿插插,一面行一面對住個電話大嗌
「民主黨先係愛國愛港!獨立候選人全部都係受到中央控制!」
一面行一面對住個電話狂嗌以上兩句。唔知電話另一面係咩人呢?(李柱銘?)唔係趕時間的話,我好有興趣留係度睇個阿叔幾時俾人趕。希望佢有命過到今日啦。
既然跟住出尖咀,就係去巴士總站搭小巴,順路落埋CD Warehouse睇。又係幾年冇黎過,今日先知道搬左舖位,不過反而大左光猛左裝修靚左,同價錢比以前平,講多就一定唔多架喇,但想搵之大部份pop野包括中文碟同外國碟都有,第時可能諗諗黎呢度掃貨喎!
「經過今朝一役,相信我以後會經常過黎紅磡同黃埔蒲!」

再落尖咀,唔使我講啦尖咀你都知劉Sir識得蒲邊幾頭架啦。先連行兩間大唱片舖、HMV加Hong Kong Records,前者冇乜人,但後者超旺。多人少人與我何干啦,我只關心有咩碟同幾貴/平嗟。每次耐唔耐出黎走轉CD舖,就會發覺越黎越大劑、好多碟想買仲未入手、再更加多碟想買,唔計追舊碟單講新野,要掃今日跌五舊最少,但怕,先執APOCALYPTICA同A7X兩隻,自己好鍾意之兩隊現代band。其他?個list越黎越長:SIGUR ROS新碟、MACHINE HEAD新碟、CHIMAIRA新碟、SMASHIN' PUMPKINS新碟、PIXEL TOY新碟、F.I.R.新碟(新碟殊正!)、農夫新碟(麥玲玲&陶傑+詹瑞文之吸引力,比花麻更大 ),仲有KOLOR,變形金剛隻DVD都有興趣因為個「變形包裝」同製作特輯。
「天啊!!!點解我唔識/唔會download居然俾錢買碟咁笨實????」
全日重點反而係有耳非文。估唔到佢都出/有得出新曲加精選了。係好有興趣。只不過,要追我會追佢全線。鍾意嘛。

跟住到最後一站,玩具反斗城。中間有個小型車展,囡囡model一個都冇,但有個黎耀祥企係度,由去到行完到走,佢仲係企係相同位置同人地傾傾傾講講講。
「唔係做無線要做到做埋賣車agent咁辛苦卦?」
黎到反斗城,超多人,聖誕臨近生意確係唔錯,只係我仲等緊變形金剛玩具減價,外國玩具反斗城近來怒減喎甚至減到有d半價買一送一喎,香港玩具反斗城唔跟住一齊減,搞錯呀!
「好在我有耐性!我等!」
全場得我地兩個係一丁友入黎行,其餘全部係一家大細入黎買玩具,而家香港賣玩具的地點已分成兩邊:玩具反斗城係老豆老母帶黎小朋友黎買玩具的地方,大嘛多嘛正氣嘛,同好多老豆老母都捨得使錢,貴過出面都唔會計較;一般玩具舖,變成我地呢d老野大過左彌補細個失去或得唔到之集體回憶場所。你唔覺一般玩具舖都係麻甩佬多,冇幾多係老豆老母帶仔女入去買玩具咩?見到d阿爸阿媽唔睇價錢噉買,仲要係大大件一車車噉掃法,覺得而家d靚仔真係幸福,老豆老母買咁Q多玩具俾佢地玩,自己當年想買件玩具,老豆老母唔係買,係小。所以點解我咁鍾意行玩具舖。得個睇字都開心丫。


上到舖頭?都係噉啦。有新貨的日子都冇人出現。冇新貨的日子,更加冇啦。又係一班人上黎飲野食飯吹水的日子。大家的話題離唔開音樂,不過都係關於(本地)音樂&metal之灰,即係典型Trinitian話題。同埋,錢。契爺的路邊社消息:
「之前吊頸自殺死上晒報紙個博士生,有間經紀行agent講,原來佢識得《蘋果》頭條七萬蚊賺三百五十萬果個大學生,當初係個博士生叫個大學生玩股票,個大學生先會買同賺到咁多錢!點解個博士生最後吊頸死?可能佢叫個大學生買股票,點知人地一賺就三百五十萬,自己反而冇買,搞到好嬲所以吊頸卦!」(純粹路邊社消息及純粹搞笑)
冇計。生活迫人,而家通漲率咁高,仲高過銀行利率即係所謂負利率,各行各業又難做,市道唔好d老細梗係乘機壓價,單規規矩矩做野每個月出糧擺戶口等收息,就算你一蚊都唔使都係蝕緊錢,唔使傳媒灌輸,而家個經濟的確係迫你錢搵錢。
連劉Sir咁頹都話要開始諗諗黎緊點算,睇黎而家香港真係好唔掂!」
冇錯。各位自求多仆。



