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記



13/9/2007 THU

好耐冇野睇。除左屋企多事幹、要顧住條狗、日頭多野忙、同成日打機之外(well,好似呢樣最緊要,日日metal支力呀大佬要鬆弛一下),加上本身太懶,近排難免靜左好多。到今日起一連幾單大野先活躍番。之前想搵場大騷睇都冇,事隔只一年唔知咩事個個月都有兩三場真係多到睇都睇唔晒,今個禮拜聽metal的朋友更加關注啦,先NIN後ND。我揀左NINE INCH NAILS。甚至請左半日假。
「夜晚先睇騷,使唔使請埋假咁誇張呀?」
晏晝請假,間接係NAPALM DEATH導致。NAPALM DEATH搞手唔係TRHK,我亦冇份幫手(well,你知TRHK淨係會搞魚蛋騷架啦,呢d偉大工程幾時輪到我地呀?),但ND巡迴大陸,主辦單位係《極端音樂》。《重型音樂》香港相信好多、勁多人知,《極端音樂》比較冇咁知名,但論內涵實力調番轉,而《極端音樂》「大佬」,係同TRHK合作多年之MF,因為大陸人申請黎香港多麻煩關卡,加上佢身在北京,上一次見佢係三年前。
「今天為甚麼來香港?」
「因為NAPALM DEATH以為香港同大陸是相同的,買了機票來香港進中國,我便要特地走到香港帶他們上深圳!」

因為時間幾趕,我又做晒野,咪請番半日假同佢見見面,地點自然係TRHK,
「香港入面論metal講metal傾metal,敢講香港唔會有第二處地方比TRHK更適合更有資格。」
三年前見面,聽佢講大陸/北京做metal好難,講緊正版入口果隻。首先大陸人人工低,一個月可能先一千幾百,但入口貨一隻(當)賣一百,翻版一隻可能先五蚊十蚊(最新速報:大陸當今最新發行同正版完全一樣之「完美翻版」,都只係三十蚊隻!),加上download無限,你係大陸人,你會點選擇?
「香港情況如何?」
「香港人收入遠高於大陸水平,選擇已和內地人一樣,這條假設性題目著實沒有提問的必要。」

潮流同樣有所影響,叫做冇香港咁嚴重果隻;仲有又係同一個問題:圈子&人事。即係有才必招妒,有料到者往往遭人白眼,加上大陸一講到錢反應更敏感,一幫識野賣metal正版,一幫唔多識野賣翻版打口sample之類,真音樂對真商業,自然好易有好多對立或不和。當時/三年前,TRHK係近高峰期,而佢北京果邊幾近谷底。三年後呢?完全兩樣。自從metalcore當道、大量專家湧現、「download無罪下載有理」,extreme metal甚至metal香港地已經幾近冇人理(講緊extreme metal整體,唔係metal band,extreme metal會有人理之時候只有「邊隊出名band出新碟」之時候或者「有人講邊隊邊隊」之時候),賣metal碟仲可以賣到幾多賺到幾多、而家生意同以前比相差幾遠,我諗唔使多講諗都諗到。
「香港賣唱片盈利已不高,真能賺個錢,我們早已不用日間做另一份工,夠吃飯後晚上再花那份薪金和晚上的時間辦TRHK。」
「總會有人支持。」
「很多人覺得TRHK這樣花自己的錢和時間去做金屬,賣的卻不知是甚麼,便說是不在甚至不懂得真正的金屬;其他主要賣流行唱片,搖滾和金屬只是周邊的,而進貨也只進大廠牌大名氣樂隊的,反倒更被人認同和支持。」

難怪北京同大陸,三年間進步神速。北京聽metal(真正metal唔係商業metal),人數日多,越來越多大陸人開始選擇買正版,MF間舖一隻碟可以賣得貴過香港TRHK,但貴之餘又可以賣得多過比大陸富庶的香港,所以佢間舖細過TRHK但規模大過TRHK,甚至由當初接近冇人買,去到而家唔止自己搞label簽大陸同外國band,仲買埋版權做埋批發出口,大陸乜都成本低,賣metal真係可以賣錢賺到笑。因為大陸人窮反而肯俾錢。香港根本冇可能:連份心都欠缺。
「大陸比香港窮,反而能做成正版金屬生意,真的很諷刺。有沒有聽過『港燦』?」
除左間舖,更多人認識佢係因為死域,全中國最專業亦最具威望極端金屬網站,唔少香港人/本地專家都係去死域偷師,另外辦《極端音樂》,同樣係全國最權威金屬雜誌,知道《重型》同《極端》歷史,又係唔使我講都知點解、知點解識聽行內都會揀《極端》而棄《重型》。再做落去,演唱會都辦埋,就係今次「NAPALM DEATH首個中國巡迴演唱會」。NAPALM DEATH唔會收得平搞佢地唔係話咁簡單(希望你知佢地咩料啦,遺憾地metal界中理應家傳戶曉一聽自會肅然起敬的名字,身邊香港好多人/專家今場演唱會前仲未知咩黎),而賣metal碟仲要係大陸賣正版碟、搞metal網同metal雜誌,可以搞到請佢地到大陸表演,已經話到俾你聽佢兩三年間之努力,成就同回報有幾高。
「起初TRHK沒打算請NAPALM DEATH香港嗎?」
「TRHK主要收入除了自己補貼,便是那微薄的唱片銷售,香港唱片市道低迷,本已小眾的金屬群眾又不願花錢買唱片,只有怨句自己非家財萬貫或高薪厚職。單靠薪金和自己積蓄?上年兩場演唱會,到今天已一年了,本也還未回來。這樣燒鈔票,都燒了差不多十年。」

除非銀行戶口多左錢又嫌錢腥嗟。最後唯有放棄,而NAPALM DEATH加開深圳場。起初非常唔明,點解一隊extreme metal band(grindcore係有個core字,不過點計都應歸extreme metal類別),去深圳開演唱會,會搵兩隊香港band做開場,仲要兩隊都係metalcore類?
「開場的兩支香港樂團,都是朋友託香港的其他朋友找來的,我都沒有聽過。找香港樂團,因為大陸的表演得太多,又是施教日他們,很多人看過了,香港樂團則有點號召力,也有新鮮感。另外那些香港樂團的樂迷也會跟著他們上來,幫助門票。」
傾落傾落,NAPALM DEATH就metal黎講算出名 - 雖然未至於「大牌」果d咁多人識咁多人睇 - 搞一次噉樣tour,成本比想像中低,即係可能先等於香港搞一場「算出名」metal band演唱會。你話大陸同香港點爭?又有趣地,原來大陸搞騷的話,租場可以貴過香港,甚至賣飛賣得貴過香港 - 「貴過香港」我係用緊性質同地位最接近之TRHK metal show黎比較。
「既內地比香港還貴都辦得到,香港為何不乾脆照辦?」
「雖然大陸租金甚至票價可以比香港還要貴,有那麼多人看嘛?當觀眾人數可以相差五倍甚至十倍時?」

一連三個地方演出,對主辦單位黎講其實好大壓力,不過有北京一場坐鎮乜都夠晒,假如你知道北京情況就明。老實講,二百幾蚊一張飛,大陸黎講唔算平架,尤其大部份聽metal收入唔係特別高,都可以標咁貴,除左有必要,同真係有機會賺錢,市場就係大成噉。
DISAVOWED上年來香港,才七十港元一張票?酒店房租和場租都不止吧,你們還要帶樂團在香港遊覽購物?香港的生活指數比內地還高出很多啊!」
「在香港替金屬樂團,特別是欠名氣的團辦秀,真的要做得比內地還cheap才能辦得到,香港人很多時當人是開善堂的,不需賺錢,也不需本錢。就算真的辦,票價也一定不會比二百元貴,因為TRHK的宗旨便是不想太商業,雖然這樣的價錢對很多香港人來說仍是貴。既入場人數一定不會多,又不想虧待樂團,我們只好虧待自己。」

繼續。問為何北京辦金屬可以越辦越發達?歷史影響相當深遠。中國金屬神級單位,好似唐朝同超載,都係北京出身,大大話話近廿年,而且rock同metal一直進化落去,好多老一輩聽搖滾出身,亦跟隨時代到而家繼續投身金屬,十幾廿年無間斷果隻,而且人數不斷增長,你睇到而家大陸辦正版metal舖都可以維持得住仲有錢賺,就知道情況有幾正面、市場潛質同金屬人口有幾大。但有趣地,佢地聽metal,係集中八幾到九幾,二千年打後只得一隊隊,而較新潮例如近代melodic death同metalcore(nu-metal我諗冇必要提及卦),接近冇人會留意。因為識聽。老實講,「新潮」同「近代」果批,講音樂性,其微;商業導向方為要旨,內行人一聽即知,亦一聽就知道唔當係流行曲噉聽,以metal看待好多樂隊幾近不值一提。此乃事實,非歧視,大陸同香港行內人士一致認同:無論音樂還是技術,太多當今樂隊不如舊。據MF所講,
「即使是擺地攤賣盜版賣打口的,都懂得甚麼是金屬,假如你告訴賣唱片的你聽OBITUARY、聽MORBID ANGEL這些,對方會覺得你真材實料、會尊敬你,但如果跟他說是聽SLIPKNOT、KORN、TRIVIUM一類,可能沒多少人會理會你。懂的都知道這些不是東西。」
到此,香港專家即時發問:
「有冇可能呀?求祈搵個賣翻版都咁熟悉metal?」
「信不信由你,我只記得DEATHGUY講過,『印尼連的士司機都懂得和你談論CANNIBAL CORPSE』。」

五蚊張打口十蚊隻翻版之大陸,MF間正版舖生意可以蒸蒸日上,自然因為有客路,頭先都講過,北京歷史令好多人後生聽rock老左聽metal,所以佢好多客已經三十甚至有多 - MF自己都三十歲啦 - 出到社會工作有固定收入,大陸打工人工唔係高,就係因為鍾意metal,而肯花可能係自己人工5%甚至10%一隻之付出去買碟,學生哥收入皮微加識電腦自然買翻版同download多,但亦慢慢增加「入道」人數投身正版metal行列,會以自己每個月用生活過後所餘無多之零用錢之五份一甚至三份一買一張正版metal唱片自豪。年復一年,全北京最熱愛metal最懂得metal果班,甚至可以話全中國metal有關最頂尖果班,差唔多全部集中呢間metal檔口入面(情況真似TRHK),而買正版同支持樂隊及拓展音樂視野亦為人所尊敬及推崇。大陸勝在已經培育出大量呢類專業樂迷,自己會識聽識分識搵,同 - 最重要 - 識付出、知道應當為樂隊付出。
「香港比北京還接近西方文化,為甚麼反而做不到?」
「可能沒有北方人那份性情,又可能就是太受西化影響、都市化太深,以致太著重品牌甚過於內容。聽金屬的也鮮見廿五以上,年輕的沒錢,也有太多消費誘惑,像一支樂團的tee絕對比他們的唱片重要;更多人堅持不了,可能很短時間已經聽厭了放棄。沒有老一輩的定期客戶,新的又『窮』和追求名氣,因為太即食的音樂心態,香港的音樂發展永遠及不上大陸甚至台灣。」

除左本身根基已立、「內行」同專業佔絕大多數,另一樣搞得起當地metal係全靠MF頂起媒體,包括死域網頁同《極端音樂》雜誌。當香港人讀過書都嫌難嫌懶唔多願睇外國英文網時,更加唔使話大陸書冇機會讀可能上網都難果班,大陸人對音樂同文化又份外熱情,簡體中文音樂文化媒體自然應運而生。死域同《極端音樂》分別係前者主攻地下,講d野可以地下到你唔信,入到去十隊band十隊都唔識,完全純為音樂非商業性質;《極端》同佢間舖關係較密切,內容偏向大路/大廠牌出品,因為佢可以預先知道黎緊有乜band出碟,寫碟評同時可以知道應該入邊d、邊d新碟唔掂唔入咁多。有些許分歧,但兩者宗旨一致:堅持正宗。睇開《重型音樂》而屬「行內」的朋友或會明白箇中意思。大陸兩本metal雜誌銷量比係五十五十,但國內樂迷一致推舉《極端音樂》方為良著,原因明顯不過,分別亦明顯不過:
「每年年初,我們都會為上一年做個總結。《極端音樂》的worst ten,往往就是《重型音樂》的top ten。」
遺憾地,《重型音樂》係香港絕大部份人睇亦係佢地唯一想睇,而《極端音樂》反集中「行內」小眾,metalcore當打嘛。
「不太清楚我們雜誌在香港的情況,賣得好嘛?」
「不好。」
「難找嗎?」
「難。以前好一點。因為香港人不是要你們所講的。當一本雜誌封面是KILLSWITCH ENGAGE,另一本的封面是ARCTURUS,十個香港人,過半數會選擇前者。因為封面上的不知道是甚麼,就不會是甚麼。」
「真的嗎?在北京,聽金屬的看到我們的封面是ARCTURUS,會說『他們也會上《極端音樂》的封面,這支ARCTURUS一定是支好團!要買本回來看看他們是甚麼來頭!』」
「可是這堿O香港,而香港人要的是《重型音樂》。所以以前《極端音樂》也算是找得到,現在要買,可能要待一出版立即到書店才買到,會進的書店還要比以前少很多了。」

香港始終太主流市場主導。
「《極端音樂》多久一本?」
「我們是雙月刊。」
「看見很多編輯和撰稿員,有多少是全職的?」
「只得兩三個。其實真正全職的可能只得我一個,另外的是本身沒工作,整天閒著就幫忙繪圖撰稿,也能算是全職吧?」

得以兩三年由谷底走到上全國最頂,其實個網同雜誌幫左好大忙,處於香港最能感受到媒體影響力之巨大,你睇我段記咁耐都知,唔係咁多人同唱片公司電視電台internet forum死谷死吹水,點會咁多永遠只要邊隊band邊隻碟其他一概視作不存在之「忠心fans」?而佢同佢班底,已經去到一句說話,接近冇人唔認同之崇高地位 - 有料到,到大家認同。
「為何TRHK不試試出一本中文雜誌?既然你懂得metal,你可以寫。」
「只得我一個寫是不夠的。找不到多少人幫忙,況且在香港根本沒多少個人有能力聽到和寫到金屬唱片評論。而且香港人要的,是《重型音樂》那種,談及大廠牌出品的,而不是像你們這種,也是我想做的那種,以地下和獨立樂團為主。這種地下或半地下雜誌,做不了多久,之前香港不是未有過失敗例子。《MCB》你聽說過吧?

自己掌握埋媒體,一切宣傳甚至潮流都由自己創造 - 衰d講係「控制」 - 要搵客同推貨都易得多。當然保留住良心。有呢種能力同控制,要做咩都可以好易,你會用黎搵錢,逢係大公司出、有銷路保證就係唔係都讚好,定還是真心推廣音樂、有果句講果句?佢係後者。
「因為其他人知道你是真心為喜愛音樂而做,不是為了賺錢,到頭來都會認同你而找你光顧。」
「香港的文化相反。在香港要賣音樂,要追期『顧客永遠是對的』這真理,客人說的,不論對錯,全都是事實,就算是說錯了誇大了,也千萬不要和客人持相反意見或糾正他們,奉承地贊同他們便算了。香港人的面子大過天,即使充大頭的多。說了他們不喜歡的說話,他們不會先去思考,只會說你囂張、看不起人、不尊重顧客。TRHK便是因為這有實話便說的態度,流失過不少客人。」

下一個討論,梗係所有獨立唱片舖面對之共同問題:有幾多地下人,真正地下?
「有遇上只愛聽一兩種音樂或一兩支團的人?」
「有,也很多。」
「你會怎樣應付?」
「告訴他們不是只有nu-metal或metalcore一兩種,還有其他很多的,當然不是告訴他們這些音樂沒太多值得聽的地方,雖然不好多佔多,當中也有一些好的,像LAMB OF GOD新派中找到舊派。我喜歡其中幾支。」
「然後呢?」
「慢慢讓他們嘗試其他不同的、告訴他們每種的特色和欣賞方法,讓他們接受新的金屬,之後成為極端金屬迷。」
「你有想過這會有可能發生嗎?」
「一定有可能!因為我在北京遇上過很多這樣的人!」

