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漫》:或者我已超過
適合看少年漫畫的年紀


《爆漫》是《D.M.C.》之後人生第二套一開始就追看、最後全線購入的日漫,除《死亡筆記》創作組新作這賣點,日漫萌腐兩系當道多時,難得還有人寫男人浪漫熱血漫畫。不覺便來到單行本最後一期,讀完第一份感覺是相當感觸,不是為佳作結束嘆息,而跟早前看《Beck》一樣,覺得自己老了,少年漫畫彷彿一種太過年青的讀物。


看漫畫多年,沒見過設定會寫實同時跟現實相緊扣得如此巧妙:一編劇一作畫的主角二人組,在熱血漫畫沒落年代一心光復從前漫畫振奮人心精神,以創作不正統的正統格鬥漫畫成為最偉大漫畫家為目標,正是現實世界作者兩人和《爆漫》本身寫照,更難想到「畫公仔」這題材可以寫得充滿迫力,跟其他作者比拚創作與智慧精彩程度不下真正拳來腳往,示範了何謂「不正統的正統」,近年日本罕有地熱血激昂的漫畫居然是部文派作品,可是連現在日漫發展處境都幽了一默。加上饒有教育意義,給讀者認識一本漫畫從零到有的過程和出版工業內裡,還有提醒為了理想要一直振作永不放棄,《爆漫》在藝術和社會成就方面已遠超一般漫畫。


不過「畫公仔」做主題的限制到後半越見明顯,畢竟漫畫世界天馬行空但創作過程不是,要設計「奸角」很困難,僅七峰透一個能視為真正反派角色,但他先集結網民力量成畫作,再嘗試將漫畫創作數據化企業化的戰術,聽來合理始終有點匪夷所思,這就是寫實的局限。而且作者間的對決能夠想到之爭鬥和攻防前半已經寫盡,越接近結局創作過程著墨越少幾近只餘因果,若對這方面有要求,絕對不會接受這一頁說「我要勝!」中間甚麼都不見下一頁已經贏了對手這種敘事法,最後幾期尤其過份,就像再想不出可發展的橋段和細節便趕大結局了事。到後半甚至方向也有點迷失,最初將同樣是天才少年漫畫家的新妻英二設定為主角二人之宿敵,讀者自然預期發展下來會有一番大戰,僅近結局幾回幾格幾句就交代「已贏了」。不少有發展潛質的配角也只獲出幾回鏡的機會,後事如何一點都沒提及,所以最後一期把焦點放在女主角參與配音員之爭重見初期的緊湊迫力,作品整體重心卻早已失去。


讀《Beck》時也感受到同樣缺憾,或者這就是少年漫畫不能脫出的規範,當中的世界如何艱辛仍異常美好,像主角往往一開始已擁有幾近天下無敵的才華和無限潛能,自已不用怎樣爭取都一定有最少一位極品美女主動獻身,無論要等多久也一定會痴心一片地為主角等待下去,然後一路上遇不到甚麼自己能力解決不到的問題,有也不怕最後總會逢凶化吉無絕人之路,挫折呀窮困呀這些彷似永不會降臨在主角或正派一伙身上。《Beck》的問題是有玩樂隊、在業內工作過,都知道真正的樂隊生涯跟漫畫內所說差天共地,那有這麼輕鬆如意。《爆漫》其實有很多發揮空間極大的點子,如創作組意向不一致、別有機心的助手、助理間的不和、作者與公司對連載意向存在分歧,諸如此類很多可以成為非常實在和富戲劇性的劇情,結果僅止於埋下有可能的伏線,最後主角二人關係未決裂過,職業生涯堶咫j打擊未出現過,身邊同儕沒有背叛過,背後的友人女人也沒有遺棄過。


圓滿得近乎超現實,相信是作者想在這視為自己寫照的作品中一圓未能達成的心願,可看看漫畫內的二人組,最後終於寫成一部被改編成動畫的作品,但為了維持質素而決定腰斬,這個大難題輕易獲得編輯和動畫導演的支持,結果在動畫推出前如願結束。現實世界的二人組呢,看看《死亡筆記》被一致劣評的下半就知道了。對這才是現實,《爆漫》絕對是部可達經典級數的佳作,就是很多該提的都別過不提或扭曲得過度美好,想寫實實際上相當不真實,明白給年輕人看的漫畫總要光明偉大,但當堶惟瓞g在真正的社會內幾乎不可能發生,未來要面對的人事物亦會跟漫畫中的接近完全相反,一味美化或隱瞞,又是否好事?