19/11/2007 MON

搭的士聽收音機,電台節目有聽眾來電,評論是次區議會選舉戰果。民主黨大敗,民建聯大勝,點解?百姓話
「梗係投民建聯啦!佢地成日搞活動俾我地街坊,又請我地去旅行,又請我地食飯,民主黨都未做過呢d野!」
接左四五個電話,不必細表,個個師奶/阿生都係三幅被。係邊個電台我唔知,但睇到香港人個性:
「邊個俾錢俾著數就係老細。」
相信冇幾多人係非常支持民建聯之政治立場同發言。亦即係好多人認同民主黨係「正派」。噉點解民主黨會輸?因為民建聯會搞多d民生,錢一定多過民主派,做同一件事亦肯定更易得到方便。一班人係噉俾著數你、或多或少改善到你生活;另一班民生方面成就唔及但成日提及政改,俾人印象得把口唔做野。你覺得一個正常香港人,會支持邊一派,即使佢地心諗同口講民主派先係為香港人做野出聲?
「現代社會咁現實咁世利,你唔係講錢講物質而講理想講抱負,擺到明就係想人地唔妥你。這就是underground了。」



20/11/2007 TUE

一個鬼仔,上到TRHK第一件事,係高舉metal手勢然後大嗌
「METAL!!!!!!!!!!!」
來自英國,超熱愛metal,尤其是epic metal同battle metal,總之係交響係維京係pagan一聽到立即寄住馬拎把劍出黎見人就斬。屋企都唔弱老豆係超級metalhead,細妹係大emo fans,一家大細消閒活動就係大家坐係梳化再大大聲焚metal。只可惜老母唔係聽metal。所以每次返到屋企睇見老公個仔同個女一齊排排坐笑笑口爆住metal fing頭,不禁怒小
"Joe mud chun ar lay day? Chuen bo ton or fuxk off!!!"
就係咁鍾意metal。以為佢好老又係老餅?唔係。
"I am twenty. Just come to Hong Kong. I am a teacher."
廿歲就做阿sir。劉Sir廿四五先畢業仲要畢左業都冇乜得教。人地廿歲日已經做到阿sir,兼教國際學校搵好Q多。灰。特別唔止係咁後生已經做阿sir。仲有咁後生會咁迷metal,老坑metal果隻,因為見親多數都係阿叔先會咁迷,
「後生仔?唔聽metalcore會係聽乜?」
係咪歷史原因?英國同前大家身處的前殖民地,情況好相似。metal唔算盛行,metal band亦underground多,但所謂之metal,就係今期流行果隻,果期興乜,大半band就係乜。好似BULLET FOR MY VALENTINE同TRIVIUM,跟住發生咩事,唔使我講啦。
"You like them?"
"......"(痛苦掩面)