中國/北方可以堅持正宗、維持old-school,地區歷史文化加風氣,加上自己一網一書造勢,確係好易感染到新舊樂迷偏向舊派路線,又可以講北京可能係做到聽old-school先至威至型,對比香港聽乜種乜隊聽最新先至威至型一樣。但試多左聽多左,真係有心聽同研究,自不然會去到一日識聽識揀,跟住就會明白點解要聽舊band。唔係話新野一定唔好。你見我都聽好多新野,但更多野要聽過舊樂隊,先會明白基礎同含意,知道而家dband想玩乜點解要噉玩,同遺憾地明白到新派音樂同樂隊冇幾多種幾多隊可以超越到片面同表面之局限,唱片工業同聽眾心態十年間直接令音樂路向轉向下,此乃不爭事實。有句我成日講:
「要真正識得聽野同明白音樂,首先要識得唔追名氣唔追潮流。」
何謂「行內」?何謂專業樂迷?即係懂得從文化同演出層面上欣賞音樂,識聽樂器、樂理、結構、含意甚至背後之文化意思,隨便俾一首歌或者俾一隊band你,可以即時講出以上之特別同好壞,講到點解要聽、點解好唔好聽。單係因為個名而去搵去聽,係冇可能做到,亦唔會真正明白到當中道理,只係一個較重型的K歌友,即使K歌友好多時係被「重型K歌友」攻擊對象。只係做到「行內」,香港有幾多個?我只有話,除非你已作好打算,好似其他老前輩噉準備好避世,因為香港地就係咁得意,反不如北方。大陸連個擺地攤都識分邊個真識聽邊個係潮友、專家係講緊真係識野真係知乜野係metal唔係齋吹水果種樂迷之之尊稱、可以好有威望好有影響力;香港調番轉,你識舊野聽舊野冇人理你仲俾人歧視、識新野先係皇道舊野唔係果排潮開係「唔應該理」、「專家」只係空殼唔係講你識幾多而係講你上幾多網睇左幾多個名同download左幾多首歌幾多隻碟邊隻碟未出已經聽左再同人講、真正識野同有料到只俾人排擠當冇到當睇唔到。講左,香港人,係唔串得的,本身有冇料都好。人地要型,你咪收皮自己唔好阻住佢型囉,我最清楚呢樣野。好多人都知道劉Sir唔玩forum,其中一個原因係試過太多次講完野之後個thread立即冇人(敢)覆即時沉底,廢事玩串party而自己隱世算啦?所以你見mini,劉Sir「在生」時,接近一個post講metal都冇;佢死左之後,立即好多人「忍唔住要開番個metal post」。MF覺得要導人入metal,令一個人明白真正之metal同商業性metal兩者差異從而作出「正確選擇」(觀點與角度),好易,所以完全唔明點解香港做唔到。我亦懶得同佢解釋香港同北京之別,好難令佢理解專業知識同深度,大陸係舖頭招徠之實力,香港反而係商業壓力,睇舖果個越唔識,先越容易做成生意。有時真係講多晒氣。
同一道理,TRHK註定唔會多人上黎,同冇幾多人會行近劉Sir。想知道一個地方對一種音樂或者文化之態度有幾成熟有幾正面,只需要睇睇個市場容唔容納得到、支唔支持到到一間廠牌或者銷售點就知。北京做得到、發展得到。而TRHK印證之事實係,extreme metal甚至metal,香港真係未夠程度。聽同玩果班,只有極少數「夠班」。

灰傾完,傾番d開心野。MF之生活,簡直係各位metal迷之夢寐以求。佢係全職開舖,日頭返到舖頭,自然會有成班人走上去吹水同玩(wow,似足TRHK!),據佢講係舖面細過TRHK但定期維持有七八個人(woooow,TRHK大佢間舖一半但長期只得劉Sir一個人!),不過分別當然有啦,佢舖頭玩之餘,真係有生意做,講左,賣得貴過TRHK,但又賣得多過TRHK(woooooooooow!!!!)。夜晚收舖,返到屋企繼續聽音樂,唔止係metal,《極端音樂》就係因為MF開明音樂態度而比其他雜誌優勝,一面聽一面為網同書寫文,一日到黑都係音樂,
「睡著了腦中都是夢見metal。」
「結婚了沒有?」
「結了。」
「老婆忍受得了你嗎?」
「她也是聽metal的。她聽doom。」
「...Moldbody?」
「對啊!」

即係聽聞就聽得多,但今日經MF親口證實,先知道原來佢老婆真係Moldbody,全球華人界中doom metal學家。嘩。幸福。直頭係美滿metal人生。同佢通email一直都係英文,英文水平比我見過之好多香港大學生更好。難得有機會見面梗係問問佢啦,原來佢係大學生修英文,畢業之後一定可以搵到好工,因為大陸識英文的話非常馨香,但決定投身metal,係難捱,不過到今日捱得起。聽完佢講,同我際遇真係好似,不過佢係成功例子,我係失敗例子:MF身在北京,大學畢業後全身metal,自己搞舖、搞出口、搞網頁、搞雜誌到今日搞演唱會,種種付出為人所敬仰,將會成為中國搖滾及金屬史上一個英雄;劉Sir身在香港,大學畢業後為搵兩餐日頭打份工夜晚搞metal,睇實TRHK、寫寫碟評、搞幾場underground show,付出完只俾人當傻仔同上位途徑。同一條件,唔係香港而係大陸或者歐洲美國,TRHK同自己一早成功左,唔係我講,好多本地人同外國人都噉講法,只可惜,鬼叫身在香港咩。香港地搞音樂搞文化註定唔會搞得起,相信更大機會成為一個undergroud cult。唯有認命。同繼續捱落去。同繼續遙望神州。
「大陸起碼多d女仔聽metal先啦!」

北方人較暴燥狂熱,搖滾同極端金屬難免更受當地人認同;南方人偏向內同冷靜,較具美感或冷酷形式之音樂較普遍。香港就係欠左北方人聽metal果份「俠義精神」。成日有人問:
「到底metal精神係點?」
其實,可以一字寄之曰「俠」。當中思想請將上文從頭到尾再讀一遍。但香港寄之之字為「潮」。哀哉。



傾左兩三個鐘,MF要上路喇,黎到香港仲要行街嘛,觀光個晏晝夜晚入機場接機。
「來過香港幾次,這麼多年,香港都只是到過TRHK、信和、旺角這些地方!」
今次好d喇,見識埋機場。跟住漏夜帶NAPALM DEATH過深圳,聽晚表演完,再一連兩日會係早機晏到晚表演走埋上海同北京兩個地方,佢辛苦其實隊band更辛苦,冇計你自己都知,你有幾何買碟,買又買邊dbandd碟?唱片冇可能幫到一隊band搵食,只有靠不斷表演,演唱會成為樂隊「正職」,我地睇好似好好玩,但做落你試下噉幾個月差唔多日日去唔同地方晚晚搏晒老命去表演,一樣血汗錢黎架,download的各位。佢走左我仲有兩三個鐘,咪留係舖頭重溫多輪NIN,順便搏會唔會有人晏晝撞左上黎,又咁好彩臨到六點差唔多出發前,撞到位仁兄。其實今日講左唔開舖,落去行下街打下機仲好過,但賣到一隻碟都係賣多一隻碟丫,搵食艱難生意難做呀你估香港係北京咩。


NIN

唔記得幾時識得同聽過NINE INCH NAILS,但係屬我剛開始聽音樂之初期。我同部份樂隊有種特別連繫,有dband完全唔知咩料事前未接觸過,但單睇睇band名、隻碟或者歌名碟名歌詞,又或者只俾少少我聽,會感覺到係自己鍾意果種、知道佢地會好正。VOIVOD已經係,起初好陌生,但見過佢地頭三隻碟封面,聽都未聽我已經全掃再追,果然thrash metal中佢地係我至愛;TYPE O NEGATIVE半個MV令我決心追晒全線,到而家仲係我心目中最愛metal band;NINE INCH NAILS亦一樣,心頭重要之一。NIN話係一隊band,但查實只得Trent Reznor一個人,錄音室入面接近全部樂器加編排自己搞掂,演唱會時搵人組支樂隊演出,公認係industrial rock/metal,佢地唔係第一隊之前已經有GODFLESH(又係我至愛)同MINISTRY(同期佢地未到好metal,都metal過當年之NIN),但一定係最出名一隊,係「第一支打入主流之industrial rock/metal」,查實唔多工業,只係撈少少工業成份,大體係"eletro-rock"同synth-pop,被「屈」成工業,或者係宣傳綽頭:之前未有過一隊工業樂隊出名嘛,加上媒體中人要搵新字眼新刺激做話題。其實好多野都係傳媒導致。例如同年期NIRVANA的起落。至於話佢地係gothic,其實同Manson一樣...
「...衫同妝嗟。」
不過無論係唔係工業(但一定唔係gothic唔好意思),就算佢玩其他音樂一定會成功,因為真係一個天才,電子搖滾包裝之下,係對旋律、撞理、助聲同樂理非常獨到之掌握,好多melody同chord,聽過唔會忘記亦立即上癮,玩最普通pop或者純做幕後,佢功力照可以幫佢出名。再者,佢係現代主流音樂中藝術氣質一個,係有點兒造作同浮誇,但睇唱片美工同訪問,講pop界,我冇見過幾多人似佢咁有智慧、咁清楚自己目標同理想。
以前睇電視MTV台撞過下,不過入耳係咩聲當然唔會理啦果時未咁認真聽歌,但講MV已經覺得有料到同我會鍾意,同有一個依稀印象,屋企當年部486電腦最後玩一隻game Quake有枝槍係釘槍,釘槍子彈補給有大大個NIN標誌,後來聽音樂知多左自然知咩事:原來NIN大佬Trent Reznor係Quake音樂總監加超級Doom迷。一開始聽歌漫無目的,歌冇聽只上網睇過文字,但後來咩都唔知仍然好決心買NIN第一隻碟"Pretty Hate Machine",對我衝擊好大,第一次聽到唱片係從頭到尾全部歌連埋一齊,亦感受到電子加搖滾合成之魔力(唔多工業架synth-pop咋),同埋歌詞,你可以話NINd歌詞白痴或者nu,但我好鍾意,當中一首白噪鋼琴芭樂曲"Something I Can Never Have",睇見個名,你明啦。隻碟仲要係八九年出,感覺已經相當前衛同不朽。非常鍾意,冇咩衰,係衰一樣野:只要同NIN有關,乜叉都貴,特別早期,因為初期佢地簽細label出親都難搵,隻碟當年出面搵唔到,只得HMV有$175,但我仲係堅決照俾錢,果排撞到HMV做緊減價,當年仲係metal不知名HMV可以成棟metal碟廿蚊隻文出黎時代,又撞正放緊長假,"Pretty Hate Machine"係聽到我立即搭車出尖咀執埋減緊價之雙EP "Broken" & "Fixed",雙封面雙EP,NIN另著名之藝術概念越見明顯。兩隻EP兩種玩法,同一堆歌分別用樂隊同電子方法玩出黎,聽過佢地第一隻碟覺得佢地係電子band,三年後出"Broken",突然由電子變成metal,一開波"Wish"一出焚爆直到而家仲係最神聖現代金屬歌曲之一,其他出名有"Happiness in Slavery",出名在有個超激超爭議性行為藝術派MV,激到禁播果隻幾近獨立電影 - 最後真係出左一齣地下到禁播到所謂「FBI都介入調查真確性」之血腥音樂電影 - 可能係另一種搵錢方法,但NIN/Trent Reznor絕對唔止係普通創作人同歌手咁簡單。"Fixed"係Trent Reznor自己同其他著名DJ remix番"Broken"d歌,有remix個字但metal變成電子版冇變成disco歌,係真係用黎聽唔係跟住跳果種電子。話係EP不過一隻都成半個幾鐘九個字架,又好聽又抵玩,梗係唔少得多謝HMV大減價放晒出黎啦好似兩隻執晒都唔使一舊水。呢種先一隻「rock」大碟再一張remix專輯,成為往後出碟之大方針。到九四年第二張大碟,"The Downward Spiral"。要數我最愛唱片,呢張必定係其中之選,第一隻碟電子,跟住EP玩metal,今隻就係兩樣加埋,progressive rock、heavy metal、電子、「工業」、噪音同最重要之流行,史上最完美結合。係張概念專輯,"The Wall"式講一個人點樣「連個天都唔鍾意」乜叉都唔順意,最後跌落谷底啪野死Q左佢算(夠晒emo/nu),歌詞唔理但音樂真係一流,就係越後越灰越暗,加上好多progressive rock玩法,做到一個人高跌落低果種厭世,最後係NIN迷的聖詩"Hurt"。因為仲係細label出加上舊,同樣走黎走去都唔見,只有HMV。知唔知幾錢?
「$220。」
仲貴過"Pretty Hate Machine"(應該的)。果陣邊度話有舖頭試聽?更加唔會有寬頻上網有BT有download有YouTube呢d專家必備。連一粒音都未聽過,但同樣直覺靈感地堅決再買。二百二,值得。單為"Hurt"已經值晒。只係執左隻二百二之後,下次經過HMV,已經跌價到一五五。挑。再過多幾年,開始聽歌後、跌左二百二之後,再出個特別版,remaster全碟仲要有+CD or +DVD兩個版送多勁多歌&demo,係灰,但照執,因為呢隻碟,係我最愛唱片。同埋個再混音真係好犀利。隻碟94年出,錄音唔算差仲入得耳,但remaster完細節同對比更凌厲,有首歌,中間有一句歌詞,你會聽到唔係前面,唔係左中右,係...後面。第一次聽時,係夜晚兩點幾自己一個人。聽到心寒。
然後停左幾年冇聲氣。據講,幫id整Quake soundtrack的佢,打Doom打到傻,打到歌都唔想寫,再加其他好多心理問題。隔多五年 - 佢傳統好似每隔五年先出一張大碟 - 一出就係孖碟"The Fragile",同第一隻碟隔十年出碟時已三十幾歲,潮流變得咁勁加心境轉晒,變成玩聲玩效果玩feel,似soundtrack多過似rock,我係fans都會話唔係咁易一次過啃晒兩隻碟,因為咁feel咁慢,聽開rock類又或預期佢玩metal,"The Fragile"絕對會悶死你,難怪二手成日撞到,我隻都係六十蚊執返黎,HMV平極見過二百二。噉好唔好聽?唔係一聽鍾意果種,不過襟聽,我耐唔耐都會拎出黎感受,歌唔係太多特別鍾意,但隻碟孖碟賣點係「soundtrack」,中間好多純音樂做歌曲間場,由鋼琴電子到噪音都有,吸引力比「正歌」大得多冇人唱但更受大家歡迎,
「想一同感受,請睇睇《三百伕》MV。條友整得比官方trailer更出色。」
至於remix碟"Things Fallen Apart",因為本身歌唔算太好聽,都唔會諗住remix之後再好得幾多,事實今隻確remix得冇"Broken"咁好,又係執二手追埋算。嫌唔夠激動唔緊要,跟住再出隻live"And All That Could Have Been",個名已經殺晒我超鍾意,當年一直冇買因為難搵加超超超貴,到新星堂執笠半價買到2CD boxset百幾蚊包埋隻unplugged "Still"超開心,包裝勁靚(NIN傳統加賣點),仲要場live一流,提過NIN其實係Trent Reznor一個人之化名,演唱會係拉伕組隊,而studio係電live係band,演唱會梗係激得多啦,好多歌都係從新編曲成rock同metal,就算聽CD聽過一百次,live聽一次都夠殺你,加上班友live真係玩到癲,唔止飛黎飛去同狂嗌臨尾仲鍾意拆台全部樂器打爆,講睇live絕對係最佳live band之列拍得住METALLICA,"And All That Could Have Been"選曲加編曲更皆屬最佳,CD版衰在時間問題刪減左幾段純音樂,亦即"The Fragile"最想聽果堆,加上DVD有超多bouns又好聲好聽,即係焗買晒兩隻 - 有錢的話。然後又靜一輪,今次等多一年,2005出"With Teeth",今次唔使捱貴碟喇,近年rock同metal開始行其道,大公司都肯幫band出恆版,就算HMV都只係九十幾,仲要抵死在香港版多外國版一首歌。無聲無息噉出,玩咩唔知照買,
「唔悶過"The Fragile"就得。」
結果...呀...今隻碟錄音事先聲明玩簡約,冇之前咁多層次咁複雜,歌簡單左,樂器少左,旋律不及以前,歌詞又係一貫NIN「我很灰」&「我是憤怒」鬧晒全世界歌詞,普通得黎四張野仲噉鬧法好似有點兒白痴喎...有興趣請搵搵隻碟首single、《Doom》片尾首"You Know What You Are?"。從電同rock兩個角度睇,隻碟普通左d、表面左d,接連緊住隻DVD"Beside You in Time"頗失望,睇好睇佢地live視覺效果做好多野,但唔夠興奮。跟住"With Teeth"隻remix album冇出現,亦唔使隔五六年,今次兩年就再黎新碟,2007年"Year Zero",一張超概念化專輯,宣傳係建構一個完整虛擬現實俾全世界參與,由出碟前起延伸到出碟後而家仲進展緊,音樂係將"With Teeth"「糾正」,一樣唔係以前咁燥咁幾百種聲,但編曲同旋律返黎喇,歌詞亦「成人」左喇講反美、講美國近年之決策點樣影響地球往後十數年之未來,四張幾喇出碟時已經大佬,仲係nu-metal時代咩?全個構想甚至完整到係計劃將張唱片拍成一套電影。掂一個字,夠晒形容,再期待佢地下一隻,不論音樂定概念。就係咁鍾意佢地,有Trent Reznor/NIN份之兩隻soundtrack "Natural Born Killer"同"Lost Highway",果時襯HMV平加減價執左,就係為左佢執,果然好正,亦唔止得佢d歌正;仲有兩次好彩,先有次搵人幫拖eBay低價買到件超罕有NINE INCH NAILS tee(空前絕後見過只此一次),之後多次機緣加巧合再幫我免費eBay執到隻NIN+David Bowie live bootleg,令我更覺同佢地有緣,講到追新野,而家一出新碟我會立即仆到去買,只有謝安琪、FEAR FACTORY同NINE INCH NAILS,或者加埋METALLICA。佢地對我黎講好神聖。
「死,我好唔metal添!」(「你話自己『好唔metal』,係話頭先幾個名冇邊個真係好metal好extreme好underground,定係話居然出左碟仲會買,而唔係佢地出碟兩個月前已經download晒再『聽到悶』?」)

