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Night with DEATHGUY


2005年8月13日,是這年度城中盛事舉行的大日子:Noah's Ark。得到香港金屬界的邀請,泰國的死亡金屬樂隊DEATHGUY得以造訪香港,並帶給香港觀眾一場罕有的brutal death震撼演出。在演唱會後,有幸與樂隊來個一小時的近距離接觸,由主將Joe解答問題,只可惜時間有限,未問及所有已被打斷了。以下便是當晚與DEATHGUY簡短訪問的詳盡內容。


DEATHGUY

DEATHGUY出於泰國曼谷,在2000年經TRHK發行了四人陣容製作的"The Legend of Romancer",是把symphonic、melodic、black、death共冶一爐的一張特色極端金屬唱片,其後因為結他手要修讀建築而離開,團中只餘一支結他。這次來港演出的陣容為Joe(低音結他、主音)、Ong(結他)和Link(鼓),當台上只出現三個人時,不禁會使某些人奇怪,因為"The Legend of Romancer"的音樂,不會是一鼓一貝斯一結他就能造出來的,鍵琴手去了那堙H開始演奏時,出乎意料地激烈,更使不少人大跌眼鏡:怎麼從melodic black death變成grind death了?其實有購買"The Legend of Romancer"的,都會留意到專輯當中還有收錄到同期製作的demo,以及98年的EP "Introduction"當中兩首歌,可見他們玩brutal death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反而"The Legend of Romancer"才是神奇之作,因為之前之後都是走極度極端路線。為何這中間點會變成這樣呢?

「因為當時我們想突破音樂類型的邊界,去創作一張沒有限制、隨心所欲的唱片,所以會寫出如斯多元化的"The Legend of Romancer"。」

這一作最特別的地方,便是出現了之前之後都沒有的合成器,而且比重很高。樂團是如何去處理這些keyboard的部份呢?

「在這方面,其實我們一路以來都沒有keyboard手,所有合成器部份都是用電腦編寫。」

但為何04年的新唱片"Concentrate the Annihilation"是一張傳統派的brutal death/grind death,反而回到規範之中?

「這張由新加坡Vrykoblast Production發行的專輯回到了brutal death,是因為我們實在愛煞了這種fucking great的音樂!」

音樂的風格那麼不同,歌詞又如何?

「"The Legend of Romancer"的較為私人,會與生命、思想有關,"Concentrate the Annihilation"的聽音樂已可知道了。其實兩作的歌詞都可視如詩歌般美,如果要用電影去形容,"TLoR"是"As Good As It Gets","CIA"是"Texas Chainsaw Massacre"。」

兩者如此迴異,自己又會喜歡那隻多?

「兩張也一樣喜愛,因為雖然不相同,都是自己喜歡的style。」

在05年DEATHGUY也參與了一張4-way split "Siamese Brutalism Assault!!",是DEATHGUY與另外三支泰國死金樂隊的合輯,可否為大家介紹一下其他的樂團?

「除了我們之外,另外三支分別是LACERATE、A GOOD DAY FOR KILLING和SHE'S GORE。LACERATE是CANNIBAL CORPSE、SUFFOCATION式的old-school brutal death,但比較groovy;A GOOD DAY FOR KILLING則是DEVOURMENT、NAPALM DEATH路線之傳統grindcore,還要有個真正的鼓手!SHE'S GORE會較多人聽過,因為這是Joe的side-project,porno grind加上brutal death,在唱片中是用鼓機,但演出時是用鼓手。」


Metal in Thailand

「我們的所在地是曼谷,聽metal的大約有300-500人吧,其他城市當然也有不少metalhead。Metal唱片在這堛瑣P情也不錯,好像一間本地公司license了GOREROTTED的"Only Tools & Corpses",賣了3000隻,不算是小數目了。」

「泰國的樂隊大多都是brutal death或black metal,推介的樂團有之前提過的LACERATE和SURRENDER IN DIVINTY。差不多每次有metal gig時見的都是這些樂隊了,其他風格的樂隊不是沒有,只是較少演出,相比下數量少得多,可成功揚名的當然屈指可數了。其中NATHANIA是較著名的power metal團,出過一張唱片;還有RAN COROUS,是CHILDREN OF BODOM風格的melodic death,賣點是結他手的高超技術,是泰國結他雜誌"Overdrive Magazine"比賽冠軍。只是看見這堛漯鷵搕j路向,都可知道本地人是不太接受這類型的音樂,所以這些樂隊的唱片多是結他手和好技術之徒才會購買。」

「泰國的金屬音樂發展不錯,但國家整體依然不太會接受metal,還未至到印尼般盛行,連的士司機都懂得和你談論CANNIBAL CORPSE,哈哈!」

「大眾雖然是聽local pop多,但也不是完全抗拒重金屬,主流中也有著一些樂隊,好像清腔唱的nu-metal樂隊BIG ASS和玩pop rock的SILLY FOOLS,因為電台天天在播,我已經懂得唱他們所有的歌了,哈哈!還有THE ORLAN PROJECT,是由一名叫Orlan的結他手成立,十多年已經成立了,是這堳D常出名的一隊,十多年前的"Stolen Metal Fire"是他們第一張大碟,風格是thrash,但第二張卻是hardcore,第三作已經變成pop rock了。」


THAI DEATH

說到泰國的死亡金屬,當然要這班當地的死金優秀份子給大家介紹了。

「泰國第一浪死亡金屬樂隊包括了HERETIC ANGELS,可說是這堬臚@支死亡金屬樂隊了;另一支較出名的是DONPHEEBIN,名字取自泰國傳說中位於北泰的永戰之地,這樂隊是由三兄弟組成,在thrash中加入death,歌詞有關科技和工業帶給人類的災害,其後的作品越來越多泰國民謠的東西。第二浪較出名的樂隊有DEZEMBER,和這一浪的樂隊一樣,開始走技術路線;而現在泰國death metal則越來越貼近世界大趨勢,更快、更technical、更brutal。」

泰國的金屬音樂市場又是如何呢?這一類唱片在泰國難找嗎?

「在十多年前,要找這些極端金屬的東西便只有靠bootleg tape,現在則較容易找到這些CD。在曼谷有有兩家metal專門店,都是做fans和老主顧的生意多,新面孔買少見少,因為雖然十年前我們已有自己的metal radio channel了,但現在當然只餘網上電台,始終大眾接受不到死腔,亦太盲目追隨媒體,電視和電台播甚麼,他們就聽甚麼和只聽甚麼。」

樂隊又怎樣去宣傳自己呢?

「宣傳主要是靠webzine和flyer,亦有DIY的fanzine,也有些專輯的金屬音樂雜誌,好像"Metal Magazine",樂隊就是把自己的作品和flyer寄給這些媒體去宣傳自己。」


「最後一條問題,是代很多人問的...可以給我看看你的右手嗎?」
「可以...幹嗎?」
「你真的是不用pick,只用手指的嗎?」
「當然!你看!手指和指甲還是絲毫無損完好無缺!」


...一個小時,實在太短。


DEATHGUY: http://www.deathguy.cjb.net

HERETIC ANGELS: http://www.hereticangels.com

LACERATE: http://www.laceratekillyou.cj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