好多(真正)metal友唔鍾意metalcore同emo(core)。唔係因為音樂,隊band玩得好照會聽,係背後之動機同深度,講過N次,metalcore係商業投機而成之音樂工業產物,好唔好聽係另一個問題但流於表面係事實,即係如果metalcore唔係靠媒體力谷會成功得咁大咁快,歐洲melodic death十年前已經出晒名成晒名,唔會到美國人抄佢地賺到錢先有人聽番佢地啦。冇態度亦係,好似好多band本身玩開一樣野,見近來metalcore個勢開始跌,又好多老band出番黎玩、old-school野開始多番人留意,齊齊轉型一齊復古玩old-school metal,而唔係自己本身係乜堅持自己路向,呢樣先係最引聽metal人士對metalcore(連帶emo(core))反感。當然,香港聽metal果班都係香港人一份子
「『真正metal』值得聽有態度又點?人人聽metalcore,我唔聽點同人講野、俾人笑點算?我覺得metalcore更值得我聽喎!」
metal多年黎一直唔夠punk系音樂鬥(punk系包括emo同core類),因為rock同metal從來較具藝術性由最初之奇幻恐怖,到八十年代批判時代,鍾意metal係因為metal獨有之澎湃感覺,好似英國仔鍾情之史詩,典型金屬同thrash之力量,或者doom之悲壯,同埋有野諗之歌詞。只係你冇punk咁直接,冇hardcore咁鮮明,冇emo咁婉轉,因為多一份藝術性而輸左親民,再加商業因素,九幾年nu同alternative再到而家~core,metal已經變成為講自己有幾灰有幾唔妥老豆老母同世界,冇左當年講番時代講番社會之思考、或者六七十年代歌詞之文學性藝術性。話說佢有個朋友,「好metal」果隻,有次吹開水,俾左一隻碟佢:
"Fuxk man this is so metal! it rips your heart!"
講到咁勁心諗真係好勁,拎到返屋企,一播,係
"My girlfriend left me~~~I got some feelings in my heart~~~"
"WTF???WsoFmetal???"
punk出黎之後,再甚至grunge出黎之後,除左八十年代,差唔多一面倒。另一樣係聽歌果班唔覺得緊要,但causal fans即99%人覺得仲緊要過音樂之服飾,特別乜都先睇表面先睇包裝之香港,metal冇服飾,punkcore系有。著一件皮褸型d,定爛身爛勢視覺系型d,邊種多人受多人鍾意,你落旺角走轉已經知。
「black metal同KISS有喎!」
「你覺得有幾多人唔係用J-rock視覺系角度去睇同接受?你問有幾多著black化KISS之人有詳細、認真研究過背後音樂就知。」

只係,英國仔都非常唔順氣,而家d人對metal之定義,就係同本來之睇法、「正道」完全相反。好似metalcore同emo(core),明眼人都知道係主流、今期流行,就係而家英國後生仔口中之indie、underground、"true" metal。但你俾真正的metal,heavy power black death doom任擇其一,佢地係唔會聽甚至唔會認同係metal。美國已經直接叫佢地做rock。
「IN FLAMES準備打入美國時已經唔叫自己(meloldic death) metal band,而叫自己做(hard) rock band。點解?你覺得話自己係玩rock同metal,邊種主流大眾會易明d易接受d?老豆老母會覺得邊樣冇咁『雜』?」
美國近年一個重點音樂節,叫Sound of the Underground。個名好勁。但當你睇過演出名單,睇到係大公司好似Sony出碟、出完碟係賣到上流行榜咁紅,都被稱為「underground」一份子,你就知道現在的metal有幾underground了。同點解『真正』的metal冇人再聽。因為佢地可能underground到地底泥都不如。

黎到香港長住,英國仔非常開心,因為英國太悶。除非驚險刺激的生活你都算作娛樂。拍得住大陸,英國治安差之餘,人民暴力傾向嚴重。佢全身都中過招。隻手,一次做和事佬勸架俾人點相,上堂時俾人一刀插穿手掌;個身,有次撞到兩個人鬧交,其中一個拎左枝釘槍出黎,佢推開另一人,自己身中多槍,好在只係釘未至於重傷;個頭,都試過俾人棒球棍一野扑爆眼。但外國生活,環境係好,不過乜都貴又冇乜娛樂,舖頭六七點已經閂門,其實好悶。可能因為咁悶先迫到咁多勁band出黎。想開心,就要自製娛樂。每個禮拜總會發一次癲。當中包括一班友打街霸,由朝早十點打到夜晚一點,過程中日本動畫同death metal同場加映。打機打到悶,拎氣槍出花園射蜂巢,射到成天蜜蜂之後走番入屋,再昆其他人出去睇條傻仔俾蜜蜂針。兩點鐘訓覺,繼續用氣槍凌辱著得條底褲熟郵中之受害人甲乙丙。第二朝十二點幾起身,發現四條麻甩佬迫埋同一張床,好勁。其中一個訓緊時俾人打一拳唔知,額頭同鼻留血,起身時成床成面血,仲要長頭髮俾d血黐實塊面要痛苦地扯出黎,夠晒death metal。訓醒覺食完飯,搬晒架生入後花園間玻璃溫室入面,夾metal啦梗係。入面聽冇乜野,但玻璃屋勁大迴音,出面成條街所有隔籬鄰舍嘈到報警。超正。真係黐Q線的生活。因為一個禮拜只玩得一次,所以鑊鑊都玩到癲。
"Been to Finland?"
"No! My sis wanted to!"