起初唔係太大動機睇,即使我係超級NIN迷。同一時間太多騷,有夏韶聲,NIN同ND又連續兩日,要揀。再睇價錢:
「五百八十一張飛?唔係卦???」
真係好叉貴。我都知大路出名band唔會收得平,N年前GUNS N' ROSES收六舊水已經,陰影係我買左六百飛之後,即場walk-in,$300...我驚今場又係噉。另一樣煩係
「亞洲博覽館???」
自從機場出左呢座野,好似黎機場搞先叫得做係大騷,主辦單位可能好鍾意,我 - 相信有其他更多人 - 唔係。唔係個個住東涌架大佬。首先擔心車錢:飛都六舊水,出入機場,咪七舊水都有?再加搭車有排搭搞餐死。好在搵到旺角有巴士直出會場,搭個幾鐘車先十四蚊,好過搭機鐵四五六十最低消費啦又好訓!訓醒覺到站,果然係邊疆死城一樣,全個地方只得a) 茫茫黑夜 b) 冷風陣陣 c) 幾部吉巴 d) 接近零人,& e) 亞洲博覽館乙大座,人影冇隻果隻。好似去左外國噉,真係淒涼。六點半上車,去到先七點半,沿路人冇幾多個,入到去會場直頭成座死城,「睇門口」(我假設)個姐姐仔人都唔理係度自己上網得閒到死,一路去到表演場地入口先多人似番樣,差少少以為自己去錯地方架。仲有半個鐘,又第一次黎到呢度,咪周圍走觀摩一下,原來好Q細座,行慣會展幾萬平方里,有點兒冇癮,相同係大家食野都貴到飛起,一件三文治廿幾三十仲要冇啖好食,好在食左野先入黎。環境算唔錯冇人爭大把位,揀左個平台位坐低,剛剛樓下有唔知咩電視台拍野,個主持介紹(卦)場騷,一面講,一面un住行黎行去,一面頗多帶hip-hop味動作。唔知點解而家乜都要hip-hop一餐,連rock show都要。I like。好在唔使睇好耐就入得場,比想像中細同九展d細廳差唔多size,不過求祈在係一個細廳四面掛晒黑布圍實就算,好驚d聲會散晒。七點十入到去有百幾人,台前全部滿晒,跟住仲八點準時開場。好意外,唔止意外在準時開始,仲意外在唔係NINE INCH NAILS上台。
「乜原來有opening band?」
「係呀!佢地叫THE LOVESONG!」

全鬼仔band,歌路係「old-school emo」,即係點唔到我講我唔係專家,自己上佢地MySpace聽聽啦,隊band仲有講解佢地歌曲風格靈感源自咩樂隊、咩年代,實屬罕見,亦唔知點解會揀佢地開場,風格好唔同喎,不過都係聽歌嗟,而家五百八送多隊band你喎仲!好唔好聽?我就唔多鍾意,特別歌佬讀書果種「舊emo」唱法,每首歌中間都會有段飄飄地之「solo」就係我鍾意果樣,我膚淺嘛只識聽metal嘛冇計。不過講睇,娛樂性豐富,唔係玩得好,係玩得好笑。個結他佬台風,令我諗起《School of Rock》Jack Black,想做到好放,但放得黎好就住,同有時好Q誇張,係我睇過咁多band本地加海外,表演最有喜劇感之結他手,而「表演有喜劇感」絕對唔係好事黎,除非係搞笑band,但佢隊band唔會係卦?

玩完四首歌/結他佬「放」左四個字,再setup多半個幾鐘就到正場,頭先opening只得四份一,一完全場立即入爆晒。但據後排觀眾線報,
「企前排好似好多,但其實全部人企晒去中間PA位,後面睇,個場得中間一個長方形,左右兩邊係吉左冇人...」
但睇落咁爆,唔會七百幾都冇卦?等開場時同其他人吹吹水,Trent Reznor今次班底咩料?人道是Manson個bass佬、PERFECT CIRCLE鼓佬、不過結他手唔係Robin Finck,我冇關係反正佢咁多個班底我從來冇幾多個真係識,況且佢搵得&同得佢玩,一定唔會係雜魚。另一關注係演唱會rundown,我努力記過,但過左頭三份一到中間轉玩電子,算啦睇騷聽歌算,想知有乜歌,請睇睇袁智聰@唱片箱(佢造型太易認了,睇完一出就撞到佢),來源於官方一定準確。對於樂手,我更關心Trent Reznor,一來係主腦,二來係歌手,CD聽得多DVD睇過,正式睇live第一次,一開聲,掂呀我自己都唔相信。
「乜真係同CD一模一樣成噉???」
確係嚇親。講歌詞,自九十年代起,metal歌詞真係每況愈下:由八幾年社會性批判性,到跟住grunge冒起,全部一齊跟住玩灰玩憤怒,落到nu-metal簡直係不堪入目,確實部份metal band歌詞文字及內容比情情塌塌流行曲更不堪。NIN出黎時未有nu-metal,你可以話係屬於alternative rock/metal時期,即係歌詞已經開始grunge化果期,而NIN係其中一個催化單位。係有d歌詞真係憤怒得好白痴。不過唱果個係Trent Reznor就唔同晒,佢係主流之中我最愛rock歌手之一,把聲似MACHINE HEAD歌佬,即係唱得黎拆加厚果種、真係唱metal唔係唱大佬野果種,扮會有i.e. LINKIN PARK&跟住NIN出黎果班,但冇幾多個同類大路樂隊歌佬有佢種火同feel、一種唱住「白痴歌詞」(噉形容唔好意思)都說服到你真係控訴而唔係靚仔式得把口唔妥全世界,而唱慢歌灰歌直頭入心入肺,新奇音樂加上佢得天獨厚把聲同豐富旋律,難怪一聽上癮仲上到心目中頭位。而家四張幾,把聲仍然可以冇變,兼全場唱足嗌足玩到面都紅晒,勁,噉先係出live。同埋睇佢地live,大家都係想睇佢班友點樣拆台,NIRVANA完場玩爆鼓,佢地玩爆樂器乜都爆,確係好睇架結他佬玩到舞龍狂拋結他加成場飛(放得揮灑自如同放得「有喜劇感」之別),頭三首歌掟晒咪stand掟埋結他全場幾首歌就飛水飛樂器飛乜飛物落台,噉先有參與度投入感嘛,抵死在台上左右永遠有工作人員stand by,就係負責執手尾,一有咩飛走左掟開左立即出現undo,所以每次拆完場,五秒內「拆」左果樣野會立即出現番,好有...「喜劇感」。但最精彩之破壞開波已經玩晒,跟住耐唔耐飛下野,一路冇乜說話好講,完場亦冇一次過咩都拆晒,可能因為台下少人,可能因為觀眾冇乜反應,俾我一份有少少唔多盡力之感覺,不過已經夠滿足我,起碼好過上隻DVD先。因為係新碟tour,選曲自然集中新歌,老實講,新歌聽唔差但唔多似適合玩live(對我而言嗟),但講睇好睇,去到中間一連兩首全電"Me, I am Not" & "The Great Destroyer"變成三個人企到台前玩電腦玩電子,台頂降個LED屏幕落黎,前面玩電後面後影像,玩綠極光、玩電視雪花,初入場見個台乜都冇以為香港場會好冇癮,原來整左個LED屏幕咁好玩!仲要唔止得呢兩首,好似本身勁'80 synth-pop之"Only",live變左rock版,本來已經正live更正,玩時全隊band企屏幕後,屏幕本身透視,打影像靜電雪花中間見到歌佬若隱若現,嘩正到爆呀我見識少第一次見呢種舞台玩法!其他歌似乎集中舊歌同名曲,亦即直九幾年中 "The Fragile"只得三/四首但所選唔太得,"With Teeth"只得兩首、全碟少有之好歌其中兩首,就係「強化版」"Only"同主打"The Hand That Feeds",可能隊band都覺得兩隻碟d歌live未必好同本身未夠好卦?其餘大部份金曲都有玩,就係較rock較爆果d,真係現場玩同聽碟甚至聽live完全兩種感覺勁好Q多,就算睇過DVD事前知道會係咩一回事,現場俾大喇叭對正炸唔同就係唔同,只係有d好正之live歌好似"Piggy"、"The Day The World Went Away"、"Starfuckers, Inc"都讓左路俾新歌,而特別除左玩"Natural Born Killer"名曲、NIN最metal之"Burn",係JOY DIVISION cover "Dead Souls",出自電影《烏鴉》,常玩,但真正聽live係第一次。

最關心,梗係兩大經典,唔使擔心壓台歌冇可能會唔玩。"Wish"同"Hurt"仍然係我最重要快歌同慢歌,有幾重要?好難講得明白。因為係由"Pretty Hate Machine"開始,仆到去HMV買番隻"Broken"&"Fixed"之前,冇預過原來佢地都可以咁激咁rock(果時仲未識乜野係metal),而"Wish"個riff已顯Trent Reznor神通,真係聽一次自此唔會唔記得,點止繞樑三日,三年都未繞完。歌詞?都係猛咁fuck架啦預左典型,但講左出自Trent Reznor把口把聲,我就唔覺得戇居或者白痴,加上riff加唱都夠晒順口,掂。"Fixed"有兩個長remix版兩個都正,cover聽過LINKIN PARK玩到未訓醒噉簡直係侮辱以後唔好俾我再聽到、DILLINGER ESCAPE PLAN忠於原著但玩得好、最正梗係完全唔知點解佢地會玩之BEHEMOTH,變成death metal後尾黎多大抽solo,正!不過仍然冇人超越到原版,正確d講係原版之live版,就係只有NINE INCH NAILS先玩得出果份憤怒果團火。"Hurt",講慢歌的話,暫時可以同佢匹敵,只有EVERGREY"Words Mean Nothing同PINK FLOYD "Wish You Were Here",歌詞致命,編曲亦係當時我從未聽過、而家亦冇乜人嘗試過,至今仍然聽極唔厭,後來美國country界名人Johnny Cash,即《弦途有你》所記主角,臨死前cover左"Hurt",將已經完美之原曲帶上更高層次,而Johnny Cash版個MV導演Mark Romanek,幫過NIN另一經典(但我好憎)之"Closer"拍超現實不地至禁播之著名MV,佢仲有唔少正MV同獨立電影,但官網down左、作品集閂左,冇計了。至於live,"And All That Could Have Been"個版,一流;Trent Bowie版完全唔同編曲,又係激正;今場live,Trent Reznor彈琴獨唱後段先爆,再落屏幕加落雪效果,但先入為主今場台上唔多落力,作為encore,感受只係一般,有點失望。

全場個半鐘,差唔多啦,講好睇我實話好睇,佢地dlive可以話METALLICA級數衰有個譜,加上第一次睇我又咁鍾意佢地,點都讚。只有話太遲睇佢地。如果係俾我睇"And All That Could Have Been"果場肯定會係我最推介live,因為果時仲有火加上剛開始玩「藝術野」未有而家去到咁偏,而且果期編曲加演出都燥過現時,計睇現場一定好過今場。生不逢時冇計啦。只係仲有冇機會黎香港?近年突然咁落力,可能好快又會有新碟出。到時睇下會唔會又有主辦單位肯搞多場啦。只係唔知道今舖,算唔算回到本。

自己一個人睇演唱會有個好處,就係完場可以立即走,唔使等呢個去廁所果個又唔見左未齊人,上到巴士接近冇人,大把位揀,剛剛好十一點就開車,又蕩番個零鐘出到旺角轉車返屋企,場地算合格車錢比想像中平,係衰遠嗟搭車好花時間,第時再有大騷呢度搞會願出黎,只係好似逢出黎呢個場搞,必定係座底五六七舊水埋單果種高檔野,所以機會未必好多。
另演唱會後題外話:我咁鍾意Trent Reznor,除左音樂仲因為佢敢言性格,為人好另類藝術、帶超現實甚至過激,睇佢訪問亦非一般流行界中人可比地有智慧,亦係主流中最反唱片業反到出晒口出晒面,好多發言一針見血,所以欣賞。而今次演唱會,佢做左一樣野:
「Trent Reznor,肯定係中國最受歡迎西方音樂人。」
當今有幾多個以音樂為生之音樂人/音樂家,會鼓吹大家download自己d歌,「鑒於特殊情況」,會體諒下載的朋友。請各位香港鄉里儘速加入下載行列,因為「特殊情況」,應該包括「要使錢裝身出街玩買其他野同溝女所以冇錢買唱片」。另文中,有一句:
「我為我的音樂傾注了我所有的心血。」
呢句諗冇幾多個會理。作一首歌、出一隻碟,係咪真係咁易?當今以音樂維生,又會唔會好似大家所想咁容易、咁簡單?可惜會聽果班,相信冇幾多聽過真係鍾意,會明白到應該付出番金錢去支持,只會覺得
「佢出碟有歌聽,免費俾我download係應該。」
亦就係上面ND/MF時所講之善堂心態。
BEYOND時,有一句:
「莫欺少年窮。」
本來所指,係年輕人因為年齡同生活環境,受制於家庭、長輩、校園同社會規範,未有穩定而可觀之收入來源,但有自己信念同志向,決心努力拚鬥,誓要出頭唔要俾人睇低睇死。當中指「窮」,乃才窮技窮,非全為錢窮。但到當今世代,「莫欺」唔係落力爭氣,而係自行放棄;「窮」,真係解窮。
「你地有得聽,我夠有!我download一樣有得聽!唔係得你地有得聽,我冇錢買碟一樣唔使錢聽到!」
而download成為「莫欺少年窮」之抗世兵器,名正言順因為自己窮而去做。年代唔同晒了。

我一定唔會係香港最識聽NIN、最熟NIN果個。但我自豪於咁多年黎,自己打工儲錢,買齊晒佢地作品全集。NINE INCH NAILS之藝術氣質,單聽係唔會完全領略得到、享受得到。



14/9/2007 FRI

早排可以極端地超得閒再超繁忙,試過有客walk in上黎,見完差唔多七點先放得工。好在今日係屬於極端得閒果種,琴日睇完NIN返到屋企超支力,今日咩都唔使做,就係渡日辰回氣,正。玩玩食食上上網,話咁快就六點收檔上舖頭。
「今晚NAPALM DEATH喎!個個metal友都上晒去啦!仲開黎做乜?」
「metal唔係只得一種。聽metal之人亦唔係只會聽一種metal。」

我都想去。但話咁易咩,揹住TRHK時。當你有所承擔時,就要犧牲好多野。
有趣地,每當大騷日子,生意往往比平日多。所以每次有騷,更加唔走得。



15/9/2007 SAT

「劉Sir!」
「Must?」
「有野問!」
「咩?」
「你成日提住metal、講到自己咁metal、咁熱愛metal,點解NAPALM DEATH去大陸你唔去,反而去睇NIN?」

「劉Sir份人不嬲咁虛偽架啦!」
好多巧合,本身有個如意算盤在手:九月中起踩到十月尾,公司一連擺三個展覽,而第一個展覽就係今日開始、大陸展出。完美計劃係禮拜五晚放工上深圳,睇完騷返工廠,就可以一起身去展覽,到聽日晏晝走,禮拜日晚返到香港直落夏韶聲。只係成九點幾十點先開場,玩完分分鐘一點咁滯,老細點會俾我咁癲深夜返工廠,仲要第二個朝早一早要起程去做展覽?(你俾我自己上咁夜我都唔知點由深圳上工廠去到都唔知有冇人開門啦)再跟住公司抽籤,一唔覺意,我抽到唔使上大陸添。即係星期六朝早要留係香港返工。係我都知NAPALM DEATH係grindcore係extreme metal會勁好睇,知道SHEPHERDS THE WEAK係我睇過live玩得最好香港band(算香港band卦,雖然佢地全部隊員係外地人?),但點去呀,真係唔使做咩。而且如果我去到,代表星期五起最少兩日TRHK唔會有人睇檔。夠大件事喇卦?(「一d都唔大件事。」)NIN因為自己音樂史中神聖地位唔想miss,就好似上次THE CURE噉,要開舖睇唔到結果場騷比想像中再好出幾倍勁灰,NAPALM DEATH都唔想miss,但有乜計?如果NIN同ND兩日調轉就好。另外有樣野好有趣:綜合之前幾場騷,到今場NDSZ前夕之真實見聞迴響,香港人,心態相當獨特:香港搞,如果同一個價錢、同一個班底,就算乜都一模一樣,仍然好多人會話「貴」、「唔抵睇」;但搬左去深圳搞,同一場騷,即使要舟車勞動仲貴d,香港人反應係「咁抵咁好睇,點可以錯過?」
「真唔真呀?又唔係你搞,你又知?」
「因為我搞過騷,同對住香港人咁多年,見過太多人之嘴臉,從以前到近來。」