芬蘭簡直係metal友眼中的人間天堂。上年LORDI贏左Eurovision,聽metal又聽emo的細妹立即話要去芬蘭。不過冇去到。結果條友自己去左德國睇metal音樂節。睇完GWAR(史上最強live band,一生人起碼要睇一次),又成班人飲醉左,幾條友用裝啤酒d紙皮箱裝變晒機械人拎紙劍互劈,
"A homage to GWAR!"
香港,以上永遠唔會發生。想好似人地噉玩人地咁嘆人地咁metal?逃出香港唔該。

再黎由阿根廷到意大利到香港的metal鬼。
"My song chu fan bei low po sik, lai dou guy wong tai figure, mic shun pin lai tai lay day dim say!"
就係咁多了全晚。兩隻鬼。
「咦?香港人呢?香港的metal友去晒邊?」



21/11/2007 WED

好耐未見過的叻姐同Queenie,半年前美國前夕食左餐,今晚大家再出到銅鑼灣咁遠食飯。
「唔似懶到過海都嫌遠的劉Sir喎!」
「唔係識飲識食的會計靚女推介,條友都唔會走到咁死遠食啦!」

難得走到出黎銅鑼灣食,梗係順便行行街先啦。有時間實行埋瘋狂二手&懷舊檔,今晚得半個鐘,兩個地方就夠,皇室堡玩具反斗城,同對面HMV。明顯地而家前者吸引力更大。
「玩具反斗城開始聖誕減價喇!變形金剛跌價指日可待!」

行完街七點半開餐,食名珠城一樓一生。一食就三個半鐘。基本上我唔使出聲,只係聽在場兩位miss講講講講講講講講講講講講講講講因為教書實在係灰灰灰灰灰灰灰灰灰灰。當年畢業的同學,分開兩種:一種係繼續留守教育界,大部份係入教院之初已經對教育非常有熱誠有理想果種,今日修成正果人工職位年年升;一種似劉Sir呢種轉行,一係想教書但搵唔到,一係本身已經唔想教,畢業之後做第二行或者教一兩年殺左出黎或唔做而轉行,講搵錢就梗係冇教書咁好搵啦,但時間應該會多番少少的(我估),而家離畢業三年,情況已經十分兩極化,劉Sir就自然係屬於後一類之最最最極端:佢三年之後仲係全界畢業生中最冇前途收入最低果位(唔好意思,為metal而死,在香港只屬於on9仔所為)。不過有機會我都唔會諗住返入去教書,仲讀緊已經知自己有幾唔適合,除非睇錢份上先會回流,只係投資高卻未必有合理回報。除左太多無聊工作要做(做教師,教書永遠佔你工作時間最少一部份,一個香港教育弔詭),放完工仲要係日讀夜讀。
「畢業之後繼續讀書,讀完個master出黎,人工同讀cert果班一樣,都唔知讀個master黎做乜!」
「噉你又讀?讀唔讀人工都係咁高!」
「新政策係迫你讀書,係要你班新仔有master至肯留你,點可以唔讀丫!」

教書已經朝七晚六,放左工仲要山長水遠去上堂,隨便一個part time course都玩你兩三年,讀死書加讀完唔多知自己讀黎做乜。錢同時間,我寧願要時間。更慘係你想教,都未必有得你教。香港教育講到點改點變,改變極都係考試最緊要由朝到晚做做做做做,你諗定晒活動有晒課堂構思有乜教書絕橋都好,唔好意思香港地課室全部用唔到的,你想教書,不如乖乖地俾功課俾工作紙學生做算啦,唔需要咁有大志的香港學校同政府係唔需要教師識教書的。而家d靚仔仲要白痴到你唔信,我們的老豆老母係打同鬧,而家d老豆老母係俾仔女打同鬧,你唔會諗到上到三年級的小朋友,仲可以白痴戇居過我地讀一年級果時,即係乜都唔識加好好好蠢果隻,我一向最Q憎煩細路,如果俾我撞到佢地,鐵定兜把兜把扯埋去再係噉爆粗小九班死靚仔。
「好在而家我冇教書。」
慘在連老豆老母都唔撐先生。之前先生鬧學生,老豆老母多謝你幫手教仔都黎唔切。而家仲鬧學生?唔好話鬧,你語氣重少少差少少,班靚仔靚妹已經好唔開心喊到仆街了,跟住佢地老豆老母十倍奉還。同所有野當奉旨,個仔個女入到學校應該做皇帝皇后,少少唔夠貴族式享受,立即黎學校投訴到九彩。
「連老豆老母思維都咁新世代,你覺得d仔女會係咩樣?」
立即覺得自己一早抽身教育界,係明智之舉。而家齋做metal睇TRHK,已經睇慣睇熟香港人口面。教書仲要大班靚仔噉款再加無數愚昧老豆老母。仆街都似。