16/9/2007 SUN

心血來潮,今日十二點幾起左身,又唔多想打機,出尖沙咀行街。
「咁得閒?」
「就係咁得閒!」

HMV冇乜好行,睇pop野同睇中文碟多過睇rock同metal碟,原來勁多歌手出左碟(pop野啦當然係講緊),
「SOLER新碟一出孖碟一中一英好似好過癮喎!不過實在很多!講左成年的KOLOR同PIXEL TOY仲未落手!SMASHING PUMPKINS呀仲有!」
不過首要目標梗係玩具反斗城啦。而家玩具都唔係多時間玩,支力嘛,好多稿積左係度得閒無事又想睇睇漫畫唔多想郁,仲有幾隻野未開,真係下年新年都唔會玩得晒,好在變形金剛出多隻終極大黃蜂大隻曉變形加會互動發光發聲之後暫時停停,但出都冇計啦追都追唔晒都係得個睇字算數啦。主要係睇。近來對香港公司設計玩具好大興趣,鍾意研究,而近期最流行係遙控飛機,前一輪玩撲翼,今期玩迷你。真係好Q多野玩。之前黎,次次都係十點幾剛剛開舖,入到黎包場咁滯,今日近晏晝出現,嘩超多人勁多自由行,原來玩具反斗城真係咁好生意。重點係每個部門都會哥哥仔或者姐姐仔擺檔示範點玩 可惜我超齡,唔係肯定衝埋去個姐姐仔度
「我要柯柏文!我要麥加登!我要玩變形金剛!」
死,而家寧願得閒無事行玩具舖睇今期興乜玩具,都唔願入唱片舖睇有乜碟執今期新出乜。完全唔係音樂人&唱片業中人所為。不知所謂。


健康博士高效藍莓素
夏話聲諳演唱會

勁呀。我見過最(自己填)贊助商。記實個名,仲辛苦過記歌詞。即係今場夏韶聲演唱會,我對健康博士印象仲深過夏韶聲。
英文名Danny Summer,舊世代成長的,唔識佢單聽到個英文名都會聞到一份old-school 味,一份六幾七幾夾band出身之老餅味。對而家d人黎講,佢係個名好似好熟又唔知咩料果種過氣歌星,真係好耐喇,佢出道時八幾頭的我都未出世,跟住十幾年一路出左好多唱片 - 果時係黑膠同錄音帶年代,聽歌除左收音機同電視真係要俾錢買黎聽嘛,雖然話多可能佢廿年黎碟數都唔夠而家隨便一個出道幾年歌手之精選碟數量咁多 - 細個當然未識聽歌啦,係老豆聽果陣聽過下,最記得果時老豆玩過下hi-fi,經常開《童年時》試機,果時聽已經好鍾意 - 唔知點解,'80d歌就係咁有吸引力,唔止夏韶聲,BEYOND都係,細個未知咩黎但聽完會記住,大個左聽番先知永垂不朽。當中唔識野已識聽之金曲,例如《交叉點》、《空凳》、《啤酒罐》、《媽媽我沒有做錯》,同自己好鍾意之時間廊主題曲《My Friend》,唔知咩歌,但覺得好聽,大個之後先知道,原來當年咁多金曲出自夏韶聲,慨嘆自己點解同佢同年代,居然當時唔識得去搵去聽。人稱「香港搖滾之父」,雖然查實聽落唔多rock(出名都係抒情曲而被忽略卦)而家亦轉行發燒,但我鍾意佢隻rock style多過其他更早例如許冠傑,「藍d」卦。佢係軍事迷亦係超自然迷,有去過Area 51,份人咁唔香港,加上歌路唔主流,難怪唔多香港人留意,提起個名,最多人會記得係《開心華之里》,最近係《殺破狼》,老實講都係因為有佢份我先會留意呢套戲,平時除非真係太過得閒而開電視撞到先會睇呢d港產動作片。除此之外係《麗花皇宮》,起碼叫做有得唱歌先。但大眾對佢之印象,幾乎只限於「(有歌唱)老餅茄喱啡」。再次多番人熟悉、多番人知道原來佢係歌手,去到九幾年尾,「轉行發燒」時,《諳》系列之誕生。演唱會上有粵語拼音am1,唔識的話,讀「庵」,中解「似曾相識」,英譯"Deja Vu"(冇錯個貨單名除有所指,亦係向同期之夏韶聲演唱會致敬),好名,因為《諳》就係將自己同仔人之歌重新演譯。近十年出左三集,每隻都係實力班底、固定session包以正,《諳》將七八十年代家傳戶曉名曲jazz化,唔覺老土亦相當好玩,但《諳2》更得我心,將自己首本名曲玩成acoustic/easy listening,係三集中最愛。至於上年2006《諳3》,選曲係昔日名作、玩法係第二集式soft rock,第一集成功在老歌老玩法但完全唔覺老土,但新一集歌未至於咁舊,反而聽落會覺有點過時,唱、錄音、演奏多部門亦未如理想,除左幾首真正出眾,整體屬失望。不過難得仲有機會睇佢出live,唔需要諗,捧場啦,唔想好似上次噉錯過。再加上,超明星班底喎!見到張poster,包以正、鄧建明、劉以達、恭碩良,仲有《諳》班底,得架喇我會入場架喇。

上次,講緊係二千年,當其時都未開始聽音樂,只有留意到呢場演唱會,係後來聽番CD再睇埋DVD,
「嘩!使唔使正得咁過份呀?」
演唱會係《諳2》之後,亦即《諳》時代高峰,超強歌曲加超強班底,再加上被譽為香港流行音樂史中最高水準現場錄音,抱憾自己點解細個唔識野。之後有場rockabilly party、有少少細場同活動演出,真正演唱會要七年後今日再臨,係已經過左高峰《諳3》亦失望,冇幾可架喇冇理由唔賞面啦。開騷前兩個禮拜去買尾場飛(逢tour我最鍾意睇尾場),我係衰,諗住肯定大把(靚位)剩,點知一百蚊全部掃晒,未至於豪到四百蚊飛,想執三百點知三百剩番三面台最邊彊位,二百單人都要坐到近山頂但起碼叫做最接近中間,入座率意外地高喎。因為是日無聊,朝早行完玩具反斗城由尖咀行出旺角開舖,夜晚調番轉旺角行番去尖咀再入紅磡,七點九去到,紅館同紅磡車站已經集合左好多人,見仲有時間諗住食少少野先入去,車站果然係車站,選擇得美心同麥記,美心個餐牌一舊包都廿蚊叫碟飯三十幾,算Q數啦難怪對面麥記條龍會長得咁交關,時間加慳錢關係,最後選擇係OK一個嘉賓忌廉賓加多包野飲十蚊埋單當一餐。果然係食少少野。食完入場時見到有商品賣,自然行埋去睇睇,有CD有DVD仲有演唱會tee,勁多人圍住想行近少少都難,件tee確係幾靚大大個《諳3》logo,想買但冇,除左多人仲因為
「又係黑色tee!有冇白色呀???」
我張近山頂二百蚊飛,原來已經去到尾十行左右。嘩二百蚊飛都去到咁後,一百蚊飛咪可能得最後兩三行?(定還是我戇居左呢)會場周圍都係龍發製藥同排毒美顏寶廣告,就係見唔到今次大會指定健康博士XXX。另外有勁多滿頭白髮的阿叔阿伯&師奶阿嬸,「集體回憶」嘛有幾多靚仔靚妹會聽阿老坑唱歌呀。睇勻全場,確冇幾多個係十零歲果種。我廿中已經屬年輕了。

人入極入唔完典型香港演唱會現象,但八點三過個幾字就開始...播片頭。家陣搞一場演唱會開支咁大要咁多贊助商,齋播片講你聽邊個有份幫手都播你個幾兩個字。「搖擺心窩」主題係rock,舞台佈置好有工地感覺,但而家玩發燒,今場玩靚,整色整水加埋大銀幕,但都係鍾意上一場種粗獷。而主題係「諳」,亦即主力係玩其他人歌多,我又係全無問題的,夏韶聲冇特別追過其實除左出名幾首認識唔深,舊中文歌同樣唔會話識得太多,前提認知只有《諳》三隻,仲好乜都唔知無雜念入場可能驚喜發現仲多。正式開場第一首先黎《諳3》開場曲,新曲兼專輯賣點作,宣傳重點係玩禪曲請埋一班高僧念道,但現場梗係唔會出現高僧啦,只有夏韶聲一身術士打扮,老實講睇落幾搞笑,首歌特別還特別但好聽唔多好聽,上場「搖擺心窩演唱會」開場就係主題曲《搖擺心窩》,演唱會就係搵首rock歌upbeat歌開場先興奮嘛,今次「諳演唱會」同樣用主題曲,但首歌確幾悶,一開波又未入晒人,睇落似廁所位,好在首歌最後有Joey Tang一段solo救番晒:
「嘩。迷呀。」
自己名作唔會少,但玩好多人地歌,大部份叫做聽過,玩得好唔好?睇佢演唱會就係正在班底,全部有料總監功力又高,好鍾意睇呢種全台十幾個樂手同樂器伴奏之演唱會,臨場感重嘛。本來唔多睇好,因為《諳》三隻特別第三,唱好似差噉d,想轉(jazz)唱法唔似、講力同氣又表達唔到,確係擔心會唔會太老,四張幾五張啦大佬,點知live有中氣得多,除左有時唔夠入咪,同埋有時「扯」得太勁,肢體動作亦相當唔自然,有點老態同疲態,中間一段向過身前輩/同輩致敬之medley,感動一番之後跟住果首仲要中段入chrous入早左成個bar,好在琴佬救得番,唔係全隊band甚至成場show分分鐘一鑊熟。另外好關心嘉賓方面,有時對幕後同guest我更大興趣。首先係包以正,已經係佢錄音室加演唱會最佳拍檔加號召力,玩得三首唔多夠,好在包括《童年時》,同今場演唱會一大驚喜:一首未聽過之「新曲」。一段鋼琴solo之後,起伏得好勁之編排同激動演唱,最後段chrous一面唱結他一面solo,完全冇諗過佢會收埋一首如此勁作。歌後講解,原來係佢不知多少年前有份參演之無線連續劇《愛在暴風的日子》主題曲(好似叫)《火種》,套劇集係「第一次剪短頭髮,點知拍完之後攝晏晝兩點半時段播」。做到另一樣我對現場演出之要求:互動同分享。因為資歷、因為出道經歷,佢同其他歌手特別年輕歌手唔同,就係識得自嘲、識得回顧同反思,聽佢地講野有味道有意思得多,而台詞寫得好好唔知係咪本人自己所寫,因為對幕後之濃厚興趣,我好鍾意演唱會歌手同樂手噉樣同台下觀眾傾偈,而唔只視上到台為演出。對歌手同歌曲認識深左,聽歌時自不然感受同樣更深。

竹田和夫第二,以嘉賓身份計玩最多歌係佢,不過選曲好怪:佢出場果首,係英文歌,貓王卦?而最後果首係關正傑。吹到脹晒。好似大材小用左d喎,即係預計請得咁高強嘉賓,會係玩番經典級數歌嘛。跟住 到劉以達。冇錯你冇睇錯,係劉以達,本次演唱會一大賣點,亦係最大意外:
「夏韶聲同劉以達兩個關咩事呀?」
除左兩個都係玩左廿幾年的老野之外(夏韶聲計落係老過劉以達的其實)。夏韶聲話晒正常人晒正常人一個,音樂又唔同,好難諗得明佢會同劉以達條傻仔拉埋。睇完明白,劉以達唔係傻,佢係真係傻。夏韶聲幾近俾佢玩死加玩到發火。幫手玩左兩首,觀眾對劉以達之反應係全晚最熱烈,不過相信大部份人係因為睇過佢做戲先會咁雀躍,而佢識唔識彈結他?「果個年代」都會知道佢真係識彈加幾勁,但睇落好似唔多落力,玩玩下勾幾勾剛剛好就算,睇得出隱藏左好多野,已經過左速彈亂彈怒啡之時期卦?玩完窒爆夏生「記錯rundown」的《永不放棄》,唔知係咪窒到應好似真係有少少火,之後立即飛身走人交個場俾劉以達自己一個。過癮果part就係呢part。
「劉以達自己一個?佢會玩乜?guitar solo?定係《石頭記》?還是達與璐?」
最後一個答案正確左一半,or四份三卦。係達與璐ver. 2.0,達與KellyJackie,唱,係《他和我去迪士尼》。吹到脹晒。首歌好唔好聽,業餘黎講,確超班至達專業;唱,把聲係唔入多咪,唱功已經好過所謂「歌手」啦、真係似唱歌同唱到先啦;睇,台型係有的,只係遺憾的現實,唔係因為劉以達的,相信冇乜機會踏上紅館表演。但淪為廁所位,除左因為首歌已經「潮完」,作為網絡紅曲,入場的各位叔伯嬸嬸唔會有太多聽過。同埋好似好怪。首歌新潮型格同歡樂氣氛,太迴異於整體之成熟滄桑,而我最鍾意呢,係臨尾轉超拆結他聲狂掃,似足black metal,係點聽都唔關事唔明點解要掃,劉以達音樂係咁怪架啦你吹咩。最後一位「嘉賓」,係Joey Tang,其實一開始已經現身台上屬固定樂手,但匿跡地玩到中後場,先正式介紹佢出黎自己單飛一首。論資歷論地位,香港band界rock界老行尊之一,但老同有料到冇人理就係冇人理,睇睇謝安琪《The First Day》演唱會DVD,作為音樂監製之一、樂隊一份子,全場除左坐定定掃掃chord,就冇,名都冇提過慘到。鬼叫老餅,同退隱幕後咩。難得有俾佢自己表演,玩乜?
「我要《紅色跑車》!!!」
梗係冇人理條傻仔啦,係唱另一太極經典《每一句說話》,可能係最多人識之太極歌,因為N年前出道之女歌手小雪,其中一首出道作就係返唱呢首。好聽,但一路唔覺鄧建明唱歌好聽,叫做中規中矩表現合格。都係果句,老喇,過左亦冇火。冇計。

經過好多首歌,&若干失誤同不足(我包容到,除左入早左果野確實難睇),正場冇乜高潮,就到encore部份。先黎包以正伴奏《結他低泣時》,再請晒三名結他大師出場unplug《交叉點》,段encore就係全晚大家期待已久之一刻,包以正雖然唔係玩得多歌,大家最想聽之三首都有佢份,江湖地位同深厚功力嘛。而《交叉點》有日本藍調大師、有香港首席爵士結他手、有香港搖滾界結他元老 - 唔好意思冇劉以達佢屬於另一個層面之高境界 - 更加係「紅館史上最強結他組合」演出。但論玩,包以正同竹田和夫玩晒,鄧建明純粹掃chord做backup,就噉睇你會話佢冇料到。未夠班同另外兩位大師比就確可以話未夠班,人地係勁到連外國人都專登飛到香港/日本睇佢地表演架大佬。但話佢冇料到...BEYOND太極BLUE JEANS同其他更多當代香港樂隊,講「最勁」,Joey Tang肯定係之一,唔止係技術,而係佢彈結他好有感覺、好有味道,有興趣睇睇BEYOND「解散演唱會」黃貫中加太極雙結他同台鬥solo環節。每每forum有「香港邊個結他最勁」果個,通常都係話黃貫中、蘇德華、「識野」的會提神童、其他underground結他手名,自己選擇仍然Joey Tang,因為技術得黎夠全面,加有feel,希望各位專家唔好插我啦。唱多首「愛國歌」熄燈,之後仲有一次encore,羅文《獅子山下》、《諳3》最佳歌曲之一,好。只可惜作為臨門一腳的《空凳》,撻Q。多錯漏到我包容咁多都覺得求祈。係另一污點。同埋我好想聽的《情人》,冇。更灰。

個半鐘,算係噉。同「搖擺心窩」比差一(大)截。首先差份完整性,「搖擺心窩」舞台、表演同轉接都有構思,編曲亦豐富同有感情得多,《空凳》用一張空凳同小提琴做引子、《童年時》段口琴,《今天昨天》全隊band逐個jam加夏韶聲枝鐵芯結他(而家已經唔玩甚至唔多彈結他喇),唯一真正嘉賓得蘇芮一個已經夠晒,快歌得慢歌又得加表演性高,睇DVD已經一流享受。「諳」就係差呢樣,或者話唔夠娛樂性,一首完左就到下一首,幾首歌會有特別片段,但確冇乜太大特色或心思,最大搞作係唔記得邊,大銀幕映住雀籠,前面凌空一個舞蹈員「扮雀」,但整體真係只聽歌,台上冇乜特別,台下觀眾典型香港人接近零反應加老野居多更靜,其實唔太大吸引力,但始終第一次睇,點都俾面。上次演唱會,雖然CD同VCD好快出,DVD隔足三年先有得睇。今場有咁多贊助商,唔會又晏咁多卦?講開又講,成場演唱會,最大贊助商個全名,一次都冇提過。太尷尬卦。呵呵。另外,兩灰:
「咦?恭碩良呢?同點解現場冇得買健康博士高效藍莓素?」



17/9/2007 MON

最後,應近來演唱會橫行之景,特分享陶翁一文:

《在無樂不歡的新世代》



21/9/2007 FRI

「廿一個月。」


23/9/2007 SUN

TRHK中秋特別營業時間:

16/9-22/9開三休四:19/9星期三晚營業、20/9星期四晚休息
24/9星期一休息 25/9星期二開7-10pm
26/9星期三開全日3-10pm

敬請特別留意!