同場加送,早前教育界最紅新聞,係某校校長多年非禮幾近全校。有幸我地在場有人直頭係入面教緊,有得聽第一手真相加校園豔情故事內幕,直頭娛樂性豐富。所以我成晚講都唔使講野,一面食一面印印腳聽故仔就得,裝修又靚地方又大,直頭係一流享受,野食又係正到痺,全部野即叫即整,係雞翼拎到黎仲係熱辣辣,薯餅一夾起成串油漏果黎咁新鮮。日本野從來唔多鍾意,因為生冷野同海鮮都非我所好,好在呢度照顧埋我需要有熟食又有得燒,其實齋叫熟食已經夠殺,即叫即整已經好食到爆啦,d料又靚串燒豬腩肉正到食完一碟又一碟,但燒先出奇好味,碟碟送黎鮮到爆,典型幾味牛肉羊肉之類碟碟黎到係成碟血十足剛剛搵隻牛or羊切出黎(唔會係儲埋d血水倒落去扮新鮮卦呵呵),其他特色白肉好似雞同豬頸肉(好白架),每種都有唔同調味醬加落去,隻隻都好食食過返尋味。最正果個韓風牛肋肉,塊塊牛肉切到極薄,一塊大約等於半塊打邊爐肥牛薄就薄一半,一碟就等於肥牛半碟,食第一塊已經上癮跟住狂叫,我一個人都食左三四碟,都未計其他羊腩豬頸肉同各種熟食&串燒。但同打邊爐或其他韓燒唔同,今晚食左勁多(唔會輸其他任何一次),仲要食足三個半鐘好少可,冇幾多次會知自己食咁多,但食到走都仲未飽想再食落去加仲食得落。可能日本野食精致d乜都細細份牛肉都細塊d薄d,食得多都冇咁易飽,雖然整體食物選擇唔算太多,不過幾乎樣樣都好食所以一味送往往叫完兩三次再encore,心思一流加新鮮加勁好食, 已經殺晒我食過咁多間任食了。食完先睇到原來仲有一人一煲的牛肉火鍋,出晒名好食。
「頂!超好食又好坐,仲要miss左最正果味,天都要我黎多次!」
價錢呢,就$168再加一一個即係每人百九。算好奢侈,加上要過海。只係好想再黎食過。就係咁正。



24/11/2007 SAT

近排聽番好多中文歌。晚晚冇野做,就係上YouTube搵番BEYOND演唱會d片睇,91年果場。最初只得卡拉OK LD,等係等左好耐但唔出就係唔出,因為經理人同唱片公司同錢之種種種種問題(香港音樂之悲劇),幾經辛苦等到終於有DVD reissue之際...原來晨咁早YouTube已經有人成場upload晒上網。幸福的新一代。佢地馬來西亞場unplugged又係好想搵,只係當年出得VCD版兼係雜錦碟入面其中一part,除左問人借VCD同YouTube,但我係old-school一代慣左追碟,仍然好希望場unplugged可以reissue,除左好聽好睇(BEYOND玩unplugged真係好正),亦係聽過唯一一個黃家駒唱《海闊天空》live版 - 雖然唔係原版。
「BEYOND全線好有興趣追番,始終心中地位同香港音樂史重要一段。好多本地band好似阿龍大都係。只係,很多。」

應景地,又黎剪報:

《給新一代讀的香港中文流行曲史記》林燕妮著
香港音樂,唔係band野,都有過光輝同值得聽之一頁。當然,相信「聽metal」的冇幾多個會有興趣。我係輯俾自己睇,同俾聽音樂的人。
某論壇曾經有一個一次「反商業音樂」議論,一呼百應,參與「反商業」的朋友,超過九成都係版內的metal友,至於「商業」的主要目標,自然係中文歌同K歌啦,而「反商業」攻勢除左自己地頭即係個thread係噉講,仲有踩入人地講pop講流行曲dthread度串人「唔識聽野」、「聽埋晒d垃圾」、「識聽音樂都聽metal啦」。經過一段(短)時間,個topic就消失了,「反商業」的朋友亦再冇多少激進行動,除左因為有老前輩發言,仲因為自己都開始聽,聽自己曾經形容為「垃圾」之中文歌、K歌。所以,即時收晒聲。
「唔好意思,唔係因為醒覺自己聽緊的metal都係『K歌化』左而回頭是岸,呢樣野似乎到而家仲未有當事人明白。」
後遺症,除左令所有上forum之非metal友自此對香港「聽metal果班」印象就係串同睇唔起人 - 唔係我作,「反商業」之後曾經有人去我個留言板「投訴」問點解香港聽metal果班人係噉 - 仲見證左部份香港「metal友」同「band友」之偽。希望林燕妮之詳文幫到(有心)「回頭是岸」的佢地,明白自己事發時反緊乜,同事後「支持」緊乜,如果唔係「果排興」同「邊個邊個靚」的話。



25/11/2007 SUN

七日前黎美國寶打幾舖,意猶未盡,隔個禮拜又黎打過。當然,亦同上星期一樣,冇番十點半十一點唔蒲頭,雖然話九時入席。
「我噉樣先係正常!五六點起身七點飲早茶九點到機舖果d先唔係人!」
試試新意思,唔美國寶喇,先去黃埔船果間玩。同美國寶一樣年代久遠前黎,最後一次落黃埔船間機舖係跳舞機時代,你話幾多年前。事隔多年間野冇乜變過,不過多左部第一次見之鼓機:
「Drum Live Station!」
你會問鼓機有乜咁特別?首先,套野係真鼓唔係電鼓。當年Konami剛剛出音樂機,韓國果邊跟住風有乜出乜,日本有Beatmania,佢地有EZ2DJ;日本出鼓機,佢地一樣有仲要係打真鼓作賣點,果時冇機會玩韓版鼓機,不過據聞係佢有佢播歌你有你打鼓兩樣冇乜關係,好似仲可以你自己入碟播歌,即係同租band房差唔多,叫做平d同多班觀眾,聽落似好玩又似無聊。新呢部就真係打真鼓但電子感應夾番隻game喇,套鼓除左setting差左d整體唔錯,一定爽過打電子鼓先啦。仲特別在係台灣公司出,入錢之後全部繁體中文字,仲有中文歌。
「蔡依林?楊乃文?」
歌一共分四類:中文歌、Pop、K-Pop同電子,中文歌同K-Pop算啦,電子唔係人打(係人打又點夠電子?),Pop先正。你估下台灣人眼中的pop歌係乜?有校歌METALLICA "Master of Puppets",有BON JOVI "It's My Life",有NIRVANA "Smell Like Teen Spirits",仲連台灣史上最紅歌曲、Jerry C "Canon Rock"都有(有趣地首rock版"Canon"正到飛起係台灣人Jerry C作,但彈紅首歌果個係韓國人)。冇錯以上係pop歌。你話台灣人幾metal?勁在呢d名曲都肯使錢買到版權嘛,特別係"Master",METALLICA喎大佬唔會平卦?初初睇見自己都唔信,仲要係原版音樂加以假亂真MV,此乃Konami都未達成之創舉!亦因為有校歌打,雖然只係超濃縮分零鐘版本(唔係諗住俾足八分鐘你玩丫嘛?),已經夠我地幾條on9發晒癲架喇係噉狂煲加一面打一面唱,再一面唱一面叫老細
「立即同我拎兩枝結他黎!就係James Hertfield同Kirk Hammet兩枝!」
最特別係部機唔止係一部遊戲機咁簡單,可以開卡玩,開卡除左打機儲分開歌仲有「learning course」,跟住真鼓譜打套真鼓可以打機學打鼓,用盡軟件加硬件加商業潛質加有諗頭加歌好加好玩,睇黎第時會成日出現。當然唔止因為鼓機一部,仲有Silent Hill。PS1打過第一代,唔差的驚慄動作冒險,賣點係恐怖同核突,劇情唔算突出,最記得有個隱藏結局係主角撞到架飛碟俾外星人捉左,以一隻魔界融合人間為主題之恐怖game黎講,主角俾外星人捉左直頭係無聊到爆加玩野的結局,仲要係由最開始已經要跟住攻略打做足晒野先出到,起初以為咩勁野,到玩左兩三日打左個外星人結局出黎先知搵笨實。跟住出多唔知幾多集再拍埋戲都冇留意,點知會出埋槍game。畫面靚亦唔算難打,雙打一舖已經接近perfect打到去大佬,只係唔識打大佬佢一招立即斬死晒兩個呃錢。玩好玩不過氣氛唔夠恐怖,唔係地點畫風同敵人似就叫得做Silent Hill。同樣地有得開卡玩,作為AVG改編,可能隻槍game都超長直頭當得立體射擊RPG噉打。
「大劑,又有鼓機又有Silent Hill,咪即係個個禮拜日都要一早起身打機先得?」