26/9/2007 WED

「中秋喎!有乜搞?」
「搞乜有?架啦開舖都係!」

紅假撞正禮拜三,即係冇假放之餘加開全日。基本上都係開黎自己玩的日子:


Alternators Rumble

變形金剛,好耐冇玩過喇,太多野玩之餘亦太多野搞,近來玩少左玩具&變形金剛。仲有成四五隻未開。希望今年內會開晒全部啦,雖然真係幾難,一隻已經玩好好耐。


Wild Guns

玩左幾百舖,寫左幾個月,告成。好多時寫評,game又好戲又好碟又好,寫完之後因為仲有更多排緊隊,都會即時收埋一二角,不良習慣,但冇計。Wild Guns到今日仲係日日玩。冇計。超任最正game。
「下隻寫咩game呀?」
「未諗到,有乜提議?」



...中秋節,咪就係噉囉。
「冇野玩?」
「冇野玩。」
「一個人?」
「一個人。」
「點解?」

「因為我係柒碌冇緣人。」



29/9/2007 SAT

一連幾日,嚴重地得閒到爆。禮拜四叫做有番d野做下。星期五工作量接近零。今日直頭係零。即係九點四返到公司,發現減完lunch剩番果4240分鐘要「搵野做」,確係幾辛苦,需則我已經慣左如此空閒的生活,但慣一回事,辛苦又係一回事,冇野做原來好慘架!(「......」)
「死,我發覺我唔轉得工!轉乜工都好,下份工我肯定會覺得好忙做到死加唔識做任何野,除左識去廁所同入pantry之外!」
為消磨時間,除左上網,仲瘋狂寫野。好耐未動過筆。我寫野好似個市,牛市熊市輪流,一係一拎起筆(應該話一坐埋keyboard)立即可以飛咁快每分鐘百幾百幾噉打出黎,一係對住個芒大半粒鐘一隻字都嘔唔到出黎。近排係牛市。可能真係得閒過頭迫出靈感,返到公司開左部腦,立即狂寫野加寫左好多,有玩具有電影有碟評(當今寫碟評叫最唔正常,劉Sir搞到噉都咪話唔灰)。話唔埋遲d漫畫都會寫埋。一路寫到上舖頭,呢輪日日打超任,打到心血來潮係噉摷番當年好鍾意想回顧或者想玩但冇機會玩d超任game,嘩原來好多。已經揀到下一隻game寫喇,都係時間問題嗟。另外有興趣構思番個「2D Action-Adventure系列」,由波斯王子寫起,其實一路掃落去好多,而我當年好好彩全部名作都玩晒&爆晒,一晚摷番晒出黎,唔係少,而且玩番仍然覺得十分好玩。我需要更多時間。
「點解返工果陣唔打得機???」


星期四係舖頭大家食大家食。星期五朝早食完個芝餐治lunch再整個超大KFC餐(食到爆肚每人先$12,抵!),今晚又黎花園金閣。又係八三三聚餐。以往逢大節日可能三四個月先大家出黎食番餐,今年四月到而家已經食左三次,四月係為我美國遊送行,返到黎八月自然係劉Sir生日要請佢食飯啦,今日呢就因為我地Sam少辭左份工加用埋讀緊master舊學費去德國玩兩個月,再有命返得到黎,大家特登出黎慶祝。
「去左邊?」
「主要去德國兩個月,中間去過意大利同克羅比亞睇睇。」
「咁多地方?」
「德國轉機去呢兩度先六百蚊港紙機票,黎到又唔係貴,咪去埋囉!」
「有乜好食?」
「腸!餐餐食腸!德國腸多款到每日食一款,食到我走都未試得晒咁多!」
「你手信唔係買香腸俾我卦?」
「唔會!我連手信都唔會買!」
「消費貴唔貴?」
「唔算貴,其實同香港差唔多,不過去超市買酒類同食物,有d平過香港之餘仲高質素過香港。不過講到食冇乜低消費食肆,晚餐間間都餐廳價百幾蚊餐,我係買送自己煮。」
「夾埋使左幾多錢?」
「唔係好多嗟,之前教書份工辭左,讀緊master舊學費唔交住,學費加年幾戶口全部錢,一次過冇晒。」
「噉個master點呀?」
「我臨走果日email申請左遲交學費,而家都未知批唔批,上年有個module肥左要retake,又未知點!」
「如果唔俾你遲交學費,你又冇錢交,點算?」
「唔讀囉!」
「讀左一年,仲差一年咋喎!而且第一年學費俾左,成三四萬喎果度!」
「唔讀咪唔讀囉!橫掂我都唔想讀!」

Sam少果真好野。當年未畢業,已經可以暑假時拎晒政府借佢交學費成舊grant loan去旅行個幾月。而家出到黎做野,仲可以癲過以前。有書都唔教不特止。仲讀緊碩士都可以中途輟學學費都唔交,就/又係為左去旅行。我而家生活已經算頹、已經夠衰。估唔到一街還有一街仆。
「返到香港,有咩打算?」
「未搵到工。」
「諗住做乜?」
「唔知。搵到乜就做乜。總之唔會教番書。」
「咁搵到工前,有乜做?」
「首先搞番掂間屋先。」

我地Sam少,幾威架,住到上山,呃得下人可以話自己住半山區架。不過之前搬左去第二頭住,再加出埋國,走開左大半年返到屋企,半山果然親近大自然,全屋白蟻為患,蛀左勁多書,漫畫有膠袋包住班蟻連膠袋都咬爛照入去咬,乜都冇晒。
「打開本書,入面空晒成個窿全部都係白蟻躝黎躝去,幾核突!」
「嘩!噉點算?」
「我間屋出面係空地,咪全部書拎晒出去一把火燒晒佢!」
「燒咁誇張?」
「跟住幾日仲要燒床!總之全部木製傢俬都要燒晒,燒完張床,仲要抬埋個櫃出去燒!」
「你不如索性一把火成間屋燒晒佢算啦!」

唯有寄望佢唔好咁快搵到工,唔係間屋最後唔知會係人住定蟻住。 漢 ,間學校 繼續享受教學生活
「班學生畢左業,而家升到中二,都仲會一兩個禮拜返黎學校搵我!琴日晏晝先大家去球場玩射龜,成排人坐樓梯俾人足球勁射!班友好鍾意返黎玩,禮拜日攝閘門爬鐵絲網入學校球場打波,打波唔緊要丫!最弊一面打波一面講粗口,講到隔籬屋村d居民打埋電話黎學校投訴,連累到我呀大佬!你講粗口咪講粗口囉,唔好講大聲丫嘛!」
「年代唔同喇!而家d靚仔靚妹早熟過以前最少十年!」
「埋升左中學真係唔同晒,小學果陣睇班友除左爛仔同講粗口冇乜野,升到中學,一走出校門,男男女女個個食煙!而家個個女仔中一二已經化晒恆妝畫晒眼線返黎,睇見班女噉款,真係想問佢係咪出黎做!不過梗係唔敢問啦!」
「唔敢問乜?唔敢問玩一次收幾錢?」
「係唔敢問阿sir幫襯係咪唔使錢呀!話晒我教佢地大丫!佢地而家又仲咁like我!冇免費都有得打個折卦!」

教書開唔開心,撞著班咩學生比工作量大唔大更加有影響性。唔係教常規學校,就真係要撞到呢種「壞學生」先至會教得開心 - 講緊我教。但機會微,我唔相信教小學我會咁好彩撞到。所以抽身可能係更正確之選擇。而且脫離教育界,局限同規範真係少好多架,我份人咁free,唔教小學會開心更多。最少唔會遇到兩位朋友面對之公私糾紛問題:
「而家我用手提電腦,方便嘛,遲d可能搬出去住,返學時帶住自己部腦,全部file放晒落去,而且做present用自己機方便多d,同埋唔係度度做present都有電腦供應嘛!不過你知啦,我日常生活一部份就係睇甜片睇甜相,但係用自己部電腦睇,IE呀media player呀real player呀全部有紀錄架嘛!拎到返學校,其他同事一唔覺意click click下click左出黎,咪大九鳥鑊?」
由year 1開始,我其中一份職責,就係幫助各位朋友清理電腦中的各種蛛絲馬跡,你知啦間宿舍唔係得我一個上嘛仲有各位阿嫂嘛,雖然班友都十分地張揚但始終唔係太方便啦!當年都話有我成日on call求救,而家出到黎,仲要係用到黎做野咁大件事,自然又係劉Sir出山的時間。不過我更加唔想救,睇佢地真係出事時個衰樣呵呵呵。
「不過老實講,機會真係好細,所以你地繼續放心煲甜相煲甜片啦!真係俾校長捉到,咪貢獻晒你地d珍藏俾佢贖罪囉!」
另外大家都老,我廿六算最後生果個,另外兩位,已經係講緊買樓置業、買保險買基金、睇定十幾廿年後甚至退休計劃。我仲玩緊變形金剛。



30/9/2007 SUN

2077日本鎖國



1/10/2007 MON

Project: 300



3/10/2007 WED

乒乓



4/10/2007 THU

「點解段記靜左咁耐,又咁少野睇?」
「說來話柒。本來我係日日有打。不過因為我寫作地點分幾頭,包括屋企、公司、舖頭甚至搭緊巴士都用部電話寫,寫下寫下,dfile copy一大輪,個原稿overwrite左,三日黎夾埋有六七千字,冇晒。灰」
「噉都好,睇少d,可以早d訓。」



5/10/2007 FRI

前幾日段記一鑊冇晒((超)灰),今日從頭開始過。其實今日我可以一次過打番晒之前咁多日d野,因為超多時間,返到公司開個Outlook得兩三封email,覆晒之後老細兩個返左大陸唔見人,食完早餐再健康地食多個蘋果開埋個例會,先至十點鬆d。換言之我仲要可憐地搵方法捱/消磨/浪費埋跟住果八個幾鐘。
「好慘呀嗚嗚嗚∼」(語畢即遭毆斃)
但最後都係懶追番前幾日段記。一來懶。二來寫其他野。靜左咁耐,近來不斷地起碟評,差唔多大半年冇寫過metal碟,終於有貨交,雖然已經年底,加全冇新野(我都好耐冇追過新band新碟了),唔急丫得閒無事先出一兩篇啦。
「寫呀寫呀寫呀寫呀寫呀∼」


舖頭仍舊淡靜,冇乜野做除左玩變形金剛同打機加睇漫畫,仲多左樣野,就係煲碟。近來好多機緣,導到去聽幾隻碟,更多數唔係metal。不過今日metal住先啦。就係VITAL REMAINS。近來突然好紅,前金有人提起"Dechristianize"(冇錯我係終極無責任版主,半年未上過前金update,今次上一上原來多左咁多新野,各位會員仲踴躍加有學識過版主勁多野我睇完都唔知乜黎好新,版主risualausir都係收舊皮算了),跟住仲俾我MSN撞到罪魁禍首,大家吹水。
「我很喜歡聽一張專輯感覺像在聽故事或看電影一樣,有種起承轉合的感覺,"Dechristianize"就做的很棒。」
「死金不太多團和唱片做到,所以這張很神聖。」
「嗯嗯。所以現在我的MSN名字便是『Vital remains的Dechristianize真屌!!!』!」

"Dechristianize"固然無敵,雖然都屬於第二浪death metal band之一,人人出晒名係佢地出唔到,玩得唔好唔係喎仲勁過好多人,就係要十幾年一隻"Dechristianize"先一次過殺晒,從未聽過有人玩death metal玩得咁有戲劇性,如果係早十年出,而家班友已經上左神檯啦。新碟"Icons of Evil"未必人人鍾意,前金已有仁兄講左,今集錄音突然old-school左(你可以話爛左),VITAL REMAINS本身已經係八幾尾九幾頭老坑,搵埋MORBID ANGEL結他佬做producer,老野鬥老野係old-schoold架喇,不過death metal 唔係應該咁老土先夠味道咩?冇"Dechristianize"時咁激,轉而old-school左同melodic左solo亦多左,但你聽VITAL REMAINS係鍾意佢地夠快就自然會失望,我冇問題照係噉聽。繼續吹:
「你知道我讀研究所媽?研究半導體,我領獎學金成為學長了,一個系之能推薦一個!」
「那便可以用獎學金多買幾張唱片了!不過做研究所,應不是太多時間聽唱片吧?」
「我都在實驗室放。因為我是學長。爽!」
「你的學弟和教授真可憐。」
「教授她看到我"Fuck Me Jesus"的桌布,跟我說她想聽。」
「台灣真開放。教授聽後有甚麼評價?」
「哈!她問我:『你是鼓手嗎?』可能覺得真的很快吧!」

所以我好鍾意同台灣果邊d人吹水,因為好多過癮野,同音樂態度加喜好相近。有個有趣的情況:台灣聽metal果班,差唔多全部都係知識份子,個個唔係大學就係研究所,真係見親都係老野、古今中外咩都聽、對metal有所執著有所堅持果種,我敢講我去到台灣,同當地metal友相比,我係屬於學歷甚至資歷最低果層。相反香港聽metal,大部份都係十幾頭、中學或輟學、年過二十已經好野、最緊要最新。所以點解我鍾意前金、選擇做前金版主?香港就係搵唔到幾多知識型、智慧型metal友。老實講,已經避世咁耐,你叫我玩香港forum最流行的填字遊戲、大家鬥講得多名,我真係唔夠鬥,上香港forum隨便一個metal thread,出現的十個band名我可以十個都唔識。不過如果你係俾一隊band俾一首歌我聽,問番我佢地玩乜玩成點大家俾評語討論音樂性,膚淺的我都敢講應付得到講到野。因為台灣係後者(唔夠多專家卦),所以我都係匿埋台灣算,香港forum我真係唔夠班玩。
「我都係聽metal嗟。metal band,我識得幾多隊丫。」

一面聽VITAL REMAINS,一面好多趣事發生。
「喂,妹妹,劉Sir好好笑咩?」
唔知點解好多妹妹仔(&姐姐仔)見到劉Sir會咁開心。不過有時撞到d妹妹確係十分開心,有d妹妹真係可以好癲。播緊DEATH隻"Spiritual Healing",有一pair入左黎,明顯地唔知乜野係metal果種。男的有點厭惡,但女果個拉住佢,一面聽住隻DEATH,越聽越開心,聽完一首歌之後,叫佢男朋友俾錢買隻俾佢,跟住佢男朋友非常唔情願地買左,個女仔拎到隻DEATH,十分開心地離開。
「黐線架而家d靚妹。」
跟住又出現了,來自北京的空中少爺。
「有去看NAPALM DEATH嗎?」
「出國了,看不到!但知道不多人看,賺不了錢,應該虧了本!」

每次出現,總會有幾美跟身,做得空中少爺身邊梗係會有唔少空姐伴隨。今晚得一美。
「修心養性了嗎?」
「小聲點!她是我老婆!」
「都幾省鏡喎!」

做空爺做得佢噉真係開心,身邊又多女,飛飛下又可以帶埋老婆出黎玩,同老婆一齊上TRHK怒掃death metal。係呀老婆都聽death metal架(佢話)。
「她是DEVOURMENT的fans!」
「真的?是喜歡音樂,還是喜歡封面?」
(你知道DEVOURMENT最經典的那個封面嗎?嘿嘿嘿)



6/10/2007 SAT

無驚無險又一(星期)天。琴日老細返左工廠,全日冇皇管,今日兩老返左黎,
「唔好意思,我都係咁懶!」
寫左成朝野,就放工了。第一件事,去吉野家趙番個特盛牛肉飯先。細細個開始,已經十分地唔妥吉野家,記得第一次聽/見過吉野家係中五,考完會考後成班傻仔走去拍獨立電影參加比賽(要講真係有好多柒爆經歷,有機會先講多d啦),其中一個基地係黃埔,lunch就係去吉野家唯一一次,食過一次就夠,即係當時仲係麥記一個餐廿蚊仲有幾蚊找年代,KFC已經有差唔多而家咁貴,但吉野家可以仲貴過KFC,唔係因為係香港人鍾意的日本野同賣飯,唔會咁多人幫襯加咁多到而家咁多分店。點解幫襯一次,之後五六年冇食過?貴啦自然係,當然讀緊書有幾多零用錢食咁豪?學盒一個飯盒十五,吉野家一餐等於學校食兩餐。同埋,呃錢。吉野家牛肉飯,食過都知,有,大碗同細碗之分。我叫細碗,個friend叫大碗。分別?細碗個碗細d,平d;大碗個碗大d,貴d。牛肉同飯,份量係一樣。搵笨柒。食過一次,從今唔再幫襯。直到大學都畢埋業,出黎做野之後先瘋狂地食。雖然正餐超貴,早餐同下午茶反而出乎意料地平,我記得我初出黎做野,一個早餐/下午茶唔連野飲只係十一蚊,當時第一份工人工低到你唔信(大學生新畢業的悲哀),加上未到後來日頭夜晚兩份工同時進行,仲有屋企呢仲有TRHK呢仲有metal呢仲有買碟呢?慳得就慳,十點九叫阿姐落學校樓下間吉野家買定個牛肉飯早餐,留到lunch先食個盒又保溫勁喎,噉就可以lunch十一蚊搞掂慳勁多錢。當年的搶錢財團,成為初投身社會的我的救命恩人,同坦白講,吉野家d牛肉飯真係好好食,我好鍾意d汁。但仍只限於早餐同下午茶。到離開教育界,新公司即係做到而家份頹工包食早餐包lunch下午茶包到晚飯,又再唔(需要)理。一早到睇到電視廣告,
特盛牛肉飯!」
為左「特盛」兩個字,隔左N年再黎幫襯。未食飯,先講講個盒。因為個盒實在好過癮。日本仔從來最懂得市場包裝宣傳策略,飯盒唔係求祈一個發泡膠盒或者紙盒/膠盒,真係睇落你覺得值幾蚊雞的貴野,唔止得個睇字仲真係實用,頭先講過保溫啦,另外個盒連埋蓋加實淨,食完你寧願拎番屋企洗乾淨再用都唔想掟落垃圾桶,抵賣得咁貴啦。最重要係,
「真係特盛!」
三十蚊一個特盛牛肉飯餐,唔係真係得個碗大左,真係多左飯同多左牛肉,係普通版1.5倍!(well,價錢1.5倍,份量冇理由少過1.5卦?)本身已經鍾意食吉野家d牛肉飯加細盒已經豐富,而家特盛再落重料,正超美味加食到飽一飽!TRHK御飯堂且豐唯有暫時收皮,上左癮,相信每個禮拜六放工之後都會執番個吉野家特盛牛肉飯上舖頭焚住機食!
「係貴,不過就旺角地區指數,三十其實偏正常;只係特盛個盒,一個白色膠盒裝落個連蓋大橙色膠盒,個底加多四個轆就可以變成垃圾站d大型垃圾桶模型了!頂唔順喎好似食垃圾噉!」


好靜。打機。玩玩具。睇漫畫。好多女仔入黎買野。同埋大家攝時間。話說契爺早前去左藝穗會睇NEVER N。
「NEVER N?乜水?」
「(仲)記得《聽不到的樂與怒》嘛?」

「重型搖滾」。久仰大名,但多年黎未正式睇過佢地出騷,真人就見過一次就係契爺伉儷新婚後TRHK擺圍metal酒,live都係睇電視睇YouTube睇碟睇番黎。
「好唔好睇?」
「勁好睇!」
未親身睇過,但單睇片段,我都會認同,
「NEVER N係全香港最佳live band。」
鑑於香港地的特別音樂文化(「專家型文化」),每講一句說話十分小心,唔係講錯少少都會俾人笑/少到仆街,每句說話都要有承擔、有責任,所以我會同大家「分享」。講過,
「SHEPHERDS THE WEAK係我睇過live玩得最好香港band。」
唔係好耐之前,最頂ND果part已經睇到。
「噉咪自相矛盾?」
如果以技術表現講,STW真係好無敵,台上非常有活力,音樂性質亦完全配合現場 - 認命吧,雖然我係唔太好metalcore而投身extreme metal,講live metalcore絕對高成數好睇過extreme metal,前者好chock好fing好撞加技術上提供樂手活動空間,後者一陣風一團聲兼高難度限制表演,extreme metal先天上已輸蝕,起碼我未見過有一隊香港extreme metal band可以達外國程度,一面彈一面fing全場騷連個樣都睇唔清楚,又或者台上會郁下位走動而唔係一路望實黎彈(唔係台細問題,原地附近郁一郁走幾步都好丫),唔係靠本身技術補救番台風。但live除左技術,仲講台上下交流,表表者係NEVER N。知唔知佢地出名在乜?一來技術加台風勁啦,香港Zack Wylde喎,再者係少見玩足全場都咁有體力、彈高難度野都可以fing住黎彈,真係冇幾多隊香港band見過係fing住頭唱or彈結他;二來玩勁多cover,全部old-school經典真係你出到聲立即玩俾你睇,出live必玩"Mr. Crowley";三來,每次出live唔玩番個幾兩個鐘唔收手,一場live三個鐘算「正常」;四來,咪就係多野講。你知道NEVER N係咩樂隊嘛?酒吧樂隊,主玩酒吧場,酒吧表演出身。做得酒吧樂隊,自然自己歌唔多但超多cover(係長處亦係短處),要搵歌塞到一場騷三個鐘,體力同技術亦做到(已經夠晒),但最重要係點樣令到你肯睇晒三個鐘?全靠把口。雖然話三個鐘,可能入面有大半個鐘係(9)up唔係玩,每首歌玩完都係講一大輪劈番枝啤先到下一首,(9)up一回事佢up得你high你happy就係吹佢唔脹,通常一場演唱會任你玩得點勁,去到中段起好易開始麻木,但佢地live係吹水吹到你越睇越想睇落去、聽完一首歌想再聽多二三四首。唔係點樣捱到三個鐘一場?悶的話,一個鐘你已經走左去啦,仲點會肯同佢地癲足三個鐘丫?
「又話出碟?幾時呀?等緊呀!」
如果有機會,大家真係要去睇一睇佢地live,好睇呀真係。我仲未有機會呀慘。

「仲有隻正野。」
睇NEVER N時,藝穗會度仲有野拎。隊band叫SO WHAT,sowhat-music.commyspace.com/musicsowhat、仲有個隱藏網頁。一隊全女band,三個member玩鼓bass&唱,結他搵session(唯一唔係女),玩酒廊音樂,屋企夜晚靜靜地聽或者大家去酒吧飲野吹水時睇好正,不過成場live噉睇就未必夠癮。音樂唔差,不過好奇的唔係音樂,而係隻碟:流行歌手級數錄音室製作、專業攝影加高質全彩印刷、digipak加密封裝,好唔獨立的獨立樂隊喎:
「中產味道濃烈。」
隊band係咪有米(or佢地另一半有米),出隻碟當玩當了願唔知,事實只有一樣:
「隻碟唔係買,係派。睇NEVER N時有個counter放左佢地隻碟,仲要好多,放晒係度任拎,不過每人限拎一隻。隻碟咁靚,點睇都係出黎賣,而家賣唔出要淪落到唔使錢派通街,仲要免費都冇人要,真係坎坷。」
大家有機會去藝穗會或者港島酒吧睇騷,見到仲係唔使錢的話,就拎番隻支持啦。

睇NEVER N睇左成晚,越睇越多人,
「上band房!!!!!!」
眾怒叫。(「喂!好似得劉Sir你一個咋喎!」)即搵band房。拎部電話出黎,笑爆,我部電話有Neway電話,有加州紅電話,就係冇任何一間band房電話。我真係唔夠metal,收得皮了。



7/10/2007 SUN

禮拜日,十分得閒,冇野做又去吉野家執番個特盛牛肉飯,上舖頭煲住機打住字焚住碟食。近排有個較另類選擇:PARADISE LOST新碟"In Requiem"。講隻碟之前,先講少少歷史。
「請講出英國doom metal三大教父。」
希望你講得出,因為係非常基本之(extreme) metal知識。當年三隊MY DYING BRIDE、ANATHEMA、PARADISE LOST話俾世人聽乜野係doom (death),係創出新景象、將doom metal帶出地下,但doom始終唔係易被主流接受之品種,你睇咁多年黎doom band一直只得極少數、一人樂隊多加全部underground到近零曝光度就知,連個人覺得比doom更偏之sludge都可以更受歡迎(可能因為cored同postd同 - 最重要 - 多明星玩同有傳媒谷卦)。紅得起的metal band唔係冇,不過為數確係唔多,一係出到名時都唔多係玩doom例如AMORPHIS、KATATONIA,可以堅持doom落去而紅到加「未死」你數到幾多隊?三大龍頭都避唔開。MY DYING BRIDE已經上到殿堂,一隻"Turn Loose The Swans"已經無敵唔需要講任何野啦,到今日仍然係最佳加最重要doom metal作品,同時已經去到鍾意玩乜就玩乜之境地顧自己多過顧聽眾,新碟突然death好多唔多人鍾意照去冇所謂,但「殿堂」一回事佢地中間都衰過一次"34.788"(我唔知算唔算「衰」,「唔doom」但我受我鍾意)。ANATHEMA係「最正宗」果隊,後來吸收當地英倫文化變成RADIOHEAD / MUSE / britpop / post,變完係紅,不過未夠紅,仲要連靜幾年DVD狂出CD冇,話會有新碟,希望真係有得出唔會放飛機啦今舖。PARADISE LOST最特隊,MDB玩灰玩小提琴、ANATHEMA玩英倫、PL玩gothic,睇佢地有隻碟直頭叫"Gothic"就知,當其時仲未有gothic metal出現,有學說認為gothic metal其實係由佢地、由"Gothic"開始,事實上亦講得通,只不過亦因為咁唔傳統咁特別,未必太多人鍾意。八幾尾九幾頭掃到九幾中,一連幾隻被視為(近)經典級數,九幾中metal沒落加doom band轉向大趨勢,一變,變左玩電子、「gothic rock」。衰左幾年,上隻樂隊同名碟突然變番玩近大家想聽果種PL metal,雖然仲係有差別,最少係個好開始,而新碟"In Requiem",音樂同聲全部變番晒九幾中仲係(gothic) doom果時,一次過cancel晒前十年所做,即被視為最佳作之一、應當為九幾中最後一隻metal碟之後繼,「玩番應該玩」、「回勇」、「對得住等待已久的fans」同「對得住自己」,亦係少見變完會返轉頭、輕過pop過回頭是岸晒玩番重,而且一玩玩到最好咁滯。佢地歷程同DARK TRANQUILLITY其實好似:大家都係屬於九幾年頭開創先河果班,但創得黎又唔同於「大主流」而有自己玩法,九幾頭起紅,去到九幾中開始變,分別係DT轉玩gothic melodeath轉型成功到,但PL玩電野失敗,到200X中突然復古,玩番自己最初創出黎種音樂仲要幾乎超越。只係有音樂有實力係冇用,當今潮流同名氣最重要。知唔知呢隊doom metal龍頭下場點?OPETH、NIGHTWISH甚至DARK TRANQUILLITY開演唱會,PARADISE LOST負責做opening。以佢地實力同資格,其實應該自己做主角由其他人幫佢地開場,最少都係同另一隊band平起平坐雙主角演出。但而家堂堂「殿堂級經典」,只配幫其他時下最受歡迎樂隊做warm up。你話灰唔灰?冇辦法。doom從來欠主流音樂格、從來屬於地下,係真正之underground metal(我仍然唔明點解sludge都會紅得過主流得過doom,或者我唔近hardcore所以唔明啦),DT路程一樣但起碼melodic death市場潛質大得多,夠俾佢地於metalcore年代紅到去美國巡迴,但doom...唔好話PARADISE LOST個名,連doom metal呢樣野可能都已經冇乜人會識會留意。同埋資訊發達世代,當metal(core) band已好似流行歌手、Boyband同K歌一樣同聽眾鬥快鬥多、新同量比質更被重視時(metalcore已屬一例),追潮野追樂隊名都未追得晒,十幾廿年前呢dband,已老矣。借後生仔言語:
「out左啦你老野乜料呀你!死開啦!」
最後死左黎劉Sir呢度,佢十分喜歡。



8/10/2007 MON

正。繼續超得閒。上網睇睇個市睇睇其他野,狂寫,同聽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呢幾年真係好得人驚。兩三年前,想搵到隊本地band出碟都難,你問有幾多隊香港band出到碟,特別係metal band?真係數手指數極都未數得晒兩隻手。但過左唔係好耐,身邊經常聽到「邊隊band就黎出碟」,好似只要係夾band夾得咁上下就出得到碟咁簡單,電腦同internet真係幫助唔少,最少唔係因為internet,metalcore呢樣野唔會極短時間內冒起加稱霸先,以前你想一隊band有人識或者紅得起可能要半年幾,而家半個月唔使加每個禮拜有新野。
「寫到好似寫論文噉添。」
冇錯相當離題,只係有感而發,因為近來聽到SHEPHERDS THE WEAK隻碟。一隊我非常鍾意之live band,聽聞出碟聽聞左好耐,出左幾耐唔知,總之買到啦。購買地點?
「當今香港最被追捧metal售賣點係邊間?」
唔使我講啦你都知一定唔係TRHK啦,對而家d人黎講,識metal同多metal唔係賣metal,賣d野最新最潮最新潮先至算賣metal。
「metalcore都冇?呢隊又冇果隊又冇?邊隊band出新碟又未有?你仲話自己係賣metal?」
MILK & COOKIES睇過一次,最接近比較係後期SEPULTURA、SOULFLY,勁。改名SHEPHERDS THE WEAK好耐之後睇左一次,已經唔再係之前種nu-metal,變成LoG式metalcore,緊貼潮流。同樣超勁。睇live十分滿足,知道出碟梗係有留意,最先未出時,某次有人帶過隻demo上黎,唔多留心地聽左兩首,印象唔差。全碟六首歌半個鐘,七十蚊相信唔少人覺得貴,
「EP咋喎咪即係十幾蚊買一首歌五分鐘?」
「出碟真係咁容易、真係唔使錢咩。」

只係老實講,同其他本地band好似IH、秋紅、意色樓相比,又確係幾貴,對自己名氣有信心卦,起碼我唔多聽metalcore都即磅水買隻支持啦,同六首歌有半個鐘長,勉強算得上大碟。跟住連續煲,舖頭聽、返工坐車聽、收舖搭車聽、就連近來老細成日唔係公司,一冇皇管又焚幾焚(當然係headphone,我未至於夠薑到公司照插喇叭焚metal),日聽夜聽,評價係:
「你鍾意LAMB OF GOD同AS I LAY DYING,堪旋執。」
因為同佢地兩隊,90%一樣。
「玩得好唔好即係?」
可能live睇得一次音樂上認識唔太深,同期望太高,隻碟到手,係正,不過未有起初期望咁高。技術好。歌好(我唔多聽metalcore,都識得聽一首/隊metalcore好唔好)。metalcore撈少少emo(core)正(同melodic death後來變成death撈power再加清聲一樣,呢種發展係無可避免)。因為本身唔多聽/好hardcore,metalcore我好怕core過頭果班,最驚由頭breakdown到尾就一首果d,玩到old-school metal噉款我就最鍾意所以我十分鍾意UNEARTH同A7X(假如A7X你仲當佢地係metalcore),佢地唔多近metal,就係用emo(core)加番靚位慢位靜位,我覺得好feel,只係節奏同旋律我覺得可以再進步,但已經比部份我聽過之同類band玩得好。另一唔太滿意係太似。個人聽歌睇band較追求新意,玩「復古」(唔想話clone)除非玩得好好好好好到你覺得佢地身上散發出(佢地模仿緊果隊)外國band/一級樂隊之風采 - 遺憾香港未有太多band做到,一係唔同其他人有自己玩法,但更難,香港metal入面暫時只得DISMAL PROPHECY一隊唔會一聽頭三秒立即覺得似邊一隊,真係有自己style。SHEPHERDS THE WEAK就係差在屬於自己果份,冇自己性格之音樂同樂隊,最唔襟聽最快被放棄,特別metalcore呢種毫無疑問帶一定潮流性商業性之音樂。又或者係錄音累事,初時聽demo對音質冇乜要求爛冇所謂,但大碟同當初隻demo好似冇乜分別,可能果隻唔係demo,已經係成餅master。爛聲唔緊要玩metal爛先好,但一定要厚聲,特別metalcore呢種玩壓迫性之音樂,唔厚聲立即唔夠力感覺差好遠,IRRESISTIBLE HEARTS隻EP錄音接近,不過製作較好。但係獨立製作加香港樂隊兩樣,體諒下啦,音樂同錄音要(完全)及得上外國band咁高水平,所需之錢同時間唔會止咁少,只係好多局外人/聽歌人士預期好多野係理所當然。夠我聽架喇,耐唔耐當pop碟噉拎出黎焚兩焚會幾開心,當然如果音樂可以再好 - 好到好似live噉一入耳已經唔需要出聲 - 我會更開心。
「劉Sir只識得聽metal,唔係聽metalcore,所以以上所講、佢就SHEPHERDS THE WEAK首張metalcore EP之言論,全部你可以當廢話。自己聽最實際。
香港band加有此水準之香港band都未夠值得你付出支持,我諗冇乜band值得了。(題外話,香港band界有個有趣現象:香港band出碟(一定)要俾錢買唔買會俾人鬧,但外國band出碟你俾錢買碟唔download唔叫人「send俾我」反而會俾人質疑俾人笑,笑果班其中不乏「香港band出碟唔准download一定要俾錢買」人士。此乃香港特色地區性吊詭。)