當然要再過美國寶下半場。玩完部台版鼓機,正版鼓機反而到而家都唔多識打,唔係最新一代有番dmetal歌都唔打番,只係白痴問題玩黎玩去都係BLACK SABBATH RAINBOW同KISS堆老坑野冇計易打嘛,ARCH ENEMY同CELLADOR呢d咁激就算啦我都係old-school算。另一部機好想打係Beach Head,上次想玩但有個阿叔霸機,今次終於到我地班白痴仔打。部野原來有兩代揀2000同2002,2002有得揀難度同靚d,大致上差唔多,都係拎住個頭盔,拉上拉下係垂直瞄準,三百六十度轉就係水平轉向,真正體感射擊遊戲,玩落又幾好玩喎,只係好難玩,最勁打到第三關就收皮,不過兩蚊舖玩法又咁過癮,值得研究啦。另一部想玩係再生俠,繼上星期雙打一蚊打爆機,今日再黎,不過連續幾舖都係慘死收場,又唔知點解出唔到隱藏人物,一蚊爆機不能。搞到更加想研究埋其他角色爆埋佢。死,越煲越上癮。
「似乎歡樂早場會成為規律生活一部份。大劑。」

打得開心,但我們的Rock爺按照傳統,一早就「有事走先」放飛機唔見人了,唔緊要除左打機行街都有排行。Music Wonderland本來決心今日黎買野,有隻變雀MP3機睇中左好耐,仲要做到半價喎上次冇掃有點遺憾,點知今次黎到,仲死直頭貨都冇埋添。真係手快有手慢冇。再由黃埔掃番去油麻地再到旺角行埋皆旺,好興慶暫時我只對變形金剛有興趣,唔係睇到咁多高達同超合金(超獸機神完美版$999!超合金黎講已經算平架喇呢個價錢),買碟都未夠錢,買埋玩具會死。除左變形金剛,最吸引力係一套異形Kubrick,Kubrick我從來冇儲過興趣亦唔大,不過有異形再加做得又靚又大隻,仲要有皇后加機械人主角可以坐入去,做得異形fans確係走唔甩喎。好在我份人有耐性。我等。反正仲有幾隻野都未開黎玩。
「今次執唔到平野,唔怕,黎緊仲有玩具節!」



26/11/2007 MON

全日食Pizza Hut。班人黐線,叫左兩個大批、四個意粉、兩盒飯、三盒雞翼。
「話晒開公數食,算食得少啦噉叫法!」
當然有一半屬於我。lunch食,下午茶食,夜晚上到舖頭食,收舖返到屋企都係食。當然唔會無端端有pizza食咁開心啦,係有個同事last day,老細「歡送」就請晒全部人食pizza。我都食到唔想食。
「開心喎!」
「唔開心至係。」

同事走人,最難搞之手尾,全部留晒俾我跟。上星期一連幾日冇野做,係暴風雨前夕,加我唔想做野。
「所以今日除左完成交接儀式同怒食pizza,我決定乜野都唔做。黎緊可能冇咁多好日子過的了。」



27/11/2007 TUE

尋PS1game一隻

當年PS好多game煲完又煲,其中一隻好想搵番,但唔記得左個名。隻game係Action AVG,有三個角色揀一個係人類,有手槍、霰彈槍、機槍同粒子炮四種武器,另外兩隻係外星人,一隻紫色打埋身,速度快跳躍力強同可以空中滑翔,仲有一隻就唔記得左,全部好多連招動作設計亦型,特別主角可以一輪拳腳再駁開槍奇爽。地圖入面有唔同宇宙建設,每次可以選擇其中一個角色入去,玩法係第三身視點動作射擊,解謎成份唔高,但每關都有地段要某個角色特定能力先可以去到,所以要不斷出入唔同地區,過左幾關有時要兜番轉頭去舊關用另一個角色開機關同拎隱藏寶物。道具又好特別,武器可以加部件升級強化,敵人又會跌唔同箱,可以用箱造道具同將道具昇級,最特別係隻game有火冰電三種元素,可以裝上武器,令槍彈同必殺技可以增加元素攻擊。隻game出果時已經係PS1歷史末期,玩係好玩,只係屋企部機都接近壽終正寢,自己打機欲亦慢慢消退,隻game打到將近爆機停左,而家諗番起有d後悔,因為系統好設計靚遊戲性高同襟玩而且相當獨特,當年冇爆埋佢而家先諗番起心血來潮,已經太遲了。
「當年有冇人有玩過或者見過呢隻game,記得叫咩名????」