9/10/2007 TUE

因為SHEPHERDS THE WEAK,心血來潮醒番起,
「有隻碟好耐冇聽過喎!拎出黎溫故先!」
梗係香港band啦講緊。MOLTEN LAVA DEATH MASSAGE,三份二隊係外國人,有中文名架叫溶解熔岩死亡按摩,就係照字面譯咁得意有點大陸feel,加譯得咁古怪夠晒外國特色。成員合照三件tee分別係HIGH ON FIRE、LED ZEPPELIN同SLEEP,未講佢地玩乜,但睇見三件tee都知咩事啦。
「即係玩乜???」
如果三件tee淨係識LED ZEPPELIN,都幾難講,因為佢地玩d野真係外國人至會玩:sludge。我未見過有香港人玩sludge(老實講,由香港人而非外國人搞成之(本地)樂隊,風格真係少選擇得好緊要)。又唔係,其實sludge呢家野香港慢慢地多人搵慢慢地受歡迎,因為 - 唉 - 潮完咁多樣野,開始到sludge潮了。sludge係一種好極端之(extreme) metal,你可以好pop,亦都可以完全入唔到耳,就係睇你點玩,只要唔drone,sludge可以好stoner甚至有點兒hard rock,更甚係post-rock。
「解答左日前『點解sludge受歡迎過doom』之問題:真正的sludge其實從未於『聽果班』之間受歡迎過、『聽果班』未多人搵過,就同真正doom甚至真正gothic一樣。」
雖然香港地早在sludge知名之前已經有外國人玩緊聽緊,但本地人聽極少,玩更加係冇。我知道的第一隊香港紅/潮得起之sludge band係MASTODON,雖然佢地雜錦到唔止sludge咁簡單,所以未至於突然成班人走黎問sludge野。然後ISIS同CULT OF LUNA就勁喇。一日前完全冇人理,播晒俾人聽介紹晒俾人但個個冇反應唔當一回事甚至話難聽唔鍾意,一日後突然全世界個個話要ISIS同CULT OF LUNA,「搵左好耐」,跟住開始有香港band - 係香港人搞的真正香港band - 無前例地(嘗試)轉玩呢隻style。所有野只係短短一日間發生,一日可以相差咁遠,令sludge由完全不知名地底泥不如變成天高經典。只需要一日。「潮」呢家野,影響力真係好好好大。至於個人喜好,係潮唔起加紅唔起的NEUROSIS,追全線進行中。(通常劉Sir鍾意果d隊隊都唔係好野,所以大家千祈唔需要搵同聽NEUROSIS,聽ISIS同CULT OF LUNA就得,仲有近半年突然紅起的CALLISTO,因為有新碟出加sludge紅緊就多人搵,但因為係「搵新碟」,入左大半年之CALLISTO舊碟,結果都係冇「搵CALLISTO」人士購買,因為sludge未有人識之前,冇人知咩黎冇人買,sludge紅/潮左之後,係sludge係CALLISTO不過「唔係新碟」,結果一樣冇人買)
講番溶解熔岩死亡按摩,越講越鍾意呢個中文名。第一隻碟"Eye of Ra",2006年出品,label叫Concrete Lo-Fi,自己label。玩乜?簡單講係sludge。唔簡單講,sludge + (classic/sludge) doom + hardcore + '70 hard rock + 迷幻,咪就係頭先所講,三件tee講晒所有野,加香港人唔會玩/唔會玩得到/唔會玩得出之野。九首歌半個鐘,一流,我最enjoy本地製作碟之一。「大教堂」式doom、「鐵蝴蝶」式heavy rock、「那門」式psychedelic,全部都係靚仔十零廿歲,但玩呢d老佢地十幾廿年老坑先玩之老餅野,仲要玩到咁似樣咁有水準直頭國際級,非常出乎意料,換著係香港人,同一年紀,會揀CHILDREN OF BODOM、揀TRIVIUM,都唔會玩呢d野,你話你玩呢d仲笑番你轉頭。仲有最勁一樣:隻碟係我聽過本地自家錄音最靚一隻,入面寫係band房live錄音所有錄音工作結他手自己做晒,嘩十幾歲靚仔黎咋喎!器材同技術已經咁專業!特別歌佬把聲!
「鬼仔嘛!讀國際學校有band房有靚野,屋企又有錢,你俾我我都做到啦!」
「俾夠你資源充裕,有器材,都要有音樂同修養先玩得出。俾John Petrucci枝結他同全套架生你,你係咪立即變到DREAM THEATER先?器材係搵番黎,但用器材玩出黎之音樂,係浸番黎,有錢都買唔到。而且你彈得到錄得出一回事。做出黎有冇feel有冇格先係關鍵。」

溫完故,自己都好唔明點解隻碟放左係度咁耐,成年喇,而家先再拎出黎認真過認真地聽。因為真係正到飛起。係我聽過第三張最佳本地metal唱片。
「"Eye of Ra"係第三隻最佳,第二隻呢?」
「HYPONIC "The Noise Of Time"。」
「噉第一隻呢?」
「仲使問?梗係唯一香港thrash metal歷史見證AZYLUM "Are We Born To Suffer"!」

聽聽下,聽到我已經動筆(應該話動keyboard)寫緊。就係咁正。真係冇幾多隻本地製作CD令到我有呢份衝動,聽到不斷聽、不斷聽到寫,不論metal還是非metal。
「我仲等緊一隊本地人組成之香港樂隊,可以帶到俾我相同衝擊,一聽立即決心要寫好佢。謝安琪唔算係band卦?」

最後,當然係最過癮一樣:
「"Eye of Ra"當中,樂隊鳴謝左TRHK。」
呢一點好有趣。TRHK叫得HK,自然係座落香港。出外國問其他國家人士,TRHK外國、亞洲、歐洲算出名,好多外國人黎到香港搵metal野都專登慕名上黎,評價係「媲美外國一級indie metal store」,black metal部份更加係全亞洲「最underground之一」。
「就連『香港之光』DRAGONFORCE出第二隻碟"Sonic Firestorm"時都有鳴謝TRHK。」
好多居港洋人同樣。好似溶解熔岩死亡按摩,大家關係唔算非常深,但出碟一樣會鳴謝TRHK,香港最專業metal label。因為大家都係心向metal。但換著係本地人、香港人,反而唔會同相同諗法。唔會覺得有香港人可以搞metal搞到咁專業,係好事。甚至覺得有呢間metal label存在係唔應該。
「唔夠型卦。」
亦即係一間香港label,外國人當係寶,但香港人寧願佢係草。有趣的香港人。有一句好耐之前講過:
「香港人label在香港的存在意義,就是給人anti-label。」
講緊入口唔係出口。如果搞間label,係簽外國band、將其他外國地下樂隊唱片帶入香港,當你間舖、你間label只得音樂,而入到黎唔夠威唔夠型,按香港之傳統,你預左死硬都得。(衰足)七年之經驗。但遺憾以上理論,只適用於本地metal同hardcore。其他類型之indie label,鮮見相同問題。唔想講,但此確係香港band壇之悲哀,威同型,始終比音樂重要,而成本末倒置甚至離軌。唔識音樂唔會死。但真係搞音樂識音樂,實死。
有趣的香港,有趣的香港人。



10/10/2007 WED

禮拜二晚好多人都知,十點半明珠台播《Heroes》。好多人已經執左套大陸版VCD/DVD、「send俾我」、自己BT或者網上stream晒睇完,我仍然係舊校人士,睇電視真係睇電視,個個禮拜晚晚追。成十點半先做,以免返到屋企陷家爭電視冇得睇,慣左留係舖頭睇埋先走,有得睇之餘可以焚住機睇嘛。因為《Heroes》,救左呢位朋友。
「本身我今晚放工之後去蒲窩睇騷,點知去到先知原來場騷唔係蒲窩搞加唔公開,咪周圍走搵野聽囉!」
香港地加搵band野,搵搵下自然走到上黎TRHK。不過唔止一站。
「頭先仲去左第二間買左兩隻,有隻係澳門band,我見你地呢度都有得買架!」
有澳門band賣緊我都唔知?一睇,原來係佢地,我之前都唔知佢地係澳門band,一直以為佢地係香港band。可能TRHK一路生意咁差,就係差在呢樣野:
「唔曉吹水。」(你唔覺咩,咁多間(所謂)metal舖中,只得TRHK一間係全部照事實講係乜就話乜?而唯一一間最熟加最識最中肯最坦白,反而最冇人幫襯?)(「咪就係衰呢幾樣囉你仲未明?」)
有趣地佢唔係metal友。本身係hardcore、metalcore果邊,最愛emocore,自己隊band都玩緊。
「我係歌佬,負責填詞同編旋律,我想玩得激d近hardcored,但係其他隊友話我d旋律太複雜,想我寫得易記d多d人聽,同埋玩到得清聲唱一d都唔激,我都作到但係同自己本身想作果d差咁遠,又點會開心丫,咪唔玩囉。」
玩emocore,會唔會係潮友?佢唔係。你睇一隊地下band都可以有咁多「商業鬥爭」就知。而且唔係追潮野同新野聽,係鍾意聽就聽。香港人有一句口頭禪:
「我咩都聽。」
但真係做到同所講一樣,真係見唔到幾多個,雖然見過有大半人好鍾意提住呢句。呢位仁兄係玩emocore,但聽就咩都得,試過鍾意就會制,當然冇可能咩都接受晒例如太激的black metal就唔鍾意,已開明過我見過之好多人,而且唔聽唔代表唔識自己唔聽果d一樣講到吹到,臥虎藏龍,我鍾意。更勁在係香港夾band,就真係完全投入香港band壇,聽左音樂四五年,只要係香港band出碟必買,無分類型emo又好rock又好metal又好,乜都聽得,亦必定科水係香港band肯定支持,可能我身邊最齊香港band碟之人會係佢,同最做得到「支持本地地下樂隊」一個,所以勁清楚香港band界發展同人事。我唔知琴日所講會大大聲「香港band出碟唔准download一定要俾錢買」的「支持本地地下音樂」人士有做到以上,仁兄做到,但為人行事肯定比好多其他人細聲低調。只係世上,聖人難尋。
「我係買碟,不過都係買香港band多,因為同佢地接近d嘛!外國band我買左佢地隻碟,好似都唔可以支持到佢地!同埋而家上網咩都有,去外國拉個BT網全部碟有得download,就算我唔想,上網誘惑實在太大!」
一個香港band友典型心態,我download外國band,但本地band我會買碟,就係為左令自己心中好過,加叫做對身邊其他人甚至自己有個交代,起碼同得人講有俾過錢支持樂隊,同埋香港band買左佢會知嘛,外國band唔買只download佢地唔會知嘛。至於「誘惑」,就係因為呢個原因。當你咩都有時,就會失去左聽音樂最初想去深入研究種衝動,變成因為唔想錯過任何野特別新野,想知咩黎聽過就冇就算,詳見各大本地forum。所以我繼續追隨上一代之old-school,唔下載,聽歌真係俾錢買。相信我係全世界冇幾多個剩唔會download唔識用BT之人。請各位(專家)恥笑劉Sir。

難得地遇到真係搵野聽真係識得聽同尊重音樂之人,所以傾足個幾鐘傾到新一日先走,值得。好在有《Heroes》,唔係呢個十點九的約會唔會出現。而近來多番呢d奇人同趣事。有個鍾意玩具又鍾意RPG的朋友,試過兩次經過皆旺,唔聽metal都先買FAIRYLAND再買BLIND GUARDIAN,因為「音樂同封面都夠晒RPG」。繼早前笑住買DEATH "Spritual Healing"的非metal妹妹仔後,又再出現一個熱愛EMPEROR的妹妹,其實係佢條仔經過入黎,試左幾隻,試到"In the Nightside Eclipse",仔走左,女走入黎,問:
「頭先果隻係咩黎架?好聽喎!我想要果隻!」
跟住條仔入拉佢走。
「做咩喎!我想聽呀!點解唔俾我買呀!」
最後真係要條仔扯佢出去,阿妹妹仔先可以逃離EMPEROR魔掌。仲有一個「阿爸係band友但阿媽唔鍾意人玩音樂」,家庭背景同心路歷程有拍戲咁複雜之朋友,因為遺憾放棄過音樂,經過聽到STRATOVARIUS感到「心曠神怡」而執番隻重溫往時,條友真係好似勵志音樂戲d主角噉款,好過癮。冇錯,總之而家TRHK只有「唔係聽metal」人入黎。聽metal果班?
「佢地較鍾意dsales識吹水卦?」


「嘆呀∼∼∼」
好嘆。黎緊連續兩個展覽,暴風雨前夕係靜d架喇。得閒成點?得閒到除左係噉寫野,同睇睇個市,就係上網摷metal野。我真係好耐好耐好耐冇上過網睇/搵metal野,收左山嘛,傳揚metal呢d偉大使命留俾網上各大論壇的大家,我都係玩變形金剛算,而可以得閒到上網睇metal,就證明真係得閒到發癲啦。手痕上ebay,account開左好耐但用唔係用過好多次,襯而家得閒睇睇。metal 唔係主要,係睇舊野、電子野、pop野同玩具。
「睇嗟。睇見鍾意就買,咪好大劑?鬼叫我唔download咩!」
除左過下眼癮,同真係執野,仲睇番發生左咩事。近來實在太多野出左。舊band新碟加正新band出碟已經大劑。更死係,好多之前想搵突然網上出現,就連一d想搵但死左或者絕左版都reissue番。大劑。勁大劑果隻。所以我唔常上網買野。上一上,真係死得人。好在我只係睇。


襯住今日雙十,隆重呈獻:

2007年第二篇metal碟評:
SUHRIM - The Cunt Collector

今年碟評,少之又少。metal碟評,更更更少。寫係寫左幾篇,但真正出街,算啦暫時冇乜打算。之前十個月只有DECAPITATED一/四篇,不過係存貨黎唔算咩新作。其他幾時出?慢慢黎啦。唔急。反正我寫果d,根本唔會有人理。純粹寫黎自己開心,同待有緣人。
另外藉住雙十大節,特別過台灣前金玩番舖,收左皮半年,今晚一盡班主責任 - 係呀唔係因為雙十同近來見前金咁多野好玩,樓上篇碟評,相信都唔會今日香港出街。
「搞錯!台灣果邊會搞!你自己個forum呢!」
冇計啦。講過N次,唔太鍾意玩forum。正確d講,唔太鍾意玩香港地forum。好老實講,我真係未見過香港forum有幾可會有前金級數/質素之討論主題,真係討論音樂果隻唔係玩填字遊戲果隻。參與討論果班人級數已經唔同啦,即係台灣我都見過傻仔,但點傻點白痴法,真係都勁過香港好多人。匿埋台灣果邊算啦。至於自己個forum,各位網友同劉Sir一樣,太懶了。所以都係收皮多。



12/10/2007 FRI

好得閒。近來寫左幾篇,想停一停筆。個市又冇乜好睇(明燈劉Sir都係撒手股寰算)。好在今個晏晝有得出街。
「玩???」
我都想。雖然我咩都當玩、乜都玩得一餐。臨近展覽會前夕,或者多左鬼黎香港,突然好多客急call。
「你唔係好把炮乜都唔使做咩?做乜仲去見客?」
「即係唔係我要見客!係d客咁鍾意見我,我都冇計啦!廢事落佢地面啦!」

三點半出發,首先去第一站紅磡送外賣。N個月前某個應掛八號但唔掛八號的一天,果日幾個台灣佬過黎,要劉Sir親身到佢地地頭接去自己公司,就係橫風橫雨之下班友睇住對面街的劉Sir風都幾乎跌爛笑到仆街,就係呢度。黎過幾次,但今日第一次正式入去,都幾難入架大公司即係大公司,兩棟大廈地下各大半層都係佢地,兩棟樓幾個門口,仲要個個門口唔同功用呢個入手果個入貨,撞到最後先俾我撞到真正收貨辦度門。話係寫字樓係公司,但個接待處成間酒店噉款。勁呀。
「喂老細幾時到我地公司執執佢先?即係唔使間公司執到好似酒店咁靚!執到我個位好似酒店房噉就夠架喇!」
跟住再過九龍灣,紅磡多車大家都知,紅磡撞車你又知唔知?我知!因為係正我前面撞,我知得好清楚!話說紅磡蕩失路之際(黑仔王就係黑仔王),研究緊點樣紅磡一程路飛出九龍灣,路終於搵到,就係差最後一個彎位逃出紅磡,正正彎位前,我地前面撞車的士撞小巴。即時成條車龍停晒。大家響鞍。我睇戲。老細不禁怒目而視:
「...又係你!!!」
「老細!而家係我地前面架車撞,唔係我地架車撞,改善左架喇!」
四點鐘紅磡出發,撞埋車,都趕得切四點半到下半場準時赴約。初時問:
「你地公司係邊度?」
「果度幾樓!」

好含糊。點知真係含糊成噉,因為全層樓霸Q晒。入到人地會議室開會,仲勁。成間房乜都可以遙控,超高科技。立即覺得自己好廢。
「唔掂喎老細!點解好似求祈搵件蛋散都威過我地?」
近來做野幾傷神(「做野」=「做自己野」之簡稱,請勿誤會),噉樣有得走出黎兜個圈抖抖十分開心。可能個客都覺得「我地蛋散都威過你班友仔」,初時諗住四點半開會,冇六點幾唔走得人,點知五點半未夠已經被趕走左,搭九就返到公司。各位同事又要見到我眼冤了。即係我本身都唔想返黎公司架。
「噉你返黎做咩呀?」
「我返黎去廁所架咋!放左工落到街先至急就難搞啦!」


好耐未試過呢種即興搞作。一個電話打黎,
「今晚食飯。」
「哦。」

就係噉,今晚收舖就去左食飯。(...)完全唔知發生咩事,唔緊要有得食我就得,何況係食第尾。雖然TRHK御用食堂係且豐,但且豐從來只有午市廿五蚊超大碟飯好食晚市貴夾唔得,加上而家且豐已經唔再係且豐(你冇背景,你唔明架喇),相同價錢,梗係揀第尾啦。走到去太子,順路,自然要見證一樣野,傳說左一排之壞消息:
「89268門市部,真係唔見左。香港地搞indie label,真灰。」
鋸扒鋸過咁多間,最正都係第尾,由開波白湯跟住牛酒麵包然後巨大牛扒&我最愛的薯條仲有華田加雪糕由頭正到落尾,都只係七條,其他幾舊水咩牛咩汁點我唔恨,因為都冇第尾果份街坊味,高檔野永遠唔使預我劉Sir食開cheap野的唔好意思,不過七條一餐偶一為之成班人一齊戇居居先啦。第尾牛扒咁正,我地係咪應該係佢對面開番間第柒牛什?
好耐未試過噉樣一班白痴仔出黎無無聊聊又一鑊。
「搞到好想去唱K添。」



13/10/2007 SAT

從來我公司張卡,係全紅,冇個朝早唔係遲到。近來唔正常,幾日都早左少少起身,俾我剛剛好仲有幾秒遲到俾我打到卡,
「扣唔到我人工吹咩老細!」(幾威!)
平曰已經得閒,本身已經唔會做野的禮拜六朝早自然更加得閒,加上老細出左去,
「正!食早餐!」
早餐,就係恐怖高脂花生煉奶芝士三文治。琴晚第尾之聚大家先就「點解劉Sir噉食法仲未死」討論得興高采烈。不過唔知點解,今餐兩塊包幾層餡中間,多左塊火腿扒。
「我咁大個仔都未試過搽完醬夾火腿扒!會計靚女你同我出黎!」
「我係無辜架!我搽完先見到塊扒,有食唔食好折墜,咪夾埋佢落去囉!」

你會問:
「又鹹又甜噉都撈得埋?」
「你有冇見過食飯?有冇見過一個飯盒可以同時出現炒飯公仔麵通心粉焗意粉燒味餐蛋粟米肉粒差未倒埋碗例湯加多塊三文治落去?」

一來,冇野做。二來,有都唔做。三來,冇皇管。結果?
「食囉!玩囉!返工咩!」
老細走左之後,第一件事係...落樓下七仔買魚蛋。我算「勤力」架喇。你睇會計靚女直頭成部NDS拎出黎打孖寶賽車就知。食完魚蛋,仲有雪條食。卡夫芝士餅食過,卡夫朱古力餅又食過未?個幾一包,掃左貨入左勁多,超好食,得閒,同會計靚女一齊怒趙。冇錯這就是劉Sir的一天了。得個食字。同頹字。


「107,本身我都想上信和請你同煲姐食飯。不過,我已經有約了∼∼∼」
黎緊半個月連續兩個展覽,我梗係當冇到啦。不過今日會計靚女去電髮。就捉埋我去整整個頭。我都唔想架。我係被迫的。一向我個頭非常求祈,夠平就夠,上海佬六條洗剪吹包埋剃鬚一流。都唔夠跟住旺角搵到間四十九全包(當然唔包剃鬚啦哥仔)。今餐去到佐敦舊幾水剪個頭。
「想點整?」
「求祈啦!朝早起身唔使梳返到公司老細又唔小跟住十年由佢留長唔使再剪就得!」
「剷光佢啦噉不如?」
「噉又唔得!光左唔夠metal!」

跟住飛髮姐姐同會計靚女兩個「諗掂佢」,我訓覺,訓醒出現佢地所謂「鄭浩南頭」但點睇都似加美尤多之7碌乙個。噉就舊半水。加趕仲得切去開舖。
「我發誓!一日唔轉工,我一日都唔會再剪短!」



14/10/2007 SUN

...噉就兩日。
「咁快?乜都冇?」
「係呀。乜都冇。」

故事就有。仲好多添。呢兩日之故事,有平時半個月咁多。不過有d野,係自己衰。好似有人講過:
「如果TRHK係搵個人著到MK仔噉款睇檔,同唔識野齋亂咁吹水,d碟再貴都有人買。」
冇錯。TRHK就係衰在令入黎之「metal友」太大危機感:唔係賣metal野而係賣新野潮野大路野(即係唔係賣metal而係賣metal band),加唔識自己賣緊d野,真係多一多貴一貴都賣得出。對比TRHK同其他有賣metal之本地唱片舖就知。又或者話,相反效應,製造左一個地方俾有需要人士上位。香港地,有邊間唱片舖/邊間label可以有咁多indie野俾你試聽,可以一面試聽一面話名正言順大大聲:
「呢隊band/呢隻碟我一早有啦/我一早聽過啦!」
再解釋俾你聽「有」/「聽過」即係「我download過黎聽」(冇錯要刻意地強調自己係聽)而上黎係「download完覺得好聽所以想買番隻碟」(以上全為香港metal友間最普遍口頭禪),只係結果都唔會買碟因為「好聽」之後再聽落去有「更好聽」,「更好聽」繼續聽落去仲有「仲好聽」,結果聽極都有好聽&「之前果d聽到悶」,唯有唔買碟,但「頭先聽過果d幾好聽」,又光明正大地抄低晒全部band,之後
「返屋企聽真d,試過好聽先黎買碟啦。」
幾時聽真?幾時會買?唔使我答啦。講左啦:
「係好聽,不過有更好聽同仲好聽。」
全靠劉Sir,先可以有個地方俾各位metal友,唔需要自己花時間花精神上網睇人講搵band,有劉Sir全港最熟metal唱片銷售員加TRHK全港最大metal碟庫,專人介紹附試聽,幾個字個幾鐘,立即知道今晚屋企部電腦應該download多邊幾隊band全線慢慢嘆。你試下去其他唱片舖?主流唱片舖?有咁多你試聽甚至有冇你試聽呢,賣碟果個介紹到野你聽嘛,甚至會唔會搵到你想要果d野?indie唱片舖?你知唔知呢種借人地舖頭黎自己試聽,試完又唔係幫襯而抄低d名返屋企自己download之「抄名黨」,其他同類indie唱片舖一早blacklist晒,係全部。只係你係「抄名黨」一份子,入親舖頭唔好話問介紹問試聽,入門口已經俾人小番你出去,你知唔知?唯劉Sir咁戇居仲會忍到。所以TRHK搞到噉。

另呢排好多人有意或無意間傾過幾句,當然係老野,帶出左好多野。
「十月黃金週,係咪多左大陸客?」
「係。」
「大陸客咪好難服侍?」

好多人會噉講。但唔限metal。自由行同黃金週,真係多左好多大陸客,廣州到上海到北京都有。不過咁多年(六年幾),做過咁多大陸客,真係「難服侍」只得一個,嚴格黎講唔係客,係有個大陸靚仔個老母,個仔一早搞掂晒,係佢阿媽係噉講價。但除此之外,真係一個煩大陸客都未遇過,要用普通話同佢地溝通已經係最難。其餘,全部比90%見過之香港客好相遇好做得多,大陸聽metal,好多都係大學出身或者本身係文化人。香港...自己上forum睇睇。年紀細唔係問題、後生唔係冇資格,但大家心中眼中耳中思想中之音樂,同埋兩地之音樂態度,再加上自身修養,足夠令人對香港之聽metal同玩metal一眾,非常失望 - 未絕望的話。同大家思想好唔同。大陸人錢唔多,但以捨得使錢而豪;香港人錢多過大陸人,但以自己點樣唔俾錢為豪。仲未明?又係時候上番最頂睇睇MF之談喇。

另大家老餅,都感慨而家metal變質得太大、轉變得太快,由音樂成為潮物。
「以前好多人話要搞black metal band,要噴火要燒場,而家佢地去晒邊?」
「而家聽black metal都冇啦。DARKTHRONE都冇人聽啦。」

唔止DARKTHRONE。
「KORN都冇人聽啦。SLIPKNOT都冇人聽啦。」
相信好快會輪到
「TRIVIUM都冇人聽啦。」
而家metal潮成噉,「冇人聽」呢家野,真係可以好快。就好似K歌咁快。而家dband、而家dmetal冇以前咁襟聽,唔可以好似舊歌舊band咁持久、隔左(十)幾年仲可以成日拎出黎重溫、溫極仲係津津有味,除左因為大路加label做到metal野pop晒cheap晒,仲因為
「聽果班太潮了。」
所以提出過「metalK歌化」論。只係好多聽住metal小K歌的朋友,冇留意到自己所做同佢地小緊果班人,其實一樣。換言之,小人之餘,佢地應該小埋自己。可惜香港人係全世界最威最型、最唔會最唔識面對自己&事實之民族。

「三十條(所謂)有關音樂之真心問題」。我問各位(所謂)聽metal的朋友,一條就夠:

「你聽metal,係因為鍾意聽metal,
定為可以話俾其他人聽你聽metal?」



15/10/2007 MON

十五號,正式踏入月中喇。黎緊一個月到十一月中,會似番個(正常)人,即係返工要工作。今日先黎個演習,做左兩三個鐘野。噢。已經好辛苦了我覺得。因為前幾日每日只做兩三分鐘野。死喇我跟住兩個展覽。
「點算?????」


近來夜晚做到好多野。又爆左幾隻超任game。睇左幾本漫畫(《DMC》!!!)。寫左好多字。即係,夜晚仲得閒過日頭。



17/10/2007 WED

臨展覽前夕,日頭搏命做晒所有野清定手尾(雖然本身已經冇乜),夜晚都唔多想郁,乜都靜。所以冇咩好寫,我都懶郁喇呢兩日真係。聽朝出發,臨起行,今晚食飽d上路。又係我會計靚女同同事之每月聚餐,雖然大家好想發掘更多新野食,到頭來食黎食去唔係小肥羊(食過三間唔同小肥羊,都叫做有進步卦),就係東大門韓燒,冇辦法啦好食一回事,想搵個地方坐得舒服,確唔係好地方選擇。
「今次試邊間?」
「...都係東大門架啦。」

卡位四面圍牆獨立間格,所有飲食服務一個電掣專人奉上,野食唔多但好食,價錢呢個級數之自助食府黎講唔算過高(同小肥羊相比例如,但當然未去到長沙灣每人六條打邊爐,偶一為之啦),除左衰坐夠兩個鐘必趕,確冇乜唔掂,搞到食黎食去都係東大門,懶諗嘛又有間咁好廢事轉嘛。兩位係度講講近來搞乜講講八卦野講講是非,我得個聽字因為好唔得閒,只要有無限肥牛我就乜都夠,烚又得燒又得烚完再燒一燒更得,難得今次上菜上得快又次次上得多,食個冇停口真係正正正正。聽下聽下,覺得自己真係好鬼唔長進。而家個個人都話自我增值持續進修,讀左個master唔夠,要讀埋doctor,做到二人之下唔夠,要做到一人之下先得,大家係讀呀讀呀係噉讀上去,劉Sir頹呀頹呀「聽日至算啦」,噢我係咪係時候反省一下是否應該自強?
「...等我食埋檯面四碟肥牛先叫我用腦啦。」
近來真係股瘋,全民皆股,聽到返黎,真係冇幾多人係同股票冇關係,負利率嘛現金擺銀行仲蝕埋通脹,呢個事勢唯有錢搵錢先真係搵到錢。講講下,講到會計靚女都有d興趣重出江湖。冇錯係重出江湖。劉Sir身邊真係好多奇人架。唔好睇少佢只係一個做會計的靚女,其實入黎同劉Sir做同事之前佢係證券靚女,幫人買賣股票證券之餘,自己證券行大把內幕消息,玩即日差價早買晏賣每日幾粒鐘幾萬幾十萬上落,怒掃一筆之後「廢事蝕番俾港交所」所以激流勇退(即係佢噉講我噉聽啦查實係咪後來怒輸番一筆愧而收皮我唔知啦),但退完都仲要搵食就升level/降level成為會計靚女了。起初,佢都覺得噉樣唔多似樣,之前份工個個月齋玩內幕最少五位數字啦搵到,要紆尊降貴黎間細公司仔做個小小會計,唔掂喎大材少用人工又爭咁叉多!好可惜。但想還想,都係冇走到,因為細公司夠頹冇乜野做,每日準時六點走冇人理,如此福利點捨得走?更重要,係跟住劉Sir出現。即係唔係佢唔想努力。只係撞著劉Sir。頹到爆炸果件劉Sir。就發現自己將來一面灰暗了。

想坐耐d食多d傾happyd,只係準時趕人,八點半已經幾乎俾人拉起身咁滯,東大門超超超超好生意嘛真係。時間尚早,
「去打機啦!」
就俾會計靚女拉左去創興地庫間新機舖,講呢,其實就成日有人話去架喇(107,總有一天!),只係今日靚女叫到先真正蒲頭呵呵呵。好似有生之年只落過兩次創興地庫,一次係食沙嗲王,一次係借廁所(...),印象中唔係好大,而家全層包晒黎做機舖,都細過新之城少少,但地庫再落仲有一層地庫,計埋就大喇。地庫地庫冇落去,因為望落去全部都係麻雀機篤篤機,唔知實際有幾大但興趣已經唔大,同埋黎創興只因為會計靚女想玩一部機:
「我要射籃球!」
講打機,其實佢咩都唔識打(「咩呀!我識打NDS!」),籃球機就係易在唔使你識求Q祈就得,咁大部野以為好貴?先至兩蚊舖。我地仲要cheap到三條友入兩蚊玩一部機。睇場果班都好唔妥我地。唔緊要,好快就有報應,三條友一齊射籃,其實要射入唔係難,不過三個一齊射,個波都未到籃已經大家撞Q走晒,
「我平時一個人打,一舖打到第四關,同你兩個玩第二關都過唔到!」
怨氣益重,轉移陣地去打太鼓啦。太鼓玩係好玩,但從來唔鍾意玩,因為硬係型住d歌同你打d鼓冇關係,夾硬塞d鼓聲落首歌度俾你打就叫做「打太鼓」。都係孖寶賽車好玩。一個人兩蚊即係一舖三條友玩六蚊,雖然一舖好短話咁快就玩完(都係OutRun抵玩得多),我亦從來唔多鍾意打孖寶賽車,但三條白痴友一齊玩孖寶賽車就相當笨柒(冇錯,就同四條白痴友打OutRun直路照甩尾一樣咁笨柒),會計靚女NDS版玩得多,出得黎街機玩,仲要對住劉Sir,
「拜拜!」
我最鍾意突然煞車等人過頭之後射野然後聽住人地慘叫自己怒笑再開車哈哈哈哈。可能我地真係太戇居了。仲要玩到輕機呃多舖添可以。但最正都係玩掟波機。唔知部野叫咩名,不過唔係新野,年幾兩年前已經去新港見到,部機不斷碌膠波出黎,你見到畫面有乜拎起膠波起勢亂掟就得。睇人地玩,原來有「秘技」的:部機你同個芒中間係個波波池,打果時你掟完波波會跌落波波池度,再「泵」番上黎俾你掟,但單靠佢「泵」波俾你一定唔夠多唔夠快(尤其是我地三條友玩),所以打之前同打果時,立即自己飛身狂撩波波池d波出黎執定成座山仔咁高先,雖然一座山只夠我地三個掟十秒唔夠。唔平架成六蚊一舖,又易死喎有一舖玩到第二關唔知咩事就死左,三條友每次玩都會為自己果兩蚊(well,其實即係劉Sir果六蚊)搏晒命,簡直好似去演唱會掟雞蛋咁興奮/咁黐線,直頭激到圍觀之觀眾都爭相走避(有傻仔玩往往係各位觀眾最想睇,但傻仔到鍾意睇果班都唔敢睇就真係好叉大劑了),就連在場各位職員都十分擔心班友用膠波都掟得爛個芒,跟住劉Sir直頭成個人幾乎飛身落個波波池撥水噉雙手瘋狂掃d波撞落個芒度,唔係中間有塊玻璃隔住得上半身過到晨早跳左入去喇,當然唔少得在場各位工作人員落力拉住佢唔俾佢發癲啦。真係好玩。不過要成班戇居仔一齊玩先好玩。就好似OutRun。
「上個禮拜我同我條仔黎玩,玩左三個鐘,勁開心呀!」
「俾錢果個唔係你,你梗係覺得開心啦!同你打機,八十幾蚊一個鐘呀姐姐!」



嚴重急報:TRHK十月營業時間!!!
因要返大陸出差關係,十月中開舖時間如下:

17/10星期三&18/10星期四:休息!
19/10星期五至21/10星期日:全開3:00-10:00
22/10星期一&23/10星期二:休息!
敬請特別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