28/11/2007 WED

「係咪玩野先校花你???」
好耐冇見過,近來有人成日嘈怨巴閉,
「出黎食飯!!!!!!」
「得喇得喇出黎食喇唉!」
唔係校花咁大情面(加咁大聲),我都懶得出。次次開飯我永遠最早,尤其是今晚食旺角稻香,我大角咀放仲要六點準時走人,邊個夠我早?初初聽到大家話約六點半食,都知大劑,即係有幾多個劉Sir先、有幾多人好似佢咁XX返工唔做野有野做都唔做六點打鐘即閃先?
「...真係諗唔到。」
所以,又係傳統:食住等。好好彩,開左爐唔係好耐,第一輪菜未上,已經出現第一位朋友:政府官員。
「而家做緊乜?」
「shipping。」
「之前你讀乜架?」
「酒店。」
「點解唔做呀?」
「唔鍾意做囉!」
「跟住呢?」
「做過機場地勤。」
「點解唔做呢?」
「辛苦呀!」
「跟住就做寫字樓?」
「係。」
「做過咩位?」
「咩位都做過。文員做過,唔鍾意。跟住做repection。」
「又唔做?」
「唔鍾意聽電話。」
「而家shipping呢?」
「悶。想轉工。」
「噉你想轉咩工呀姐姐?差唔多全公司個個位你都坐過,個個位都唔話唔想做!俾老細同經理個位你坐好冇?」

食左成碟肥牛之後,到第二位朋友出現:
「大佬!!」
成日話要打鼓的大佬,中環銀行放工趕過黎旺角。
「做銀行,好撈喎!」
「好鬼!逗埋雙糧走人啦!」

繼續食住等。六點半入席,七點多一個,七點半再多一個,最後幾近八點半,終於人齊。仲有撈得身光頸靚的陳殷,同讀course學中文結果學黎一口好英文的Kelly姐。發現而家香港生活艱難,同在場男性應該「反省」(做女仔真好)。就係咁多,期待的楊議員冇出席可惜,話晒投身政界多年,今年終於參選,第一次出戰同尹才榜只相差四百幾票,下次未必會輸喎!
「原來當日有得玩助選團?點解唔叫埋我去玩?」
起初吹雞講到好多人出現,點知最後,少左好多。
「係囉!我地次次出黎玩出黎食飯都一大班人,就係今次得五個咁少!會唔會因為今次多左劉Sir你?」
同埋,發覺有個人唔見左。因為佢先有今次飯局果位。點知,反而見唔到佢。
「係咪玩野先校花你???」

稻香食過一兩次,只係平時打邊爐一定唔會係首選,原因同福苑一樣,唔係任食而係逐碟計,任食就會限兩個鐘,唔計時就逐碟同你計,任食與無限時不能兼得係常見。不過靠野食同環境補番,款式雖然少,亦冇最大路果d(無敵包心丸&黑椒牛丸同劉Sir至愛午餐肉一一欠奉),但好多都勁好食叫完又叫,全晚只係食三樣野:肥牛同豬肉丸每樣起碼掃左兩碟(兩碟少?你知一碟有幾多先講啦),同埋豆腐 - 係呀就係連豆腐咁普通都好食過人。最過癮係個爐有個遙控俾你較大細火,較大火個煲話咁快就爆晒泡,好過好多酒樓用電爐又要冇火半個鐘都未水滾,食到咁上下又可以立即熄細,立即靜晒唔會d水飛到通街都係,單個爐已經贏晒印象分。六點半食到十一點,好笑又好食,埋單一百八十等於平時打兩次,有幾可丫紅燈山丘中聚餐劉Sir幾難搞幾難約先得架。不過你俾我做搞手,我一定唔會黎稻香,走番去花園金閣或者東大門算囉呵呵呵。
「拿!下次係咪唱K先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